夏油先生的猫咖和他的猫 by 饶岁

猫咖老板夏x话剧演员五

青梅竹马的双向暗恋到在一起的故事

“猫猫神”和他的信徒【不

夏油先生虽然是个穿着袈裟的和尚,但却开着一家猫咖。
夏油先生的猫咖里有一只特别好看的苍蓝眼珠的白色长毛猫,和当下最火的话剧演员同名,是店里最受欢迎的猫猫。
但是那只漂亮的猫只愿意给夏油先生一个人摸,每个去店里看它的人都只能远远地看着他窝在夏油先生的怀里,谁也摸不着。
但总有人慕名前来看夏油先生撸猫。
-------------------------------------
对年仅三岁的夏油杰来说这是平凡一天的一部分,夏油妈妈带着他去家附近的公园玩耍,公园里有很多附近邻居家的小孩。其中有一个叫家入硝子的小姑娘是夏油杰的好朋友,硝子跟别的小女孩不同,她总是会在一旁玩自己的,不和别的小朋友聚在一起,平时就等着夏油妈妈把杰带过来他们一起玩。
这天小杰跟妈妈告别后如往常一样去企鹅滑滑梯下面找硝子,可是硝子却没在那里,小杰以为是硝子还没有来于是在原地等待。
天色逐渐暗下去,硝子却一直没有出现,小杰有些紧张的想是不是硝子不想和他玩了。终于他鼓起勇气准备离开公园去找硝子,却在刚出门就遇到了身上沾满了泥点的好友。
“硝子!硝子你去哪里了?我以为你今天不来了。”小杰有些委屈的说着。
“杰,你看。”硝子从身后拿出一件不知道包裹着什么东西的外套放在地上,她小心翼翼地打开露出里面的同样满是泥泞的一直小白猫。
“猫猫!”小杰很喜欢猫,但是家里人并不同意他养,都说是怕他照顾不好小动物,他伸出短短的手指轻轻触碰着小白猫的脑袋,“猫猫好像生病了。”
“我们要带猫猫去看病。”硝子刚说完家里的大人就已经在公园门口喊她回家,她有些犹豫的看看猫,最后还是下定决心说,“杰,我去跟妈妈说,让妈妈帮我们救猫猫!”
小杰点点头,看着硝子向公园门口的妈妈跑去,他看到硝子跟妈妈说着什么,下一秒却被直接揪着衣领拎回了家。
“硝子……”小杰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家入阿姨单手把硝子拎起来,但是每一次都让他如此震撼。
小白猫睁开眼睛,发出一声微弱的猫叫拉回了小杰的视线。
“猫猫!猫猫你还好吗?”小杰小心翼翼地用手指在猫咪头顶来回抚摸,小白猫却又一次合上眼,“猫猫?猫猫不怕!我带你去看医生!”
这大概是小杰第一次勇敢地直面家长的怒火。
虽然夏油妈妈并没有说他什么,只是让他用自己的零花钱给猫治病和购买宠物用品,但是给小白猫一次体检的费用就花完了小杰的储蓄罐。小杰无奈的寻求妈妈的帮助,在跟妈妈约法三章后妈妈支付了其他费用,将从小杰未来的零花钱里扣除。
医生阿姨免费帮小白猫洗了澡,干净的小白猫回到小杰的怀里,他不知道什么才是正确抱猫的姿势,学着父母抱自己的样子抱着猫咪跟在妈妈身后。
小白猫恢复的很快,每天都会积极主动的吃药,比小杰生病了吃药都乖。虽然每天睡觉小白猫都会黏在小杰身边,但是白天更多的时候它都更爱待在夏油妈妈的两米范围内转悠。
变故发生在家入硝子来夏油家玩的那日,妈妈们在楼下客厅说话,楼上的家入硝子和夏油杰围着小白猫看猫猫睡觉打呼噜。
这天的小白猫睡得格外熟,它蜷缩在夏油杰的床上团成一团,白色的毛团突然开始从尾巴根部散发着白色的光。期初两个小孩以为是太阳照进来,急忙拉上了窗帘,直到白光蔓延至小白猫全身,眨眼间白猫已经变成了一个白色头发的小孩正躺在床上。
两个小孩瞪大了眼,尖叫即将冲破喉咙,床上的白发小孩睁开眼急忙捂上两人的嘴。
“嘘!”
“你……你是……你是猫猫神吗!”小孩子的想象力总是无穷的,小白猫也没想到这件事能这么简单化解。
“是、是的!我是猫猫神!我叫五条悟!”五条悟顺着话头往下编,小孩子的撒谎能力很差,但是同样面对别的小孩却变成了不会被发现的问题。
“那悟会变身吗?变成猫猫?”
太过自然的亲近让五条悟有些不太适应,但毕竟最近几天都是自己晚上粘着人家睡觉,“是的,我可以变成猫猫。”
“那悟可以变出很多零食和玩具吗?”小孩子最关系的问题也不过那几个。
五条悟有些纠结,如果是在家里的他的确是可以,因为五条家的独子想买什么买什么,但是现在的他只是个没回家的“猫猫神”。
“这个……那个……我以后可以的!”五条悟握紧拳头眼神坚定,成功赢得了两个同龄小孩的信任。
一个月后夏油杰和家入硝子才得知真相,这哪里是他们发现的猫猫神,这是新搬来的五条家的小孩。五条家为了感谢他们照顾好自家的少爷给他们买了许多的零食和玩具,也算是实现了五条悟那句“以后可以的”。
-------------------------------------
二十年后,已经成为自家寺庙住持的夏油杰偷偷在剧院旁边开了一家猫咖。作为猫咖老板的夏油杰穿着简单的T恤长裤,如往常一样在店里给猫铲屎。因为今天“镇店之宝”不在,所以店内的客人并不多。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猫猫神”镇压的缘故,夏油杰店里的猫性格都十分好,即使有不好的也早让“猫猫神”给打服了。
下午三点,夏油杰的手机铃声准时响起,是当下最热门的话剧演员在剧中的一段唱词。那声音一出,店里的所有猫都站了起来往窝里走,他赶紧接起电话。
“喂,您好?”
“杰我今天的演出结束了,我约了硝子吃晚饭,五点我去接你。”电话里的人语速极快的讲完,隔着电话还能听到那头乒铃乓啷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好,去哪吃?”夏油杰娴熟的把猫屎袋子打包好放在一旁的专用垃圾桶里,“对了,我妈问你有没有空去……”
“有空!”夏油杰还没说完就让对方直接打断,“阿姨让我干什么我都有空!”
夏油杰有些无奈,“她想让你在她朋友聚会的时候出现一下,她的朋友都很喜欢你的话剧。”
“都是我的粉丝我当然有空啦!那我先挂了,杰你等我!”
还未等夏油杰再说什么,电话被单方面直接掐断,他只能去发消息问硝子怎么今天突然聚餐。
可硝子只给他回了一个微笑的表情,夏油杰盯着那个看似朴实无华的表情包总觉得她笑的意味深长。
猫咖从三点半就开始不接新客人,为了保证客户能在店里玩的时间足够长,夏油杰总是会提前结束新客接待。
五点,熟悉的宝蓝色轿跑出现在猫咖门口,主驾驶位的车窗缓缓降下露出五条悟那头明显的白色头发。他戴着茶色的墨镜遮住了苍蓝色的眼睛,正在店里收拾的夏油杰一转头就隔着墨镜对上了他的眼睛。
那扇车窗开始慢慢上升挡住了他的眼睛,突然的停顿后快速升顶关闭。
“久等了。”夏油杰轻车熟路的坐上副驾驶,把手里的一袋零食放在后座。
五条悟看看后座的袋子又看看他:“什么东西?”
“你上次想吃的那个布丁,我学着做了一下可能不太好,晚上吃了记得给我反馈。”夏油杰在手机上翻出两人的聊天记录递到他面前。
五条悟刚想说好发现他刚放下的手里还有另一袋。
“硝子的份,如果都觉得好吃的话加入猫咖菜单。”
夏油老板的如意算盘打的可真好,五条悟心里想着早晚得把他算盘给砸了。
到达目的地时硝子正在店门口排队,这是一家专做寿喜锅的店,最近在网上热度正高,探店打卡的视频每天都能推送到面前,味道总不会差到哪里去。
多亏了硝子来得早,他们并没有排很久就到里面的小包间坐下。
五条悟一看就是看了数遍探店视频的人,点的每一样都是探店推荐菜式。
好友之间的吃饭闲聊总是什么话题都有,上一句还在问五条悟的新话剧什么时候演出,下一句就落在了夏油杰身上。
“杰最近有女孩子追吗?”硝子提出的问题,却是五条悟在盯着夏油杰等着听回答。
夏油杰莞尔一笑:“有,有男生追你吗?”
皮球被踢回来得太快,硝子喝茶的动作都忍不住一顿:“当然有。”
此时的皮球终于无声的落在了五条悟身上,桌上的另外两人都没说话,只是把目光移了过来。
“大帅哥当然有人追,我可是我们剧院的男主担当,追我的人一路可以排到北海道!”五条悟这话说得十分有底气,要是他不是每说几个字就偷偷看一眼夏油杰就更好了。

20 Likes

追求者能一路从东京排到北海道的知名演员在变成猫后,粉丝依旧能从东京排到北海道。
夏油杰的猫咖博靠着几条五条悟猫猫的视频爆红网络,更是配着猫猫神和知名话剧演员同名的文案吸引了众多爱猫人士和演员粉前来打卡。
不过“猫猫神”的工作时间是每周日的下午一点到五点,这是话剧演员五条悟先生每周最空闲的四个小时,为此夏油杰特意提前开通售票渠道凭门票入场。
其实夏油杰也不明白他们图什么,毕竟五条悟也不愿意让别人摸。大部分人来都是只能看着他在那撸猫,或是看着五条悟在店里来回闲逛,但奇怪的是店里每周日的票变得越发难抢了。
在上次探讨过是否有人追后的第一个周末,五条悟直接变成猫跑去夏油杰家。
一大清早夏油杰就跟着父亲在做早上的仪式,五条悟坐在门口等到他们仪式结束才慢悠悠的踩着猫步踏入屋内。夏油杰早就看到了一大早来造访的客人,熟练地从衣服里拿出一袋猫条撕开。
可今天的猫猫神是高冷的,他昂首挺胸走到夏油杰面前等着他蹲下,猫猫神伸出左前爪示意对方给他擦脚。
夏油杰手里捏着猫条正想着先放放,脚边的猫已经直接把沾了灰尘的爪子按在他的脚背上摩擦,洁白的袜子上顿时冒出了数个猫爪印。
但凡五条悟不是以猫的形态出现,都得把这双袜子洗干净才能走。
猫都是液态的,夏油杰气的直接拧着五条悟脖子后的皮拎起来,体型似缅因般的猫咪后脚还稳稳地站在地板上,头已经到了夏油杰腰部的位置。
“喵!”五条悟不服,飞速收腿蹬在夏油杰小腿上往上蹿,直到让对方稳稳地抱住自己。
大型猫的体重可一点也不轻,夏油杰却能轻松地把猫抱回房间,多亏了对方无论什么形态都喜欢往他身上蹿。
“你变回来,”夏油杰把猫放在桌子上,脱了被踩脏的袜子扔在一旁,“今天来这么早是没有演出吗?”
“喵~”没有~
“变回来。”
“喵!”不!
之前拆开的猫条早就已经被五条悟扒拉到嘴边,粉红色的小舌头卷着挤出来的奶昔,双眼还一直盯着夏油杰无所畏惧的看着。
夏油杰干脆改变对策,虽然听不懂他在喵什么,但是不同的喵还是有不同的音调:“所以是今天心情不好?”
粉红色的小舌头一顿,直接伸爪子就把猫条推到在桌上。
他的动作太过突然,夏油杰都没反应过来要先去把猫条扶起来,反而是有些迷茫的问:“怎么了?生这么大气?谁惹我们大明星?”
五条悟站起身走到夏油杰面前,伸出右爪按在他胸口,鼻子里还发出一声:“哼。”
“我?”
猫猫点头,把扶起来的猫条又扒拉到嘴边。
“那请问我是犯了什么错?”夏油杰的书桌抽屉里满是各种猫零食,是特意为了每一次的突发事件而准备的,“您看……?”
有坚持的猫猫神是绝对不会为了区区小零食就低头的,五条悟直接把嘴边吃干净的猫条拍飞到抽屉里。
“喵!”上班!
夏油杰的怒气值也算是堆积到了极点,直接拉住五条悟的两只前爪抱起来按在桌面上,猫猫仰躺着粉色肉垫正好压在夏油杰脸上。
“喵!喵!!喵!!!”
五条悟是个爱干净的猫猫神,指甲在变成人形时都记得剪的干干净净,可在变成猫的时候总会有些残留的锋利。
“刺啦——”穿着不过五六次的新袈裟被挠出一道长长的破口,终于是让一人一猫停下了动作。
“悟,”夏油杰的声音并不大,却听的五条悟毛都炸到了尾巴尖,“新做的,懂了?”
“喵!喵……”懂!懂了……
今天的猫猫神一大早就开始猫咖打工生活,为了还债,猫猫神过上了卖弄美色赚取辛苦费的生活。
他之前看上的一个神社大门的猫爬架夏油杰买了,甚至特意给他做了一个简单的神社造景作为他的专属睡觉位。
苍蓝色眼珠的白猫盘踞在神社中,面前甚至放着一个等同贡品的猫罐头。犯了错的猫猫神配合着夏油杰拍宣传照,演员的自我修养让他摆出各种类似神明的姿势与眼神去创造更多的猫咖素材。
夏油杰只是去铲个屎的功夫,店里已经来了很多的客人,打包好猫便便的铲屎官起身敲打着发酸的后腰转头去看最重要的那只猫,只见猫猫神神社面前放满了各种零食。
超量的贡品已经在猫猫神面前堆成了小山,猫猫神倒是给面子的脸朝向客人,而不是转过身背对着。
中午喂完猫的夏油杰坐回吧台,猫猫神垫着小步子走到他身边乖巧的蹲坐着看他。
“喵~”杰~
“嗯?知道错了?”夏油杰手还搭在刚热好的饭盒上,只是低下头去看他。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错又返回到了自己头上,但……
“喵~”知道~
夏油杰把凳子向后推了些,五条悟眼睛一亮直接蹦到他腿上,用脑袋顶着他的下巴磨蹭,嘴里还一直发出撒娇的喵喵声。
“喵~喵喵~”杰~我也要吃便当~
夏油杰听不懂猫语,即使他们相识这么多年也无法去理解,他伸手挠了两下五条悟的下巴,等到猫猫神沉迷其中无法自拔赶紧把猫抱起来往桌上放。
“喵!”五条悟敢怒不敢言,只能趴在桌上看着他吃,尾巴在身后快速的左右乱晃。
一人一猫的互动极大的触动了周围的撸猫客,猫猫神神社门口的的贡品又加了一层,甚至是有人已经开始指名要夏油杰现场拆了喂五条悟吃。
一时间甚至不知道这个上班是来折磨五条悟还是折磨自己,刚就了两口饭夏油杰就要给五条悟拆新的罐头。
五条悟三个罐头下去,夏油杰盒饭才吃了三分之一。
“还要吃吗?”已经累了的夏油杰直接伸手去摸五条悟的肚子,猫肚子并没有鼓起来反而是软软的,三个罐头像是喂了黑洞。
“喵~”吃~
人与猫一同吃,一个吃七个罐头结束,一个吃完了一盒盒饭,用时却是相同的。
吃饱喝足的猫猫神慢悠悠的走回猫猫神神社去上班,周围的猫都自觉地向两边散开给他让出一条大路。
每周日都是夏油杰大丰收的日子,尤其是今天,五条猫猫上了一整天的班给夏油老板赚了不少罐头钱。虽然夏油杰有控制罐头的售卖量,但是最后大部分还是都摆在了猫猫神神社的门口,其他的猫基本都只吃到了猫条。
猫咖的最里面有个简单的卧室,平日里都是供夏油杰不回家时的暂住和猫猫神的变身处。忙碌了一天的猫猫神终于伸完懒腰走向小卧室,夏油杰正收拾着客人留下的东西,突然又想起早上五条悟生气跑来的原因还没弄清。
“悟,换好了吗?”夏油杰敲着门,“你换好了我们谈谈。”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屋内撕心裂肺的猫叫声引起了全猫咖猫咪的注意,都围到夏油杰脚边贴着门口伸长了脖子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悟?”夏油杰急忙推开门,屋内的两用沙发上白色长毛猫仰面躺着,像是失去了梦想的咸鱼一般仰着头,“怎么了?怎么不变回去?”
“喵……”变不回去了……
小卧室里一只变成咸鱼的猫,一套已经扒拉出来准备穿的衣服,再想不到问题所在就是夏油杰的不对了。
“怎么会突然变不回去?猫猫神的神力失效了?”夏油杰伸手把咸鱼猫抱起来,“我去找五条阿姨?”
“喵!”不行!五条悟一想到这种事情被母亲发现,结果肯定又是把他打包送回老家待一个月,“喵喵!”找夏油叔叔!
夏油杰看着五条悟在自己怀里绘声绘色的喵喵叫,他试图去分辨每一个喵的区别,最后还是选择拿出手机打开猫语翻译器。
“你再说一遍。”
一人一猫的表情都很认真,沙发下面的一众打工猫们也都盯着沙发上那台手机。
“喵。”杰。
猫语翻译器接受处理后屏幕上显示着两个字:“主人。”
夏油杰一时间觉得自己不认识屏幕上这两个字,他念出来都有些迟疑:“主……人?”
“喵!”什么垃圾!五条悟一爪子就把手机拍的翻了过去。
-------------------------------------
夜幕降临,猫还是猫,依旧没有变回人的形态,连带着夏油杰也只能跟家里打电话说不回去吃饭,顺带还被训骂了一顿弄破新袈裟这件事。
好在家里人只有母亲知道他开了猫咖,父亲还不知道这件事,只当他是不小心在什么地方划破了口子。
现在最重要的,依旧是眼前这只虽然变不回去但是已经知道用ipad打字和夏油杰交流的猫猫神。

13 Likes

两个小时后,还没变回去的猫已经窝在夏油杰的肚子上开始打猫爪子可以玩的游戏。五条悟用事实证明,即使变成猫他也能依旧站在水果忍者的巅峰。
店里有猫罐头,却没有人吃的肉罐头,不被同意联系五条阿姨的夏油杰的肚子终于是熬不住开始发出些动静。五条悟听到了却选择侧过身用耳朵压在夏油杰肚子上,又听了两声才从他肚子上下去。
“喵~”吃饭。
五条悟变成猫时爱干净,夏油杰特意买了个婴儿推车放在店里,是猫猫神的专属座驾。原本是做备用的运猫工具,没想到还真有一天用上了。
当夏油杰把婴儿车从柜子里拿出来时,身后五条猫猫的眼神仿佛要在他背上烧出一个洞,仿佛夏油杰在外面背着他有别的猫了。
“自己上去还是我抱你?”夏油杰把推车推至沙发床边,看似询问他的意思。
“喵~”要抱上去!
“行,你自己上来。”夏油杰直接在沙发上坐下,打开手机开始搜索附近可以带宠物进入的餐馆。
五条悟气的在他身上用力踩了数下才到婴儿车内坐下,夏油杰花了大价钱买的婴儿车坐着十分舒服,猫猫神勉强原谅了这位一点也不客气的信徒。
“喵!”出发!
离猫咖最近的一家能带宠物进入的餐厅藏在商场深处,是一家女仆餐厅。夏油杰万万没想到自己这辈子还有踏足女仆餐厅的一天,五条悟倒是没什么所谓,毕竟这家店甜品做的着实不错他经常偷偷来。
“欢迎回来,主人。”门口接待的女仆们热情招待让夏油杰略感不适。
“喵~”我回来啦~变成猫的五条悟毫不收敛,轻车熟路的跳下婴儿车走向以往自己坐的位置。
“呀!这是主人的猫吗?好可爱!”所有女仆的视线都被聚集在五条悟身上,看着那只巨大的白色长毛猫优雅地踩着猫步走到一张餐桌旁。
“喵~”杰,这里。
夏油杰跟着五条悟走到那,把推车简易的折叠后靠沙发放着。
“主人,这是菜单,请您过目。”
“咚!”五条悟跳上沙发没什么声音,但是当他跳上桌子,不仅是声音,连带桌面都摇晃了数下才稳住。
“你又想干什么?”
巨大的猫爪子在菜单的同一个地方连拍数下,那是……巧克力芭菲。
“猫不能吃巧克力,”夏油杰面带微笑,把他的爪子挪到牛奶上,“可以点这个。”
“喵!”不!不要喝牛奶!
朴实无华的纯牛奶不加糖,在五条悟看来不如喝水,可猫爪推不过人手,连原本收起的指甲都冒出来划破了菜单。
夏油杰干脆捏着他的爪子直接从菜单上提起来,把被划破的菜单还给一旁的女仆服务员:“不好意思,一份蛋包饭、一杯牛奶、一杯香草芭菲,菜单需要赔偿的费用请一起算进去。”
“好的,主人您客气了,菜单不用您赔偿的哦!请您稍等!”
今天话剧院的演出是特意邀请来的知名话剧团,已经到了开演的时间商场里的人流量都比平时少了近乎一半,更何况是在商场深处本就小众的女仆餐厅。店里客人并不多,空闲的女仆服务生们都围在夏油杰这桌附近。
此时的夏油杰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非常抱歉打扰到您,请问……”身穿浅紫色女仆装的服务生紧握着手机站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问,“主人,请问您的猫是……是猫猫神吗?”
夏油杰想说不是,可旁边的猫已经由趴改为坐,甚至是昂首挺胸的对着人家喵了一声。
那个女孩的眼睛仿佛一瞬间亮了不少,夏油杰再说不是就有些假了。
“是,我们今天关店比较晚,就在附近找了家能带宠物的餐厅吃饭。”
“好的主人,我去帮您催一下后厨。”她收起手机的瞬间夏油杰以为她只是拿社交软件对照了一下猫的相似度,直到她从厨房端着餐盘出来给夏油杰上菜。
“主人您的蛋包饭来了哦!”她双手把餐盘放下,取出一块餐布铺在夏油杰面前,接着把蛋包饭放在上面,香草芭菲的位置靠边缘一些,超出五条悟一伸爪就触碰到的范围,“给您的牛奶准备了专属的猫猫碟,可以喂猫使用哦!”
“谢谢。” 夏油杰没进过女仆餐厅,自然也不知道会有女仆互动项目,虽然围绕在他附近的女仆服务员们目标也不是他。
高贵的猫猫神对信徒进贡的牛奶不满意,但是如果这碟牛奶里放了一颗香草冰淇淋球,也不是不能吃。他“勉强”低下自己高贵的猫猫头,吐出舌尖在冰淇淋球上刮过,微微融化的冰淇淋瞬间在他舌尖绽放出甜味。
“啊啊啊啊!好可爱好可爱!真不愧是猫猫神呢!”附近的女仆服务生交谈着,她们努力控制着声音,却一点也没降下去。
“主人您好,请问可以和猫猫神合影吗?”还是之前那位身着浅紫色女仆装的服务生,这次跟在她身后的还有三四个女孩子。
夏油杰已经火速吃完饭,只剩下五条悟在桌上专心致志地舔冰淇凌球,看样子应该不会反对。夏油杰对着她们点头,这一下一群女孩围绕在桌边,甚至不忘先收起桌上的碗筷、还自带小道具在五条悟背后摆放好。
不得不说夏油杰平时给五条悟拍的照片都是全靠猫猫神配合,他从来不会先布景再去拍,大多时候都是玩着手机突然觉得五条悟的动作很适合被记录下来也就拍下几张照片或几段视频。
眼前这阵仗着实让他觉得自己有些愧对五条悟的猫颜值,他开始思考下次要不要去准备点什么道具专门给五条悟拍摄用。
“喵~”吃完冰淇淋的五条悟对周围人的拍摄并不反感,可他对夏油杰的走神有些不满意。他起身踱步到夏油杰面前,前爪从桌面抬起来往前伸,厚实的肉垫踩在夏油杰肩膀上,准备用脸去蹭他。
“停!”夏油杰反应迅速的用手直接包裹住他的猫嘴,“忘记给你带围兜,嘴巴下面毛全湿了。”
“喵!”杰的错!
“餐巾纸擦一下。”夏油杰从身上拿出一包湿巾,扯出几张给他擦毛,牛奶已经顺着嘴下的短毛流到了五条悟的胸口,看的夏油杰眉头紧皱。
“喵……”五条悟眼睛转悠着看她们没有放下的手机,觉得这个场面有损自己完美的猫猫神形象。
一猫一人的互动全部被记录在手机里,大概等到他们从餐厅离开就可以在网上刷到照片和视频。以前夏油杰只有声音,大多时间是不会自己出镜的,开店时也有在墙上特意贴标注不要拍除猫以外的工作人员,这次恐怕是无法幸免自己的照片在社交品台上出现。
然后被夏油父亲发现自己儿子偷偷摸摸背着老子在闹市区开猫咖这件事。
等五条悟吃完第二个冰淇淋球,终于是愿意从桌子上挪下他的两条后腿。
“喵~”我们走吧杰。
有了前车之鉴,之后两个冰淇淋球吃之前夏油杰特意用纸巾简单地给他做了个小围兜,下巴和脖子的白毛总算是保住了。这个简单的小围兜,五条悟只需要用前爪踩住纸巾尖尖就可以把围兜扯掉,对变成猫的他来说方便快捷。
夏油杰原本想起身去前台结账,一旁的女仆服务生却已经拿着账单恭候多时。
“主人您好,这是您的消费清单,请您过目。”
女仆餐厅的消费与普通餐厅没有多大区别,唯一的差价也不过是在小费上。夏油杰付过钱推着重新坐回婴儿车的猫猫神从女仆餐厅离开时,送他们离开的服务生比来时又多了不少。
网上照片的传播怕是避免不了了,他突然有些后悔来这吃,早知道就把五条悟关店里,自己出来随便找家店打包些回去。
想到这,他忍不住低下头看着正专心致志舔爪子的五条悟叹了口长气。
“喵?”怎么了?
“早知道给你把平板带出来了,”夏油杰说着,“没想到跟你吃饭还能有这么安静的一天。”
“喵!!!”
果不其然,一人一猫刚回猫咖,家里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是家里的座机号码,必定是夏油父亲亲自打来。
“喂,父亲。”夏油杰特意把猫关在小房间,自己走去外面接,可区区一扇房门怎么可能挡得住机智的猫猫神。
只见猫猫神两爪向前绷直,又高高翘起臀伸了个懒腰,他只需要走到门边一只爪子按在门上,再腰肢用力让自己站起来,就能抱住门把手。即使是夏油杰特意订的圆形把手,在他面前也不过是三两下就能打开。
这次他倒是记得回到沙发床上,咬着平板的壳一起带出去。
“父亲,猫咖是我用之前打工的钱开的,没有要背着您的意思,只是想等他发展更稳定了再告知于您。”夏油杰依靠着墙低头和电话那头的人说着,没有听见五条悟开门的声音,“是的父亲,母亲知道这件事,但……”
猫的听力灵敏,电话那头训斥的话语一字不差的落入五条悟耳中,他咬着平板在夏油杰面前的地上放下。猫爪做指纹解锁的速度很快,他趴在平板上双爪齐飞打出一串文字。
夏油杰低着头,看着他打完字抬起头望向自己。
「杰是世界上最好的杰。」

7 Likes

夏油杰沉默的听着电话那头的训斥,脚边的猫已经开始了新的字体输入。
「杰可以跟叔叔说是我开的店,这样杰就不用回去抄经书。」
「以后这里就叫 五条先生的猫咖 !」
上一秒还有些感动的夏油杰,下一秒就把脚边的猫往远处踢了两脚。
“父亲,我今晚不回去了,明天早上回家跟您细说,我这边还有点事,先挂了。”电话里面的声音依旧十分严厉,但是夏油杰没听完直接掐断了电话。
“五条先生的猫咖?想的挺好。”
“喵~”五条悟没有回头,用屁股在夏油杰腿上蹭过。
屋外行驶过的车照亮了夏油杰站的那个墙角,在车灯消失前五条悟回过头,猫瞳在陷入黑暗的瞬间放大。
他的尾巴勾在夏油杰的小腿上,不需要用什么力气,反正他相信夏油杰一定会跟着他走。
正值春夏交替,夏油杰的猫咖里还有一些新来的小猫还未做绝育,有几只拖了几个礼拜已经步入成年期。它们在黑暗中似无法忍耐一般的发情叫声有些刺耳,夏油杰急忙打开灯把未绝育的几只猫咪分别关进隔离猫笼。
等他好不容易把猫关进笼子,手臂上的数道红痕是他与猫英勇搏斗后胜利的勋章。
偏偏是这“勋章”引得猫猫神开始了新一轮的烦躁情绪。
一只猫像人一样仰躺在沙发上,头还高高的枕靠在沙发扶手上,多亏了五条猫体够大,才没有丢脸的头在扶手上,脚还等蹬着沙发。
“喵……”杰我好像要死了……
“怎么了?”夏油杰把他抛弃在一旁的平板拿到扶手上放下,“写出来。”
“喵……”尾巴不舒服……
五条悟翻过身尾巴忍不住的上翘,他用后退在沙发背上连踹数下,蓦地起身跳下沙发往门外跑。
急忙跟出去看发生了什么的夏油杰有些诧异,五条悟从来不在猫咖上猫厕所,大概是出于一个成年人的自控能力与人类尊严,即使憋到极限他也要变回人再去厕所。
原本小卧室内有个简单的厕所,并不大只有两个平方,是猫猫神每次下班后冲刺的目的地。今天他竟然不去站着开厕所门,反倒是直冲猫厕所就显得格外怪异。
“怎么不去厕所?”夏油杰站的位置离猫砂盆不远也不近,都已经能闻到那股浓重的猫尿味,不得不感叹憋一天也是真不容易。
猫猫神的头顶仿佛聚起了一团厚厚的乌云,他低着头,原本就比其他猫硕大的身子连上厕所都只能半只猫在厕所里,显得格外笨拙。本就因为太急而不得不上猫厕所的五条悟对这个如厕环境非常不满,还被夏油杰看了全程更是不开心。
“喵!”变态!
上完厕所的大猫没有回头去刨猫砂,吸收力极强的猫砂已经开始膨胀,猫猫神低着头三步一晃地走回小卧室。夏油杰跟在他身后隔着三米的距离,看着他走到沙发床边站稳,紧接着侧倒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
“到底怎么了?”夏油杰关上小卧室门,从桌上拿了餐巾纸准备给他擦干净肚子上的毛,防止刚刚在猫厕所黏上的猫砂再被他带到沙发上。
五条悟却硬是一个翻身把肚子紧贴在地面上,他的速度太快夏油杰才刚刚蹲下身已经是被拒绝的姿态。不过夏油杰刚刚要是看的没错,那一晃而过的在白色中的……
猫猫神的小口红好像……露出来了?
“擦肚子,不然不能上沙发。”夏油杰伸手去捏他的尾巴根,想把猫屁股提起来擦,可当他握住的瞬间整根尾巴的毛骤然炸起,五条悟从来没有这么大声的喵过,甚至是到了有些刺耳的地步。
从猫变成人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尾巴根还在夏油杰手里,五条悟却已经变回了人形。
“杰!松手!!!”五条悟转身急忙掰开夏油杰的手,心疼的抚摸着自己的尾巴。
这是夏油杰第二次看见他变身,上一次还是当年捡到“猫猫神”的时候。当年的五条悟变成人形是有穿着简单的短袖短裤,如今却是不着寸缕的模样。
大概是白猫血统的缘故,五条悟的皮肤也比常人更白一些,夏油杰一时间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眼前人晃到了眼睛,急忙起身去给五条悟拿衣服。放衣服的柜子也只不过三五步的距离,等他刚拿好衣服转身,地上又只剩下一只生无可恋的白猫,不过这次倒是面朝上。
“怎么又变回去了?变回来。”夏油杰干脆站在那踢了他两脚,五条悟倒是一声不吭扭过头。
五条悟洗澡的频率是和人一样一天一次,这就让他变成猫时身上的长毛也是洁白如雪,显得探出头的小口红格外艳丽。
夏油杰忍不住有些开玩笑笑地问他:“你今天怎么回事,发情了?”
地上的猫毫无反应,室内安静的连屋外有猫走过的脚步声都能听清。
“……真的?”夏油杰虽然是个和尚,但是和尚对妖怪的认知还是没有阴阳师多,在这种时候搜索脑子里所有对猫妖的所有记载,也没有和发情相关的,他干脆又蹲下身直接掐住五条悟的尾巴根。
“喵!!!”不要!!!
实践出真知,猫又变成人了。
这次五条悟倒是没那么激动,不过看样子应该是彻底摆烂了。夏油杰的手还捏着他的尾巴根,在往上一些就是猫猫神小口红的升级版。
男孩子从小到大总会有被人拉着比大小的时候,这种事夏油杰也经历过。但一般男性成年后看着一个同性在自己面前敬礼多多少少都会感觉到不适,不过夏油杰没觉得,他看着五条悟涨红的脸开始思考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他也一直不敢松手,怕手一松开,眼前的人又变回猫。
“杰,可以松手了。”五条悟的声音很小,小到夏油杰没听到于是他不得不再说一遍,“可以松手了,杰。”
夏油杰并没有松手,反倒是用食指和拇指在他的尾巴根部搓了两下。
五条悟瞬间并起的双腿紧紧夹住夏油杰的手臂,他压低了声音朝他吼着:“你在干什么!”
“松手会变回去。”
“不会,快放唔——”
夏油杰再次揉搓尾巴根部让五条悟彻底失去言语的能力,前面的性器忍不住跳动了两下,兴奋地从铃口吐露出液体。
“发情期怎么办?”夏油杰的手没停,在五条悟看不见的地方,他的下半身已经支起了小帐篷。
“明……明天应该、应该就好了。”五条悟的双手紧紧握住他的小臂,他自己的手臂挡住了夏油杰观看演出部位的最佳视角。
夏油杰手上的动作一顿,说着:“你自己熬过去?”
五条悟深吸一口气刚想说话,尾巴上又出现了新一波的愉悦,“嗯——”
“算了,我大发慈悲。”
五条悟想过很多自己如果和对方告白会怎么样,是被干脆的拒绝还是被当做玩笑略过,可自信的五条家主怎么能失败在这个地方。
但他的确没想过眼下的情况,现在这个场面是不是太快了些?
夏油杰的一只手还捏着他的尾巴根,另一只手却已经抚上他的性器前端。
手握他人命根子的感觉有些怪异,夏油杰看似面无表情的认真研究如何把自己解决晨起问题的手法运用在当下,双耳却已经彻底红透。
五条悟喘息着,眼睛一直在转却总是不去看夏油杰,自然也发现不了原来对方和自己一样紧张。
“悟。”夏油杰突然的呼喊,让五条悟条件反射的抬头。
蓦然在他面前放大的脸,距离近到能看清夏油杰脸上刚冒尖的胡须。柔软的双唇贴在自己的嘴唇上,有些烫热,有些难以拒绝。
夏油杰的手突然开始加快套弄的速度让五条悟忍不住开口呻吟,舌尖找准了时机探入更深处,加深的亲吻让人不住沉醉。
“嗯唔……”处在发情期的猫并不能坚持住太久,亲吻还未结束已经射在了夏油杰手心。
“还好吗?”夏油杰松开了他的尾巴根,用干净的那只手调换了二人的姿势让五条悟靠在自己胸口,“没有变回去,有比之前好一点吗?”
五条悟眼神有些朦胧的看着自己即使不被握住也没有消失的尾巴,正在自己腿间左右摇晃,猝不及防又被人握住的尾巴尖让五条悟全身都忍不住颤抖。
“别玩了!”他的声音有些低哑,再次夹起的双腿意味明显。
夏油杰的笑声在他耳边响起,直入脑海深处的声音让五条悟忍不住耸起肩膀。
“为什么不呢?”
五条悟转身举高了双手准备去挠他,勃起的性器贴在夏油杰的裤子上,在粗粝的布料上磨蹭留下一道深色的水痕。
“啧,”扑到半路的人被夏油杰手臂用力一翻压在沙发床上,“偷袭失败。”
“等等!”五条悟火速伸手挡在自己嘴前,夏油杰又一次凑近的嘴唇直接贴在了他的手心,“你到底……”
“虽然我觉得这个时候并没有那么适合告白,”毕竟也就差最后一步了,夏油杰心想,“但是你现在需要我,悟。”
虽然但是,这也能算告白?

后续发展也并没有夏油杰想象的那么顺理成章,在小房间在折腾了一夜结果第二天早上五条悟又变成了猫盘成一个大毛团子窝在他腰边上。
“怎么还是猫?”夏油杰的背上数道血爪痕像是备受折磨,他去屋外拿了宠物指甲钳回来趁着五条悟还没睡醒,准备把他的指甲给剪了。明明变成人指甲没什么,半妖的状态指甲却像猫一样尖锐,昨晚的后半程多亏了自己昨天穿的裤子还有一根系带绳。
“我现在给五条阿姨打电话,你要是有意见就睁开眼。”
猫猫神睡得极沉,甚至连耳朵都用爪子压住听不想听见外界的任何声音。
夏油杰没有特意去外面打电话,反而是直接依靠在沙发背上拨通了五条悟母亲的电话,他并没有把所有事情都和对方说,但是电话那头的沉默大概也能猜到被掩藏的那部分。
“没事,等他醒了就好了。”五条阿姨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奈,“辛苦你了,有空……跟悟一起回来吃个饭吧。”
夏油杰礼貌的应下,他刚挂断电话就发现猫醒了,正抬着头看自己。
“睡醒了?那就变回去。”
“喵。”不行。
平板火速递到五条悟面前,猫猫神伸出高贵他的爪子在上面迅速敲打。
「你怎么可以偷偷给我母亲打电话?坏杰!」
“伯母说等你睡醒就好了。”夏油杰帮他删除了刚刚输入的文字,让他继续输入新的。
「你有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话」
“想说的话?”夏油杰露出一脸疑惑的表情,“说什么?”
猫猫神气愤的用爪子在平板上大力拍打着删除键。
「あい」
“あいしてる。”
如果可以,夏油杰还是希望他以后少这么突然变身,原本正在俯视的猫突然变回人形凑上来索吻,即使对方是五条悟也有那么一秒是会吓到人的。

36 Likes

太可愛啦貓貓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