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生气 by JIANGZHAOOOOO

家入硝子和他分享同一支烟,他通过滤嘴和家入硝子接一个虚无缥缈的吻,“这是你今年第几次戒烟?”夏油杰问。

“不记得,再试试看吧,你的烟好难抽。”家入硝子把身上一包卡比两包七星两只打火机塞进夏油杰手里,于是夏油杰现在拥有四包香烟和三只打火机,嘴里咬着半根快要燃尽的CAMEL,蹲在女宿天台边缘的一小块平台上目送家入硝子关上天台门。他最后扬高声音追加一句:“两包烟,赌你一周之内来找我赎回你的宝贝火机。”

没有回音。夏油杰咳嗽两声,合着余音一起在高专的空气里回荡。喉咙还是有点疼,他想。

夜晚五条悟回宿舍路上听见巨大的一声碰撞的闷响。他起先以为自己是幻听,任务过度劳累过度所以就算是最强幻听也是很正常的,六眼先他一步意识到事态不对,夏油杰的咒力隔着两层墙体在他视野里扭曲膨胀,还有什么?什么?

呕吐。

五条悟实在是消耗过度,连身体也比理智抢先作出行动,记忆在看见夏油杰胃部尖锐的咒力时断裂,衔接上夏油杰头顶的发旋。夏油杰依然在干呕,这一次是被五条悟的阴茎卡在喉口被迫为之,他早就因为恶心反胃涕泪满脸,清色液体混在一起难以辨明,又全部随着五条悟的阴茎重新进入喉管。他又忍不住流泪。

夏油杰前一天的午饭是荞麦面,晚饭没有吃,今天的早饭是小半碗清粥,午饭是半支家入硝子抽剩的香烟,晚饭是他前天出任务后捏成的咒灵球。他害怕自己太狼狈,几乎空腹去吞那块呕吐物,还是扒着马桶边缘吐得天昏地暗。然而胃里并没有什么可供他吐,于是一些黄绿色的液体被他吐出来,到后来连胆汁也吐不出,生理眼泪混着鼻涕还有涎水,满脸都是狼藉。

五条悟飞机坐了一周才从国外回来,刚踏进宿舍就发现夏油杰的异常,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一脚踹烂夏油杰的房门走进房间抓着头发把他的头从马桶里抓起来的,夏油杰也不知道。夏油杰耳鸣头晕恶心胃疼难过得要死,他大脑混沌着被强迫唤醒,才停没一会的眼泪被五条悟粗暴的使用重新逼出来,只好扶着五条悟的胯骨把喉咙给他当成飞机杯作践。他虚弱地淌着泪,视线被泪水模糊又清晰——实在是连眼泪也流不出来了,然后他看见五条悟的表情,愤怒又疲惫,还有痛苦。

……为什么会有痛苦?

夏油杰好想说抱歉,悟,不想让你看到我这个样子的,抱歉让你生气了,抱歉让你难过了,抱歉让你……

但他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五条悟最后射在他喉咙深处,差点让他活生生呛死,抽出来的时候有一点蹭在他脸上,和那堆乱七八糟的液体混在一起。夏油杰迟缓地回忆,他想起五条悟踹破木门时的巨响,想起五条悟把阴茎插进他嘴里的时候咬牙切齿的一句不是喜欢把自己搞得这么难堪吗,想起他的无动于衷,或者说没力气回应。他短促地笑了一声,又好像没有,嗓子好像被彻底折腾坏了,但他仍旧有些诡异的愉悦。他想,七海估计以为我和悟又在做爱吧,半夜扰民真是抱歉。

五条悟松开他,于是夏油杰像抽了脊柱的狗一样委顿下去。他倚着墙壁的瓷砖跪在那一滩混合物当中,连再动一根手指的能力都失去。他闭着眼睛,仍然能感觉到五条悟的视线在他身上停了很久,久到他错觉身体要被刺穿出窟窿,但最终五条悟也只是拽着领子把他拎起来又摔到地上,肋骨好疼但应该没碎,夏油杰因着疼痛被迫清醒过来,睁着眼睛看五条悟的手扯开皮带和裤链,手伸到睾丸后面给自己扩张。

夏油杰不太清楚五条悟手上的是什么,床头柜里的润滑吗?他什么时候去拿的?还是精液?总不能是他刚才的胃液吧。他漫无边际的胡思乱想很快被中止,急急喘息了几声,然后是咬着牙都难以忍受的疼——五条悟扩张太潦草,他们这一次进入的过程几乎像初夜、比初夜更甚,好歹他们那时候还有耐心。绝对会出血。

夏油杰咬着牙忍疼,五条悟也咬着牙忍疼,他们都没说话,五条悟腿都打抖硬生生去吃夏油杰那一根,发狠地逼自己往下坐。他妈的,肋骨,他妈的,要被五条悟压碎了。五条悟缓慢地发着抖地手撑着夏油杰的左胸坐到底,拉锯战漫长到夏油杰几乎以为会听到一声啜泣,但五条悟终究还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仅仅休息了短暂的一小会——也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但他感觉不出时间的流动,总之不是马上——五条悟开始骑他。恋人力气太大,侵略感太强,互虐意味太明显,夏油杰担心胯骨遭受和肋骨一样的命运,也只能是担心,五条悟完全把他当性爱玩具,绞着后穴榨他的精,高高抬腰又狠狠吞下,快感如浪涛将他淹没进水底,肉体碰撞的声音,浴室的天花板,空气中不明显的性爱的气味,全都一点点离他远去,激烈的快感渐渐舒缓为雾一样的温吞感受。他的五感像被胃里的咒灵吞噬掉了。

五条悟,五条悟,五条悟,家入硝子,七海,那只特级咒灵……夏油杰又开始发散思维。下雨了吗?可是我在高专宿舍里,在我自己的洗手间里……悟刚刚是不是回来了?之前呢,之前悟好像,好像在生气、吗?为什么……头疼,夏油杰又开始头痛欲裂。为什么……悟?为什么悟、悟在哭吗?

夏油杰涣散的视线开始在五条悟的脸上一点点聚焦,他看见五条悟长而雪白的刘海,然后是睫毛,和五条悟蓝色的虹膜,以及眼球周围狰狞的红血丝。

夏油杰眨一下眼,刚好将一滴泪水纳入自己的眼眶。

他想说什么,但喉咙已经完全报废,只能努力地做着口型,但五条悟没看见或者不管,忽然伸手去掐他的脖子。五条悟一米九,本来就比他高,手指也长过一般人,两只手卡住夏油杰的脖子绰绰有余。夏油杰在这种虐待中得到诡异的快感,他马上要窒息,本就无力的四肢更难以聚起力量去反抗,眼白也向上翻起,同时他感觉自己操进了五条悟的结肠,对方在同一时间高潮,肠壁痉挛着吸吮着他的阴茎。他在这种虐待中品尝出一点诡异的快感,脑子里一个闪念,如果是被悟杀死的话……

他在窒息中高潮。

夏油杰以为自己要死了,然而五条悟没轻易放过他,他在高潮余韵里还没缓过劲,就感觉到毛茸茸一只猫咪脑袋靠上他的肩窝,五条悟的手搭在他的肩上,好像累极了在休息。夏油杰实在很想像平时一样抚顺五条悟翘起来的炸毛,攒了半天力气发觉肩膀处的湿意和疼痛。他艰难地偏一点头,看见五条悟安静地流泪,夏油杰的肩胛骨几乎要、真的被他捏碎了。然后夏油杰也开始哭。

好疼啊,好疼啊,夏油杰身上骨头碎了三处,胃里的咒灵还在作最后的挣扎,大脑被过量的情绪和痛苦和快感填满。他开始哭,夏油杰想为什么呢五条悟你为什么做到这个地步呢,他张着嘴无声地哭,他是想哭出些眼泪什么的,但只能是干巴巴的哭,接着扭曲着从喉咙里发出破风箱一样的嗬嗬声。他的喉咙好像突然回光返照,允许他嘶哑地嚎得不成人声,一点一点将胸腔里的苦痛和郁结吐出来,到后来没有声音也没有眼泪,大脑里也只剩空白,夏油杰终于攒够力气,还能动的右手去揪五条悟的领子往下扯,在混乱狼藉中和他接吻。

只是嘴唇相贴,两个人都没有力气把它发展成一个法式热吻。五条悟脑子里绷了三个小时的弦终于松懈下来,他重新窝回夏油杰骨头没被弄碎的那边肩窝,甚至惬意地蹭了蹭,完全不在意会沾上污浊。夏油杰又亲一亲他的发顶,这时候想起来他还有咒灵,慢吞吞用几只四级咒灵拼成简单的平假名,五条悟一个个念出来:拜、托、硝、子。

五条悟嫌他麻烦,转过去读他的唇:拜托硝子了,我死掉、我受重伤的话,她的烟和火机还在我这里,回头帮她带一个月的烟作为补偿好了。夏油杰说到一半被五条悟瞪,从善如流改了措辞,拍拍他的后脑权作安抚。

希望硝子不要太生气啊。夏油杰又笑。

 

如果你需要:

*家入硝和夏五是朋友,是亲人,但不是情人

*应该算是happy ending,五强行介入了夏的痛苦,他不会再一个人离开了

*其实是理子事件后还没有接触到九九前,一点私心的平行世界

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