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要节制 by Minamata

题目是家入硝子取的

她说不生病也要节制点……

夏油五条不听

 

 

 

夏油杰和五条悟在一起了,很早的事了。虽然他们现在还是学生,但床已经上了不知道多少回。五条悟脖子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痕迹看得家入硝子翻白眼,都想亲自给他织条围巾了,她点了根烟,抽完确信散了味才和五条悟说:别太过火。

莫名其妙的劝谏让五条悟满头问号,家入忍不住帮他提了提衣领子,五条悟可算反应过来,但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他只是笑着摆摆手,反而一旁的夏油杰开始尴尬起来。

家入硝子规劝五条悟无果,转而对夏油杰说:要节制点啊。

好学生立刻堆起笑:是是是……

 

年轻人就是要擦枪走火,年轻人哪能不擦枪走火?

两位现役男高中生在当晚进行了一个放火烧山的行为,对家入硝子的话完全视。

结果当然是做爽了,第二天悲剧也一同上映——夏油杰发高烧。

一个一米八好几的大男人现在意识迷离,路走不动课上不了,只能躺在床上。五条悟哪见过这场面?他要算的见多识广了,但夏油杰居然能成这样。他撩开夏油杰脸上被汗粘住的发丝,看着红的不自然的脸颊担忧着。

这样的事,当然要找万能的硝子……

“治不了。”

五条悟眼里闪亮亮,手中捧一颗糖虔诚地往家入硝子那儿送,但被人家一巴掌打飞。

“可是,硝子——!!杰他……”

家入硝子早觉得这样要出问题。她时常泡在粉红泡泡里导致自己心情不悦,这就让她觉得以后是不是会更糟啊?于是她才会告诫他们,别太过。怎么隔天就出状况啊?

家入硝子坚决不让自己的术式用以医治除打斗以外的伤害,就算这次要把自己的好烟友给牺牲掉。

于是五条悟带着一点小委屈离开了,剩下的就是能亲自照顾病中好友兼恋人的狂喜。

 

他快快乐乐去买了很多食材,尽管他完全不会烧,反正平时都是夏油杰做的饭。

五条悟回来进门还大喊了一声“我回来啦!”,没把夏油杰喊醒,反倒烹饪时那些乒乒乓乓的声音弄得难受一整天的夏油杰不适地睁开眼。他睡了一天,尽管如此,被吵醒还是迷迷瞪瞪的,想着悟好吵就接着转头睡了。

五条悟兢兢业业给夏油杰熬菜粥喝。他尝尝,粥淡了,于是要给粥加点盐。加了一小勺进去,五条悟看着盐颗粒在灯下亮晶晶的,这玩意看上去和白糖差不多嘛……

他蘸着舔了一口,结果脸都缩到一起。

这不行。

于是五条悟拿来白砂糖,夏油杰做菜有时候也会用的。他也用手指蘸着尝了尝,嗯,味道很对。然后他便毫不吝啬丢了好几大勺下去。

给夏油杰炒的配菜,五条悟虽第一次炒却没做糊,他真天才!五条悟如此这般点着头也同样放了几大勺糖。

晚上了,喝点牛奶能睡得好。五条悟把冰箱里的牛奶倒进杯子里加热,看着被他要霍霍干净的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全倒进小小玻璃杯中。

 

“杰,吃晚饭啦。”

夏油杰半睁眼。就算是发着烧,一天下来什么都没吃还是有些难熬。

他扶着额,艰难坐起,想着五条悟应该会叫外卖吧,最好不要太油腻的……

夏油杰看着菜粥、小配菜、还有一杯热牛奶,有些怔住了,再联想到刚才厨房那块的乒乒乓乓的响声,一下就知道五条悟为他做了什么。

夏油杰要被感动死了。

他心怀感激之情谢谢上天让他拥有如此体恤他的恋人,满心欢喜端起那碗菜粥。

甜的。

夏油杰花了足足三秒搞清楚这应该不是他吃咒灵玉把味觉搞坏的原因。他不信这个邪了,又把筷子伸向五条悟那道品相颇好的配菜上。

甜的。

夏油杰有些放弃,他放下筷子,呆愣着,五条悟的菜真是不可貌相。夏油杰拿起了那杯牛奶,他知道冰箱里只有纯牛奶,心中还有希望。

甜的……但很合理,也有往牛奶里加蜂蜜的嘛!夏油杰自我安慰,但面对这杯饱和溶液不打算再喝一口。

“悟…去给我倒杯水吧,只要水就好。”

五条悟见他放下筷子,心中很是不解,但病号都说要喝水,他就跑着去倒了杯水,期间瞟了一眼白砂糖。

好在夏油杰还是喝到了无色无味的热水。五条悟问他还要吃点什么吗,夏油杰摇着头,不敢说什么,麻木着躺下了。他好累。

 

五条悟吃着夏油杰的晚饭,不是挺好的吗?!但夏油杰不想吃他也不能说什么。一边吃,一边想着夏油杰,他出了好多汗,看起来怪难受的。

一会五条悟又带着热水毛巾杀了回去。

“杰,我给你擦擦。”

夏油杰只掀起一只眼皮看他,不知道五条悟的脑袋瓜里还有什么奇妙馊主意,但看着恋人无比真切的眼神最终没有把拒绝说出口。

他只用眼神无声拒绝着,但显然是拦不住五条悟的。夏油杰只得看着五条悟将自己被子一角掀开。他今天在被窝里闷了很多汗,现在感觉凉凉的。

五条悟的手意外轻柔,拿着热毛巾擦身子就像在护理一件无价的艺术品,很舒服。

夏油杰忍不住在五条悟的服务中闭眼睡着了。

 

生病的人好像真的睡不够,五条悟听着夏油杰的平稳呼吸渐渐停下动作。

他的脸要比夏油杰的还要红了。

因为男朋友的身躯啊……本蒙着一层汗,已被他亲自擦干净了,现在依旧惹得人移不开眼。夏油杰呼吸平稳,明明都睡了一天了,现在还睡得很香。

五条悟现在应该为他掖好被子,不然又要着凉了。本来,本来应该这样……

他看着夏油杰的身子就走不动路了。五条悟承认这样很不好,明明夏油杰病成那样自己还在想有的没的。但没办法,自己都已经勃起了。

脑子里的理智在大骂:五条悟!你怎么可以这样啊?!面前的这位是病中的恋人,是杰,你就那么饥渴吗?

五条悟有什么办法,他现在天天心甘情愿被夏油杰操,而且还觉得爽的要死无法自拔。昨天也是,求操的是五条悟,要多做几轮的也是五条悟,所以杰现在才会……

想到这里五条悟又有点愧疚,抓着被子一角的手却往下再拉了些,这下子包裹着夏油杰性器的内裤也暴露出来。

一点动静也没……

想也是当然的了,毕竟杰他现在睡的那么熟,都到这一步了,再大的负罪感也不能把五条悟拉回来了。五条悟的手勾住了内裤边缘,他的心砰砰跳,嘴里呢喃着——

对不起了,杰。

 

好可爱。

这不能形容一个男人的性器,但五条悟眼中看到的就是这样。男朋友的性器乖乖躺在腿间,明明昨天还操的他找不着北,所以现在安安静静的样子能称得上可爱吧?

五条悟小心翼翼握住它,缓慢撸动着。

 

夏油杰醒了。

其实早该醒了,在自己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时就该冻醒了,但五条悟为了给自己闷汗不知盖了多少条被子,太热了,掀开反而好受些,所以本该醒来的时候却没醒过来。

到五条悟的手摸上了自己的性器,夏油杰才醒。

换作平时,就是夏油杰他已经睡几小时进入深度睡眠,五条悟从他身边经过,他都能起来给五条悟一个精准打击。

现在夏油杰有可能是真病得不轻,都有人摸上那种地方他才醒过来,但他知道那人是五条悟,猛地坐起来制止他太尴尬,何况他的命根子还被他握在手里。

所以,夏油杰醒了,但他表现的毫无破绽,依然犹如一个熟睡的人。

下半身已经有反应了,当然的,因为他夏油杰就算是出了家做和尚,被五条悟那么一撩拨照样硬起来,更何况手淫。

一般来说,做这种事的是夏油杰,五条悟他不熟练,而夏油杰又乐意为五条悟做这做那,所以五条悟为夏油杰手淫的次数是少之又少。夏油杰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到,那双手是如何在自己的性器上摩擦的,悟他真的很不熟练,但一下下又撸的很认真。

好想喘出来……但夏油杰闭紧了嘴,因为他太想知道五条悟接下来还会趁着这个机会干什么了。

 

五条悟手有点酸了,但看着夏油杰的鸡巴挺立还是蛮欣慰的,于是他趁热打铁,两只手一起上。这样几乎能把整根阴茎都照顾到了,五条悟加快了速度。

他的手变得滑溜溜的了,五条悟想,杰应该能感觉爽的,虽然他现在只是呼吸稍稍变得急促了而已。

继续吧……

 

夏油杰忍得相当辛苦,他不知道更辛苦的还在后面。

五条悟很快就又停下了。他有个很想做的事,虽然是刚刚才想到的,口交会怎么样?他还从来没有帮杰做过这种事诶。

但是杰经常给他口。杰很会吞东西,他一般都是用两手分开自己的膝盖,然后任凭自己喊叫、挣扎,杰仅是单单将性器含在嘴中就舒服的不可开交了,杰的双手会转移到他的腰上,死死箍住让自己无法拒绝。五条悟捱不过几分钟,颤抖着射了夏油杰一嘴。

这时最让五条悟受不了的是——夏油杰把性器吐出来后仰视他的表情。那种表情就像在宣誓,五条悟是夏油杰的所有物。接下来,喉结一滚,五条悟射出来的精就全被他吞了下去。

如果夏油杰吞完精还要去碰那根高潮完敏感的要死的性器,把手掌放上去收拢上下动几下,五条悟就会拼命求饶。

这样的记忆对五条悟来说太过激、太不可自拔了,当他回味完自己被口的滋味时,五条悟早已将夏油杰的性器含在口中。

这根东西太大了,五条悟也根本不会吞,所以仅是塞进一个头部他就感觉自己的嘴要撑坏了,举步艰难着。

 

夏油杰也很难。他没想到五条悟会这样,本来用手用的好好的,怎么突然……

悟从来没为他口交过。

正是因为如此夏油杰才觉得不思议,他极力忍住顶胯的欲望,等着五条悟的下一步动作。

五条悟不行,僵持了一会就吐出来了,他没来得及闭嘴口水全浇在夏油杰的性器上,一声声小小的喘息也全被夏油杰听进去。

“呼…对不起啊……”

五条悟为自己没有把夏油杰的性器吞进去小声道歉,手没闲着又给夏油杰打了几下。

夏油杰想:五条悟真是他妈的可爱死了。

不一会五条悟又重新俯下身来,他深刻意识到有些事情自己现在做不到,所以他就没再尝试把这东西吞下去,只是尽他所能,伸出了舌在那根粗而狰狞的柱身上舔着。

夏油杰败给自己的好奇心,忍不住微微睁眼看看现在的五条悟是什么样子,结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色情。五条悟的脸红的像喝了几杯烧酒,他伸出一小节粉红的舌,舔弄自己性器的样子不知为何看上去像一只幼猫。

一只蓝眼睛的白猫。

 

夏油杰就算有天大的能耐也忍不住射在了五条悟的脸上,他默默观察着,想着五条悟现在是什么心情,是生气惊讶还是什么别的。他看到五条悟仅是愣了一下,然后用手指蘸了脸上的精液送进嘴里。

五条悟在想,杰每次都会把精液吞下去的。

夏油杰这辈子没受过那么大刺激,五条悟究竟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好像那种馋男人精液的魅魔一样……

“悟。”

五条悟像猫一样,猛地被惊一下才转过头来,过了好一会才开口问夏油杰要不要做?

“我还生着病啊。”

夏油杰坐起来,抽了张纸擦五条悟脸上的精液,有些都糊在睫毛上了,他擦过去五条悟就颤抖着,乖乖的一动不动。脸好红。夏油杰把那张漂亮脸蛋擦的干干净净,他能从五条悟的眼神里读出他是真的想做了。

“硝子都说了要节制点了。”

五条悟觉得硝子说这些是为他好,但是他也真的不打算听硝子的,他想做,他的性欲今天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比以往更加强。五条悟抓着夏油杰的手让他感觉下自己现在有多硬,从为夏油杰擦身子开始一直硬着。

 

五条悟跨坐在夏油杰身上脱衣服。

夏油杰再怎么生病也是个男人,这种情况他不可能再推开五条悟跟他说不做。

“真是的。”

五条悟脱完最后一件衣服,听见了夏油杰的抱怨,问他:“有什么意见吗?”

夏油杰忙说不敢。不过他现在真的有些做不动,他发烧差点到40℃实在没什么把五条悟操进床单里的力气。

五条悟说,那我来,反正也是我想做的。

夏油杰一头雾水,五条悟来什么,来强奸自己吗?

 

下一秒夏油杰就知道了。

五条悟很吃力将夏油杰的性器对着自己的穴口。夏油杰想制止他,就算昨晚做的爽今天也不能这么造次啊,他硬生生被五条悟瞪回去了。

昨日还在承欢的穴的确松软,但在没有润滑的情况下要吞下这根庞然大物还是有些吃力。

五条悟汗都要滴下来。

他才瞪了夏油杰,怎么好意思再抽出身呢?他的腰抖得厉害,但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进了一半时,夏油杰是忍不住了,生病发烧好像让他格外没有耐心,他不顾五条悟充斥恐慌的眼神,两手环着他的腰把他压下去。

“啊……”

五条悟被撑得好满,无论生理还是心理都是大满足,不过应该是有些太多了,他连平衡都维持不住,整个人趴在夏油杰怀里。

夏油杰都做好被他骂的准备了,五条悟却凑过来和他接了一个黏糊糊的吻,他吐着若有若无的气音:“杰,你下面好像比平时烫……”

呃,那大概是因为,生病吧……

 

夏油杰握住了五条悟那根被冷落多时的性器,它可怜巴巴地流了好多水,夏油杰随便摸几下就又流下几滴透明的腺液。

夏油杰了解五条悟的身体甚至要比五条悟自己更甚。他格外照顾敏感的龟头,在那处打着圈摩擦。

“啊、杰…舒服,好舒服……嗯,不、太快…呜,不行啊,我要去、要去……”

没有人。夏油杰在心中立下宣誓,不会再有人能比五条悟叫的色情了。

五条悟的精液一股一股射在自己手里,夏油杰又将手覆了上去,明明这时候五条悟还在他怀里高潮呢。

把头深深埋入自己脖颈间颤抖着的五条悟。

好乖好乖……

 

几乎是才碰到他的性器,五条悟就要弹起来了。才高潮过真的很敏感啊,但是夏油杰却没给他时间缓过来。

有那发刚刚才射出的精液,夏油杰上下的动作变得更加流畅。

“杰,嗯…啊啊……你不要!嗯、啊…放、放手,这样的话,要、要呜,我、我这样会……放手啊、听见没有!!”

夏油杰偏不,他把五条悟逼得要哭出来。

“放手…啊啊啊、不要了…我求你了,杰,嗯啊…你别这样、不要这样,杰…停啊,不、嗯,哥哥……哥哥,停……”

五条悟的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他的那些淫叫他自己都要听不下去了,但是夏油杰乐意听,听着五条悟这个高贵的大少爷吐出那些秽语,他忍不住要逼出更多。

“不,哥…老公……你操、你操操我,呜…老公,你操我吧,不要弄那里……啊、嗯…爸爸……我真的,啊……”

 

五条悟像个坏掉的水龙头,水喷的到处都是,到头来夏油杰仍没有停手,每撸一下五条悟就叫着哭着再喷出一小股水。

高潮时五条悟后面也在痉挛,挤压着夏油杰的阴茎,夏油杰问他,还好吗。五条悟满脸的泪,又是点头又是摇头,最后嘴里还是刚才的话:你操操我……

夏油杰这时候又有耐心等五条悟缓过来了,看着他高潮的一脸痴相觉得于心不忍,抽了几张纸给他擦眼泪。

五条悟缓过来意识到刚才自己的那些破话,他想要求夏油杰操他,最好把他操的什么都不记得。

明明现在他还骑在夏油杰身上,甚至还想榨他的精。

 

“啊,唔……”

五条悟要求换个姿势,现在他能像鸵鸟一样把自己埋进床里。但是夏油杰担心他把自己闷死,一直唤他:悟 ,别咬枕头。

五条悟不松口夏油杰就开始欺负他的阴茎,夏油杰今天似乎非要玩弄这处,他累的像被干了三轮,不得不松开嘴喊夏油杰放手。 

夏油杰只想快点做完躺下,洗澡什么的都留给明天,他太累了……

人在发一天烧后又饿了一天果然是干不了什么体力活的。

夏油杰丝毫没忍着,想射时就抽出来,射在外面也好清理。要是放在平时五条悟是绝不能满意的,但是夏油杰玩他的阴茎玩的太狠,他也舒服够了。

五条悟回头看看夏油杰,他已经闭眼了,看来是真的累了,这样五条悟又开始觉得良心隐隐作痛。

以后真的要节制点了……

 

第二天。

夏油杰烧退了,本来身体素质就很好,好好睡一觉自然是能好,但是五条悟又开始发烧了,皮肤本来很白,发了热红的像西红柿。

夏油杰给他留了早饭,正常口味的。

 

这种情况还是去找硝子……

“不帮。”

面对家入硝子“你们昨天不会还做了”的逼问,夏油杰承认了,并且宣誓以后会节制了,他又拿出一包烟。

家入硝子动摇了。

最终五条悟躺了半天就生龙活虎起来,他还嘲讽夏油杰:

“你看,我之前求硝子来治你她都不来,杰你绝对被她嫌弃了!”

夏油杰不理会五条悟嬉皮笑脸,心里想着明明你才被嫌弃了吧。

 

“你到底是什么脑回路,会在炒的菜里放那么多糖?”

夏油杰看着那一罐子的白砂糖,现在就剩一个罐子了。五条悟还在反驳他,这样明明挺好吃的。

哈哈……

“悟,我不想听到最强六眼得糖尿病的消息。”

 

家入硝子看着他们打架。

不是…那种方面节制了,他们两个之间就只能打起来了吗……

没过两天就又开始冒粉红泡泡了。

家入硝子想换个世界生活……

 

end.

27 Likes

哈哈哈哈好甜的腻歪dk
硝子:受不了(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