脳裏上のクラッカー by Rainbowcandy

*伪AU,纯车

*包括但不限于荤话满地

 

————

脳裏上のクラッカー

 

夏油杰关上储物柜的门后,对着上面不知是第几个用户贴上去的关东煮Q版小贴纸发呆。

这家健身房离他住的地方只有百米不到,下楼穿过一个十字路口就能看到,很方便,也能路过超市。平日作为上班族的他一天有超过九个小时屁股不离凳子,操劳结束到家也只想让后脑勺和肩背与床垫进行亲密接触,唯一能锻炼的机会就只有周末。

上帝创造世界用了六天,第七天用来休息。而被上帝创造的人类一周拥有两天假期,真是谢天谢地。

得益于坚持锻炼身体的结果,夏油杰的身体没有被社会摩擦成颓废的样子,保持在一个良好喜人的状态。和他一起锻炼的人大多数都在结束后对自己猛灌蛋白粉,而夏油杰还有余裕思考今晚吃什么……感觉关东煮就挺好?

拿两个竹轮,一块萝卜,再加一个鸡蛋和几串肉丸……不能错过的是风琴串,浸满汤汁的风琴串让人想起就会感到雀跃,不来两串可不行。

 

“咔锵。”

 

近距离关上储物柜的声音驱赶走了在脑壳的臆想汤汁里咕噜噜滚动的关东煮,夏油杰瞥过去一个眼神,震惊地发现自己的眼前竟容不下对方的身影。

个子好高。

目测比自己还要高上一些的男性戴着副墨镜,黑色的口罩搭在鼻子下面——没人告诉过他这样戴口罩是无效佩戴吗?一头显眼的银白发丝里闪烁着汗珠的光泽,身上纯黑的运动服带着水汽,看起来是刚练完没过多久,新鲜出炉。

察觉到夏油杰的视线,高个子的男性转过头。他的墨镜顺着动作往下滑落,露出下面一双透蓝色的双眼。白发蓝眼……是外国人?夏油杰在脑内思索着自己最近在家附近见过的非东亚人,想来想去也只能得出或许是邻居家的波斯猫成精了这唯一一种无厘头的可能性。毕竟他以前从没见过对方,也从未见过这样能让自己看到出神的漂亮眼睛。

邻居家的波斯猫很漂亮,但这人长得比充满灵性的小动物还要漂亮好几百倍。他对人的容貌没有品头论足的兴趣,但也忍不住在脑内思考几秒被口罩遮住的部分到底是什么形状。只看一半?一半不够。

 

“抱歉。”

 

夏油杰还记得礼貌。他略微欠身想从对方的身侧离开,却被一条手臂拦住了去路。那个白发蓝眼的外国人把夏油杰堵在自己和储物柜之间,眼神看起来闪闪发亮。

夏油杰停下看着对方很别扭地掏手机。比正常人巴掌还要大上一些的水果机13plus在他手里看起来反而刚刚好——那个外国人把屏幕调亮,上面赫然出现的影像不是别人,正是黑发小眼睛,梳着丸子头,有根怪刘海,正在煮咖啡的夏油杰本人。

 

“?!”

“这是你吧?”

 

行了,他现在对这人的下半张脸一点也不好奇了。一口流利的日语,手机上用的也是日文系统,这人根本不是外国人这件事先不提……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以前一时兴起在BLOE上传的照片,居然真的有人会感兴趣?!

他是同性恋没错,但不想被另一个同性恋在大马路上指着说“你是同性恋”。

夏油杰拒绝回答,侧身就从这个高个子男性的肋下钻了出去。他平时练的是有氧拳击,什么侧身滑步下膝躲避之类的还是能做一做的,但对方显然也料到了夏油杰会有怎样的反应,他仗着腿长的优势往前跑,赶在夏油杰逃出休息室前一把将门关上了。

 

“你别走,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

 

没错,我也有很多话想跟你说,比如再也不想看到你之类的。夏油杰腹诽,但在对方拉下口罩那一刻嘴巴里的话就集合整队全部滚回肚子里了。他真的长得很好看,不是那种在社交软件上看一眼就能划走的类型,具体比喻起来,是那种就算保存下来做手机桌面,也会被人误认成明星写真的那种好看。

 

“我叫五条悟。”

嗯嗯,噢噢,叫五条悟啊。

“我在软件上看到你之后感觉你的脸是我的菜。”

这种搭讪的话已经过时了吧。

“所以我调查了你的地址,跟踪了你一周后打算今天找你搭话。”

“原来如此,你是跟踪狂……啊?”

 

夏油杰实在没忍住。对方听到跟踪狂三个字不怒反笑,对他狠狠点头,还伸出一根手指在嘴唇上比了个嘘。

 

“你要保密哦。”

“……”

 

哪有犯罪嫌疑人让被害者保密的。感叹于此人的无厘头和不讲道理,夏油杰扶住了额头,感觉自己青筋直跳。锻炼后背上落下的汗已经差不多干了,休息室的空调吹得背上冷飕飕的,害他的脑子也异常清醒。

 

“所以,你想做什么?跟踪了我一周,就是打算做自我介绍吗?”

“会在BOUE上留照片的难道不都是那个意思吗?杰是遮遮掩掩,欲求不满的男同性恋……”

 

长相帅气的五条悟一手握拳,拇指从食指和中指的缝隙活泼地跳出来一截。

 

“所以我千里送来和杰爱爱喔!”

 

夏油杰觉得自己疯了。

锻炼后的自己应该去买碗热乎乎的关东煮拎回家,一边刷着网O电影,一边吃着晚餐虚度剩下的夜晚才对。

但现在,他和一个初次见面的男人在距家数公里外的爱情宾馆里,看对方正盯着自动贩卖机,捏着下巴思考要用什么尺寸的避孕套。

五条悟显然是在这方面异常选择困难的类型。他在草莓味的螺旋纹按钮上虚空旋转着指尖,又像是在空中画轨迹一样把手指挪向了下面的蜜瓜味热感按钮,发出犯难的咕哝声。夏油杰觉得看着这幅画面认为对方有点可爱的自己绝对疯的彻底,爱情宾馆的大厅禁烟,不然他绝对要在这里狠狠抽一根。

 

为什么?是真的就像对方说的那样,夏油杰是个欲求不满的家伙吗?以前遇见的床伴也没有如此闪电迅速地搞上床的经历,他选人一向谨慎,甚至为了身体安全还自费买试纸。但五条悟就像是拥有特殊的魔性,他让夏油杰把那些奇怪的原则和条例都抛在后方,只把眼前所见的一切映在了脑海中。

 

“我不知道怎么选,杰帮我啊。”

“你连自己的尺寸都不记得吗?”

“啊,是想要给杰用的嘛。虽然我觉得不用也行,但杰会比较谨慎吧?”

 

凑到贩卖机前对着一堆数字眼神疲劳的夏油杰猛地扭过头,震惊地去看这个比自己还高上几公分,脸却相当可爱的男性。对方从墨镜里投出的眼神带着一股调皮,还有点玩味的意思。口罩被拉到下巴,以至于夏油杰连他勾起的嘴角都看的相当清楚。

 

“杰是不是想过,如果对象是我的话,把自己的屁股贡献出来一两次也挺合算的?”

“但是——让你失望啦——”

 

五条悟举起手抬到脸前比出OK形状,他手上戴着的数枚戒指在爱情宾馆粉色的顶灯下折射着光。

这姿势好像是对夏油杰妥协,又好像是在色诱他。

 

“和杰啪的话,我是下面的那个!”

 

一直到进了房间,夏油杰还是没从这句话的震撼中彻底回过神来。素未谋面的对象,千里送来给自己送能插的洞,怎么想都太离谱了……但对象是五条悟,突然又变得很理所当然起来。

五条悟,像从地上的井盖里冒出来的外星人,或者在街上的垃圾桶捡到的神灯,来的很突然,很诡异,但又无所不能。实际承认,他是夏油杰的菜,非常是,最初是脸,现在连身体都是。

 

这世界上还有像他夏油杰这么好命的男同性恋吗?

 

他最后选了普通的款式,但口味是五条悟喜欢的草莓。洗干净的夏油杰被按着坐在床上,身上穿着件浴袍,他一低头就能看到头上还带着水汽的五条悟正用自己修剪得很圆润的指甲对付避孕套的包装,刚想伸手帮忙,却发现对方直接用牙咬开了齿列。

 

“呸,润滑液流出来了……好甜的香精味……”

 

念叨着这种话,结果还是把避孕套咬在嘴里了。大敞着浴袍的五条悟弯腰俯身,就好像熟练到见过千百次一样往下推进,将叼着的避孕套贴在被自己扶起的夏油杰肉柱顶端,一点一点用舌尖推着,辅助手指往下抚平。房间里的光线很暗,但不妨碍被服务的夏油杰看到对方在薄膜上留下口内分泌的水痕,舌尖在顶部轻轻一勾,带出丝丝银线。

 

“杰喜欢先被口一次,还是直接进本垒?”

 

阴茎被对方握在手里就像街台游戏机的手柄。夏油杰想着无厘头的事情,刚想回答他,却意识到五条悟根本不打算听他的回答——温润的触感又一次隔着薄膜包裹了自己,有些笨拙,却又好像不是第一次的口交……是只提供给夏油杰的特殊服务。埋在自己胯间的银发男人正传递着这样的信息,努力收缩着口腔,发出咕噗咕噗的轻轻水声。

 

“你等一下……”

 

都做到这个地步了,夏油杰就算觉得不对也算是骑虎难下。礼仪性的喊停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作用,这反而让五条悟得寸进尺,伸手捏住他的囊袋开始轻轻揉搓。高挑的鼻梁随着一次次的头部摆动离自己胯下的体毛越来越近,夏油杰觉得自己的心跳频率也跟着五条悟的动作逐渐同步,一下一下地正往他全身输送着高热的血液。

不知不觉地,他伸手抚上了对方的头发。银白的发丝意料之外地不算柔软,带着一丝倔强的硬挺,后脑勺被剔得干净,摸上去手感相当好。夏油杰沉溺于胯下的温热,近似于毛布的指腹触感,渐渐将对方的头压得越来越低,直到一阵闷哼响起,夏油杰惊觉后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把不妙的东西插得太深,对方的鼻尖紧紧贴着胯下的皮肤,喷出的热气激得周围的毛发都跟着呼吸扇动。

五条悟的双眼紧紧闭着,眼睫毛跟着急促的呼吸不断颤动。夏油杰按着对方的额头试图把肉柱从那紧缩的喉咙里抽出来,激得对方一阵痉挛——他感觉自己小腹窜上的快意像是极快的电击,有什么东西冲破一直严闭的精关,注入五条悟的喉咙,溅射在跟着阴茎吐出而跟着被吐出来的舌面上,有些恍惚的脸上……是幻觉,他带了套的。

——这种贤者时间还未到,懊悔先发制人来报道的余韵是怎么回事。夏油杰一手掩面,感到自己的额头上出了汗,刚擦干的背也全是细密的热意。隔着指缝他能看到,五条悟轻快地两指夹紧避孕套的顶端,将它快速抽离自己的阴茎,灵活地打了个结后郑重地放到了旁边的床头柜上。

 

“?”
“收藏品。”

 

跟踪狂,不愧是跟踪狂。夏油杰感觉自己已经失去了吐槽的力气,对方又已经准备了新的套子,哼着开心的曲调把粉色半透明的薄膜往夏油杰的小兄弟上撸下去。不知为何他很想阻止……好像是感受到了夏油杰的那股意念,五条悟突然抬起了头,他的眼角还带着一丝潮湿的红。

 

“杰是不是不想用套了?”

“我想也是呢……隔着套子,感度就差了几分嘛!我也更喜欢无套中出的感觉哦!”

 

欢快地宣布自己的性癖,五条悟又扯着避孕套凸起的那个小点把那层薄膜扯了下来。橡胶摩擦的感觉很诡异,夏油杰浑身抽了一下,终于忍不住咬着牙吐出了自己想说的话。

 

“你还要做?”

“不然呢?还没让杰尝到最重要的五条特产吧?”

 

拿着润滑剂就像举着调酒杯的五条悟每一句话都给人提供了足够的吐槽素材。水性润滑剂被抹满整个夏油杰的下腹和茎体,也不知五条悟用了什么诡谲的手法,夏油杰看着对方努力给他打飞机时上下起伏的胸膛,竟然真的又顺利硬了起来。

 

“杰不是第一次和男的做虽然太好了,但稍微也有点不开心。”

 

五条悟不知道在抱怨什么,他在夏油杰身上两腿大张着跪坐,润滑液涂抹的手法有够敷衍,但扩张的动作又有够细致。手指一根根地加进这个角度看不见的后穴,夏油杰抬头看着五条悟的脸,他什么也没暴露出来。

汗津津的身体,随着动作滴落的透明液体,回响在空气中的粘稠声音,和一个看起来沉在情欲中,实际上却好像又不是这样的“陌生人”。

 

足够傲慢又不讲道理,夏油杰在他发出的一声喘息里,终于听到神经被融断的声音。握住五条悟把他按住需要一秒,转过来往床榻上按则需要更多的时间。夏油杰选择了最简单实际的方法,他握住对方的手腕,把那几根五条悟还在讨好自己的手指从里面抽出来,用已经又硬到发胀的肉茎对准后穴。

 

“那你也应该不是第一次了吧?”

 

撑开那一圈肉环的过程很快,但五条悟的叫床声却拉得特别长。像是温热的掌心,又比掌心更加柔软,更加饥渴地缠绕上来的穴肉要把夏油杰逼疯了。对方剧烈呼吸时收缩的下肋清晰可见,夏油杰的双手按住那两排风琴般的肉体,紧紧贴住,往下施力。

五条悟会挣扎着用双膝撑起身体,把粗壮的肉棒拖出穴外,夏油杰又会让他继续吞下去。周而复始,一下一下地凿开这个不讲理男人身体里更深的地方,五条悟的声音渐渐变得粘稠,变得不再那么爽朗,像是带着喉咙里抽噎出来的未尽感,他的两手无处安放,指尖划过夏油杰的小腹、手臂、肩膀,上身弯曲弓起。

两个人的头离得好近。呼吸互相打着无形的旋交织在一起,热意中掺杂着相互的味道。五条悟的嘴唇擦过夏油杰的脸,带着一丝丝的干燥——他身上居然还有没有被水浸透的地方。

透蓝的眼珠隔着情欲像沉在湖里的弹子球,夏油杰伸手帮他抹去那几颗将掉未掉的眼泪,弹子球就从湖水中被打捞起,变成了海的结晶。

 

“可以亲你吗?”

“……”

 

五条悟的口型像是在骂人。他下意识地觉得那是“笨蛋”——对方不会骂比这个更过分的词了吧?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在这一刻是最了解对方的。在这负距离的热意穿插中,在被骂了笨蛋的唇舌相交中,夏油杰觉得这份热度就像五条悟从遥远的夏天带给自己的,早就消失的礼物。

 

男同性恋就算内射也只会变得很难处理而不会怀孕。夏油杰睁开眼睛时,五条悟已经把昨夜奋战过的残秽都收拾干净。浴室里留着还未干透的水痕,昭示着他也把屁股处理得干干净净……滴水不漏?那倒是没办法做到。

 

夏油杰被叠好的衣服上放着写着一串电话号码的纸条,下面还用潦草又英俊的字迹写着五条悟的留言。

 

“如果杰相信所谓的轮回论题,就给杰一个反跟踪我的机会!”

“……”

 

那句用来骂夏油杰的话,终究是被他抛回给了五条悟。

 

END

 

2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