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看到老婆在色诱(R)by miluosizhifeng

双教师if/同居/甜饼短篇一发完

 

入秋后的天气凉爽不少,高专师生们不用再扛着烈日训练和出任务,氛围轻松较多。五条悟这段时间在高专教学,远门任务都丢给男朋友夏油杰了,理由是太热他不乐意。不过夏油杰倒也没什么怨言,默默接下五条悟那部分任务出差去了。

临行前的早上夏油杰从床上起来打算洗漱出门,刚坐起来就被旁边的一条长腿跨过来勾着腰部拦下,接着一双手也抱上他强健的腰,仿佛黏人的猫咪在撒娇。

“悟,我要迟到了。”揉了一下埋在自己身边毛绒绒的脑袋,夏油杰提醒同居人,不过嘴上说着快迟到了,身体却没有残忍地推开撒娇的男朋友。想到要几天不见,夏油杰也心有不舍。

“让伊地知把车开快点不就好了,”五条悟抬起头看着夏油杰,他看似还没睡醒但整个人散发红润光环,加上斑点吻痕从脖子上一路延伸到看不见的下腹,以及乳头被啃咬舔得红肿,不难想象出昨晚经历了怎样激烈的性爱,“杰今天就要出差了,多待一会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那也总不能给伊地知添麻烦吧?”夏油杰无奈地说。

“意思是给杰添麻烦是可以的咯?”五条悟说着便一手伸入被子内,一手拉着夏油杰的脖子把他重新扯回床上。

还没等夏油杰消化完麻烦是什么,五条悟就摸到了夏油杰勃起的性器,“昨晚那么给力,今天还是那么精神。”话说完五条悟用拇指抹了一下龟头上流出液体的小孔,然后钻进被窝里面张嘴含住那根粗大的凶器。

“呃……”没想到五条悟直接在精神十足的早晨来个嘴上服务,夏油杰被被窝下含着他性器的美妙触感击晕了头。五条悟用舌头一下下舔过流水的龟头和性器柱身上的青筋,夏油杰的尺寸大得不同寻常,又粗又长经常可以进到五条悟体内很深的地方,加上根部阴毛旺盛,五条悟在床上总是被男朋友散发出来的雄性气息干得高潮迭起。

故意把口中的鸡巴吸得啧啧作响,手还不老实地捏弹性又饱满的囊袋,饶是一向本着能早到就绝不准时到的优秀教师夏油杰,也被五条悟勾引的姿态打败。

夏油杰掀开被子,五条悟趴在床上吸他的性器,双腿也不自觉地打开并翘起屁股,一看就是被肏习惯了。“啪”地一下打上白嫩嫩的臀部,五条悟埋怨地抬头看夏油杰一眼,但仍未打算放过那根粗大的性器,反而收紧口中力道将它吸紧。

夏油杰把五条悟拉开,把人摆成趴在床上高高翘起屁股的姿态,扶着自己性器在还红肿滴落精液的穴口处磨两下,便挺腰捅入。五条悟被这一捅直接爽到,早就勃起的性器差点射精。想着还有正事要办,夏油杰这次顶得特别凶猛,五条悟浪叫得客厅外一黑一白两只猫咪都被惊到。

终于出门来到和伊地知约好的上车地点,夏油杰对久等的伊地知说抱歉。

夏油杰出差后,两人的生活其实没什么太大变化,只不过深夜时刻总多了一些新玩法,所以某些时候五条悟倒也挺期待出差生活。

晚上忙完之后,夏油杰打开视频通话和五条悟联系,结果摄像头打开就是五条悟拿着硅胶玩具自慰后穴的画面,肉穴有些红肿,看情况是在视频通话前就玩了一小段时间。五条悟把手机放在打开的两腿之间,自己躺在他俩为了做爱舒服买的kingsize床上,从近到远的距离可以把五条悟整个人都拍进画面,其中后穴离得最近最清晰。

“嗯……杰,好舒服……”自己玩也可以沉迷,或许是太想念男朋友粗大肉棒了。

“悟……”夜深人静时夏油杰也不再假正经,立刻把他的睡裤扯下来露出勃起的性器,对着画面上的小穴自慰。房间内两人都没说话,只偶尔泻出呻吟喘息和淫靡的水声。

为期一周的出差很快就结束,夏油杰今天傍晚就会从机场回到家。五条悟今天的教学任务依然划水,美名其曰锻炼一年级生的能力,于是把本应该是自己执行的二级咒灵祓除任务丢给学生,早早下班去了。

看着自己老师头也不回地溜走,伏黑惠面无表情地说:“今天好像是夏油老师回来的日子吧。”

“可恶,这个见色忘义的家伙。”钉崎也忍不住跟着吐槽,只有虎杖弱弱地说:“嘛……夏油老师和五条老师很久不见,想念对方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虎杖说得没错,五条悟确实心里想夏油杰想得狠,倒不是无脑的恋爱思念,他和夏油杰高中就在一起,两人的感情不仅没有什么危机还在平稳中上升为甜蜜老夫老妻。但是老夫老妻也是偶尔需要激情的,于是五条悟在今天特意为夏油杰准备了一个回家惊喜。

把衣服脱光后,五条悟将乳钉戴上——是高中时候两人玩疯之下打的,平时不戴东西,偶尔性致上来才开发。戴上乳钉又用手拨弄了一下乳肉,让整个乳头乳晕变得红肿,配上乳钉和五条悟原本就白皙的皮肤甚是诱人。

接着五条悟把最新购买的情趣内裤穿上,说是内裤,不过是几条珍珠链子搭在一起,从五条悟的两条大腿内侧绕几圈后,一边往后延伸捆着具有弹性的臀肉,一边往前缠绕在性器和底下的囊袋上。最后把银制的玩具放入自己小穴里面,留一条可以拖拽的银链子在外。

躺在客厅里特制的椅子上,五条悟双腿打开躺在椅子上用湿漉漉的屁股对准门口,等着夏油杰打开门。距离夏油杰回到家的时间快要到了,五条悟用六眼感知楼道里有人朝家门口走来。

“叮咚”门铃声响起,五条悟愣了一下,夏油杰应该是有钥匙的,接着门口外传来陌生人的声音:“您好,我是预约今天来修理电路的维修组。”

五条悟有点急起来,玄关拐角处的电路是坏了,但自己并没有预约维修,只有可能是夏油杰预约的。门外铃声又连续响了几下,三位维修员还在询问是否有人在家,而五条悟之前因为想把情趣发挥到极致,将自己的双腿用皮制带子固定在椅子两旁。

现在要么就装作不在家……这时候另一个人声在门外响起,五条悟听出来是夏油杰在说话,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家里的大门打开了,五条悟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是这边的排线坏掉了。”夏油杰向维修员说明情况。

“好的,我检查下情况。”出于职业道德,维修员只会在客户的描述范围活动而不会涉足其他地方,不过只要他绕过玄关的木柜往客厅走去,就能看到五条悟不着寸缕双腿打开的样子。

夏油杰说着“辛苦了”就往里走打算先把行李放好,然而他走到客厅的时候就愣住了,接着他眯起眼睛打量五条悟的模样——彻底打开的身体,双手双脚被固定在椅子的两侧,脸上写着埋怨但却无法出声。

五条悟完全忘记是非要给男朋友惊喜的自己把自己搞成这副样子,现在只能用眼神将夏油杰骂了一遍,并准备好用瞬移溜到房间穿衣服。夏油杰和五条悟相爱相处多年,自然猜到他的计划,于是夏油杰转头看一眼还在尽职尽责的维修员,快速伸出手按住五条悟大腿,阻止了他的瞬移。

夏油杰绕到椅子后面,五条悟感到按住他大腿的手在乱摸,细细摸索着内侧的软肉,一路向上到性器上。如果六眼能放出火,此刻夏油杰已经被烧焦了,他想玩的情趣对象只有夏油杰,而不是有可能被另外三个陌生人围观他被肏。

这边夏油杰没有理会五条悟的眼神,而是用手活照顾起眼前的性器,并且比以往更卖力。他用手把敏感的龟头整个露出来,手指摩擦着上面的软肉,一边撸动柱身,时不时还抠挖顶头的尿孔。另一只手玩弄底下的囊袋和会阴,尤其是会阴处是五条悟特别敏感的地方,玩了几下前头就开始流水。

过了一会,夏油杰拉开放在后穴里的玩具,将修长的手指伸入被他玩弄过许多次的肉穴里,还从后面用牙齿和唇逗弄五条悟敏感的耳后。原本忍着不叫的五条悟在对方按上他穴内敏感点的时候漏了细微的呻吟,空虚了一周的肉穴接触到真实的人类皮肤触感,激得他差点高潮。

“嗯呃……”

“嘘,”夏油杰用气音在五条悟耳边说话,热气喷在泛红的耳朵上,“悟小声点哦,他们转头就能看到。”

五条悟又拼命地咬上嘴唇忍住了,并在内心骂了夏油杰一顿。

“夏油先生,我们大致上检查好了,电路线有短路情况,需要重新接线,很快就好。”维修人员站在玄关处朝客厅内的夏油杰说道。

“那就麻烦了。”和手上在做的事情不同,夏油杰平静地回答。

这边夏油杰继续玩弄着把自己捆在椅子上的男朋友,从后面回到五条悟前面蹲下,用力掰开臀瓣伸出舌头舔上红肿的肉穴。

“啊……”五条悟又忍不住轻喘一声,好在维修人员没有在意。夏油杰的舌头微凉又湿润,撑开他的肉穴就破了进去,在里面上下舔一圈,开始用舌头肏那个淫乱的小穴。

用舌头肏五条悟的行为夏油杰没少做,五条悟对此非常敏感,心理上诡异的感觉带来更多快感。肉穴被手指拉开,灵活的舌头快速进出,五条悟被捆着的四肢快要冲破束缚。夏油杰将舌头更深入,尽力去靠近穴内的那个敏感点,五条悟再也顾不得门口还有三个人在忙活,压着嗓子发出细微呻吟。

感觉五条悟快要被舌头玩到高潮,夏油杰加快舔弄的动作,手也摸上对方硬到贴着腹部的性器快速撸动。

“夏油先生。”一声呼唤从近处传来,五条悟听到“夏油”二字就被刺激到了高潮,一股股精液射在自己腹部上,后穴也涌出大量透明液体。

“啊…啊…嗯……”呻吟克制不住地响起,以至于门口处的其他人也听见了声音。

“线路修好了。”维修员对着屋内说道,过了一会无人回应。

“夏油先生?”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三位维修员没有踏足室内,仍是站在门口询问。

五条悟高潮完还在喘息,眼睛又红又湿漉漉地瞪着夏油杰。对方完全没有欺负人的自觉,夏油杰只是舔了舔五条悟喷在下巴上的淫水,用深邃的眼神看着椅子上的人,他下身因为没能发泄还硬着,五条悟这个委屈巴巴的表情难得一见,硬得他的性器都要爆炸。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确实是一次成功的色诱。

“夏油先生?”得不到回应的维修员不禁疑惑起来,加上刚刚还听到奇怪的声音,怕是出什么问题,正打算朝客厅走来。

听到脚步声的五条悟着急起来,眼神示意夏油杰快点想办法,然而对方好像并不在意。就在五条悟准备再次使用瞬移的时候,夏油杰捏住他戴乳钉的乳头回答:“辛苦了,我有点事需要处理,抱歉。”

乳孔被肆意玩弄,乳钉被拉扯到极限承受距离再放开弹回,整个胸部红肿又痒,门口的维修员在收拾东西,所以还不能放声呻吟。五条悟忍得辛苦,刚刚高潮完身体敏感,生理眼泪顺着脸颊流下。

终于听到脚步声彻底离去,五条悟用暴力撑开皮带,一把将夏油杰推到旁边的沙发上。

“夏油杰,你!”五条悟气得用脚踩上夏油杰胸膛,不知说什么好。

“明明是悟要勾引我的。”夏油杰抓住那只脚放到嘴里舔弄。

五条悟说不出话,只好抽出自己的脚又踩上夏油杰硬挺的下身,惩罚性地翻来覆去揉那根既爱又恨的鸡巴。

夏油杰从沙发上坐直身子,手伸进那个又开始漏水的肉穴里:“悟就打算让这里空着?”

五条悟“哼”了一声,扯开夏油杰的裤子掏出凶器,叉开腿就往肉棒上坐下去。高潮过一次的后穴柔软湿润,粗大的鸡巴一顶到底,五条悟爽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夏油杰抱着五条悟的腰用力朝上顶,五条悟也跟着夏油杰的节奏往下坐,两人都被激烈的性爱弄得发出呻吟。

“杰…哈嗯……你今晚必须受到惩罚……”五条悟抱着夏油杰的脖子,一边将对方的脖子咬得到处是红痕,衣服都遮不住那种。

“罚我的鸡巴把悟的小穴喂撑。”说完夏油杰腰部用力一顶,把浓浓的精液射进了五条悟体内。

Fin

62 Likes

這篇真的好辣:hot_face: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