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很热(R) 系列文 by miluosizhifeng

恋人未满搞笑DK的涩涩日常,大夏天对“性”的启蒙&尝试

 

 

《夏天真的很热》

今天温度异常炎热,高专又没有夏季校服,夏油杰从单人任务回来后就热得不行,男子高中生正是新陈代谢最旺盛的时候,各方面都朝气蓬勃。

刚进宿舍门就把空调开到最大,身上的外衣边进门边脱,走到床边只剩下内裤。想着全裸还是不大好,于是把内裤往下拉拉,让鸡把也透透气。

于是从不知道先敲门为何物的五条悟大少爷就这么直接闯进夏油杰的宿舍,只见他成大字型仰躺在床上只穿了一条内裤,而内裤被往下拉露出浓密的阴毛,以及若隐若现的龟头。

大概是做完任务荷尔蒙爆表,夏油杰超规格的肉棒有些半勃起,但是被勒在内裤里面,几把下面饱满的阴囊也圆鼓鼓的。

五条悟拉着门把手看到那画面愣住,并悄悄咽了下口水。

“嗯……?悟……?”被空调风吹得十分舒服的夏油杰迷迷糊糊看向门口。

“杰!”五条悟突然把宿舍门用力关上就朝床上的夏油杰扑去。

十分钟后,高专优等生、夜蛾老师得意门生夏油杰同学,脸红心跳气息不稳地看着在自己胯下吞吐的男同学——悟也太超过了。

只见五条悟把嘴巴张到最大把夏油杰的鸡把含住,扯下对方内裤露出的阴囊也被他用手把玩,彷佛是根美味的冰棍一样,鸡把被舔得啧啧作响,然而明明硬得滚烫。

龟头顶到了男同学柔软的喉咙深处,夏油杰脸又多红一分,可实在忍不住,内心深处的快感不禁没让他把肉棒抽出来,反而挺动腰部在五条悟嘴里轻轻抽插。

五条悟吞得很深,脸都埋进对方胯下浓密的阴毛里,闭着眼睛用舌头快速舔弄龟头,每当有液体从马眼处出来就被他吸走。他把身上衣服脱了,甚至内裤都不穿,在帮夏油杰口交的自己也非常想要,于是坐在地上吸着夏油杰美味肉棒的同时大张双腿,让对方看清楚自己也硬得生疼的阴茎和底下那个粉嫩还会自动流水的后穴。

五条悟一边舔一边抬眼看夏油杰,只见对方又是脸红到滴血又是爽到喘气又是忍不住偷偷动腰,重点是眼神还在闪躲不敢正视自己,绝了。

于是五条悟学着小黄片里面到那样,把鸡把吞到喉咙更深的地方在用两颊夹住用力吸,手也捏了捏那对阴囊,只感到嘴里的大鸡把跳了一下。

他疑惑地从嘴里抽出来想看下怎么回事,就在此时终于忍不住的夏油杰从马眼里喷射出浓稠乳白的精液,一半招呼在五条悟嘴里一半在他那漂亮的脸蛋上。

五条悟被射懵了,精液顺着头发脸颊往下滴,还落在他的胸膛上、粉色乳尖上。新鲜又热乎的男同学精液似乎引起他的好奇,伸出红色舌头把嘴边的舔掉。

看到这里的夏油杰终于忍不住,手粗暴摸上双腿大开而暴露彻底的湿润小穴,那里或许因为被颜射正激动着流水等人操干。

夏天,真的很热——来自咒术高专的夏油杰同学。

 

 

《美味的苦夏》

炎热的夏天不知何时才会过去,这几天不管是单人还是双人任务,夏油杰都没办法专心完成了,好几次甚至险些被低级咒灵伤到。一同出任务的男同学在他旁边大声嚷嚷:“杰!!发什么呆!”回过神来看五条悟帮他解决掉了咒灵,只能抱歉地朝对方笑笑,然后再突然莫名其妙脸红……

悟,还真是好看啊。夏油杰内心感叹,不管去哪里都是聚光点,尤其是悟的眼睛,好想只被他注视着……想把悟的衣服扒光,把他按在地上抬起屁股,用鸡巴插进他的穴里,听他从一开始喊“不要”到用屁股迎合自己的动作,还用小穴吸吮自己的鸡巴……

大腿上忽然被人捏了一下,夏油杰从桃色幻想中回过神,然后满脸通红恼羞不已,怎么可以光天化日想这种东西!

低头看向自己胯下,阔腿校裤被扒拉到脚踝,内裤拉下露出勃起超硬的鸡巴,自己的男同学、搭档、大名鼎鼎的五条家未来家主——五条悟,嘴里含着自己的肉棒,眼神不满地看过来。

“杰最近都在走神。”五条悟把夏油杰的大肉棒从嘴里拿出来,用手揉着下面的囊袋不满地抱怨。

看着刚刚吃了自己一发精液还沾了些到嘴边的五条悟,夏油杰手足无措地说:“抱、抱歉,悟……”那张在他人面前高高在上的脸给自己口交,实在是太过了。

“有什么心事吗?”五条悟担心夏油杰有什么烦恼。

“没、没什么事,苦夏罢了……”硬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和自己一直暗恋的男同学发展成这种关系令他很苦恼。

自从那天和五条悟有了触摸对方私密部位的行为后,发展便不受夏油杰控制了——五条悟一脸津津有味地吃着鸡巴,夏油杰忍不住用手指摸对方臀间流水的小穴,那穴口小得连手指都难以纳入。

五条悟觉得不舒服,夏油杰就停下手,“悟……我也想吃悟,可以吗?”

于是两人呈69的姿势,夏油杰躺在床上掰开眼前的臀露出那个从未吃过任何鸡巴的小穴,但是却淫荡地自动流出骚水。

夏油杰伸出舌头朝隐秘的入口舔了一下,五条悟第一次被人舔穴忍不住“啊”了一声,“杰、哼……好奇怪……”说不上什么感觉,但绝对不难受,自己的屁股被杰火热的舌头舔了,身前的阴茎忍不住又硬几分。

“很难受吗?”夏油杰有点担心,自己也是花了很大力气克制没有插进去,好想插……忍不住用鸡巴在五条悟的嘴里磨了磨。

“没有,就是很奇怪,杰你再试试。”

得到鼓励的夏油杰回忆看过的小黄片,先用手把小穴拉开,然后对着轻轻吹了口气,接着用舌头把周围的褶皱舔一圈,最后舌头伸进穴里,嘴唇在外面用力吮着,发出“啧啧”的声音。

五条悟被夏油杰这一套动作搞懵了,连对方的鸡巴都忘了继续舔,沉浸在被服侍后穴的快感中。

“啊、啊……舌头进来了……小穴被杰的舌头进来了……”不自觉发出浪荡的声音,肉棒在夏油杰的胸肌上磨蹭,“再深一点……”

看着五条悟十分享受的样子,夏油杰舌头开始在变得柔软湿润的蜜洞中进出,偶尔退出舌头换手指进去探路,所到之处皆是柔软的……如果是自己的大肉棒插进去,肯定会更舒服吧,夏油杰已经开始幻想,对方会扭着屁股自动吞吃自己的鸡巴吗,就和上面那张嘴一样。

突然手指摸到了一个凸点,在脑子反应过来之前就用力按了下去,接着就听到五条悟高声尖叫:“啊——!!”

夏油杰感到自己胸前一片湿润,原来五条悟射了,刚刚那个就是他的敏感点。

喘着气趴在夏油杰身上,经历过高潮的五条悟没缓过神,夏油杰下床给他倒了杯水。

“悟,还好吗?”

“杰!”五条悟眼睛亮了起来,“刚刚好爽,以后也要这么玩!”说着便又把夏油杰还未射精的大鸡巴放进嘴里帮他口交。

而夏油杰立马沉浸在快感里,一时没反应过来的“以后”是怎么回事。

思绪回到现实,夏油杰看五条悟一脸担心地看着自己,虽然对方手上还拿着自己的命根子并且衣冠不整地跪在他胯下,从大开的衣领可以清晰看见两颗粉色未经触碰的奶头硬了起来。

夏油杰咽了一口口水说:“悟,我、我想吸一下你的奶头,可以吗?”

听完之后五条悟竟也开始害羞:“哦……好……”一边说着一边自己解开衬衫扣子,挺起胸膛把奶头送到夏油杰嘴边。

当夏油杰张嘴含住五条悟的奶头时,不禁想——虽然是苦夏,但真的好美味。

 

 

《真喜欢夏天啊》

“特殊”相处一段时间后,五条悟和夏油杰才反应过来,他们之间应该算是什么关系?或许是天气太热让头脑不清晰,五条悟不靠谱就罢了,自己怎么也跟着糊涂,夏油杰某天独自在宿舍吃着西瓜边吹空调思考。

悟是喜欢我吗?还是喜欢吃我的鸡鸡?

好像每次他们独处的时候,五条悟总是喜欢并且也不拒绝和夏油杰做那种事,多数是五条悟大大咧咧地发出邀请,偶尔夏油杰也会羞涩地暗示。

看来悟……更喜欢我的鸡鸡。

夏油杰沮丧地意识到,在五条悟心里可能对他们之间对关系依然定义为“挚友”。此时他意识到自己对悟有非一般的心意,向来情感敏锐的知道那就是喜欢。

可是……悟更喜欢我的鸡鸡……

作为主动和夏油杰“增进”感情的一方,其实五条悟在每次事后也是羞涩的状态。那天冲进夏油杰宿舍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冲动地A上去了,即使每每表现得镇定自若可自己对于这事、这感情还是一片空白的状态。

自己偷偷翻阅书籍和资料,认定是喜欢上了夏油杰,“原来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啊……”看完一些爱情电影后五条悟发出感叹。可是从大量常识来看,似乎他们漏掉一些步骤直接到了更深入的地步,于是他决定去问问家入硝子。

“哈?你再说一遍?”家入硝子和五条悟在高专的小树林里谈心,天气依然热得不像话,两人周围摆满冰冻汽水和冰棍残骸。

“我说,如果觉得对方裸体很性感、并且觉得对方的鸡鸡味道不错,是不是就代表喜欢他?”五条悟看起来是认真在发问。

“……………………”硝子脑子当机了一会会,立刻就以非常人的速度恢复运转,“哦,夏油的吧。”

“等、等等,硝子怎么知道???!”五条悟强装镇定地反问,实际上耳朵已经通红。

家入硝子给了他一个白眼没有理会,实际上除了刚入学那会这两人打得死去活来,其他时间早就浑身上下充满男同的气息了,属于旁人看到都被熏走三米远那种。不过没想到夏油杰和五条悟的关系到现在才进展到下一步,看起来似乎怪怪的但又合情合理……

“所以,夏油的鸡鸡好吃吗?”家入硝子问五条悟,远在任务的夏油杰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好……不对!硝子,我不是来问这个的!”五条悟这回面红耳赤地大吼。

“啊啊,好了好了,”家入硝子装作捂耳,实际上很嫌弃这两人对这件事如此愚钝,连一向精明的夏油也变本了,“你们不是早就步入老夫老妻阶段了吗。”

“唔……”

夏油杰再次单人任务回到宿舍,这回再热他也不敢脱衣服了,倒不是不想,而是……

打开宿舍大门,之间五条悟全身赤裸地坐在自己床上,双腿打开着还低头在摆弄着什么,夏油杰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震惊归震惊,但优等生的反应还是极其迅速,他把宿舍门关紧怕路过的人把五条悟裸体看去。

“悟!!!”

看到夏油杰回来,五条悟开心地对他说:“杰,我们来做吧。”

夏油杰僵硬地站在门口,五条悟看他半天没反应就过去拉他——全程赤裸着身体,色素浅淡的肉体大方呈现,奶头是粉红色的小凸起,乳晕也是粉色并且范围很小,仿佛在等着谁把这诱人的奶头吸肿并流出奶水。性器微微勃起,颜色也是非常可爱,而双腿间似乎有什么湿漉漉地液体流下来……

此情此景,夏油杰的鸡巴瞬间就硬了,完了真的好喜欢五条悟,比之前自己看小电影见效还快。

“杰,怎么不说话。”五条悟赤裸地贴上夏油杰的身体,扭腰蹭他,而这只是下意识地想和杰贴贴,并不知道是如何勾引人。

“做……做什么……”夏油杰被吓到,他不敢猜五条悟的意思,即使两人已经做过不少口活。

“做爱!硝子说,互相吃过鸡鸡就是好 基 友了!我喜欢杰!”五条悟一鸣惊人,夏油杰真想彻底晕过去。

夏油杰沾着润滑剂用三根手指在五条悟的后穴中进出,给他扩张。虽然从互表心意到告白再到上床经历了一系列兵荒马乱,但终于升级成恋人。

看着五条悟自己掰开大腿使那个粉红色窄小的穴口尽量暴露在自己面前,夏油杰赤裸着的鸡巴更硬了。手指模仿性交在肉洞里进出,五条悟紧皱眉头有些爽又有些痛,不过小穴倒是很会流水。

“悟,不舒服吗?要不要……”

“没事!杰,我想要你的鸡鸡插进来。”五条悟担心夏油杰今天放弃,他可是非常想和对方亲热的,况且经过一段时间的扩张,他觉得舒服大于难受。

听到新晋男朋友这样说,夏油杰自己也忍不住了,本来在用手指抽插男友的穴的时候就很像换上自己的肉棒,得到允许后他二话不说就抽出手指把圆润的龟头抵住那个肉洞。

“我进去了……”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扶着自己的鸡巴缓慢插入——夏油杰没有戴套,他不知道五条悟有没有这个常识,他的私心是第一次必须用鸡巴狠狠操自己的男朋友并且在他里面射满精液。

“唔、杰……有点涨……”夏油杰的肉棒和手指规格差太多,没想到进来后还是有点痛,然而想到自己用下面的小嘴吞夏油杰的鸡巴,心中爽感又增加不少。

“我慢点。”夏油杰撒谎了,他其实并不想慢,于是在龟头彻底操进五条悟的肉洞后,他双手扶上对方的臀部用力拉开,让那张小嘴张得更大,接着便一口气将鸡巴插进去。

“痛!杰!”五条悟痛叫一声,双手受不住地抓上夏油杰肩膀并留下不浅的抓痕,“慢、慢点……”全部进来的鸡鸡比五条悟想象的更加难以承受。

强忍着欲望等五条悟适应,期间他一边帮五条悟撸动疲软的性器,用手指玩弄敏感的龟头,一边手摸上粉红色的奶头,用指甲盖用力掐到红肿。

被心爱的人上下玩弄,五条悟很快便适应了,开始让夏油杰动一动。夏油杰一开始动就再也慢不下来,用力挺动胯部让粗大的肉棒在小穴里进出。

误打误撞地顶到五条悟的敏感点,只见五条悟双腿绷紧用力抓着夏油杰肩膀,不一会直接被操到射出,双手从未自己抚慰过。

夏油杰抱着高潮中的五条悟,对他落下第一个吻,虽然还在迷糊中,五条悟也努力回应了这个珍惜的初吻。

第二天家入硝子看向两人——一个红着脸看天,一个捂着屁股瘸腿,内心翻了个大白眼。

Fin

37 Likes

又纯又色的DK们:sob::pray: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