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朋友关系》

“悟的腿,看起来很好草的样子。”

彼时他们正在打游戏。夏天炎炎的空气像是匍匐的巨龙,缠绕在房梁上,往下喷吐着灼热的鼻息。五条悟穿着短裤短袖,盘腿坐在床上。作为男子高中生和最好的朋友,五条悟自然不跟夏油杰见外,白皙的腿自然大大咧咧地暴露在外面,腻着一层薄汗。

“你说什么?”五条悟听清楚了,只是没明白。

“刚才才发现,悟的大腿很色情,很软很白,草起来一定很舒服吧。”

配合着话语,夏油杰伸手捏了一下五条悟的腿根,放松状态下的肌肉软软的,像一块刚剥开滑滑弹弹的牛奶布丁。

五条悟反射性地绷紧肌肉,夏油杰捏的他有些疼了。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刚刚得到“赞赏”的大腿,那里轻而易举留下两个泛红的指印。思考片刻,五条悟抬眼问:“那我是不是要喊‘雅蠛蝶’?”

“不需要吧。”夏油杰对这里的软肉爱不释手,不断揉捏着,像是玩一块太空泥,搞得五条悟,“被侵犯的时候才会喊,其实我一直觉着有些煞风景。”

“我愿意吗?”五条悟问。

“悟不愿意吗?”夏油杰看着他,手下动作没停。

于是五条悟躺在了床上了。在脱裤子之前,他抓着自己的裤边认真请教:“我该用什么姿势?”

“按理说背后位比较方便。”五条悟想转过去,被夏油杰按住,“但我想看悟的脸,所以请悟正面躺下吧。”

听到这里五条悟有些感动。尽管没有人不喜欢他的脸,但是从其他人嘴里说出来和从夏油杰嘴里听到是不一样的。虽然分不清楚哪里不太一样,五条悟还是乐得为之,欣然躺下了。

五条悟正面躺倒,枕着枕头看夏油杰脱衣服。夏油杰身材十分有料,五条悟看得赏心悦目。在对方脱掉同样的拳击短裤的时候,挺立的性器弹出来。

已经硬了啊。五条悟默默地想。

“悟把腿抬起来自己抱住吧。”五条悟的注意力回到自己身上,他听着指挥把腿抬起来。

“太高了。”夏油杰帮他调整姿势,两个人挨得太近了,五条悟能感受到夏油杰的鸡巴蹭在他的大腿上。

五条悟摆好一个幼兔一般乖顺的姿势,歪着头等待着夏油杰的造访。取而代之的是手。手心的温度比龟头低一点,是温热的。夏油杰插进他的腿根按压了几下,像是检查产品的质地。结果大概是满意的,从他的爱抚中能察觉出这一点。

五条悟被按摩得很受用,但还是尽职尽责地并拢着腿。夏油杰摸完了腿根,又向下摸去,掰开。

夏油杰的手指在外面按压着。五条悟发出一些鼻音,但没有出声,于是夏油杰又插了一根手指进去。五条悟感觉难受,也不算难受,说不上来的感觉。他扭着腰想躲开,却被抱住腿扛在肩上,五条悟只能用脚跟去敲夏油杰的背。

夏油杰侧过头在他小腿肚上咬了一下,留下一个浅浅的牙印。这不知道算不算安抚,但五条悟不闹了,下半身悬空着放任夏油杰摸他的身体里面。

“悟有自己弄过吗?”

“没啊。”五条悟的声音里掺了点鼻音。他还是第一次被摸身体内部,即使对象是夏油杰,他还是有些难免紧张,肠壁不自觉地收缩着,绞得手指寸步难行。又过了一会,五条悟出了汗,忍不住问夏油杰,“到底什么时候做?”

“马上。”

手指离开的时候五条悟竟然觉着有那么一丝不满,但他很快抛之脑后了,夏油杰重新贴了上来。这次不是手指而是阴茎,前液蹭在大腿上的感觉有些黏腻,又痒又烫,五条悟抬起身子来想看,六眼看到一团咒力蹭着他的身体上。

原来唧唧里也有咒术回路,五条悟惊讶发现。

夏油杰往他腿缝里蹭,蹭了几次也没进去,五条悟要把腿分开,好心却换烙在屁股上一巴掌,“夹紧。”

“你找事?”五条悟不满意,以为夏油杰要打架。

“这是情趣。”夏油杰语气颇有点嫌弃,真把五条悟摸出一点缱绻的感觉来。

“你这插得进来吗?”五条悟抱着自己的腿,感受到夏油杰在他的两股之间磨蹭。他的腿只有一点自然形成的缝隙,而据他刚才所见,夏油杰的龟头少说得有一个鸡蛋那么大。他要怎么塞进来,用咒力?五条悟心里默默做好世界上最锋利的矛和世界上最坚固的盾碰一碰的准备。

还真的是挤了进来。夏油杰的性器很长,完全插进来之后还露出一点,龟头枕在自己的囊袋上。五条悟好奇,去摸了摸他的龟头,扣着马眼玩,又被夏油杰拍了一下,“老实点。”

“这么小气。”这么说着,五条悟去摸自己的手机,对着腿间的东西拍了一张。

“这叫什么?”五条悟晃了晃手机,朝夏油杰展示自己的成果,“你要吗?”

“素股吧。”夏油杰点了点头,“别发给别人。”

“就说你小气嘛。”五条悟用邮件给夏油杰发过去,标题名和小气鬼杰和五条大人的第一次素股。

夏油杰等自己的手机发出叮的一声,便把五条悟压住动作起来。五条悟的大腿不负众望,又软又弹,肌肉在出入的时候会不自觉地收缩挤压肉棒。夏油杰喘着气,动作越来越快。

跟之前的不同,五条悟本以为腿的话不会有什么感觉。但是夏油杰在他腿间进出的时候不可避免地蹭过他的囊袋,擦过柔软的会阴。五条悟想分开腿缓解这种难耐的感受,但是大腿被掴在怀里。

“杰,等一下,难受……”

他本意是想夏油杰往下一点,但呼救被错误理解。夏油杰抓住他被磨蹭地挺立起来的性器,随着自己抽查的频率一起撸动。五条悟仅有的几次性经验都与夏油杰有关,而这每一次中夏油杰都有好好照顾他未经人事的性器,这还是第一次他被如此粗暴地对待。

声音里粘上泣腔。五条悟看到自己阴茎像是被挤牛奶一样喷出白色的精液,大部分落到自己胸膛上小部分溅到夏油杰脸上。他在高潮的眩晕中朦胧地看到夏油杰惯性地把嘴边的精液卷入口中,平生第一次感受到了“好色”的切实含义。

而回报是事后腿根被摩挲得红肿破皮了,汗水一浸就嘶嘶发疼。

五条悟感觉身上黏腻腻的,夏油杰的精液也溅到了他的脸上。他学着样子抹了一点舔到,味道又腥又重,一点也不好吃。

他转过身想告诉夏油杰这个发现,顺便责备自己的腿好麻。夏油杰也在看他,五条悟刚发出一个沙哑的音节,一个吻突然而至,印到嘴巴上,有些偏了,但足以把五条悟的意识拨乱。

五条悟睁着眼睛满脸不可思议,原来,朋友之间是可以亲亲的啊。

夏油杰见他奇怪,问他怎么了。

“没什么。”五条悟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刚才那个,再来一次吧。”

 

—E.逃.N.跑.D—

40 Likes

喂杰,你這是拐了天真不諳世事的悟吧,還只是朋友就 :joy:

7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