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长开会到一半消失(性转R)by miluosizhifeng

五单性转逃判if

前篇《老情人见面当然是要》

 

伊地知看着偌大的会议室内挤满焦急等待的人,其中几位在集团中资历较老的股东们已经表现出不耐烦情绪。身为五条社长大人唯一指定贴身秘书,伊地知自己也欲哭无泪,社长在开会途中看了眼手机就说要出去一会,现在都快一小时了还没有回来的迹象。要打电话催社长伊地知也是万万不敢的,于是只能可怜地帮社长挡住参会人员的怒意,要说身处地狱也不过如此。

 

以为社长是有紧急的咒灵事件要出动,身为五条家的继承人和当今咒术界的天才,虽然背叛了咒术界成为诅咒师,但涉及咒灵相关事情的时候还是需要亲自出去处理。于是只好不管现下情况如何紧急,一切还是以社长为主,然而……

 

 

“啊、啊…………还要、快点…………”原本应该在一月一次股东大会上的五条集团社长五条悟,此刻正在公司对面的自家酒店套房床上扭得正欢。身上穿的职业套装并没有全脱,白色的衬衫从裙子的束缚中拉出,衬衫扣子解开到了第四颗,昂贵的蕾丝文胸扯开露出发育姣好的奶子,两颗红彤彤变硬的奶头还随着身后操动的频率一甩一甩。

 

原本撑在床上的双手无力地变成趴着,然而并不影响纤细又强劲有力的腰肢扭着屁股迎合身后男人大鸡巴的撞击。一双大手“啪”地拍上白嫩的屁股,惹得身下人颤抖不已,双腿间被操红的小穴又流出更多淫水。

 

“怎么这么淫荡,”夏油杰发问的同时没有停止身下的动作,“悟明明还在开会吧,丢下其他人出来这样可不好哦。”温柔的说教语气和动作丝毫不相干,只要想到五条悟从会议室里面被他一条消息就叫出来张开双腿露出淫荡的模样,身下的鸡巴变得更硬。他挺着腰恨不得把底下两个卵蛋都塞进五条悟的骚穴里,九深一浅地用力动,试图先用硕大的龟头把五条悟里面操开,顶到深处那个令人觉得异常舒服的子宫里。最好是趁着五条悟潮吹的时候把射进去,让她里面满满含着精液。

 

“哼……呜,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说、有……”已经沉浸在快感中,平日里怼人利索的嘴巴现在只剩下喘息和让人血脉偾张的呻吟,“……轻一点……

“明明是自己想要才会赴约吧,有多久没有自慰了,嗯?”夏油杰伸出手捏对方身下已经变得红肿又色情的阴蒂,不知羞地从花瓣中凸出,仿佛就等着被人把玩。

“我、随手叫都能有很多人要爬上我的床……杰、杰,轻一点……”五条悟哭喊着让对方轻一点操她,小腿内弯钩上夏油杰跪在床上的大腿,试图把两人拉得更近。

 

明知道悟是随口的赌气话,夏油杰也不拆穿她,他弯下腰贴着五条悟的背部,下身和疯狗一样动着腰。凶器狠狠地插入花穴中,里面紧紧地咬着自己,龟头被淫液浇灌。手摸上白皙的乳房用力抓出指痕,另一边也无视五条悟的哭喊将阴蒂拧得更用力,五条悟在夏油杰欺负自己敏感脆弱的阴蒂同时将自己的腿张得更开,把自己的蒂尖尖往夏油杰手指上又撞又磨。

 

 

 

为了今天的例会五条悟少见地穿上正装,一身裁剪得体的西装还配上包臀裙以及傲气逼人的高跟鞋,平时的五条悟通常会穿着各式各样的定制和服,因此穿正装的五条悟反而比较罕见。夏油杰知道她每个月都会有例会,所以特意在出任务期间路过五条集团,然后发消息让悟自己出来。对于悟在一群老头子面前穿得这么禁欲他莫名的有些不爽,越是表现得禁欲越是能勾起男人的性致,夏油杰深知这个道理并且自己也掉入了这个陷阱。

 

五条悟看到夏油杰的消息后,没想太多直接走出会议室往预定好的房间走去,留下一堆人满脸疑惑地干瞪眼。房门打开的瞬间就被男人一把拉进去抵在酒店墙上,包臀裙被大手用力地撩开露出黑色蕾丝内裤,对方毫不客气地用大腿顶进禁忌的双腿间,隔着内裤磨。刚想要说些什么的五条悟唇也被吻住,充满侵略的舌头在口腔内四处舔,像是要留下自己的气味。

 

“杰……呜嗯……”上头被吻得舒服和下面被磨得爽的五条悟像只大白猫,不自觉发出舒服的呼噜声,双手也攀上夏油杰健硕的肩膀。

“来得好快……”夏油杰的声音在她耳边近距离放送,五条悟感觉自己的花穴立刻就湿了,恨不得对方快点把大肉棒塞进来。

 

刚见面时的激动逐渐散去,夏油杰把五条悟打横抱起放在床上,拉下自己的高专教师制服释放那根深色粗大的性器,扶着它往五条悟的嘴边轻轻顶,意思不言而喻。

经过刚刚进门一番亲热,五条悟原本整齐的装束已经乱了,白皙的脸蛋也出现动情的粉色,凌乱的头发带着色情。嘶——夏油杰内心再次被暴击,鸡巴变得更硬,扶着鸡巴沿五条悟嘴唇慢慢地画圈。

 

白了一眼对方,这时候再装就没意思了,五条悟抓着那根粗大的肉棒张嘴含了进去。舌头沿着对方舒服的敏感带舔了一圈,双手扶着根部慢慢地揉捏,夏油杰对这段服务舒服得头皮发麻——高高在上的五条社长,在给他含。

 

过了一会他觉得差不多,把五条悟翻转让她跪在床上,把包臀裙再往上翻到细腰处,没有打算脱下来,接着把那条已经湿透的蕾丝内裤扯烂露出发情到湿得一塌糊涂的小穴。

 

“喂,干嘛扯烂,我一会还要回去!”五条悟生气地转身要对着夏油杰发火,结果被带着薄茧的手指贴上阴唇后就闭了嘴,不仅如此腿还张得更大,让那个小穴彻底暴露在身后男人的面前。

 

“没关系,悟的衣服不是还好好的吗。”夏油杰决定奖励五条悟一些东西,让她带着回去开会,让她浑身上下都是自己的味道。

 

贴着阴唇的手指前后动了动,五条悟塌下腰让他动作别那么磨蹭。

 

 

激烈的撞击中互相讥讽的对话没有停过,作为敌对立场的两人在做爱,要是被咒术界的其他人知道绝对会引起轰动。16岁的时候双方互为各种启蒙对象,第一次恋爱、第一次禁果,以及后来的分道扬镳。明知已经走上不同的道路,现在和未来无法并肩作战,即使是这样也没办法阻止一次次秘密会面,明显到连曾经的班主任夜蛾、老同学家入硝子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夏油杰用力抓着身下人两只手压在床上,想要永远禁锢这个自己曾经的挚友、恋人,现在这个最强只能露出痴态等着自己给她,给她想要的一切。

 

“快点、嗯嗯……杰,用力……”快感的阈值在过去无数次亲热中提高,身体已经熟悉并接受了一切,因此越激烈的性爱越可以带来刺激,五条悟要求在她身后操干的人再用力一些。

“那悟应该说什么?”夏油杰身体也压着五条悟,跪在床上的膝盖将五条悟大腿分开不让她合拢,手和下半身都被牢牢地压制,五条悟有一种要被对方拆吃下肚的错觉。

 

“杰、求你了……呃嗯、骚穴想要……”屁股贴着夏油杰胯下,还主动用小穴套弄鸡巴,五条悟这段时间被憋坏了,事务的处理让她心烦意乱,只有在夏油杰这里才能释放自己的一部分不为人知的天性。

但夏油杰反而把动作慢下来,只隔一段时间用凶器撞一下五条悟的骚穴,“叫得不对。”

 

“唔、只要杰的肉棒、只有杰才能操我……”尽量顺着夏油杰的心思去说尽好话,希望对方给自己一个痛快的高潮,穴里面已经难耐到极限。

 

“还不够。”恶劣的男人故意用龟头磨着宫口,感觉里面都饥渴到紧紧缴着自己的大鸡巴,但是他还想要听五条悟更加失态的求饶。

该死……已经饥渴到极限了却被人轻易拿捏着关键开关,五条悟气得快要爆炸,不得不张口大力喘气,就差一点可以高潮的她被欲望支配着。

 

“老公、老公快给我……我想被大肉棒插穴……”五条悟哭得眼睛红红的,转头看向夏油杰的同时还用力收紧花穴夹了夹他,一副天见犹怜的模样。

如果是别人或许早被五条悟现下的模样所蛊惑,而他是对五条悟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悟身上敏感点他掌握得清清楚楚,包括怎么玩弄阴蒂会爽到喷水、用什么角度插她的小穴会容易高潮、奶头曾经被他打过乳环挂上suguru的银制吊坠……嗯,下次在悟的胸口上纹字好了。

 

夏油杰没有打算继续为难五条悟,他双手大力揉搓着对方白嫩的乳房,抽插一阵便射了。

 

五条悟仰躺在大床上,浑身上下一片狼藉,衣服和文胸被拉扯开,奶子上全是红色的指印,而下面的小穴虽然高潮了但并没有满足。她用长腿勾了勾夏油杰的腰,暗示他再做一次。

 

“不行哦,我要回去了,学生们还在等我。”

 

五条悟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快速变身三好教师的男人,明明刚刚还……

“夏油杰!”

无视欲求不满的某人,夏油杰心情极好地离开了酒店——他知道猫不能喂太饱,否则就体会不到乐趣。

 

重新回到会议室的五条悟让伊地知感觉怪异,护养得很好的长发虽然扎起来相比之前还是稍显凌乱,衣服也皱巴巴的,最重要的是眼睛和脸好红……他不敢多看,连忙低头把五条悟离开期间发生的事情向她汇报。

 

折磨人的会议终于结束,五条悟面对那群老橘子给足了耐心,接着她让伊地知把明天的行程安排了一下。

 

 

上午的体术课是夏油杰擅长的专项,之前在高专读书和五条悟搭档的时候,很多次任务是他使用体术配上五条悟的咒术,天衣无缝的配合让两人从学生时期就被咒术界所看好,未来可期。只是没想到后期发生意外的转折,让这对众人瞩目的搭档解散。

夏油杰抬起手看了下时间——表是五条悟硬塞给他的,还嘲讽他身为正经教师没有过得去的表实在是有辱特级咒术师。虽然不懂这个逻辑是怎么联系起来的,不过悟塞给他的东西他也照用就是了,对表上像个雪花有四个花瓣一样的标志毫无概念。

 

算着时间踏出高专的大门口,一辆豪车紧急停在夏油杰旁边,瞬间就被拉进车里。

 

夏油杰躺在宽敞的车后座上,身上坐着一脸怒气的五条悟,脖子被她掐得死死的。

“咳咳、悟,又见面了。”大猫猫炸毛了,手上用劲非常大,把夏油杰掐得喘不过气。然而男人在轻微窒息和身上坐着意义非一般的对象的时候,是非常有快感而且可以迅速勃起的。于是五条悟立刻感觉到自己屁股下面有根东西越来越硬,她隔着裤子抓了一下,嘲笑道:“这不是可以嘛。”边说还用手掌揉了揉肉棒。

 

“我可是非常正常的男人啊。”

“那你上次……”话还没说完,五条悟就被体术更胜一筹的夏油杰反击推倒在后座上,两人体位瞬间换了个方向,整个过程动静不小,不过在前座开车的五条家司机是经过专业训练的,面对任何事情都可以目不斜视。

“悟是欲求不满了吗?”还没有等五条悟回答,他就抓着五条悟的下巴将人固定住伸出舌头毫不客气入侵那张诱人的嘴。

 

养过猫的人都知道,如果让猫轻易吃饱了,就不会有求于主人。

 

两腿间的花穴已经被揉开了,滴落着淫水,两片艳红的阴唇亮晶晶的模样让让硬得受不了。车后座地方相比起床还是比较窄小,五条悟的大长腿无法彻底张开,只能把两只腿搭在车座靠背上。阴蒂还没有完全暴露出来羞涩地缩在花瓣里,夏油杰哄着对方自己掰开小穴,他想插进去。

 

在耳边声音的蛊惑下五条悟正在捏着自己奶头的手改向下方,轻轻向两边拉开了自己的花穴,让那个入口彻底暴露在身上男人的眼下,忍不住又涌出一小股淫液。

“唔、嗯……”夏油杰帮她轻轻揉着阴蒂,先让整个小穴放松,最好来次小高潮。他用指甲把阴蒂从花瓣中剥出来,一手捏着阴蒂根部一手快速地在阴蒂头上摩擦,五条悟受不了地大声呻吟。

 

“杰、要去了…………好舒服……”手还自己乖乖地掰开穴口给男人随意玩弄,一点也没有平时威严的样子,而且毫不在意前座的司机,五条悟现在满脑子只想夏油杰插进来狠狠地操自己。

“五条社长好激动啊,在外人面前也这么淫荡。”明明是自己把身下人变得如此淫荡,却还要倒打一把。夏油杰揉动敏感小阴蒂尖尖的动作越来越快,突然用力捏了下立刻引得五条悟高声尖叫。

“啊——!”高潮了,被夏油杰用手玩到高潮了。这次伴随着潮吹,骚穴里的淫水弄得车座上都是,整个空间都是五条悟骚甜的味道。夏油杰对于自己把五条悟在陌生人面前弄到高潮失态有非一般的快感,自己的鸡巴硬得要爆炸了,腺液顺着马眼流出打湿了五条悟的大腿,他急需操进那个熟悉的花穴里面,让紧致的小穴给自己带来绝顶快感。

 

还没等五条悟从高潮中恢复过来,夏油杰又抱着她转换了位置,他把人放在自己胯上,底下的大鸡巴硬到深红顶着那个刚刚高潮的小穴。夏油杰很快就扶着自己肉棒插了进去,五条悟还在高潮的快感中,瞬间的满足感让她又高潮了一次,她不得不双手抓紧夏油杰的肩膀才能维持自己坐着。

 

连续两次高潮也没能让夏油杰心软停下,鸡巴捅进去后立刻就挺腰动起来,五条悟被顶得快要哭出来。

“不要、好累……”此刻五条悟的角色是脆弱的大小姐,被男人掌控着高潮地狱。

眼看着夏油杰在她穴里抽插的同时手又伸向被玩到红肿的阴蒂,五条悟推着夏油杰的肩膀让他走开。

“不喜欢吗?上次不是还要,”夏油杰把缩不回花瓣的阴蒂揉捏拉扯,同时身下的耻毛伴随着撞击刮着那块娇嫩的地方,“这就给你。”

 

一股股尖锐的电流感从阴蒂处布满全身,五条悟留下眼泪仰头说不要了、不行了。最终五条悟在短期内迎来了第三次高潮,潮吹出来的淫水甚至可以清晰地听到打在车座上的声音,她满脸痴态地合不拢嘴,涎水顺着嘴角留下。

 

夏油杰爱死五条悟被自己操痴的模样,只要连续三次高潮悟就会露出要坏掉的神态,于是他加快动作在花穴里做最后的冲刺。

 

这时五条悟稍微清醒过来,她伸出一只手摸上夏油杰的阴囊,不轻不重地揉搓着那块敏感的地方,像是不服气地也要把对方搞得不受控制。

五条悟的手向来漂亮,从小就保养得当,加上女性体温偏低所以摸起来有种舒适的冰凉感。“哼……”夏油杰闷哼一声,接着喘息起来,没忍住精关将精液全部射了进去。

 

等把一股股浓白的精液全部射给自己后,五条悟抓起对方的头发强迫对方仰起头,对准嘴唇磕了上去。

感觉到一股铁锈味在嘴里弥漫,夏油杰头痛地想明天又要解释说被野猫挠了。

 

Fin

 

 

 

34 Likes

好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