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寡妇三部曲之一·警幻仙境 by Spenser

⚠️纯肉文🔞

⚠️含有:夏五,DK·略痴汉·上手很快·杰✖️28·童颜巨乳大屁股·久旱逢甘霖·又油又帅·五

⚠️OOC预警 穿越预警 五条悟非常非常淫荡预警 五条悟非常非常油腻预警 颠覆生理常识预警

⚠️内有人间油悟❗️人❗️间❗️油❗️悟❗️

⚠️雷文❗️雷文❗️雷文❗️天雷烤肉❗️天雷烤肉❗️天雷烤肉❗️

⚠️本文的灵感来自《红楼梦》中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的故事

⚠️本文纯粹是为了释放无处排遣的性癖,不要上升到任何层面,更没有抹黑任何角色❗️我不是角色黑❗️

Summary:为了阻止夏油杰日后叛逃,28五来到DK杰的梦中与他相会。

正文

夏油杰入学东京高专的前一天晚上,收拾了一整天行李的夏油杰疲倦地倒在了自己的小床上,没过几分钟就沉沉睡去了。

就在夜深露重、万籁俱寂之时,夏油杰的卧室里突然冒出来两位海外真仙。

“夜蛾道长,您漏夜前来,必有要事与老夫商量吧。”

“唉,乐岩寺禅师,你看此子骨骼轻奇,日后必定能成为天才咒术师。”

“这是好事啊,夜蛾道长何必闷闷不乐。”

“实不相瞒,我夜观天象,掐算出此子日后会因为走火入魔而大开杀戒,甚至会给整个咒术界带来灭顶之灾。”

“不妨不妨,老夫有一计,可以让他死心塌跟随东京高专,永不叛逃。”

“乐岩寺禅师,愿闻其详。”

“我们在梦里让夏油杰和日后因为他叛逃而寡居的爱人碰面,让他们两个极尽欢合之妙处,一旦夏油杰认识到自己不叛逃的话会有多么大的福气,他就会永远忠于东京高专了。”

“妙哉!妙哉!乐岩寺禅师真是仙品啊。”

…………………………

夏油杰正睡得迷迷糊糊,忽然看见自己从卧室里飘了出去,荡悠悠飞向了云端上的一座仙府,仙府门口站着一位女仙,看样子已经等候自己多时了。

“这是哪里?你是谁?”夏油杰颇为警惕地看着这位女仙。

“这里是同人仙境,我叫性癖仙姑,是掌管纸片人性生活的女神。我受夜蛾道长和乐岩寺禅师二位大仙的嘱托,要帮助你磨练心性。”

“蛤?”夏油杰一头雾水。

“一会儿我会带你进入一间卧室,你未来的爱人正在那里等你。在未来,因为你的叛逃,你的爱人被迫守寡十年,还要亲手了结你。今天请他过来,就是为了让你明白如果你放弃你的大义的话,你会享受多么大的福气。好了,废话不多说,大家都等着看你接下来的表现呢。”

话音刚落,夏油杰就被这位仙姑连拉带扯,拽进了一间卧室里。

“夏油杰,进去以后要听话哦,里面那位满意了以后,我才会把你放出来的。”这位性癖仙姑嘱咐了夏油杰一句,便“砰”地一声把卧室门关上了,“咔吧”几下反锁上门,又把钥匙折断后吞掉了。

这下,夏油杰被彻底锁在了卧室里,根本出不去了。

“嘿嘿,要是夏油杰你不在五条悟身上精尽人亡,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哈哈哈哈哈哈哈!”性癖仙姑狂笑着走远了。

…………………………

“神经病啊!”夏油杰一脸愠怒地看着被反锁住的卧室门,思考要不要暴力破门逃出去。

“杰,是你吗?”一个好听但是轻佻的声音忽然从夏油杰背后传了过来。

夏油杰一激灵,扭过头顺着声音向床上看去,只见被子倏然被掀开,一个陌生的男子正一丝不挂地躺在他面前,身上唯一的遮蔽物就是他脸上的眼罩。

“你是谁?”夏油杰看着眼前令人鼻血喷射的一幕,差点惊得跌坐在地。

“我是28岁的五条悟,是杰未来的爱人,在这里等候你多时了。”

“五条悟?什么怪人,我不认识!”

“别急,我让杰好好认识认识我。”

“你想干什么?!”

“呵呵,当然是‘说’服杰不要叛逃啦。”说着,五条悟挥了挥手,一股强大的咒力向夏油杰席卷而来,瞬间就把他身上的衣服全部撕碎了。

…………………………

夏油杰背靠着被反锁的房间门,双手捂住自己赤裸的下体,像一个被调戏的良家妇女一样又羞又愤:“五条悟,你到底想干什么?快放我出去!”

“杰,要叫我五条老师哦!”

五条悟淫笑着看向夏油杰,在床上摆了几个极其诱惑的姿势,向夏油杰展示着自己令人垂涎三尺的美好肉体。

这具肉体好像有某种魔力一样,让夏油杰移不开眼。

28岁的五条悟,就像一朵怒放的白牡丹似的,散发着成熟而性感的气质。他的身体已经完全褪去了DK时期的青涩,白皙光滑的皮肤下包裹着健壮发达的肌肉。五条悟的身体比例极佳,四肢修长、躯干匀称,体脂率并不算太低,为他结实的肌肉带来了一丝肉感。五条悟的胸肌丰硕饱满,在不发力的情况下看起来柔软又有弹性,配合上比常人要大一圈的乳晕和乳头,让五条悟的胸部看起来性感无比。夏油杰恍惚间觉得,与其管它们叫“胸肌”,不如叫“豪乳”更贴切一点。

这对令人浮想联翩的大奶子,居然能如此和谐地出现在这具身材高大、肌肉发达的男性身体上,真是人间奇迹啊!夏油杰痴痴地想着。

也许是为了和他的“豪乳”相配合,五条悟的屁股也格外浑圆挺翘。五条悟宽阔的肩膀和后背在腰部自然地收窄,形成了相当漂亮的倒三角身材,引导着夏油杰的目光顺着五条悟的脊缝一路向下滑去。在五条悟的腰窝之下,五条悟的屁股正在对着夏油杰不停散发魅力。五条悟的臀瓣和他的肤色一样白皙,健壮的臀大肌上覆盖着的脂肪略多于身体其他部位,为五条悟的屁股提供了极其舒服的手感。那对臀大肌随着五条悟搔首弄姿的动作不停收缩,屁股两侧的臀窝在夏油杰眼前时隐时现。夏油杰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手,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五条悟的大屁股在自己手里揉搓时的样子。

虽然五条悟的身体成熟而性感,但是他却长着一张童颜。他的下巴线条分明而不失可爱,豆沙色的嘴唇润润的,像是涂着一层唇膏一样,鼻梁高挺,奇怪的眼罩反倒让他看起来更帅气了,一头雪白的头发衬托得他的肤色更加白皙,而脸颊上的红晕和微翘的嘴角则为这张童颜增添了一点淫靡的气质,让五条悟漂亮的脸完美地融合进了他周身散发的色情气息中。

夏油杰被双手捂住的下体迅速昂起了头。

“杰,你硬了。”五条悟心满意足地看着夏油杰。

…………………………

五条悟从床上慢悠悠地走下来,踱到了夏油杰面前,缓缓地跪了下去,强行掰开夏油杰的两只手,不容分说便叼住了夏油杰的肉棒。

“我操!你要……唔,我操~”夏油杰下意识地像躲一下,但是肉棒上传来的爽利触感让他瞬间打消了反抗的念头。

“唔,杰的处男鸡巴,好怀念啊!”五条悟脸上的表情比夏油杰还要舒爽。

五条悟的嘴巴熟练地把夏油杰的肉棒完全含了进去,舌头缠上夏油杰的柱身,挺动脑袋快速吞吐着这根久违的肉棒。夏油杰虽然刚刚上高中,但是他的肉棒已经和他成年后的大小不相上下了,而且因为是第一次的关系,过度兴奋的肉棒反而更硬更烫了。五条悟抽空了口腔里的空气,让嘴巴里的软肉紧紧包裹住这根大肉棒,舌尖熟稔地在肉棒的敏感点上游走,喉咙的肌肉不住收缩,反复挤压着夏油杰硕大的龟头。

夏油杰第一次被人口交,而且是半强迫性的,这让他浑身僵直不能动弹,唯有胯下传来的阵阵快感让他的牙齿止不住地打颤。他靠在卧室门上,勉强保持着身体的平衡,低着头看着跪在自己胯下服侍的五条悟。

从夏油杰的角度看去,只见一位白毛帅哥正尽力张大嘴巴,一脸幸福地吞吐着自己的大肉棒,口水从五条悟的嘴角溢出,沾湿了自己的阴毛,“啧啧”的口交声不断地从五条悟温热的嘴巴里传出来。五条悟的一只手扶在夏油杰的腰侧维持着平衡,另一只手握着他自己的肉棒快速撸动着,胸前以乳头为中心泛起红晕,腰和屁股配合着脑袋的动作微微扭动,前列腺液因为极度兴奋而溢出马眼滴落在地板上。

抛开五条悟娴熟的口技不提,单是这幅画面就足以让还是处男的夏油杰怒射好几次了。

夏油杰正低头欣赏着五条悟给自己口交的淫态,五条悟忽然略略抬起头,隔着眼罩和夏油杰对视着,含着大肉棒的嘴巴故意发出黏腻的水声。夏油杰一愣,本能地觉得五条悟要搞事情了。果然,下一秒,五条悟便抬起一只手,用食指勾住眼罩的上沿,轻轻向下一拽,一双蓝光璀璨的瞳孔就出现在了夏油杰眼前。

太……太好看了!

夏油杰呆立在那里,甚至忘记了呼吸。

五条悟眼里露出奸计得逞的目光,缓缓吐出夏油杰的大肉棒,低下头,舌尖在夏油杰两颗饱满的卵蛋上舔了几下,然后一路从夏油杰的肉棒根部亲到了他的马眼,边亲边用手抚摸着夏油杰的腹肌。最后五条悟稍稍向后挪了挪身体,脑袋停在了夏油杰肉棒前大概半尺远的地方,两只蓝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夏油杰羞得通红的脸,用口型无声地对夏油杰说道:

“操、我!”

看懂了五条悟口型的夏油杰愣了几秒,只觉得一股邪火从脚下升起席卷了他的全身。下个瞬间,夏油杰猛然伸手攥住了五条悟的头发,大鸡巴莽撞地捅进了五条悟的嘴巴,绷紧全身的肌肉毫无章法地大力操干起来。

虽然在28岁五条悟的时间线中,他的嘴巴不知道被夏油杰操过多少次了,但是那个时间线中的夏油杰从来没有这么急躁地使用过他的嘴巴。28五条悟被DK夏油杰粗暴的动作搞得不停干呕,鼻子在夏油杰坚硬的小腹肌肉上撞得生疼,口水在鸡巴的刺激下不断分泌出来,顺着柱身流到了夏油杰的卵蛋上,又随着夏油杰的动作甩到了五条悟的下巴上。而五条悟的蓝眼睛也被夏油杰操得水汪汪的,生理性泪水溢出五条悟的眼角,头发更是被夏油杰揪得乱糟糟的。

看着五条悟这幅略显可怜的模样,夏油杰反倒被刺激得性欲更加高涨了。

处男夏油杰实在是太性急了,鸡巴插得特别深,龟头穿过五条悟的嗓子直入他的食道。五条悟喉管周围的肌肉条件反射般地收缩着,给夏油杰的龟头来了个全方位的按摩。

“嘶哈……你……我天……嘶哈……爽!……”

“唔唔……嗬……喔喔……唔唔……”

五条悟虽然被夏油杰的大鸡巴捅得口水、泪水四溢,但是他根本舍不得制止夏油杰的动作,反而尽量放松自己的嘴巴,好让夏油杰插得更深一点。

而夏油杰则完全沉浸在五条悟的嘴巴里不能自拔。他的双手死死摁住五条悟的后脑勺,铆足全身的力气狠命抽插着五条悟的嘴巴,前所未有的快感让他说不出话来,只能咬住后槽牙不时发出舒爽的“嘶哈”声。

在快速抽插了十分钟后,夏油杰狠狠向前一挺胯,紧绷的身体抖动了几下,将自己的处男精液尽数射进了五条悟的食道里。

“嘶哈……嘶哈……喔喔射了——喔喔呃啊哈——!”

“唔唔……咳咳……”夏油杰把肉棒抽了出来,新鲜空气终于涌入了五条悟的呼吸道。

“不好意思,刚才太激动了,你不要紧吧,五条……呃……五条老师?”夏油杰挺着依然勃起的大肉棒,伸手把五条悟扶了起来。

“十年了,我终于又吃到杰的精液了。”五条悟一脸花痴地看着眼前的夏油杰,欲求不满地向他凑过来。

“?求求你别闹了,十年前我还上小学呢。”夏油杰看着越贴越近的五条悟,说话的语气有点虚。

“杰不懂没关系,只要杰能爽到就行。”

“呃……我打断一下,刚才那个性癖仙姑说我让你满足了就能放我出去,我看你现在挺开心的,是不是可以让我回家了啊?”夏油杰忍着不去看五条悟的裸体,强装镇定地对五条悟说道。

“哦?杰还舍得回去吗?”五条悟伸手握住了夏油杰的鸡巴,借着上面的唾液用力撸动起来。

“五条老师,你冷静一点。”毕竟刚刚射过一次,夏油杰没有那么急色了,理智重新占领了思维的高地,“但我只是个高中生而已。”

“嗯?”五条悟一愣,不知道夏油杰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什么钱,也没有其他能给你的东西,明天就要去很远的地方上一个奇怪的学校了,五条老师如果用报警之类的话威胁我也没用的,所以……”

“哈?你在说什么?”

“你不是老师吗?苍老师那种……但是无论是恶作剧也好,嫖娼也好,哪怕是仙人跳也好,五条老师都没法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回报的,所以请你放我离开吧,刚才口交的报酬等到高专发了补贴我会尽力还上的。”

“啊这……杰不会以为我是专门出来卖的,设了个仙人跳的圈套诱骗你吧。”五条悟都无语了,心想是不是自己成年太久,已经搞不定男高中生的脑回路了。

“啊?难道不是吗?我之前并不认识五条老师,老师的身体和脸也都这么完美,像老师这样的极品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地倒贴我这种平凡的高中生。”

“呵呵,”五条悟都被夏油杰的想法逗笑了,“杰这个样子,可爱到让我忍不住吞掉你啊。放心,杰多射给我几炮就算报酬了。”

“是要我捐精子吗?”

“……闭嘴,别乱想了,把你的身体交给我就好。”

五条悟对着夏油杰露出一个淫荡的笑容,向前迈了一步紧紧挨住夏油杰的身体,挺起胸脯用自己那对豪乳蹭了蹭夏油杰的胸肌,把夏油杰的肉棒夹在了自己双腿之间,然后用手撩过夏油杰的耳后,拽散了他的丸子头,又捏住他的下巴抬起他的脸,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低头吻了上去。

我操!

我操!

我操!

我操!

这个人怎么能把这么油腻的动作搞得这么浪漫啊!

夏油杰的眼睛从来没有瞪得这么大过。

…………………………

五条悟把夏油杰挤在卧室门上,一边和他激吻一边在他身上乱蹭,恨不得把夏油杰吞吃入腹。而夏油杰的兴趣也被五条悟完全挑逗了起来,刚才的顾虑被他丢到了九霄云外。他学着之前看过的成人片里的样子,笨拙地抱住了五条悟的身体,双手在五条悟白皙光滑的皮肤上乱摸,舌头在五条悟的引导下探进五条悟的嘴巴,胸腔快速起伏努力地呼吸着五条悟的气味。

“杰,让五条老师教你更多快乐的事情好不好?”

“好。”夏油杰盯着五条悟被自己亲得红彤彤、水津津的嘴唇,又看了看那对明晃晃的豪乳,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五条悟揽过夏油杰的肩膀,把他推倒在床上,而他自己则趴在夏油杰身上,先是含住夏油杰的两颗睾丸小心翼翼地吞吐了一番,然后绕过夏油杰坚硬火热的肉棒,顺着他的人鱼线向上舔去,牙齿轻轻咬过夏油杰的八块腹肌,嘴巴含住夏油杰的乳头吮吸了几下,又把脸埋进夏油杰的脖子上啃了几口,最后抱住了夏油杰的脑袋狠狠吻住了他的嘴巴。

夏油杰此时处于将要入学高专的年纪,身体刚结束快速拔节生长的阶段,身高和体型已经初步有了成年时的规模,但是和日后那个体格健壮的磐星教教主相比依然略显单薄,他现在的肌肉用劲瘦来形容更贴切一些。特别是28岁、体白如瓠、身型丰硕的五条悟正趴在他身上上下其手,更给人一种坏教师诱奸未成年人的刺激。

夏油杰躺在五条悟身下,抬一条胳膊挡住脸上既兴奋又羞涩的表情,任凭五条悟抚摸舔舐自己的身体。这个时候的夏油杰毕竟还是处男,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招架五条悟色眯眯的行为,只能凭本能感受着身体上传来的快感。

“五条老师,你真的很喜欢我的身材啊。”夏油杰感觉五条悟对自己身体的热情有点过头了。

“啊哈,这可是久违的处男杰的身体啊。”五条悟向前挺了挺身体,把一侧乳头塞进了夏油杰的嘴里,“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但是我可以给杰破处两次。”

“唔唔。”夏油杰的嘴巴被五条悟丰满的奶子填满了,只能嗯哼几声以示回应。

“来,让五条老师给杰展示一下什么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吧。”

五条悟向后蹭了蹭,调整了一下位置,跨骑在夏油杰的肉棒上,一只手支撑在夏油杰的胸肌上,一只手探到身下扶住了夏油杰的大肉棒。

“杰,准备好了吗?”

“呃……嗯嗯。”

“五条老师要开动咯。”说完,五条悟就把菊花对准了夏油杰的肉棒,缓缓坐下,把夏油杰的大肉棒慢慢吸进了自己的体内。

夏油杰略微抬起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鸡巴一点点插入五条悟的屁眼里,直到五条悟的屁股碰到了自己的大腿根,整根鸡巴都被五条悟吃了进去。

“这……”五条悟体内温暖紧致的触感爽得夏油杰说不出话来,括约肌和肠壁有节奏地绞紧他的肉棒,让初次做爱的夏油杰差点秒射。

“杰,舒服吗?”

“……爽死了。”

“哈哈,真怀念会对着我的裸体害羞的杰啊。”

五条悟话音刚落,便急不可耐地摆动起腰臀,开始吞吐夏油杰的大肉棒。

“我操!真他妈爽!”夏油杰被下体传来的快感骤然击中,爽得忍不住爆粗口,“五条老师,你的屁眼……天啊……太厉害了……喔喔……在吸我……嘶哈……爽——!”

“啊哈……杰的处男鸡巴……好硬好烫……好舒服……”

“居然真的是这种声音,啪啪啪的,听着就好刺激。……喔喔,菊花比我想象中的要紧,里面还会动,太厉害了。……我操,五条老师的屁眼流水了,居然真的有会流水的屁眼……我操,屁眼里面又软又滑,小黄文里写的都是真的……”

第一次做爱的夏油杰对性爱中的每个细节都充满了好奇,而早就被另一条世界线里的夏油杰开发成一个完美淫器的五条悟的屁眼更是给DK夏油杰带来了太多的惊喜。

“杰的鸡巴好像变得更大了,是要射出来了吗?”五条悟的屁股越动越快。

“嗯嗯……要来了……我去……要射了……呃呃……喔喔喔哈——!”

随着夏油杰一声低吼,五条悟感觉体内的大鸡巴快速抽动了几十下,一股接一股热流强力喷射到了他的肠壁上,爽得五条悟骨节发酥、头皮发麻。

终于又被杰播种了。五条悟满意地眯上了眼睛。

…………………………

“五条老师,我内射了你。”射完后,夏油杰躺在五条悟身下对他说,不好意思的语气中还隐隐透露出些许自豪。

“杰多久没打飞机了,怎么射了这么长时间?”

“那个,也就两天吧。”夏油杰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哈,男高中生就是不一样啊。”五条悟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怀念,“杰,想不想看看被精液灌满的菊花是什么样子的?”

“啊这,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可是最强的五条老师哦。”

说着,五条悟从夏油杰身上站起身,大肉棒“啵”地一声脱出了五条悟的后穴。他趴跪在床头,两条腿尽力分开,屁股高高撅起,两只手绕到身后把臀瓣向两侧扒开,让臀缝中心的菊花完全暴露在夏油杰面前。

夏油杰从床上翻身坐起,跪坐在五条悟身后,低下头仔细观察着五条悟的屁眼。五条悟的屁眼呈短短的“一”字型,颜色较周围的皮肤略深,一看就是曾被男朋友长期疼爱过的状态。此时五条悟的后穴洞口被操得微微张开,一丝白色的浊液从洞口缓缓溢出。

“这是……我射进去的精液吗?”夏油杰看着五条悟挂着精液的屁眼,感觉浑身气血翻腾。

“对啊,杰真的很能干啊。”

五条悟对着夏油杰晃了晃屁股,夏油杰鬼使神差地把手摸在了五条悟的臀瓣上。

嘶——!这个手感,太棒了!

手上传来的触感满足了一个青春期男生对性感大屁股的全部幻想。

“杰,别白白浪费了你的精液,快用你的鸡巴把它们堵回去吧。”

夏油杰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五条悟是在邀请他操自己,急忙握着鸡巴向前凑了凑,龟头蘸着五条悟菊花周围的精液绕着屁眼轻轻转了几圈,然后猛地向前一挺腰,把自己的鸡巴刺进了五条悟体内。

“啊哈——爽——!”

“操——!真爽——!”

五条悟和夏油杰同时发出舒爽的轻呼。

在这个后入式的姿势下,夏油杰完全掌握了性爱的主动权。他学着成人片里的样子,双手扶着五条悟的臀侧,快速摆动腰胯冲撞着五条悟的后穴,清脆的“啪啪啪”声回荡在这间卧室里。

“好爽!五条老师你好紧……嘶哈……”

“快点儿……用力……大力操我……哦啊……屁眼好爽……”

“嘶哈……五条老师,你的屁眼在吸我……喔喔……屁眼的褶皱都被我撑开了,我的鸡巴是不是特别大?”

对于刚开荤的男高中生来说,做到兴奋的时候难免爱说些浑话助兴。

“啊哈……杰的鸡巴最大了……杰好猛啊……嗯啊……使劲操我……”虽然五条悟的屁眼只被夏油杰一个人干过,但是他自信自己的男朋友绝对是世界第一猛男。

“喔喔——爽!五条老师的屁眼被我操出白沫了……我操!五条老师,你水好多啊?”

“啊哈……因为我的屁眼……嗯啊……屁眼特别骚……呃啊……杰好会操……把老师操出水了……”

用后入式做了大概二十分钟,夏油杰突然停下了动作。

“杰,怎么不做了,是累了吗?”五条悟强忍着屁眼里的骚动,扭过头问夏油杰。

“我想和五条老师面对面做,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

五条悟急不可耐地翻过身,两条长腿勾住夏油杰的腰向自己的方向一拉,夏油杰的大肉棒就又回到了五条悟的屁眼里。

“五条老师,和我做爱真的很舒服吗?”换了姿势后,夏油杰的动作变得轻缓了很多。

“当然了,特别无比极其舒服。杰,快,开足马力操我!”五条悟用括约肌饥渴地夹了夹夏油杰的肉棒。

“那个……五条老师,我看书上写的,做爱的时候不是需要找敏感点、前列腺之类的吗?”

“哈?”五条悟心想,自己这位年轻版的男朋友不会真的把他当成什么教授房中术的奇怪老师了吧。

“我听说有的零会为了取悦一,装出很爽的样子。我第一次做爱,根本没有经验,但是五条老师的表现又有点太夸张了……”夏油杰越说声音越小,胯下抽插的动作也越来越慢。

“杰!你不专心操我,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五条悟心里大无语,心想我和分离十年的男朋友久别重逢,还是极其难得的给男朋友二次破处的机会,我表现得兴奋一点不是很正常的吗!

“第一次做爱的伙伴是五条老师这样的极品当然是一件好事,不过就在刚刚我们两个还是完全的陌生人吧,只是因为那个什么所谓的同人女性癖之类的理由才被关在这间卧室里做爱。虽然一开始很震惊,不过五条老师真的让我爽得欲仙欲死,所以我也想让五条老师尽量快乐一些,毕竟五条老师是我的第一次,把五条老师操爽也是我的责任……唔唔——!”

没等夏油杰把话说完,五条悟就不耐烦地搂住他的脖子,用舌吻把他的告白堵在了嘴里。

“某些人真是无药可救,小小年纪,就连上床的时候也不忘正论。”五条悟默默腹诽着,舌头伸进夏油杰口腔里来回扫荡,直到夏油杰因为缺氧而轻轻挣扎的时候,五条悟才肯结束这个霸道的吻。

“五条老师,我……”

“杰的鸡巴又大又硬,不管怎么干进来都能刺激到我的敏感点,”五条悟凑到夏油杰耳边,嘴唇贴在夏油杰的耳廓上暧昧地说着,“所以别废话了,只要是杰干我,我就能爽。”

说完,五条悟的两条腿用力盘住了夏油杰的腰,伸长胳膊像驭马一样用力拍了夏油杰的屁股一巴掌,用极尽淫靡的语气对夏油杰说道:“杰,用力操我!”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

第二天清晨,夏油杰在自己房间里醒来,发现自己两腿发软,浑身酸疼,就像干了很多重体力工作后没有休息过来一样。他好不容易挣扎着坐起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掀开被子,然后眼前的一幕让他立刻清醒了过来——

他昨晚睡前穿着的睡衣睡裤包括内裤都莫名其妙地被撕碎了,他就躺在这些碎布条里裸睡了一晚。更可怕的是他的被子和床单都洇湿了一大片。夏油杰以为自己尿床了,可是随后房间里浓郁的精液气味提醒他,这些都是他梦遗射出的精液。

“天啊,我确实做了个很棒的春梦,但是也不至于到这种地步吧,就算精尽人亡我也射不出这么多精液啊……”

就在夏油杰郁闷地收拾床铺的时候,他忽然从被子里抖出来一张简帖,上面写着“只要你发誓永不叛逃,昨晚的福气,你就会夜夜享有”,落款是“同人仙境性癖仙姑”。

“嗯?!”夏油杰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奇怪的诅咒。

…………………………

带着满肚子的疑问,夏油杰简单吃了口早饭,乘着高专派来的专车到达了高专。

当他看到自己的同学中竟然有昨晚和自己梦中交合的白发帅哥的时候,夏油杰的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

“喂,怪刘海,你的眼神很不礼貌诶!”这个白发帅哥臭着脸对夏油杰抱怨道。

“五条悟!不要吓到新同学。”

“切!”

夏油杰跟在这名白发帅哥身后,心不在焉地走进了教室。

高个子,白发蓝眼,长得一模一样,也叫五条悟,他就是我梦里的那个人吗?不对,虽然沙雕的气质很像,但是他身上没有那种骚劲儿,年龄也对不上。不过他真的好漂亮啊,身材也很不错,当然昨晚的那个五条悟身材更好,童颜巨乳,窄腰翘臀,想想就要硬了。这个同学过几年会变成我梦里的样子吗?……

昨晚的事情在夏油杰脑子里搅成一团乱麻,根本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看着新同学的颜值和身材,夏油杰隐隐约约意识到简帖里说的“福气”究竟指的是什么了。

————————END————————

后记

灵感来源自《红楼梦》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饮仙醪曲演红楼梦”。

当然,本文纯属作者个人魔改,主要目的是让DK杰吃到性感成熟的28五。

1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