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寡妇三部曲之二·酒为色媒 by Spenser 穿越

引用于 <a class="profile-link"

⚠️纯肉文🔞,肉是注水肉,糖是过期糖,刀是裁纸刀

⚠️含有:夏五,虽然通篇没有出现夏油杰的名字

⚠️OOC预警 回忆杀预警 颠覆生理常识预警

⚠️雷文❗️雷文❗️雷文❗️天雷烤肉❗️天雷烤肉❗️天雷烤肉❗️

⚠️本文纯粹是为了释放无处排遣的性癖,不要上升到任何层面,更没有抹黑任何角色❗️我不是角色黑❗️

Summary:五条悟醉倒后,神秘男半夜与他相会。

正文

东京高专里,一年级三人组凑在一起八卦五条老师。

虎杖悠仁:“伏黑,钉崎,你们有没有发现五条老师最近很奇怪。”

钉崎野蔷薇:“对,老师总是莫名其妙地脸颊潮红,偶尔摘下眼罩,眼睛也总是水汪汪的。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叫他出去吃饭或者游玩他也一点都不积极。”

虎杖悠仁:“而且做什么事情做到半截就开始发愣。”

钉崎野蔷薇:“两条腿还会不自然地绞在一起,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

虎杖悠仁:“五条老师最近白天都没有精神总是打盹,晚上倒是不好好睡觉到处乱窜。”

钉崎野蔷薇:“身上还会散发出一种奇怪的味道,我闻着很不爽。”

虎杖悠仁:“但是我闻着挺好闻的啊。还有,五条老师的身材管理也出了问题。”

钉崎野蔷薇:“是吗?我没注意。”

虎杖悠仁:“就是……那个……呃……屁股和胸越来越大,和我宿舍里贴的海报一样。”

钉崎野蔷薇&伏黑惠:“你够了!”

虎杖悠仁:“嘿嘿……对了,最关键的是五条老师的性格越来越恶劣了。”

钉崎野蔷薇:“就是就是,比之前更容易生气了,伊地知先生最近苦不堪言。”

虎杖悠仁&钉崎野蔷薇:“伏黑同学知道老师怎么了嘛?”

伏黑惠:“我知道,但是不方便说出来。”

虎杖悠仁&钉崎野蔷薇:“伏黑,我们很需要知道五条老师怎么了,求求求求求求求求求求你了”(可怜巴巴脸)

伏黑惠:“好吧,五条老师八成是想念他的前男友了。”

虎杖悠仁&钉崎野蔷薇:“诶?”(兴奋脸)

伏黑惠:“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也注意到五条老师最近不太正常,所以我给老师准备了这颗药,老师吃了就没事了。”

虎杖悠仁:“是从硝子老师那里求来的灵丹妙药吗?”

伏黑惠:“是从便利店买的酒心巧克力。按照老师的酒量他吃一颗就能醉一天一夜,让他趁着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一下吧。”

钉崎野蔷薇:“伏黑,真的可以吗?”

伏黑惠:“没问题的,我和他住了九年,我最了解他了。”

…………………………

当天晚上,五条悟在自己卧室床头柜上发现了一颗包装精美的巧克力,旁边还附了一张卡片,卡片上画着一年级三人组的Q版人头像,人像下面写着一句话:“可爱的学生们送给老师的,老师一定要吃掉。”

“呐呐,既然是可爱的学生们的要求,这下不吃也不行了。”五条悟毫无戒备地把酒心巧克力扔进了嘴里,仗着有反转术式不会得蛀牙,直接倒在床上睡着了。

就在他似睡非睡的时候,那个最近一直在折磨他的奇怪感觉又慢慢涌了上来。

夜晚的空气没有如愿以偿地变得凉爽,皮肤上渐渐浮现的燥热一点点消磨掉了五条悟的睡意,他心里也没来由地一阵发慌。

“烦死了,明天还有事呢。”五条悟烦躁地蹬开被子,胡乱扒掉了身上的睡衣睡裤,呈“大”字赤身裸体地摊在床上,闭着眼睛默默数羊,希望困意能早点回来。

越不想搭理什么,什么就会在脑子里不停盘旋。五条悟身上的燥热越来越明显,尤其是小腹里面就像烧着一团火一样,连带着他的呼吸都不稳定了。更尴尬的是,五条悟的下体居然自顾自地勃起了,昂着头指向天花板,两个乳头也慢慢挺立了起来,后颈和两股间沁出了丝丝汗液。

“哈,可恶。”五条悟这下彻底睡不着了,“明明快三十的人了,怎么比高中生性欲还强啊。”

五条悟翻过身,侧躺着抱住了刚才掀到一边的被子,两条腿把被子夹紧,屁股一耸一耸地,让已经完全勃起的肉棒在光滑的被面上摩擦。

“哈——呼——”五条悟眯起眼睛,屁股越动越快,“快射啊,不够,再快点,嗯哼,快射……五分钟内射不出来,我就要出去杀十个咒灵泄愤。”

…………………………

在五条悟还是个处男的时候,他也经常和其他男生一样,靠着打飞机的方法发泄性欲,可是自从和那个家伙确定关系后,五条悟就再也没有打过飞机了。毕竟曾经沧海难为水,身体尝到了真枪实弹的滋味,手上的那点功夫根本无法再满足五条悟的欲望了。

五条悟最喜欢的姿势是传教士体位,因为他喜欢在高潮来临的时候抱着对方,要是对方也紧紧抱着他那就再好不过了。在那个家伙还没有从高专叛逃的时候,五条悟在床上就总是用胳膊搂住对方宽阔的后背,两条长腿死死缠住对方的腰,让两个人肌肤的接触面积达到最大,即使这样会影响对方抽插的速度。高潮的时候,五条悟的大腿会紧紧夹住那个家伙,两只手不自觉地在那个家伙的后背上乱抓,整个上半身靠在对方怀里不住颤抖,如果嘴巴没有被对方用舌吻堵住的话,五条悟一定会昂着头放声淫叫,完全不管别人会不会听到。等到两个人的欲望都发射一空后,五条悟就会保持这个攀在对方身上的姿势,趁着高潮后的倦意心满意足地睡去。

高中生的欲望本来就很强烈,更何况两个人都是体术极佳、精力过人的特级咒术师,尺寸和耐力都不是一般的强。初次开荤后,五条悟每次看到那个家伙,就会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他的身体、他做爱时的小习惯、他高潮时的喘息声、他事后伏在自己耳边肉麻的情话。性欲就像一头刚出笼的狂野海兽,把初恋的大海搅得波涛不宁。所以当时五条悟总是会见缝插针地找机会和那个家伙亲热,没有机会便想方设法创造机会,有好几次甚至闹腾得他们两个濒临社死。

而五条悟也确信,对方虽然总是装出一副一本正经地样子,但是内心的狂野绝对不次于自己。证据就是每次五条悟在意想不到的场合提出要亲热的时候,对方虽然会象征性地推脱几句,但是一旦五条悟解开了第一颗纽扣,下一秒对方就会毫不犹豫地扒光五条悟身上所有衣服,用舌头和肉棒把五条悟上下两张小嘴死死堵住。

后来,那个家伙就逃走了,五条悟的初恋也结束了。

不过,和那个人在一起的三年依然在五条悟身上留下了显著的印记。比如,五条悟不喜欢通常的手冲方式,而是一定要抱着什么东西摩擦他的肉棒才行。再比如,五条悟的后穴比他的前面还要敏感,能轻而易举地兴奋起来,甚至自己流水。

…………………………

此时此刻,五条悟正两腿夹紧被子快速蹭着肉棒,一手探到身后揉摁着他的菊花,脸埋进被子里,却依然泄出了细碎的呻吟声。

自从那个家伙叛逃后,五条悟便像一夜之间封心锁爱了一样,对那种事情完全失去了兴趣。不过五条悟毕竟是个健康的年轻男人,他的身体会自然而然地产生出性欲,所以五条悟每隔几天就会主动自慰一次,像丢垃圾一样发射出积攒的欲望,然后神清气爽地回到欺负咒灵欺负学生欺负同事的快乐生活中去。

这十年时间里,五条悟都是这么过来的。他自认为自己把私生活处理得很好,其他人也没有胆子敢对他的情感生活指手画脚,至于那段充斥着荷尔蒙的初恋,黑不提白不提就这么过去了。

可是,他的身体毕竟被他的初恋男友好好使用过、疼爱过、开发过,而且还在高强度、高质量的性爱中滋润了很久,加上五条悟自身的“天赋”,这使得五条悟的性欲是不会被平平淡淡的自慰打发掉的。

最近,五条悟总是被突如其来的欲望打搅到。有时候是在看学生们练习体术的时候,有时候是看到街上其他情侣的时候,有时候是换衣服看到自己身体的时候,更多时候是没有任何征兆地,一股燥动浮现在他的皮肤上,脸颊会变得潮红,气息也会变得不稳,即使天气不是很热,他两腿之间也会沁出少量的汗水,胯下会莫名其妙地起反应。更尴尬的是,在没有任何增肌训练的情况下,他的胸肌和屁股愈发饱满,哪怕包裹在高专制服里也能被细心的学生们察觉到。

五条悟尝试着用更频繁的自慰来缓解身体的异样,甚至还采购了一大批小玩具来助兴。但是五条悟越急切地想把恼人的性欲发泄出去,他的身体产生性欲的能力就越强,小玩具不仅没有帮上忙,反倒让他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

一个五条悟不肯承认但也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五条悟寂寞太久了,他的身体实在是太想念他的前男友了,确切地说是太想念他前男友的爱抚了。自慰对于五条悟来说不过是扬汤止沸,他真正需要的是那个人,只有那个人才能真正满足他。

但是那个人已经彻底回不来了,所以五条悟只能勉强自己抱着被子手冲了。

“嗯哼……啊哈……快射啊……”沉闷的喘息从被子里透出来。

一般来讲,性欲来得越快去得也就越快,五条悟本打算速冲一回泄泄火得了。可是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影响,五条悟越蹭身上越燥热,脑子里面也晕乎乎的,肉棒硬得发疼,后穴也微微湿润了。

五条悟把脸深深埋进被子里,坚挺的肉棒快把被子戳出洞来了。

“啊哈……快来……呃啊……好热……好想要……好难受……”

五条悟的原则是,自慰的时候绝对不要说出那个人的名字。不过今天,他忍得格外辛苦,酒精和性欲双管齐下,让那个披着长发的身影在他脑海里越来越清晰,耳边甚至幻听到了那个人的喘息声。

“操!滚远点,别回来了……”五条悟咬着被子恶狠狠地想着,手指猛地插进了自己的后穴。

…………………………

“啊哈……还是不行,射不出来……”

五条悟觉得自己有必要找出几件小玩具帮帮忙了。

就在五条悟将要翻身坐起的时候,一只手轻轻抚上了他的肩膀。

“悟,别急。”

如果是白天的五条悟,遇到这种情况肯定第一时间打开无下限,顺便从这个不速之客身上扯下点什么部件。但是此时的五条悟已经醉倒了,他脑子里晕乎乎的只剩下那个人的影子,根本想不起来要反抗。

“是你吗?”五条悟不敢回头,喃喃地问道。

“是我啊,我来帮悟了。”说着,这个人侧躺在了五条悟身后,伸长胳膊把五条悟整个圈在了怀里。

“我好难受。”五条悟已经有点分不清现实和想象了,竟然轻易地相信了这个人说的话,甚至不自觉地向他撒娇。

“哈,悟这个样子太可爱了,好怀念啊。”身后之人把下巴垫在五条悟的肩膀上,对着五条悟的耳后吹了一口气,“乖,放松,我来了。”

五条悟真的依言放松了身体,身后之人趁机把碍事的被子从五条悟怀里抽走甩落在地上,随后用手覆上了五条悟的前胸。

时隔多年后五条悟再次被人袭胸,他下意识地绷紧了胸肌。那只大手覆在他的胸肌上安抚了好几下,五条悟才慢慢放松下来,胸肌恢复了丰满柔软的状态。

“悟,你的胸变大了。”这个人的手很大,但是也只能堪堪覆盖住五条悟一侧胸肌。他用力抓揉着五条悟的胸,白皙光滑的胸肉从指缝里稍稍溢出,已经完全挺立起来的乳尖贴在略有薄茧的手掌上不停摩擦。

“嗯哼……”五条悟闭着眼睛感受着胸前传来的触感。

这个人显然很了解五条悟的身体,他熟练地掐住五条悟的乳头轻一下重一下地捻动,时不时揪起乳头向外拉扯几下,然后手掌尽力托住五条悟的胸肉,五指扣进肉里狂野地揉动着。

“悟的胸怎么这么敏感,是不是经常自己玩自己啊?”这个人故意把声音压得很低,嘴唇贴在五条悟的耳廓上,震动感惹得五条悟痒痒的。

“不……不是。”

五条悟下意识地缩了一下脖子,身后人好像感觉这样调戏五条悟很好玩,揉胸的手顺着五条悟的乳沟向上滑,虎口轻轻掐住了五条悟的下巴,然后从五条悟的耳后一路向他的嘴巴亲过去。

“唔唔——”

醉乎乎的五条悟还没有反应过来,嘴巴就被人亲住了,对方的舌头狡猾地伸进他的口腔,霸道地来回扫荡。五条悟微微睁开眼睛,影绰绰只见对方的长发披散下来,垂在他的脸上。

你瘦了。

五条悟看着眼前模糊的人影痴痴地想着。

五条悟抬起手想帮对方理一理头发,却阴差阳错地把手勾住了对方的脖子,好像嫌对方的吻不够深一样。

趁着五条悟沉迷在舌吻里的功夫,这个人不知不觉地扳着五条悟的肩膀把他翻过身仰躺在床上,自己则跨在五条悟身上俯着上半身和五条悟激吻。他们缠缠绵绵地亲了大概一刻钟,这个人才恋恋不舍地抬起头,用大拇指蹭了蹭五条悟被他亲得水津津的嘴角,然后再次低下头,啃住了五条悟的颈侧开始给五条悟种草莓。

“别,可爱的学生们会发现的。”

五条悟嘴上拒绝,但是他的手却很诚实地摁住了这个人的后脑勺,脑袋偏过去方便对方把脸埋进他脖子里。

“悟怎么这么主动,是不是太寂寞了?”

你明知故问。

五条悟心里暗暗腹诽。

…………………………

这个不速之客在五条悟脖子上留下了好几处深紫色的“草莓”后,便心满意足地继续向下,舌头顺着乳沟和腹肌舔下来,张嘴含住了五条悟的肉棒。

“啊哈——!”

触电般的快感让五条悟浑身一激灵,两条腿下意识地夹住了这个人的肩膀。

这个人熟练地用手压制住了五条悟不安分的双腿,同时嘴里吞吐的动作丝毫没停。他先是把五条悟的肉棒整根吞了下去,肉棒直插到他喉咙深处,然后缓缓向上抬头,龟头划过软腭和舌根,舌头缠住青筋暴起的柱身轻轻摩擦,直到整根肉棒只剩下龟头还在嘴里,便用嘴唇裹住五条悟的龟头用力吮吸,同时舌尖围着马眼来回转圈,牙齿时不时刮过五条悟的冠状沟。

“操,你好会吸。”五条悟躺在床上,爽得扭来扭去,两条长腿夹住了这个人的身体,两只脚抵在他的后背上胡乱蹬蹭。

“啊哈……好舒服……爽啊……嗯哈……嗯嗯呃啊啊啊啊啊啊——!”

不过五分钟,五条悟就在这个人嘴里发射了出来。

不愧是最强咒术师,五条悟射出的精液几乎灌满了这个人的口腔,射精的时候肉棒一跳一跳地差点滑出这个人的嘴巴把精液射到他脸上。

“哈——呼——!好爽……你吃掉了吗?”

“唔唔。”这个人嘴里含满了精液,只好边哼边摇头,表示他并没有吞掉五条悟的精液。

“吐掉吧。我记得你以前就不喜欢精液的味道,我最喜欢看你被逼着吞掉我精液时候的表情了。”五条悟垂着眼睛,觑着趴跪在自己腿间的那个人,嘴角微微翘起。

这个人没有回应五条悟说的话,只是默默地用两条胳膊架起了五条悟的大腿,让五条悟的后穴暴露在自己面前,然后把满嘴的精液吐在了五条悟的龟头上。

大量浓稠的精液顺着五条悟的柱身滑下来,温热的液体流过五条悟的卵蛋和会阴,最后顺着臀缝流到了五条悟的菊花上。

“把腿举好。”这个人用温柔但是不可拒绝的语气对五条悟命令道。

五条悟鬼使神差地听从了这个人的命令,两条修长的腿举在半空岔开,任由身体最隐秘的部位暴露在这个人的眼前。

这个人一手握住五条悟的肉棒,借着精液的润滑给五条悟打飞机,另一只手蘸了蘸流到后穴口的精液,慢慢把一根手指插进了五条悟的后穴。

“呃哈!”后穴的异样感让五条悟猛然绷紧了括约肌。

“悟,放松,放松,都交给我就好。”这个人一边轻轻转动卡在穴口的手指,一边用另一只沾着精液的手拍了拍五条悟的屁股。

五条悟是个很洁癖的人,平时他自慰之后一定会把身上的精液擦得干干净净,沾上精液的衣物和被褥更是会当场被他换掉。但是这个人好像是成心的一样,用沾满精液的手掌摸上五条悟的屁股,还得寸进尺地抓揉了几下。

“悟的屁股也变大了,肉肉的,手感真棒。”

这个人一边说,一边挑衅似的又大力拍了五条悟的臀瓣几下,富有肉感的屁股发出一阵诱人的颤抖。

虽然这个人说话的语气让人很不爽,动作也轻佻得过分,不过五条悟却一点也不生气。好像在他心里,他和这个人之间就该是这样过分亲昵、甚至有些粘腻的。

好在被这么一打岔,五条悟的括约肌彻底放松了下来。这个人缓缓地将一根手指推了进去,来回抽插几下后,又悄悄换成两根手指一起插进去,然后又是第三根。

五条悟的前男友下面特别大,而且五条悟最近又买了很多很夸张的玩具泄欲,所以一旦五条悟放松下来,吃下去三根手指完全就是小菜一碟。不过五条悟身后的这个男人好像就满足于用三根手指玩弄他的菊穴了。他的手指在五条悟的后穴里一边抽插一边旋转,灵活的指尖在穴内四处搔动,同时另一只手再次握住了五条悟的肉棒继续给他打飞机。

这个男人的手指好像有魔力一样,只有三根手指就把五条悟的欲望完全撩拨了起来,哪怕是五条悟抽屉里最粗大的自慰棒也没有这三根手指带给他的快感强烈。

在用两只手对五条悟的身体展开了前后夹击的同时,这个男人还不停地和五条悟说着荤话助兴。

“悟,喜欢我玩你的屁眼吗?”这个男人故意把“屁眼”这么粗俗的字眼咬得很温柔。

“喜……喜欢。”

“悟的屁股扭来扭去的,是要我插得深一点吗?”

“呃啊……好……”

“悟真骚啊,难怪屁股越来越大。”

“哈啊——!”

“摸到悟的G点了吗?是这里?唔,悟的表情很精彩嘛,屁眼爽得不行了吧……”

“嗯啊……不行了……再快点儿……嗯哈……嗯喔……救……啊哈……要射了……嗯呃呃呃呃呃哈……”

“居然射得这么快,悟也太敏感了吧,是因为太喜欢我的缘故吗?”

…………………………

连射两次后,五条悟身上的燥热稍稍平息,但是趴在他胯下的男人却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他。

这个男人整个趴在了五条悟身上,五条悟的两条长腿顺势盘在了他的腰上。他一只手环住五条悟的后背,紧紧把五条悟搂在了怀里,另一只手探在身下继续抠挖着五条悟的后穴。

和刚才不一样,这回他只把两根手指插进了五条悟的菊花,指尖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反复大力按压着五条悟的前列腺。在手指的刺激下,五条悟的肉棒硬到了极致,被两具滚烫的身体夹在中间,龟头在他们两个人分明坚挺的腹肌上被来回碾压,爽得马眼里不停冒出透明的前列腺液。

与此同时,这个人的脑袋正埋在五条悟丰满的胸肌上啃噬着。他把嘴唇贴在一侧乳晕上卖力吮吸,牙齿叼着乳尖轻轻碾磨,直到乳头被他吸得快要发肿了,他才换到另一侧。不一会儿的功夫,五条悟的胸前就布满了吻痕和牙印。

五条悟躺在他身下,两条腿死死夹住了身上男人的腰,大腿根和屁股因为过量的快感而微微战栗,脚趾也兴奋地蜷了起来。五条悟的两只手抱着身上男人宽阔的后背,在他的后背上抓出了一道道抓痕。除了没有真正被一根肉棒插进来以外,他们两个人现在的状态和五条悟最喜欢的传教士体位一模一样。

这个男人在五条悟身上耕耘了半晌,忽然感觉身下人猛得抽搐了几下,好几股热液连续冲击在了自己的腹肌上。他知道五条悟又射了,便抽回了插在五条悟后穴里的手,抱紧五条悟在床上来回滚了几个圈,两个人的胸部和腹部紧紧贴在一起,五条悟刚射出的精液夹在他们身体中间被涂得到处都是。

五条悟想起来了,这是那个人惯用的欺负他的手段。在他俩还在高专上学的时候,每次五条悟把精液射到那个人身上,那个人就会故意抱紧他,用身体把精液蹭他一身,然后看着有洁癖的五条悟生气的表情哈哈大笑。当然,每次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五条悟再骑着那个人多榨几次。

…………………………

“悟,发什么呆呢,射晕了吗?”

耳边低低的说话声把五条悟从回忆里拉了回来。五条悟感受着身上男人的重量,以及两人皮肤之间那种黏腻的触感,视线忽然变得比刚才更模糊了。

“悟,怎么哭了?我弄疼你了吗?”身上人亲了亲五条悟的嘴角,关切地问道。

“你明明再也回不来的。”五条悟的话更像是含混不清的喃喃自语。

“悟明知道我回不来了,为什么还舍不得忘了我呢?”

“我……谁叫你突然冒出来的……”

“悟,别瞎想了,你刚经历了很快乐的事情,不是吗?”这个人试图分散五条悟的注意力。

“哦。”

“悟,我让你舒服了吗?”

“……舒服,很舒服。”

“我觉得还不够,悟射了三次,可是高潮的时候还是不肯喊我的名字。一定是我做得还不够好。”

“不……不是因为那个……”五条悟刚止住的眼泪又要蠢蠢欲动了。

“是或不是,再多试几次就能知道了。”

说完,这个男人再次伸出手对五条悟的菊花发动了进攻。

…………………………

第二天中午,五条悟在一片狼藉的床上悠悠转醒。

五条悟伸了个懒腰,迷迷糊糊地向身旁摸去,双手却扑了个空。

“嗯?”

五条悟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

他四下望了望,卧室里根本没有其他男人存在过的痕迹。被子已经被他踢落在了地上,床单上、枕巾上、他自己身上到处都是干涸的精液,几根电力耗尽的自慰棒和电动飞机杯散落在床上,床头柜上还放着一张包巧克力用的糖纸。五条悟拿过糖纸闻了闻,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昨天晚上吃的巧克力是酒心的。

哦,那昨天晚上的事情……是我醉糊涂了在撒酒疯吗?居然会臆想出那种事情,真是不妙啊。

五条悟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从床底下找到手机,立即订购了一大箱酒心巧克力。

————————END————————

16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