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BDSM现代pa)by 蒼_GodZero

卑微社畜夏油杰×霸道总裁五条悟

无咒力现代/BDSM pa

人物属于jjxx ooc属于我

 

以下内容打扰致歉 若对您没有帮助请自行忽略
浅宣一个小群(夏五的 偶尔发文前会剧透) 🐧群号1025145831
人很少 刚开始建 希望有人加~

 

1

“那么,今天的会议先到这里。”

身材高挑的白发男人身后跟着一个捧着文件的秘书,看着自己的总裁脚步轻盈的走进办公室,放下文件打了声招呼,便加快脚步离开这个气氛压抑的地方。

五条悟无聊的翻着手机,虽然他是公司的CEO,却总能以最快的速度把堆积如山的工作一一审批完,并且剩下闲着的时间他都觉得无事可做。五条悟翻着手机上的约炮软件,突发奇想的点到BDSM专栏,翻着dom列表,翻了老半天还没有一个入他眼的。说起来也难怪,即使不知道他家境和工作的人,看见他都会忍不住多看两眼那张比女性还要精致美丽的脸——以及那双藏在墨镜后面的苍蓝色眼瞳。

一个留着长黑头发的男人滑进屏幕,在五条悟眼里他自带buff,好像全身都闪着光,凸起的喉结好像要把皮肤撑破,胸肌把衬衫撑起一些弧度,他半扎着个丸子头,刘海挂到前面一绺,通过照片目测大概比五条悟稍微矮一点,个人介绍简洁明了,网名GT,dom……

五条悟的大脑直接自动跳过中间的介绍,直接翻到对方的联系方式留了言。

(SATO)您好,请问是GT先生吗?

没过多一会,对方就回复了。

(GT)是的,请问有什么事吗?

这人还挺有礼仪,虽然不知道打炮的时候会不会这么礼貌,五条悟想。

(SATO)在××软件看到您想约炮,请问什么时候方便见面?

(GT)这周日中午怎么样,一起吃个午饭吧。

(SATO)OK,我请客。

五条悟订了全东京最好的米其林餐厅,又看了当天的天气预报,并没有在当天穿正式服装,毕竟干的也不是什么正经事,五条悟提前半小时到了餐厅,点了一份甜食打算边吃边等对方,刚吃了几口,一个服务生就拉开门帘探出头:“五条先生,有一位先生说是来找你的。”

“嗯。”五条悟正专注于吃东西,头都不抬闷闷的应了一声。

黑发男人带着微笑从服务生身后走进来,礼貌地打招呼:“中午好,SATO先生。”

这时五条悟才抬起头打量了自己只见过照片的人,但他本人似乎比照片更符合五条悟的审美。

“中午好。”五条悟示意对方坐到自己对面。

名为GT的男人话不多,只是简单问了五条悟的年龄,确认对方是sub后便不再过问。

午饭接近尾声,五条悟主动绕到GT旁边蹭了蹭他的肩,GT笑着看向他,回应般的摸着五条悟的头。五条悟被摸得脸热,半封闭包房里温度稍微有些高,也刚好掩饰了他白皙皮肤上泛起的红晕。

“接下来是……?”

GT看了看手表,“可能要其他时间再约了,我还有其他工作要忙。”

小猫批脸立刻拉下来,却也只好随口答应了。

“好吧,那GT先生有时间记得找我。”

GT是自己开车来的,上车前还向正在给专车司机拨号的五条悟发出邀请:“SATO先生去哪?顺路的话可以一起。”

“我叫车了,GT先生先走吧。”

“好,回见。”

“拜拜。”

五条悟目送着对方的车离开,突然一皱眉,“啧”了一声。

“看来真的顺路啊,还想跟他多说两句呢,早知道让他捎我一程好了。”

15 Likes

2

五条悟刚回到公司,就有一大堆工作找到他头上。他从容的推掉了对招聘工作的视察,只留下一句“让硝子去查吧”。

正在写材料的硝子:“哈?”

这次招聘参加的人数不过10个,由于对学位的要求很高,而且只聘用一人,视察的工作量并不大,所以被五条悟义正言辞的交给自己信任的下属了。硝子接到消息时也没多说什么,毕竟自己高中同学性格什么样她也是知道的,视察完顺便问了结果,把视察报告传给了五条悟。

被聘用的人叫夏油杰,没有照片,学位和评价甚至比要求还略高一筹,仅凭这一点就在几个人中脱颖而出,也理所应当的聘上了。

“从下周一开始正式入职,通知他一下。”五条悟翘着二郎腿心不在焉的对秘书说。

当天晚上,五条悟收到GT的消息:

(GT)从现在开始到这周结束我应该都有大块的时间,SATO先生什么时候方便请提前告诉我。

(SATO)那周五晚上怎么样?

(GT)可以,不过晚饭后再见面吧,不麻烦SATO先生了。

五条悟一惊,回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但思考了半天也没找出什么让人讨厌的地方,索性是觉得对方客套而已。

不过对方也的确是客套。

五条悟回了“好”,又去网上查了关于BDSM的信息,因为他第一次玩这种刺激的,而且是dom为男性的情况下。五条悟翻着BDSM的行为,工具以及注意事项,脑中开始把GT和文字的内容相结合,脑补出对方拿着道具命令自己的样子,竟然不由自主的勃起了。

他放下手机平躺了一会儿,却丝毫不见性器有软下去的趋势,反而这几分钟已经要完全抬头了。

“…怎么这样。”五条悟无奈的蹬掉裤子,粗暴的上下撸动了几下,又用指甲轻轻搔着冠状沟周围,脑子里想着自己还没打过炮的炮友自慰也实在是离奇,五条悟轻喘着,胸口上下浮动,前液丝丝缕缕流出来,被五条悟的手抹到整个柱身,最后射出浓精。五条悟把包裹着精液的纸团扔进垃圾桶,洗漱睡觉了。

在工作中时间往往过得很快,星期五的晚上五条悟吃过晚饭差点忘了自己约了炮,简单打扮了一番就去了约定的酒店。他这次没让司机接送,一是自己的私事不想让别人知道,二是想让对方放开了做,不要因为条件差异而放不开手脚。

两人差不多是一起到达酒店的,GT带着五条悟去前台开房间,却无意间被后者听见了自己的名字。

夏油杰。

五条悟总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却怎么想都想不出来到底是在哪听到的,突然想起前几天聘用的高材生就叫夏油杰,整个人都差点灵魂出窍。

“我操。”五条悟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名叫夏油杰的男人回过头,疑惑的看着这个马上就要和自己打炮却突然好像精神分裂了的白发男子。忍住笑用带着关心的语气问:“你怎么了?”

五条悟刚意识到自己失礼了,马上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说没事。

虽然他心里可不是没事。

这要是做了长期炮友得他妈多刺激啊。

14 Likes

3

五条悟无意间加快了步伐,夏油杰刚打开门他就好像老年人穿了足力健一样走进去,一副饥渴难耐的样子。夏油杰也不急,慢慢悠悠的锁上门,把随身背着的背包放到床头柜上,顺便摸了副手套出来。五条悟若无其事的在旁边看,没想到夏油杰上来就一脚踢在他小腿上,激得他一下就哼出了声,单膝跪在地上,疑惑地抬头看他。对方没说话,又踢了另一条腿,这下五条悟差点趴在地上,被夏油杰的腿又向后推了一把才直起身子跪好。

夏油杰蹲下来,用气音在五条悟耳边低语:“定个安全词?”

“不用。”大概是跪着对于五条悟这个身量的人不太舒服,五条悟说话声音小了很多。

夏油杰去拿了个蓝色的项圈,戴到五条悟脖子上。

“颜色刚好。”夏油杰好像在观赏艺术品,虽然这具活的艺术品刚刚开始创作。他摸了摸五条悟的头发,示意他进卫生间,五条悟刚要站起来,就见夏油杰很有攻击性的看着自己,也马上会意,膝盖着地慢慢爬进卫生间。夏油杰把花洒的喷头摘下来。踢了一脚腿边蹲着的五条悟:“脱裤子。”五条悟把裤子脱下来,性器早就在被踢的时候兴奋的勃起了,在内裤脱下的时候弹出来。夏油杰用鞋尖把五条悟色素极少的嫩白性器踩在脚下,敏感的龟头在粗糙的鞋底和瓷砖上摩擦,一汩汩前液从马眼流出,在卫生间瓷砖做的地板上留下一点湿痕。五条悟连喘气的声音都带上了鼻音,“嗯嗯”的在痛感中汲取快感,爽得不行。夏油杰加大了力度,对方喘息的声音明显变了调,全身开始剧烈的抖动,五官拧成一团,断断续续地说:“先生……主人,嗯……对……对不起……能不能……”

“为什么?”夏油杰神情轻松,隔着鞋底感受着脚下东西的跳动。五条悟的汗顺着鬓角滑到下巴,又滴到夏油杰的皮鞋上。

“我……我不知道。”

“那就想吧,想不到我是不会抬脚的哦。”

“嗯……呜……”五条悟实在难受,眼泪都掉下来了,啪嗒啪嗒的掉在地板和夏油杰鞋面上。夏油杰攥紧拳头,一抬脚踢到五条悟胸口。“弄干净。”夏油杰用鞋尖戳了一下五条悟的唇,对方倒很听话的趴下,用舌头舔舐自己流下来的体液。

“看在你舔得挺干净的份上放你一次吧。”夏油杰露出他的招牌假笑,摸了摸五条悟的下巴,随即指着浴缸:“趴进去。”他把拆掉喷头的花洒管插进五条悟尚未湿润的穴,然后打开水闸,放到最大。苍蓝色的瞳眸一下子瞪起来,全身小幅度的浮动,开始发出低低的喘息,温热的水从后穴流入肠道,进到胃里,被填满的感觉实在无法忽视,刚才被皮鞋底蹂躏时五条悟就感觉自己要射了,再加上水流过敏感的前列腺,刺激着让快感像电流一般进入全身,他很快就前端高潮了一次。

夏油杰发现了sub的反应,眼看也差不多了,便把水闸关了,拔出水管。穴口收紧的很快,以至于基本没流出多少灌肠的水,五条悟的小腹有些隆起,好像平原上的小山包。夏油杰命令五条悟回到卧室,找出了个银色的肛塞,末段还有一颗心形的粉色半透明塑料做装饰。他故意没倒润滑,直接硬生生的塞进紧窄且充满水的穴里。

由于五条悟的后穴是第一次被人开发,而且在没有扩张的情况下塞入肛塞属实是一种折磨,但肠道里的水也起了一些润滑作用,穴口部分被穿过之后,插入就变得顺滑多了,甚至隐约听得见啧啧的水声。完全插入后,只剩心形的装饰露在外面,被臀肉轻轻挤着,有种说不出的美感。夏油杰用带着皮手套的手打了一下五条悟的臀瓣,白皙的皮肤上掀起肉浪,出现了一个鲜明的红手印。“呃呜……”五条悟吃痛的叫了一声,身前刚过了不应期的性器马上又有了抬头的趋势。或许是因为羞耻感和屈服感,五条悟总能在这些折磨中体会到快乐。而且是前所未有的快乐。

夏油杰又拿了根材质比麻绳细腻的绳子,三下两下给五条悟绑了个吊手缚,胸肌在绳索的勒硌下显得更加突出,双手被束缚在身后,双脚又因为跪着的姿势基本无法派上用途。夏油杰拿出个电击阴茎环,套在五条悟的阴茎上,用遥控器调了间隔时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20分钟,不可以动不可以叫出声,违规一次加10分钟。哦,对了,还有惩罚。”说着,指了指身后墙面上的挂钟。电击带来的快感远比震动带来的多,就像是把实体化的快感直接输进身体里。没过几分钟五条悟的下身就一阵酥麻,感觉已经要跪不住了。这东西说是阴茎环,却没有箍得充血,只是持续释放短流的电。夏油杰看他10分钟没动,走上前调整他的姿势,拔出肛塞,听着“啵”的一声,五条悟的皮肤红了一度,脸上也热热的感觉像是要烧起来了一样。夏油杰挤了润滑,伸手指进去找对方的前列腺,很快便找到了一块质感与其他部分略有差别的地方,夏油杰用手指戳了一下,被指奸的人立马一弹腰,连喘息都重了几分,声带却始终没有震动,只是发出轻轻的气音。夏油杰都感叹他竟然这么能忍,这也刚好鼓励了他更加暴力的对待他。

13 Likes

4

五条悟的手机响得很不是时候。

五条悟的手被束缚着,根本没办法接电话,夏油杰只好按下自己心里这局炮的暂停键,去拿五条悟的手机,然后放到他耳边。五条悟显然是愣了一下,听了电话里的人说了半天,大脑才识别出来对方是谁。

“硝子,能不能一会再说,我这边有事。”

对方没说话,挂电话挂的很快,显然不是因为五条悟说自己有事而挂电话。

而是气的。

五条悟抬头:“继续吧。”

夏油杰又绕到他身后摆弄他的后穴,先是推了颗跳蛋进去,调到最大档。由于塞到前列腺之后跳蛋总会被灌肠的水推出来,他又把肛塞放了进去。身前的人立刻从嘴里吐了口气,全身发软,有种向下倒的趋势。在夏油杰站起身从他右边走过顺便习惯性的伸手摸他头的同时,他的阴茎又高潮了。

阴茎环受重力自然而然从软下去的阴茎上掉到地上,20分钟也刚好到了,夏油杰刚想说话,就看见五条悟尿到了地板上,而当事人好像完全没发现。直到尿液顺着地板流到五条悟的腿边,温热的液体才让五条悟感觉到他失禁了。夏油杰没说什么,只是走上前,用手指沾了点尿液,送到五条悟嘴里,后者就像知道自己做错事的小猫,很乖的吮吸着指尖上黄色的液体。

夏油杰拿了两个金属的乳夹,加在五条悟早就挺立起来的嫩红乳尖上,然后用散便抽向五条悟的胸口,乳夹扯着五条悟的乳尖,又被散鞭抽得向外扯,没抽几下,五条悟的乳尖就肿起来,像个樱桃籽一样突兀的充血挺立着。乳夹前端的锯齿摩擦着红肿的乳尖,冰冷的金属被炽热的身体捂成温热,又被夏油杰用力拽下来,扯掉一点透明的薄皮。“啊……哈——”五条悟疼的叫出来,又被紧接着涌上来的快感爽得喘息,一副混乱的表情,看不出是疼还是爽。勃起的性器颤颤巍巍的淌出前液,打湿了稀疏的白色阴毛。“真是淫乱啊,SATO。”夏油杰捏了捏五条悟身前的深红色乳尖,拔掉肛塞,换成性器直接把跳蛋推向更深处,还在震动的跳蛋被推进结肠口,又在性器抽出时受重力和灌肠水的压力直线下滑到穴口,夏油杰动作幅度很大,明显是故意而为之。一些肠液和灌肠水的混合液体在一次次抽插中被积在穴口,打成白色的泡沫,几分钟前还称得上干净的穴口周围一片泥泞。夏油杰却好像与五条悟毫无关联,只有裤子脱下一半,露出狰狞的性器狠狠的插入,甚至连衣服都没脱一件,完全可以肏完人就提裤子走出去,皮鞋上微微的湿痕除非仔细看,否则根本无法发现这些细微之处,而且谁又能想到这是打炮时没清理干净的体液呢?

“水……我嗯……渴了。”用气音哼出来的声音像猫打呼噜一样,可夏油杰还是听见了。作为一个温馨体贴的dom,他很爽快的在射之前把性器抽出来,拽着五条悟的头发,捏着他两侧的脸颊强制他张开嘴,把一股股浓精灌入五条悟嘴里。看着五条悟的喉结因为吞咽上下滚动,才心满意足的把揪着他头发的手松开。随即倒了杯水给他漱口。然后又把手指伸进五条悟的后穴,把跳蛋抠出来,被肏熟的软肉紧紧地夹着伸进去的手指,跳蛋被拿出来时还发出淫靡的“啵”声,五条悟全身都在痉挛,不知道高潮了几次的阴茎只流出些透明的液体,后穴一边颤抖一边流出混着肠液的水滴到毛坯地板上又被吸收,穴口与地面拉出长长的丝,又从中间细的地方断裂,渗入毛坯的缝隙。

解绳子的时候五条悟开始乱扭,夏油杰提膝撞了一下他的腿,用眼神质问他要干什么,五条悟抬起头,眼睛有点失神,蓝色的瞳仁好像破碎了一般,涣散的盯着人看。

“尿尿……”

夏油杰在心里暗喜,他刚才给五条悟的漱口水加了一点利尿剂,没想到药效发作这么快。

“你别乱动,不然解得更慢。”

五条悟的身体上留下了明显的勒痕,连绳子上的纹路都历历可见,在白皙的皮肤上显得格外突兀。

灌肠的水早在夏油杰插入和把跳蛋拿出来的时候流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一点正顺着腿根流下来。五条悟回头看着正在卫生间门口憋笑的夏油杰,臭着脸问是不是下药了。这质问到了夏油杰眼里好像调情,像看一只生气的小猫一样笑着看五条悟。夏油杰看时间差不多了,主动结束了这一炮,把衣服递给五条悟觉得他清理得差不多了,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走之前留下的一句客套话差点让五条悟再次兴奋起来。

“期待与SATO先生的下次相遇。”

10 Likes

5

身量不小的黑发男人把头发全部盘起,十分利索的扎成丸子头,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皮鞋踩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嗒嗒”声,轻轻敲了敲总裁办公室的门。

“谁?”屋内传出来的男中音不禁让夏油杰大脑停滞了一下。

这声音实在熟悉,却想不起来自于谁。

屋内的五条悟早就憋笑憋了半天,本来新人报道完全不需要总裁亲自接待,好在这次的聘用的职位要求比较高,对方的身份也很特殊,他也刚好找个机会在公司里和夏油杰见面。

给夏油杰带路的总裁秘书轻车熟路的应答着:“五条总裁,是您要见的夏油来了。”

“喔,让他进来,你去忙你的吧。”

夏油杰轻轻推开门,几米外办公桌旁低着头看资料的白发青年抬起头,透过墨镜用一双苍蓝色的、藏着笑意的眼睛看他。夏油杰瞬间瞳孔地震,但这种心情的转变很少在他脸上体现,但他现在实在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绝望了,眼前人的眼神有些难懂,三分暧昧三分激动——以及各占二分的霸气和压迫感。换做任何普通人都看不出来这是个受虐倾向极强的sub,可夏油杰不是,他可是跟自己当时的未来总裁打了炮而且是在对方下位的情况下!他实在是对这种目光熟悉得不行,却还是配合五条悟演这场没有观众的戏。

“早上好先生,我是夏油杰。”他面带微笑的打着招呼,之所以没说“初次见面”并不是无礼,真相两人都知道,五条悟是个不拘小节的人,况且他也不想找夏油杰的茬,万一惹到了对方以后不好约了就出大问题了。

“早上好,我叫五条悟,杰的话叫我的名字就可以哦。”

两人不约而同地笑,五条悟单手捂脸笑得全身颤抖,夏油杰“噗”的一声笑出来,显然刚才憋了半天。

“话说,悟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和GT是同一个人了?”

“是啊,在酒店取房卡的时候偶然知道了你名字,不然我后来也不会因为想起‘夏油杰’是刚聘上的高材生然后突然发神经。”

夏油杰这才想起进房门之前五条悟那句突然出现的“我操”。

“我都没在意那些。”

两人寒暄了几句往事就暂时告辞了,夏油杰还要安顿一下办公室,不知道是这职位实在高难还是五条悟故意指使,整个集团为数不多的单人办公室就这么安排给一个新人,并且跟五条悟的办公室在同一条走廊。换做别人可能吓得不行以为刚上班就受到总裁针对,夏油杰不觉得工作环境会影响到他什么,反正该工作工作,该赚钱赚钱,也不是因为一个办公室的地理位置会影响他领工资。他还恨不得跟那个漂亮脸蛋的白发总裁多见几面,毕竟跟他打炮实在舒畅,也仅此而已。

夏油杰实在是没想到会出这么个事,他现在不知道是惊喜还是惊恐,与此同时心里也想出了更多新玩法,一片未知的领域正在向他和五条悟开启,等着他们共同去探索,夏油杰因此感到略微兴奋,嘴角无法抑制的扬起好看的弧度。

一条短信发过来,给夏油杰吓了一激灵,他低头看着短信的内容,陷入了沉思。

(五条悟)笑什么呢,杰。

夏油杰360°环顾了一大圈,又是拉窗帘又是关灯,终于找到了角落里不起眼的全方位无死角针孔摄像头,他冲着摄像头竖了个中指,同时另一只手在手机上打着字。

(夏油杰)下次约炮定在周末?

虽然五条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突然提这个,但他的大脑告诉他,管它呢,能爽就完了呗。

(五条悟)ok。

夏油杰轻轻挑了下眉,嘴里吐出几声笑的气音。

“啧。”

10 Likes

6

二人在知道对方身份后的第一次打炮如约而至,夏油杰竟然打破常规的邀请炮友去自己家,或许也是因为对方的身份实在特殊。他还特意做了点准备,毕竟五条悟身上实在有太多诱人的地方让人实在忍不住的进行幻想。而他夏油杰就是把这些幻想统统变为现实的人。他家并不大,介于平庸和华丽之间,显得房子的主人勤俭朴实,内饰都是普通的简约风格,好像是主人故意把自己的爱好隐藏的严严实实。

“我以为杰一个人住,家里会很寒酸,真是没想到……”五条悟永远管不住嘴,即使是在这即将到来的重口味满汉全席之前也丝毫不感到慌乱,虽然他无法保证做的时候能不能还像现在这样。夏油杰提前提醒他做好心理准备,然而这句话到了五条悟眼里权当耳旁风,毕竟他脑子里无时无刻不闪过这句话:老子是最强的!

虽然他的下身不是这么想的。

由于五条悟的身体实在不老实,即使是刻意收敛了也还是感觉体内的东西不住的往下滑。

夏油杰带着五条悟进了一个房间,紧闭的房门被打开,五条悟一眼望过去,里面的器具在他眼睛里都自动加上了buff,熠熠的闪着金光。

“杰……你竟然这么……重口味……”五条悟突然有些后悔接受了这个地点的约炮,但事到如今回头是不可能的了,只好硬着头皮跪下来。

“看来悟是准备好了。”夏油杰的语气听起来还不错,“可以把那个拿出来了。”

虽然不知道夏油杰是怎么发现他带着这个跳蛋的,但五条悟还是老老实实的拿了出来。椭圆形的跳蛋与穴口拉出夹杂着肠液和一点点润滑的银丝,实在色情。五条悟象征性的拿给夏油杰看了看,很快又把跳蛋丢到一边。

“主人,让我来取悦您吧。”

这间房间的一面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皮拍、项圈、散鞭和各种绳子,以及看起来有足够杀伤力的长鞭——以及一个木质笼子。

“那么就先从简单的开始吧。”夏油杰从墙上摘下来一个皮拍,这皮拍的外形实在有点诡异,轮廓和普通的无异,却在中间部分凸起了几个字母,好像简易的木质刻章,几个极具羞辱性的字母“BITCH”倒着被镶在上面。

“悟,挨10下不出声音不动就不再打了。”

五条悟没说话,只是默默地点头,屁股倒是很诚实的抬起来。夏油杰下手很重,即使不知道这个人的床风也能从他小臂健硕的肌肉联想到。他动作麻利,眨眼功夫手臂就抬起又落下,在跪着的人屁股上留下一个红色的“BITCH”,激起一阵不太明显的肉浪,淫靡的拍打声很快充斥了空荡荡的房间,甚至还隐隐约约有几声回音传入他们的耳朵。但五条悟无暇顾及,光是克制呻吟就足够分散他三分之二的精力,他把头埋进双臂,随着每一次有节奏的“啪”轻轻抖动着身体,他的大腿有些颤抖,看起来实在是太可怜,好像跪都跪不住一般。这10下好像打了10年,夏油杰打完后拽着他的头发逼迫他抬头,发现他的脸早已被汗水和生理泪水占满了,一双苍蓝色的眼睛变得朦胧,好像蒙上了一层雾。

“悟,还是这么乖啊——接着,进那里去。”夏油杰指向木笼子。

五条悟爬进去,感觉笼子的材料不算粗糙甚至说得上温和,除了有点硌貌似没什么让人受不了的地方,况且BDSM就是要有点擦伤之类的代价才算得上好玩嘛。

夏油杰手握注射器,往里面放了几个鹌鹑蛋大小的果冻状的卵,伸进五条悟湿润的穴,又一个一个的从注射器里挤出来,有点凉的卵进入温热的体内让五条悟打了个寒战,但穴内的高温很快把几个卵捂热了。

“哈……想给杰生小宝宝……”五条悟被折磨的有点神志不清,好像真的成了母狗,只愿意为自己的主人服务,甚至连自己的想法都没有了。夏油杰显然是很满意他这番话,难得的用手轻抚五条悟头上的白发,用温和的语气在他耳边轻轻吐字:“真乖啊悟,那就一个一个的把蛋下出来吧。”

五条悟没说话,身上暗暗使着力气,把大部分力放在肠道里,慢慢的把几颗卵排出来,被排出来的卵还带着一点润滑和肠液,藕断丝连一样粘在一起,被一个一个的从紧窄的穴口排出来,却听喘息的声音越来越大了,夏油杰以为这仅仅是因为他太用力才发出这声音,又拿了条散鞭来来回回抽了几下,五条悟始终没说话,除了夹杂着痛苦哀嚎的喘息声外没说任何话,导致他产完卵之后夏油杰尺寸不俗的阳具顶进紧窄的穴道时他直接昏过去了。夏油杰肏到一半突然发现不对,抽出来自己用手解决了。又把五条悟放到床上喂了一点水。

以他的经验来看,对方应该是脱水了。

“嘶……还是需要安全词啊。”

11 Likes

第7章在下面!
8

夏油杰这个月第一次失眠。

那句从自己上司呢喃出的话让他产生了太多疑惑,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突然说出这话,也不知道那所谓的爱到底指哪一种爱。一切都如梦境一般,可那句“喜欢”太真切了,真切到让人无法忽视。夏油杰突然意识到自己从未见过五条悟在任何饭局上喝酒,无论对方多么热情的劝酒、把酒杯推到他面前,却也都被他笑着拒绝。

果然是不会喝酒吗。

这算是听见了他的秘密吧。

夏油杰抬手把紧皱着的眉头拧了拧,这件事的问题不在于五条悟说的到底是不是真心话,而是自己今后怎么面对他。

夏油杰意识到自己的失眠,下意识拿起手机看时间,却无意间瞟到日期是12月7日,偶然想到曾听五条悟念叨过他的生日就快到了,没想到刚好赶上今天。他打开手机预订了早上6:30的蛋糕,想着明天借此机会问个清楚,他希望彼此能够坦诚相待,哪怕那句话是假的、是他心理暗示导致的误听也无所谓。因为在他听见那句话时,已经猛然发觉自己对他的情感了。

五条悟早上来到办公室,看到的桌子上被透明塑料盒子罩住的蛋糕,绑住盒盖和底部的金色丝带打着漂亮的结,折起的卡片被男人抽出来打开。

“悟,生日快乐。”

落款是夏油杰。

夏油杰此时正在自己办公室里把风衣挂进柜子,虚虚掩着的门就被推开,白色的大猫跑进来挂在人身上,在他唇上轻轻一吻,一触即离。把夏油杰失措中想要问的话全都堵在嘴里,微微泛红的耳根陈述着他心动的事实。五条悟率先开了口,他没戴墨镜,苍蓝的眼睛直直注视着对方,美丽的瞳中只有夏油杰一个人。

“杰,做我男朋友吧?”

没有回应。

空气凝固了一瞬,五条悟下了极大的赌注,倘若夏油杰不接受表白,他们连炮友关系都无法维持。

然而下一秒,夏油杰伸手扶住五条悟脑后,吻了上去,这比刚才近乎触碰的吻强烈数倍,发了狠似的撕咬把猝不及防的五条悟唇边弄的水光锃亮,没有被及时吞咽下去的涎水在下巴聚成水珠,滴到地板却无人在意。爱意来得汹涌,偏偏两人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却轻易取得了成功,理智被一点点吞噬,五条悟已经开始想接下来要在哪里做了夏油杰却突然停下,留下一脸愣怔的五条悟后撤了半步。

“再不吃蛋糕要化掉了。”

“?”

TBC.

13 Likes

7

五条悟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是夏油杰家里的天花板。

其实他并没有睡很久,半个小时左右就从床上坐起来,一脸懵的与夏油杰大眼瞪小眼。

“你脱水了。”夏油杰指指旁边的水杯,“既然醒了就自己喝吧,下次要给我安全词。”

“哦……”五条悟有点委屈的应着,端起水杯默默喝水。

“太晚了……住我家吧,想必你已经很累了。”

五条悟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异样的情绪,不知是因为大脑还未完全清醒还是从未感受到过,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究竟是什么感觉。睡前洗澡的时候他才恍然——这是爱啊。他爱上这dom下属了。

夏油杰往往醒得比较早,平时上班到公司的时间也够再往返一次的了,这次由于前一夜的折腾稍微起晚了些,再加上有起床气的五条悟赖赖唧唧拖延时间,紧赶慢赶到公司已经是踩着点打卡了。在公司五条悟也丝毫不注意彼此的身份,跟夏油杰走得近了还要对方使眼色才发觉这公共场合的越线。

夏油杰工作稳定下来后,他们约了每隔一周的星期日下午打炮,地点不定,全看双方喜好,五条悟肤色过白,导致每次跟夏油杰私下见面时上一次的痕迹都还没完全消退就被填上新的伤痕,如洁白雪地里的血迹般突兀,给这具本就完美的身躯增添了几分色情。五条悟从来没表露出自己内心对夏油杰的情感,或许这也是因为他自己也不确定这到底是不是爱,在这之前的二十余年人生中从未出现的情愫在自己炮友身上初次崭露头角,实在让五条悟有些措手不及,虽说表面上没有表示这种情感,却更加促进了那颗稚嫩的种子在他心中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开花结果,越是想抑制却越难以忽视,也影响了五条悟近期变得多愁善感,经常因为小事发脾气,硝子都带着真心的关怀询问:你最近抽什么风?

五条悟:?

这种情绪一直持续到他与夏油杰的下一次约。

夏油杰自从与五条悟约了固定时间后便尝试了许多新鲜的玩法,每一次都让人眼前一亮,五条悟看了他事先摆好的用具心生疑惑:这是要共进什么烛光晚餐?怎么又是蜡烛又是酒的。夏油杰身着一身黑西装,手上的手套只盖住一半手背,在进行了一些常规项目之后开始摆弄那瓶看起来价格昂贵的酒,在五条悟的注视下倒在他手上。

“别动,如果我发现下面的地毯湿了就用你试试电棍好不好用。”

夏油杰先后在五条悟身上几个可以让液体保持不动的地方倒上酒,还故意倒得很多,后者看着身上几处酒液颤颤巍巍的抖动,苍蓝色的眼瞳中都流露出紧张的情绪,可在夏油杰的极力刁钻为难下他还是没稳住左手的指缝,一滴红棕色的半透明酒液从指缝间流出,滴在浅色的地毯上,异常明显。

“哎呀呀,看来……”

“嘶……”电击带来的快感哪怕是抖M都无法将快感的分数转化到大于痛感,何况五条悟本来就没有那么大的受虐欲,为了让其他地方不重蹈左手的覆辙,也只好因疼痛抽气,除了下体本能的反射以外没有让任何地方的酒滴落下来,夏油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嘴角微微抬起,细长的眼睛稍眯,端详着这具活生生的人体艺术品,灼热的目光扫过一寸寸皮肤,五条悟只觉得身上发热,这玩法的难度实在让人难以接受,夏油杰明显意识到这点,便也不再走这条路,让五条悟舔干净身上的酒就结束了这一环节。

夏油杰没想到自己的老板是一杯倒。

事实就是如此。哪怕是工作需要,五条悟也都让硝子替自己喝,二十多年饮酒的次数都屈指可数,几块酒心巧克力都能让他大脑紊乱舌头打结,更不用说夏油杰倒在他身上的酒了。当他发觉自己意识变得模糊后,他嘴里正塞着个口球,他模模糊糊的吐字:

“百鬼夜行。”

是安全词。

夏油杰解开他嘴上的口球,蹲下来问他:“哪里不舒服吗?”

五条悟只觉眼前变得模糊,眼前的一个人变成若干黑色的影子,在视野内晃动。

这个世界,突然好安静。他听得见夏油杰的问题,但他抽不出心思回答,只是小声自言自语着些什么。

夏油杰凑近听。

“喜欢……杰。”

23 Likes

好香!!!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