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死亡和仿生猫——《忒修斯之船》

研究员夏x仿生猫五,全文1w2
——————————————————————
“夏油杰有个猜想,其实五条悟已经知道了自己是一只猫,和人类是不一样的,只不过不愿意承认这点。但是无论五条悟觉得自己是人还是猫,夏油杰都会一样爱他。”

8 Likes

自从上一个研究项目“忒修斯之船”被公司叫停后,夏油杰一直处于休假状态。好不容易从没完没了的数据和无穷无尽的压榨里脱身,突然没了生活目标,倒是觉得有点无聊了。

“要不要养一只仿生宠物?最近似乎很流行这个。”同事家入硝子在电话里问。

“这个也是我们公司旗下的产品吧?我记得这项目才开没多久,就已经上市捞钱了?”夏油杰叹了口气,“看来比起我们研究什么人类永生问题,老板还是喜欢来钱快的。”

“哼哼,人都喜欢新奇的玩意。”硝子的语气漫不经心,“不养一只试试看吗?一个人还挺寂寞的吧?”

“寂寞倒也还好……好吧,我会考虑的。”

夏油杰挂掉电话,坐在沙发上思考人生。

一个人真的寂寞吗?独居的生活,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虽然偶尔也会有不方便的地方,但总体来说还是很自由的。再者自己做研究员经常忙得没日没夜,小动物待在没人的家里,也是会寂寞的吧?

仔细思索了一番,夏油杰决定将硝子的话置之脑后,打了个响指开启投屏电视,开机广告却正好是仿生宠物的。

“……操。”夏油杰低声骂了句,之前付的几百块隐私保护服务算是白瞎了,该监听还是监听。

“仿生宠物,您的最佳选择!不光是外表上极度相似,它们甚至可以像真的宠物一样正常进食和排泄,却无需担心它们生病和衰老的问题!现在购买仿生宠物,输入优惠代码……”

不会生病这点倒是很好。夏油杰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毕竟他照顾自己就够呛的了。

看完夸得天花乱坠的广告,他倒是真的有点动心。最近无事可做,养只小猫转换心情,或许真的是个好主意……?

夏油杰低头在手机上搜索一番,点开仿生猫的购买评价,清一色的好评,全是描述仿生猫有多可爱、多乖巧、多拟真,一看就是营销部门干的好事。又翻到差评页,他神奇地发现一星差评和五星好评赫然写着相同的话:“和真的猫一样。”

这话一下子逗乐了夏油杰。到底能有多像呢?反正也是闲着无聊,先买一只亲身体验一下好了。

第二天晚上,快递就送到了家门口。

打开精致的礼盒,一团雪白的毛绒蜷在猫窝里沉睡,旁边还插了一本说明书。虽然是机器猫,表皮还是覆盖了一层柔软的人造皮毛,摸上去和真猫没什么两样,甚至身体都是温热的。这点广告说得一点都不夸张,光凭肉眼的话,夏油杰几乎没法分辨眼前的是真猫还是仿生猫。

夏油杰买的是一只狮子猫,他在商品预览图里看到过猫的样子,雪白的小毛脸上缀着一双宝蓝色的眼睛。听说蓝眼白猫在基因上有很高的耳聋概率,而仿生猫显然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拿出说明书,一张小卡片掉了出来,夏油杰捡起一看,是猫咪出生证,上面它的写着出厂编码。这是只一岁大的小公猫,厂家预设的名字叫五条悟。

五条悟?有名有姓的还挺好。夏油杰小心地摸摸这颗小脑袋,决定就保留这个名字。在实验室待得太久,取名水平实在不怎么样,思来想去只能起个“咪咪”这种俗名,和“五条悟”还是相差甚远。

夏油杰看了一会儿说明书,发现五条悟身下的猫窝原来是无线充电桩,电量不足的时候猫会自动趴进窝里充电。虽然仿生猫通过吃饭也能把食物转化成电能,但效率没有直接充电来得高,理论上是不需要喂食的。

不过这样的话,就没有养猫的乐趣了。夏油杰捞起五条悟软绵绵的猫头,按住他粉粉的小鼻子——那是他的开机键。过了几秒,五条悟终于睁开眼睛。

“悟?”夏油杰试探着问。

五条悟歪着脑袋看他,似乎听懂了主人的话。宝蓝色的猫眼睁得大大的,看上去纯良又可爱。

夏油杰把手指伸给猫闻一闻,指尖还能感受到小鼻子下面微弱的气流。五条悟仔细地嗅了一会儿,看起来接受程度良好。

“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了,我叫夏油杰。”新任铲屎官摸摸猫头,五条悟似乎觉得很舒服,顺势躺倒在地,露出毛茸茸的肚皮,很嗲地喵了一声。

啊,好可爱。

夏油杰感觉心都被萌化了。

和五条悟相处一个月后,夏油杰才意识到这张漂亮的小猫脸是多么有欺骗性。即使说明书上写了每只宠物都有独特的隐藏性格,五条悟的鸡掰程度实在让人费解。他不禁怀疑,这只猫到底是怎么通过AI合格认证的。

五条悟是一只很不听话的猫,但这并不代表他不聪明。夏油杰教训过他不要跳到桌上吃东西,五条悟听懂了,但是不服从,改成偷偷跳,看到夏油杰探头过来,就立刻跳回地面,装作若无其事地打个哈欠。看到夏油杰作势要打他,马上躺平露出肚皮,做出一副伸爪投降的可怜样子。

说起来也奇怪,机器猫也有味觉吗?夏油杰查了才知道,五条悟居然还安装了味觉传感器,市面上很多仿生人都没有细节到这个程度。比起猫条和猫薄荷,五条悟更喜欢吃人类的食物,特别是甜的。

有一天夏油杰出门购物,路过甜品店时看到喜久福在打折,就顺手买了一盒。回到家里,五条悟听到拆包装的声音就飞奔而来,直接抓着他裤腿爬上来试图吃一口。在人猫大战后,小猫咪终究还是得逞了。五条悟吃掉一整个团子,还意犹未尽地看着主人,睁大漂亮的水汪汪的蓝眼睛,试图再蹭点吃的。

“不行,悟,你真的不能再吃了。”如果这是夏油杰第一天看到这个表情,他一定会心软,但现在他已经身经百战,迅速把吃的收起来,冷酷地无视了猫咪卖萌,将五条悟关在浴室门外,开始洗澡。

很快五条悟就跑来挠门,嘴里喵喵咧咧地骂他,爪子把玻璃抓出令人牙酸的声音。还好水声大,夏油杰听得并不清楚,过了好一会儿声音消下去,大概是猫抓累了,放弃了讨食计划。

从热腾腾的浴室里出来,夏油杰看到了震惊的一幕:五条悟用猫爪和小尖牙撬开了盒子,撕烂塑料包装,如愿以偿地吃掉了所有的喜久福。小猫咪舔舔自己的爪子,骄傲地喵呜了一声。

“五、条、悟!”夏油杰一字一顿地靠近他,伸手就要揪猫后颈,五条悟矮身一跳,只见一团毛球嗖的一声向客厅窜去,瞬间没影了。

每到这个时候,夏油杰都会觉得公司没给仿生猫配外置控制器是件很傻逼的事情。五条悟唯一的关机键就在他的鼻子上,而且要长按5秒才能触发。首次开机还没什么感觉,等到夏油杰气得想强制关机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根本捉不住这只猫,按住他的脑袋长达5秒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虽然五条悟逃跑起来很难抓,但他也有主动把脑袋送到主人手里的时候。这通常会出现在五条悟刚刚吃完零食,或者夏油杰专心看电脑的情况下。小猫咪会先用爪子拍拍他的手臂,引起他的注意,然后用头去拱主人的手心。这个时候夏油杰就知道,五条悟是想被摸摸了。

把这团纯白的毛茸茸抱进怀里,挠挠他的小脑袋和小下巴,就会收获一串又一串的咕噜咕噜。五条悟舒服得眼睛眯成两条缝,用果冻一样的肉垫在夏油杰身上踩奶。好可爱……看着小猫咪惬意的样子,夏油杰也跟着心软,不想把它强制关机了。

还能怎么办呢?五条悟喜欢摔碗摔盘,夏油杰就把餐具都换成摔不坏的;五条悟喜欢上窜下跳,夏油杰就给他搭一整面墙的猫爬架;五条悟喜欢半夜突袭,夏油杰就……就身体还挺结实的。

如果可爱是一种罪,五条悟早已罪恶滔天,但当他钻到夏油杰怀里撒娇卖萌,眼睛扑闪扑闪地看人,夏油杰瞬间就赦免了小猫咪的所有罪行。

把脸埋进温暖的猫肚皮,深深地吸了一口。现在的生活好像也很不错。夏油杰幸福地想着。

19 Likes

五条悟是仿生猫,掉毛很少,毕竟是人造皮毛,掉毛以后不会像真猫一样自己长出来,还得返厂去植绒,费钱又费力。好在五条悟自己爱干净,也不怕水,夏油杰在洗护上不用费太多心思。

但是作为一只猫,五条悟实在聪明得有些过头。他会开门,开灯,喜欢看电视、出门逛街,甚至连拉屎都不喜欢用猫砂盆,会和人一样使用马桶。夏油杰猜测这是AI学习人类行为的结果。养得时间越久,五条悟学会的人类技能就越多,他很喜欢说话——当然是以喵喵叫的形式,每天都要对着夏油杰哇哇大叫,使唤他干这干那的。

为了更好地了解五条悟的喵语,夏油杰购买了发声按钮,希望小猫咪能借助按钮来准确表达自己的意思。不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要有输出,就先要有大量的输入。夏油杰选了最基础的“出去玩”、“摸摸”来教。

起初,五条悟只是把按钮当成闹铃,只要听到声音就跑过来蹲着,后来他意识到自己也可以用按钮表达自己的诉求,便尝试用爪子拍按钮。夏油杰当然注意到了这点,开始引导猫如何把按钮摁出声音。

『出去玩』

这是五条悟学会的第一个词。

五条悟不怕生人,是见到谁都会凑上去闻一闻的大胆猫猫。夏油杰一般会带猫去公园玩,也有时候会带着猫购物。猫咪在外面充分消耗精力,回到家电量不足了,就会乖乖趴在猫窝里充电,不再喵喵叫着讨零食吃。

虽然五条悟不会吃胖,但是夏油杰真的会被吃穷。小猫咪可不是垃圾桶,剩饭剩菜就能糊弄,肉要吃新鲜的,零食要吃进口的,糖要吃主人亲手剥的。有时候夏油杰也会反省自己,是不是宠得太过了?

等五条悟学会了“吃饭”按钮,讨食本性更是不可收拾。于是夏油杰开始教他“等一会”和“结束”的区别,就算是小猫咪,也得学会延迟满足才行。说了结束就是结束,绝对不会因为卖萌而妥协,绝对……嗯,偶尔还是会心软的。毕竟一直不给的话,可能会打击猫咪对学习按钮的积极性……嗯,是这样没错。

五条悟进步很快,随着按钮增加,逐渐可以造出更长的句子。从单独一个『吃饭』,扩充到『suguru』『帮忙』『吃饭』。虽然从语法上来说还有改进空间,但这样的成果已经非常喜人了。夏油杰有考虑过直接改动五条悟内部代码来加快学习速度的可行性,但仿生宠物到底是商业产品,源码是不开源的,自己也没必要给公司白打这份工。自己对AI智能的训练,只是单纯出于个人兴趣而已。

除了那些基础的主谓宾单词,夏油杰还尝试让了五条悟理解不同的心情。在小猫咪被撸得舒服到打呼噜的时候告诉他“开心”,在小猫咪吃不到零食而大力甩尾巴的时候告诉他“生气”,持续几天后,五条悟就明白了词语的含义。反过来,夏油杰也能用按钮来让五条悟清晰地了解自己的想法,毕竟沟通是双向的,小猫咪知道主人在生气,偶尔也会主动翻肚皮认错一下。

既然五条悟已经初步理解抽象名词,夏油杰决定教他更深奥的东西——“爱”。爱究竟是什么?许多人类究其一生都没有弄明白。但既然教学对象是小猫咪,人类就要用小猫咪的角度去理解爱。蹭头是爱,舔毛是爱,踩奶也是爱,小猫咪的爱是很单纯的,夏油杰尽可能地用猫的方式让五条悟理解按钮『love you』的含义。说起还有点羞耻,夏油杰自觉是个比较含蓄的人,对爸妈都很少说爱,没有谈过感情,对伴侣说爱的机会更是没有,如今居然对着一只仿生猫疯狂示爱,企图让它理解爱的含义。

五条悟这个名字真没有取错,他的悟性很好,当他第一次按下『love you』按钮,还绕着主人的腿蹭来蹭去,夏油杰感觉自己的心被狠狠击中,忍不住抱起猫就是一顿狂亲。谁家的小猫咪这么聪明还这么可爱?当然是夏油杰家的小猫咪!

虽然『love you』和『开心』的功能很相似,但前者能使用的范围更广,五条悟还会开发出夏油杰当时根本没想到的用途:讨零食不成功,按『love you』讨好;捣蛋被发现,按『love you』求饶;主人心情不好,按『love you』哄人……这个按钮可谓是超级杀手锏,夏油杰从来没想过小猫咪可以提供这么多的情绪价值。

时间过去了两个月,五条悟已经学会了将近40个按钮的含义。不光可以表述需求、心情、想法,还可以用『谁』『为什么』『哪里』『什么时候』来进行提问,夏油杰很乐意花一下午的时间来解答五条悟的疑惑。他可以明显地感受到,五条悟的AI水平确实因为学习而提升了许多,他越来越像人类了。

另外,夏油杰发现五条悟开始对镜子感兴趣,会站在镜子前看很久。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懂得照镜子是判断自我意识的关键行为,五条悟到底能够认出镜中的小猫是自己吗?研究员夏油杰决定对自家的小猫咪复刻一下著名的镜子实验。

首先趁五条悟睡觉的时候,在他额头贴上一个小贴纸,然后把猫叫醒,抱到客厅的落地镜前,自己躲起来,观察他的反应。五条悟先是喵喵叫着找了一会儿主人,最后才把注意力放在了镜子上。五条悟蹲坐在地,看着镜子里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喵咪,似乎发现了贴纸的存在,用爪子拍了拍镜中贴纸所在的位置。但镜子是平面的,五条悟什么也没有摸到。他在镜子前走来走去,似乎在思考什么。过了一段时间,五条悟开始用爪子挠自己的脑袋,试图借助镜子甩掉黏在猫毛上的小贴纸。

实验是成功的,五条悟通过了测试。但这是五条悟的AI发展出来的自我意识,还是编程预设了他的行为?为了确认这点,夏油杰考虑教五条悟物种的概念。他在按钮旁摆了一面落地镜,吸引猫的注意力落在镜子上,然后按下新装的按钮。

『suguru』『人类』『satoru』『猫』

五条悟看了看夏油杰,又看了看镜子。

『NO』他用小爪子拍拍按钮。

夏油杰没有预料到五条悟会这么快做出反应。以往的教学再怎么说也要练上两三次,才能让他理解词语的含义,为什么这次能如此迅速,并且还是否定语气?

或许是五条悟其实不明白他的意思?或许是五条悟现在不想接受训练?夏油杰问他:『为什么?』

『生气』五条悟踩完按钮,背对着夏油杰蹲下,留给他一个气呼呼的后脑勺,不开心地大力甩尾巴。

夏油杰思考了几秒五条悟生气的原因。觉得自己烦人?觉得自己不是猫?或者别什么?他轻轻叫了一声悟,挪到猫身边给他挠挠下巴,希望可以消气。

五条悟还是很好哄的,挠了一会儿就发出呼噜声,听上去没那么生气了。他转身回到按钮的区域,来回转了好几圈:『satoru』『人类』『YES』。

夏油杰好笑地纠正他:『satoru』『猫』『suguru』『人类』。说着便又指了指镜子,里面是一人一猫的倒映,想要把抽象的概念和视觉联系在一起。

听到夏油杰的话,五条悟又变得不耐烦起来,喵喵大叫了两声,也没有继续使用按钮,直接跑开,跳到夏油杰够不着的书架上。

好吧,可能悟今天就是心情不好。夏油杰没有放在心上,任何学习都需要时间,耐心是很重要的。

接下来的几天,夏油杰观察到五条悟照镜子的几次更频繁了。但每当夏油杰试图教会他人类和猫的区别,五条悟都会表现出抵触或者否定。

如果五条悟可以认出镜中的自己,那他应该也能识别出抱着他的人类是夏油杰才对。人类和猫在视觉上的区别就很大了,到底是什么造成了五条悟的理解困难?夏油杰仍然在思考这个问题。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自家的小猫咪似乎陷入了情绪低落,趴在镜子前看很长时间,然后窝在角落一动不动,也不怎么理睬主人。夏油杰有个猜想,其实五条悟已经知道了自己是一只猫,和人类是不一样的,只不过他不愿意承认这点。

于是夏油杰暂停了发声按钮的教学计划,顺便收走了落地镜。这里是家,不是实验室,小猫咪的感受才是最重要的。无论五条悟觉得自己是人还是猫,夏油杰都会一样爱他。花了一周多的时间哄猫,过纯粹的小猫的生活,陪他吃陪他玩,每天摸摸他的时候说“love you”,五条悟似乎逐渐淡忘了那件令猫伤心的事情。

12 Likes

回归鸡掰猫的生活,五条悟整天上窜下跳、喵喵大叫,夏油杰在头疼之余也暗自欣慰,自家的小猫咪终于变得正常了。

某天夏油杰在厨房烧菜的时候,听到书房传来巨大的“咚”的一声,吓得他差点把锅铲扔出去。想也不用想,肯定是五条悟又在干好事了。夏油杰赶紧关了火,冲到书房一看,地上躺着一只四脚朝天的猫。

“悟……?”夏油杰凑上前叫他,五条悟看上去四肢僵硬,怎么叫都没有回应。大概是小猫咪太贪玩,还来不及回猫窝,就把自己给弄没电了。夏油杰好笑地想着,把五条悟抱回猫窝充电桩,摸摸小猫脑袋,便回厨房烧菜了。

等到夏油杰做完晚饭,才察觉出不对劲来。猫窝充电桩是速充款,一般在半小时以内就能完成充电,可是五条悟还是一副毫无反应的样子。

难道是充电桩坏了?夏油杰把自己的手机放到猫窝里,倒也能充上电。难道是五条悟的充电感应坏了?夏油杰摸了一下电子项圈,指示灯显示是满电的。又或者,五条悟跑酷的时候把自己摔死机了?夏油杰长按猫鼻子试图重启,依然是软绵绵的一只猫。

夏油杰赶忙翻出说明书,尝试了半天都没有效果,烧好的饭菜都凉了。本来打算把五条悟送去返厂检修一下,可是他在网上看到不少人反映,自己的仿生宠物检修后数据被格式化,完全认不出主人了。

想到要让五条悟冒这样的风险,夏油杰瞬间打消了返厂检修念头。既然公司的产品都会给研发人员留个用来检修的后门,自己也算是公司的研究员,没准可以自己试着修一修……?

夏油杰拨开五条悟后颈的白毛,摸到了那个隐秘的数据接口,这是之前给猫洗澡的时候发现的,还好接口做了防水处理。虽然家里的专业设备不多,但东西还算是齐全,夏油杰把数据线连到电脑上,输入自己的研究员编号,竟然真的进入了检修界面。

看着一排排的代码,夏油杰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上班的时候。好在之前有接手过仿生人相关的项目,和仿生猫的构架思路差不多,他很快就找到了一个“从高处摔落后开启自动保护从而导致无限重启”的bug。理论上来说修复完这个,五条悟就能正常活动了。

不过现在来都来了,为什么不看一眼仿生猫使用的是什么AI呢?一般来说这种有深度学习能力的AI需要相当长的研发周期,而仿生宠物项目从立项到上市只有几个月,很可能是“借鉴”了其他产品,这很有公司的作风。

夏油杰点进AI代码的部分,准备瞄一眼到底是哪个倒霉项目的代码被偷天换日,突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文件名:忒修斯之船。

……什么?有一瞬间夏油杰以为自己眼花了。

忒修斯之船,这是由夏油杰负责的实验项目,研究的是如何将真人的人格数据迁移到仿生人的AI之中,来实现本体的永生。然而实验的结果并不尽如人意:人格数据在迁移过程中会不可避免地遭受损失,从而导致实验体的性格产生瑕疵。在这个技术瓶颈卡了太久,公司叫停了这项实验。

早在公司给自己破天荒地放长假的时候就该想到的,他们怎么会放过这样一个半成品AI?把有缺陷的人格数据塞进仿生宠物的AI里面,虽然模块不兼容会导致人格数据进一步损失,但谁会在意小猫小狗偶尔有点奇怪的举动呢?

当时做忒修斯之船项目实验的时候,数据库装载了两千个多个真人志愿者所提供的人格数据,满足仿生宠物AI“多样性”简直绰绰有余。

夏油杰想到五条悟按发声按钮的样子,又想到他照镜子发现自己是猫的伤心经历,一时之间不寒而栗。至少五条悟在底层逻辑里,还是把自己认知成人类的。

这下五条悟所有的鸡掰行为都得到了解释,一直以来,是夏油杰强迫五条悟过猫的生活、吃猫的食物、玩猫的玩具,给五条悟洗脑如何做一只猫。也许五条悟这么喜欢捣乱,只是为了引起夏油杰的注意,试图告诉主人自己其实是人类。甚至学会了发声按钮后,直接告诉夏油杰这个事实,还被人不相信。

这样看来,五条悟根本就是一个被困在仿生猫身体里的人类灵魂。然而那些没有机会用发声按钮表述自己、没有机会遇上夏油杰这样懂仿生技术的主人的那些“仿生宠物”们,又是什么样的命运呢?

夏油杰看着旁边插着数据线的沉睡小猫,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他拔掉数据线,重新启动了五条悟,把猫抱到客厅,心怀忐忑地在他面前按下按钮:

『satoru』『人类』『嗯?』

五条悟在按钮旁边徘徊了一会儿,并没有直接回答夏油杰的问题。他跳上窗台往外张望,窗户隐约映出那张雪白的小猫脸。

夏油杰蹲在原地等待了几分钟,五条悟似乎并不打算作出回应。于是他又把猫抱回去,用按钮问猫同样的问题。五条悟抬头看了看夏油杰,只按下了一个简单的词。

『嗯?』

除此以外,没有别的回复了。

五条悟真的没有听懂吗?或者说猫咪自己也在疑惑这件事呢?夏油杰有点后悔,没能早点给五条悟安排一个『不知道』的按钮。

“悟,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夏油杰有些急了,把猫抱到大腿上,抓住他的小爪子,“我检查了悟的代码,悟一直觉得自己是人类,是吗?”

五条悟眨了眨漂亮的电子猫眼,夏油杰一边揉猫脑袋,一边叹气:“我早该意识到这点的。”

“我可以尝试着把悟迁移到人形素体里,至少这样悟可以有基础的人类机能。但以现有的技术手段,人格数据在转移的过程中必然会有损失。悟的人格数据已经受损了两回,我不能保证第三次迁移会发生什么……”

“迁移结束后,有可能悟会不知道自己是谁,也有可能悟会不认得我,又或者,数据大量损失后,甚至有几率无法形成自我意识了。”

“悟……想要我这样做吗?同意我这样做吗?”

夏油杰认真地看着眼前的仿生猫,等候他的答案。五条悟躺在夏油杰的大腿上,就像平常对话那样,轻轻甩了甩尾巴,发出娇娇的猫叫。

为了尊重五条悟的个人意志,夏油杰又把猫领到写着“YES”和“NO”的按钮前,希望对方的清晰地诉说自己的选择。

“悟想要重新变成人吗?即使要冒一定的风险?”

可是五条悟好像并不明白夏油杰的意思。喵喵叫了几声,又跑去按『摸摸』,用头蹭主人的裤脚。

夏油杰抚摸着这条柔软的猫,心里五味杂陈。五条悟被摸得舒服,眯起眼睛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看上去和单纯的小猫咪没有什么两样。

或许,只是说或许,五条悟对于自己是人类的认知并没有自己想象中这样强烈。夏油杰又安慰自己。

知道这件事以后,夏油杰实在是坐立难安,心不在焉地撸了一会儿猫,便打电话给家入硝子,告诉她自己目前为止的所有发现。

硝子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我正好要和你说,今天早上有不少休假中的员工被开除了,好几个人都是你负责的那个项目里的。”

“操。”夏油杰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我马上去公司一趟,但愿实验室的门我还能进得去。”

“你真的要把仿生猫的人格数据迁出来?”硝子的语气听上去不太赞成,“董事会不太可能为了这种道德问题而停掉这么赚钱的商品。”

“你也说了,这是道德问题。”夏油杰用肩膀夹着手机,腾出手来换鞋,“只要悟还记得哪怕一点点自己曾经是人类,我就不能这样坐视不管。”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知道你是出于好心。我想提醒的是,做一个人不一定比做一只猫更幸福。”

“那至少我可以给他选择的机会。”夏油杰说。

匆忙赶到了公司,果不其然,夏油杰的员工卡无法通过入口认证了。硝子下楼给他开了门,看对方火急火燎的样子,不由叹了口气:“实验室我是没法带你进去了,去A3区的仓库碰碰运气吧,登记的时候写我的名字。”

“谢谢。”夏油杰点点头,从前台顺了一个员工帽,朝着仓库走去。

A3区的仓库存放的通常是无人处理的退换货瑕疵品,研究员想要素体做实验的话,从这里拿是最方便的。夏油杰在货架之间寻觅,在一个特别高的包装盒前停下脚步。

GS800型仿生人,商用安保人形,在GS系列中算是性能非常优良的款式。夏油杰上下检查了一遍,包装上没有贴明退货原因。如果的不能自启这样的重大问题,公司应该会直接销毁,能堆在这里的货物,大多是细节上有些差错。

凑合着用吧,大不了自己修一修。夏油杰心想。

10 Likes

夏油杰费了不少功夫才把这款身高一米九的GS800搬回家。拆掉外包装,这具人形素体终于露出了真实的面目。银白色的头发,光滑的皮肤,结实的男性身板,从外貌上看不出什么瑕疵。

五条悟好奇地凑过来,竖着尾巴跳上包装盒,站在人形素体胸口嗅来嗅去。夏油杰摸摸猫脑袋,温柔地说:“这是准备给悟更换的躯体,满意吗?这款是白色头发,和悟很像呢。”

五条悟咪咪叫了两声,爬到仿生人形的脸上,低头仔细观察了片刻,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夏油杰好笑地挠挠猫下巴:“悟,对将来的自己好一点。”

为了确认五条悟的想法,夏油杰最后一次尝试用按钮提问:『satoru』『想要』『人类』『或者』『猫』『嗯?』

五条悟在按钮拼盘旁边转了好几个圈,最后按下了『人类』。

其实夏油杰知道,之前对于五条悟区分“人类”和“猫”的训练,并没有取得明确的成果。或许五条悟会认为人类只是夏油杰的另一种称谓,又或许五条悟并不清楚,自己到底在选择什么。

但是此时此刻,或许是私心作祟,夏油杰更愿意相信,五条悟是明白他的话的。

『satoru』『人类』『等一会』夏油杰这样回复。

『satoru』『睡觉』『现在』夏油杰把猫抱进臂弯,轻轻抚摸他。五条悟眯起眼睛,呼噜着进入了休眠状态。在猫鼻子上长按5秒,五条悟真正地睡着了。

夏油杰用数据线把两具仿生体连接到电脑上,开始了漫长的转移工作。这是一个非常细致的过程,稍有差池就可能导致人格数据发生严重的偏移。

到凌晨4点的时候,屏幕上的进度条终于走到了底,发出“哔”的一声提示音。趴在书桌上睡着的夏油杰清醒过来,转头看向了GS800——或者说,是现在的五条悟。

他双眼紧闭,位于太阳穴的指示灯闪烁着微弱的光芒,如同呼吸一般。夏油杰替他按下开机键,于是看到那双蓝色的电子眼睁开了。

“悟?还记得自己是谁吗?”夏油杰轻轻叫他。

五条悟没有说话,呆呆地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自己的手。那已经不是毛茸茸的猫爪,而是像夏油杰一样根根分明的手指。他抓握了几下空气,虚握成拳,然后开始……舔舐自己光洁的手。

为了尽可能地保留五条悟的人格数据,夏油杰在转移的同时连带了一些仿生猫的行为预设。不光是舔爪子,五条悟接触地面后的第一反应是趴下来四肢着地。夏油杰无奈地把五条悟的上半身拉起来,就像做康复训练一样扶着他走路。过了10分钟,五条悟才学会怎么用两只脚保持平衡。

这才只是刚刚开始,想给五条悟穿衣服,又是一场恶战。还是仿生猫的时候五条悟就不太喜欢被人摆弄穿衣服,最多只能接受在头上顶一副小墨镜。现在变成了仿生人还是一样,而且身为安保人形,武力值可不是闹着玩的。好在研究员夏油杰的业余爱好是格斗术,平时勤于练习,才制服了这位激烈反抗的仿生人。

“悟,乖一点!”夏油杰满头大汗地给五条悟套好自己穿松了的衣服裤子,总算松了一口气。见攻势放松,五条悟立刻挣脱怀抱,摇摇晃晃冲向客厅。

那是他最喜欢待的地方,平时都在这里活动,也是摆放按钮的区域。为了帮助五条悟认识自己的新形象,上半夜夏油杰把落地镜搬回了客厅。五条悟似乎不太明白镜子里的那个身高一米九,拥有人类面庞的生物是谁。他把手贴在镜子上,试图触摸那个陌生的形象。

客厅只开了一盏小夜灯,五条悟光滑的仿生皮肤被微弱的光映得格外清冷,和人类那么相似,又好像白得缺少了一些生机。

“悟,新身体怎么样?”夏油杰站在五条悟身后问。五条悟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又看向镜子里两个人类的映像。他缓慢地把自己从头到脚都审视了一遍,直到看见地上躺着那团熟悉的猫咪。

那是关机了的仿生猫素体,五条悟在那具躯体里和夏油杰共同生活了几个月,习得了不少猫咪的生活习惯。在十几分钟之前,五条悟蹲在地上,还够不到餐桌上的东西,现在无需跳跃,就已经高得快碰到天花板。

见五条悟视线停在脚边的猫,夏油杰又说:“现在悟不用做猫了,悟是人类,和我一样。”

五条悟依然没有说任何话,也没有做任何表情,安静得让人不太习惯。他转身走向按钮所在的软垫,用崭新的手指摁下了一个词:『帮忙』。

“悟需要我怎么帮忙?”夏油杰耐心地问他。

五条悟低垂着眼睛,思考了几秒,又按了一下:『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五条悟变成了人类?为什么要把五条悟从仿生猫搬到仿生人形里?为什么夏油杰要这样做?“为什么”之后可以接着无数的问题。很显然,简单的词汇已经无法满足五条悟的沟通需求了。

夏油杰跟着想了一会儿,在按钮上寻找最能解释目前情况的意思。

『satoru』『猫』『结束』

『satoru』『人类』『现在』

五条悟盯着那几个按键,手抬在半空犹豫不定,像是在思考该按什么。

“悟现在可以直接说话的。”夏油杰出声提醒。

说到这里,五条悟才恍然大悟似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他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难道是发声元件有问题?夏油杰托起面前那张迷茫的脸,关切地问道:“悟可以发声吗?说说看,啊——”

五条悟听话地开口,发出了破碎而尖锐的噪音。被自己的声音吓到,他赶紧闭上嘴巴,钻进夏油杰怀里,就像受惊的猫一样。

“别怕,悟,没事的。”夏油杰摸摸五条悟的头,不由自主地用上了安抚猫咪的方式,“我马上就帮悟修一修,好不好?”

夏油杰把五条悟带到家里的工作间,拆开他的半边脸颊,挨个检查机械配件。五条悟抬着头一动不动,比之前要乖很多。经过半个小时的排查,终于找到了问题零件,可惜家里配件不全,没有能替换的。

夏油杰把五条悟的半边脸装了回去,揉揉对方毛茸茸的头顶:“悟的要换的零件家里没有,要出门买一趟。我现在有点累了,让我洗个澡睡一觉再说,好吗?”

五条悟点点头,摸了摸自己刚被拆卸下来的脸。

当夏油杰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看见五条悟正窝在自己的床上睡觉。他似乎对自己的体型变化还没有清楚的认知,努力把自己蜷成一团,以为能给夏油杰留出更多位置,其实这样占位比平躺更多。

轻手轻脚靠近这具休眠中的仿生人,夏油杰坐在床边默默看了一会儿。他还从来没有想过某天要和另一个男人分享自己的床榻,一个自己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的人。

今天五条悟的表现和想象中差了很多,比起一个被困在猫身体里的人类,现在的他更像是一个被困在人类身体里的猫。仿生人的行为模块和仿生猫的有所冲突,五条悟还在学习和适应之中。也许不久以后,他就可以告诉夏油杰自己究竟是谁,这几个月被当成猫养感受如何,对夏油杰有什么看法,以及之后想要做什么事情。

夏油杰找了个位置勉强躺下,伸手把五条悟的脑袋揽进怀里。虽然现在不能用一只手抱起猫,但搂住一部分还是可以的。他轻轻拨动五条悟的头发,就好像之前替他梳理猫毛一样。

忒修斯之船实验的大部分志愿者样本都来自于绝症患者,或许“五条悟”本人正是其中一员。那些失魂落魄的家属为了能够再次见到亲人,愿意尝试一切方法。几个月前五条悟第一次看见夏油杰的时候在想什么呢?他会觉得自己在做梦吗?他会觉得自己转世成为了一只猫吗?他……还知道自己是谁吗?

而那些和五条悟一样被塞进仿生宠物里的人类,他们会觉得痛苦吗?自己能为他们做些什么,而公司又会怎么处理他们?

至少,我拯救了一个人,我拯救了悟。夏油杰怀着诸多疑问,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等到夏油杰醒来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中午。一睁开眼,迎接他的就是张近在咫尺的脸。如果说盯着他的是一张小猫脸,那还称得上可爱,而换成一副人类的面无表情的脸,事情就有些可怕了。夏油杰没忍住叫了出来,五条悟见他行为古怪,不退反进,准备趴到对方胸口仔细研究。

被一米九的安保人形压住胸口,这重量可不是开玩笑的。夏油杰倒吸一口冷气,赶紧把人从身上挪了下去。简单吃了点东西填饱肚子,他便出门替五条悟购买替换零件了。

在路上夏油杰收到了公司发来的短信,大致意思就是自己违反了公司的什么狗屁条例,不得不开除处理。他实在没有心情细读,粗略扫了一眼便关上手机。这次五条悟的发声系统需要的配件并不贵,但自己以后没了工作,日后的维护成本很伤脑筋。

要不要去找媒体爆料?过河拆桥的事情可做得不地道,公关部门会把这些事情压下去吗?再怎么说出现这样重大的伦理问题,民众肯定会有反应的吧?最差的结果,保不住自己,那五条悟……要是有人把他拉回工厂,删除他的所有数据该怎么办?

夏油杰又叹了口气,怀着担心把钥匙插进了家门。热闹的声音从客厅里传来,五条悟在看电视,一部恋爱喜剧节目,他还是仿生猫的时候就很喜欢看这个,当时夏油杰只以为是屏幕里尖细的音调和快速移动的物体吸引了他。

多看点电视,大概对五条悟回忆人类之间如何交往有好处。夏油杰这样想着,便看到五条悟起身来欢迎自己。他抓住夏油杰的双臂,把脸凑到几乎快碰到对方的位置,然后模仿电视里的情节,轻轻吻上夏油杰的嘴唇。

夏油杰睁大了眼睛。

随后五条悟直起身子,认真地看着他,用尚未修复的、充满杂音的嗓子,艰难地开口:

“sa…toru…love…y…you…”

——end——

49 Likes

呜呜呜看哭了,小五变成什么都好喜欢杰…:cry:

5 Likes

呜呜呜,悟不管是人是猫都是可爱的小咪

7 Likes

好可爱呜呜

1 Like

宝宝…… :sob: :sob: :heart:

作为人类的话,好像不能方便地撒娇了,但是可以轻松地亲到杰了

love you​: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

2 Likes

好有趣的设定和探讨,总感觉这个设定可以写中长篇哈哈哈,会好奇悟的过去是什么样的

5 Likes

同意楼上!真的好希望老师把它扩写成中长篇!

1 Like

這篇完全可以寫成長篇耶而且設定上也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