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茬(R)by 我马上数到五

微博:@我马上数到五

*破镜重圆,无咒力世界,pwp

 

 

 

五条悟其实本来不想去同学会,但实在架不住女同学们反复盛情邀请,再加上公司离定好的居酒屋不远,因此还是答应了。

他笃定不会遇到那个人,早就听说对方去了国外,飞黄腾达日子过得相当不错,如果可以和自己老死不相往来就更好了。

但是当他拉开居酒屋的门,好死不死一眼对上了前男友的目光,他顿时想掉头就走,却被眼尖的女生们强行留了下来。

“诶五条!别走啊!有老虎吃你吗?”

可不就是有老虎吗!

五条悟无法,只好装作没看见前男友,在邻桌找了个背对着那桌的位置坐下,顾自与老同学们叙旧,彼此中间还夹着一张桌子一个人。

五条悟旁边坐着班花,看到他来很是惊喜。班花当年好生追求过五条悟,以失败告终。殊不知那时他早和夏油杰在床上滚得火热,在旁人面前却彼此称兄道弟,装作纯纯兄弟情。但两人三观实在不合,又皆是年少气盛,时间一久便摩擦不断,吵架打架更是家常便饭,最后在升学的当口两人在马路上大吵了一架,就此分道扬镳。

五条悟可不想啃这回头草,脸皮一向赛城墙的他居然仅仅是和前男友共处同一空间都尴尬得无以复加,于是他决定稍微和同学们热络一下就提早离开。但事情显然不会有那么顺利,班花有一位追求者,早就记恨五条悟伤害班花的芳心,现在混得似乎不错,要同五条悟喝酒找回场子。

五条悟懒得与他争,举起酒杯打算尽快结束话题,却被一只手按住了酒杯。

“他不能喝酒。”

五条悟那张漂亮的脸一瞬间面目狰狞,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但转头他就公事公办地扬起笑容。

“夏油先生,我能喝酒。”

五条悟对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故意疏离地称呼对方为“夏油先生”。夏油杰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这么多年过去,自己的酒量好了许多,早就是成熟的大人了。

夏油杰扬眉,弯腰抽走他的酒杯,一饮而尽。

“我替他喝了,以免我们的场子等会被他砸了,搅了大家兴致,没意见吧?”

五条悟冷眼看他,这人笑得很是没脾气,但谁也不会说出反对他的话,看起来就不是个东西。

但酒喝完了也意味着夏油杰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五条悟松了口气。正巧侍者上菜,五条悟毫无防备地往后一靠,而夏油杰正巧要对他耳语些什么,五条悟的脖颈便和夏油杰亲密接触了。夏油杰是很容易长胡子的类型,就算早上刮过,晚上也已经有了一层胡渣。此刻胡渣和他带着酒渍的湿润嘴唇狠狠在五条悟后颈蹭过,五条悟差点直接跳起来。

夏油杰被瞪了,低声说句抱歉,又将一张纸条塞进五条悟手心,简直像是高中时上课传的纸条。而后他没再多说什么,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五条悟浑浑噩噩地打开那张纸条,姿态下意识地透着当年上课时传纸条的鬼祟,纸条里赫然写着夏油杰如今的联系方式。他太了解夏油杰了,自然能瞬间明白对方的意思,明摆着就是想勾搭自己!他心中一团乱麻,因刚刚那一蹭从脖颈麻到脚心,被对方按着后入的记忆顿时复苏,他还没喝酒就涨红了一张脸,坐立难安一番后匆匆离席去了洗手间。

在洗手间隔间里搂着人激吻的途中五条悟才回过神来,心中警铃大作,但转念一想,脸好吊大,不睡白不睡。

五条悟自我安慰:没事,夏油杰狗都不谈,成熟的大人再也不会上这个鬼当,我现在和他走肾不走心。

可惜的是肾也没走成功,两人只是黏糊着亲吻,刚要擦枪走火就偃旗息鼓。夏油杰看着五条悟被他松开后有点困惑的表情,忍不住轻笑出声。五条悟那表情就好像在说“就这?哪来的饿狼改吃素了?”。

“这里隔音太差,你也不想今晚老同学们之间就传遍‘夏油与五条激情的108个版本’吧。”此刻外面传来他人进来如厕的动静,夏油杰话锋一转,压低声音解释,“更何况悟肯定在我走之后就没做过。在手头没有润滑的情况下悟会受伤的。”

“哈?!”五条悟忍不住嗓门高起来,“你难道还以为我会为你守身如玉不成?少自作多情了!”五条悟先前吻得眼角发红,现在又用这双带点湿意的眼睛气势十足地瞪他,还是如同当年那般意气风发。但五条悟的身材不再像当初那样因为身高抽条而总是偏瘦,现如今肌肉饱满身姿矫健。夏油杰用目光逡巡对方的身体,十分渴望撕开衣服看看内里的模样,表面却道貌岸然像个正人君子,得体地笑着答话。

“不,我只是觉得悟有过我之后不会降低标准。你的自尊也不允许。”

“这世上就没有比你好的男人了?你现在的脸皮真是令人艳羡啊。”五条悟没像高中时那样直来直去,如今也学会了阴阳怪气。

“毕竟悟很专心于学业事业,不会想花大功夫去探究别人裤子里的尺寸。”

这倒是真的,五条悟闻言控制不住地往对方下三路瞄,要找到比夏油杰好的确实需要大量精力,总不见得整天让男人脱了裤子给自己看看。

毕竟夏油杰真的很大,让大多数男性望尘莫及。

“那我就先出去了。”夏油杰听外面没了动静,打开隔间门去洗手。

五条悟出神地听着水声哗哗,看着夏油杰离去的背影搓了搓手指,最终还是没忍住开口将人叫住。

“杰。”

“嗯?”夏油杰停住回头。

五条悟莫名安心了一些,也走到他身侧打开了水龙头。

“回去就告诉他们我要加班,先走了。”

“悟也学会撒谎了啊。”

“我总不见得去和他们说‘什么狗屁同学会又有傻帽找茬还有前男友出没,真是好大的晦气’,说话要照顾到别人的感受,这不是你教的吗?”五条悟漫不经心地回他。

“想不到悟这么听我的话。”夏油杰在镜子里扬眉。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五条悟摆手,“快点滚蛋,别在我跟前晃。”

夏油杰也不在乎对方对他恶语相向,笑了笑便离开了。

 

当五条悟第二天从裤子口袋里掏出被洗衣机粉碎的纸条,忍不住叹了口气。

算了,这就说明没缘分,天意如此。

五条悟也没多怅惘,心中的可惜之情也只有那么一丁点,一转眼就散了。他照样还是过自己的日子,加自己的班。某一周他连续加班七天,一天加班四五个小时。期间又没有多少甜食补充能量,第七天为了迁就海外客户,更是晚上住在公司,次日上午才从公司出来。终于下班之时浑身低气压简直有如实质,要不是脸长得好看,都得像个在街上飘荡的鬼魂。

他正琢磨着去哪里买点甜品再回家,却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不好意思,我已经有恋人了,所以不能给你我的联系方式。”

声音的主人正是某位怪刘海,正好脾气地拒绝面前的女孩。

对方似乎又说了什么,夏油杰又是一笑。

“抱歉,和你这么美丽的小姐做朋友也不行,因为我爱人很会吃醋哦。”

在拒绝的同时又将人夸了,真是这人面兽心的家伙的一贯套路。五条悟咋舌,夏油杰这副风度翩翩的样子实在能骗人,但这人在床上可是野兽啊。他看热闹看得正高兴,脑子因为加班太过转不过弯来,却见夏油杰突然发现了他。

这斯文败类今天戴了一副无框眼镜,眼镜的反光随着转头先是亮起后又消失,那双颇有魅力的眼睛隔着镜片锁住五条悟,然后眼睛的主人笑起来,仿佛被注视之人是他的命中挚爱。

“你看,他来了。”

向夏油杰搭讪的女孩随着他的目光转头,然后大受震撼,眼神极为惊艳。她呆愣愣地盯着五条悟就这么看了一分钟,而后突然反应过来,道歉后火速跑开了,毕竟这世上绝大多数人在五条悟面前都很难不自惭形秽。

五条悟都快加班加傻了,此时脑子发蒙,还莫名其妙客串了一把前男友的命中挚爱,帮他挡了桃花,真是离谱。

但是不得不说,面前这个衣冠禽兽戴眼镜实在够好看的。

“悟,你今天怎么好像冒着傻气?”夏油杰走近,在五条悟眼睛前面晃了晃手。

“去你的。”五条悟嘘他,“谎称路过的绝世帅哥是自己的爱人,真是不要脸。”

“那可怎么办呢?”夏油杰露出苦恼的表情,“那我请这位绝世帅哥吃甜品赔礼可好?”

“带路。”五条悟一脸傲然地扬了扬下巴。

“是。”

俗话说,饭饱思淫欲。

这不甜品吃着吃着,就吃到床上去了。

进入love hotel时这两人备受瞩目,本来二位的脸就够吸引人,再加上皆是西装革履,仿佛双双翘班前来做爱,又像是来love hotel交换商业机密。

“我先去洗澡。”在公司住了一晚的五条悟有点嫌弃自己,于是率先抢占浴室。

却没想夏油杰跟了进来,靠在门上好整以暇地看他。

五条悟放在领口的手指暂且顿了顿,神情狡黠。

“干什么,来验货?”

“不,是正餐前的前菜。”

五条悟不置可否地扬眉,毫不扭捏地扯下领带解开扣子,慢慢露出结实的胸肌,肌肉随着动作聚拢又拉扯,粉红的乳首一暴露在稍冷的空气中便挺立起来。扣子依次解开,纹理分明的腹肌与依旧窄紧的腰勾着人视线继续往下,落入人鱼线,以及被裤子遮挡的下半部分。

“这位先生,再往下看要付费了。”

夏油杰勾了勾唇,转身离开。

“我不看,我抠门。”

五条悟被他噎了噎,刹时有一种“夏油杰是不是还在15岁”的疑惑涌上心头,但决计不反省自己的言行是否幼稚。他懒得搭理对方,顾自开始洗澡。

他洗澡一向不需要太多时间,等他洗完,下半身围上浴巾,在镜子前擦头发,夏油杰又去而复返。

五条悟用眼神表示疑问,夏油杰又用眼神示意淋浴间,听得夏油杰洗澡的水声伴着吹风机的响声,五条悟有点恍然。离别十年,彼此应该陌生,也确实陌生,默契却依旧未变,好像是什么经年日久蒙尘的机关,只要操作得当,便又能顺畅地运作起来。

五条悟一边吹头一边发呆,直到夏油杰拉开玻璃门的声响唤回他的注意力。

夏油杰头发长了许多,人也精瘦了些,两人相比,现在反倒是五条悟更壮实稍许。五条悟察觉到他从背后靠近自己,心中居然有点莫名的紧张,镜子被水汽弄得一团模糊,根本映不出夏油杰的动作。而后五条悟的后颈便被蹭了一下,五条悟登时浑身的毛都要炸开,嘴里猝不及防地“唔!”了一声,手中的吹风机也脱手砸到台面上,发出不小的响动。

夏油杰比五条悟要矮些,因此下巴正好能蹭到脖颈根部快要与肩膀接壤之处,而好巧不巧,五条悟最敏感的就是此处。他将胡渣往上一蹭,就能让五条悟浑身一酥。夏油杰就是老天爷派来的克星吧!五条悟愤愤地想。

他刚想回头骂人,夏油杰的手臂便往他肩上一压,将他硬是压地略略后仰,正好与他亲吻。这一下真是仿佛水里加了钠,五条悟带着一点无伤大雅的火气,将夏油杰的嘴唇迅速磕破,凶狠又情色地吻他。

夏油杰从后面压着他,一手从前面拖着他的下巴防止他从激吻中逃逸,一手顺着腰线往上揉捏他的胸肌。两指将乳首夹在中间,就是不去直接触碰敏感的乳首,隔靴搔痒不过如此。五条悟浑身都白,这等肤色稍有磕碰都无所遁形,此刻自然几下一揉便发红,乳首更是发硬,却无人问津。

五条悟忍无可忍,又照夏油杰嘴唇上来了一下,一手强硬地扯着夏油杰的手,直接将他的手指按到自己乳首上。夏油杰似是笑了一下,随即手法娴熟地重重按下,将五条悟的呻吟吞没在唇齿之间,继而用手指捻着乳首拨弄。

即使过了十年,他对五条悟的敏感点依然记忆犹新,两人的身形陌生,感受却熟悉。他对五条悟一向不客气,揉弄乳首的力道颇大,快感与痛觉一样鲜明,直将乳肉从粉红揉至殷红,揉得五条悟身体开始轻颤,腰也软了下去。

夏油杰就势得寸进尺,将他又往下压了压,令他的大腿压在冰凉的大理石台面上,火速抬头的性器也被迫一并感受这份冰凉。夏油松开对五条悟下巴的钳制,令他的唇舌终于得到喘息。五条悟双手前撑于镜面,手掌下滑时在雾蒙蒙的镜面上抹出一块清晰之处,诚实映出他彻底动情的模样。

镜中人身体发红,胸膛因紊乱的呼吸而不停起伏,他的雪色睫毛随着眨眼而阖动,苍蓝眼瞳拥有惊人的美丽,此时皱着眉神情嫌弃,更透出点凌厉的魅力。

“真邋遢,你早上出门都不刮胡子的吗?”

“早起办事,没来得及刮。”夏油杰笑笑,“这不是你最喜欢的吗?”

“最喜欢你个头……唔!”五条悟后颈又挨了蹭,根本控制不住反应。

夏油杰伸手将进来洗澡时顺便放在门口架子上的润滑液拿过来,打开盖子便沿着微微冒头的臀缝挤下去,让润滑液顺着这道隐秘的肉缝流入被浴巾遮盖的黑暗之中。

润滑液冰凉,弄得五条悟当即瑟缩。夏油杰按着露出的臀根慢慢揉,将绷紧的腰臀揉至放松,便将性器挤进五条悟的双腿之间,正抵在五条悟卵囊下方。

冰凉滑液流经臀缝,汲取了五条悟的温暖,又滴落到夏油杰的性器上,带着点温。

“悟,你流水了。”

“少废话!”五条悟往后给了他一个肘击,“你是年纪大了不行了吗?!再磨叽下去,你就会遭到强暴。”

夏油杰挑眉,不禁失笑,深刻感到与其被强奸还不如做个强奸犯,于是从善如流地扯落五条悟的浴巾,掰开臀瓣用手指直抵穴口。穴口被冰凉的润滑液刺激,早已在无人窥见的浴巾底下收缩几回,此时陡然遇袭,下意识地便紧紧咬住侵入者。

“悟,放松点,有必要这么紧张吗?”

五条悟嘴上说得响亮,但确实多年沉迷学习工作没有性生活,此时紧得像是初次,被夏油杰手指插入的感觉熟悉又陌生,一时半会无法完全放松。夏油杰没那耐心,使了些劲将手指往外推挤括约肌,再逐步加入手指,促进其快速放松。

五条悟咬牙不愿示弱,却还是有断断续续的破碎呻吟溢出,他被弄得腿根发抖,正餐还没上就好像已经挨了操。更别提夏油杰还故意按过他的前列腺,他浑身一颤,说话带着鼻音,却也咬牙切齿。

“你那玩意是不中用了吗。”

“悟也太心急了,成年人不应该心平气和一些吗?”夏油杰好整以暇。

五条悟还待再骂,却被人整根一下捅到了底。

“啊!”五条悟的声音因为动情而微微沙哑,他脖颈上抬,露出好看的曲线,这一下被人肏得不轻。

夏油杰尺寸不俗,扩张并不能让后穴完全适应。更何况他顶得又深又狠,还重重蹭过了前列腺,给予五条悟的刺激非同小可,令其喘了好几下才缓过神来。后穴涨得难受,还带着点疼,绝对是夏油杰这个变态故意的。夏油杰最喜欢搞得五条悟失控,将痛觉施予他,再将灭顶的快感也施予他。

五条悟简直想咬他一口,便狠狠收紧后穴夹他,夹得身后人嘶了一声。

夏油杰这个道貌岸然的玩意在外面装成好好先生,其实报复心极强,此时五条悟夹他一下,他必然报复回去,于是直接双手按住五条悟的臀肉,大开大合地肏干起来。

五条悟被撞得不稳,双手从镜面上滑落,撑在台面上稳住身形。手掌在镜面上开拓出的清晰处又被五条悟呼出的热气叠加上去,令他在其上显示的影像也斑斑驳驳。他被人撞得直往前倾,前头性器也由于后头的顶撞而直晃。肉体啪啪作响,五条悟皱眉呻吟,直觉自己坚持不了多久。

夏油杰按着那两瓣臀,手指在其上按出发红的凹痕,臀肉比从前丰厚了许多,也扎实了许多,弹性十足。他伸手拍了一记,臀肉微晃,又立刻因身体的主人骤然绷紧而克制住了余波。夏油杰强横地掰开绷紧的臀肉,露出中间正在承受侵犯的穴口。穴口早被他肏得发红,紧紧含着进出其间的狰狞性器,交合处水淋淋的,润滑液被打出细细的泡沫,堆积在穴口之处,随着夏油杰侵犯的动作而泯灭又新生。

夏油杰看身下人多少有些适应了,便用上了五条悟最喜欢的杀手锏——他将带着胡渣的下巴狠狠蹭上五条悟的后背,一路慢慢往下,间或嘴唇和牙齿作乱,留下齿痕与吻痕。

五条悟克制不住呜咽,整个人发起抖来,身体扭动想要躲闪,却被钉在性器上无处可逃。这要命的胡渣仿佛有魔力,上下一刮蹭,便能让酥麻之感遍布全身,从脖颈一直软到脚跟。靡软的肉壁仿佛也被这招驯服了,随着胡渣的刺激主动一下下地咬着性器,肠液逐渐分泌,顺着腿根往下流。

与此同时夏油杰开始专门盯着前列腺顶撞,一手继续按着臀,一手却伸到前面去撸动五条悟的性器,多重快感同时叠加在五条悟身上,让他全然失态。

他嘴里骂骂咧咧,却也同时呻吟不断,呼吸乱得一塌糊涂,耳根与脖颈最红。汗水沿着他的下巴砸到台面上,镜面上的水汽随着时间推移渐渐散去,依稀映出他整个上半身。

夏油杰对着他毫不设防的身后为所欲为,又咬又蹭,将五条悟的敏感之处欺负了个彻彻底底。五条悟又喘又叫,随着快感积累身体逐渐紧绷,而后迎来了灭顶的高潮。

精液一股脑地射到了镜子上、水龙头上,又滴滴答答地往下流。五条悟脱力地往下趴,嗓子眼里带着高潮的余音,人还没缓过神来,就被人紧紧搂住上身用力地肏干。夏油杰凶狠地快速进出,又顶弄了几十下。最终也在五条悟高潮后绞紧的后穴里射了出来。

稍事休息,五条悟便缓了过来,又是一条好汉。他主动蠕动穴肉,反复夹紧后穴里刚刚射过的性器,将白浊的精液从两人交合处挤了出来,使得场面淫靡不堪,也使得穴里射精后未曾软下的性器又重新彻底硬挺起来。

五条悟听到身后呼吸又再度乱了起来,趁其不备伸手一推一转身,便让夏油杰的性器从他身体里滑脱。

还没等夏油杰表达疑问,五条悟弯腰扑上去,一把将人扛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走出洗手间,将人重重甩到床上去。

他依靠蛮力镇压夏油杰想要起身的动作,双腿分开跨坐到夏油杰身上,对准那沾染了精水肠液的性器狠狠坐了下去。

“夏油先生,我要强奸你了。”

夏油杰瞳孔缩了缩,被他夹得闷哼一声,神情性感至极,喘了喘气才缓缓答话。

“请五条先生,务必尽兴。”

 

 

 

76 Likes

重逢砲好辣:drooling_face:

2 Likes

xql请把错过几年都一齐补回来!

1 Like

不尽兴就强暴你

:hot_f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