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由五条的手套柄衍生的肉段子 by yiming

摄影棚很空旷。而房间中的焦点,俨然是依偎在沙发上的那个模特。在暗色调的环境中,他就像一捧雪那样突兀。西装下修长的肢体舒展,衬衫最上的纽扣也解了两颗,一段黑绸将模特的双眼蒙住,半手套也裹紧了指节的肌肤。

实际上他露出的极其有限,只有半张脸、袖口下的手腕而已。然而仅仅是苍白得像石膏那样的皮肤,已经彰显了本人的艳色。

一则情色与暴露多少无关的典型案例。

“不愧是悟,最终成片真是完美。”夏油满意地点了点头。

“那当然,毕竟是我。”对于称赞,五条都是坦然接受。

不使用任何助手是五条悟本人的要求。同样,在休息室设置的家庭影院、以及专门放甜点的小冰箱,一切都是为了满足他的要求而建造的。做为如今最为炙手可热的模特,即便五条是那样的任性,与他所带来的营收相比,满足这些条件所需要的代价都微不足道。

除此之外,心灵的满足也是必要的。

“喂、杰——”五条拖长了声线,发出理直气壮的的声音。

“怎么?”他故意没有回头。

室内是密闭的,对于隐私的保护已经到了一种神经质的地步,让人心情压抑。夏油本身并非有这般强迫症的男人,只是悟身为五条家的家主,个人的隐私才尤其需要重视。

室内的灯光通透而苍白,像真夜中的明月。

被夏油从身后抱住的时候,五条忍不住笑了出来,身体却仍然诚实地涌上了潮热。作为摄影师的恋人,他们从少年时就是爱侣,不知道一同经历了多少次情事。可是被夏油抚摩的时候,他仍然会细细地颤栗。

遮蔽身体的衣物在此时都变成了碍事的东西,量身定制的西装毫无价值。尽管拒绝着这世上绝大多数事物的触碰,可是每一寸肌肤仍然在渴望着与杰贴合在一起。

“舒服吗?悟。”夏油的嘴唇停留在他的后颈,手却已经伸进领口,熟练地摘弄乳尖。

“当然。”对于快感,五条一向诚实。

虽然说衬衫最上一粒的纽扣没有系上,是想要体现出风格的有意为之。可在此时,这种设计俨然已经成为了一种露骨的邀请。一样都是为了交媾,这身正装与娼妇的装束也没有什么不同。

沙发的空间极其有限。五条仰起脸,坦然接受夏油的亲吻。唇舌交接时,他什么也看不见,只觉得脸上有些痒,想来是夏油额前的碎发轻轻拂过。

还想要再深入一些。

这个念头刚滑上脑海,五条便果断地采取了行动。他挣扎着起身,凭着感觉揽住夏油的肩,舌尖抵了过去,稍显尖锐的犬齿却在轻轻啃咬着对方的嘴唇。

这个动作显然取悦了夏油,他不再坚持着那些故意不落到实处的挑逗,他顺手拉开了沙发旁的桌案抽屉,里面陈列着许多“玩具”。因为被包装的很好,每一样都被封在没有标签的盒子里,反而让人想不到那里面究竟装着什么。

他的眼神最终停留在五条修长的脖颈上面。作为模特,五条身上的每一段线条都格外分明,喉结停留在中段,像一枚果核。

当然,在口交的时候,如果想玩深喉,夏油自己的东西也能深入到那个部位就是了。不仅如此,悟在床上总是出乎意料的放荡大胆,比起服务夏油,他同样喜欢享受这种近于虐待的性交方式。夏油知道他嗜甜,五条却总是不厌其烦地为他口出来,引诱夏油在他的嘴里爆浆,仿佛那些腥苦的精液对于他而言都像蜜糖那样。不仅如此,在那之后,五条还总是伸出舌头,让他看舌尖上沾染的白浊液体。

“悟,今天就用这个吧。”夏油揉了揉五条的头发。他们之间有种无言的默契,不需要他说什么,五条已经顺从地跪好了,上身撑在沙发边沿上,劲瘦的腰自然而然地往下压了一点。

他回过头,朝夏油笑笑,无声地说:

看着我。

他当然会看着他。

五条悟是盛极一时的模特,身价高昂得让人难以置信。无论是天生的美貌,还是恶劣到极点的性格,在圈内圈外都是值得津津乐道的话题。

然而没有人知道私底下的五条悟是怎样的。他们只能从杂志上的图片,还有商场巨大的橱窗里来解读他。

私下里的五条,就跟他在人前那样讨厌。

当着他的面,五条嘴角上扬,半截手套拢着的手指勾住腰带,将其解下。

“啪”的一声,金属皮带扣掉在沙发上。随后长裤从他的腰间滑下,两瓣臀肉就那样白生生地袒露在夏油眼中。

在挺括的正装底下,五条穿着的是一条情趣内裤,纯黑,系带也深深地勒进肉里。只有分身被一小块纱布兜住,前端已经明显洇湿了,半勃起的阴茎将布料撑得更薄。

情趣的用品,说到底都是为了方便性爱存在的。夏油将手指伸入五条的股间,里面已经是粘腻一片,卡在臀沟里的内裤已经绞成了一股绳,湿淋淋的,轻易就被他拨开了。

“嗯……”五条呻吟了一声,尾音故意拖的很长。夏油动作顿了一下,随后食指勾起陷入臀缝里的那段布料,往外扯开了一点,又松开手,那截细窄的绳子便弹了回去,打在了淫靡的穴口上。

“自己做了润滑?”夏油问道,从他的声音里也听不出喜怒。五条的后穴很顺从地接纳了两根手指,任由他怎样搅弄,湿软的内壁都驯服地贴了上来。碰到舒服的地方,五条还会晃动腰部,催促他再给多一些。简直就像被发情的母猫那样,被欲情驱使,只会将尾巴缠在人的小腿上。

夏油无声地笑笑,从盒子里抽出一根尺寸可观的按摩棒,戳了戳五条的脸,低声说:“那今天悟就吃这个吧。”

感受到那东西的尺寸,五条撇了撇嘴,不大情愿地说:“太大了吧。”他自己将长裤完全退了下来,双腿折叠起来,膝盖往两侧打开,就像一个M字。虽然是名模,但是这样做的时候,却比AV里的女优还要淫荡。

“比起这种替代品,我更想要杰的东西哦。”他伸出软红的舌尖,舔了舔嘴角。

“这样啊。”夏油点头,伸出一只手抚摩他的面颊。在绝大部分时间里,他都是一个宽容的情人。察觉到他的应许,五条不禁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其实他说的也是真心话,比起被冰冷的道具玩弄到高潮,他更渴望被杰抱。

“那么,悟自己把穴口掰开吧。”一边安抚着他,夏油一边说道。

五条满足地在他的掌心里蹭了蹭,随后便将腿分的更开了一点,自己的手分别掰住两瓣臀肉,手指勾在那一圈胭脂色的肉嘴上,往外拉扯,“好想吃啊……”幻想着这个地方马上就要被填满,被眼罩遮住的脸上也泛起薄红。

比起工作,实际上跟情人腻在一起的时间才更让他珍惜。就跟嗜好甜品那样,五条悟对于性爱也有一种成瘾般的依赖,然而只有夏油才可以给他高潮。

想要被触碰、被拥抱、被填满……只要是人类,谁都可以做到。但是五条却将条件苛刻地限制在夏油杰一个人的身上。

仅仅是幻想着杰的肉棒,就已经要高潮了,他在心中想到。手套上的丝质布料说到底跟肌肤不是一回事。指尖隔着丝质物触碰穴口的刺激还算温和,但也没有到可以无视的地步。而且,这副淫态就在被杰看着,仅仅是这件事实,就让他兴奋起来了。

“这个地方,就是为杰准备好的哦?”笑着说出了这句话,他赤着脚,轻轻踩在夏油的裆部。无从掩饰。夏油的克制,已经从掌心传来的温度和规模中清晰地传达了过来,“不要再装啦,杰。现在进来的话,我跟你都会舒服的~”他带着几分恶意诱惑。

还没有等到夏油的回答,更先一步的触感已经抵在了敏感的肛穴口。察觉到不对,五条瑟缩了一下,还未等他错愕地呼出声音,夏油已经攥住他的一只脚腕,将涂了润滑的按摩棒推进后穴里。即便是熟于情事的五条,此时也倒吸了一口气,连肌肉也微微痉挛起来。

“喂、我不是说,不要这个的吗?”受到欺骗以后,五条立刻表示了抗议。

这也不怪他,任谁突然被赛入那么粗的异物,都不会觉得舒服,连挺立起来的前端都软下去了几分。好在他的适应能力也是一流,按摩棒被夏油拿着,在甬道里抽插了几回,慢慢他也放松下来,食髓知味了。

“还要……”他有些失神,分身也重新挺立。这东西的柱头弯翘,尤其能够触碰到前列腺,被玩弄了几回以后,五条自己就已经不自觉地抱着腿求操了。隔着那片聊胜于无的兜裆布,夏油随意揉捏了一下那根东西,五条便带着哭音高潮了,铃口断断续续地吐出浊白的液体,流到夏油的手上。

夏油将沾到的手指塞进他的嘴里,“尝一尝,是悟自己的味道呢。”

五条的眼睛被布蒙着,什么也看不见,因此别的感觉在此时显得更加敏感。嗅到那种腥膻的气味,他犹豫了一下,却没什么想要反抗的意思,含着夏油的手指,服从地用舌尖一点点舔过,将自己的精液都吃干净了。

随后,他像是有了底气,仰起脸,撒娇那样说:“肚子好胀。”

“是悟的话,仅仅这点量还不够吧。”夏油识破了他想要偷懒的那点小心思,直接回绝,“要吃的话,可以口出来。”

“这样……”五条看起来有点失望,但还是点头,摸索着凑近了夏油,俯下头去,牙齿叼住了他的长裤拉链,一点点拽开,“下面也要哦。”

“那当然,”夏油失笑。

世上男人所能够想象的艳景,实际上也不过如此,夏油心想。他低下头,看见五条埋在自己腿间,努力吞吐的样子,小腹又紧绷了起来。

“呜……肿么,又、又大了……”

五条的声音很模糊,隐约还带着一丝哭腔。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为夏油口交了多久,就像平时吃冰棒那样,顺着根部往上细细地舔过去,连阴茎上暴起的筋络都一清二楚,还不时地用手也帮忙。可是夏油并不领情,直到现在还没有射,让他实在有些辛苦。

更何况,他的后穴还被按摩棒堵着,肉道都要夹不住那样粗大的一根东西,淫水和润滑都顺着流到大腿根,还有更多都被堵在肚子里。那没有生命的东西滑溜溜的,在甬道里到处滑动,快感被吊在半空,不上不下,更是让人难受。

“据说太久不射也是病哦,要找硝子看看吗?”最后他实在不耐烦了,吐出了嘴里的巨物,揭开一半眼罩,看着夏油挑衅般说道。

“那是因为悟的口交技术太差了哦。”夏油微笑道。

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推倒在地上,发绳被扯了下来,乱发就那样披散在。“痛,”夏油揉了揉肩膀,随后身上却一沉。睁开眼,只见五条下身什么也没有穿,就这样骑坐在自己胯上。

那条碍事的眼罩也被摘下了,如天空般的苍瞳正在凝视着他。

“干什么?”感到一丝不妙,夏油识趣地问道。

“干你。”五条一只手按在他胸口上,另一只手扯下了丁字裤上的系带,那点聊胜于无的布料就被他扔到一边去了。

“你看,我这里都硬了,”他握着自己肿胀起来的阴茎,还有几分委屈地控诉,“杰要为我负起责任哦。”

“……”

相识十年,夏油很清楚五条到底是怎样任性的一个人。虽然年纪要比自己大那么几个月,但是一直以来,悟都有些孩子那样的心性,喜欢恶作剧,脾气也恶劣,又爱黏着人撒娇,完全就跟不讲道理的猫那样。

此时也是如此。五条坐在他身上,紧实的臀肉挤压着肉棒,动作不无粗暴。毕竟是男性最重要的部位,即便坚忍如夏油,都不免微微变色。

“哈啊……”五条扭动着腰肢,充血的阴茎在夏油小腹上磨蹭,重心维持不稳,最终干脆趴伏在夏油胸口,下身难耐地在他的腿上蹭来蹭去,湿润的股间夹着肉棒,模拟着性交的动作。

比起前端,后穴的饥渴更加一目了然。

“很饿了呢,悟。”夏油笑了笑,“这样的身体,还能做男人吗?”

“少废话……”五条脸色有点不好看,“我用小穴都能来强奸你。”

“这种我是没问题的。”

夏油抓着他的屁股,两根手指探了进去,轻易就夹住了那根按摩棒。只是被这样将穴口扯开,甬道也经不住似的,痉挛了一下,反而把那东西吸的更紧了。夏油故意把玩具又往里面推进了一点,顶到了五条最敏感的地方,电流般的快感窜上来,五条的腰立刻就软了下来,支撑不住,也动不了了,只能攀在夏油身上喘气。

他下面那张肉嘴夹不住,按摩棒也就顺着被取出来了,湿淋淋地被随意丢在地上。五条看都没有看那东西一眼,他哼了一声,没有东西塞着,肉洞里流出来的淫水腿根沿着大腿内侧一路流下来。

“呜……”

骤然的空虚让五条有些失神,他确实是想要了,本能地摇晃着屁股,想要把那根粗大的肉棒吃进去。可是夏油对他熟悉到了骨子里,平日能把他照顾的周到,在床上就能把他炮制得像没有骨头那样服帖。他不想给,五条悟就是真的要不到,就算这样求肏,也只能含糊地求着,像犯瘾的人那样可怜。

夏油将他的手套挑开一条缝,硬得青筋暴露的肉棒就那样顶了进去,“帮我撸出来,”他轻轻咬住五条的耳廓,舌尖在耳洞里面舔舐了一圈。

“诶?”

五条茫然地睁着眼,看着自己那只手;夏油的肉棒将那截手套撑得像薄膜那样半透光滑,在柔嫩的手掌里磨蹭着,远比普通手淫要色情得多,真的像在亵玩他身上另一个穴口那样。不如说,这种全身无论哪个地方都能被当做飞机杯的联想让他忍不住一阵颤栗,只能有气无力地用手套弄着夏油的东西,终于等到夏油射出来的时候,他才带着鼻音哼道:“迟泄男……”

“悟是生气了么?”

“没有,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五条舔了舔手心上残留的精液。

无论如何,这双手套都不能用了呢,他竟然还有闲心想到。

夏油无声地笑了一下,从地上支撑起身体,把着五条的腰,将他重新弄成脐橙的姿势,硬起来的阳具破堪堪抵在几乎被玩化了的肛口上。他的扩张工作做的到位,肉刃长驱直入地深入进五条的体内,几乎都要将肉壁上的褶皱撑开,那种活生生的热度也是跟玩具不能比的。被他抱着,五条只觉得肚子都要胀坏了,他有些恐惧地抚摩自己的小腹,真的摸出肉棒顶出的凸起,不知是痛是爽的眼泪都掉了出来:

“杰、杰……太快了,我还没准备好……”

他哭叫出来的当然是最直观的感受,可是实际上的反应却远不是那么回事。夏油只觉得他下面那张肉嘴在不断吮吸,比上面那张嘴都还会谄媚。

“说谎的是坏孩子哦,”夏油揽着他的腰,一下又一下地强迫五条往下坐,吞吃他那根巨物,“刚刚不是还在喊着想要吗?是因为看到悟那么着急,我才这样的哦。”

夏油平日里是个以温和著称的人,只有五条才知道这个人的另一面有多么恶劣。粗暴起来的时候,夏油顶得他连扭腰都做不到,浑身都湿透了,也不知道身上是精液还是别的什么液体,只知道自己被插着,又胀又疼,入耳都是肉棒在穴里抽插的水声、自己哭叫的淫声,身上更是不能看了,原本雕塑般完美的皮肉都被弄得到处都是青印子,苍白的皮肤上也泛起了潮红,除了被肏的实感,他别的什么都不知道,仿佛真的被玩成了一件淫具。但快感也是真的,穴口都被磨破了皮,丝丝缕缕的血随着淫液一起流出来,淌的到处都是。

“呜,杰……不行了、不行,会坏掉的……”

他是真的有些恐惧,平日在镜头下的掌控感如今荡然无存,只能被夏油掐着腰,一下接着一下地按在肉棒上面操干。乳尖和小腹上都挂着不知何时溅出来的精液,他应该被喷了不止一回,可是高潮太过密集,连五条本人也数不清楚。到了后面,他真的有些崩溃了,挂在夏油身上,双腿紧紧缠着他的腰,眼泪都止不住地掉下来,“好胀……杰,我不要了……”

“怎么了?”夏油亲昵地用嘴唇吻掉他的泪水。

“呜……”五条哭着摇头,却始终不肯开口。夏油向来敏锐,知道他大概有哪里不对了,试探地按了一下五条的小腹。

只是轻轻一碰,五条悟就像受惊的猫那样弓起脊背,“不要碰……要漏出来了……怎么办,杰……”

“那就尿出来。”夏油把他按在地上,从后面再次进入,五条肿起来的分身被冰凉的地面上摩擦着,夏油还助纣为虐那样,将手按在他的小腹上,不断按压。被顶到某一点的时候,他的脑中忽然空白一片,尖叫声也哑在了嗓子里,一股淡黄的清澈液体就那样喷了出来。

“啊,诶……”

五条看着自己身下的污渍,有些不敢置信。连番的高潮还有失禁将他的精力都消耗殆尽了,双眼失焦,只能靠在夏油怀里,微微地喘气。

“没有关系,接下来给我收拾就好了。”夏油亲了亲他,“这些日子里拍摄也辛苦了,悟就好好休息吧。”

64 Likes

色色的:hot_face::hot_face::hot_face:

3 Likes

饭饭香香:hot_face: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