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R by 林木

,

某施工中正文的pwp番外,不看也不影响,主要是我很鸽,时隔几月为了瑟瑟再次提笔(被打

 

瞎写,主要是触手;不需要理解哪来的,主要是xp;很怪,因为我是变态,夏油杰是无辜的(x

 

 

 

 

 

五条悟知道夏油杰多少带点变态,但是他没有想到对方可以到了这种程度。虽然已经知道了那种东西的存在,但是正常人谁会把它用到这种地方来啊!还说什么一个小时不许求饶就算他赢了。

 

他隔着眼罩黑色的布料狠狠地瞪了夏油杰一眼,被提醒了一句“请模特不要乱动”,又没在正经画画还搁这装什么大尾巴狼。五条悟翻了个白眼,感觉到体内的不明物体蠢蠢欲动,在心里暗示自己,我这是为艺术献身,才不是什么龌龊的事情。

 

夏油杰说,只要他想色色的事情这个东西就会长大,最后从里面钻出来也有可能哦。

 

 

 

20分钟前,

 

“送我这个干什么,不安好心啊杰。”五条悟低头看着礼物盒里面的眼罩,款式朴素但是指尖的触感告诉他这东西价值不菲,“你还有这种爱好吗?”

 

“我想看悟戴这个,可以吗?”

 

“连借口都懒得找吗www可以哦,杰替我戴上吧。”

 

夏油杰把五条悟的头发撩起来,对方闭着眼睛任他摆弄,像个有生命的换装娃娃。柔软的发丝被捋顺,随后被固定住。

 

“为什么是这个发型,好奇怪。”五条悟歪了歪头,微长的头发因重力偏向一旁,“当然我留什么发型都很好看就是啦。”

 

“那是自然。”夏油杰丝毫没有意外五条悟即便是隔着布料也能“看见”东西,他手搭在对方后颈上轻轻摩挲,抬头对着摄像头微笑,“这样算作弊吧?”

 

被捉到现行的猫假装没听见,咧嘴一笑试图蒙混过关,只听见对方说,“打个赌吧,悟给我当模特怎么样?”

 

 

 

回到现在,

 

虽然也觉得既然眼罩都买回来了不干点什么很可惜,但是也没有这样玩的吧??到底什么时候放进去的?现在说这些也为时已晚,总之先熬过去这一个小时然后把夏油杰揍一顿,再扒干净绑起来晾上一天。还剩下四十分钟,希望这东西不要再有任何动静了。

 

又十分钟过去,卵除了变大不少并且分泌出许多粘液以外,没有什么别的动作,但肚子里有一个活物(大概)逐渐长大,还在里面顶了顶肚皮,让他产生了一种类似于女性妊娠的感受。五条悟看着微微隆起的小腹摇了摇头,把这不切实际的想法甩出脑海,虽然两人的存在就很不切实际了。

 

但是不一会儿,他冷静不下来了——这东西是水做的吗??五条悟敢保证,尽管他承认自己在这个伪放置play中得趣,但绝对不是他自己流了这么多水,都是因为这个小逼崽子,太丢脸了也。他想要夹住却又适得其反,将要孵化出的幼体在里面蠕动,受到刺激后伸出小触手一齐往外挤,这时五条悟才清楚地认识到它到底待在什么地方,真会挑地方啊夏油杰。所幸的是这些手指粗细的小东西目前的目的看来只是想出来而已,虽然多多少少蹭过了一些地方,但还没到忍耐不了的程度,毕竟已经不是青涩的小孩子了!

 

触手?不知道这么叫合不合适,这种之应该存在于本子里面的生物还真叫夏油杰给他见识到了,总之它一点点地撑大了里面然后慢慢蹭到体外,这一过程持续了很长时间,未曾体会过的异常快感慢慢让五条悟蒸红了脸,怎么还没出来......

 

尽管他知道这种东西的存在,但即便是他也看不到这种超自然生物,除了夏油杰。触手没有所谓体温,只是将温度大致控制在同于所接触物体的程度,很难不怀疑这也是夏油杰一手操控的。

 

“我发现悟在夹腿了哦。” 对面在一边好像事不关己似的说。

 

“啰嗦,画你的。”五条悟脸上波澜不惊,其实也吓得一个激灵。温热的触手已经从他的腿间挤出来,一点点爬上了他的腰肢,在衣服下面缠住他的大腿,没了塞子堵住的后穴紧跟着吐出了一大滩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随着这一过程的进行,他不禁思考,它一开始有这么大来着吗.....?

 

五条悟勉强保持着现在的姿势静止不动,他咽了一口口水,心中暗自祈祷时间快点流逝,自己好把夏油杰捆起来狠狠地骑一骑。完全长成的触手已经贴在他的腹部,被水液完全洇湿的内裤潮潮地贴在下体,五条悟不舒服地扭了扭身子,触手毫无自知,伸出几条黏糊糊的分肢在衣物和皮肤的缝隙间穿梭,直到在他身体上缠绕了一圈又一圈,然后像是突然开窍一样,尖端分裂成几瓣,将他的胸前包裹起来,像是小婴儿一样吮吸,在乳首立起来之后仍不停止,是下定决心要从里面吸出点什么东西来。同时位于下方的部分也同理,将阴茎吞进柔软的体内,像个高级的飞机杯变换着模式震动,急不可耐地想要榨出养分灌溉自身。

 

在猛烈的攻击下五条悟眼前一白,被榨出了第一发精液。他出了一身的汗,连带着黑色衬衫潮湿地黏在身上,张着嘴不断喘气调整呼吸。

 

还有不到半个小时,看不见夏油杰的脸,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是什么表情,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一定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如果视线有实体的话,那自己肯定早就被他从上到下侵犯一通了,不过现在的情况也没多大区别就是了。

 

 

 

在全部钻出去之后,好像又怀念起母体的温度,要再度返回去,可是已经剧增的体积并不能支持它做到这一点,它不满地在下面爬动,最后只得认清现实,在仍然翕张的柔软穴口磨蹭,没有任何犹豫地钻了进去,一条又一条,逐渐将里面塞满,然而它们却没能达成一致,分别往不同的方向前进,甚至将里面撑成中空。由于数量足够,覆盖了每一处叫人舒服得想要尖叫的敏感地带,但是还是无端的感到寂寞,飘呼呼的悬在半空中的快感不断消磨人的心智,在欲望的蜜罐中泡得昏昏沉沉的五条悟不自觉地绞紧后穴,得不到满足的渴求被塞满的想法愈发高涨,他难耐地挺腰,这时候触手又几乎可以说是善解人意地又插了一根进来,把别人挤得陷进穴肉里,自己破开阻碍直直地顶撞进深处,五脏六腑都要被不断的抽插搞得移位。

 

吊足了胃口后终于得到满足,五条悟很快就达到了高潮,但触手可没他的恋人那么温柔,它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对方舒适与否实际上和它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在大脑空白的时刻,处于不应期身体仍被毫不留情过分对待,本来比较光滑的表面出现一个个凸起,触手在里面互相磨蹭挤压发出咕啾咕啾的淫秽声音,在突破结肠口的时候五条悟才终于想起来求饶。

 

 

 

“杰...哈..哈啊.....快叫它停下....我,我认输...“

 

虽然声音不大,但对于等着这句话已久的夏油杰来说已经足够了,他走到五条悟跟前,蹲下身去问他,“悟确定吗?”

 

“嗯....哈啊.....把这个弄走.....“触手没有捆住五条悟的胳膊,在夏油杰要抱他起来的时候他揽住夏油杰的脖子,扭头去想要讨一个吻,却被爬上来的触手塞住了嘴巴。

 

“可是悟输了之后要听我的诶.....”他一嘴委屈的语气,干着不是人干的事。

 

夏油杰像给小孩子把尿一样从后面把五条悟抱住,带到等身镜前面,在他耳边低声呢喃,是属于恋人的熟悉气息和如同引诱般的话语,“悟要摘掉眼罩亲眼看看吗?看不到它的话里面可以看的一清二楚吧,我又看不到实在是太可惜了。”

 

从第一次射精开始便没有余力发动能力的五条悟并不清楚自己的身上是怎样一幅淫靡的景象,他也不想知道。而就在五条悟含着触手支支吾吾摇头的时候夏油杰将他被泪水洇湿的眼罩摘了下来。

 

重获光明的时候五条悟一连眨了好几次眼,泪水顺着脸颊的线条滑下去,才终于获得了不甚清晰的视野,因为距离足够近,他能看到自己被折叠在一起的身体,本就偏白的肤色由内而外地透出一片片浅粉。他看着自己的舌头被搅来搅去,艳红的血肉在操弄中被带出体外然后又随着动作被送进深处,堵不住的淫水不断地滴在地板上。

 

“被看不见的东西在恋人怀中侵犯到高潮的感觉怎么样?还是说悟是想着我就变成这样了?真丢脸www”说的人好像事不关己。

 

被堵着嘴说不出话来,五条悟只得把头往夏油杰颈边蹭,对方会意,将在他口中的触手拔了出来,唾液拉出了一条长长的银丝,在达到极限时从中间断掉,滴答在身上和别的体液混合在一起。五条悟眼泪鼻水流了一脸,精致的面容被糟蹋得不成样子。他怕夏油杰等不及,没给自己多少时间缓冲,急忙去争取今天第一个吻,在亲的时候含含糊糊地说“不要这个了,想要杰....“五条悟深知自己早已经错过了挣脱的最好时机,只能向对方求饶。

 

 

 

夏油杰被他讨好自己的样子逗笑了,他把手中蔫巴唧唧的触手往旁边一丢,装模作样地抱着五条悟哄,将他的重量托付给了身旁的触手给他翻了个面,双手托着对方的屁股,在触手撤出去的时候换成自己的阴茎插了进去。被柔软的穴肉细致顺从地包裹着,夏油杰舒爽地呼出一口气,抬头舔舐恋人汗津津的脖颈,轻轻啃咬喉结。对方感受到动静低下头,夏油杰对上他烧红的脸和迷离眼神中倒影的自己,突然心跳漏了一拍。

 

五条悟低头吻他,身下不老实地扭动着去吃他的阴茎,在刺激下自己不知道射过几次的阴茎也慢慢抬起头来,抵在夏油杰的身上随着动作磨蹭,流出一些稀薄水液。射的太多对悟的身体不好,贴心的夏油杰找了那根装可怜的触手缠住了阴茎,阻止他的射精。见那小东西有往里面钻的意愿,夏油杰瞥了他一眼,它立刻假装老实待着了,只能泄愤般不断摩擦铃口。

 

前面有这东西作妖,后面是夏油杰的不断顶撞,身上又爬满了各种黏糊糊的触手,五条悟绝望地闭眼,放纵自己沉浸在这场狂欢上。

 

敏感的地方被不断刺激,想要以普通方式高潮却又做不到,五条悟急得快哭了。几乎是被按在鸡巴上操,喉咙已经喊不出声音来了,双眼不受控制地翻白,在快感堆积到极限之后全身战栗着在前面没射的情况下达到了高潮,当然已经昏过去的五条悟并不知情就是了。

 

 

 

 

 

“悟,今天不是说陪我出门吗?”

 

“嗯?好.....”

 

被按在浴缸里的五条悟迷迷糊糊又答应了不得了的事情呢。

 

 

 

要知道,画家都多多少少有点怪癖,所以出门把眼睛遮起来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秘密。

 

 

 

 

 

 

 

关于画画:

 

五:杰你就画了个火柴人?!

 

夏:略XP

 

喜欢的咪可以评论给我看,对大眼心灰意冷惹

17 Likes

猫猫被欺负得惨兮兮的,但是,是他自己作啊。另外!太太超棒的!喜欢太太的文章!大眼那个垃圾就会夹,死夹,幸好没有错过这篇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