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五和他的死鬼老公 by 廿七

寡妇五在还没当寡妇的时候,是这几个村子里模样最标志的人,但不守妇道,很不安分。也不知道怎么用的狐媚手段,勾引上了村子里勤劳能干的夏油。他俩十五六就开始谈恋爱,听说那时候两人就时常偷偷钻小树林和苞米地,还不是单纯偷偷摸小手。村子里人偶然路过,就听见五浪叫的声音,都不由脸红捂着耳朵。

五长到能结婚的年纪,夏油家就办了几桌酒席,他就从邻村嫁了过来。成婚后两人更不知收敛,不管白天黑夜,每天都要干上好几回,有时夏油务农回来就看到他家大门紧关。甚至一连好几天都看不到新媳妇儿,听人说那五条悟被他老公干得下不了炕,衣服也不穿就盖着被子躺在炕上,农活家务全都不干,就靠他老公伺候。

村里的七大姑八大姨看不惯新媳妇五的做派,时不时就站夏油家门口议论,五有时候会出屋,在夏油搭的篱笆架下晒太阳,闻闻夏油种的花,敞开的衣领间露出了几抹暧昧红痕,闲言碎语飘进他耳朵里,五还是一副笑吟吟的表情,也不生气,从一旁半满的缸里舀了瓢水就往那些人身上泼。村子里的老太太和媳妇们边骂边躲,五玩得更起劲儿,对着四散奔逃的人们哈哈大笑。

 

明着暗着都搞不定五,就有人为夏油不平,背后偷偷劝夏油。有人说,你娶媳妇就像供了个祖宗。夏只是笑笑,也不辩解。又有人说你媳妇儿性格忒怪,一点儿都看不到他帮你干活,不懂得心疼你,这可不行。夏说你们不懂他的好。见夏执迷不悟,对方急了,说你在咱们村里也是英年才俊,什么样的女人娶不到?五就是个脸长得漂亮的狐狸精,怎么就给你迷住了?夏油脸色变了,原本总是因带着笑意而微弯的细长眉眼绷紧成直线,众人见劝不动,也就不在他面前说什么了。

 

不管别人背后议论什么,夫夫还是和和睦睦过了一阵子,可惜好景不长,夏油第二年就出了意外,听说不明不白死在了庙里,尸体都没有,五就稀里糊涂的成了寡妇。

 

五一连好几个月没出屋,甚至有人怀疑他死在屋里了。但看夏油种的园子还长得那么好,一点都没有荒芜的迹象,家里的鸡和狗也活蹦乱跳的,看来是有人照顾。再出现在众人面前时,五穿上了丧服,除了比以前瘦了点,没什么变化。村子里的人本以为他死了老公会整日哭哭啼啼,最起码会比以前性子好些。但他还像以前一样爱笑,和村子里人关系不好,仿佛从未缺少什么,夏油还活着。

 

从来没看见寡妇五做农活,院子居然没长草。就有人猜测这寡妇是不是偷人了,对方才给他收拾院子。夏油死了还没一年就耐不住寂寞,白瞎夏油的付出。村子里生活无趣,这些艳情的猜测是最好的新闻,自然不胫而走。传到最后有不少人信了,夜里有不三不四的男人翻墙,想占寡妇的便宜,被那寡妇抄起擀面杖打折了三条腿。有人不信邪,纠集了几个狐朋狗友,想着几个人一起下手总能对付得了那寡妇吧,结果在他们约定对寡妇下手的前一天离奇死亡,几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极为惊恐,像是被活活吓死的。村民看了都说一定是夏油还魂,他们才遭了报应。从此之后,没人敢明着对那寡妇下手。

 

三年之后,寡妇五脱了丧服,进了村子里新建的小学教书。人还住在夏油留给他的房子里。他性格张扬,做事太出格了,没人因他这次抛头露面说他不守妇道。寡妇五那年二十有八,风韵犹存,挺翘的屁股将裤子撑得满满的,走起路来一扭一扭,让人看了心都痒痒。但碍寡妇五厉害的性格和他那传说会作祟的死鬼老公,让人有色心也没了色胆。就算顶着寡妇五裸露在外的白净皮肤,和裹在裤子里藏得严严实实但仍能看出轮廓的屁股看得再眼红,也只能背后骂一句骚货。

 

有几家人听到寡妇五在学校里当老师,隔天就不让自己家孩子上学去了。说跟着那个狐狸精学不了什么好。当天寡妇五一手提着水果,一手拎着擀面杖挨家挨户登门拜访,不知对他们都说了什么,学生第二天就都回去上学了,再也没人对寡妇五当老师多说什么。

 

寡妇五和村民相处的这么僵,他不和村子里的人来往,却和孩子相处的很融洽。村子里有不少人瞪半拉眼珠子看不上他,却也给他使不了什么绊子。有人暗中使坏,想给五门前泼粪,粪刚扬出去,就忽然刮来疾风,吹了泼粪人一身一脸。

看见老天都这么帮他,想和五条作对的人气的跳脚,但又拿这寡妇没什么办法,自从他教书后,村子里的孩子都很喜欢他,他也教的很好,孩子不只是成绩变好,也更礼貌懂事了。连带着之前对五老师有看法的人家都转变了心态。

但还有人一心一意想和五作对,觉得这寡妇一定是偷人了。他从来不打理院子,但院子里的花开得极好,篱笆也没倒下,肯定有人帮他打理。而且寡妇天一黑就早早回家,从来不到别人家串门,别人敲门也不开,一定是在家里和奸夫鬼混,只要抓住罪证,看他在村子里还怎么横行霸道。

再完美的人也会有疏漏,村里人晚上时不时就到寡妇五门前转圈,想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没想到真有发现,寡妇的房子里前半夜毫无声响,但后半夜就能听到压抑着的喘息,甚至是爽极了的叫声。他们在外面看的仔细,也没人进这寡妇家里,就以为是这骚货趁着夜深人静自己偷偷玩批,等到七月十五这天晚上,前半夜就听到了不堪入耳的声音。几个人以为抓到了寡妇的把柄,顾不得是不是鬼节,大着胆子摸到了寡妇家的窗台,借着月色从没拉严实的窗帘缝子偷偷看屋内的场景。

他们看见炕上只有寡妇一个人,哪里有什么奸夫的影子,然而寡妇五浑身一丝不挂,趴在炕上,屁股斜着窗口高高撅起,不住摇晃,像是有个透明人掐住了他的腰,对着那口熟烂的肉穴不断猛顶,这寡妇被操得连连尖叫,边喘边不断说着荤话:好爽,杰的鸡巴好大 ,要被操死了。

他换不过气来,伸着舌头发出浪叫,口水都从嘴边流出来了,哪里还有在别人面前嚣张的神气样子。

几个偷窥的人看呆了,本来在看到屋内诡异的情况就该离开,但看见这香艳的一幕,腿仿佛关了铅,走不动了。眼睁睁看着五被他那看不见的死鬼老公干得娇喘连连,不知不觉裤裆里都支起了帐篷。那寡妇骚得很,趴在炕上自己动手揉捏肿胀起来的乳头,背后位挨草碰不到他腿间已经勃起的性器,他塌下腰来,在被单上摩擦得不到抚慰的器官。寡妇的两只手都在他胸前忙着,却听到响亮的巴掌声,寡妇的屁股也抖了抖,仿佛刚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受了警示,寡妇五抽气一声,委委屈屈地撅起屁股,不敢再变着法取悦自己。他喘着气,用手掰开一半屁股,谄媚地夹紧后穴,主动扭动腰肢吞咽着看不见的肉棒。他的主动得到了反馈,看不见的人捞起他的大腿,寡妇肉肉的大白腿一条弯折着,打开极大的弧度,像是被人一下扛在了肩上。一条瘫在炕上,寡妇被干得直翻白眼,爽得脚趾都蜷缩起来,流出的水都把身下的被单打湿了,最后在快速冲撞下,精液直接喷射了出来,一看就知道这婊子让人操射了。屋外偷窥的人看见这香艳的一幕,都面红耳赤,更有甚者直接射在了裤子里。

寡妇五被干爽了,干他的人也在他高潮的同时默契的射在了他的体内。炕上一片狼藉,寡妇白花花的身体瘫软在湿漉漉的被单上,手指都累得动不了了。屋内没风,他的头发却动了动,像是被人揉了几下。紧接着就有一股怪力,托起那几乎晕过去的寡妇,他就这样飘着出去了,换了一间没人能看到的屋子。

站在屋外看了全程的几个人哑口无言,面面相觑,今晚发生的事超乎现实,他们不知道该以什么心态面对那寡妇了。

他们刚起了离开的心,一回头就看到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个人影,已故多年的夏油站在他们身后,眯着眼睛微微笑。

没人知道那晚又发生了什么,第二天那几个偷窥寡妇的人就变得又瞎又哑,大家也只当是他们鬼节出门撞了不干净的东西,从此之后寡妇五和他的鬼老公再也没有被人打扰过。

138 Likes

:hot_face:香死谁了,好喜欢人外,生离死别也断不了情绝不了欲。
夏杰:我那漂亮可爱甜美的笨蛋老婆没了我照顾可怎么办 :face_with_peeking_eye:

58 Likes

很喜欢!就算是死了我们也不会分开1551

14 Likes

鬼节就适合看这种的 :+1: :+1:

9 Likes

中元就爱看点这个:hot_face::hot_face:

2 Likes

香香香香香

那个那个,共感那篇大结局还更吗,好想看啊

1 Like

清明假期里就该吃这口饭

1 Like

杰变成鬼了还在浇花种田养鸡逗狗,杰好 :face_holding_back_te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