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歌 by qing yan

预警:人外 后天双性 水煎 精神控制 邪神夏x普通人五

15 Likes

距离五条悟离家出走已经过去了24小时。家族中愈发沉闷的气氛和老爷子的阴沉死板让他越来越不能忍受,迫不得已与族人们虚与委蛇了一段时间,好在老橘子们信以为真当真认为他妥协了。于是五条大少爷看了看自己那零零丁丁的行李,当机立断地决定卷款走人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聪明的五条大人很快甩开了保镖,成功坐上了离开京都的列车。

久违的自在空气让五条悟如同刚出笼的小鸟一般快活。列车的坐垫并不如五条宅的丝绸棉絮那样来得舒服,车身甚至有些微的颠簸,但五条悟此刻却感到了以往十几年来从未有过的舒心和激动,忍不住眉眼弯弯笑了起来,阳光的折射下那双湛蓝透亮的苍天之瞳美得不可思议,一时间车内人人为之侧目,正主对这样的目光却不甚在意,毕竟从小到大不知道接到过多少惊艳和艳羡的眼光。五条悟打小就远比同龄人更出众,脸蛋家世天赋身材甚至身高无一不是出类拔萃,是日本三大财阀之一的五条家板上钉钉的唯一继承人。他并非美而不自知,只是自信不会有人能成功打到自己的主意。只是五条悟不知道的是……有些存在并不能以常理去推敲。

夏油杰注意到那个少年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身材相貌气质都极为出挑,完美契合**母体的标准,最重要的是他总是能带给自己一丝若有若无的熟稔气息,那样璀璨明艳的笑容不经意间好像和他灵魂深处的某个画面对应上了,我可不记得自己有过这样的记忆,真是有趣。狭长的双眸眯起,那双细长眼睛里的眸色深得像是子夜,眉眼间都是危险的意味,其中赤裸的侵略欲令人不寒而栗。原本这只是一次普通的外出,没想到回程途中却送给他这么大一个惊喜。

五条悟对有人在打他的坏主意这事一概不知,他光顾着沉迷于车上的新奇体验,这里瞅瞅那里瞧瞧,哪哪都好奇地不行,活像只调皮的小猫,夏油杰不由得笑出了声。

……………………

说实话这么近的距离五条悟想装听不见也难。那么奇怪的刘海,其实他一上车就注意到这个家伙了。五条悟生气了,侧过身看向他后座的夏油杰,垮着张小猫批脸开口:“笑什么,怪刘海,一直看着老子是想打架吗?”

看来是脾气比较糟糕的猫咪啊,夏油杰想着便开口道:“抱歉,因为先生你看起来很可爱嘛。听说这趟车的终点站是じゃしん岛(诡神岛),你的目的地也是那里吗?’’不出夏油杰所料,五条悟立刻就被吸引了注意力,小少爷眼睛都亮了,迫不及待地开口:‘‘じゃしん岛,那是什么地方,好玩吗?”夏油杰不动声色地笑了:“那里是一座供奉邪神的岛屿哦,据说岛上的人们世世代代信仰邪神。不过这都是传说而已,每年想要去一探究竟的人最后都无功而返了,只有极少数人……我此行正是为了那座岛,怎么样,要一起吗?’’

五条悟也说不清楚在那么多的列班中怎么就偏偏挑上了这辆车,这躺车除了与其他班次方向相反外完全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可打从见到车站每趟车的行程轨迹图后,心底有一个声音一直一直在催促他往那个方向赶,就好像……好像离那边再近一点就能见到梦里的那个人了一样。现在看来,他的选择果然不是没有意义的,那座岛上说不定真的有能让他如愿以偿的力量。

眼前的男人长发披散在深咖色风衣外套上,两鬓的发丝被发圈拢住扎成一个半丸子头,一侧的刘海自然地垂下,唇边挂着戏谑的笑容,隐隐透露出一丝神秘莫测的味道。五条悟非常不爽,哼,虽然给他的感觉有些熟悉,但是梦里的人才不会像这样笑得像狡猾的千年老狐狸一样呢,况且这家伙的刘海这么奇怪,想想也不能对他做什么,于是开口答应道:“可以哦,怪刘海丸子头。”小猫上钩了,坏心眼的丸子头露出了然的笑容:“我的名字是夏油杰,请问先生您怎么称呼?”‘蓝眼猫猫没有丝毫自觉,大大咧咧地交付姓名“五条悟,叫我悟就好,我可以叫你杰吧,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哦。”还真是只活泼的小猫啊,夏油杰心想到“可以哦,悟。”

tbc

22 Likes

期待后续

蹲蹲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