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游戏存档

也搬运到论坛试试,一共两篇,游戏存档和混蛋,因为是关联篇所以一起放上来了。
灵感是这一篇:硝子视角捏造注意 画完了,评-九点九九折
*因为确确实实因为性别原因被区别对待过所以有的这一篇,但是实际上又和这个没什么关系了。
*和原作有大幅度出入,大幅度!超大!

家入硝子有些格格不入。
这并不是说,她被自己唯二的两个同门孤立了。
恰恰相反,她遇上了谁都能和对方聊一会儿,五条悟犯浑的时候夏油杰会和她悄悄吐槽五条悟看起来像个白毛兔子,看不见他就会到处蹦哒的那种。夏油杰吐槽五条悟的时候,五条悟也会和她说你们两个在悄悄说什么,硝子你告诉我,我知道是夏油杰先开头的。
看起来他们三个很融洽,但是,总有一些格格不入。
首先——家入硝子,她是个女孩。
虽然她很酷很飒,会抽烟会喝酒而且酒量比五条悟好,但是她确确实实是个女孩,这就代表有很多事情她没有那么方便做。
比如他们三人的彻夜游戏会因为她要回女寝而结束,只是有一次她刚出去还没关上夏油杰寝室的门的时候,五条悟撒娇的声音就从门后传来,他在撒娇让夏油杰陪他再来一盘。
硝子沉默了一会儿,在要关上门的时候对里面大喊:
“五条悟你可不要玩着玩着把我们三个的存档删掉哦,我们明天还要继续玩的。”
五条悟说好。
他确实没有删掉,但是他们却是没有再玩过了。
咒灵随着六眼出世越来越多,咒术师人手严重不足,作为六眼的拥有者和咒灵操术的使用者,五条悟和夏油杰被经常派出去做任务,而作为会反转术式的硝子,则被留在了高专。
他们三个渐渐聚少离多,但是夏油杰每次回来都会给五条悟带他最爱的喜久福,五条悟在回来的时候第一反应也永远是夏油杰在哪。
硝子越来越格格不入,但是他们三个的感情实际上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相反,伴随着一次次的出生入死和治疗伤势,他们感情更加深厚起来。
“今天晚上我和杰终于没有任务了哦,硝子你有事吗?要不要来玩一把游戏?”五条悟来找硝子。
“好。”硝子点了一根烟,在五条悟大呼小叫说硝子你怎么可以让我抽二手烟的抗议中把人赶了出去。
但是游戏还没开始,硝子堪堪赶到夏油杰的寝室,就发现五条悟和夏油杰两个人应该穿好制服往外走了。
“硝子!”五条悟看见了她。
“硝子,我们接到了紧急任务。”夏油杰走在五条悟身边,对她解释到。
“好吧!害我白跑一趟,记得给我带一点特产赔罪。”硝子大声宣布。
“硝子有命,莫敢不从!”五条悟笑着回应她。
然后她眼睁睁的看着两个朋友肩并肩说笑着走远了,五条悟在和夏油杰咬耳朵,然后夏油杰亲昵的摸了一把他的头发。
她站在原处,看着他们远去,一次又一次。
一次又一次。
她渐渐沉默,大家都太忙了,即使是平时最爱闹的五条悟,也没有以前那么爱闹了。
夏油杰也渐渐沉默,大家还是太忙了,除了留在高专的她,大家都没有时间去安慰一个理想破灭的人。
可是硝子早就是局外人,她不知道夏油杰经历了什么——这件事没人和她说——太过惨痛以至于大家都对此讳莫如深,她只能从蛛丝马迹去推断。
而且随着夏油杰和五条悟的日益强大,他们已经很少来找硝子治伤了。
所以硝子只能沉默的看着。
她看着一具具带着气,或者没带着气的尸体被抬进来,她沉默的治愈着这些还在出任务的人,这一次伤痕累累,她能救,下一次断了气,她只能爱莫能助的看着。
每次他们出任务她都会默默的祈祷,然后一个人守在保健室待命。
五条悟和夏油杰已经很久没来了。
这也是很好的事,总比上次满身是血抬进来的好。
但是那个游戏存档,她偶尔发呆的时候会想:他们已经玩到哪里了来着?第一关boss通过了没?
但是游戏可能再也不能玩了。
夏油杰杀死百余位非咒术师,正式叛逃。
硝子和五条悟作为他亲密的好友因此被调查。硝子还算好,她早有预料,在夏油杰越来越沉默的时间里。
但是五条悟,五条悟似乎对挚友的叛逃很不可置信,他来找了硝子。
“硝子,硝子,你看见夏油杰没有?”五条悟似乎从未这么急过,他似乎迫切的希望这是硝子和夏油杰给他的一个玩笑,因为他上次忘记给硝子带特产,因为他上次忘记拥抱夏油杰。
“我已经有段时间没看见他了。”硝子又点了一根烟,沉默的抽着。
在烟雾缭绕中,她仿佛看见了五条悟的眼睛闪烁着细碎的光。
“呼——”她吐了一口烟圈,“你可以把存档删了,我们应该是不能继续玩了。”
“存档?什么存档,你是说游戏存档?”五条悟看起来有些急得过度了。
“……很抱歉没有劝住他。”硝子用桌子按灭烟,上前抱住了看起来惊慌失措的五条悟,“我很抱歉。”
“我……我要去找他。”五条悟挣开硝子,向外面跑去。
“……”硝子又点了一根烟,关掉了保健室的灯。
“你不打算出来吗?”硝子在黑暗中开口,只有烟嘴在明暗交替。
“硝子,好久不见了。”夏油杰从黑暗里走出来。
“……”硝子没开口,她站在窗边,看着今天不算亮的月亮。
“游戏确实是没法玩了呢。”夏油杰自顾自的继续说。
硝子应该有很多话说,你为什么叛逃,你为什么杀那么多非咒术师,你为什么——抛弃五条悟?
但是硝子一个也没开口问,现在早就过了问这些的时间了,她只是谈谈的回了一句:
“那确实有点可惜,好不容易把第一关的boss打通了。”
夏油杰坐在保健室的桌子边,看着窗边的硝子。
“硝子,我有点受伤了。”
这是很熟悉的一句话。在很久,或者说实际上也不算很久的之前,夏油杰和五条悟经常这样对硝子说话。
他们撒着娇请求高贵的奶妈用反转术式治愈他们。
硝子没有拒绝过,包括这一次。
她沉默的向前,沉默的开展反转术式。
“好怀念啊,这可能是硝子最后一次治疗我了呢。”夏油杰轻轻说。
硝子低着头,但是有几滴闪着光的东西砸在地板上,砸在夏油杰衣服上。
“别那么混蛋。”硝子压着声音说。
“硝子。”被治愈之后夏油杰从桌子上跳下来,抱住了硝子。
“我希望你抱我不是因为我刚刚抱了五条悟那个混蛋。”硝子声音有点哑。
“当然不是,硝子。”夏油杰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
然后,就好像事情重演一样,硝子挣脱了夏油杰的怀抱,深吸两口气,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那个很久没有通过话的人发起了通话邀请。
夏油杰沉默的站在一边。
“喂,硝子,怎么了吗?”五条悟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很急。
“夏油杰在这,保健室。”硝子说完扭头看了一眼夏油杰。
夏油杰好像有点震惊,但是他也没跑,继续悠哉悠哉的做回到自己桌子上。
“拦住他!”五条悟在电话里喊,是命令的话,但是听起来像恳求。
“……我可拦不住,你快点来。”硝子果断挂掉电话。
“就这么当着我的面通风报信?”夏油杰听起来像是在兴师问罪,但是脸上平静的表情表示根本不是那回事。
“反正你也想见他吧。”硝子一针见血。
“……”夏油杰倒是罕见的沉默了。他不知道怎么辩驳,这个女同期是这样的一针见血,把他心里隐秘的期望摆在明面上。
……
五条悟来的不算慢,他原本就没走多远,得知消息之后直接瞬移了回来,出现在保健室。
接下来就是他们两个的时间了,他看见五条悟急匆匆的跑进来,就和之前无数次结束任务一样,来找他的夏油杰。
硝子和他擦肩而过,帮他们带上了门。
那个游戏从此就是再也没人玩了,硝子偶尔听见来治病的学生兴冲冲说什么游戏又上新了,她觉得耳熟,仔细一想是最后一次和她两个同门玩过的游戏,他们刚打完第一关,现在都出到第六关了。
而且夏油杰房间里的东西早就被上层丢了吧?
毕竟……是敌人了。

13 Likes

*是游戏存档的后续
*和原作大幅度不同,大量捏造,为了能he大量造谣
*夏油杰被抱回来的灵感来源: 存活if,但是是社死现场-白花查理

夏油杰是个混蛋。
五条悟是个混蛋。
而她家入硝子,是被两个混蛋折磨的倒霉蛋。
她不知道这两个混蛋在她的保健室里面谈了什么,她站在门外,沉默的抽着烟。
然后五条悟就和夏油杰推推搡搡的出来了,五条悟一出门就锁定了硝子,他指了指硝子,然后指了指自己,质问夏油杰为什么要抛弃他们两个。
夏油杰笑得眉眼弯弯,他说:
“悟,你知道的。”
你知道的。
他们两个的默契在这个鬼时候还是发挥着作用,五条悟知道,五条悟当然知道,所以他才痛苦,他才不愿意相信,他要是相信了,他要是相信了……
他们可能就真的分道扬镳了。
“我要杀了你。”五条悟说的不算大声,但是在场的两个人都能听见。
“想杀就杀吧,你的选择都有意义。”夏油杰转过身,向高专的逃生通道走去。
他走的那么坚定,甚至不愿意回头看一眼,于是五条悟明白了,他是真的要走了。
五条悟摆好了攻击的手势,但是一直到夏油杰消失在转角,他的攻击还是没有成型。
他收回手,转身抱住在一旁沉默抽着烟的硝子。
“硝子,夏油杰是混蛋。”他说的咬牙切齿。
“嗯,你也是。”硝子丢掉嘴里的烟,用脚碾灭,给这个失去挚友的人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你们两个都是混蛋。”
然后他们的青春都结束了,不管是高专学生五条悟,诅咒师夏油杰,还是他们共同的同期家入硝子。
在那样一个月色不算皎洁的夜晚,悄无声息的结束了。
五条悟没有对夏油杰下手的事情让上层颇有微词,但是五条悟毕竟是五条家的神子,在这个节点,没人敢对他怎么样。他们还要依靠五条悟来继续拔除诅咒。
自从夏油杰离开以后,五条悟来保健室的次数倒是变多了,他来的时候偶尔会插科打诨,但是大部分是沉默的坐在一旁。
“你实在闲的没事就过来给我帮忙。”硝子想点一根烟,但是她早就下决心戒烟了,所以她口袋空空如也。
“啊……好像高层那些烂橘子找我有什么事来着,我先走了。”五条悟闻言一溜烟就跑路了。
一转眼两年过去,他们正式毕业,硝子和五条悟都留在了咒术高专。
五条悟仍然会来找硝子,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他来的越来越少。
夏油杰仍然在活跃着,硝子听说他创建了盘星教,收养了两个小女孩。但是他们再没见过面。
再见又过去了八年,时间已经把记忆冲得很淡,硝子有时候也记不清他们当年熬夜打的到底是什么游戏了。
然后夏油杰来了咒术高专宣战,宣布百鬼夜行即将开始。
那是五条悟和夏油杰相隔十年的见面,五条悟对他离开的恨也被时间冲得很淡,所以他能保持平静,没直接上去给这个叛逃者一拳。
12月24日,百鬼夜行正式开始。
硝子作为反转术式的拥有者,仍然和以前一样被安排在后方,马不停蹄的医治着这些身受重伤的咒术师们。
她已经预料到今天可能是他们青春的彻底决断,但是就像十年前她没能阻止夏油杰叛逃,今天她也阻止不了任何事。
可是她没想到的是,她再次看见了夏油杰。
五条悟向来爱做些惊世骇俗的事情,但是硝子也没想到他能惊世骇俗到直接把夏油杰抱回来。
“好久不见啊。”被五条悟公主抱的夏油杰看起来确实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他还是探出头对好久不见的同期打招呼。
“……”硝子有点愣住了。
“硝子,杰受伤了。”五条悟请求她,就像之前在咒术高专千百次做过的那样。
之前硝子就没有拒绝过治疗自己的同期,这次她也没有拒绝治疗敌方的诅咒师。
被治疗的夏油杰笑得有点不好意思:“硝子,之前还说是最后一次请你治伤,没想到今天还有一次。”
“你闭嘴吧。”五条悟亲了亲他的额头,转身对硝子说:“硝子,上层肯定要找我麻烦,这段时间杰放在你这行吗?”
“不要擅自决断别人的去向啊,悟。”夏油杰伤势随着术式的开展渐渐好转,但他声音还是很低。
五条悟压根没理他,自顾自的和硝子说:“他们肯定会趁我不在对杰做什么,其他人我都不放心,只有硝子这里还算安全。”
“悟……”夏油杰还想开口,但是下一秒他的嘴就被五条悟堵住了。
硝子默默走远了,懒得打扰这一对久别重逢的小情侣。
她忙完一圈转回来的时候,这里就只剩下披着五条悟制服的夏油杰了。
“硝子。”夏油杰抬手和硝子打招呼。
“你们到底怎么回事?”硝子久违的又想抽烟了,但是她的口袋里空空如也。
“这要从很远很远开始说起了……”夏油杰慢慢开口。
“咒灵操术难得一遇,所以我从出生就被盯上了,我是封印六眼的一环,所以羂索从我出生就寄生在我身上,随时准备影响我的身体把我引向崩溃。”
“所以说,有个鬼东西一直寄生在你的身体里影响你,从你刚刚出生就开始了?”硝子真的很想抽烟。
“……是的。”
“那后来……”硝子艰难开口。
“悟和我告白了,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夏油杰说的轻描淡写。
硝子那种格格不入的感觉又来了,如果是五条悟在这里,一定可以理解夏油杰这个诡异至极的思路,但是现在站在这里的是她家入硝子,她完全理解不了这两件事有什么联系。
好在夏油杰没有说完的意思,他顿了一下,然后开口:
“硝子,你知道的吧?爱是最扭曲的诅咒。”
硝子知道,在他们仍然会一起打游戏的时间里,他们就讨论过各个咒灵的成型原因,这句话是夏油杰说的,很奇怪的是硝子一直记到了现在,甚至还能回忆起他说这句话的语气。
“我当时觉得我已经要死了,想诅咒他一次,就当是我的私心。”夏油杰说得云里雾里,但是硝子已经对上了他的脑回路,她知道夏油杰一定是在那个时候终于放弃抵抗面对本心,对五条悟说出了名为「爱」的诅咒。
显然,夏油杰用爱成功诅咒了五条悟。
“那你身上的寄生体呢?”硝子追问。
“他……他的名字我还不知道,但是他已经跑了,在我被悟回应之后就离开了,我能感受到。”夏油杰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的灯光,“我好久没有这么放松了。”
这听起来简直像是童话故事,公主用吻让王子变回原型,或者说王子用吻唤醒公主。
“硝子,对不起。”夏油杰把视线转回看向硝子,“今天很累吧?”
“我都累死了,你还给我增加工作量!”硝子冷哼一声。
……
在经过五条悟和高层多次谈判后,夏油杰的判决出来了。
2017年12月24日
叛逃的诅咒师夏油杰被最强咒术师五条悟抓捕归案,被判处终身监禁。
执行人:五条悟。

*写在最后:那个终身监禁是假的啦,只是写在明面上的东西,意思是夏油杰会永远和五条悟在一起,后面会一起打脑花然后过上幸福生活哦。

彩蛋:
“杰!你的东西我全部都收起来了哦,你快来看看有什么还能用。”五条悟兴奋的把夏油杰拉到自己的秘密仓库。
夏油杰已经穿上了定制的制服,习惯了平时的五条袈裟,这件制服让他感觉有点勒脖子。
他解开了衣服上的两颗纽扣,看向眼前的这一堆箱子。
“衣服应该穿不上了吧?”夏油杰看了一眼自己曾经的高专制服,又看向另一个箱子。
“这个游戏机还能用吗?”夏油杰把它拿起来,因为放在箱子里好好保存着也没粘上灰,感觉和十年前的样子差不多。
“那我们试试不就知道了吗?”五条悟拉着夏油杰坐下,打开了了游戏机。
随着一阵前奏响起,游戏机开始加载画面。
存档:
存档名称:最强dk三人组
存档时间:2006年2月4日
存档进度:第一章

24 Likes

太好了,他们又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