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天堂里的七分钟(原作向/he/2.5更新番外1)

  涉谷战时,他们开始玩天堂里的七分钟。

  这个游戏是七年前看一篇月l同人听说的,但是现在具体细节已经全部忘了,只记得这个游戏名称了,所以以下内容都是我瞎编的。

  “杰,你听说过天堂里的七分钟吗?”

  刚刚下课五条悟就亲亲蜜蜜地贴上了夏油杰,藏在墨镜后面的眼睛扑闪扑闪,一看就是又有什么坏点子想拉夏油杰下水了。

  “听说过啊。”夏油杰一眼就看破了同学的小把戏,但是他不太会拒绝五条悟,即使对方只是放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钩子。

  “不就是把两个人关在柜子里,然后七分钟内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吗?”

  “哦!杰好聪明,就是这样!”五条悟假模假样的鼓起了掌,脸上做作的表情连还没离开的硝子都看不下去了。

  “说吧,突然提到这个干嘛,你想玩?”夏油杰决定开门见山,让五条悟放弃这场拙劣的表演。

  “不愧是杰,一下子就猜到了呢!杰也觉得这种东西很好玩吧?”五条悟兴致勃勃地回答,他对于新鲜的事情一向很好奇,这种又新(对于五条悟而言)又刺激的游戏他更不会错过了。

  “但是这个我们两个怎么玩啊?不是要一男一女吗?”

  夏油杰合理地提出疑问,据他所知这个游戏一般是没戳破窗户纸的暧昧对象坦诚用的,他和五条悟两个人玩个什么劲!

  “一定要一男一女吗?那我就当女性角色好了,怎么样,我可是做出这么大让步了哦~”

  “完全不是这回事吧!”夏油杰怀疑对方压根不懂这个游戏的目的,只是刚好听说了这个游戏就来找他了。

  “怎么不是了,一男一女这不是有了吗?”五条悟控诉。

  “可是这是小情侣表白用的,你和夏油一起玩算什么。”硝子终于听不下去了,决定拯救一下自己的深闺同期。

  “诶,是这样吗?”五条悟转头去看夏油杰。

  “确实是这样呢。”夏油杰松了一口气,他确实不想和五条悟两个人去玩天堂里的七分钟。七分钟,足够五条悟把天给掀开了!

  “那好吧!”五条悟看起来放过了这个话题,“杰,我们快去买喜久福吧!待会儿要卖完了。”

  “可是你的任务报告一个字都没动。”夏油杰冷漠地开口,“别想喊我帮忙,我自己还堆了三个报告。”

  五条悟的头发都要耷拉下来了,瓮声瓮气地开口:“好吧!”

  夏油杰以为这件事就这样到此结束了,但是他错误地判断了五条悟的执着程度。

  当天晚上他刚洗完澡,一出浴室门就发现一个会撬锁的白毛崽种正大摇大摆地坐在他床上,手里还捧着一个虎皮蛋糕。

  “五条悟。”夏油杰要黑化了,夏油杰马上要黑化了。

  “说了多少遍不能随意进别人房间,也不能坐在别人床上吃东西?”

  那白毛崽种一脸无辜地抬起头,就好像自己被冤枉了一样:“杰!可是人家敲门敲了半天你都不理我。”

  很好,漂亮的诡辩,夏油杰在心里咬牙切齿,他在心里呐喊那是因为他在洗澡,压根就没有听见,但是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枉然,所以他干脆一言不发。

  “……杰?”看见夏油杰被气得闭了嘴,五条悟才意识到对方真的是在生气,他终于屈尊降贵地站起了身,两口干掉了手里的虎皮蛋糕。

  “现在没坐在你床上了哦~”

  “嗯。”夏油杰简短地回答,他知道这种程度的退让对于五条悟来说已经难能可贵的,但是他也不想太快原谅五条悟——不然他下次一定还记不住。

  “杰好过分,明明我都这样认错了杰怎么还是不理人?”五条悟又在发扬他倒打一耙的能力。

  但是他的表情实在无辜,被墨镜半遮半掩的眼神实在楚楚可怜,以至于夏油杰只坚持了三秒——

  “你来找我做什么?”夏油杰开口。

  “当然是来玩游戏啊!”五条悟一下就兴奋了起来,就好像之前的可怜巴巴全都是在装——不对,根本就是完全在装吧!

  夏油杰看着五条悟毫无阴霾的笑脸,决定下次一定吸取教训。不过,在他发呆的时候耳边好像划过去了一个词——

  游戏?

  “什么游戏?”夏油杰顿感不妙。

  “当然是早上和你说的那个天堂里的七分钟呀。”五条悟开口证实夏油杰的不妙猜测。

  这崽种大半夜破门而入的原因居然是还对这个游戏念念不忘。

  夏油杰看见五条悟一本正经的脸色,领悟到了一个事实——五条悟不会善罢甘休的。

  “……那你是要现在玩?”夏油杰认命得很快,在无数次和五条悟的博弈中他早就理解了这一点:早死才能早超生。不然就会先被他先缠上个三四天,最后再被他如愿以偿。

  “当然啦,不然我大晚上来找杰是为了什么。”五条悟得逞之后笑得像楼下偷鱼成功的猫,看得夏油杰不知道该恼还是该笑。

  “那来吧,刚好买了个新柜子。”夏油杰叹了一口气,径直走向墙壁边的衣柜。

  这个衣柜是夏油杰前几天买的,今天刚到。因为五条悟经常来他寝室打游戏,太晚了一般就直接留宿,所以他的衣服就这样一件一件塞满了夏油杰的衣柜。这个人虽然平时都穿高专制服,但是他的私服确实也不少,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夏油杰才会意识到这个白毛崽种其实也是未来五条家家主这个事实。

  这样可不行,那天夏油杰打开衣柜差点没被掉出来的五条悟和自己的衣服淹死的时候这样想到。

  于是第二天他就下单了这个衣柜。

  只是这个大衣柜还没开始装衣服就要先装他们两个大男人了。夏油杰对衣柜默默道歉,然后用手机定时七分钟,钻进了衣柜。

  五条悟看见夏油杰这么行云流水的动作有些愣神,但是他很快也跟着钻了进去,随手拉上了衣柜门

  好挤。

  这是五条悟进来的第一反应,这衣柜实际上不算小,但是他们两都是一米八九的大个子,为了不碰到上面的隔板只能缩手缩脚蜷成一团,五条悟随便一动弹就会撞到夏油杰。

  “……杰?”五条悟莫名兴奋起来。

  “怎么了?”夏油杰的声音在这一小方天地显得很失真。

  “我感觉好兴奋哦。”五条悟摸了摸自己的心脏,感受到了一阵比平时快得多的跳动。

  “你在兴奋个什么劲?”夏油杰提心吊胆,深怕五条悟突然又想起来什么鬼点子。

  五条悟没回答这个问题,他直接按着夏油杰的膝盖跨坐到他的大腿上,俯身对着夏油杰耳语:

  “不是说可以为所欲为吗?”

  夏油杰一瞬心若擂鼓,虽然他知道这大概也是五条悟好奇心的一种表现,但是该死的这个男人荷尔蒙实在是太足了。

  “你想做什么。”夏油杰声音有一点难以察觉到的颤抖。

  “当然是……”五条悟说话的声音很轻,近乎呢喃,然后他缓缓低下头,后面的话被消磨在唇齿之间,狭小的空间只剩下了沉闷的呜咽声和粘腻的水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好几分钟,或许是好几个小时,夏油杰终于挣脱了五条悟的拥吻。

  “你在做什么!”

  夏油杰很愤怒,但是还在低喘着的声音完全没表达出任何关于愤怒的情绪,反而听着像是在撒娇。

  “杰看不出来吗?我在亲杰哦~我这可是初吻,你赚大了。”五条悟好像对自己强吻别人——还是他的男性同期毫无羞耻之心。

  这白毛崽种!夏油杰在心里暗骂,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初吻对象不是可爱的小妹妹,也不是稳重的大姐姐,而是这么一只鸡掰猫。

  夏油杰深吸一口气,努力平静地开口道:“你明明知道未经允许不能随意亲吻别人!这一条可不是正论,这是做人的基本准则。”

  五条悟满不在乎地回答:“我当然知道啊。”

  “但是我们这不是在玩可以对对方为所欲为的游戏吗?”

  又来了,五条悟式著名的歪理!他每次都能用一种匪夷所思但是表面上看起来又十分合理的解释为自己开脱。

  夏油杰懒得反驳他,伸手就要拉开衣柜门——

  没拉开。

  “拉不开的哦~”五条悟欠揍的声音继续在这个狭窄的空间蔓延,“我们可是定下了「束缚」才进来的。”

  夏油杰快被这人气死了,玩个游戏他还悄悄定个束缚!怪不得歌姬从来不爱搭理她,根本就是平时自己对他的滤镜太重了才能忍到现在的吧。

  不在沉默里消亡,就在沉默里变态,夏油杰攒了一肚子的火终于在现在爆发了。他一个掏裆就抓住了五条悟的命根子。

  ——捏碎了的话五条家会不会发悬赏追杀我?

  这是夏油杰的第一反应。

  ——他怎么没开无下限?

  这是夏油杰的第二反应。

  ——这人真的是变态吧!

  这是夏油杰发现手里的东西变大之后的第三反应。

  他的怒火瞬间消失,现在手里抓着的东西丢也不是不丢也不是,只能尴尬得保持原状。

  “杰是想一起吗?”五条悟丝毫没有命根子在对方手里的自觉,伸手就要往夏油杰的下三路跑。

  夏油杰终于有合适的理由放手了,他一把甩开手里的烫手山芋,伸手挡住了五条悟的流氓行径。

  他现在心里无比的懊悔,或许他不应该轻易的答应五条悟玩这个游戏以至于被立下束缚,或许他更不应该在五条悟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搭腔让他继续说下去。

  谁能想到现在会变成这个局面!

  可是谁又能真正阻止五条悟呢?这个人任性妄为又实力强大,还有那股子难缠的劲真是比三岁小孩还烦人!他想要做到的事情最后总会成功,毕竟其他人打也打不过他,缠也缠不过他。

  “杰不想吗?那好吧,我们再亲一会儿吧!”五条悟又跳脱地计划好了下一步。

  “不能亲!”夏油杰义正言辞的开口:“亲吻是要爱人之间才能做的,你不能对我做。”

  “爱人?那杰成为我的爱人不就好了。”

  “……”

  夏油杰现在真的很想和五条家就育儿这个问题提出八百条意见,他们家养出来的这个小家主到底是个什么生物啊!作为人应该有的常识呢?

  爱人是可以随便成为的吗?

  五条悟也觉得夏油杰磨磨唧唧,他们现在正在玩为所欲为的游戏不是吗,可是夏油杰还一直告诉他这不行那不行,都不行的话算什么为所欲为啊!

  而且他刚刚亲得正起劲,杰的嘴唇比他想得要软很多,亲起来也很甜,有草莓味喜久福那么甜,以至于他根本就不想放开夏油杰。

  不让继续亲的痛苦现在和不能吃到喜久福的痛苦现在一起并列在五条悟内心遗憾的top位。

  所以说为什么不是爱人就不能亲,又为什么杰不愿意成为他的爱人?

  五条悟不懂。

  第一件事姑且可以称作是人类的共识,那杰又为什么不能成为他的爱人呢?难道他还不够爱夏油杰吗?

  五条悟问出了这个问题。

  然后夏油杰哽住了。

  “你知道什么是爱吗?”

  “我当然知道了!”五条悟吵嚷着,“爱一个人就是要和他黏在一起,和他分享自己的一切,之后再一起睡觉一起养育小孩,不是吗?”

  “虽然说确实是这样的意思,但是你的描述总感觉很奇怪。”夏油杰喃喃。

  “哪里奇怪了?!”

  五条悟抗议的声音吵得夏油杰脑瓜子疼,为了自己的清净他只好低头认错,让五条悟继续说下去。

  “我现在天天和杰黏在一起,虽然没有和杰一起分享过喜久福,但是那完全是因为杰不愿意吃,如果杰想得话我是可以分至少三分之一给杰的哦~”

  那可真是了不起,夏油杰在心里鼓掌,能分出三分之一给自己,这个白毛崽种心里是真的有他。

  “而且,我和你睡也睡过了……”

  “等等!”夏油杰打断了这一段不妙的对话,“什么叫睡过了?”

  “杰这么快就提上裤子不认人了?”五条悟一脸控诉渣男的表情。

  “怎么就提上裤子不认人了?”

  夏油杰现在脑子疯狂运转,从今天一路回想到入学第一天,也没想到自己有什么时候的行为可以称为上床。

  “杰明明都和我睡过很多次了啊,可是还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我到底应该知道什么?!”夏油杰很崩溃,他现在无比想逃离这个衣柜找个墓地让自己安静一下。

  “明明每次我留宿都会一起睡觉,杰就好像完全不记得了一样。”

  夏油杰突然有一种果然如此交织着还好没真和五条悟睡觉的轻松感,他早该知道这个满嘴跑火车的人不是嘴里的睡觉不是那种意思!

  “然后是关于小孩,虽然我们不能生,但是我们可以抱养一个呀,实在不行冥冥歌姬选一个养也行。”

  “首先,”夏油杰顿了顿,“我没有想和你一起养小孩的意思——如果你有自知之明的话应该知道你一个人已经够烦人了。”

  “其次——”

  “冥冥和歌姬选一个养?你在说什么胡话,人家答应了吗?”

  “没关系啊,他们又打不过我。”五条悟自信开口,“而且杰没有想过和我养小孩吗?我可是连小孩的名字都已经想好了哦~”

  “完全没有。”夏油杰否认得坚定又快速。

  “那好吧,原来现在是我很爱杰但是杰完全不爱我,所以我们才没办法当爱人吧。”五条悟声音突然飘忽了起来,听起来很怪异。

  “所以你才要离开吗?因为你根本不爱我,所以你才甘愿赴死也不愿意陪我在这个世界苟活?”这声音愈发遥远空灵,像是隔了一层薄膜。

  “杰——杰!你差不多也该醒醒了吧,你还要任人摆布到什么时候?!”

  “什么……”

  夏油杰突然听到柜子外传来五条悟的喊叫,那柜子里面的是?

  他连忙转过头去看刚刚五条悟的方位,只是现在这个柜子空空荡荡,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这是怎么了?

  夏油杰发现外面的手机也一直没有响,他用力试图掰开衣柜的门,但还是和之前一样打不开。

  五条悟在外面,五条悟有危险!

  夏油杰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虽然他不知道什么人能打败最强,甚至不完全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现在一定要出去拯救五条悟,五条悟在呼喊他!

  他试图放出咒灵,但是咒灵们好像纷纷消失了一样,他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

  “该死。”夏油杰半起身,狠狠踹向了柜门,木制的柜门还算结实,整整挨了好几脚才颤巍巍倒下。

  夏油杰赶紧钻出去,然后发现外面不是他的寝室,而是一片白茫茫的空间。

  这又是哪里,五条悟呢?

  “居然出来了吗?”这片白茫茫的空间突然出现了第二个人,那个人穿着袈裟,从不远处走来。

  夏油杰下意识警戒了起来,却在那人抬头的时候发现这人长了一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唯一的区别就是他看着更年长,额头上还有一串缝合线。

  “你是谁?”夏油杰摆出了攻击的姿势。

  “夏油杰,你连我是谁都忘了吗?”那人伸出左手和他打招呼。

  卡在这里是因为我在纠结后面是跟类似观影的情节还是直接杀出去he

  总而言之先发一发,我根本存不住文。

24 Likes

期待下一篇急急急:heart_on_fire::heart_on_fire:

啊啊啊卡在这里没有后续有点难受

1 Like

*本文又名两个绝望恋爱脑之间的爱情故事……真的很恋爱脑,但是不想改了。

*写出来的东西像绝望的文盲在打字,想让这两个人正经he真的好麻烦。

*灵魂互啃那段借鉴了傲世九重天,但是意外的很合适。

那人微笑时嘴角扯起的弧度和打招呼的方式让他想起了一个人,但是那个人……他不是死了吗?

“老师?”夏油杰试探性地开口。

“你居然还没忘了我。”那个长得和夏油杰一模一样的人轻笑一声,开口道。

夏油杰现在内心一片混乱,他从刚刚开始就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和他玩游戏的五条悟突然消失又突然陷入危险,他又突然从高专宿舍出现在这片奇怪的空间,而他明明已经死去的老师却莫名死而复生,还用着他的脸出现在这里。

“这里是哪里,要怎么出去?”

夏油杰未加思索就决定要先去救五条悟,其他的什么事情可以回头再说,但是护送星浆体导致差点失去五条悟的那种事情他真的不愿意再发生第二遍了。

“这里啊,这里是你的身体里面哦,你的极之番·漩涡在你的身体里创造了一个可以容纳灵体的地方,你被五条悟杀死之后灵魂就被吸附到这里来了呢。”

“极之番·漩涡?”夏油杰艰难地开口,“我还没有用过这一招啊。”

那个长得和夏油杰一样的人愣了一下,他认真的观察着夏油杰,发现他没有撒谎的意思。

“算了,这些都不重要,悟现在在外面喊我,我得赶紧出去,师父你知道要怎么出去吗?”夏油杰又问了一遍。

夏油杰老师突然笑了起来:“杰,你想出去?你都死了你要怎么出去?”

“我死了?”夏油杰这个时候才想起他老师的上一句话,好像是有在说自己被五条悟杀死了。

但是这怎么可能呢?五条悟怎么会杀他?他对自己的死法已经有了无数次的猜测,但是这些都不包括死在五条悟手里。

五条悟怎么会杀了他呢?

他明明刚刚还在呼唤自己啊。

可是——可是这一切都不对劲,夏油杰现在只好先抑制住自己直接召唤咒灵打碎这里的冲动,他要先把情况问清楚。

“老师,你说这里是我的身体,那你又怎么在这?而且你现在为什么又和我长的一模一样?”

“你终于想起来问这件事啦?我还以为你的脑子除了五条悟现在什么都装不下了呢。”羂索莫名用言语刺了他一下,“不过我现在很高兴哦,你想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

“我在这当然是因为我也在你的身体里面,我现在就是你,所以才和你长得一模一样。”

“老师培养你这么久,一具尸体你不会不给我吧?”

“老师?”夏油杰退后一步,摆出了攻击的架势,“现在在伤害悟的是你?”

“你反应得还挺快。”羂索泰然自若。

“悟刚刚让我不要任人摆布。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你用我的身体去见悟却被他发现了,他才这样说的吧?”

“不愧是我精心调教出来的学生呢,完全正确哦!”

“所以我要出去就要打败你?”夏油杰状似云淡风轻的开口。

“杰,你的一切都是我教出来的,你确定可以打得过我?”

夏油杰心里也打鼓,他幼时对咒术师的能力了解并不深,因此也不知道他师父的水平有多吓人,可是依据幼时老师带他去拔除特级诅咒时轻而易举的状态来看,他肯定是一个特级,甚至在特级里都算拔尖的一类。

虽然夏油杰和他同为特级,但是此时他的咒灵操术莫名失效,只能用体术的话他胜算微乎其微,而且还有这些莫名其妙的状况——

总而言之先打了再说!

……

果不其然没打过,夏油杰被羂索狠狠地掼在地上。

羂索俯下身,对着夏油杰开口道:“杰,你现在进步还挺大的呀?”

“呼……老师,虽然我不知道你要用我的身体做什么,但是,我是一定要救悟的哦。”夏油杰喘着气,突然咬上了羂索的肩膀,狠狠撕了一小片灵魂下来,囫囵吞下。

与此同时,夏油杰的身体突然凝实了一些,而羂索的身体则逐渐冒出白烟,补全了被撕下来的肩膀,但是他身体突然变得透明了一些。

“居然真的有用吗?”夏油杰喃喃自语,这个方法还是他瞎猫碰上死耗子用上的,果然是天不负有情人。

羂索后退一步和夏油杰拉开距离,在这个空间中他同样没办法使用术式,不过他比夏油杰多活了不知道多少年,打斗经验自然也更加丰富。不过现在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消散,力气也跟着流失——

这个臭小鬼除了咒灵还能吞噬灵魂?

之前根本没有这样的记载,首先咒灵操术的出现就千载难逢,即使是羂索也不过是只见到了两三个咒灵操术使用者而已。

而灵魂的对决更是罕见,大部分的人灵魂都会随着人死而消散,而夏油杰的极之番·漩涡创造出了一个灵魂的容器,羂索的入侵又造成了这副身体一体双魂的状况,更重要的是——平时夏油杰的灵魂都是沉睡着的,但是今天五条悟在外面瞎鸡掰乱喊居然把夏油杰喊醒了,这才有了这场机缘巧合下的战斗。

不行,得跑。

羂索判断局势之后就要离开这个空间,但是现在夏油杰的灵魂变得凝炼,速度也比刚刚快了不少。

总而言之又是一顿鸡飞狗跳的打架。

夏油杰用自己的术式优势把羂索啃了个干干净净,骨头也没剩下,在他终于吸收羂索最后一丝灵魂的时候,他的身体掌控权也回来了。

夏油杰睁开眼,一大波记忆蜂拥而至,其中不仅有他缺失的那些叛逃的以及后来被杀死的记忆,还有羂索留下的用他身体活动的记忆。

他看到了自己是怎样叛逃又是怎么死在了五条悟手上的,也看到了羂索是怎样利用他的肉体趁虚而入封印五条悟的。

而现在,五条悟正被狱门疆撕扯着。

夏油杰面无表情,伸手收回了狱门疆,突然转而攻击向了一旁的真人。

这一举动让真人和突然被放出来的五条悟都很诧异,不过真人自始至终都没有相信锅羂索,一个弹跳就躲开了这道攻击。

夏油杰继续放出羂索收服的咒灵,他自己收复的咒灵早在一年前就被全部抽取了,不过好在羂索接收了他的身体之后又补充了很多,这才让他现在不至于赤手空拳地和真人对战。

“悟,你在这里看戏吗?”在攻击的空档,夏油杰突然转头看向自己的挚友。

“你是……杰?”五条悟迟疑地看着夏油杰,他现在的一举一动和刚刚那个人完全不一样,却刚好符合夏油杰在高专时的小动作。

六眼依旧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五条悟刚刚才接受自己挚友的身体被人寄生,现在又发现自己的挚友好像又真的死而复生了,一时间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不是说能用灵魂认出来我吗?你现在看看是不是我呢?”

夏油杰想到五条悟差点要被披着自己皮的坏蛋封印就心有余悸,不过好在他醒来的够及时,一切还没到难以挽回的地步。

“你们调情能不能换个时间?”一边的真人快被这两个人烦死了,打就打偷袭就偷袭,现在一边打一边还和别人缠缠绵绵到天涯算怎么回事,就这么看不起他?

而此时五条悟也动了,他和夏油杰默契地对真人进行围堵,最后真人只能愤愤然化作一颗咒灵球。

“帮我护法一下。”夏油杰向在高专一样对五条悟提出请求,现在的他虽然接收了自己叛逃甚至死亡的记忆,但是他对此还是没有实感,他最后的记忆仍然停留在他们玩游戏那一天。

“好。”五条悟现在也心绪如麻,只是机械性地应答。

*解释一下为什么羂索开始为什么要阴阳怪气夏油杰:因为他读取了夏油杰的记忆被gay到了,羂索作为一个千年老古板他恐同。

*今天终于救完猫了,明天就能放心谈恋爱了(吧)

14 Likes

*现在是想死夏和冷脸五

“你这是……什么情况?”在夏油杰快要结束时五条悟突然开口问到。

夏油杰抬头看了他一眼,刚刚事态紧急他没怎么看现在的五条悟,而这仔细一看:

“悟!你怎么老了?”夏油杰惊呼。

记忆里还穿着高专制服带着墨镜的人现在一转眼就换上了教师制服,把墨镜换成了绷带,这让夏油杰看着他又熟悉又陌生。

“……”五条悟板着脸没理他。

夏油杰自知失言,猛然闭上了嘴。

他后知后觉地想起他和五条悟现在应该是各种意义上的敌人,对敌人用这种调侃的语气是不符合正常人的行为准则的。

“你倒是解释一下啊!”五条悟看着突然又沉默下来的夏油杰,“当年是我亲手送你上路的……现在怎么又活过来了?”

夏油杰其实自己也只是一知半解,但是显然他继续保持沉默的话,他的挚友看起来似乎会暴走到再次送他上路,于是他把自己从羂索那里听到的加上自己的猜测一五一十告诉了五条悟。

“总而言之,就是你的极之番·旋涡把你的灵魂保存了下来,然后我又恰巧把你喊醒了,最后你把你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五条悟莫名顿了一下,“啃干净才导致你死而复生的现象吗?”

“不要把我说的像条在啃骨头的狗!”夏油杰抗议。

“可是你就是这么描述的,难道我还能改出花来?”五条悟时至今日还是那么能言善辩,但是比起之前的偷换概念现在更像是在据理力争。

“至少我从来没用过啃这个字!”

“……”

“杰,”五条悟突然打断了这段小学生式吵架,“现在事态紧急,我要去救我的学生们,你呢?”

夏油杰思考了好一会儿,他思来想去也不觉得自己留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用了,双亲早被他亲手送走,养女也死在宿傩手里,高专早就回不去了,盘星教他也不想待,大义的实现看起来算是有希望,但是经历过一次死亡之后他也没力气鼓捣了,要不是为了出来救五条悟其实他都懒得争这个身体,而现在五条悟显然也不需要他操心了——

“要不你送我上路吧?”夏油杰试探性地说,然后在视线触及五条悟瞬间变黑的脸时及时刹住了车。

不送就不送,这人这么凶干嘛?夏油杰心里碎碎念,但是面上不表,语调一转又继续开口:

“那送我回盘星教?”

“和我一起去救学生。”五条面沉如水,比他之前去高专宣战那次还吓人。

夏油杰在高专就不会拒绝五条悟,以至于到现在他也没法拒绝。拒绝了他会悄悄哭的吧!夏油杰在心里自娱自乐着,然后被五条悟蛮横地扯走了。

拥有了羂索记忆的夏油杰对咒灵操术的使用更加熟练了,以至于虽然有十一年没一起作战,但是他们两个配合依旧默契,甚至夏油杰比之前更能跟上五条悟的脚步。他们一路打怪救人,终于营救完所有的学生了。

“好累啊悟!”夏油杰把头靠在五条悟的肩膀上,从背后一整个环抱住他,就像一个超大型挂件。

五条悟没回应他,也没挣开他,就那么任他作为。

而一旁的冥冥震惊地看着他们两个,而虎杖悠仁则是心大地开口:

“五条老师!这位是谁呀?之前都没见过呢。”

你当然没见过,你入学的时候我都死了八百年了,夏油杰心里腹诽,但是他依旧没开口,他要听一听五条悟是怎么介绍他的。

“是五条夫人哦。”

此言一出,现场鸦雀无声。

“是五条老师的堂……堂嫂什么的吗?”虎杖悠仁艰难地吞了口唾沫。

“是五条家主夫人哦~”五条悟好像对在场人的反应很是满意,转头对同样震惊住的夏油杰说:“对吧杰,你不会忘掉我们的约定的吧~”

此时的五条悟仍然带着眼罩,但是夏油杰却清楚地感受了那股视线——

暗含威胁的视线。

这件事确确实实是夏油杰的错,他在赴死的那个圣诞节许下了一个约定,当时月朗星稀,不对,好像也没到晚上。

总而言之,五条悟承认了他仍然是自己的挚友,而他也冲动之下……

表白了。

这完完全全是五条悟的错,夏油杰又想,五条悟那晚太过脆弱,以至于他心生不忍,他在这个世界上过得痛苦万分,能死在五条悟手里已经是他能想到的最美好的结局了,但这对五条悟显然太残忍,他需要亲手手刃自己的挚友,或者说,爱人。

所以在死前夏油杰亲吻了五条悟,作为对世界的告别,也是一个对五条悟的道歉。

“悟,要是有下辈子,我和你结婚好不好?”

五条悟没回应。

他沉默地退开两步,做出手势施展「茈」,送自己的挚友离开这个污浊的世界。

五条悟面对彻底断绝气息的爱人,沉默的站了一会儿,然后俯下身吻了吻他尚有余温的嘴唇。

“可以啊。”

夏油杰听到了这句话,但是他的头脑已经不再运转,这句话就这样消逝在晚霞里。

现在夏油杰死而复生,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确实是到了自己的“下辈子”,只是他以为这一年过去五条悟早就忘记了这件事,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等着他。

他想拒绝——要是结婚的话他就不能放心去死了。

但是话是他说的,白是他表的,结婚还是他提的。

于是他只能折中地选择了沉默,希望五条悟能理解他的意思。

可是五条悟依旧独断专行。

“杰也没有否认哦~那我们明天就去五条家把族谱改了吧!婚礼可以再拖一拖找个好日子。”

“!”虎杖悠仁眼睛瞪得快有铜铃大,而一旁了解一年前发生的事情的冥冥更是震惊到失声。

“等等,他是诅咒师吧!”冥冥终于恢复了声音。

“不重要啦,杰现在很有研究价值,比起让他死了一了百了还是活着创造价值更好,而且我会阻止他以后作恶的哦。”五条悟说。

夏油杰就这样震惊地听着自己的命运被三两句决定好,甚至在族谱和婚契上输入咒力的时候他还仿佛飘在云端。

“好啦,杰,我们现在正式结婚啦。”五条悟拿着婚契在夏油杰眼前晃了晃。

夏油杰看着眼前鲜红的婚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那岂不是不能轻易赴死了。

毕竟,他是有老婆的人了。

*应该还会有很多很多番外交代一些没写到的东西,但是正文就这么草率地结束了。

*初步判断会有结婚番外、百鬼夜行番外和高专叛逃番外,结婚番外是一定要写的,因为现在的夏油杰有一点自毁倾向,这个问题还没解决,其他两个不一定。

一个没写到的地方:百鬼夜行那晚的亲吻让五条悟的一小部分灵魂随着他们身体接触的地方流入夏油杰的身体,而这小部分灵魂成为了夏油杰被唤醒的基础。

首先很感谢大家能看到这里,因为原梗只是那个游戏,我也没想到写着写着能有将近1w字,这还是我很多东西都没写的字数了。我也知道我文笔稀烂,语言支离破碎,但是我是真的很像把这个故事记录下来,虽然原作大概率是没有后续了,但是我还是想给他们一个相对美好的结局,希望他们能在平时世界过得稍微好一点。

总而言之感谢大家看到这里哦。

12 Likes

番外1
*矫情还ooc,够胆你就来

*番外越写越长,而且后半段和夏五有什么关系?

*濒死确实是会对人的性格产生很大的影响,这个话题其实很有意思,但是文中的一切都是我瞎编的,按理来说死过会更加珍惜现实生活,但是由于我是变态所以改成了更加厌世。

*顺带一提目前他们没办婚礼

总而言之是结婚了。

夏油杰对此颇为不满意,他觉得结婚这件事禁锢了他的自由。

“对啊对啊,我禁锢了你自杀的自由。”五条悟冷着脸说。

然后夏油杰就不说话了。

他的妻子——是的,结婚的时候夏油杰都没想到五条悟给他自己登记的身份是妻子——现在显而易见地动怒了。

而夏油杰此时就像是,不对,像字去掉,他就是惹怒老婆的新婚男人。

而普通男人尚会给自己妻子一个拥抱,一个亲吻,而夏油杰,他只会发呆。

死而复生之后他经常浑浑噩噩,因为已经故去一年所以对很多东西都不再熟悉,再次来到人间也没有任何执念,所以他除了整天发呆也不知道要干嘛。

其实他也不太能理解五条悟为什么要和他结婚。

之前五条悟用了强硬手段让他登记结婚,上层的人和五条家的人都在反对,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才说服他们,但是自那以后他就再没有拔除过咒灵,当然也没有咒灵球补充。

虽然也不好吃,但毕竟是自己的生存手段,夏油杰还是因此跑去问了五条悟。

五条悟说这是你和我结婚的代价哦。

夏油杰很生气。

他和五条悟争论为什么说要结婚的是你但是被惩罚的是我?

五条悟说因为你让我守寡了一年你觉得你不应该因此受到惩罚吗?

夏油杰再次败北,自从重逢之后他好像都没吵赢过五条悟,当然夏油杰会安慰自己说让让自己妻子是理所应当的。

然后他又觉得五条悟把他自己登记成妻子是不是就是一个阴谋——让他永远也吵不赢的阴谋。

可是他确实对不起五条悟,就算没这个阴谋他也吵不赢五条悟。

每次午夜梦回回到百鬼夜行那天,他的愧疚都会更上一层。虽然他从不后悔,就算再来一次也会继续之前的选择,但是对让五条悟亲手结果自己这件事他永远有愧。

也正是这份愧疚支撑着他没悄悄找个地方结果掉自己,即使他真的很不想活。

也是因为这份愧疚他接受了五条悟要求他当高专教师的安排。

当他出现在教室的时候二年级的人通通都做出了防备的姿势——顺带一提后来乙骨刚回来的时候也吓了一跳。

夏油杰尴尬地挥了挥手,说:“接下来会是我和悟一起当任你们的教师哦,悟没有告诉你们这件事吗?”

下面坐着的三个人没一个人回答,通通都警惕的看着他。

此时气氛很尴尬。

刚吃完早餐的五条悟终于姗姗来迟,他一把推开门:“Surprise!”

四个人的眼睛就像四双探照灯一样盯着五条悟,不过这对作怪作惯了的五条老师毫无作用,他冲上讲台半抱着夏油杰,对着下面的学生们说:“大家早上好啊,这是我们高专新来的老师——夏油老师哦~大家鼓掌欢迎!”

没人理他。

还是夏油杰受不了这个气氛,一把退开把他勒得快喘不过气的五条悟,对着学生们说:“今天先上一节实战课,所有人10分钟后操场集合。”

这十年的教祖也不是白当的,他这一开口颇有一些唬人的气势,下面的学生都起身走向了操场。

夏油杰则是留在后面和五条悟抱怨他为什么不提前告诉学生们这件事。

因为我相信你肯定可以以理服人的吧!我要去买喜久福了哦,限量版的要卖完了,你好好带学生哦~说着五条悟就一溜烟不见了踪影。

等到夏油杰赶到操场的时候,剩下三个人都已经站在一旁开始窃窃私语了,不过主要是真希和熊猫在聊天,狗卷在一旁只会鲑鱼鲑鱼。

“咳咳。”夏油杰发出一点动静。

窃窃私语瞬间停止。

夏油杰装作什么都没听见,若无其事的开口:“因为我的术式不能在高专使用,会触发警报,所以今天我们主要进行纯体术实战,熊猫出列!”

熊猫下意识向前一步。

“剩下两个人可以自由活动也可以观看我们对战,但是十分钟之后必须回到这里。”

当了十年教祖的夏油杰确实比五条悟更像一个老师,真希和狗卷都选择留下来继续观察他。

“一年前……”夏油杰突然顿了顿,然后组织了一下语言重新开口:“我和你们对战过,你们的体术简直一塌糊涂,你们之前的老师到底怎……”

夏油杰卡壳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差点骂了五条悟——他的新婚妻子。

“算了,熊猫,我们开始吧。”夏油杰转移话题。

熊猫的大体格在纯体术上占优势,就像举重时一百八十斤的人和八十斤的人天然有壁一样,而且熊猫虽然大个,但是他是个灵活的大个,落地转体扫腿一气呵成,要是打实了夏油杰非得抬着去找硝子不可。

夏油杰就好像提前预料到了一样轻轻一跳就闪开了,边闪他还边开口嘲讽:“你们那个会反转术式的同学呢?先说好我可不会反转术式,打伤了你们只能去找硝子。”

熊猫听完秒变愤怒的熊猫,他恶狠狠说不用你瞎操心,小心被我打到哭爹喊娘。

他边说边灵活地缠了上去,天生大力的他在体术上还没被这么嘲讽过,一定要打败这个自说自话的人!

然后熊猫就被夏油杰恶狠狠地掼在了地上。

“不行,再来!”熊猫打着打着怒火上来了。

“不行哦,还有两个人没有和我交手过。”夏油杰淡淡地开口。

等到三个人都被打趴下的时候,已经到了要下课的点。夏油杰从兜里摸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对四仰八叉躺着的三个人说:“已经下课了,我没有和夜蛾一样拖课的习惯,下节课我再来讲你们体术的问题,现在我要去给一年级上课了。”

夏油杰施施然离开了这宛若凶杀现场的地方,准备去折磨另外三个人。

*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但是夏油杰提前下课了,是值得赞扬的好老师。

18 Likes

喜欢!还有后续吗?:sob:

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师写的好棒!!!!有没有后续呀?蹲一蹲✪ω✪

後續好療癒,可惜沒了:sob:

好治愈!就喜欢这样的日常,期待一下后续

《我的心情就像过山车》

太美好了太美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