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悟他悟了

五条悟绑住了刚刚下班的新晋教祖夏油杰,用的还是三个小时前花了三个亿拍下来的特级咒具。

白发少年扛着夏油杰一路瞬移回了高专宿舍,从头到尾,五条悟没说一句话。这不符合设定,夏油杰觉得五条悟ooc了,五条悟那张嘴的用处不多,吃甜食和嘴炮占了大半。大少爷就是喜欢叨b,以前在家里没人陪,后来有了夏油杰又b不过,五条悟问为什么,可那会儿的夏油杰也不知道。五条悟讲究只要要付出就迟早有回报,他天天拿夏油杰逼逼赖赖,企图在打嘴炮这一事业上胜利。

一年级的夏油杰觉得五条悟有病,二年级的夏油杰觉得自己对于五条悟自己好无奈是不是太惯着这位比自己还大两个月的同龄人,三年级的夏油杰……啊,已经跑路进化成了罪犯夏油杰了,然后也没有四年级了。

五条悟没把夏油杰丢在自己床上,他把人家随意地扔在了地上,地上很凉,五条悟也随之席地而坐。当代最强咒术师支着两条大长腿,手搭在腿上。夏油杰有点无话可说,只好维持着已经长在了脸上的职业假笑,可惜五条悟没有猴子们那么好应付。

五条悟说话了,他盯着夏油杰说:“杰,我也找到了我的大义了……”

夏油杰:“?”

夏油杰瞪着他的小眼睛:“哈?”

五条悟继续说:“我发现,咒术师总是会死的,一般死得都怪早的,我就想,与其死在咒灵的手里,像灰原那样死得难看的话,不如死在我这个最强手里,至少我可以留个全尸。”

“至于咒灵什么的,我来就行了,如果别人想来,我就让他不想来。我的确不好死,但是除特级之外的人都挺好死的,我就觉得,我来就行了。当然,这也没有意味着我要担下一切的责任,但是,毕竟我很强。”

“杰,你怎么看?”五条悟突然发问。

夏油杰倒是没有愣住,只有有点跟不上五条悟的脑回路。“不听你的就杀了,你真的会那样做吗?”他不太信。

“我已经说了,既然总是要死的,是人都难逃一死,听我的可以死得晚点死得好看点,为弱者卖命大可不必,什么事情都有个度,没有人有义务为别人而献祭自己。”

“夏油杰,我说的这些,也包括你。”

“我真的想杀了所有的术士当然也包括你我,人类啊世界什么的全去玩蛋吧。可是啊,我好像没法保证我把数据清0后就不会有新的术士诞生,虽然还是很复杂,但我已经找到了我的大义。杰,回来陪我吧,我们一起完成,你杀猴子我杀咒术师,两全其美不是吗!?”

22 Likes

我靠,这是什么魔鬼组合哈哈哈哈哈

好好好,你俩活阎王

活菩萨见多了,活阎王还是第一次见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