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包办婚姻到自由恋爱》

夏油杰生贺,1.1w,一发完。
关于平民夏油被人绑架最后和五条家主一起被按头结婚这件事。

《因祸得福》

天降横祸。

夏油杰只是夜里出门买了包烟,不明白自己怎么落到如此一番境地。小时候妈妈告诉他夜里不要乱跑,会被坏人抓去,随着他长到一米八几、肩宽腿长,就打消了此等忧虑,而现在夏油杰很后悔没听妈妈的话。

他被打晕了,现在在麻袋里,头痛得很,手脚麻木。经过初步判断,他此刻身处于一台高速行驶的车辆上,不过他不知道自己昏过去多久,故而不知凶徒把自己带走了多远……现在的世道怎么还有人拐卖青壮年男性?还是说这是绑架?他这模样难道会有一个付得起赎金的家境吗?难道是仇杀认错了人?

这是什么运气啊!

夏油杰不敢表现出自己醒来,一动不动地装晕,车子似乎行驶过了一段弯弯绕绕的山路,然后停了。他被人抬下车,又晃晃悠悠地走了好一会儿,他才被放在地上。

光线透进来,他才发现这个布袋子其实不是粗糙的麻布,上面还有花纹,像是高档货。有人开口了,夏油杰以为会听到类似匪徒那种粗犷野蛮的声音,结果听众人的腔调竟有些优雅。像京都口音。

“是这个人?”

“是的。”

“放出来看看。”

夏油杰觉得自己仿佛待宰的动物。有人弯腰推他几下,夏油动动手脚,假装刚醒挣扎着坐起来,然后袋口一松,他被晃得眼睛痛,狼狈地从袋里起了身——因为腿麻了,有些打晃。

眼前的景象出人意料,不是什么山间小黑屋、满脸横肉的狂徒、或者獐头鼠目的拐卖犯。他置身于一处古色古香、典雅贵气的厅堂中,周围一圈人均身着整齐的和服,仪态讲究,甚至空气中还有淡淡的香气……他犹豫了,心想难道自己其实是穿越了?

“你们……”

他没说完,因为他站起身后,对面的人就齐齐吸了口气,不可思议地上下打量着他,最后眼里显出欣喜的光,为首的那个道:“好啊!就是你!”

夏油杰傻眼:“等等,你们一定是认错人了!”

“不会的,你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我和你们没见过!”

“没想到真的找到了啊,”没人理会他,这些人欣慰地互相慨叹,“家主的婚事终于有着落了!”

“家主这次绝对不会再有意见。”

“快些定制礼服、择定吉日吧!”

夏油杰头晕目眩,简直以为这是什么整人节目,他飘飘忽忽地被人带到一边坐下来。花了好半天,他才明白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这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豪门贵族,自己是被他们绑来跟他们家主结婚的。

“听他们说找到了合适的人选,本应该和您先沟通一番的,但是事态紧急,婚事拖了太久,最近外家蠢蠢欲动……只能先行此下策,让他们以最快速度把您带回来了。”

中年男子彬彬有礼地说,眼里闪烁着精光。夏油杰心想说得好听算什么?人都给绑来了!

“经过我们的一致确认,你符合全部要求,是最佳人选。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们五条家的人了。”

五条家的人宣布道,满意地看着夏油杰。

家主迟迟不成家,这几年可把他们急坏了。五条悟是当之无愧的家主不假,但他继任时太年轻,偌大的家族一向是波诡云谲,总有不安分的想夺权夺势,说往届家主都是成家立业才继任,现家主至今未娶不合规矩,年轻毛躁,在他婚配前应该有人先代行掌家之权云云。

他们一系是坚定不移地拥护五条悟的家主派,看不得他地位被威胁,从几年起就张罗着订婚,但家主的口味实在太刁了,他从小就不好伺候,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让他满意。五条悟表示绝不将就,要他结婚可以,人得找好。

一开始他们请来了大把大把的姑娘,形象优美性格各异,五条悟却东挑西挑,两年了没一个相中,他们苦苦恳求之后,五条悟说:“啧,行吧,其实我喜欢男的。”

长老们被这一晴天霹雳吓得三个月没动作,然而家里内忧外患实在不可放松,经历了一番艰难的心理建设,他们决定不管男女,先把这婚结了!有什么问题以后再一一攻破!

他们开始给五条悟寻摸男人。领过去一个又一个,五条悟说:“不行,我喜欢长头发的。”

然后给五条悟找了个头发长的,披肩,还时髦地烫了卷,五条悟打回:“黑长直,要到腰。”

给他找了一打黑长直帅哥,五条悟说:“不喜欢眼睛大的,要眼睛小的。”

“多小啊?”

五条悟比划:“就这么大差不多吧!”

继续找人,五条悟的要求也再逐渐增多。

“太矮了,不说比我高,起码也得一米八五吧?”

“太弱了,要有肌肉的。”

“没有耳垂,一看就福薄。”

“太素了,得带点首饰。”

“太花了!不要这么多!”

“年龄差这么多?我要同龄人,跟超过半年的说不到一起去。”

“怎么也得有点个人特色吧!要一个一眼就能看到的,别人都没有的特征!”

众人痛哭流涕,求家主给个准话,五条悟说:“反正就是这么多,你们啥时候找到啥时候再结婚,没找到别来烦我。去吧。”

这么多条目,家主派简直一片灰暗,没想到就在一筹莫展的时候,东京的探子来报,找到了一个特级备选人。于是,长老火速下令,绑架代替协商,夏油就这么被拍晕带来了。一看到他,大家心里的石头就落了地,家主的婚姻有救了!

瞧瞧这人有多完美!男的,长直发,小眼睛,高个子,身材好,福耳,戴着一对黑色的耳钉,口袋里驾照上写着生日只和家主差两个月,最关键的,他还有一个特点鲜明、一眼就能看到的刘海!

而此时的夏油杰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符合了要求,也不知道五条家为了他费了多少工夫,他心想都豪门贵族了,找上门女婿怎么也找个门当户对知根知底的贵公子吧!找他一个无辜路人算什么?

“我觉得我不行,你们不如再找找,比我条件好的太多了……”夏油试图回绝。

“不,就是你了。”

夏油杰头痛,他开始伪装出京都人接受不了的浓重口音:“我是乡下的平民,和你们天差地别……”

“出身不是问题,我们家不缺钱。”

“我什么都不会,被公司辞退了。”

“来了我们家不需要工作。”

“我也没学历,教育经历都是伪造的。”

“没关系,我们可以给你办真的。”

“…………我其实是同性恋!”夏油杰大声说。

“啊,这再好不过了。”

“……等等,你们家主……”

“我们家主是男性啊。”

夏油杰想给自己一拳。他一直以为家主是女性,这个封建家族是找上门女婿,毕竟都包办婚姻了怎么会不支持传统异性恋呢?他真是低估了!

“还有什么问题吗?”五条家人礼貌地问。

“我……其实我拖家带口,有两个女儿。一个叫菜菜子,一个叫美美子。”夏油说。

这是假的,他在福利院资助一对双胞胎,因为不符合要求还没领养。

“亲生的?”

夏油添油加醋:“嗯,私生女。”

“你不是同性恋吗?”

夏油说:“……我以前是个人渣来的。”

五条家代表两眼一眯,夏油觉得有希望了,结果对方语气一转,狞笑道:“那好,你也不想你的女儿出事吧?跟家主结婚,保证你女儿吃穿不愁。”

“………………”夏油杰震惊了,他心想,他妈的。

“好了,这是协议书,我们已经拟好了,你看完签字就可以了。”

一沓文件被放在桌上,夏油杰进行最后的挣扎,他缓缓道:“……我不识字。”

五条家代表顿了一下,说:“那就不签了,上面就是写着给你点钱而已,也没多大用。”

夏油陷入绝望。

家主几天后回本家,他被安排在那时同家主见面,在这短暂的空隙夏油曾追忆过自己的人生,回想自己的家人朋友,最后不得不接受了目前的命运。

他对五条家代表说的话其实并不全是假的,起码他确实一无所有,生活乱糟糟,没有反抗的余地。他出身普通,父母都在老家的小镇,毕业后在东京工作了两年,用薪水还上了家里的贷款,然而这份工作高薪却狗屎,遍布潜规则,夏油杰忍不下去,被五条家拍晕绑走时他辞职一周,刚给房东交完租金,口袋空空,不知何去何从。还有一对可怜的双胞胎,夏油也没法再资助,菜菜子和美美子在孤儿院挨饿受冻……

夏油杰心想再坏也坏不到哪去了,就这样吧。按五条这个黑道家族的作风,不听话恐怕有生命危险,他自己不怕,可还有老人孩子,现在忍耐一下,也许以后还有办法养活菜菜子和美美子……

虽然自我安慰了一番,但被带去见家主时还是淡定不能。

听五条家先前那番说辞,家主脾气大性格怪又不守礼法,好多年都没结上婚,眼光还这么别具一格。夏油很难不认为这是个长相残忍癖好恶俗的大叔,闭着眼睛结婚就算了……如果还要侍奉什么的……他说不定会和家主同归于尽。

这几天五条悟给他打理了仪容,还让他学了点规矩,夏油眼下正端坐在房间里,心情复杂,听门外家仆通传:“家主大人到了!”

“……”夏油杰抬起头来,然后他怔住了。

踏进门来的人,和想象中全然不同。这不是夏油杰靠想象能塑造出来的人物。他多大?好像比自己还年轻啊?被众人点头哈腰称作家主的年轻男人,有着一张相当俊秀的脸蛋,一头纯白的头发,眼睛是蓝色的,身材也很高大挺拔,穿着一身昂贵又显气质的和服,这冲击力着实有点过分了。

与此同时,五条悟看清了面前这个男人,也是发出了“哈”的一声,和他大眼瞪小眼。

……怎么回事,真有这种人啊?!

那些要求全是五条悟胡说八道的。

想象一下那些拼接的要求,长发、肌肉、高个子,戴首饰、小眼睛、大耳垂,还特色鲜明……要是条条都中,得多奇形怪状啊?

结果还真让他们找到了!

而且这男的,看上去竟然并不灾难,怎么说呢,气质还挺独特的。五条悟也一眼就看到了那标志性的刘海。

看着这两人互相对视,长老和管家都喜笑颜开,认定这两人看对眼了,这婚能结成。

“家主大人,下面就商谈一下婚事吧……”

五条悟其实还想推脱几句。这次本没想回来,又是被他们求着看一看,勉为其难来一趟,想着像以前那样找点茬,就能顺利往后拖,谁知这个家伙让他一时不知道挑什么地方。

管家不动声色地拍拍夏油杰,夏油道:“……我是夏油杰。”

声音也还行吧。五条悟看了他一眼,说:“哦,五条悟。”

长老开始滔滔不绝,从宴请宾客大操大办,讲到最近家族动荡亟待规整,还有什么虎视眈眈的禅院家、人心不足勾搭外家的旁支、试图成为代家主的某家长……

“家主趁着这次成了家,立刻就能驳了他们的指摘,扫清隐患,把大权统统收回!”

五条悟听得烦心,都说过不止一次了。虽然这些家族的烂橘子十分不省心,但五条悟其实也很雷厉风行,当家主这么久也已肃清了不少腌臜事,现在五条家产业如日中天,按他自己的步伐其实也要不了几年就能安稳下来,只是家主派的老头子心急,成天磨磨叨叨地要造势,好一口气都办下来。

家主大人摸了摸下巴,在几分钟的时间里重新考虑一番,这次再拖老头子们就不答应了,带来这个人也算是顺眼,不然就干脆快刀斩乱麻把婚结了算了。早点把家里的破事解决了,就能早点回归自由。

五条悟随意地一点头:“那你们安排吧。”

“好好好……”众人喜上眉梢,“吉日都算好了,那么今天就广发请柬……”

夏油杰一点也不欣喜,五条家主是个绝世帅哥,但不意味着他死心塌地了。他如坐针毡,脑中想着此刻要不要跳起来再对家主重申一遍自己的种种缺陷,并请他另觅新欢。

“我有一个问题哎。”五条悟说。

“……嗯?”夏油杰的思路断了。

“你这头发是真的么?”五条悟说着,十分自来熟地摸上他的头发。

夏油道:“是真的……”

五条悟扯了一把,确实是长在头上的,他点点头,道:“不错,很好玩啊。”

夏油杰被堵得没说出来话,看着家主大人、他的结婚对象,款款离开了。

五条家家主大婚,这是轰轰烈烈的大事,各大家族代表都受邀登门,献上的贺礼能堆满一整间库房。夏油杰麻木地任家仆给自己装点穿衣,然后去和五条悟一起出席,反正他谁也不认识,也没人认识他,要丢脸也是丢五条家的脸。虽然他这个人高马大的家主夫人十分不伦不类,但是席间外来的宾客都很给面子,就算震惊,也绷紧了脸,夏油不禁感叹五条家还真是颇有威势。五条悟本人更是堂堂正正,言笑晏晏,看不出半点尴尬。

虽然外人表面上都维持了风平浪静,礼宴一过,五条家派系就吵了起来。

“怎能如此?不成体统……这人怎么能当家主的配偶……”

“这是家主大人自己选择的,琴瑟和鸣,般配得很!”

“谁知道这人什么情况?你们怎能为了一己之私随便给家主婚配?”

“哪有不成体统?”五条悟悠悠开口,又一把揽住夏油的肩膀,道,“家规只说家主应该成家立业,没说别的吧?你们有什么意见?再说我和杰感情超级好哦,绝对信得过杰,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和他分开的。是吧,杰?”

夏油杰心想还能说不是吗?他干巴巴地说:“是的,悟。”

忙活了一整天,结束时已经是晚上。管家专门装点了一个院子,给新婚的家主使用。夏油杰到的时候,五条悟已经坐在了里面,面前摆着一排各式糕点,五条悟问他:“你吃吗?”

“不用了,谢谢五条先生。”夏油不太知道怎么面对他。

五条便把和果子喂进自己的嘴里,一边嚼一边含糊着说:“话说,不应该叫‘悟’来着?”

“这个……”

五条悟没和他计较,家主的姿势十分不羁,倚着桌子,又道:“那些老家伙真的烦得要死,你说是吧?”

“嗯……”

“哎,还是早点入土的好。”

“……”

五条悟奇怪地说:“听说你没工作又不识字,但是你怎么连话也不大会说?”

夏油杰咬牙:“……我脑子笨,听不太懂。”

他决定就这么装成蠢货吧,以五条这个少爷脾性,估计忍不了多久,说不定能早点放他回去。而且他也想争取避免一下和五条有亲密接触……新婚之夜,能避开么?夏油杰很忧虑。

五条悟点头:“行吧,诶嘿,我就喜欢笨蛋。”

“…………”

“今天高兴,拿点酒来!”五条悟喊外面的家仆。

喝酒吗?夏油杰想,是个好选择。他也想喝点酒了,借酒浇愁什么的……最近实在太混乱了。要是他和五条悟都喝得醉醺醺的,晚上可能也会好过一点……

家仆端上了珍藏的清酒,替他们倒上,然后退了出去。夏油杰喝了一口,味道相当甘美,不过他其实想喝更烈一点的。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然后就听见“扑通”一声,夏油回头一看,刚才还优哉游哉的家主大人伏在桌上一动不动了,手边是盏空杯。

夏油大惊:“喂!”

他差点也摔了手上的杯子,还以为是有人投毒了,但凑近一看,五条悟面色红润,呼吸均匀……竟然睡着了?

这是从未有过的展开,刚才夏油杰还在心里忧心接下来该怎么做呢,现在倒是没事了。不过这人怎么这就倒了?之前喝了很多吗?由于地位悬殊,之前夏油还没有好好打量这家伙,毕竟是高高在上的家主呢,而他是个被强抢的平民。不过,五条悟确实长了好皮囊,现在趴在这里,脸上被压出一小团软肉,长长的白色睫毛垂下来,看起来十分人畜无害。

夏油杰叹了口气,他觉得这事也不能全怪对方。五条悟说话做事常出人意料,但为人随心所欲,抢婚也不是他安排的……非要指责的话,还是指责不公平的命吧……

五条个子大,把他挪到榻榻米上还蛮费劲,夏油无奈,又给他脱了外衣,然后给他简单地擦了把脸——不是他主动想照顾,毕竟他的身份都是家主配偶了,明早家主不舒服被人怪在他头上怎么办?他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最后他也穿着里衣,和五条隔了一段距离,然后入睡了。

家主新婚后,要结伴出席或者接待的场合非常多。这段时间五条悟暂且在京都本家住下来,夏油杰需要补习礼仪知识还有各种(主母的)必备素养,他很想保持自己的笨蛋人设,但就算他说学得慢学不会还是得学,书法、茶艺、将棋、插花……只能苦中作乐,学这些起码比之前上班舒服。

这天他正一边记宴会礼仪一边插花,五条悟回来,看见桌上乱七八糟的一团,问夏油这是什么。

“这是我插的花。”

五条悟“咦”了一声,说:“原来你眼神也不大好,是色盲吗?”

夏油杰:“……”

他拳头硬了,但能说什么呢?

“哎呀,让五条老师教你。”五条悟说道,他拿了个新花瓶,在那堆花叶里挑挑拣拣,然后插出了一件非常和谐优美的作品,蓝色白色的花朵相互映衬。

“送给你了。”五条悟走了。

这瓶花留在了桌上,就算他还属于入门级,也得承认它十分漂亮。

五条悟很特别,这些天夏油杰都看在眼里。从外表到言行,都像是被惯坏的富家少爷,但这位家主显然又不是身无长物的花花公子,似乎没有他不会的东西,只是有时懒得显露出来。相比之下今天的插花是微不足道了,他是个运筹帷幄的掌权者,家族的风向在他的影响下发生着变化,夏油杰也见过他批复公文、处理集团事务,都是游刃有余的样子。

……如果不是莫名其妙被抢来,他可能永远也不会和五条悟这样的人扯上关系吧?

不过五条这家伙有时也让人操心,之前迫害的是家长们和管家,现在压力开始给到夏油杰了。夏油杰得帮五条悟整理仪表,记着给他备甜食,出门在外要让他别喝酒,晚上得让家主别熬夜早点休息……

他完全体会到了五条家人之前的不易。在这些豪门贵族的宴会上,夏油杰兢兢业业地遵守好不容易学的礼仪规范,转头一看五条悟根本就是在胡作非为。他告诉五条悟多少收敛一些,要有规矩,五条悟却说他在说和老头子一样的正论……反正来都来了,凑合过吧。

所幸他和五条没有发生什么矛盾,家族里的动荡夏油这个外人也接触不到,所以日子还算风平浪静。

在五条家待了两个月,夏油试探着提出了一次请求:“我能回东京一趟吗?”

“你要做什么啊?”五条问。

夏油无奈道:“去看看女儿们。”

他以前都是一个月去两三次,这么久没去过,不知菜菜子和美美子怎么样了。他倒是有打过几通电话,说他在外出差,不能回去,她们两个有点失望。

五条悟却睁大了眼睛:“欸?你真有女儿?我以为也是骗人的呢。”

夏油杰:“……”

好吧,五条悟是个聪明人。

夏油杰如实说是他资助的孤儿,五条悟欣然同意,并表示他也顺便一起回东京,在本家好久了,出门就当是放风。

去孤儿院之前,五条还让人买了一大堆吃穿用品,夏油杰说不用这样,五条悟说:“现在你的女儿不就是我女儿嘛?”

夏油杰还真不知道等下该怎么介绍五条悟,虽然五条悟也没把自己当成什么伴侣,不过他向来爱演,估计一会儿也要跟菜菜子美美子打招呼,说“我是你的新爸爸”什么的。夏油杰觉得自己会难为情,让女儿知道这么久没出现其实是结婚去了什么的,并且本质上是名不副实的包办婚姻……但是五条悟如果想说,他又没法说不让,五条悟毕竟才是纡尊降贵的那个。

见到夏油杰的时候,女孩们高兴地扑在他怀里,夏油杰揉揉她们的头,说了几句话,然后她俩才抬起头来,看见夏油身后站着个高个子帅哥哥。

“你是……”菜菜子小声问。

夏油杰迟疑了一下,犹豫着不知是说“伴侣”还是以朋友同学之类的遮掩,五条悟在后面利落地说:“你们好啊,我是杰的老板啦。”

“老板?”

“嗯,他之前在跟着我出差。我叫五条悟。”

女儿们很有礼貌,乖巧地说:“五条哥哥好。”

五条悟摆了摆手:“你们想叫这家伙爸爸的话,那还是叫我叔叔比较好哦。”

和女孩们愉快地度过一个下午,夏油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她们都过得不错,夏油和她们约定下次再来。她们也很喜欢五条悟送的东西,离别时挥手跟他们两人告别。

接下来五条家主的行程就有些忙了,他不是单纯的放风闲逛,还要去集团里巡视一圈,看看最近的情况,顺便处理一些因为他之前在京都所以搁置了的事务。之后的几天五条社长都在公司里,夏油杰无所事事,然后家里那边来信,告诉夏油适当在东京这边也露露面,五条悟已婚的消息大家都知道了,就加深一下“五条社长家庭美满”的印象。

夏油杰对着京都本家人装傻充楞比较熟练,在员工面前还是正经点好,于是他好好把自己拾掇一番,去了五条集团的总部,跟前台说:“我是来找社长的,悟说我过来不用预约。”

很快社员们就听说了有个穿风衣、半披长发、还戴着一副文质彬彬的眼镜的年轻男人来找社长了,围观到的人纷纷表示很般配,到了晚上还在八卦社长和新婚对象的故事。

夏油杰摇了摇头,心想,哪有什么般配,不过都是逢场作戏罢了,以后能和五条好聚好散,他就算是幸运了。

又是一场飞来横祸。

他在袋子里醒来时简直想骂人了。要带走就不能好好跟他说话?非得绑架?这都是群什么人?

从东京回来才没过几天,五条悟这天去了外地分家办事,他出了趟门,再次被拍晕带走了。

车子晃晃悠悠地开,他被晃晃悠悠地抬着进了门,因为都经历过一次,夏油十分冷静。

从袋子里出来,看到桌对面的男人,夏油杰吐出一口气。

“别紧张,”男人笑吟吟地说,“你大概不认识我,也是,我和你只见过一次,不过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

夏油杰:“……”

他心想这有什么不认识的,这不就是禅院直哉吗。

大大小小家族的家纹他都记得一清二楚了,御三家的家纹更是印象深刻,这些人的衣袍上都印着呢。再说上次婚宴远远见过这人一面,夏油杰不至于认不出来。

“你想做什么?”夏油杰问。

“我要你帮我办点事,很简单,”直哉说,“和五条悟有关的。”

夏油杰露出紧张的表情。

直哉轻笑一声:“别怕。我从暗线那里都听说了,你身无长物、大字不识。但你只需要按照我们的指示做些手脚,不用你了解细节的。我知道你做得到。”

……夏油杰一瞬间失语了。

人生中很难碰到这样的傻瓜。这人不仅透露出有暗线,他和暗线和他本人竟还都对自己不识字这件事深信不疑。夏油杰一时想叹气,他没料到自己“绝望的文盲”人设立得这么好。

直哉看夏油杰犹疑,抛出了重磅炸弹:“你以为五条悟爱你么?呵呵,他和你在一起,只不过是看你没家底好控制,他需要一个伴侣来稳定他的声誉,这些天他可是收拢了不少势力,等到他位置彻底坐稳了,第一件事就是把你踢开。你以为有荣华富贵么?真是天真的平民。你现在和我合作,我保证不会亏待你。你在这里签上字,事成之后给你这个数。你应该会写自己的名字吧?”

夏油杰思索了片刻,然后他抬起头,对直哉微笑了一下。

“我知道你是谁,禅院少爷,”夏油缓缓道,“其实我不是不识字,那是我的伪装而已。我上次宴会就注意到您了,您是个聪明人。其实我接近五条悟也是别有目的,我贪图他的家产。不过如你所说,五条悟也不是真的爱我。所以我们不如合作,互利互惠,我们一起对付五条悟,我帮禅院家得利,你帮我转移财产,怎么样?”

禅院直哉愣了,他消化了夏油杰的一番话,表情从惊讶变成了欣喜,他拍手道:“好啊,没想到你也是个聪明人!是我小看你了。不错,我们可以联手。”

夏油杰说:“现在时间晚了,我再不回去五条家的人要起疑。这样吧,今天你先快点送我回去,然后麻烦家主重新拟份合作条款,我下次找到机会就来和你见面,然后咱们签订条约。这次你要做什么事,就先告诉我,事成了我通过暗线告诉你,暗线是谁?”

从禅院直哉那里拿到了一堆情报,夏油杰回到五条家,都没等五条悟本人回来,直接打了个电话过去,简要地把事情统统说了干净。

夏油杰觉得这种这些大家族一言不合就绑人的作风需要整顿一下了,作为平民,他的意见很大。

上次五条家他姑且忍了,没法反抗,因为只是平民,五条家主人又很好说话。

现在今非昔比,禅院家的再来绑他他可就不听话了,现在他有五条家当靠山。

五条悟在电话那边笑疯了,好半天才停下来,夏油杰听着,也觉得有趣,莫名其妙地跟着笑了一会儿。

“他们那边什么情况我都知道,”五条悟道,“眼看不行了最后试这么一次而已。不过有了杰就省事多了。等我回去吧。”

五条悟很快就把事情摆平,从禅院家开始,一直试图插手五条家内部动向的家族全部安分了许多。五条悟还生动地描述了一番禅院少爷在事情败露被反制后破口大骂的情形。

夏油笑过之后,心也慢慢沉了回去。

其实他知道五条悟手段高明,这段时间治下卓有成效,其实正如直哉所说,五条的目的也很单纯,成家只是为了推进得快些,节省时间,在家族内外周旋都更方便。他身在五条家,明显感觉家中的气氛有所变化,五条悟愈发说一不二,连带着夏油的地位也提高了很多——不需要再苦学插花、下棋以及森严的家规了。

他也许可以自由了。他们也要分别了。

他们短暂的婚姻其实没有缔结太多的缘分,归根到底还是天差地别的陌路人。五条这个完美的家伙偶尔也会有点普通人类的特点,比如说他爱吃甜点,不能喝酒,喜欢熬夜……有时夏油杰早上醒来,看到睡在一旁的五条悟,偶尔会突然一阵心软。

夏油杰再次低估了这些豪门贵族的下限,没想到临到最后,一切眼看就要顺利结束,还是被摆了一道。

也是因为形势大好,五条告诉他没什么要担心的了,以及他自己心情比较失落,所以他稍微懈怠了一点,然后参加宴会就被人下了药。

不知道是有人想让五条家主婚姻关系破裂受到指摘然后夺权夺势绝地反击,还是单纯地想要在最后阴五条悟一回让他发现伴侣出轨,总之夏油杰发现自己情况不对时已经有点晚了。他立刻想办法从宴会离场,结果又被人一块布罩在头上拉走了。

被带到套房时,夏油杰出离愤怒,再一再二不能再三,把他当什么了?

几个人都凑过来同他纠缠,夏油杰身上有药劲,气血上头又比较兴奋,他这次没客气,反正现在全是五条悟说了算,有靠山在没什么怕的,三两下把这些家伙揍了一顿,然后丢出了房门。

果然是他韬光养晦得太敬业,都以为他好拿捏。实际上夏油从国中就开始健身了,成年之后一直对格斗有兴趣,参加过业余比赛还有奖牌,偶尔几次还去过地下俱乐部赚奖金。

夏油杰倒在床上,还是热得厉害,头脑也开始昏昏沉沉,他最后给五条悟打了电话,让他来救一下自己。

“可能需要药……或者让医生来……”夏油杰说完,意识就模糊了。

第二天,夏油杰在耀眼的阳光中醒来,他是崩溃的。房间里一片狼藉,衣物翻飞,他一丝不挂,还有个暖烘烘的东西和他贴在一起,也没穿衣服,夏油杰胆战心惊地低头,只见一头白毛。

“…………”

“哦?你醒得真早。”五条悟打了个哈欠。

夏油杰:“我……你……”

五条悟说:“杰昨天很厉害嘛。”

夏油杰恨不得从这里跳下去,他艰难地问:“我们怎么会睡在一起……”

“昨天我接到电话是想来给你送药的啦,”五条悟说,“但是一进门就被你扑倒了,然后你就对我这样那样、那样这样……”

五条悟白皙的脖颈上还有痕迹,夏油杰痛苦掩面,说:“别说了……我……”

他心想,现在他可以说“对不起,我会负责的”这样的话吗?五条悟会接受吗?

“别担心,杰的技术很好哦。”五条悟摆摆手,然后拿出手机给人打了个电话,说了句:“把东西送来。”

“昨天刚准备好,现在睡醒了,正好拿给你看。”五条悟随意地拿浴袍披上,然后去门外从助理拿拿了份文件,递给了夏油杰。

夏油杰:“资产转赠协议?”

五条悟夸道:“不错,杰现在都认识这么多字了?”

“……”夏油杰心情复杂地接过文件,他扯出了一个笑,摇头说道,“好吧,是我之前没有好好介绍自己。我今年27岁,老家在××县,父亲是职员母亲是主妇。我是东大研究生毕业,在××集团工作过两年,后来辞职了。业余爱好的话我比较喜欢格斗……”

五条毫不惊讶,他道:“哎呀,杰还有什么惊喜是我不知道的?”

夏油杰低头仔细看着这份协议书,就和五条悟本人一样干脆利落又大方,他从前也猜测过五条悟应该会给他点酬劳什么的,虽然他自己其实并没有很需要,但五条悟一定不会小气,果然这些酬劳的丰厚程度比他想得还高,够他一生荣华富贵了。

夏油杰犹豫了一下,说:“其实不需要这么多的。”

五条悟说:“杰跟我客气什么?没问题就签了吧。”

夏油杰沉默片刻,提笔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他对协议一点意见都没有,当然,对五条悟这个人也是。

夏油杰被好声好气地送回了东京,五条家的人替他直接搬到了市中心宽敞又精致的新家,还把菜菜子和美美子接了过来——全套的收养手续也办好了。

他开启了新的人生,和女儿们一起平静地生活了几个月后,他重新找公司投递了简历,工作入职也很顺利。也许是由于没有压力、觉得不满意了随时抽身离开也不要紧,夏油上班的状态也还不错,比从前还受器重。他也给老家的父母汇了款,家里破旧的老房子经过修缮,现在已经是光鲜亮丽,父母高兴地给他拍了照片。

一切都在慢慢变好……

在五条家的那段日子就像一场梦。现在想来,夏油杰也不那么讨厌那群封建老头子了,毕竟他没有损失又收到补偿,算是因祸得福。

偶尔他会在财经杂志或者新闻版面上看到五条悟的消息,他还是那么光彩照人,之前也曾有他婚变的传言,还有家族争斗内部不和之类的,不过水花都不大,很快被五条集团的一次又一次亮眼的表现掩盖了。自己阴差阳错地和五条悟有过交集,还真是幸运。

夏油尽量少想从前,好好经营自己的生活。

这天他在办公室,突然被叫了起来:“夏油君,今天有贵宾到访,应该关系到以后的重要合作项目,请您快去会客室接洽。”

贵宾吗?大概是什么集团的理事……夏油杰整理了资料,赶到会面室,社长正在说话,见了他忙道:“五条先生,这位是夏油,让他为您介绍一下我们最近的项目……”

夏油杰怔住了,主位上的那人年轻英俊,那双湛蓝的眼睛看过来,对夏油眨了眨,道:“好久不见哦。”

“……”

社长吓了一跳:“五条先生这是……你们认识?”

“嗯,差不多吧,”五条悟笑道,“夏油君的能力,我很信赖呢。”

夏油杰顿了一下,说:“五条先生以前对我也十分关照。”

“不过我们也没有很熟。”

“是的。”

“这次可以重新认识一下。”

在社长不明就里的目光中,夏油杰和五条悟握了握手,夏油杰心想,等下班之后,试着请五条悟去吃小蛋糕吧。

END.
可以透露的情报:其实宴会上的药是五条家主派人下的啦。

173 Likes

心机猫猫太可爱啦!:star_struck:
好喜欢!

14 Likes

太太是卡密:pleading_face:

12 Likes

乡下人+没工作+低学历+同性恋+俩私生女=夏油杰 :laughing: :laughing: :laughing:
醉酒的速度过于快以至于被怀疑中毒哈哈哈哈

41 Likes

小五这不是有情商嘛!强迫结婚什么的这个开头太糟糕太不适合进一步发展 :smiley_cat:

17 Likes

这篇很有趣哦,谢谢楼主产粮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3 Likes

爱死格格老师了这篇太好玩了

7 Likes

好可愛www

1 Like

乐死我了,小五心机猫猫

太可爱了!!!!!五条猫猫好可爱!!!

1 Like

开始怀疑当夜是不是霸猫硬上弓

2 Likes

!真是一个聪明的猫猫~

5 Likes

不结芬真的很难收场!仙品!!!我产品结芬了!

1 Like

难得看到一个有情商的猫诶

2 Likes

:rofl: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

真的太太太可爱了!!请问我可以得到你的许可翻译这个文章吗。我只会在ao3上重新发布并会包含你的用户名以及原始网站。感谢楼主 (ᵔ◡ᵔ) <3

6 Likes

笑的真的很崩溃,夏油脑壳两个包得挺久才能消掉吧。聪明猫猫

2 Likes

我是牆上的壁畫 我作證是這樣的!

好吃好吃好吃好吃!:yum:

好可爱的故事啊呜呜呜而且好多地方都好搞笑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