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芯服务》(软科幻背景、R向)(连载中)

夏油杰生日快乐!
送你一个从天而降的、满身芯片的五条悟。

3 Likes

“没戏了,硝子。这下彻底没戏了。”

夏油杰隔着铁闸门遥望浓雾缭绕的甲板,只觉得烦躁与懊恼的情绪也如浓雾般席卷周身,令他因久违地手足无措起来。

他所在的观光客轮正于中纬度的汪洋上航行,将在五天后抵达远离大陆架的人造岛屿。人类的科技稳步行至今日,连通过芯片与外骨骼强化人体机能都已然成为家常便饭,交通技术更是日新月异,使海洋航运彻底失去了大宗廉价货运的优势。

然而,得益于公海不禁赌的豁免,海洋客运这一古老的交通方式得以保留。客轮航速本可以翻倍,却因头等舱的旅客留恋牌桌而降速至一个世纪之前的水平。降速意味着航运成本低廉,船体也能建造得更庞大些,恰用来容纳前往人造岛屿务工的无业失业者。千百年来,无数自然科学领域的原理因全新的科学发现而被证伪,政治经济学原理倒是历久弥新,用来解释一座船舱里悬殊异常的贫富差距再合适不过。

夏油杰此行是为了暗访。

自今年盂兰盆节前后,科技伦理委员会的若干名要员纷纷自杀,选取的方法不尽相同——传统如自缢、服毒、投河,新潮如注射、脱水、高压舱,或是索性搭乘燃料极为有限的小型太空战舰将自己抛尸于茫茫宇宙。

死者身份相近、死因各异、案件线索寥寥,以至于数起案件以自杀为由结案后,刑侦学、神秘学与本格推理派爱好者仍各据一方媒体展开着近乎永无休止的论战。

身为记者,夏油杰如今最厌弃这些制造噱头的傀儡媒体。投入大量精力报道无关紧要却颇具谈资的细枝末节,化环环缜密相扣的事实链条为坊间细碎而荒诞的猜想,对挖掘线索与探寻真相而言毫无意义。

夏油杰爱读报,也爱自己琢磨。警方曾重点怀疑过被科技伦理委员会屡次警告的精神药物专家普罗泰戈拉,他就顺着警方的公告向下深挖,终日对着空气悬浮屏上的截图做笔记,翻找出此人因违规使用实验动物遭处罚的旧闻、读书时滥用致幻药物的不良记录,甚至查到了仿生人性伴侣对其糟糕床品的评价。

大概是上苍也感动于夏油杰锲而不舍的精神,便为他安排了接近普罗泰戈拉的契机——12月底,普罗泰戈拉及其麾下若干研究员将于客轮「雪国」号上就当前饱受争议的吸入式药剂举办记者招待会。夏油杰当即指示办公室的AI助手为自己预定了往返船票,也顾不得细想银行卡上的余额究竟意味着什么,一拍桌子站起来,说同事们,我请假!

副主编硝子鼓励他放手去做,但经费与团队自然是没有的。夏油杰倒也不在意,就只身登上了对桌同事九十九借他的低空悬浮机车,向「雪国」号停泊的港口驶去。

他不是没有暗访经验,深知要从普罗泰戈拉这号人物身上挖出些有价值的信息势必要经历崎岖坎坷,却不曾想过困难来得如此之早、也如此之棘手。

在夏油杰倚着自动登船扶梯感受海风拂面时,一只嗡嗡作响的检票机器人扇动着两翼,停泊在他指尖上。他尚来不及观察这是何物,左手拇指就被打上了一枚电子水印,一则「普通舱位乘客须知」也旋即弹出在面前:

“尊敬的旅客:

欢迎您乘坐「雪国」!

您购买的是普通舱船票,每位普通舱游客都享有独立房间与卫浴设施。每天10:30至13:00、16:30至19:00,普通舱的闸门将会打开。届时,您可前往甲板和大众餐厅自由活动。活动过程中,请服从工作人员的安排,勿前往头等舱、宴会厅、舞厅、行政酒廊及员工宿舍区,以免电子水印发出警报。

如有送餐、维修、医疗等需要,可长按水印联系工作人员,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祝您旅途愉快。”

一时间,海鸥的鸣叫、海风的呼啸与浪头拍击礁石的声响都离夏油杰越来越远,他只觉得思维混沌、头脑发懵——这不就是,完全无法与普罗泰戈拉接触的意思吗!

怀着在汪洋中打捞一根救命稻草的心情,夏油杰拨通了硝子的电话。
.
.
.

“硝子?喂?我这里信号似乎不怎么行……听得清楚吗?”

电话那头传来咕咚咕咚一阵吞咽声,夏油杰对空喊话了一阵才得到了回应。

接听电话的报社副主编家入硝子显然在边饮酒边工作,夏油杰几乎能从听筒这端嗅见单一麦芽威士忌的泥煤气息。

硝子淡淡地回应他,说你勾搭一个头等舱的女人,给她些好处,自然就能来去自如;至于指甲上的电子水印,你自己想办法。

熟悉的声音把夏油杰带回了办公室的一隅。

出了硝子的办公室,向右一拐,便是一台专用于自动处理新闻图像的设备。设备是二手的,大部分时间都运转自如,唯使用“去水印”功能时常失灵。

去水印……

去水印?

去水印!

夏油杰疾步跑下通向铁闸门的楼梯,工装靴在空旷的走廊上敲击出不小的声响。待他站定在卧房门口时,一只齐腰高的送餐机器人正伫立在此。一人一机面面相觑,直至电子水印闪烁起来,夏油杰才想起自己订了份生日餐。

机器人眨巴着一对大眼,在指示下徐徐将孤零零插着一支电子蜡烛的蛋糕与一碗荞麦面呈在床头矮几上。

这一餐吃的囫囵,几乎是食而不知其味。较同龄的媒体人而言,夏油杰算是颇具胆识和魄力。然而当他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即将为暗访付出的代价时,仍是无法心安地用餐。

趁小机器人打扫矮几之际,夏油杰背过身在行李箱中翻找起来,很快便感受到了可折叠激光刃冰凉的金属触感——幸亏是激光,外型又像极了发夹,混在一包发饰中才得以骗过安检。

他比照着左手拇指的围度裁剪好止血贴,将刀刃边缘紧贴上指甲,切割的动作轻柔得如同抚摸一只沉睡的猫咪。

“咔哒。”

待夏油杰反应过来时,指甲已在桌面上翻滚了几下,拖拽出几条杂乱无章的血痕。痛觉来得迟了些,他咬牙忍忍,小心翼翼地倒抽着凉气,妥帖地为自己裹上了止血贴。

清理血迹并未花费太长时间,夏油杰复登上通向甲板的阶梯,不自觉地用食指摩挲着拇指,随后屏住呼吸将左手探出了铁闸门外。

甲板上一片死寂,转瞬间剧烈摇晃起来。浓雾遮掩下,唯闻惊涛拍打船体,不见一片浪花。站在迷蒙雾气一端,无端让人感觉如芒在背,只觉得将要被掌管自然力的古神撕裂躯干,却始终不得一窥其真容。

夏油杰也吓了一跳,意识到只是正常颠簸后长舒一口气,紧蹙眉心也随之舒展开。止血贴的阵痛效果上佳,使他此刻得以冷静地制定计划:等到明日开闸,先去甲板上碰碰运气;多与人闲聊,用储存芯片收集谈话录音——

思考突然被迫中止,他以为自己看花了眼,遂紧闭双眼又用力睁开,而眼前景象分毫未变。

有人跌跌撞撞地破开浓雾,向铁闸门走来。

来者越走越近,不知是身体虚弱还是辨不清路,有几下险些跌倒在甲板上。再走近些,夏油杰看清了,是个面色惨白的男人。

夏油杰初入行时,也曾迫于生计写过小报——蹲点名人政要的住所,凭一张图编排数则花边新闻——形容外貌的词汇储备自然丰富,更是落下了逢人便在心中勾勒对方外形的职业病。

然而,当男人的面容映入他不大的眼帘时,夏油杰一时有些宕机。说他妖冶太浓,说他清俊太淡,说他漂亮又太世俗;一定要用文字描绘的话,称其为攀上甲板的落难人鱼倒是更贴切些。

“帮帮忙……水咳咳、饮用水——喂我喝……!”

在夏油杰发愣的片刻,男人已双手紧握铁闸门撼动起来。其瞳孔因身体机能迅速衰退而扩散溶解开来,如同不慎将笔尖上的水珠滴落在湛蓝的水彩色块上一般。

夏油杰像被雷劈了一样惊醒,一边腹诽自己怎么想出了神,一边暗自庆幸随身包中的饮用水还剩半瓶。

白发男人脸小,骨相精致,嘴自然不大,唇色也淡。夏油杰着急地将水瓶塞进他嘴里,发觉此人已无法自主张口,只得向那张嘴里用力插捣了几下瓶身。

见那枚薄唇如一圈肉套般紧密包裹住瓶口,舌头也在刺激之下微微探出,夏油杰才缓缓倾斜水瓶,让清水流进男人嘴里。

然而,男人怕是被注射了具有肌肉松弛功效的药剂,此时连吞咽也不会了。方才流进他口腔的清水从嘴唇边缘四溢而出,濡湿了胸前的一片衣物。

夏油杰又是一怔,幸而救人心切,不合时宜的念头只在他脑中逡巡了一周就平滑地从大脑皮层上溜走。

人命关天,并无急救经验的夏油杰急中生智,仰面给自己灌了一大口水,又拉扯着男人湿漉漉的领口,令其紧贴在铁闸门上,把那张惊世骇俗的脸都挤压得扭曲了些许。他鼓着两腮,稍稍偏头衔住男人的下唇,收缩着两腮将饮用水渡进了对方嘴里。

鉴于男人的躯体已然把如何喝水忘得一干二净,夏油杰每喂进去一点水,就紧张兮兮地用舌头抵住对方的上颚,一手捏紧了迫使其仰头,直至确保男人滚动着喉结将水尽数饮下才分开了彼此的嘴唇。

男人的神情仍是一片空白,可呼吸渐渐均匀起来,面上也浮现出几分血色。他右手脉搏处的一枚芯片“滴滴”了几声,警告似地发出刺目的红光,又很快归于沉寂。

夏油杰歪歪头打量芯片的外观,料定对方植入了价值不菲的「蚯蚓系统」。该系统能在人类重伤之际维持人体机能,以便自行恢复或等待救援。

闪烁的红光几乎多了些耻笑的意味,宣告着夏油杰方才的一番操作无异于徒劳。

尽管如此,夏油杰还是牵起男人的右手欲为其测量脉搏,但甫一触碰到对方的掌心,就讶异地一抖。男人掌心一片温热——全是鲜血。

似是感受到了他的惊惶,男人抖了抖略显蓬乱的白发,仰面和夏油杰对视上。

夏油杰猝不及防地被盯住,又猛地打了一个寒战,嘴上却先反应过来,关切地问了句你没事了吧。可男人连半句回话也没同他说,倒是没头没尾地冒出一句:

“今天你生日?”

“啊,对……2月3日。”

夏油杰心下生疑,垂头在自己身上翻找透露了生日信息的物件。男子动了动挺翘精致的鼻尖,朝夏油杰晃晃左手手腕上镶嵌的水蓝色芯片:

“闻见了。”

芯片是比较常见的感官强化型,但印在左上角的生产商「菅原」却让人觉得尤为新鲜。夏油杰有些好奇,本欲向对方发问,男子倒是先白眼一翻,面色不悦,如被蛋糕的味道熏得作呕一般:

“树莓果酱蛋糕——真没有品味啊。”

夏油杰哑然,没想过方才侥幸捡回一条命的人居然如此在意这种细枝末节。他正不知如何回话,目光四下逃窜,恰落在两人十指相扣的手上。

能抬头盯着人看、能闻见味道、还能傲慢地点评自己选择食物的品味,这男人显然已经清醒过来,却并没有要松开手的意思。

男人掌心里不知是谁的血也浸染了夏油杰的手心,像团火焰似地攒动、发烫、灼烧,激得夏油杰胸腔里扬起阵阵惊涛骇浪。浓雾似乎也步步逼近铁闸门内的普通船舱,将夏油杰与素昧平生的男子缠绕、束缚、捆绑得浑然难分。

他从甲板上来。

浑身芯片,甚至有「蚯蚓系统」。

头等舱的客人!

夏油杰回想起硝子的建议,暗自感叹我们年轻有为的副主编果然有两把刷子。他孤注一掷地开口了,喉结的滚动一时变得迟缓而艰涩:

“抱歉,这样说很贸然但是——你想不想进一步地……互相帮助一下?”

TBC

15 Likes

准备开始勾搭头等舱的男人了呢杰!

6 Likes

加油啊泡到这个男人一步到三垒就能进入头等舱(嘿嘿嘿啊哈哈

3 Likes

噢噢噢好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