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感期教主会来找教师贴贴吗?

非典型ABO 双性 非典型易感期
夏油杰生贺文
海量OOC

五条悟对准锁孔插入钥匙一扭,锁芯一转打开锁扣,清脆的“嗑哒”声短暂地响起,从楼梯走进走廊来到自己宿舍门前,他便觉得今日走廊中的空气与平常时有些许不同。直到掌心与门把手接触,五条悟感受了到残存在门把手上更多的信息素因子,才明白怪异是由于自己房间里进了一位不速之客。
五条悟表情不变地抽出钥匙。一进门就被突然冲进鼻子的浓郁沉香呛得连连咳嗽,破了大防,手往后捞空了好几下才捞着门把把门关上。
咳嗽完之后五条悟的脑子里蹦出了三个念头。
一是杰竟然没有走。
二是夏油杰竟然没有走?!
三是还好老子今早出任务之前就在硝子那里打过加强抑制剂。
门把手上残存的信息素所剩无几,比珠峰最高处的空气还要稀薄,这让六眼做出了错误的判断,他还以为夏油杰已经走了,没想到一进门对方的信息素就对自己的鼻子来了一套组合拳,无下限一直都没关,还是被对方浓烈得就是性骚扰的信息素袭击到了。
五条悟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人类是有六个性别的,夏油杰应该是进入了易感期。这让他神情有点恍惚,一下子就回忆起两个人还没因信仰问题彻底分手破裂的那段时光。优等生的易感期牢记守时观念,每个月在特定的一个时间点到,特定的一个时间点结束。五条悟闻过夏油杰的信息素,至少在那会,夏油杰的信息素闻起来还很平和,很低调,很沉稳,一闻就让人感到放心,毫不怀疑地把后背交给对方,就算是易感期也安分守己,不会张牙舞爪地袭击过路的无辜omega。
现在呢?现在可大有不同了。虽然快一年没有闻到夏油杰的信息素了,信息素也不会随着主人的变化而发生变化,可在五条悟的鼻子里,他们早已不同。原本平和干净的沉香里掺杂了几丝难以抹去的血腥气,变得张牙舞爪、横冲直撞,把最强撞得眉头都紧了好几分。
五条悟胡乱地脱掉切尔西,连拖鞋都没穿就大步流星地过了玄关,他倒要看看这个在易感期还敢私闯民宅,乱撒信息素扰民的盘星教教主、极恶诅咒师究竟在耍什么花招,是不是想吃自己沙包大个的拳头了。
先被五条悟看到的是自己混乱得仿佛被大闹天宫过的床,羽绒被被开膛破肚,肚子里还有一半的鹅毛,另一半鹅毛满床飘。被子和床单一样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床上,枕头不翼而飞。五条悟头一偏,自己超大个的衣柜此刻敞着半个门有好几条教师制服从里面垂下来,粗重的喘息传入耳里。
五条悟赤着脚大步流星地走过去,把另一边的柜门给打开了。
衣柜里的衣服高高隆起,夏油杰整个人就埋在里面,双眼紧闭,整张脸看上去又红又烫,那一抹刘海粘上汗液蔫了吧唧地贴在额头上,透过层层叠叠的衣物,五条悟看到了对方大起大伏的胸膛。
他“啧”了一声,把掩着夏油杰的大部分衣物搬起来随手扔在地上,上半身露出来之后五条悟就看到了在自己那对方脖颈处转了两圈厚围巾,夏油杰鼻尖以下的脸全埋在里面。
热不死你,五条悟在心里恨恨地想,扯着夏油杰的手把对方拽起来,本来还想再对方脸上甩两巴掌的,看他一副落水小狗的可怜模样,就没有下狠手,改成了轻拍。
拍了几下之后,夏油杰掀起了眼皮,五条悟凑近去看,发现对方眼眶里的瞳孔还没有完全聚焦,整个人还处于混沌的状态。五条悟伸出手去解缠在对方脖子上的围巾,夏油杰死活不愿意,发现碰不到对方的手之后就开始猛地摇头挣扎。
五条悟被弄烦了,弹了一下对方的脑壳。从发现夏油杰偷偷摸摸地进了自己房间的那一刻开始,他的心情指数一路往下掉,没把把自己衣柜里的衣服搅得一团糟的alpha拖出来暴打一顿,五条悟都觉得自己脾气好了不少。
夏油杰被弹得往后仰,缓过来的时候眼底清明了不少,起码焦是聚起来了。
五条悟冷着一张脸,淡淡地开口:“该滚了吧。”
方才五条悟拍夏油杰脸的时候,掌心的温度和脸上的温度形成了强烈对比,烫得宛如一根巨型加热棒的夏油杰迫切地需要这份清凉,挣扎着坐起来之后就迫不及待地扑了上去。
一直都没有出现松懈的无下限被毫无预兆地解开了,五条悟让夏油杰扑了个满怀,对方急不可耐地扯下教师制服的高领,开始啃起自己的脖子。
脖颈传来一阵湿漉漉的感觉,五条悟艰难地仰起头。最强被一些无法忘却的记忆和下意识的习惯突袭,才让夏油杰有机可乘,抱着自己又亲又啃。
五条悟能明显地感受到自己早上在家入硝子医务室里打的加强抑制剂的药效在无下限解开的那一刻起开始快速地流失。加强版抑制剂是为五条悟量身定做的,加上无下限的保护能让五条悟无论身处何时何地都不被alpha的信息素影响到,同时也能压抑自己的信息素的产生,有效缓解发情期,除了omega独特的生理构造外,五条悟和beta基本上没什么区别。
前提是无下限不会因为任何人松动。
家入硝子在给五条悟扎针的时候就嘱咐过他,抑制剂配上无下限才会达到最佳药效,不要随便地解开无下限,无下限解开之后哪怕是一瞬间只要碰到空气中的alpha信息素药效就会大打折扣。那时的五条悟嘴巴里叼着大福漫不经心地点头,说硝子难道还信不过自己吗?
下午就被啪啪打脸了,一些还没有彻底忘记的习惯在这关键时刻背刺了五条悟,摧毁了最强坚不可摧的防线。
夏油杰的吻一路向上,最终在五条悟的唇上驻扎。起初五条悟还是闭着嘴巴的,但耐不住药效流失,易感期alpha凶猛的信息素还一个劲地往自己皮肤上冲,冲得五条悟胸膛也像夏油杰一样开始大起大落,体温上升,忍不住开始喘气。
这一喘气,一天之内的第二个空子就出现了,夏油杰趁机撬开五条悟禁闭的牙关,放肆地在对方的口腔里扫荡起来。
唾液里出现了少量的omega信息素,让本来就没多少清醒的夏油杰更加疯狂,按着五条悟的肩膀把对方往柜壁上推,舌头一遍又一遍地席卷口腔,空气中浓郁的alpha信息素骤然提档,只为逼出更多的混在唾液里的香甜信息素供自己享用。
夏油杰的目的达到了,他不仅逼出来五条悟身上更多的信息素,还逼出了五条悟身上别样器官的水液。药效流失殆尽,蜜桃奶油味的信息素丝丝缕缕地飘出,与空气中的沉香相碰撞,勾着往五条悟的皮肤骨血里引。五条悟的眼神也开始迷离,脸颊酡红,把再度开启无下限的念头抛到脑后,伸出手勾住了夏油杰的脖子,与对方唇舌相贴,显然是被带入了情欲的深渊。
两个人吻着咬着贴在一起,夏油杰粗暴地扯开五条悟的衣领,扒下制服外套漏出肩膀,闻着香在五条悟暴露无遗的腺体处上狠狠地咬了一口,把勾着自己脖子的五条悟逼出了泪花。
泪花出来了,五条悟的理智也有一点点回笼,脑海深处一直有个声音叫着让自己推开对方推开夏油杰不要再被对方蛊惑。五条悟的脸搁在对方肩头,缠在眼睛上的绷带散落,露出了一直在颤动的纤细雪白的睫毛,后颈上的疼痛还在。夏油杰放弃了撕咬,转为细细的啄吻,按着五条悟肩膀的手也因姿势问题力道弱了下来。
五条悟推着夏油杰的肩膀,对方的丸子头在一系列动作中早已散落驾崩,发丝乱糟糟,额前也多了几根散落的刘海,和在战场上在偷拍照片里意气风发一丝不苟的教主判若两人。夏油杰歪着头把五条悟的手掌贴在脸上,两个人在狭小的衣柜里对着坐,区别就在于五条悟的大长腿摆在衣柜外,夏油杰整个人都陷在衣服堆里。
“悟……”
夏油杰歪头轻轻蹭着对方的掌心,亲昵地叫着五条悟的名字,从眼神的迷离程度来看,他恐怕还不知道和自己对着坐的人就是正主,只是遵从本能,喊出了那个叛逃后绝对不会轻易开口叫唤的名字。
五条悟被对方宛如小狗离不开主人的蹭脸行为击中红心,腿间水液俞多。夏油杰毫无意识还在念叨着五条悟的名字,这让对方脑海里的声音彻底消散。五条悟站起来一把把夏油杰从衣柜里拽出来,把对方按倒在地板上长腿一跨坐在了夏油杰的胯上,胡乱地扯开对方身上的的袈裟。
去他妈的推开!去他妈的对立!是夏油杰先在易感期跑来找自己的,竟然是夏油杰先抛出的橄榄枝,是夏油杰蛊惑的自己那就不要怪自己拿屁股去强奸对方了,青梅挂在饥渴之人的眼前,怎么会有不摘来止渴的道理。
把对方的亵裤扒下后,阴茎瞬间弹跳了出来,青筋盘横,宛如一柄傲人的凶器立在夏油杰的胯上,前端受到刺激溢出些许水液。
五条悟顾不得那么多,他现在比夏油杰还要急躁,仿佛进入易感期的不是夏油杰而是他本人,脱下裤子之后女穴接触到暴露的空气吓得一缩,又流出一小团水液来。夏油杰抬起脸想看自己冰凉的胯下,被五条悟紧紧地摁在地板上。五条悟顾不得做扩张,把手指伸进女穴里潦草地搅了两下之后穴口对着夏油杰的阴茎坐了下去。
就算穴里的水液再怎么丰沛,也遭不住野蛮发育的阴茎的填入五条悟到没有不自量力到第一次就全部吞下去。意料之中的疼痛让五条悟皱起眉头,怎么能只有他一个人吃这种苦头,夏油杰躺在身下享福?于是他坐在阴茎上,俯下身去咬夏油杰的嘴唇,直到血腥气在两个人的口腔里蔓延开来。
夏油杰无辜被咬,自然也不服气,努力向上顶胯,肉棒直往温暖湿润的穴道钻。
五条悟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顶得咬不准夏油杰的嘴巴,牙关渐松手上力度减弱被欲火俞烧俞旺的夏油杰有了可乘之机。夏油杰一改之前的可怜小狗形象,变得凶狠又残酷双手把上五条悟的腰开始用力顶胯。五条悟埋在穴里的阴茎顶得双眼泛白、舌尖外露,肚皮上都被戳出了一小块凸起。
空气中蜜桃奶油味和沉香彻底搅和在了一起,变得你侬我侬不分彼此,充满了整个房间。
夏油杰按着五条悟的腰翻身把对方压在身下,肉棒整根没入再整根拔出,将对方可怜的女穴顶得汁水四溢。自己胯上的耻毛都被五条悟肉穴漏出的水液沾湿了,随着阴茎的进出和对方的穴肉来来回回地碰撞。五条悟后背紧贴冰凉的地板,不过这会也不凉了,染上了自己的体温,倒也没那么冻人。夏油杰压着他的专心致志地干穴,这一上一下和地板摩擦,五条悟的后背肯定要被磨红了。
粗壮的阴茎和狭窄的穴形成了鲜明对比,好在五条悟人高,肉道跟着也比平常人长了一些,不然怎么能纳得入夏油杰的阴茎,窄小的肉穴对这位蛮横结实的来客可谓是以德报怨,被欺负得淫液四流还是贴心地包裹着肉棒,包容着对方任何无理的行为,纵容对方在自己身上撒野。吮吸着肉棒的穴肉让夏油杰爽得头皮发麻,感觉腰腹以下的部位真在融化。
这边夏油杰爽得不能自己,下边五条悟咬紧双唇,被肉棒欺负得眼泪都掉了出来,断断续续地呜咽着,只觉得太超过了,无论是什么都太超过了,尺寸太超过了,力度太超过了,速度太超过了,人也太超过了,自己的脑子就像正被肉棒凌辱着的肉穴一样,要被搅成鸡巴套子了。夏油杰猛地往里贯阴茎,在擦到一个凸起的时候五条悟的声调骤然拔高,穴里发了一场小山洪,穴肉把肉棒包裹的更紧,讨好似的卖力吮吸着他。五条悟也被逼出了更大声的呜咽,蹬着腿喊着不要了太超过了夏油杰你个王八蛋快点出去。
水液浇头的奇妙感觉让夏油杰瞳孔骤缩,性欲支配的大脑才不管五条悟的咒骂,拉起对方的腿就猛地往对方小逼里撞,次次都用力的撞上那个凸起,把五条悟折磨得脸上也发起了大水,淫荡的表情也收不回去了。
夏油杰抱着五条悟起身,让对方坐在阴茎上。从被顶到敏感点开始,五条悟的嘴就哔哩吧啦没控制住,从夏油杰本人骂到夏油杰的祖宗十八代,嘴上特别没把门,如果不是掺进去的喘息,攻击力可能会高些。被吵得不耐烦的夏油杰蹂躏着捏着对方饱满圆润的臀肉,在上面甩了几巴掌。
五条悟还没从被打的震惊中缓过神来,夏油杰的嘴就贴近了自己的耳朵。
“骚货,闭嘴。”他听见夏油杰这么说。然后对方撩起挡脸的发丝别到耳后,就去堵住自己的嘴巴,舌头和阴茎一样都爱往湿润的地方钻。
从那句话开始,五条悟就真的抿紧了嘴巴,任凭夏油杰怎么弄他想让他说两句床话来听听对方都不肯赏脸再开口。
但是床话总得要有人说才能让性爱变得更有激情,时间变得更长久。既然五条悟不愿意说,那么夏油杰就理所应当地顶替了他的位置,边操穴边说荤话。前优等生对脏话的收藏量较贫瘠,说来说去也只会把对方形容成骚货、婊子,问对方是不是没了自己的阴茎就活不下去了。
把五条悟定在肉棒上咬着乳尖草了几百下之后,夏油杰成功地交代在了对方水多湿滑的肉穴里,穴肉这会还单纯,不懂得欢天喜地地勾住精液把他锁在肉道里,反倒是让精液跟着淫水一起冲了出去。易感期让不应期的时间都变短了,夏油杰二度把肉棒塞进对方流着精的穴里。
第二次开始之后夏油杰画风突变,从说荤话变成了说丧话,还开始吧嗒吧嗒掉眼泪。被对方抱着一条腿艹的五条悟身子晃晃悠悠地想,看来易感期让人精神错乱。自己被艹哭得都没他惨。五条悟的身体已经不能看了两团晃荡着的乳肉上齿痕遍布,腰间有几个深深浅浅的红手印,腿间淌着精还印着细细密密的红草莓。夏油杰就这么把他的一条腿抱紧怀里,顶得五条悟用于支撑的那条腿一弯一弯的,差就要倒下去。他的嘴巴还喋喋不休地输出着负面情绪,豆大颗泪珠摔碎在五条悟的臀肉上。撑着墙壁的五条悟觉得这个姿势真是碍事,夏油杰也很碍事,只恨自己手上没有狗链子能套在夏油杰脖子上,这样的话动手一勒就能扯到对方的脖子威胁着让他闭嘴。
夏油杰的负能还在输出,眼泪还在往下掉。五条悟右手压在墙壁上,左手去够夏油杰的脖子,伸长脖子去堵对方的嘴巴。
“你也闭嘴。”

END.

179 Likes

爱看香香饭!

3 Likes

哭哭杰:pleading_face:

3 Likes

超級香香

:hot_face::hot_face::hot_face:

好香好香,谢谢太太!!

好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