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情人相见

咖啡店老板夏x模特五

R18(原本没想写R18的,写着写着就发展成这样了。。。总之是他们俩想的)

“把灯光再调亮一点,好,可以。”

“摄影师,摄影师呢?”

“头再抬起来一点,左腿自然一点。”

“化妆师,赶紧准备下一个人。”

在国际时尚杂志的拍摄场地里,所有人都在如火如荼地准备拍摄,家入硝子靠在一旁的沙发里,拢了拢身上的大衣,心如死灰地在心里计算着还有几个人轮到五条那家伙,五条在这之前赶回来的概率有多大。

该来的还是来了,家入硝子在看见总监环顾四周后锁定在家入硝子身上时,她就知道,拍摄时总要上演的一幕就要开始了,她索性更深地陷进沙发里,看着总监迈着不容置疑的步伐来审判她。

“五条呢?”

“我也不知道哦。”

“……”

“是的,十五分钟之前他还在这里,但现在,如你所见,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十年前五条悟在巴黎留学,无意间走在街上被人询问他是否有意进军演艺圈,刚刚脱离家族掌控的大少爷像是被人贩子拿着糖果诱拐一般稀里糊涂地在娱乐圈出演了几部作品,后来由于五条悟和导演的想法永远无法统一,不管和哪个导演合作,拍摄过程中都是硝烟不断,最后一怒之下转型做模特去了,一朝之间,五条悟就凭借着他绝世美貌的脸,超具有记忆性的钴蓝色眼睛和一米九的远高于亚洲平均身高水平的身高优势,以及作为大家族的少爷的仪态修养一跃成为模特界的新星,十年时间,周围的新模老模换了又换,五条悟依然占据着模特界的最强地位。

但是,这位大少爷的业界风评却不怎么样,原因倒不是他业务能力不行,五条这家伙在正式工作时一反常态地认真,而且不管什么衣服穿在他身上,五条悟都能凭借超人类的脸和身材穿出超人类的美感来,更不是五条悟职场性骚扰,非要说的话噪音骚扰可能更严重,而是现在这种情况——在本人的强烈请求下被安排在最后一个拍摄,却在距离开拍还有半小时时,找不到人……

只剩坐在沙发里的家入硝子满脸写着“我不知道,别来问我,烦了”

而在距离拍摄场地几百米的一个咖啡店里,同样发生了一点小小的骚动。

众所周知,咖啡店为了提升营业额,往往会配备一些甜点点心,或许是咖啡如人生,底色不尽苦涩,但仍需要糖分以作调味。坐落在东京繁华商城的一个不起眼的店面的咖啡店出名却不是因为这家咖啡店一反常态不售卖甜点,也不完全因为他家的咖啡醇厚丝滑,店面装修别具一格,而是因为这家咖啡店的帅气店长。

店长大部分时间都在店里,心情不错的时候会站在柜台后面做咖啡,其余时间则坐在柜台后看书或分析账目,得益于店长总是蓄着狼鬃一般的长发,佩戴着夸张的黑色耳钉,狭长的眼睛给人无端带来压迫感,但又在人前一脸温柔的反差感,咖啡店开业不久后就随着网络的传播成为了网红咖啡店,营业额暴涨。

五条悟限糖久了,饿极乱投店的情况下已经无暇顾及甜品店是否是自己常常光顾的了,随便在手机上找了一家名气高距离近的店,包裹着墨镜帽子围巾鬼鬼祟祟溜出来补充糖分。

五条悟推门进去,一身怪异的打扮引来周围顾客的注目礼,而本人则急匆匆地冲向柜台:

“喂,把你们这里最好吃的蛋糕给我来十份,哦不,五份,我现在吃”带回去肯定又要被硝子唠叨,本大爷吃完再走,哼哼,我真是天才

“您好,先生,店内就餐请在卡座上找服务员点单,还有,本店不提供甜点供应。”收银员露出有些尴尬的笑,细细打量了一眼对面这个打扮怪异的男子,多半是明星什么的吧。

“哈?现在还有咖啡店不买甜点吗?搞什么啊?”五条悟半个身子倾在柜台上,墨镜往下滑了一点,露出蓝色的眼睛

果然是明星什么的吧,美瞳好逼真,“先生,我们的店是咖啡店,确实不卖蛋糕,请您去甜品店购买。”

五条悟在出发之前就查了距离这里最近的甜品店,在拍摄之前无论如何都赶不回去,才出此下策选择了咖啡店,谁知道这里竟然不卖甜品!

“先生,没有别的事的话请让开一下,后面还有顾客要点单,谢谢配合。”收银员礼貌客气地下逐客令。

“哎呀,别那么死板嘛~你们身为咖啡店不售卖甜品本身就是你们的失职,我今天要是补充不了糖分,一不下心在这里晕过去也是有可能发生的事哦。”五条悟捏起围巾的一角,可怜兮兮地装出一副马上就要倒下的柔弱模样。

“先生,我们……”

“悟,别胡闹。”

“店长?”

“这位客人交给我吧,你忙你的。”

“你又是谁啊?小眼睛,怪刘海”

“悟,我们出去谈吧”

“悟竟然做了模特,真没想到呢。”

“最强当然做什么都是最强的,我可是在模特界混得风生水起呢。”

“嗯,我知道。”

“哈!我就说你果然在背后偷偷关注我什么的吧!店里还经常有可丽饼,明明你这种只会吃荞麦面的古板老头绝对不会吃可丽饼吧,还是竹下路的,分明就是给我准备的!”

“……”

“可丽饼只是菜菜子和美美子恰好也喜欢那家的而已,至于你在模特界的丰功伟绩完全只是被你硬拖进拍摄场地后硝子告诉我的。”

“你什么时候和我的经纪人那么熟了,有女儿了还去勾搭其他的女人,果然你这个骗女人的家伙!”

“……”夏油杰双手交叉放在鼻子下开始思考(动作指导:碇源堂):悟和我分开这几年是遭受了什么打击吗,感觉脑子坏掉了,还是说身为最强,不管做什么都能做好的话,说话让人火大也是可以接受的事情吧,啊,毕竟是悟呢……

“我说,你又在想什么有的没的的了”

“我在想,我喜不喜欢女人悟应该比我更清楚吧,”夏油杰保持着双手交叉的动作抬起眼皮,狭长的眼睛没有笑意就变得像狼一般锋利,五条悟坐在对面,看见这个眼神几乎是立刻就硬了,“悟的身体想必也很清楚吧。”

“酒店?”

“去我家!”

夏油杰开着五条悟的车按照导航的指引一路狂奔,五条悟坐在副驾心痒难耐,一边褪下一点裤头玩着自己,一边伸手去摸夏油杰勃起了一路的下体,时不时还俯身过去隔着休闲裤舔上几下,到达地下车库之前夏油杰的裤子前面就已经湿得不成样子,五条悟家离得不远,夏油杰却感觉自己仿佛从日本东京开到了中国北京

“悟,你再胡闹小心我真的会忍不住在车里……”

“有什么关系,反正我的车隔音超好!我的车库也没人敢来”

夏油杰凭借最后一点理智把车开进地下车库里停稳,五条悟就从副驾驶像猫一样钻过来,骑跨在夏油杰的小腹上,高定西裤挂在左脚的脚腕上,皮带撞在车上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叮”的一声像是盛宴开始的信号

五条悟的舌头像蛇一样伸进夏油杰的口腔,卷着夏油杰的舌头吮吸,细腻柔韧的舌头有力地扫过夏油杰的上腭,夏油杰本来在开车时就被五条悟又摸又舔惹得勃起了一路,此时五条悟不断流水的逼更是隔着裤子摩擦他硬的发疼的阴茎,五条悟缺乏色素显得粉嫩阴茎随着本人的摩擦一晃一晃地撞在夏油杰的深色衬衫上,染出一片更深的颜色

夏油杰感觉自己额角的青筋突突地跳,分开的这几年里他不是没有找过床伴,不管是可爱类型的还是英气类型的,每次在做的时候都会想起高中宿舍床上五条悟锻炼得当的臀肉被自己操得荡起肉浪,想起五条悟高潮时边喊边抓着自己接吻,想起五条悟的里面,不管是前面还是后面,都又湿又热,吸得他头皮发麻,后来索性不找床伴了,只靠脑子里的回忆和意淫做自己DIY时的配菜

眼前的这个情况对于当下的夏油杰来说实在是太超过了,他完全被欲望驱使,夺回了热吻的主动权,一只手握着五条悟的后腰,一只手探入不断流水的小穴,五条悟被吻得七荤八素,穴里的手指插得他又爽又痒,抖着手一把拉下夏油杰的裤子,“杰,进来,快点…”

“悟的话,应该可以的吧”夏油杰说着循着记忆找到了五条悟的敏感点,狠狠按下摩擦,同时还摩擦着前面的马眼

“杰,不要,嗯,啊啊,两边一起,我要,啊啊啊啊……”五条悟眼前一片白光,尖叫着射了出来,小穴里的水喷了夏油杰一手

好丢人,老情人相见第一天就被对方用手指操上高潮了

五条悟高潮之后脱了力趴在夏油杰的肩膀上,啄吻夏油杰的脖颈和锁骨,一边小声地唤他“杰”

“嗯”

“杰”

“嗯”

“杰”

“悟,你喊的我好想操你”夏油杰说着抵在了五条悟的阴蒂上,小幅度地摩擦

“?杰,我刚刚才高潮过……等下,等我缓缓,嗯啊……”五条悟趴在夏油杰的肩膀上喘着粗气,试图躲开夏油杰的进攻,无奈车的空间实在不大,再怎么躲也只是从夏油杰的几把上挪到他还穿着裤子的大腿上

夏油杰顺势将五条悟按在了方向盘上,拉起他白嫩有力的大腿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破开层层肉壁的阻碍插了进去,“悟的小穴,还是那么会吸”

“都说了我还在不应期!哈啊…变态!恶趣味!夏油杰,哈…你他妈的慢点”

五条悟印象里的夏油杰做爱还是温柔的,会慢慢进入,进入的时候吻着五条悟安抚他,轻轻抵着敏感点摩擦,带来的快感恰到好处,既不会太超过,又刚好让五条悟十分舒服,一层一层堆积下来最后到达顶点

但是面前这个夏油杰做爱显然不是这个风格,五条悟刚刚高潮完还在有些痉挛的肉壁被强硬地破开,身上的人技术很好,但却毫无温柔可言,不断戳弄着五条悟的敏感点,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因兴奋握在腰上的手掌力道大得惊人,五条悟几乎怀疑自己的腰上已经留下了淤青

“杰,你等一下…“

五条悟被连续的性快感逼得欲仙欲死,仿佛置身于地狱,堕落的黑天使又在地狱中给予他快感,快乐与痛苦相交织,他只好求助于多年前的男友,求他给自己一丝喘息的机会,五条悟讨好地亲了亲夏油杰的嘴唇,双腿缠在夏油杰的腰上,试图动摇夏油杰的行为,但五条悟不知道的是,分隔十年,夏油杰不再是他的亲亲好男友,也不像以前那般温柔,更何况,现在的夏油杰完全被欲望所主导,看向五条悟的眼神里都带着痴痴的感觉,只知道狠狠地操进他思念了多年的前男友的身体里

在夏油杰的操弄下,五条悟又攀上了一次高潮,精液射的夏油杰胸膛上到处都是,内壁在高潮时痉挛收紧,夏油杰也不再忍耐,痛痛快快地射在了五条悟体内,五条悟虽有一口比绝大多数女人都更完美的穴和一个小小的子宫,但由于两套生殖器官的挤占,那口小小的子宫和粉嫩的穴所有的作用只有给夏油杰操,初次的时候夏油杰还担忧地问过五条悟内射真的没关系吗,五条悟满脸潮红,眼神迷茫,双腿交织着缠在夏油杰的腰上摆出强制中出的姿势,催促夏油杰设给他,“反正,反正,我又不会怀孕“

“悟把我的衬衫全弄脏了,悟说应该怎么办啊“

五条悟理智还没回笼,毛绒绒的白色脑袋仰靠在方向盘上,额发被汗液浸湿搭在额头上,湛蓝色的眼睛蒙上水雾,眼神涣散,高潮时伸出的舌头迟迟收不回去,软软地耷拉在唇边,压根没有余力回答夏油杰不怀好意的问话,或者说根本没有听见夏油杰的话

“既然悟不知道怎么办的话,那就让悟给我挡一下好了“

说着夏油杰就着插在五条悟体内的姿势把还躺着回味快感的大猫搂起来随手扯了一件自己的外套给他盖住屁股,“悟要夹好了哦,要是不小心漏出来可是会被人怀疑的“

“嗯?嗯?“五条悟逐渐恢复神智,”夏油杰!你个混蛋,快拔出去!放老子下去!“

“放悟下来的话,小穴里的精液可就夹不住了,让保姆和管家看见的话,悟的形象怎么办?“

“谁让你射在里面的,混蛋!“

“啊啊,是个混蛋没错呢,再混一点也没关系的吧” 夏油杰重新勃起的性器随着走路的晃动一下一下地插着五条悟的内穴

秋元里奈十三岁时就因父亲欠债被卖给了五条家成为了大少爷的贴身侍女,看着他从五岁成长到现在,见过大少爷被家族里的长辈为难时发脾气,见过逃课被家主教训,偶尔也能看见他心情好的时候坐在院子里摆弄些什么,但是从来没见过大少爷被人抱着回家,还满脸酡红,一副马上要晕过去的样子,“少爷,您,您这是?”

五条悟受制于人,短短几小时的相处已经知道抱着自己的这个人现在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蛋,如果现在开口,绝对会被发现,五条悟愤恨地一口咬在夏油杰的肩膀上,力道之大口齿间立刻就蔓延出铁锈味

“悟身体有些不舒服,就由我送他回来了”夏油杰伸手按了按肩膀上都白色脑袋,挂着看上去和蔼可亲的笑容回答秋元的疑问

秋元感觉有些奇怪,五条少爷的身体向来很强健,就算生病也不会露出这样一副深陷困境的模样,一定是受了很重的伤!啊,我可怜的少爷,就算是模特这样安全的工作还是被人陷害了!就连,就连,就连少爷的裤子都在和歹徒搏斗的时候被人撕毁了,只好狼狈地由自己的朋友送回家,天哪,他心里一定很难受吧

“我这就联系医生,青木马上就来帮少爷包扎!”

夏油杰:?我有说他受伤了吗

五条悟:?杰有说我受伤了吗

“退下”

“可是,少爷,您… 是!”秋元原本还想与五条争辩一下,让他知道受伤之后不治疗是多么可怕的事情,但是被五条扭过头来瞪了一眼之后立刻就打消了这个想法,果然还是少爷更可怕

27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