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瘾(狐夏x兔五)

是约稿,作者微博@不过草芥
在暗恋对象的桌子上自慰被抓到的性瘾兔子被狐狸男同学抓了个正着,双向暗恋变明恋
双性五注意,本篇含有:受方性瘾,穿环,露出,SM等过激要素,请自行避雷

31 Likes

五条悟有些坐不住了。

原本是考虑到今天有实战课程,怕影响动作和反应,他才特意选了根小的玩具戴着,但一天下来,身体早就习惯了那点不足道的存在,此刻穴肉只能空虚地收缩着,让他很是懊恼,尤其是对面还有老师在唠叨,更叫人难受和焦躁。

「啊啊,好想做,受不了了,什么时候才能被真的家伙操啊」

他面无表情地掏出手机,无人可倾诉的情绪通通化作文字从小号发布了出去,左手状似随意地搭在膝上,食指却有些神经质地点着,情绪因为身体始终得不到满足而驶向失控边缘,眼前人的训话和叮嘱没能在他脑内留下一丝痕迹。大概是他的心不在焉表现得过于明显,在他又一次变换坐姿之后,夜蛾正道扶额叹息一声,终于放了他自由。

蒸腾而起的欲望燃烧着五条悟的耐心和理智,他原本想像平时那样去厕所解决,脚却在路过空无一人的教室时不自觉转了方向,抬腿朝最后走去。


那是他和夏油杰的座位。


夏油杰放学没等到他,还留了便签,他写得一手很好看的字,五条悟因此很爱拉着他上课传纸条,每一张都被妥善保存了下来,作为暗恋的纪念和自慰的配菜。

但今天的五条悟顾不上收藏,他站在夏油杰的桌旁,急不可耐地脱掉内裤扯出玩具,扒开自己的阴唇把桌角整个含住磨蹭,叫嚣着被填满的穴肉没有被这样弄过,全都激动地围了过来,而空气中隐约残留的夏油杰的气味成了天然的催情剂。

他背对着门口,双手紧紧地扒着桌缘,下身止不住地向前顶弄,耻骨被撞痛了也不肯停,平日里收得好好的耳朵和尾巴全都冒了出来。如果这时候有人从门外路过,即便看不清他异于常人的身体构造,也会明白这是只在教室发情的兔子,他这副痴态会被拍下发到网上,用不了一天,所有人都将知道五条家的六眼是一个多么欲求不满的变态,家族里那些知情人士也将发现他们讳莫如深的那处早已被他自己玩熟玩透,而夏油杰,他亲爱的同桌,也将得知自己是如何被一个同性所肖想和亵渎的。

他会生气地惩罚他吗?还是叫他当面自慰给他看?

五条悟放任思绪发散,女穴因为曝光的幻想而激动,流出的淫水很快把桌角涂得发亮,甚至顺着边缘滴落,在地上积成了一摊。

“杰……”

他把那张留言便签凑在鼻底细细嗅闻,腾出手揉搓自己肿胀发痛的阴蒂,加快下身磨蹭的频率。他闭着眼,鼻息混乱,口齿粘腻地吐字,全部的注意力都到了性器上,因此没能留意到窗外光影的短暂变化。



夏油杰不是毫无察觉的。


宿舍的墙不隔音,他晚上能听到隔壁传来的声音,隐约的呻吟,持续的拍打,间或夹杂着水声。同是血气方刚的男生,他对此表示理解,通常会装作无事发生,有时候听得忍不住了,也会跟着撸一发,当时没觉得这样有什么问题。

直到最近他的首页被推送了一个色情账号,内容是非常直白的肉体裸露与性器展示,但夏油杰没有第一时间划走,因为他率先注意到了十分眼熟的室内装潢和那人不小心出镜的银白发尾。

他有些不可思议,点进主页求证,因此看到了对方的置顶,一个从背后拍摄的自慰视频:那人跪在地上吞吐着一根肉色的粗长假屌,起落间能看到他身前甩动的性器和身后紧闭的肛口。最吸引眼球的还是中间那口发红的女穴,一个本不该出现在男人身上的器官,熟红的阴唇裹着假鸡巴起落,淫水和润滑剂把柱身涂抹得格外粘腻色情,高潮时还会稀稀拉拉地喷水,尿孔和穴口一块撑圆,让人忍不住想要越过镜头实打实地把玩一番。

视频的最后,那人对着镜头将自己肥厚的两瓣阴唇扒得更开,展示自己餍足地吐着乳白液体的穴,配文「真希望操我的是你」。

顺着主页往下翻,是更多的视频照片和蛛丝马迹,夏油杰想要自欺欺人说不定只是认错,可大脑擅自开始加工,过往听到的那些声响通通有了画面,他感觉自己的脸颊开始充血,同样充血的还有他的大脑和阴茎。

他最终也变成了自己之前所不耻的拿同学当性幻想对象的人,被下半身控制大脑的动物。

他觉得这大概是不公平的。自己单方面地窥视着好友的私密,每晚想着对方自慰,而白天见面五条悟却仍毫不知情地对他微笑。这让他心中充满罪恶,可他开不了口,也不知道还能怎么办。

现在他知道了。

撞破好友的自慰现场绝非夏油杰本意,他在折返拿书时发现这一幕,原本只是躲在暗处看着,打算留待之后细细回味。可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如此色情地呼唤,他的耳朵和尾巴也忍不住冒了出来,大尾巴愉悦地晃着,向他的兔子走去。


“悟。”

快感早就不断累积,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成了临门一脚,五条悟惊叫一声,想要捂住自己大张的穴,可是只来得及接住自己潮喷的水。他的女性尿口早就被自己开发完成,根本憋不住,一股一股地将桌面彻底淋湿。

高潮中的身子后仰,撞上身后人的胸膛,五条悟转头和夏油杰对上视线,被快感搅乱的大脑这才缓缓重启,后知后觉刚刚不是自己的幻听。他呐呐地张嘴,还来不及说话就被一把圈进怀里,对方的手只是摸上他的女穴,就能叫刚刚高潮过的地方一阵抽搐。

“原来悟还藏着这么漂亮的一口穴啊,”夏油杰的手指借着淫水的润滑轻而易举地整根没入,被高热的穴肉自发裹住,随着手指的动作蠕动纠缠,不难想象如果换成性器会有多么销魂,“它能吞进去几根?嗯?”

他很快地加着手指,两根,三根,旋转抠挖穴肉,找他的敏感点,还坏心眼地在那处轮起了指。他衔住五条悟汗湿的后颈,阴茎被兔子尾巴摩擦挑逗着,属于狐狸的劣根性全部跑了出来,作势还要再加一根小指,却被慌忙拦住。

“不要!”明明不是没玩过比四指粗细更夸张的异形巨屌,但只要一想到此刻插在穴里的不是冷冰冰的玩具,而是带着真人体温的、夏油杰的手指,五条悟的身体就异常敏感,任何一点刺激都被无限放大。

“为什么?”夏油杰的小指绕着穴口打转,时不时戳进去一点指头,“这不是吃得下嘛。”

五条悟说不出口,他的尿眼一度张开,从小腹深处阵阵涌向会阴的快感让他分不清自己是要潮吹还是要尿,他自己玩的时候会铺好防水垫,因此怎样都无所谓,可这会儿他已经把夏油杰的桌子淋得一塌糊涂,不想再弄脏对方的裤子。他并拢双腿,连带着还插在体内的手指一起夹住不让它们乱动,右手往后摸上夏油杰隔着裤子顶住自己的阴茎,庆幸背对的姿势不会暴露自己的脸红:“可是我比较想吃杰的这里。”

他用勾引代替求饶,想哄夏油杰脱掉裤子,于是推着对方坐上了自己还算干燥的桌面,三两下地把人扒光,看着还有几分迫不及待,可真的蹲下和夏油杰勃起的性器赤裸相对了,他又生出点退意。它实在比他买玩具时假想的尺寸大太多,而且他虽然乐于开发自己的女穴,但没怎么练过口活,真的不会被噎死吗,死因是口交缺氧的话也太挫了吧。

他握着夏油杰的大腿踌躇不前,眼睛发愣似的盯着这根凶器,呼吸似有若无地喷洒在龟头,勾得夏油杰青筋直冒。

“看呆了?”忍无可忍,夏油杰用龟头撬开他的唇,教导道,“收好牙齿。”

五条悟笨拙地照做,那根玩意便压着他的舌面往里操,九浅一深地试探他的喉口。嘴巴一直张着,分泌的唾液很快盛满了口腔,他下意识地吞咽,引来夏油杰一声闷哼,头发被骤然抓紧,他偷偷抬眼去瞄,看到对方隐忍的神情,尾巴便欢快地摇动起来。

毫不夸张地讲,处男夏油杰真的差点被那一下吸射。他心有余悸,决心缓缓,先把五条悟送上高潮,于是放松了手上的力道,弯腰亲亲他泛着水光的唇,哄道:“可以了。”

“让我再看看悟的穴吧。”

于是五条悟也跪上了桌面,分开下身湿淋淋的两瓣肉给夏油杰看。

“很奇怪吧?那帮老家伙有多想把六眼昭告天下,就有多怕别人知道我是个双性,要不是技术不允许,恨不得让我回炉重造,我……”

“很漂亮。”多了一口穴没有什么不好,倒不如说,因为对象是五条悟,那口本就淫靡得勾人犯罪的穴变得更迷人了。可此刻花穴瑟缩着,昭示着主人的紧张,夏油杰打断他,一面安抚地与他接吻,一面用指尖描摹它的形状。剃得光溜溜的穴手感太好,夏油杰没忍住拍了拍,不料逼出一股水,他挑挑眉,又收着劲抽了几下,被呻吟着喷了一身。

“还真是只发情的兔子。”夏油杰笑。

“忍不住嘛,”接连高潮,五条悟有些脱力,熊抱着夏油杰喘气,他用穴去磨身下始终坚硬的性器,愤愤道,“你倒是能忍。”

他想象过很多捅破窗户纸的场景,但唯独没有想过会是在这种情况下。衣服和玩具就散落在周围,他赤身裸体,心神和情欲都被夏油杰轻易牵动,所幸对方并不是全无感觉的,这让他彻底放开了手脚。

“悟希望我不忍?”

“这都能忍,那我只能怀疑杰是不是不行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夏油杰掐住五条悟的腰逼着他自己往下坐:“那我可得好好证明一下自己了”

“唔!”女穴每日每夜被玩具开拓,很是习惯地包容了入侵者,可五条悟依然感觉到胀,他摸着自己的小腹,总疑心自己要被戳个对穿。

夏油杰也摸上他的肚子,贴着他耳边问:“我现在顶到了悟的哪里?”

“我,呃,我不知道,”那性器进到了阴道的拐弯处,狠狠撞上了敏感点,又转着角度往深处探去,五条悟又喷了一股水,头脑不甚清醒地向夏油杰索吻,“又要尿了……”

“没关系,”夏油杰搂住他,手上像摸小狗一样温柔地揉他的头,下身却恶狠狠地向上一撞,把最后一截性器也肏进去,在稀稀拉拉的水声中表白,“我很喜欢。”

喜欢你和你的一切。

初尝肉味的两人做得昏天黑地,回过神来太阳已经落下许久,他们在黑漆漆的教室里黏黏腻腻地接吻,然后手忙脚乱地清理现场,最后是夏油杰背着五条悟回的宿舍。

倒也不至于真的走不动路,五条悟也只是习惯性地调笑一句,但架不住夏油杰较真,他只能带着一屁股精液爬上他的背,感受着它们一点点从合不拢的穴里流出,顺着皮肤蜿蜒而下。

“杰,”他搂着夏油杰的脖子,凑过去蹭他,“我又湿了,你得负责。”

夏油杰说好。

五条悟的性欲明显频发得异常,有的时候不处理掉根本没心思干别的事,夏油杰的解决方案总结起来也非常简单粗暴,那就是由他来满足五条悟的欲望,同时也让五条悟变得只有靠他才能得到满足。

想自慰的时候要打报告,得到同意后才能在夏油杰面前自行解决;上课不能再佩戴玩具,已经购买的所有情趣用品都交由夏油杰保存;不再发布自己的色情视频和照片,但可以在夏油杰的陪同下玩室外露出。完完全全的不平等条约,但因为制定者是夏油杰,五条悟毫无怨言,乐得配合。更何况夏油杰还跟他承诺,如果能坚持遵守约定,还可以得到奖励。

最开始其实还是有点困难,因为自慰对于五条悟来说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成自然的事情,有的时候一个人待着手就会不自觉下伸,一觉醒来手已经在裤子里放了不知多久。夏油杰说发现一次打一下屁股,但他下手不狠,与其说是惩罚不如说是调情,所以没被发现的情况五条悟也都会主动上报。他其实很希望夏油杰像之前那样再打打他的女穴,把他打得浑身发软,汁水四溅,而不是不痛不痒地扇他屁股肉。

他跟夏油杰提过这事,在某次他获准自慰的时候。那会儿他们躲在天台的背阴处,夏油杰叼着盒装饮料的吸管,而五条悟面朝他大开双腿,展示自己塞满跳蛋的、完全进入状态的女穴。

“杰下次能不能打这里?”

“下次?悟完全没有不该犯错的自觉啊,”夏油杰手上把玩着遥控器,又往上调了一档,“这么喜欢被打,悟是抖m吗?”

几个跳蛋被穴肉挤压着,震动间激起一片快感的涟漪,五条悟顾不上答话,三根手指并做一处插进去,把跳蛋往深处推,另一只手摸上阴蒂,努力把自己送上高潮。

而夏油杰总算喝光饮料,腾出手来拨弄他缩不回去的阴蒂,调侃:“悟的这里这么大,不穿个环可惜了,到时候给你挂个牌子「漏尿兔子出行中」,然后牵着你在校园里散步怎么样?”

五条悟的女性尿口在高潮的时候完全不受控制,每次都喷得一地都是,夏油杰百看不腻,做爱时尤其热衷于欺负那个可怜的小孔,事后还大材小用地召唤能吞噬万物的咒灵清理现场,是如果让老家伙们知道绝对会被谴责声讨的行为。

穿环的打算随后被提上行程。怕扎到血管,夏油杰趁着假期带五条悟去找了正规的穿孔师,人家见多识广,并未表现出一点诧异,可五条悟想到自己身上即将在他人的见证下留下夏油杰的印记,总忍不住脸红心动。最终乳头和阴蒂都穿了孔,暂时戴的是不会生锈的钉,夏天的衣服薄,五条悟的胸又挺又大,怕激凸得太明显,夏油杰还给他网购了乳贴。可五条悟不怕暴露,他比较怕被押着涂消炎药,主要是身体太容易兴起,每次涂药都不亚于一场挑逗,可夏油杰怕他发大水不利于伤口恢复,总不让他碰,上药堪比上刑。乳钉习惯了之后存在感不强,但阴蒂却是另一种情况,穿了孔的部位本身就有点肿,钉子又始终被阴阜挤压着,让五条悟错觉自己在夹腿自慰,只好尽可能岔着腿不去磨蹭,想要得发疯的时候也只能揪着夏油杰接吻讨点安慰。



换环的那天是他们约定好露出的日子。

乳环很简单地刻了一个大写的S,Satoru的S,同时也是Suguru的S。阴蒂环没有写之前说的那些字眼,而是缀了个小小的兔子,穿上内裤的时候会贴在尿口附近摩擦,这是夏油杰的一点巧思,但这会儿暂时派不上用场。

五条悟按着夏油杰的要求只穿了鞋袜,胸前两个银环被链子串了起来,又额外挂上几个小铃铛,晃动一下就会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狗链没有系在脖子上,而是扣住了阴蒂上的环,其下缀着的兔子便成了他的名牌,女穴里塞了一根极长的按摩棒,几乎是顶着宫口震动,而后穴里塞满了跳蛋,被肛塞堵着,假兔尾和真兔尾叠在一起,显得格外蓬松好摸。

这实在有点太超过了,夏油杰还没来得及把他牵出宿舍,五条悟就已经有些腿软了,他示弱地求饶,换来一句笑眯眯的“那就爬着走吧”。

说是这么说,但夏油杰还是顺着他放慢了速度。狗链牵得不紧,不至于直直地把阴蒂往前拽,但重力作用下垂落的链条同样拉扯着他最敏感的器官,行动间作响的铃铛也敲击着他紧张的心脏。小心走出最容易撞见人的宿舍区域后,五条悟的背上已经出了层薄汗。

“不要这么紧张嘛,不然我真怕你在路上就喷出来,”中场休息,五条悟靠在墙上喘气,夏油杰凑过去亲他,顺便把被穴肉推出来一小截的按摩棒塞回去,不出意外地摸到了一手的水,“夜还很长呢,悟。”

周末的夜晚,校园也变得很空,只有蝉鸣和风吹树叶的声音,五条悟的喘息因此变得格外明显。他试图跟着夏油杰狐尾摇摆的频率迈步,但体内作乱的玩具总不让他如愿。夏油杰没有绑住他的手,他就去捏对方的袖口,慢慢变成了十指相扣,又因为腿软挽住对方的手臂,没骨头似的把大半个身体的重量都挨了过去。

“杰,”五条悟喘着气,还不忘拿乳头蹭他,“我发现你有时候还蛮鬼畜的。”

“哈?难道不是因为你喜欢这样吗?”夏油杰警告性地揪了揪两颗不安分的小玩意,明明乳头还肿着,乳肉上的指印和咬痕也还没消,五条悟还要撩拨他。他今天原本没打算给他塞得那么满的,变成这样到底是谁的错啊!

“好痛——”五条悟借着躲巴掌的动作顺势蹲下,仗着夏油杰不会真的对他怎么样,明明还有余裕,却拖长声音说,“走不动了啦。”

夏油杰原本打算带他上天台,但五条悟说耍赖就耍赖,他们只能在二楼的楼梯转角停下脚步。

五条悟的下巴被掐着抬了起来,夏油杰审视地看了他几秒,看得他的穴又忍不住湿了几分,这才状似妥协道:“那就在这里排出来吧。”

“不准用手哦,悟,自己想办法把它们排出来,乱尿的小兔子是要被罚的。”

夏油杰居高临下地看他,摩挲他兔子耳根的绒毛,下达了一个他们都清楚不可能完成的指令。

但五条悟还是应了好。

双手既然闲着,他干脆膝行几步,扒下了夏油杰的裤子,口手并用地刺激他本就半勃的性器。能让喜欢的人因自己而勃起是一件很令人快乐的事,而他喜欢看夏油杰为他失控的模样。五条悟努力张开喉口,把阴茎吞得更深,同时下身暗暗使劲,可按摩棒的柱身有着大颗凸起,而肛塞的中下部为了防止掉落故意做得很宽,他好不容易排出一点,尿眼就开始发酸,会阴下意识地收缩,结果穴口又把东西给吞了回去,一时间陷入了用力就会失禁,可不用力又挤不出来的两难境地,唯一没被塞住的阴茎徒劳地翘着,除了滴水帮不上一点忙。

夏油杰抓着他的头发,享受对方吞咽时那种被吮吸的感觉,五条悟的喉穴早就学会了如何取悦他的性器,简直比飞机杯还会吸,他只能控制着不让自己抽插的动作太粗暴。他玩了会对方颤动的眼睫,又抬脚踢踢两个玩具的底座:“嗯?怎么一个都没有排出来?悟那么喜欢它们吗?”

“唔唔。”五条悟的嘴还忙着,说不出话,只能抬起双眼望他,乞求似的抓着他的裤腿晃了晃。

“要我帮忙?”夏油杰给他顺着头毛,作思索状,“那我帮悟把后面那个拔出来,前面那个悟自己再努努力,好不好?”

五条悟点点头,只有这种时候才像兔子一样乖巧。他根据要求换了个面对夏油杰跪立的姿势,胸前的链条被他自己叼在嘴里。而夏油杰靠墙坐着,握着他肛塞的底座慢条斯理地转圈,然后出其不意地一拔,能很清楚地看到肛口的肠肉反应不及地外翻,没了阻塞的跳蛋被失禁似的喷出,而前面的尿口和女穴也被这排泄的快感带动着大张开来。

五条悟先是猛地喷了一大股水,按摩棒也随着这一用力排出了大半,紧接着在穴肉被摩擦的刺激与把比柱身粗上许多的龟头挤出的用力中又喷了一次。

他失神地呻吟着,手不受控制地往下摸,想要延长这份快感,但半道被另一只冒着青筋的手截住。他的小腹抽搐得痉挛,阴茎射完之后疲软下来,垂在一旁,而阴蒂环的兔子吊坠被淫水打湿,在空中无助摇晃。

夏油杰弯腰亲了亲它。

吻明明只落在了吊坠上,可被欺负狠了的女穴还是整个瑟缩了一下,又从尿眼里流出几滴水来。

夏油杰哄着人转了个身,从身后肏进没来得及闭合的穴,一边进攻似的顶弄,一边还要缠着五条悟接吻,啧啧的水声和囊袋拍打肉臀的声音在楼梯间回荡,后入的体位更方便了阴茎的插弄,几乎次次都能撞上最敏感的那点。

每次稍微抽出一点,穴口那圈软肉就被带出一小截,五条悟就下意识翘着屁股去追,如愿获得一记猛干,还要哼哼唧唧地喊夏油杰再操深点。

夏油杰抚摸着他汗湿的小腹,能够隔着肚皮清楚感受到自己操弄的动作,没解下的狗链被他绕了几圈缠在腕上,只要将那颗可怜的阴蒂往上一提,就能收获一只失禁的兔子。肉食动物的暴戾本性让他恨不得把五条悟吞吃入腹,温顺地裹缠着性器的穴肉也蚕食着他的理智,他拽着狗链拉五条悟起身,半扶半推着人往前走。

五条悟手软脚软,重心不稳,尿孔坏了一样漏着,勉强挪了两步就说什么也要夏油杰抱。

夏油杰被他树袋熊似的挂在身上,只好腾出一只手托稳他的屁股,一边肏他一边往回走,阴茎随着脚步的起落在肉穴里变着角度戳刺,换来一只几乎软成水的五条悟。

“这么不经操可不行啊,悟,”他在亮着灯的宿舍楼前停下,一楼的窗帘拉着,但能看到其上映出的人影。他把被汗水和淫水浸湿的五条悟暂且放下,又用小儿把尿的姿势迫使他面朝路灯大张双腿,实施迟来的漏尿惩罚,“回去前再尿个尿吧,不然弄湿别人门口的地毯就不好了。”

五条悟在夏油杰面前失禁的次数数都数不过来,但像这样纯粹地排泄还是第一次,酝酿了好一会才从马眼里淅淅沥沥地流了点出来,倒是另一个尿口因为自己在随时会被发现的情况下漏尿这一认知而激动地喷水。

夏油杰就笑,挨了恼羞成怒的某人一记肘击,借着这个姿势又挺进穴里,同五条悟咬耳朵:“要不就在这里受精吧?”

76 Likes

好色好喜欢,感谢公开:sob::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3 Likes

:yum:特别好吃

6 Likes

好瑟瑟啊 感谢公开!

1 Like

裤子冲烂了: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太涩了

2 Likes

好涩好涩,非常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