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雪与礼物

是一些原著向的想象,关于初雪,圣诞与生日礼物的故事。总之是一些看起来元素不合时宜不太生贺的生贺(确信

离开高专的第一个冬天格外寒冷,十二月初就已经下起了小雪。细细密密的白色冰晶从高空飘落,带来天空深处的味道。夏油杰抬起头,就这样望着天空,雪花几乎要落进他的紫色眸子。因为下着雪,原本剔透纯净的湛蓝天空心情不好似的染上了浅浅的灰色。

像悟生气时候的眼睛呢。

夏油杰很自然地嘴角微微上扬,继续保持着抬头的姿势看着。冬日的天总是黑的很快,那抹蓝色很快就沉了下去,夏油杰依依不舍地低下了头,用宽大袖袍里的手揉了揉黑发挡住的脖子,缓解着脖颈处肌肉传来的一阵酸意,抬脚向前面店铺林立的繁华街道走去。晚风吹过,微微撩起了他并不乖顺的长发和衣领,携着几片雪花钻进他的衣服里,留下了带着寒意的吻。

临近圣诞的日子,夜色被人们眼中的期待,希冀和欢乐点亮。大片大片红艳艳的蝴蝶结下坠着绿色的圣诞花环和金色的铃铛,摇晃间掺杂其中的金粉和银丝反射出星星般的碎光,与店铺里透出暖黄交相辉映。许多店铺门前放着小型圣诞树,大多是挂着彩灯和麋鹿的杉树或柏树。塔型的常青树显示着上帝的永恒和无数人走向天国的祈祷。

夏油杰在隐约的音乐声中走进了一家店铺。店家装饰的十分清新,显而易见与浓厚的圣诞氛围格格不入。柔和的浅蓝色与白色橱窗帘就像落入眼中的一片纯洁雪花一样令夏油杰惊喜和放松。吵闹的猴子让他烦躁,熟悉的颜色终于让他舒心些。微微眯起的眼眸越过展台上那些外形稀奇古怪或者设计繁杂华丽的商品,径直向店家深处的摆架望去。原本因为聚集的人群而脸色逐渐阴郁的夏油杰眉目稍稍舒展开来,转头笑盈盈地望向店主,伸出衣袖里的手指向某个地方。本来有些不知所措的店主顺着那只骨节分明的大手看过去,明白了这位虽然在笑却笑意不到眼底的客人是想要那个——一个耳朵被蓝色蝴蝶结稳稳束起的玉桂狗挂件。显而易见,蓝色的双眸与雪白的脸颊格外吸引着这位看似面容和善的袈裟教主。当然也或许不止如此,毕竟那束起的耳朵像极了些什么呢。

从商店出来时,夏油杰手上多了个可爱的小挂件以及店家送的槲寄生。快步离开让他烦躁不快的人群聚集地,夏油杰回到了他的住处。看到他回来后,两个小女孩飞快地跑过来扑进了他的怀抱。带着寒意的怀抱惹的两人打了个喷嚏。夏油杰温柔地摸了摸女孩们的脑袋,带着浅浅的笑道了歉。

安顿处理好所有事务后已经是半夜。夏油杰起身走到窗前,雪还在下。片片雪花映入他的眼帘,让他想起了曾经刚和五条悟认识的那个冬天。

那个冬天有场大雪,是他们看的初雪,承载着各种意义“初”。纷纷扬扬自天空而下的大片雪花,带来的是他们认识的第一年,他们认识的第一个冬天,他们一起看的第一场雪。雪花肆无忌惮地下,落在他的刘海,落在他的额发上,让黑色更黑,让白色更白。白发少年趁其不备从地上抄起一团雪,扭成结实的一团,一下扔在他的背后。击中后的大笑不可避免地在夏油杰的追赶之下变得小声,随后突然消失——忍无可忍的夏油杰直接把五条悟压倒在了雪地里,一下子被少年人可观的体重压到,五条悟愣了下,随后嘴角一扯吐出舌头:“杰,你好重哦!”五条悟漾着肆意嚣张笑意的眸子在那一刻成了天地之间唯一的冰蓝色,占据了夏油杰的全部视线。雪花落在五条悟的睫毛,鼻尖和嘴唇,好像蝴蝶振翅的亲吻让最强有些痒,抖了抖睫毛。少年人身体长得飞快,两人过分的长腿不可避免地在这个姿势下交叠。五条悟在夏油杰的紫眸里看到了自己,一瞬间世界只剩下雪落下的声音——轻盈地落在不败的常青树上,沉重地敲击在他的心上。

雪化了,因为好热。

被雪花晕湿透的黑色刘海垂在五条悟的脸庞,随后夏油杰俯下了身,他们接吻了。头顶恰好是槲寄生。唇瓣相触分离,五条悟又勾下他的脖颈用舌尖试探。湿热的气息融化了雪花,在他们之间逐渐氤氲成透明的水雾,浸润了他们的双眸,漾出水汽,盈满口腔。鼻息之间溢出比雪化时还要细微的喘音,又被更热烈的触碰纠缠吞没。

心跳得太快,脸烧得太热,拥抱得太紧。

像梦一样。

那场初雪像梦一样。

夏油杰望着窗外的小雪,回神后低头看向手心安放着的小可爱。小挂件的挂环上已经被他用咒力刻上了“生日快乐”的字样,在微暗的光线里闪着金属光泽,像承载誓言的戒指一般。夏油杰举起另一只手,放过蓝眸挂件的头顶,那是槲寄生。槲寄生下接吻的人能永远幸福。夏油杰低下头,一点一点极其缓慢的靠近它,却在咫尺间停顿下来。

静默半晌,夏油杰轻轻笑了,放下了举着槲寄生的手,右手拇指抚过手心里事物,将它放进了袖子。

十年间的日子乏味的让人不愿回忆,无法真心欢笑的世界让他不再眷恋。十年漫长的如同凌迟,又飞快的像子弹穿过脑海。

小巷昏暗的光线让人难以看清。夏油杰的头发几乎与那片灰暗融为一体,身躯渗进影子,与世界分离。落日余晖在盛大的橘红中掺杂碎金洒落,一如他们当年熠熠生辉,无比闪耀的青春岁月。五条悟站在那里,站在夕阳下,隔着时间的瀚海,看着他们曾经“最强”的誓言约定,看着他们曾经的三年。五条悟没有缠绷带,清澈深邃的蓝眸与垂下的雪白发丝与那个没带墨镜要他带喜九福的少年几乎重合,夏油杰看向他,恍惚间有一瞬仿佛回到了当年。喘息间他定了定眼神,又觉得好像不是那么回事,那双融了整片星空的蓝色双眸依旧还是闪着曜石般璀璨的光芒,只是又多了些他看不懂的,或者说他来不及看懂,也不再需要看懂的深沉湖蓝。毕竟他们吵架了,毕竟挚友什么的都是曾经的事了,敌人哪里还需要看懂彼此,散伙的搭档哪里还需要这么合拍嘛。夏油杰嘴角努力向上抽了抽,却扯不出笑来。

“杰。”夏油杰听到与在叫自己。

“——,——”

眼眸在悟说出的那句话后骤然放大,随后不可抑制地笑了出来。

“悟,”夏油杰笑得弯起了眸子,“最后你倒是说点诅咒人的话啊。”

时间在这一刻无限接近静止。站着的男人嘴唇有不可察觉的微微颤抖。短暂又漫长的一秒钟过去后,悟给了杰自己此生最温柔的茈。如花自他的掌心生长,不败于他的胸口,在他们的心上盛开,永不枯萎,永不凋零。

因为他们是最强,是一生的挚友,是跨越十年的永恒爱人。

意识模糊间,夏油杰看到悟走近了自己。阔别十年后,这是最近的距离。他看到悟低下身,凑近了自己。

他们接吻了。

最后的鼻息交缠间,夏油杰隐约听到悟的声音融化在唇齿间,他和自己说,杰,还没下初雪啊。

他的听力已经在逐渐消散,悟的声音最后几乎成了气音,从此世界一片黑暗寂静。夏油杰仅剩的那只手无力地垂落,掉落出十年前买的玉桂狗。时间未曾给雪白的挂件留下灰尘和划痕,刻字也依旧清晰。五条悟拿起它,也看清了上面的字。六眼在那一刻视线有些模糊。笑眯眯的教主离开了十年,就在五条悟不知道的地方恶劣又怀念地给他过了十次生日。

“可恶的笨蛋杰,这玩意有那么像我吗?”

“想我当初就别走啊,我一个人看了十次初雪。”

“那十场雪…都没有那一次大,没有那么好看呢。”

“笨蛋杰,圣诞快乐。”

   当然也会祝你生日快乐就是了

五条悟轻轻吻在了挂环的刻痕上。有雪花在此时飘落,落在墙边那人的刘海上,落在蓝眸男人的额发上。

下雪了,有点大。

像当年。

End

6 Likes

55555我哭了 夏桀你好狠!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