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缠(一般科学up主夏x白蜘蛛五)(2023年夏油杰生贺) by 烧碱

磕夏五的第三年!
给夏杰的第二个生贺!
刚好赶上夏老师生日+春分+元宵,一口气播完!(不不不现在只有一半好吗)
有一定量的虫子描写注意避雷 :warning:

17 Likes

一到了冬天,人容易犯懒是很正常的,动物也一样。

特别是在冬季快结束的时候。

五条悟艰难地从被炉里探出个毛茸茸的白色脑袋,眼巴巴地盯着夏油杰——手里新鲜的、黄澄澄的桔子,还可怜兮兮地咽着口水。

“都说了冬天要注意温度了,悟怎么就是没记性呢。”夏油杰好笑地看着一颗白色脑袋猫猫祟祟,听了自己的话又不服气地鼓着脸,干脆地撕了一瓣桔子塞进对方的嘴里。

“唔好冰!马上!马上就到春天了嘛!”一口咽下甘甜的汁水,五条悟偏着脑袋看穿着由他给法律意义上的丈夫挑选出的圣诞丑毛衣搭配新年羽织,嘿嘿一笑,“反正我是冷血动物嘛只要杰暖和了我就能暖和!”

“是是是,知道了,悟是冷血动物嘛,还有两条就到满月呢没被你吃掉真是万幸万幸,谢谢悟大人高抬贵手。”棒读着应和对方的话,夏油杰叹了口气,把对方伸到自己怀里的冰凉的足攥住,稍微用了些力气揉搓起来。

“轻、轻点……!唔那里可以再重一些……”五条悟哼哼唧唧地把另一只脚也放在了自家好男友的胯间,让他给自己按着足心,舒服得直打颤。

“悟。”捏着捏着,夏油杰将捏得泛红的两只脚按在了一团火热的、硬挺的东西上,他就只是喊了对方的名字,接着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盯着他的眼睛看。

五条悟的眼睛很漂亮,像冬日里雪后初晴的、沾着霜花的天空。

当然,这片天空也有变成被黑夜和月色侵染的绛紫的时候。

夏油杰见过,还不止一次。

他们两个的缘分可以说是奇奇怪怪,也可以说是命中注定,简单来说,就是五条悟是个在山野里接受供奉的神明,而夏油杰刚巧就是那个在神明的神龛前拍科学视频的人。

于是从未被质疑过的神明就跟坚定的唯物主义者耗上了,非要让这个奇怪刘海的家伙认同自己的身份,而夏油杰居然也能每次都用没必要但很合理的解释让五条悟噎得仿佛吞了一嘴的棉花,气哼哼地要吐丝给这混蛋刘海缠死了吃掉。

至于为什么变成了同居,甚至还弄到了合法的婚姻届,五条悟说这是神明的旨意,夏油杰说和喜欢的人结婚很奇怪吗一点都不奇怪。

五条悟第一次在夏油杰面前变形,也是一个满月。

秋季的、传闻中会有捣药玉兔出现的满月,山间化生的神明也抵不住自然的力量,彼时五条悟正咬着牙在卧室里蜷成一团努力地保持着人类的体型,然而外出取素材归来的夏油杰却并不知道自己的爱人正在忍受怎么样的煎熬,像往常一样打开了门,直接和化了一半形的五条悟打了个正面。

然后夏油杰居然还能想得起来戴安全套,把后腰露出两条白白细细毛茸茸节肢的、眼睛都透着紫色的五条悟按在床上日了个天昏地暗天际发白,抖抖索索的漂亮大蜘蛛才恢复了正常的模样,抓着夏油杰问他这下信不信他五条悟是神明。而夏油杰的回答是什么呢,他说,人类在进化过程中总有些可能保留下来的返祖现象所以五条悟这样能发情也能表现出来其它模样是正常的。

去你的科学区up主!五条悟磨着牙,又把已经存货基本告罄的夏油杰骑着榨了一通。

夏油杰此人,不但做科学视频很严谨,日常生活也很严谨,比如同居了一年多,他还能记得每次都在满月之前备好足够多的安全套,把陷入本能的恋人喂个充足,第二天再什么都不做地在家里陪他一整天。

这次也应该是这样的。

五条悟踩了踩对方胯间半硬的大家伙,笑着用脚趾挠:“杰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也……嗯,你也像你口中那样说的,‘返祖’了?”

“这次正好赶上立春之前。”夏油杰一脸的道貌岸然,然而手上的动作却一点都不含糊,他攥住了对方白皙的脚踝,手心贴在了五条悟的皮肤,轻轻地动腰蹭着他的脚心,好像在认真地操着对方的足弓,“按照经验来说,悟会要一整晚,从冬到春,是一个好的寓意。”

“虽然是可以这么解释,但是接下来呢,你也会和我做的,对吧?”五条悟兴致勃勃地用脚趾勾开了夏油杰宽松的裤腰——谢天谢地,家居服是松紧腰的,不用他费力地解皮带。

夏油杰还记得去翻提前囤着的安全套,他拿了一盒在手里颠了颠,正打算让五条悟用他喜欢的方式给自己戴上,只觉得不太对。

于是他一边享受着五条悟柔软的足心,一边阅读着说明,接着眉头皱起。

“怎么了啊,杰?”五条悟兴致勃勃地踩着那一坨逐渐硬挺的东西,看自己的爱人表情不对,揶揄道,“不会是买到芥末味的套套了吧?”

“悟。”夏油杰被撩拨得气息不稳,他按住了在自己的裤裆里作乱的双足,额角似乎都憋出来了一点汗,“先等一下,这个套子过期了。”

“过期了也可以用的嘛又不是吃的……你倒是快点啊早泄混蛋……”五条悟喘着气,急着同他的丈夫索取,原本偏凉的脚踝被夏油杰捂得发热,足心里的那团东西也逐渐彰显着足够的存在感。

“悟,别闹……”夏油杰揉了揉五条悟的脚心,忍得额角绷出明显的青筋,他将对方的长腿拿开,苦恼地盯着已经鼓出一大块的位置,“我……我出门去买,便利店离这里不远,悟等等我好不好?”

“……不好!”五条悟生气,五条悟直接把夏油杰扑倒,甚至亮出了带着毒的尖牙威胁要咬穿夏油杰的喉咙,“你不是科学up主吗,你告诉我,我和你有生殖隔离吗!”

“原则上是没有的,但是……”夏油杰下意识地回答,又被眼底泛紫的五条悟直接捂住了嘴。

“杰,要按照你的思路,是不是男人和男人不会怀孕?”他舔了舔自己的尖牙,喉咙发干——自己的伴侣就这样毫无防备地躺在自己的身下,眼神懵,下身硬,这幅模样唤起了一点精怪的本能,五条悟在那一瞬间想立刻和夏油杰结合,然后就在他播种之后,把毒牙插进他的动脉,用他的骨血滋养他们孕育出的生命。

“反正杰知道男人和男人不会怀孕,那就弄进来也没关系啊,而且……”五条悟耸着胯,在夏油杰的身上摇摇摆摆,脸侧的皮肤微微开裂,露出一点点与他的眼睛一模一样的、闪着碎钻光芒的蓝色。

是蜘蛛的眼睛。

“而且,我们还没试过,对吧?”五条悟抚摸着自己掩藏在睡衣下的腹部,伸出手指虚虚丈量着马上就要吞下去的长度,句尾带着明显的期待和笑,“杰,我们没试过中出哦。”

夏油杰只觉得太阳穴在突突地跳,他尽心尽力地扮演着好男人、好丈夫的角色,居然这么轻易地被这家伙将他的表皮撕扯个粉碎。

被夏油杰重新扑倒在地上的五条悟丝毫不惊讶,甚至还自发地用两只胳膊环在了他的脖子上。

“来试试嘛,杰?”

夏油杰咬着牙笑了笑,低下头。

就在五条悟乖顺地闭着眼睛等待落在嘴唇的亲吻时,他的爱人却吻上了他的脸颊。

那里还有着尚未消退的开裂痕迹,合拢的肉缝里面是他克制着藏起来的、另外的眼球。

夏油杰耐心地伸了舌尖,一点一点地将那里叩开,软肉灵活地游走,将缝隙中的软弹的东西轻轻挤压刮蹭,末了还用勾起的舌尖,照着那里轻轻地挠。

五条悟受不了了,他挺着腰往对方身上蹭,一边蹭一边喘着说“不要”。副眼虽然不如主眼那么敏感,不如说,正是因为不够敏感,才能在夏油杰舔舐的时候察觉不到痛,反而是如同羽毛和流水一样,滴滴答答地坠下些轻飘飘的、冒着热气的快乐的泪。

“这不能算不要吧,悟。”夏油杰尝到了些微的咸味,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将这场约定好了要尝试一次灌注的情事渡进了五条悟的口中。

果然……亲亲好喜欢、好喜欢……

五条悟张口含着夏油杰的舌头,任凭那根刚才欺负自己到落泪的东西带着一点点苦涩的烟草味在狭小而软热的空间标记领地,等被剥掉了衣服,五条悟自发自觉地转过身,摆出了伏在地上的姿势,轻轻地晃着那两瓣白花花的、显眼的臀肉。

裂缝中央,馋渴的小嘴轻轻地动,五条悟回过头,拿蓝色的眼睛望着他。

“杰。”大蜘蛛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露出了一点生殖的口,原本被滋润成竖缝的穴眼变得滑软粉嫩,嘟出一圈明显的肉环。“说好的,今天要灌满我哦,喵?”

“猫猫日不是今天吧,还有20天才对。”夏油杰笑了笑,也不再客气,解开裤子握着那根规格超格的东西,照着五条悟的肉环一下一下地撞。

假装猫猫的人也跟着笑,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看了看墙上滴滴答答的挂钟,又把屁股抬高了点。“杰可以干到我喵喵叫哦,不过不可以太狠,不然就……嗯!”

哪里有能让这只满嘴胡话的假冒猫猫继续跑火车的机会,夏油杰掐住了五条悟的腰,直接捅了进去。

——不然就听不到神明五条悟大人在12点的生日祝福了。

“你想说什么,悟?”一边享受着柔软多汁的穴,一边拿手指玩捏着对方从腰际冒出来的细细的节肢,夏油杰挺着腰,兢兢业业给这只临近满月的精怪“渡劫”。

想说什么……想说什么……

原来不戴套进来的感觉是这样的啊……

只是这么插进来动一动,敏感的位置就想痉挛,就想喷水,就想立刻吃到能孕育生命的精液,仔细地保存在身体里,由着这副身体蜷曲再舒展,诞生出更多的、属于他们的后代。

五条悟恍惚着按在了自己的下腹,腰际的节肢也跟着团起,像是准备受孕的新手母亲一样轻轻地颤抖。

怎么办,这下可能会在12点前被夏油杰干晕过去。

他蹙着眉,嘴角却带着笑。

没关系,反正过了12点,还有整整一天的时间,足够他冲着自己的爱人献上一句来自神明大人的“生日快乐”。

然而让五条悟没想到的是,他给夏油杰准备的生日礼物,除了以神明名义的祝福以外,还有一点点……也可能是亿点点“小”麻烦。

31 Likes

“亿点点麻烦”难道是揣了一肚子崽子吗 :hot_face:

9 Likes

好耶!今晚必把白蜘蛛猫猫(?)中出!

4 Likes

怀崽了?给科学区博主一点不科学震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