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老师只是想要求婚

Summary:五条老师突发奇想,想在夏油老师的生日那天和他求婚。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求婚道路上总是有许多意外……

20 Likes

“你说什么呢,能再说一遍吗。”
五条悟歪着身子靠在柜台上,双手插兜,笑着和店长说。就是这笑里多少有点皮笑肉不笑的意思。他做老师这么多年,心态相当稳定,再加上每天做的都是拯救世界的事儿,已经不怎么会情绪波动了(装出来的不算),不过眼前这情况,大概是个人都会有那么点生气的。
事情还要从头说起。
——五条悟最近有一个计划,他要在夏油杰生日当天向他求婚。
求婚完全是一时兴起。按照众人对他俩的评价,他们其实并不需要一个这样的流程,去证明彼此互相的所有权,事实上也许确实如此。
但是这并不妨碍五条悟对“向夏油杰求婚”这件事本身产生兴趣。他想看夏油杰的表情,想听他被求婚后的第一句话,从此之后夏油杰会戴上戒指,当然他也会,对着手底下那群小朋友的时候,就能时不时展示一下——
怎么想都相当有趣,于是,求婚这件事就提上了日程。
首先他需要一个戒指。
要知道以他和夏油杰亲密无间的程度,瞒着杰设计再去定制多少要花费一些力气。五条悟提前了很久去做这件事,选了一家只接高端定制珠宝的百年老店,于是一个独一无二的求婚戒指就诞生了。没想到拿到手之后货不对板,还是女性的尺寸,夏油杰根本不可能戴的进去——小拇指恐怕都不行。
“真的非常抱歉先生。”这家店的店长一直在鞠躬,头都不敢抬起来,这个客人的气场太强了,所有的店员都没办法招架,只能店长顶上。
“我们积极和昨天傍晚拿错戒指的客人联系了,但是他们现在已经带着戒指离开日本了,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追回,但是可以通知工匠连夜赶制,全速制作最快要明晚,不知您是否……”
店长的话停住了,对面的客人没有接她的话,也没有什么反应。她抬起头,惊悚地看见五条悟歪了歪脑袋,笑着说:“是你们的错吧,我今天要求婚,错过今天,把你家店炸飞喔。”
店长在心里大喊不妙,脊背一阵发凉,是这个人的话或许真的什么都能做到,她飞快地说:“我们这边有几款成品男戒您挑一个先用着,等工匠做好了再替换回来,给您带来困扰真的非常抱歉,希望您求婚顺利和恋人幸福美满!”
五条悟又笑了一下,这下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本来为今天他准备了完整的求婚计划,并加班加点清理掉了大量一级以上的咒灵,以保证在这个过程中不会有什么不长眼的家伙来打扰他的求婚。他们今晚会在东京塔上的高级餐厅吃饭,十一点的时候外面会开始放烟花,在这个时候五条悟会掏出戒指——现在戒指这边掉链子了。
好吧,只是一个戒指……还没这么糟。

五条悟刚才确实挺烦躁的,仔细想想又觉得没什么了,横竖戒指只是锦上添花……没花也不是不行。
他按照店长给的解决方案,按照自己的手比划了一下,拿了一只成品男戒离开,没有真的把人家的店给炸飞。
之前他背着夏油杰出来领戒指,找了一个有突发任务的借口,没想到这么走着,还没几步,手机响起,突发任务它真的来了。
听筒里传来的是伊地知的声音:“五条先生,三……三十分钟之前!您附近十五千米远的地方检测到了一级以上的咒力波动!!
“来得正好啊。”五条悟啪地挂断电话,他正好想找个倒霉蛋揍一顿,这家伙的时机真是太巧了。

此时此刻的夏油杰,正在咒术高专上课。
操场上,一年级的学生一字排开,里面还有一只熊猫。
“对咒术师来说,强大的咒力往往会带来更快的速度和更重的拳。”夏油杰对学生们说,“以你们的五条老师为例,悟的体术一开始从专业角度上算不上顶尖,但是他对咒力的操控更加细致,像这样,用咒力包裹拳头——”
他挽起袖子做演示。横着出拳,一拳打在旁边的靶上。人形的标靶被打得向后一歪,颤颤巍巍地摇晃了一下,三秒后,整个人台都炸开了。
夏油杰用手里的计分板挡住弹到脸上的木屑,继续说:
“……控制得当的话,只要很小的消耗就能带来强劲的效果,咒术师的体术可以用这种办法加强,就算对面是世界冠军,也是没有办法和成熟咒术师对决的。因为不管什么术式都可以这样使用咒力,所以学习体术对所有咒术师来说,都很有意义的。”
他的视线从学生们的脸上一一扫过,露出一个微笑。
“我们这里有一个特例,禅院没有咒力,但是有更强的身体素质,她的体术也是你们中目前最好的一个。”
“刚才只是解释了一下为什么咒术师要学体术。上我的课,并不是教导你们怎么让咒力均匀包裹身体,那是悟的工作,我只负责教导最基本的部分——纯粹的格斗技巧。在这学期,希望大家的体术,至少达到……能和禅院过招的水平。”
被点到名字的禅院真希哼了一声,对这样的教学内容相当满意:“放心吧棘,对你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狗卷棘:“木鱼花!”
学生们关系很好,点到为止地闹了一下。
“机会难得,我先来做个示范吧。今天悟不在……乙骨!”
夏油杰点了乙骨忧太的名字。乙骨才加入咒术高专没多久,是五条悟从外面捡回来的学生,还不能很好地控制附着在身上的特级过咒怨灵的咒力。不过年轻人,进步总是很快的。
“……在、在!”
乙骨忧太向前走了两步,还想问一下示范是什么示范,然后就被夏油老师袭击了!
乙骨这几天一直在和真希对练,高强度的训练之下多少有了一些下意识的反应,脸上还维持着不知所措的表情,身体率先动了起来,一个矮身掠过了夏油杰出的拳。
“……夏油老师!不要不打招呼就攻过来啊!!”
“不错啊,乙骨。”夏油老师直白地夸奖了他一句。
两个人在操场上拆了几招,如果是纯粹比拼体术的话,把这个作为爱好多年的教师还是大占上风的,不久之后,乙骨忧太就被扭着手臂按在地上。
“抱歉。”夏油老师把挨了一顿揍的学生拉起来,拍了两下乙骨忧太的肩膀,“我并不像真希。比起快攻,更擅长上段的攻击。反应很不错,但是要注意面对不同敌人时候的变化。如果是悟的话,要更加注意……”
禅院真希说:“悟的话要注意什么?
夏油杰笑了一下,说:“要注意来自四面八方的进攻,顺便一提,他因为身高的原因,变招的过程中有一些时候会下盘不稳,下次如果和他对练的话可以注意攻击脚部。”
熊猫:“杰这个表情……他的脑子里到底出现了什么画面啊。“
“鲑鱼。”
熊猫摸了摸毛茸茸的熊猫下巴,说:“所以今天悟上哪里去了,怎么哪都没看见?”
夏油杰想起不久之前收到的信息,说:“他有突发任务。”
“明明是杰的生日啊!悟那个家伙!怎么回事!”
因为当事人不在,熊猫狠狠地数落了一下五条老师今天缺席的行为。
禅院真希哦了一声:“今天是杰的生日啊!生日快乐啊!”
狗卷比了个棒棒的手势:“鲑鱼。”
乙骨忧太摸了摸脑袋,他刚才在对练的时候给了夏油老师一拳,虽然被格挡了……但是打了今天的主役,应该没事吧。
禅院真希用木刀的刀背敲了敲后背,叉着腰说:“明明是杰的生日,但是悟却不在诶,那两个小丫头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明明菜菜子和美美子也就比他们小一两岁的样子。
夏油杰摇了摇头,笑着说:“她们和悟一起去任务了。”

五条悟风驰电掣地来到伊地知通知的地点附近,确实有比较强力的咒力波动,但是并没有到平常需要他出手的程度。
这种等级的咒灵,真的打起来估计都不是他的一合之敌。
五条悟插着兜四处看了看,发现路边上还站着两个挺眼熟的小丫头,穿着咒术高专的校服,是菜菜子和美美子。
“什么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危在旦夕的情况,原来是让我带小孩啊——制服倒是挺合身的。”
菜菜子和美美子计划在下一个学期入学咒术高专,虽然还没办理手续,但是作为两位老师的家庭成员,已提前领取到校服并早就开始被安排一些一级以下的任务了,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水平已经足够水平处理一级了,今天刚好就是第一次尝试的时候。
虽然嘴里说着“不要在五条悟的手底下做学生”,但是看这情况……明明很期待入学吧。
听见五条悟一开口就是这种话,菜菜子一下就怼了回去:“怎么是你!我还以为是夏油老师呢!”
五条悟站在那儿,俩姐妹还没到他胸口。他左右晃了晃,动作夸张地打量她们,然后说:“哦,原来会叫老师呀。那五条老师来教你一课,这种事情总是事与愿违的啦。赶快把这玩意儿解决了,我还要回去给你们夏油老师过生日呢。”
五条悟边说边率先开始快步走,菜菜子和美美子虽然看起来气呼呼的,但是也自然地跟在他后面,边走边说:“我们也要的!我们给夏油爸爸准备了惊喜!”
现在又是“爸爸”不是“老师”了。
五条悟步幅大,两个女孩儿几乎要小跑才能跟得上他,他也不管,头也不回地拉长了声音道:“什么惊喜也不会有我准备的有惊喜——”
美美子:“……夏油爸爸一定会更喜欢我们的礼物!”
五条悟这才停下来,没忍住,哈哈笑出了声。他摸了摸鼻子,表情相当恶心(菜菜子美美子语):“那还真是不好说咯。”

五条悟和菜菜美美结束了简短的拌嘴,他们没几天就会有这样的一段儿,相当有活力。
菜菜子和美美子也因为五条悟的几句话而变得不紧张了——毕竟今天是两个人第一次面对充满敌意的那种一级咒灵呢。
作为咒灵操使领养的小孩,他们眼中的咒灵从小开始,就和凶神恶煞沾不上边,有些时候,反而比人类更让她们亲近。为了扭转这些可能会导致严重后果的错误印象,夏油杰和五条悟这才早早让她们出去做任务——和已经被夏油爸爸收服的咒灵不同,外面的咒灵很多都足以致命。
五条悟拎着两个小姑娘腾空而起,他观测着附近咒灵留下的残秽,若有所思。
怪不得会把他叫过来,这个咒灵虽然还没到特级的程度,但是能力上稍微有一点点特殊。
它的移动速度,相当的快。
“那我可要抓活的啦。”
五条悟自言自语道,菜菜子和美美子也知道他在说什么,毕竟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五条悟遇到有趣的咒灵会留下活口,想办法弄走,最后让夏油爸爸吃掉,就像宝可梦开图鉴那样,虽然麻烦,但是能收集到很多功能特殊的咒灵。
“两个小朋友,抓好喔。”
话音未落,拥有无下限咒术的最强咒术师,带着两个小咒术师,身影一晃,就消失在了原地。

就像虹龙的特长是硬度那样,这只不知名的玩意儿的特长是速度。
五条悟在天空中连续高速移动了几次,已经追了上来,被他提在手里的菜菜子和美美子光靠眼睛就能看见那只咒灵四处逃窜留下的影子了。
但是六眼的高速移动不能拐弯,咒灵游走得又毫无规律,五条悟改变方向的时候要短暂地停下来确认。
他一手夹着一个小姑娘,每次都差一点点就能追上了。
菜菜子脸色煞白,看上去相当难受:“不行了……悟……我快吐出来了。”
五条悟哇了一声,把菜菜子提远一点:“别在这里吐啊!会高空坠物的。”
菜菜子:“你!……咳咳!”
“你们真是没用啊,因为你们我损失了和杰一起过生日的宝贵三个小时诶。”
美美子头晕眼花,但是不妨碍她讲话:“你急的话为什么不瞬间把它解决了!悟又在说让人生气的话,我们也想快点和夏油爸爸过生日啊!!”
美美子这话说完,瞬间就觉得自己可能说错了什么,因为她看见五条悟的脸上,又出现那种,甜蜜得让人觉得想打他的笑容。
果不其然,五条悟说:“那不好意思,杰今天的时间必须归我。你们都不行了是吧,真遜,那小朋友们就在旁边看着吧,算你们实践课不合格。”
然后他不听抗议,把菜菜子和美美子放在不远处一栋建筑的楼顶上,转身一眨眼的功夫就离开了。
紧接着,不远处的天空中,一道蓝光割开云层,下一秒,属于咒灵的咒力波动彻底消失。
菜菜子和美美子:……
五条悟气都没喘,插着兜又回来了。
“都说是你们不行啦。”
虽然悟经常说出一些让人生气的话,怎么今天的发生频率这么密集!太让人火大了!!
五条悟心想,坏了,忘记把这个跑快快咒灵留给杰了,不过这也不是很重要,很快就忘记了。他低下头,菜菜子和美美子对他怒目而视。
“干什么干什么,给你们迪士尼门票,自己出去玩,明天星期六,不要回来了。”
菜菜子说:“我们还给夏油大人准备了手作的礼物要亲手送给他的!!”
“那五条老师批你们半天假现在回去取,今晚杰的时间要给我。”
五条悟不由分说地替她们决定,还是那副令人火大的老样子!
菜菜子的心里是清楚的,悟虽然平常很好说话,但是只要是他认定的事情,不管是什么都没办法修改。
但是她不服!
五条悟没办法,看她俩这副不给出什么理由绝对不放过的样子,摸了摸鼻子,这才坦白:“诶,我要求婚的。”
菜菜子和美美子卡壳了,三个人面对面沉默了一小会儿。
五条悟从兜里掏出两张迪士尼套票(他还真买了)塞进姐妹俩的手里,赶她们:“好啦,走啦。”
美美子扯了扯菜菜子的衣服,菜菜子别过脸:“好吧……算你有更要紧的事。”
五条悟笑嘻嘻地说:“你们不要告诉杰啊。两天后我和杰一起去迪士尼接你们。”
菜菜子捏着花花绿绿的入场券,憋了一会儿,说:“……要是夏油爸爸没有答应你,你就等着被扫地出门吧!”

夏油杰捧着菜菜子和美美子刚才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回家。
菜菜子送了一条围巾,美美子送了一个帽子,都是手作的,都很精致,看出花了很多心思。美美子可能是因为术式是绳子相关,编织上非常有一套。
夏油杰把它们放在桌子最显眼的地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从上午开始他就没再见过悟了,这太反常了,别说今天是他生日——就算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悟也不可能这么长时间没回来——最近的任务有需要他花这么多时间吗?
夏油杰给五条悟发信息,悟也是在说:快解决了,杂鱼有点多,对不起啦,杰等一等我。
夏油老师倒是并不担心任务方面,毕竟悟是最强的,整个东京也没有能威胁到他的咒灵,悟现在不回来只可能是别的原因。
夏油杰脱下外套,想挂在门口的衣架上,但衣架上早就有一件别的外套了,毫无疑问是悟的,他把一看就是随手丢上去的衣服拿下来拍打了几下,重新挂好。
在这个过程中,一张烫金小卡片从口袋里掉了出来,正好掉在夏油杰的脚背上。

28 Likes

而此时此刻,一直没有现身的五条悟确实没有在战斗。
他其实在……找戒指。

五条悟之前高速移动的时候口袋里的戒指盒不见了。按理说这是不可能的。瞬移的时候他全程开着无下限,不管口袋里有什么东西,都会被无限固定在原位。现在戒指确实不见了,那就是他在拽起菜菜美美或者把她们放下的时候掉在路上了。
五条悟的脸越来越臭,嘴角一直撇着,居然会发生这种事,真是闻所未闻,刚才那个跑快快咒灵死得还是太容易了。
高空坠物的情况下找一个戒指谈何容易,他看了看,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就悬在天上不再动弹,横竖都不太可能找到,还是思考别的对策比较重要。
现在天色已经有一点点暗,差不多该到晚高峰的时候了。
这个时候夏油杰打电话进来。
五条悟低头看着下面渐渐亮起来的城市,把手机接通贴在脸颊旁边。
是夏油杰的声音,他问:“悟在什么地方,快回来了吗?”
五条悟突然就笑了,说:“杰已经找到了吧,我外套里的卡片。”
夏油杰说:“是,所以我现在已经在换衣服了。”
五条悟说:“什么衣服?”
夏油杰说:“正装,不是要去东京塔上面的餐厅吗?要我自己过去还是你回来。”
五条悟在今天再一次,再一次地,露出那样甜蜜的笑容,他说:“至少这个还是等我一起吧,过会儿见。”

夏油杰挂了电话,给自己打领带,他很少穿成这样——指的是西装和领带,他喜欢更有余裕的服装——看平常的穿衣风格就知道,就算是制服都特地改成了宽松的款式。
夏油杰穿上大衣,现在还是冬季,有点冷的。他每一年的生日都在这么一个季节到来。夏油杰想了想,戴上了菜菜和美美给他做的帽子和围巾,这俩都是白色毛线织的,意外地居然有一点搭。
软软的毛线帽压住了丸子头,也盖住了一大半的耳朵,只有两枚耳钉的下半截还露在外面,现在夏油杰整个人看上去都是温暖的。
五分钟后,五条悟拉开窗户跳了进来。
他的过一会儿那就是真的“过一会儿”,看见夏油杰一反常态地穿戴相当正式,明知故问,说:“杰居然戴帽子了。”
夏油杰的半张脸都埋在围巾里,他说:“是菜菜和美美送的。”
五条悟凑过来,用额头贴了贴夏油杰的额头。他的身上还是凉的,有股风雪的气息,是外面带进来的,这并不影响他笑得很有温度,五条悟又凑近一些,他觉得杰这副打扮很可爱,想要亲亲杰,于是就亲了。
亲完小声地说:“要不是我也有,我都要吃醋啦。”
然后他在更衣室里像一个舞蹈演员那样完美地转了一圈,拉开更衣室的衣柜,从衣柜下面也找出一套黑色的围巾和帽子。
夏油杰定睛一看,感觉稍微有一点眼熟,不过就算是他也不太能第一时间想起来五条悟巨大更衣室里掏出来的一套毫无特点的帽子手套是什么来历,稍微有点疑惑。
五条悟看他完全没想起来的样子,做出了一个夸张的不可置信的表情,把围巾在他面前抖开。
夏油杰这才看明白,这分明是他们刚谈恋爱那会儿还是学生的时候,他送给五条悟的。
这都十几年了,毛线经过时间的脱水和干燥,不再是当初蓬松柔软的样子,变得有些硬邦邦的。那个时候他离开普通学校没多久,还是一般普通高中生的思维,想着做点手作当生日礼物,毕竟五条悟什么都不缺,不管是花钱的,还是咒术师方面的——男朋友是未来的五条家继承人就是有一些这样小小的烦恼。
不会有人天生就会这些,就在夏油杰练习手作和做小饼干把自己的手烫出泡的时候,五条悟完全没有辜负自己的少爷身份,已经会开着跑车送花了。
……悟居然还留着他十年前乱做的礼物。
夏油杰甚至有点想冲上去抢回来,他的左脚刚往前走了一步,五条悟就像是有所察觉那样,把黑色的毛线帽和围巾团吧团吧成一团塞进自己的怀里。
“诶,不要,我今天就是要戴这个,杰已经有自己的了。”
五条悟一边自说自话,一边扯掉眼罩,换成备用的墨镜架在鼻梁上,这能让他随时对杰使用最厉害的眼神攻势。求婚嘛,既然想做,就什么都准备一下,难得正式点,就都穿西装吧。他还特地弄了一件从来没穿过的粉色衬衫,绝对会成为人群里最靓的一个——
…………
……
“怎么了,悟?”
夏油杰探头进来看,就看见五条悟提溜着一件被烫出一个洞的粉色衬衫。
他的视线继续往后移,挂烫机还在往外冒蒸汽……
这似乎是……自动挂烫机没定时成功。
五条悟难得完全沉默,盯着那个烫出来的洞沉默不语。
就算是他……接连遇到这种事,也会觉得……
夏油杰不知怎么的,没由来地,竟从五条悟的脸上看出了一些委屈,于是他在五条悟开口之前,选择把它拿过来,然后说:“悟穿我的衬衫吧。”
“虽然没有粉色的。”

这下两个人都戴着手作的围巾和帽子,坐上了家里车库里的车。
“怎么样,很惊讶吧,我还留着这件事。”
五条悟坐在副驾驶上,摆弄着毛线球球向夏油杰搭话。
“没有很惊讶。”夏油杰在开车,在等信号灯的时候侧过脸来看五条悟,“我已经想起来了,这个是我们从教师宿舍搬出来的时候你从箱子里找到的吧。”
“诶——”五条悟被拆穿了,笑嘻嘻地说,“夏油老师,在那以后再也没有给我织过围巾了……我好难过。”
夏油杰看他这个样子,也笑了一下,他在踩油门之前,非常自然得捏了一下五条悟的手。
……他已经送出去了,比手作围巾要珍贵的东西。
比如完全的坦诚和真心。

不过准备去约会的夏油先生和五条先生并没有如愿以偿。
“怎么回事?”夏油杰谨慎地靠边,拉手刹,停车下来确认。
好吧,他们的车开在半路爆胎了。
五条悟的皮鞋点在锃亮的轮轴上踢了几脚。
这简直像是世界给他的求婚设立的考验。
事到如今,五条悟也不会再从各种各样的意外中生出一些气愤之类的情绪,反而有点觉得好笑。总觉是因为直至今日他们的感情都太顺利,最后关头总要给他使点绊子。
他看夏油杰打开后备箱,试图找些东西的样子,打趣道:“虽然我确实是不介意看杰穿着西装蹲在路边换备用轮胎啦,但还是留到下次吧。”
夏油杰也是这么想的,他打电话联系拖车的公司把车拖走了。
其实他早就预料到悟今天要求婚,想着想着,就越来越觉得悟现在稍微有点烦躁的抓狂模样有点可爱了,笑着说:“诶呀,悟,现在怎么办,我们不会要坐地铁吧。”
五条悟瞪大眼睛,停止了自己踢车轴的小动作,说:“怎么可能!”
坐地铁的提案被一票否决了,夏油杰也没有否决五条悟的一票否决。于是五条悟和夏油杰现在也只剩下了使用非常规手段的选项,两个人找了个小角落用无下限包裹身体飞起来,往东京塔的方向去。
现在天已经完全黑了,没人看见天空上有两个男人手牵着手飘在那儿,夜风吹得他俩脸颊都开始发红,帽子和围巾也算是戴对了。
他们距离东京塔越来越近。五条悟的心中有一种预感,他总觉得今天这事儿不太可能就这么结束,在前方,肯定有别的意外在等着他——
果不其然,下方的地面上居然传来一种不成熟的领域反应。
东京的所有一级以上都被五条悟提前加班处理干净了,窗也确认了没有登录在册的信息,现在有领域反应,只会是新孵化出来的
“居然还敢挑这一天出来,真是嫌命长啊。”
五条悟掰了一下手指。这可真是不小的惊喜。不过去不去高级餐厅吃饭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某种意义上来说,以这样的形式结束这一天说不定会是更适合他们的结果。
这里有整个日本一半的特级,现在全力解决还能赶上吃饭。
夏油杰是这么想的。
他所期待的,来自悟的求婚,确实要被迫延后了。
两位特级开始着手处理。
依靠咒灵操使对咒灵的熟悉程度,很快就锁定了位置。
那是一个尚未发育成熟的特级咒胎,眼看就要进入成熟期。
虽然普通人看不见但是敏感的小孩子不一定,已经有感应比较强的小朋友被影响了,大人还在无知无觉地往新生的领域里面走,小孩被吓得大哭。
紧接着,两个大人一下就晕倒在了原地,小孩不知所措地站着,进入领域之后就像是一道墙,把他们从闹市区的人行道上隔离开,不管哭得多大声,路过的行人都听不见,小朋友绝望无助,哭得差点气绝身亡。
五条悟和夏油杰就在这时从天而降,闹市区的咒灵需要他们立刻解决。
夏油杰抱起哭晕过去的小朋友,拍了拍脊背把气拍顺了放在他的父母身边。
小孩像是看见动画片里的人一样等着眼睛呆呆地看着他们。从天上掉下来,而且还穿着制服!说不定是美大叔战士之类的!
“很快就会结束了,就当是在做梦。”夏油杰微笑着和小朋友说,放下了帐。
安抚好被卷入其中的一般人,他走上前去站在五条悟旁边。
五条悟看着眼前膨胀的咒胎,抬起右手——

五条悟开了超小范围的无量空处和这个咒胎的领域对撞,以最小限度地降低他们对周围环境的影响。
没想到因为两方领域的等级差距过大,出现了概率极低的偶然事件!
两个领域对撞之后没有消失,而是无量空处把咒胎的领域给吞并了,然后领域交叉中心出现了一个新的领域。
“这又是什么鬼?”
五条悟还是西装领带帽子围巾的装扮,夏油杰也是,但是这里已经不是东京夜晚的街道了。
映入眼帘的,居然是傍晚高专的场景。
“什么情况,生得领域?”
夏油杰点了点头,说:“我想也是。”
“那我可要仔细看看杰心里的小秘密了。”
五条悟猜到了这是什么,反而燃起了兴趣,不再急着离开。
于是他们两个就在空无一人的高专里行走,这里综合了五条悟和夏油杰两个人的记忆,显示出的是他俩的内心世界,是又不完全是,更多的是他们共同认定的场景。
这里有当年星浆体事件中两个人一起和伏黑甚尔对战的画面,还有夏油杰去村子里处理咒灵的时候面对难以理喻的村民时五条悟是怎么出现的,他们和硝子一起拍的毕业照,甚至是正式受聘为高专教师的场景……
夏油杰心想,在这种地方求婚也不错。
恰好,五条悟也是这么想的。

五条悟插着兜在两个人的记忆里走,心想:总不能告诉杰戒指丢了吧。
他俩就像两个游客那样,一边聊天一边走,在这个极低概率会出现的生得领域内观光。记忆中的高专和现在也没有发生多大的区别,公共设施翻新得不多,一切都保留着一种古旧的气息,而里面的学生又是咒术界的希望,是五条悟和夏油杰共同守护的未来。
就这样,他们走着走着,就来到了高专的边缘,走着走着就到了那个小巷子。
那是高专自古以来就有的逃生通道,只有在校师生会知道具体的位置,自从五条悟和夏油杰成为最强以后,高专再也没有遇到过需要启用逃生通道的事件。所以这附近看上去稍微有一点荒芜。
那里的墙角边有个自动贩卖机。
五条悟深吸一口气,一脚踢在自动贩卖机上面。十年多以前老旧款式的设备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声音,如他所愿,从出货口滚下来一罐汽水。
“诶,有点渴了。”五条悟抓起来拔开拉环一饮而尽,顺手就把易拉罐用术式捏扁了——就像当年那样。
“杰要吗?我可以再来一脚的。”
这家伙,都二十八岁了,说话方式怎么还和DK的时候没什么区别。
夏油杰想到这里,真心地笑出了声,五条悟装作很生气地样子追着他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怎么觉得杰在嘲笑我!”
夏油杰控制不住自己的笑意,只能装作咳嗽的样子把手蜷起来放在嘴边,安抚道:“悟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然后就用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睛,静静地看着他。
五条悟立刻收了声,他的心里少见地,出现了一丝类似于害羞或者是紧张的情绪,不过很快就抛之脑后了。
他张开握住的手掌,里面躺了一枚拉环,是刚才的易拉罐上面的。罐子捏扁了,拉环还留着,被六眼顺手用无下限咒术加工成了成年男人能佩戴的大小。

五条悟拿着这枚用一脚踢出来的指环,抓起夏油杰垂在身侧的手,笑着说:“——,——”

然后夏油杰说:
“好。”

生得领域中的夕阳均匀地落在他们身上,就连平日里少见阳光的巷子,也在太阳落下之前,被洒满了落日的余晖。
这个时候正好12点。
偶然生成的生得领域支撑不了这么久,记忆里高专的画面全都消失了,当然,佩戴在夏油杰无名指上的拉环也是。不过五条悟和夏油杰都知道,他们之间本就不需要那么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东西。
五条悟和夏油杰站在一起,和平常的每一天都一样,就算如此,也是有一些东西微微地改变了。
“悟,你的手机响了。”
夏油杰适时地提醒他。
五条悟拿起来,他接到了来自餐厅的电话,就是东京塔上的那家。
“非常抱歉五条先生,今天已经过了您包场的时间,因为您没有如期到来,所以……”
他们靠得很近,夏油杰也能隐隐约约听见五条悟的手机里传来的声音,他用胳膊肘戳了一下五条悟的胸口,笑眯眯地打趣道:“什么啊原本是在餐厅求婚,比想象中的要传统啊五条先生。”
五条悟也用胳膊回怼了他一下,转头对手机里笑嘻嘻地说:“知道了,那就取消吧。已经不用了。”

END

祝夏油杰生日快乐
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2023.02.03

76 Likes

呜呜谢谢吱吱老师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成为求婚见证人。

6 Likes

传统的五条老师嗯嗯嗯!

2 Likes

跑快快咒灵www

3 Likes

是什么单身狗怨灵作祟吗!岂有此理!竟敢给咪狐婚礼使绊子!

5 Likes

感觉在独属于两个人回忆的生得领域里面求婚反而是最适合他们的场所……相对于俗套的餐厅和婚戒,被套在杰手上的拉环上面镶嵌的是比任何名贵钻石都更珍贵的青春岁月和十年朝夕……在这个原作里为关系画下句号的地方求婚,甚至隐掉求婚词,就像站在原作和平行世界的时空交错点,两人的关系又会从这里重新开始。

24 Likes

太好了,看得我眼淚汪汪

1 Like

甜昏了 昏古七了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