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小树林

一直想写的忍者夏×少爷五,6k+,PWP

夏油杰的担忧还是应验了。

五条家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五条悟大少爷非要偷溜出门玩,贴身忍者夏油杰劝阻过,五条悟容貌醒目极易被认出,若是被仇家找上门来,神子一朝陨落可就坏了。

但大少爷的性子哪里会听劝?最终两人还是出了门,五条悟还一点遮挡之物都不肯用,将那张堪称炫目的脸大喇喇地展示在旁人面前。

一路顺风顺水,回去的路上夏油杰刚想松口气,就被人包围了。

来者有数十名,所幸身手没有出彩的。想来对方太小看五条悟了,16岁的神子实力已经不是凡人可以比拟,更何况贴身保护神子的夏油杰实力也不比他弱多少。

等夏油杰解决掉最后一个敌人,身上带着敌人迸溅的血液回到五条悟身边单膝下跪。

“主人,已经全部解决了。”

“杰,你好烦人,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跪来跪去。”五条悟一脸不爽地甩掉武士刀上的血,收刀入鞘。

“悟,主仆有别,该有的礼数还是要遵守。”夏油杰仰脸看他。

“哈……”五条悟掏了掏耳朵,仿佛要把对方的废话从耳朵里掏出去,“您今年八十了吗?怎么跟我家老头一样迂腐。你给我起来。”

五条悟一把将夏油杰拽起来,然后戏弄对方似的吧唧对着对方嘴唇亲了一口。

“呃、悟!这还是外面!”夏油杰脸红,“让人看见五条少爷和仆从亲吻像什么话!”

五条悟看他慌乱乐不可支,听他的话又翻了翻白眼,又一把把这烦人的家伙按了下去。

夏油杰的脸正对着五条悟的裆部,有点傻眼:“悟?你不会是想这里……”

“没错,我不是你的主人吗?那你就按我的心意来。”

“可是……”夏油杰的脸色复杂极了。

“没有可是,这是命令。”五条悟居高临下。

五条悟从出生起就被发现拥有卓越非凡的才能,被五条家当成眼珠子似的宝贝着。但相对而言他也像金丝雀般被困在五条家内极少出门,憋闷得过分。于是五条家在他五岁时给他送来了一个人,那人便是夏油杰。

夏油杰是家族死士中的天才,与五条悟同龄,稍小他几个月,才能不比他逊色多少。但这件事鲜少有人知道,大多只当他是普通侍从。

两人一同玩耍、对练、成长,成为彼此的玩伴、挚友,甚至是袒露欲望的对象。但再亲密,夏油杰也谨记自己的身份,因此只要五条悟提到“命令”二字,他就不可能不从。这一点时常被五条悟诟病像个古板的老头。

关于他的主人现在所下达的命令,这事夏油杰已经做过几次,有了一些经验,但是在这样的野外还是第一次。他看起来面色沉静,实则脸皮发烫,他隔着衣物揉弄对方尚在沉寂的性器。

当五条悟的忍者可真是辛苦,夏油杰一边要留心手底下那团软肉的变化,一边还得竖着耳朵时时留意周边的情况,以防还有敌人袭来,让大名鼎鼎的五条少爷声名扫地。

年轻人总是很好撩拨,夏油杰揉弄着对方的性器,三两下就把对方弄得全然硬挺。而反观他自己,那不俗的尺寸也在紧身忍者服下无所遁形。

“杰好色,弄我时候自己也硬了。”

夏油杰是被家族里那些老古董教出来的,一向最是遵守礼法,自从五条悟进入青春期与他越了界,就时常被这离经叛道的小主人弄得窘迫非常。如今听了这直白言语,更是呼吸一滞,但主人的命令是绝对的,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

不得不说,夏油杰身上古板的特点在这些时候,对五条悟还是有好处的。

夏油杰将五条悟彻底弄硬了,便慢慢扯开对方的裤子,一面警惕着周围,一面带着两分熟练开始用手指和唇舌侍弄主人的性器。

五条悟整个人色素浅淡,性器带着粉,耻毛和头发同色,是雪原般晶莹的白。

夏油杰喉头滚动,张开嘴唇将粉嫩的顶端含了进去。他感觉到自己的主人身体骤然紧绷,呼吸一下便乱了起来,心中因为对方的反应而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成就感。

同为男人他自然明白该如何取悦对方,他先用舌头绕着顶端舔舐,舌尖沿着冠状沟和岭口刺激,把五条悟舔得小腹肌肉频频收缩,轻微的哼声也从对方口中溢出。

五条悟用五指虚虚插入夏油杰的头发,故意将他扎好的丸子头漫不经心地弄乱。那张时常漠然得不似人形的面孔染上了情欲的波纹,浓密纤长的雪睫半掩着冰湖般绚丽的苍蓝眼瞳,此刻被欲望扰得蒙上一层雾,露出截然不同的神情来。

跪在地上的夏油杰使劲浑身解数,只想赶紧取悦完自己的主人就老老实实回家去,毕竟保护主人的安全是第一要务。

家里的老头发现宝贝大少爷不见了,肯定已经急得要发疯,到时候要是被寻找五条悟的他们撞见他们在搞这档子事,非得气得脑溢血不可。

想到那副场景,夏油杰服侍得更是卖力,他用舌头从下往上沿着整根柱身舔舐,每次都引起对方的战栗,五条悟相当喜欢被这样对待。夏油杰一边绕着柱身如此反复舔舐,一手摸到顶端控制不住流出的清液,掌心转着圈摩挲岭口,给予更多的刺激。

五条悟“嗯”了一声,插在他头发里的手指一下抓紧了,却没施力阻碍他的动作。夏油杰知道他情动,继续往下,轻轻吸吮敏感的卵囊,一手圈住柱身开始上下撸动。

“杰,你是不是太急了一点?”五条悟哑声问道。

夏油杰不答,依旧节奏极快,毫无保留地刺激他的敏感点。五条悟哪怕被誉为神子,在欲望面前他也到底还是年轻,依旧无法反抗地被推着攀上高潮,将少许精液射到了夏油杰脸上。

夏油杰脸上本就带着敌人的血迹,现在又粘上了主人的精水,暴力与色情杂糅在一处,一双眼睛显露情动却又满是克制,这幅面孔更让人看得口干舌燥。

夏油杰对五条悟的色心毫无所觉,天真地松了口气,立刻开口。

“悟,我们赶紧回去吧。”

言罢他就要站起来,五条悟却反应极快,一条大腿压上对方的肩膀,止住夏油杰站起的动作。

“悟?”

因为这个姿势,五条悟尚未软下的性器直接抵在他脸上,好像什么用来挟持的凶器,湿淋淋的顶端蹭到他的皮肤,让他下意识地吞咽口水。

“我可不回去。”

夏油杰张了张口,心中有种不妙的预感,感觉喉咙发痒。

“悟,再不回去大人们会着急的。”

“我可不管他们。”

五条悟将腿放下来,像提起犯人似的揪着夏油杰的领子一把将人提起来站好,然后颇为凶狠地吻上去。一手还都出一张符纸,符纸飘落在空中无风自燃,而后一个结界便笼罩住这一小片树林。

“悟,你不会是要……”

“嗯哼。”五条悟扬了扬下巴。

“可、可是……”夏油杰罕见的有点慌张,绞尽脑汁搜寻理由,“肯定马上会有人来了。”

“会被派出来找我的家伙,有谁能破解我的结界?”五条悟好整以暇地看他。

“……听说五条家的秘法要保持童男之身……”夏油杰开始病急乱投医。

五条悟乐出了声,笑得前仰后合。夏油杰如临大敌面如菜色。

“杰,哈哈哈哈你居然连这种瞎话都说,如果是这样那请问哪里来的我?五条家不得老早绝种了?”

夏油杰汗颜,窘迫得很。五条悟的笑脸却骤然一收,凶狠的表情浮现在他脸上,他一手去戳夏油杰的胸口,咬牙切齿。

“还是说,你就那么不想和我做?”

夏油杰一时间答什么都不对。

夏油杰最守规矩,尊卑观念刻在骨子里,被亲吻时总是被动,动情时总是忍耐,从不僭越,从不违逆。

所以所有的越界行为都是五条悟挑起,只有他搬出“命令”二字时,夏油杰才会触碰他。

五条悟刚开始看他忍耐的神情还觉得有趣,可一次次擦枪走火后被夏油杰晾着,五条悟火气也上来了。

夏油杰又继续推脱:“可这里,光天化日……”

“老子今天就要办了你。”五条悟忍无可忍,说出一些粗鄙之语。

“悟,不能说老子,有损风度。”

五条悟不再跟这个像老头般啰嗦的人废话,直接吻住他的唇让他闭嘴。舌头纠缠着对方的唇舌,手里一路往下,学着夏油杰平时对待他的那样去抚弄他的性器。

夏油杰一惊,呼吸骤乱。五条大少爷一向任性娇贵得很,被宠得无法无天几乎没有迁就别人的时候,所以向来是夏油杰侍弄他,没有五条悟帮他抚慰的时候。

但五条悟今天居然主动帮他弄,夏油杰大感意外,作为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能将欲望克制到之前的程度已是不俗,如今得了自己主人的主动抚摸,便再也忍不住了。

他那最美丽、最强大的小主人。

夏油杰不再被动,从不主动触碰五条悟的双手揽住对方的腰背,身体重心往五条悟那里压去,唇舌更是强势起来。

五条悟后背撞上树干,一时间也有点惊异,但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于是他放松身体,一手勾住对方的脖颈更深地亲吻,另一手伸进对方的裤子直接触碰那早就硬得不行的性器。

夏油杰闷哼一声,被主人学着他平时对待自己的动作撸动,呼吸愈发粗重。

“主人……”

五条悟眯了眯眼,平时他听见夏油杰喊主人就心烦,所以总是逼着他对自己直呼名讳,但此情此景,“主人”二字倒是别有一番风味。他被喊得心痒,勾着对方脖颈的手滑下来,去揉弄对方富有弹性的胸肌,隔着紧身衣拨弄上面的乳粒。

夏油杰对五条悟的各种触碰都反应明显,屡次发出闷哼,他默默给自己做心里建设,其他大家族中家主和身边人有肉体关系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所以让他献身给五条悟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

看五条悟的态度,也不像是愿意被进入的类型。

实际上他为五条悟神魂颠倒,更何况主人的命令就是一切。

五条悟的吻侵略性很强,吮得夏油杰舌根发麻,他的手指将夏油杰的黑发弄散了,令浑身着装都很紧绷的他看起来像是一下就有了破绽。

“你会用这个吗?”

在接吻的间隙五条悟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夏油杰接过打开,发现里面装着淡黄色的半透明软膏。

夏油杰看着那方软膏,慢半拍地反应过来。

原来五条大少爷早有预谋。

看他发愣,五条悟学着对方平时那副老气横秋的表情,叹了口气:“算了,我知道杰很笨,还是我自己来吧。”

然后两人不约而同地开始解腰带。

“你脱裤子干什么?”五条悟纳闷挑眉。

“悟又为什么脱裤子?还没到那一步吧,润滑大概需要一些时间……”

“?”五条悟一脸疑惑,“对啊。所以,你脱裤子干什么?”

“?”夏油杰疑惑地皱起眉毛,“所以……你是自己要用。”

“不然呢?”

夏油杰狠狠一怔,他万万没想到反而是他的主人要献身给他,顿时脸上发烧,这种事情以下犯上过了头。

“悟,不行。”

“为什么?”五条悟知道他准没好话,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我不能侵犯我的主人。”

“你这是服侍你的主人。”五条悟都快翻白眼了。

“绝对不行……”

五条悟知道这家伙死脑筋,干脆不跟他掰扯,转过身来面对树干,一手撑着树干,一手褪去裤子,将雪白的两瓣腿呈现在夏油杰面前。

五条悟的臀肉很紧致,两边有两个浅窝,以夏油杰的性格,他不会主动去触碰,但那臀的主人自己伸手掰开臀肉,露出未被开发过的后穴。臀肉的手感夏油杰不得而知,但从通过五条悟的动作他可以想象到几分。

五条悟骨节分明的手指探入股缝,手指便在臀肉上捏出圆润的凹痕,凹痕不算深,可见臀肉并不是一派绵软,而是一种带点硬实又富有弹性的手感。手指带着软膏往粉红的穴口按,软膏太冷,五条悟猝不及防。

“嘶,好冰!”

夏油杰没出声,眼睛直勾勾地盯在原处,那处因为冰冷的刺激一下收紧,两边的臀肉一同收缩,甚至传导到腰部、肩胛,像是波动水面后产生的余波,也撩动了观者的心神。

五条悟继续笨拙地扩张,他第一次猝不及防以至于有所失误,将第一次取出的软膏大多蹭到了自己的臀肉上,于是又重新取了一次,再度去探索穴口。

这次软膏又取了太多,将穴口染的一片晶亮。五条悟自然不知,顾自尝试着按压穴口,终于塞入一个指节。五条悟因不适的感受而吐气并轻哼,稍稍挪动臀部,而后又狠下心继续进行。

夏油杰看得屏住呼吸,看那手指在穴内转动,将褶皱往外推,再整根手指插进去进出,再后来是第二根、第三根……穴口被弄得发红,实则令人联想到等人采撷的果实。

五条悟正在思索扩张到这个地步对夏油杰来说到底是否足够,一只滚烫的手掌便按上了他的臀。

与之前被冰冷所袭不同,这下他是被烫得一缩。

夏油杰低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悟,我真的可以进去吗?”

“废、废话。”五条悟莫名有种被猛兽盯住的感觉,“我都做到这地步了……”

“感谢主人的首肯。”

夏油杰的声音暴露了他凌乱的呼吸。五条悟被他喊得口干舌燥,这人怎么这时候又开始叫“主人”了。然后他就被强硬地抓着手腕,将手指从穴肉中撤离。

随后立刻就有个坚挺的东西顶上他的穴口,在穴口碾了碾,一下就插了进来。

“呃——!”

“嗯……”

两人皆是被紧密相连的感受刺激得发出呻吟,五条悟被插得颤抖,这种程度的扩张对于夏油杰的尺寸来说还是欠缺了一些,此刻被撑得难受。

“太大了……”

夏油杰从后面抱住他的身体,灼热的气息扑洒在他的后劲。五条悟上衣散乱,露出一小节肩颈。

“是我太急了,主人。您太诱人了。”

“白痴杰,你用什么敬语啊……”五条悟受不了。

“事实上理该如此,属下侵犯主人,是属下的罪。”

夏油杰嘴上说得乖顺,下身却一顶到底。五条悟没有防备,下意识地双手撑住了树干。

“啊……太涨了,杰,慢点。”

夏油杰恍若未闻,对主人的欲望忍耐太久,一朝爆发根本无法控制,完全被本能所驱使,粗暴蛮横地进入主人的身体。夏油杰一边双手按住了那对让他用目光摩挲许久的臀,深觉臀肉的触感果然如他的想象,一边将性器整根抽出再进入。

穴口的褶皱几乎被他撑平,性器抽出时带出红糜的穴肉,臀肉被他撞得晃起臀波。甬道里湿滑温软,和五条悟平时张牙舞爪的感觉截然不同,夏油杰的脑子都要被烧化了,快感陌生又强烈,而到达顶点的感觉来得很快,他抱紧五条悟的身体,一股脑射了进去。

在射精的痉挛猴稍微冷静了下来一些,夏油杰对于自己内射主人的行为感到极度愧疚。

“抱歉,悟……”

“哼,处男射得快很正常……”

两人完全在说不同的事,但也没人在意。因为随着夏油杰将自己的东西拔出来,精液顺着发红的穴口流淌出来,色情得离谱。

夏油杰画风一转。

“主人,能麻烦您转过来吗?”

五条悟因为他刚才的粗暴对待而有些腿软,但还是乖乖转了过来。夏油杰欺身上前,直接抱住对方的臀将人压在树干上,并将那双长腿盘到自己腰上,而后再次插了进去。

“啊!杰你这个……嗯嗯……”

夏油杰只知蛮干,把积累的欲望都发泄出来,鬼知道他到底有多少次在白天克制着不去戳碰自己的主人,午夜梦回却将对方压在身下。

而这些荒诞的、大逆不道的梦境竟然成真,这让他再也无法理智,只知道一次又一次地将那口穴填满。

他下身继续侵犯着,又去向主人索吻,五条悟脸颊通红,一贯冰冷的眼瞳此刻像含了水,回应了他的吻。

五条悟虽然有点难受,却还是纵容了他粗暴的行径,毕竟主动的、失控的夏油杰可不多见。

但这场性事似乎并不是需要五条悟一味忍耐,很快夏油杰便误打误撞顶到了一点,让他立刻叫出了声。

“嗯啊……!”

五条悟被这陌生的快感击中,大腿夹紧脚趾收缩,肉穴更是反应激烈,将侵入的性器紧紧缠住。

“呃——”

夏油杰猝不及防,被他夹得深喘一声,皱着眉停顿了一下,才缓过神来。

“主人喜欢我这样做吗?”

“主人主人的,你是我的狗吗?”五条悟半敛着眼睑调侃,气息不稳。

“可以是。毕竟狗会取悦自己的主人。”

夏油杰没像平时那样和他拌嘴,反而干脆认下来。之后便从善如流地开始顶撞方才让五条悟反应激烈的地方。

五条悟敏感得很,被他肏得直缠。

“主人,外面有人来了,多半是找您的人。”夏油杰又猛顶了两下,“可惜五条少爷正在被自己的狗肏,不太方便。”

五条悟没想到这个平时最讲究礼仪道德的人居然说得出这种话,一边又被肏得又深又快,只知呻吟无从回答。

“啊……哈……啊嗯……杰……”

“您小声些,您的简易结界虽然精妙,却不隔音。”

说得好听,下半身却恨不得将一双卵蛋都塞进五条悟的身体里。交合之处全是粘稠之声,仿佛五条悟是雌兽般流了水。

五条悟被他说得羞耻万分,又被盯着前列腺刺激,还不敢如何叫出声,天之骄子只能轻声闷哼,身体的颤抖、战栗却将他的动情悉数传递给侵犯他的人。

夏油杰更是密集快速地顶入,树干被他撞得摇晃,抖落些许树叶,林中回荡着肉体的啪啪声。他的主人身体越来越紧,脸上满是汗水,而后在某一刻长长地呜咽一声,绷紧身体射了出来。

夏油杰才开荤受不得刺激,也硬生生被绞紧的肉穴夹射了。

事后两人平复了异样又大概整理好衣物,便甩开找来的人自行回了本家。回家后五条悟草草地在仆人面前露了面,留下一句要突破瓶颈便拉着夏油杰回了房间。

这一晚,直至五条悟的穴肉被干得红肿都没停。

46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