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史密斯夫夫(史密斯夫妇au/半原作向/完结)

*私设如山,真的如山

*虽然说是史密斯夫妇au但是完全没写出什么性张力,感觉是弱智夫夫

summary:夏油杰对五条悟一见钟情,然后他们只花了三个月就领了结婚证,这显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

夏油杰正在蹲守一个残害了三条人命的咒灵,那咒灵狡猾至极,躲在人流量很大的酒店,以至于夏油杰不得不全神贯注观察谁身上有咒力的气息。

就在这时,五条悟出现了。

五条悟盘正条顺,气质淡然,至少一米九的身高和从纯黑色墨镜下隐隐约约透出的苍蓝色眼瞳一下就俘获了夏油杰的少男心。

以后如果生的是儿子就叫诚,但是如果是女儿的话叫沙织还是叫薰好呢?

要不生两个女儿吧!

然后他后知后觉看到了对方的喉结。

夏油杰此时硬生生产生了他失去生命中第二三四重要的人的感觉。

顺带一提,第一是眼前这位还不知道名字的人。

而五条悟此时也看见了夏油杰。

前几天上面的烂橘子非说最近大家都很忙而且没有什么特级任务,所以死命给他安排了三四个二级咒灵的拔除任务,美名其曰——你不是最强吗?

最强的人也会累死!

五条悟这几天忙得晕头转向,从东京飞到仙台又去了冲绳,今天终于回到东京进行最后一个任务。

然后见到了一个奇怪的人。

那个人穿着宽松的灯笼裤,扎着丸子头,额头前方留了一簇很奇怪的刘海。

真的超级奇怪欸!

于是五条悟向夏油杰走去,想近距离看看这撮刘海,没想到近距离变负距离了。

五条悟一脸懵地从床上坐起来,被子从他身上滑下去,露出他洁白皮肤上的红痕,从雪白色的脖子上一路延伸到了被同样雪白色被子隐去的地方。

而五条悟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第一反应是——

屁股好痛!

昨天的事情不能说他不罪有应得,作为一个具有完全行为能力的成年人,他确确实实是自愿和夏油杰上床的。

随带一提夏油杰就是昨天那个怪刘海。

但是,五条悟必须强调这一点——六眼天天无休止运转真的很累,最近跑来跑去拔除诅咒更累,以至于他在行动过程中来一场艳遇是非常合情合理而且合法的。

没有哪一条咒术师法案严令禁止咒术师和普通人上床。

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或许该立法禁止人类和唧唧很大的男人上床,五条悟揉着自己的屁股想。

可是他自己唧唧也很大,这样的话他不是完全不能找人上床了吗?

没等五条悟自己和自己吵清楚,开门声就打断了他的思绪。

夏油杰带着不知道哪里买的饭进来了。

他看见已经坐起来了的五条悟,抿着嘴微微笑了起来:“你还好吗?昨天我是不是太粗暴了?”

不好,非常不好!

五条悟现在屁股还痛得不行,他想出声指责,但是夏油杰此时笑得颇为人畜无害,和昨天晚上那个无情的打桩机判若两人,而且此时的他沐浴在清晨微凉的阳光下,宛若天神下凡的造型让五条悟的怒火噗的一下熄灭,而另一团无名之火开始熊熊燃烧。

妈的,必须要搞到这个男人。

五条悟想要,五条悟得到。

总而言之,三个月之后他们两个人出现在了礼堂,伴随着神父的询问声,他们在众目睽睽下拥吻。

37 Likes

好想看后续,太可爱了吧!

*是七年之痒,ooc预警

*写到最后变成了夫夫打咒灵

快乐是短暂的,人总会在短暂的快乐后恢复平淡。

不对——这不能称之为平淡,更准确的来说,是痛苦。

五条悟怀疑夏油杰出轨了。

这很显而易见,甚至不需要用言语去说明,但是以防观众们看不懂,我们还是短暂地说明一下。

首先,每天清晨的早安吻没有了,饭前对五条悟的夸赞消失了,每晚的例行公事次数还越来越少了,而且他还常常接到不知是谁的电话!每次问就是老板,可是谁家老板会在任何时间不分昼夜地给自己下属打电话呢?而且每次打完电话的结果还都是出差!

在夏油杰又一次接到电话表示自己要出差时,五条悟真的动气了。他放下正在准备的晚餐,冲向在卧室收拾行李的夏油杰,想着这次一定要把事情说清楚。

然后他自己的电话响了。

伊知地打来的,某小学惊现疑似特级咒灵,乙骨远在国外,九十九由基还在仙台,冥冥目前工资没借清还在罢工,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除了五条没人干。

五条悟愤愤挂断了电话,心里咒骂起这个咒术师当狗用的世界,然后乖乖和他的丈夫一起收拾行李。

质问的立场也随之云飞烟灭,毕竟他的出差次数实在不比夏油杰少,夏油杰要是问为什么他也经常出差时,他没法回答。

倒不是他不想说,只是不得向非咒术师透露咒灵的存在是写在咒术师法则里的铁律。五条悟虽然任性妄为,但是也无意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上级,所以只好被迫保密到现在。

咒术师就是狗屎,咒术界就是狗屎!五条悟在此时深刻地共情了七海。

任务对象是一个一级咒灵,对于此时已经是特级的五条悟来说这不过是洒洒水,顺手拔除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了。但问题是任务地点实在是太远了,一来一回肯定赶不上明天的结婚纪念日了。

“悟。”夏油杰站在门口回头喊他。

五条悟头都懒得抬,透过墨镜的余光瞥他:“怎么了?”

“……没什么。”

夏油杰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但是五条悟现在在气头上根本懒得搭理他。

夏油杰悄悄带上了房门。

他也很难过,明天就是他的结婚纪念日,他原本应该和他的丈夫一起甜甜蜜蜜地吃一顿烛光晚餐,然后享受一个漫长又快乐的夜晚,但是偏偏盘星教在今天告诉他发现了特级咒灵,整个盘星教除了他就没人能拔除了。偏偏是特级!偏偏是今天!

当他开口和五条悟说自己要出差后,他眼睁睁地看着五条悟的脸耷拉了下来,就像是吃不到罐头的猫,让他这个负心铲屎官凭空产生了一股浓烈的负罪感。

该死的咒术师法则,夏油杰第一万零一次唾骂这个不知道谁制定的规则。

而五条悟那边已经赶到了现场。

「由暗而生,暗中至暗;污浊残秽,尽数祓除。」

随着咒语的尾音落下,一个漆黑的帐随之产生。

“好麻烦啊,也不知道能不能赶上喜久福关门之前搞定。”五条悟碎碎念,“明天结婚纪念日也泡汤了,这只咒灵你真的完蛋了。”

他闲庭信步地向前走去,这个小学已经因为闹出人命而放假了,现在除了外面的辅助监督以外空无一人。

“嗷呜——”一个巨大的长着三只眼睛的蓝绿色怪物跳到五条悟面前,他长得就像黏成一团的史莱姆。

突然,那团史莱姆之间长出了一只手臂,顷刻之间就到了五条悟面前

五条悟站在原地没动。

那只手臂也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停留在五条悟脸前三厘米处。

现在的场景看起来就像是暂停了的电影画面,这双拳头下一秒就要打在五条悟脸上!

可是这“下一秒”的画面却迟迟没有出现,反而是五条悟突然跳起一脚踹上了那个怪物的一只眼睛。

“呜啊呜啊!”怪物捂着眼睛哭泣,声音尖锐刺耳。

“什么嘛,就是这种东西也要喊我来跑一趟。”五条悟皱起眉,摆出手势就要送这个咒灵归西。

突然不远处一阵波动传来。

帐被人打破了。

18 Likes

*好像龙傲天又好像没什么龙傲天的掉马

这帐是五条悟设下的,以他的能力立下的帐本不应该这么简单被打破。而现在的情况只能说明一件事——对面的人也实力强劲!

五条悟天不怕地不怕,自从他出生起就没忌惮过别人,看谁都是一副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样子,自然这次也不例外。他迅速解决掉这个咒灵,然后朝着帐被破除的地方跑去。

而夏油杰这边他刚赶到现场就发现此处已经被立下帐,帐的内容是:有咒力的物品不得进出。

夏油杰试探性地将手碰上了帐的边缘。按理来说,如此严苛的条件下帐的威力应该不是很大,但是夏油杰被弹开了。

里面的人至少也是一个特级!

夏油杰在心里盘算着情况,目前咒术界公开的特级有三个:行踪飘渺不定的九十九由基,神秘的五条家的家主,还有五条家远房亲戚,拥有特级咒灵的乙骨忧太。

除了五条家家主的身份严格保密,另外两个人相关的消息早八百年就上过他的办公桌了,毕竟他们和咒术界关系可不算好,多了解一分敌人的实力就会多一分胜算。

只是根据这个帐的存在完全没办法判断里面的人是谁,夏油杰决定赌一把,他要闯进去。

如果是九十九由基或者乙骨忧太的话他可以保证自己能逃开,而万一是资料里空白一片的五条家主……

那就赚大了!

夏油杰加大了攻击力度,终于撕扯开了一条缝,他立刻钻了进去,朝着咒力最浓烈的地方赶过去。

他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形,白色短发,应该是个男孩,这就直接排除了九十九由基和乙骨忧太(除非他心血来潮染了个白发)。

最大的可能就是目前在这里的就是神秘的五条家家主!夏油杰心神激荡,仿佛下一秒就能得到这个被捂得严严实实的人的资料了。

然而——

当他放出咒灵打算先试探一番的时候,他看见了那个人眼睛上蒙着的那层黑布,以及那个人及其眼熟的衬衫和长裤,衣服是他和自己爱人一起买的情侣装,而那块带着暗纹的黑布,是他情人节送给自己畏光症男友的礼物。

五条悟。

他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突然被闪电击中了脑袋,动弹不得。

五条悟,五条家家主,畏光症,五条家的六眼。

答案早就摆在了他的面前,但是他从来没发现过,被蒙上眼睛的到底是谁?而五条悟,和他结婚又有什么别的目的吗?

没等夏油杰反应过来,五条悟就轰过来一通咒力,这要是打实了夏油杰不死也得去医院躺半个月。

夏油杰只好坐上咒灵仓皇逃跑,现在他的脑子根本处理不了这些事情,他急需一个安静的角落好好处理自己的想法。

五条悟没有追,他看着对面那个人也陷入了沉思。

“除了我和九十九由基,还有忧太,现在还有别的特级吗?”五条悟翘起二郎腿对一脸惶恐的伊知地问道。

“没……没有了,按理来说应该是没有了。”伊知地说一个字头就低下一分,现在已经是完完全全的弯折状态了。

“按理来说?那就是有其他不按理来说的咯?”五条悟敲敲桌子,补充道:“我今天遇到了另外一个特级,不是我们三个中的任何一个。”

“你有什么想法吗?”五条悟微微抬起眼眸,湛蓝色的眼睛从墨镜下透出一丝光亮。

24 Likes

笑死了!要掉马了吗!

1 Like

快了,离他们俩互殴也不远了!

3 Likes

*其实应该埋很多的伏笔,但是我是无大纲裸奔所以——有突兀的地方请见谅

*不叛逃的夏五根本不是好夏五,所以夏油杰仍然会丢下小五逃跑,但是马上就会被打上门了!

盘星教教主疑似是特级诅咒师,其术式为咒灵操术,顾名思义是可以操纵被打败咒灵的术式。

五条悟从伊地知口中得知这些消息后就直接赶回了家,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如果不堵车的话三点他还能和自己丈夫在结婚纪念日好好谈一谈,然后他可以选择继续过这个纪念日或者选择断绝这段婚姻,如果是后者的话他可能还会去剿灭盘星教来转移一下注意力。

可是他在家等了很久都没等到自己的丈夫回来,他从下午三点等到了晚上十二点,一直到凌晨的钟声传来,夏油杰还是不见踪影。

这不对劲。

五条悟知道夏油杰上次未说出口的话是什么,他想说:“明天我会按时回来的。”

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即使吵架、冷战,即使怀疑对方出轨,他也从来没怀疑过他们之间的默契。

该死的,夏油杰去哪里了?

五条悟把自己摔到床上,床上还有他们两个人交缠过的气息,而此时长夜漫漫,家里的另一个人却不见了踪影。

一直到第二天,夏油杰都没有回来

甚至连短信都没发一条。

不对劲!

非常不对劲!

五条悟再次用反转术式刷新了自己疲惫的大脑,然后赶到了高专。

“什么?查您的丈夫?”伊地知本就佝偻的背现在更加沧桑了,“这……我们没有权利去调查一个普通人。”

“别说那种官方的话,这可是我五条老师的爱人,万一他遇到了什么危险我可是会茶饭不思守寡十年什么都干不了的哦~”

“……”

而另一边,消失了一天一夜的夏油杰正在盘星教的根据地,仰头盯着天花板发呆。

真奈美不耐烦的踢了一脚他的凳子,说:“你这个已婚男不回家和爱人过纪念日在这里发呆做什么?实在闲着无聊就给我去干活!”

“真奈美,”夏油杰继续望着天花板,开口说:“我失恋了,不对,我要离婚了。”

“你没事说什么胡话?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睡糊涂了。”真奈美伸手去摸夏油杰的额头。

“没有!我说真的。”夏油杰终于放下头,看着真奈美,眼里的红血丝把她吓了一大跳。

“你……”真奈美欲言又止。

“我爱人是……五条悟。”夏油杰说得很深沉。

“五条悟?你终于肯宣布你爱人的姓名了吗?不过五条这个姓可不常见呢。”真奈美此时完全没有意思到问题的严重性。

夏油杰随后补上一句:“五条家家主。”

真奈美瞪大了眼睛:“你背着我们嫁入豪门了?”

米格尔刚好在此时推门而入。

“谁嫁入豪门了?”

“砰!”一沓资料被人狠狠摔在桌子上。

“新田,你再说一遍,我丈夫是谁?”五条悟此时怒气冲冲,眼前的资料都被他摔烂一个角。

新田陷入也被吓到,她咽了一口唾沫,艰难地开口:“是……是盘星教教主夏油杰。”

“告诉我盘星教所在地!”

五条悟扯下了自己的蒙眼布,一双苍天之瞳冰冷地盯着眼前的资料。

下一秒,所有资料灰飞烟灭。

17 Likes

彻底掉马,期待后续 :yum:1

1 Like

*不提倡家暴互殴,不要学习

*在本篇你可以看到很轴的夏油杰和因此被气得不行的五条悟

*果然不能无大纲裸奔,第四章最开头小五应该是不知道小夏的名字的,现在已经修改。

五条悟打上门的时候夏油杰还在和真奈美解释他并未嫁入豪门,而且五条家是咒术界的顶梁柱之一,和他们这些诅咒师向来不对付。

还没等真奈美开口继续问,盘星教的屋顶就被人打破了。

“夏油杰,你给我出来!”带着咒力的声音传遍了盘星教的各个角落。

还在听戏的米格尔上前一步就要迎战,却被夏油杰拦下:“他是来找我的,家事就不麻烦你们了。”

然后夏油杰骑着一只像毛毛虫放大版的咒灵飞到了外面,见到了他已经二十五个小时没见面的爱人。

此时五条悟没带墨镜也没蒙上眼睛,一双混着云雾的苍天之瞳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夏油杰,要是常人在他这样的注视下早就两股战战跪地求饶了。

可是这不是常人,这是夏油杰。

且不说他同为特级的力量,单单和五条悟结婚已满一年这件事就能让他对于五条悟生气这件事产生耐性。

而且,夏油杰看着那双熠熠生辉的眼睛,突然又想到了初遇那一天,他对五条悟一见钟情的那一刻。

可是——可是这个人居然是咒术界派来监视他的!当年的一见钟情是他们早有预谋吗?

他又想到往日种种,他给五条悟带出差地的特产甜品,然后五条悟会回他一个和甜品一样甜的微笑,大部分时间还会有亲吻。五条悟爱吃甜食,所以身上总是有一股甜甜的香气,吻起来也是甜的……

好了!不能再想了!夏油杰打断这段甜甜的回忆,开始先发制人:“悟,你这么多年拿我当傻子耍有意思吗?看我为你倾倒的样子你很开心吧!”

“哈?开心?我丈夫抛下我自己一个人让我一个人过结婚纪念日我开心什么?要不是我找来你还要躲我多久?”

“躲?我不过是想远离咒术界的监视而已。”

“谁监视你了!”五条悟被气得胸疼,他独自一个人过了自己的结婚纪念日,在第二天四处寻找夏油杰,下落生怕他遭遇不测,结果却得知自己的丈夫居然是诅咒师,现在杀上门来还被倒打一耙!这一连串的事情让他的理智摇摇欲坠。

“你说呢?”夏油杰此时陷入到了失恋的痛苦当中,脑子根本无法运转。

“你的意思是,你怀疑是我?”五条悟脑内的保险丝被彻底烧断了,直接一通咒力就朝夏油杰轰过去。

没留情。

夏油杰悲伤地心想:他果然不爱我了。

他就地打了个滚,狼狈得四处躲闪,然后抓住机会向五条悟扑过去,一把抓住了五条悟的手

“怎么没开无下限?”夏油杰喘着气问。

“当然是……”五条悟以他们交叠的手为支撑点,狠狠地踹向了夏油杰。

“当然是为了更好的揍你啊,起来,继续!”五条悟把自己的袖子捞起来。

被踹了一脚的夏油杰怒火也上来了,他直接冲来就是一记上勾拳。

五条悟也不甘示弱迅速回击,他们打着打着就滚到了地上,然后在盘星教的断壁残垣里亲到了一起。

他们的亲吻也像是在打架,或者说他们其实一直在打架,不过是换了战场和武器。来不及咽下的口水一直流到他们的下巴,然后被不知道是不是谁的手狠狠擦去。

“换个地方?”夏油杰退出了战场,低喘着开口,手还紧紧环抱着五条悟。

“好。”还没等五条悟施展「苍」,一条长龙就突然从下方出现,架着他们飞向了自己的家。

而盘星教内部,围观了这场家暴的米格尔缓慢地移动脖子,看向真奈美:“他们这是在打架还是在调情?”

“这谁知道呢。”

21 Likes

*因为是偏au所以开始胡编乱见谅,不想走原著苦惨深路线
*ooc预警

天色渐晚,一栋很普通的居民楼内,两个特级咒术师正仰面躺在一张乱糟糟的床上。
“哈?你以为我是咒术界派来监视你的?”一位白毛男子打破了这片寂静。
“……我错了。”剩下的那位黑发男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天花板,就好像那里藏着什么世界级的难题,“还有悟你又压到我头发了,好痛。”
五条悟一个翻身跨坐在夏油杰身上,以居高临下之姿质问夏油杰:“我查到咒术高专当年有邀请你入学,你怎么没去?不然我们可能就是同学了,同学!”
夏油杰继续盯着自己上方便天花板——不对,他和天花板之间现在隔着一个五条悟,夏油杰盯着自己上方的五条悟,缓缓开口:“我当时是想去的,但是盘星教邀请我当教主……”
“少骗人!”五条悟打断了这段胡编乱造,“不想说就不说没人逼你。”
“好吧,当时盘星教的人用我的父母要挟我为他们做事,咒术高专的人来得稍微有点晚,那个时候我父母刚被他们误杀,然后我干掉了他们的头子自己重新组建了一个盘星教,上了诅咒师名单,想去也去不成了。”
“来吧!”五条悟突然一把扯开了自己的上衣扣子,露出他饱满的胸肌和上面的齿痕。
“你在干什么?!”夏油杰转过头看向床头柜,即使结婚已经过了一年他也没办法做到像五条悟那么坦然。
“来五条悟大人的怀抱里吧!”五条悟说着就自顾自的压了下去,看起来像是想用胸肌压死夏油杰。
夏油杰顺势抱住五条悟打了个滚,把他压到了下方,然后俯身吻了上去,一开始是蜻蜓点水,之后越来越深入,也越来越激烈……
“呸……呸呸。”五条悟突然在下方激烈地挣扎了起来。
“怎么了?”夏油杰被他搞得一头雾水,只能起身给五条悟留下更大的空间,他舔了舔自己还泛着水光的嘴唇,继续疑惑的发问:“没有酒精味啊。”
“吃到你头发了。”五条悟郁闷地从嘴边扯出一根黑发,顺手丢到地上,然后他大声宣布:“再来!”

这篇就到这里结束了,比较仓促很多想写的还没写,给大家带来不好的体验的话很抱歉

21 Likes

好吃好吃,谢谢大大!

喜欢史密斯夫妇paro w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