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分歧与爱意均无法消除by逍遥客(完)

·现pa,破镜重圆
·大明星五与社畜夏
·全文1w

19 Likes

-1-

二月,尽管已至冬季末尾,但天气依然寒冷,夏油杰早上出门的时候,路边的雪还没化完。

到公司后停好车进门,乘电梯上楼时,旁边两个同事正在热烈讨论着最近的娱乐圈八卦,从某女星近日结婚说到某男星出轨被拍,还有些小明星的绯闻,来来回回没什么新意,只不过换了个名字。

夏油杰呵了口气,搓搓手,眼看着电梯到了楼层,便顺手理了理衣服,等着门开。

就在这时,他忽然听见其中一人道:“欸,对了,话说昨晚我还看到了个劲爆的!五条悟知道吧?昨天他被拍到在X酒店附近喝酒,之后去了酒店,一晚上没出来……”

夏油杰听到熟悉的名字,整理衣襟的手微微一顿。

“哇竟然有他的瓜?我昨晚加班到半夜,啥都不知道,快给我讲讲!”

“X酒店那附近有个度假区嘛,本来拍到的人没多想,以为五条悟也是去度假的,结果后来发到网上,就有人说昨晚那里正好有个什么派对,去了好多大佬,他们估摸着五条悟也受邀参加了。”

“派对?”

“哎呀,就是那种,你懂的。”

“但不是有人扒过五条悟的家世吗,好像背景挺大的,不太可能是受胁迫吧……”

“谁知道呢,没准人家是自愿的。”

两人语气暧昧,显然对公众人物的隐私颇有兴致,夏油杰看了她们一眼,没有说话,等出电梯后才拿出手机。都不用特意搜索,相关消息已经被推送到了锁屏界面上:《知名影星五条悟深夜出没神秘派对现场》、《五条悟醉酒夜宿X酒店》、《X酒店举行大型派对,五条悟参与其中》……

吸睛的标题一个接一个,随便点开都能看到五条悟那张漂亮得天怒人怨的脸,哪怕拍摄得模糊,标志性的白发在乌压压的人群中也异常显眼。至于推送的内容,则清一色在猜测五条悟的目的,还有些不怀好意的已经开始暗戳戳引导人们的关注点。

夏油杰走到办公室的时候也了解得差不多了,便熄灭屏幕,收起手机,在办公桌后坐下,打开电脑准备继续处理昨晚没做完的工作。

他神色如常,就好像此刻被无数人揣测的不是他的前男友,他们昨晚没有在X酒店意外碰面,而五条悟彻夜未归也和他无关一样。

事实上在昨晚十点半之前,夏油杰也没想过他和五条悟的重逢会来得如此突然且戏剧化。

24 Likes

-2-

X酒店是开在旅游度假区里的,昨天他们公司有个大客户过来,早上聊了工作,便说下午晚上去附近有名的地方转转,夏油杰正好有空,就带人去了那里。他本想着那里可以玩也可以住,一次性解决两个问题,结果当晚把客户安顿好就出了问题。

晚上十点多,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刚把外套脱下放在沙发上,房间的门就被人咚咚敲响。

那声音响两下停三秒又响两下的,听上去随意的很,他疑心是醉鬼闹事,便从门镜往外看了眼,没想到竟看到了自己的老熟人、前男友,如今炙手可热、家喻户晓的大明星,五条悟。

这么巧?夏油杰讶然,思索片刻,还是开了门。

门一开,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酒味,夏油杰啧了一声,心道还真是醉鬼。

五条悟打量了他两眼,开口的时候语气飘忽:“嗯……?杰啊……”

也不知是什么意思。

夏油杰本不打算和他过多接触,但转念想起对方如今的知名度,到底没放任他在走廊里站着,侧了侧身,让人进来。

房门咔哒重新关上,隔绝了被外人注意到的可能。

夏油杰问道:“怎么喝成了这样?”

他记得五条悟是不太能喝酒的,基本上就是一杯倒的水平,以前在一起的时候还闹过笑话。不过也说不准,毕竟他们分手也有五年了,也许现在慢慢练出来了呢……夏油杰想着,但紧接着转念又道,如果真是练出来了,那喝成这样是喝了多少?

不过五条悟没有回答他的话,他醉了之后反而比平时安静一点,进了房间就找到了沙发,都没管夏油杰的衣服还在沙发背上搭着,很自然地躺了上去。

夏油杰不得不过去把自己的外套抢救出来,顺手给五条悟倒了杯水,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你怎么找来的?”他问道。

“嗯……?”

五条悟疑惑地歪了一下脑袋,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笑了笑,坦然道:“哦,我查了前台的记录。之前在外面看到你,有点意外,就想着顺便过来看看。”

说话时,他一直趴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地盯着夏油杰。

确实醉了,平时他不会这么好说话的,夏油杰想,没有计较他是怎么拿到的房客信息。

“现在你见到了。”他道,言下之意是既然见到了,那就可以走了,但是五条悟只是嗯了一声。

夏油杰仔细看了看他的神色,估计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不由得叹了口气,问他:“硝子呢?”

五条悟没弄明白他为什么忽然提起自己经纪人的名字:“她回去了,怎么了吗?”

夏油杰摇摇头,拿出自己的手机,找到老同学的电话,准备打电话让人把五条悟带走。

且不说他明天还要上班,不能耗得太晚,光是以五条悟如今的知名度,他的一言一行已然受到巨大的关注,夏油杰一点也不想因为“被拍到和五条悟同出同入”这种理由被狗仔盯上。

但他这通电话到底没有打出去,手机刚响了两个音,就被五条悟抢走了。

他抢完就跑,抓着小巧的设备迅速窝回刚才的位置,也不知道他一个醉鬼哪来的这样的身手。

夏油杰叹气:“你拿我手机干什么?”

五条悟反问:“你打什么电话?”

夏油杰不与醉鬼理论,朝五条悟伸出手道:“还我。”

五条悟摇头,把他的手机抓得死紧,甚至依稀能听到轻微的嘎吱声。夏油杰无法,为了避免增加意外开支,只能被迫妥协,不再试图强行要回自己的手机。

没办法,他拿五条悟一向没办法。

当初他们大学时同校同系,恋爱后为了方便,就在校外合租了一间公寓。五条悟曾提议把那间公寓买下来,但夏油杰觉得没有必要,毕竟毕业之后他们不会在那个城市发展,到时还得转手,要多费不少时间。他和五条悟认真地讨论过那个问题,尝试过说服对方,但最后五条悟还是买了。

那时他半是指责半是玩笑地说五条悟固执,也是从那时起,他就明白,五条悟如果执意要做什么,他是拉不住的。

而此时五条悟执意要呆在他的房间,他也拦不住。

最后夏油杰只能打电话让前台再送床被子来,以免对方在这里呆一晚上就重感冒。

之后等人送被子上来的时候,夏油杰就一直试图劝说五条悟,要么上床睡觉,要么老实睡沙发。但五条悟此人,是即便喝醉了也不会老实听从安排的,是以无论夏油杰说什么,他都始终死死扒在沙发上不肯挪窝。

于是前台刚上来,就目睹了夏油杰被纠缠的画面。小姑娘愣了愣,犹豫着要不要帮客人解决“麻烦”,夏油杰不想传出谣言横生枝折,便快速接过东西,婉拒了她的帮助,最后请她离开的时候帮忙带上了门。

前台离开,夏油杰抱着被子走了两步,将它们堆在自己刚刚坐过的那张沙发上。正要转身,就被人从后面抱住了腰。

他微微一顿,大概是喝了酒的缘故,五条悟的体温比记忆中高了点,滚烫的温度透过布料传递到身上,烫得人心慌,他犹豫了一下,没有立即挣开他的手。

他想过五条悟为什么会忽然找到他。

无非就像五条悟说的那样,喝醉以后心血来潮,就来看看前男友,至于更深的原因,他却不愿多想。毕竟他清楚,自己对五条悟还有旧情——哪怕当初他们分手的时候闹得很不愉快。

只是夏油杰不想追根究底,五条悟却不会让他轻易地逃避这个问题。

简单的搂抱只持续了不足一分钟,五条悟就松开了他,环抱他的双臂往上缠住他的脖子,拉得夏油杰转过身来,然后迅速地吻了过去。

他的动作太快了,夏油杰都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一双天青色的眼睛视野中不断放大,最后定格在一个过分亲密的距离。

那么近的距离,足够他将那双眼睛看得清清楚楚,从根根分明的睫毛,到虹膜上的花纹,还有瞳孔里倒映的、自己诧异的脸,但他却依然难以从中剖析五条悟的想法。

不过在那个吻持续的十几秒里,他也压根没法分出精力进行思考,。他脑子里闪回一般,飞速浮现出诸多画面:宿舍里堆放的行李、凌乱散落的乐谱、聚光灯下纷飞的彩带……以及交缠的肢体、迷乱的喘息以及半阖的双眼。

他们曾经在一起的时间有三年多,还没有他们分手至今的时间长,相比相恋之前的时间就更不值一提。但那三年留下的记忆却无比深刻,甚至只需要一个吻,就能将它们全数唤醒。那些复苏的画面就像是鱼从深海中上浮,漂亮的鳞片在水面下反射出细碎的波光,它们仿佛在提醒夏油杰,他对五条悟的记忆从来没被时间消磨掉过哪怕半分。

“呼……”

一吻结束,两人都有点喘息,夏油杰问五条悟究竟想干什么,五条悟凑到他耳边说,想和他做爱。

他说得很直白,两人的身体反应也很直白。夏油杰不知道五条悟,至少他自己是对五条悟有欲望的,从大学认识的时候到现在,都没怎么变过。刚刚结束的吻在催化着欲望,唇齿纠缠间出缱绻暧昧,人们总是很难对刚与自己接吻的对象生出恶感;而房间里的一切,昏暗的光线、紧贴的肉体以及略显急促的喘息,也似乎都在暗示他接下来的行动方向。

他有那么一瞬间是想顺水推舟的,不知什么时候揽住五条悟的手反复地握紧又松开,几乎是本能地缓慢摩梭着对方的腰肢,但最后还是松开了。

夏油杰和五条悟拉开距离,说道:“不行。”

他都想好了,如果五条悟问他为什么,他可以罗列出好几条原因来解释,可以说明天还有工作,可以说他们已经分手了,甚至可以说这里没有所需的用品——但五条悟没有问。

他被拉开之后只是静静地看着夏油杰,听他说不行之后,很快就兴致缺缺地松开了环着夏油杰脖子的手。

“不行就算了。”夏油杰听到他说。

过了一会儿,他又听见一句:“我要睡床。”

22 Likes

-3-

拜前男友所赐,夏油杰虽然住的是星级酒店,睡的却是沙发,哪怕星级酒店沙发够软够宽,一晚上过去还是睡得他腰酸背痛。

此时他坐在自己的工位上,还得时不时揉一揉饱受折磨的后腰。好不容易熬到中午吃饭,总算可以休息,这才松了口气。

这时候老板找到他,说下午有个合作方要来,让他接洽一下。从国外调回来后,夏油杰一直负责的这方面的工作,闻言没有多想,当即应了。

他按部就班地吃了饭,将合作项目的资料又看了一遍,然后小憩了一会儿。总之直到合作方出现之前,他的心态都相当平和。

部门的同事相当羡慕他的状态,只道在国外总公司干过就是不一样,见过大世面的人就是稳,他们听说下午来的是分公司有史以来体量最大的合作方后,已经各个紧张到焦虑,夏油杰竟然还能午休片刻,心脏实在强大。

然而等到合作方代表抵达会客厅,一同接洽的同事就见证了夏油杰面色大变的精彩一幕。

“悟?!”

在国外总公司干过、见过大世面的夏油杰噌地站了起来,眼神震惊中又隐隐透出一丝尴尬,活像是……老情人意外见面?同事脑子里出现了奇怪的既视感。

可这怎么可能!就算自己再不关注娱乐圈,五条悟他还是认识的!要是他真的有什么老情人,早就被扒出来被来回讨论了,怎么可能轮到自己吃第一手瓜?

但是……同事来回扫视两人,却也无法解释两人之间的微妙气场是怎么回事。

“是我家的公司,”五条悟简单地说明了一下,然后朝夏油杰看去,“真巧,之前的人临时有事来不了,我正好有空,就顺便过来看看。”

顺便过来看看。

隔了不到二十四小时,夏油杰又在同一个人嘴里听到了相同的话。他不觉得这是巧合,但也没什么特殊反应,他能感觉到一起过来的同事还在注意着他,不想被看出什么,便只公事公办地与五条悟握手。

“欢迎,合作愉快。”他说道。

掌心相贴,双方都清醒的状态下发生肢体接触的感觉很微妙,热度从相贴的皮肤传导到大脑,有种熟悉又陌生的酥麻感。

夏油杰不由得看了五条悟一眼,五条悟朝他笑了一下。

尽管是合作代表,但实际上五条悟并没有插手太多工作。他更像是找个借口过来转一圈的富二代,整个下午,只有一开始的时候在众人面前刷了一下存在感,之后就懒懒散散地坐到一边玩起了手机。

大明星在两家公司合作协商现场玩手机,整个场面怪异又荒谬,但在场的两家公司都没人说话。夏油杰这边是管不着对面的,五条悟那边则是管不了顶头的少爷。

于是在五条悟一刻不停的戳戳戳中,几个小时的时间很快过去。

两边的人起来握手告别的时候,五条悟还有点茫然,抬起头来左右看看,一脸状况外。

“啊,结束了?”

最终负责了所有工作的伊地知无可奈何道:“五条先生,已经谈完了,该走了。”

“结束了啊,”五条悟点点头,对他道,“那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

伊地知不明所以。

五条悟冲夏油杰眨眨眼:“我想请这位夏油先生吃顿饭。”

夏油杰没能拒绝。

他下班之后其实没什么其他事可做,五条悟忽然邀请他吃饭,他竟然一时没找到合适的拒绝理由。

而五条悟显然是早有准备,吃饭的地点时间都定好,把夏油杰安排得明明白白。

夏油杰觉得有点新奇,大学在一起那会儿,这些事大多是他来做,倒不是五条悟生活九级残废,只是跟着他的时候就不大想动脑……只有一些特殊的日子会很来劲。

他还记得他们在一起后的第一个情人节,五条悟头一天还表现得若无其事,谁知第二天一早就把夏油杰从床上薅起来,兜头套上一件卫衣,直接就把人拉出了门。

他安排好的车在他们公寓门口等着,人一出来,拉上就走,直接去了机场。

夏油杰脑子还没清醒呢,人已经站在了安检口。

落地后才发现,五条悟竟然直接就把他打包带去了国内某旅游度假胜地。他订好了房间、鲜花,准备好了礼物,夏油杰跟着他刚进酒店客房,就被一床的玫瑰花怼了满眼。

夏油杰就是再傻,此时也反应过来五条悟的用意了。

说不惊喜是不可能的,那时他一直以为五条悟身为一个富二代,在恋爱这件事上也恐怕就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十有八九不知道恋人之间应该如何正常相处,因此早就做好了慢慢磨合甚至鸡飞狗跳的打算。

但他忽略了一点:尽管五条悟确实是初恋,在恋爱前也确实不太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但他很善于学习。

因此他早就打听过情侣之间情人节应该怎么过,还在网上查找了不少攻略,最后选择了最受欢迎的、被提及最多、被分享者认为最浪漫的方式。

为了给夏油杰个惊喜,他甚至努力瞒住他完成了所有的准备工作。

“怎么样,是不是超棒!”五条悟在他旁边叉着腰,一脸骄傲地说道,眼睛亮晶晶的。

夏油杰从惊喜中回过神,点头说是。末了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反而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和你的一比,我给你准备的似乎有点拿不出手了。”

27 Likes

-4-

他给五条悟的第一份情人节礼物是什么来着?夏油杰想,他记得是一首歌,他自己写的。

那时五条悟已经有进军娱乐圈的想法了,他拉着夏油杰成立了一个双人组合,翻唱、原创都试过,还准备报名参加了一个小型的比赛,夏油杰写的那首歌后来成了他们第一场表演的曲目。

但它其实只是首很普通的慢歌,词曲都很寻常,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优点,比起后来他们合作的其他歌曲更是不值一提,但是五条悟却很喜欢,有一段时间还设置成了自己的手机铃声。

餐馆里,五条悟刚和侍者点完菜,就被人认出来了,他也不慌张,熟练地露出微笑,合影签名,最后拜托对方帮忙保守秘密,一看就是早就应付惯了这样的场面。

倒是夏油杰坐在他对面,看着五条悟那张和记忆中没什么差别的脸,一时有点晃神,感觉他们似乎并没有分手过,今天也不过是像往日一样,完成课业与练习后,结伴出来吃一顿晚饭。

不过很快就又回过神来。早就分手了,而且已经分手五年了。

“杰,杰?”

五条悟在叫他,夏油杰很快地看向他,若无其事地:“嗯?”

“你刚才是走神了吧?”五条悟说。

夏油杰没有否认。

“这几年在国外发展得怎么样?”

“还行。”

“那现在回国是?”

“公司正常人事变动,日本这边需要有人负责。”

“哦,原来是这样。”五条悟点点头,“看样子以后我们两边还会打不少交道,先提前预祝合作顺利了。”

夏油杰点点头,也说了句合作顺利。

“我现在主要在娱乐业这边发展,其他领域的公司有人负责,我接触得少,不过基本的情况还是清楚的,你要是有需要的话,也可以联系我。”

夏油杰微微皱眉,只听他继续道:“或者要不我直接接手也行,合作沟通起来知根知底,也更方便……”

他滔滔不绝地说着,夏油杰听着,却觉得古怪得难受。

“你到底想说什么?”他问道,“如果只是合作的话,不用担心,两边都有专业的人,没必要麻烦你做太多事。”

五条悟顿时沉默,过了片刻,才叹了口气,嘟囔:“我以为不用挑明你也知道的。”

夏油杰默默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他当然知道。

说实话,当初他们分手时吵了那么大一架,之后他就出国深造,两人五年间再没联系,更没有机会将话说开,如今重逢,还能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已经是个奇迹。此时眼看着五条悟有将他们的关系重新推向友人的趋势,夏油杰几乎立刻就明白了五条悟的意思。

说到底,还是“余情未了”几个字。

他叹了口气。

“你又何必来找我呢。”他说道,“都已经是明星了……”就不怕被发现吗?

然而五条悟打断了他:“我怎么不能找你了,找你和我是明星有什么关系?”他哼哼两声,不怎么愉快道,“我想做什么谁也管不着。”

夏油杰默然,想了想,自己也完全没有置喙的立场,便只能无奈地笑笑:“那你当心被狗仔拍到,不然到时候你那些粉丝们该伤心了。”

五条悟“唔”了声,眼神飘了飘,含糊其辞道:“过两天就不会了。”

夏油杰没明白。

之后两人边吃边聊,随意说了些这几年的经历,时间很快就过了。他们心照不宣地没有将旧事挑明,一顿饭吃得也还算愉快。饭后在门口告别,五条悟在路边等司机来接,夏油杰则赶末班地铁回家。

14 Likes

-5-

到家的时候快十点,夏油杰冲了个澡就上了床。

打开手机,浏览器的界面还停留在五条悟相关的推送上。

他将相关的页面挨个关闭,打开社交软件想刷一会儿,却不由自主地走了神。

兴许是今天想起太多过去的事,晚饭时五条悟的形象越发清晰起来。再想到他说以为自己应该明白,那些尘封的回忆便开始一个接一个往上跑。

大小节日里的互相赠礼都算寻常,想得最多的,还是他和五条悟一起演出的场景。聚光灯下的五条悟仿佛整个人都在发光,他身形高挑,脸上的妆容精致,穿着略显浮夸的演出服也只显得腰细腿长,俊美如同神仙一样,似乎天生就是舞台的宠儿。

夏油杰一直觉得他比任何人都适合站在聚光灯下,哪怕他无数次勾着自己的肩膀,两人在纷飞彩带中并肩大笑,他也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后来毕业之际,五条悟想继续走演艺道路,对夏油杰说我们一起继续一定能问鼎娱乐圈,夏油杰却只是摇摇头,说悟,那是你的路,我没办法陪你一直走下去。

他们两个家庭环境本来就不一样,五条悟家境殷实,家族产业横跨诸多领域,就算日后不想继续、无法继续了,他也有退路;但夏油杰不行,他只是普通家庭出身,他日后还要赡养父母,而演艺圈于他而言是一条无法回头的路,更是风险极高的路,他不能轻率地选择。

“怎么不行呢?我们现在已经小有名气了,以后只会越走越高,而且我们是两个人,比其他单打独斗的不知多了多少优势!”五条悟皱着眉,似乎对他的忧虑表示不理解,“而且我还可以帮你啊,如果你有困难,我怎么可能放着你不管呢?”

“你当然不会。”夏油杰说道,“但是我总不能一有麻烦就得靠你来解决吧,那样还有什么意思?”

五条悟不吭声,但夏油杰从他的表情看出来,他是不太认可自己的话的。夏油杰又说,不能一起进娱乐圈,又不意味着他们就彻底决裂,以后他依然会支持五条悟的事业……

那天他和五条悟说了好久,但五条悟始终一言不发,直到最后,他才硬邦邦地憋出来一句:“你就是铁了心要走了?”

夏油杰沉默片刻,说:“是。”

于是五条悟起身离开了。

说起来夏油杰都不知道那算不算是分手,毕竟他们也不曾明说过,但如果不是,那长达五年的冷战理应也该消磨了一切沸腾热烈的情绪,可现在一朝重逢,他却发现并非如此。

情绪思想积压久了,简单的也酿成了复杂的,乱麻似的一团无从解起。他躺在床上叹气,放空脑袋想休息一下,却又不受控制地想五条悟,想那些在一起的时光。最后没有休息成,反而觉出些空虚来。他这些年过得本就有些浑噩,此时和记忆中那些鲜亮的画面一对比,便更显得枯燥乏味。

前两年住隔壁的大人工作忙,托邻里照看一下家里的两个女儿,他还偶尔帮忙带点华夫饼之类的点心送过去,去年他们搬去了另一个城市,夏油杰便彻底回归两点一线的生活。从家到公司,再从公司回家,每天一轮循环,基本上没有被打破过。有时候恍然回神,才发现竟然又过了几个月。

而当初呢?和五条悟在一起的时候,一年到头光“值得庆祝的节日”就有十七八个,五条悟还自己加各种各样的纪念日,什么“第一次约会纪念日”、“第一次得奖纪念日”,杂七杂八,到头来似乎天天都值得庆祝。

就在这时,他手机屏幕一亮,一条消息提示在上方弹出。

五条悟:【杰,今天这个合作你应该会负责吧?】

五条悟:【希望你是负责的。】

夏油杰看着那条消息,隐约有种不妙的预感。

他连忙打字回复:【你要做什么?】

五条悟:【没什么,做了点小投资,参与一下。】

夏油杰:……

夏油杰:【你不用工作吗?】

五条悟:【这也可以是工作啊,就当是采风了,我来观摩一下你们的工作状态。】

夏油杰:【……什么采风?】

五条悟:【新电影。】

五条悟说到做到,很快就出现在了双方的合作会议上。一开始大家都颇不适应,当一张时常出现在大荧幕的脸出现在自己身边,总会有种“是不是在拍摄什么”的错觉,但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后来忙起来甚至都不会多给一个眼神。

——开玩笑,大明星再好看,那还是钱更重要啊!

五条悟还是和之前一样,并不过多插手事务,他甚至还很好学,遇到问题还会去问项目负责人,一度弄得夏油杰有点恍惚,感觉他真是一本正经为工作而来的。

但下班之后,他的错觉会迅速消失。

五条悟非常乐于在非工作时间“骚扰”夏油杰,有时是邀请他去吃饭,有时是一起看各种电影,休假日还会拖着他去某个地方度假。夏油杰时隔五年,又再次体验到了极为丰富多彩的业余生活,夏油杰很高兴,高兴得恨不得大睡三天三夜。

但他同时又飞快地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不仅没有太多被迫改变生活方式的不快,反而非常乐在其中。

在某个周末,五条悟拉着他出去钓鱼,两个一米九的青壮年男性坐在小马扎上,腿都快没地方安放,但还是颇为淡定地甩着鱼竿盯着鱼漂,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杰那天为什么会在X酒店啊?”五条悟问道,“就我们见面那天。”

夏油杰道:“陪客户。”

五条悟哦了声,夏油杰问道:“那你为什么会在那里,在附近拍戏吗?”

“不是,只是度假而已,我说找个地方休息两天,助理找的地方。”五条悟道,“谁知道那么巧,就正好订在了我们第一次过节的酒店。”

夏油杰一顿,忽然想起那天敲开门时对方身上的酒味,猛然就明白过来。

“所以那天你喝酒……”

“太巧合了啊,有点感慨,就找地方喝了一杯,谁知道到酒店门口就看到你进去……”

夏油杰沉默不语。

不过五条悟没有让话题继续下去,似乎是觉得自己醉酒还赖到夏油杰房间的事有点丢人,连忙打了个岔,道:“我下周电影开拍,要进组了。”

夏油杰一愣:“要进组了?”

“对啊,这部电影准备拿奖呢,应该得费不少时间。”五条悟点道。

夏油杰不知自己该作何反应,只觉得心里空了一块,半晌才点点头道:“嗯,你加油,争取拿个影帝。”

五条悟笑起来:“当然,我可是最厉害的。”

五条悟一走,夏油杰又回到了两点一线的生活。

生活好像又回到了之前的样子,上班下班,有时忙得晕头转向,有时又闲得发慌。五条悟的新电影开始造势,到处都是宣传,除此之外还有巨多的代言,广告宣传、海报横幅,夏油杰下意识地关注它们,就像是五年前那样,尽管已经分手了,但五条悟却还是无所不在。

但这次他却觉得有点空落落的了,就像是吃了好多年的素后,短暂地回归了几天油荤,然后看了眼满汉全席,又回到了吃素的日子,虽然吃素能活,但还是会向往美味的肉,一时抓心挠肝,感觉有点遭不住。

同事见他心不在焉许久,本着关爱同事的心,劝他去休息两天,他想了想,找老板请了假。

“有什么想做的抓紧时间啊夏油!”同事拍着他的肩膀,“难得的休息日!不要浪费!我可还帮你干着活呢!”

夏油杰应了声,回去想了一个下午,转头就买了机票。

26 Likes

-6-

五条悟拍摄地在另外一个城市里,剧组专门租了一层楼,在里面重新布景进行拍摄。夏油杰到的时候,五条悟刚过一条戏,他脖子上挂着工作牌,身上穿着白色的衬衣,深蓝色的西服还搭在手臂上,远远大眼一看,活脱脱一个精英白领。

夏油杰一到就被发现了,五条悟朝他露出了个笑,叫来自己的助手小声说了句什么,过了一会儿,那小助理就送了碗荞麦凉面过来。

“五条先生说您先吃着,一会儿先走也行,在这儿等他也行,他把今天的戏拍完的就来找你。”

夏油杰朝片场看去,隔着人群与五条悟目光相接,不由得露出笑意。

他知道悟虽然这么说,但他其实是想让自己在这里等他的,只是有点好面子,才刻意在助理面前表现得成熟又善解人意。

左右自己就是来找他的,都已经按捺不住主动找来了,何必还回酒店等着,索性在片场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准备等着五条悟拍完再一起去吃饭。

不过五条悟最后一条拍完也已经很晚了,出去时天都黑了,夏油杰还吃过点凉面,垫了肚子,五条悟直接是恶得前胸贴后背,刚出片场就迫不及待地冲进了路边的面包店。

三分钟后,五条悟满载而归,三下五除二往嘴里送了半个蛋挞,才回过头来和夏油杰说话。

“怎么忽然来了?”他问道,“不工作了吗?”

夏油杰看了他一眼:“我以为不挑明的话,你也能明白的?”

五条悟眨眨眼,笑了起来。

他用肩膀去撞夏油杰的,又被夏油杰撞回来,差点被嘴巴里的蛋挞呛到,连忙咽下去又灌了两口水。

夜深了,路上前后都没人,五条悟也随意了不少,他和夏油杰并肩走了一段,才说道:“我还以为得再花些时间呢,没想到你就来了。”

夏油杰这会儿想想,也觉得自己的决定挺冲动的,但他一向不会为自己做的决定后悔,此时闻言,也笑了笑,坦白道自己也没想到。

当初产生分歧的时候,他们谁也没法说服谁,但是如果说他们真的不能理解对方,那也是不可能的。而如今过了五年,分歧没有消失,但记忆与情感也没有被磨灭。五年里五条悟没有传过绯闻,夏油杰也没有在找过其他人,很难说背后没有“复合”的期盼在作祟。

而现在似乎到了期盼实现的时候了。

五条悟拉住他,就像在X酒店的那天晚上一样,环着他的脖子吻过来。装满面包的购物袋撞在夏油杰背上,唰啦啦地响,夏油杰下意识揽住了他。

他们在路灯下接吻。暖黄色的灯光从上往下洒在他们的头上、肩上,五条悟嘴里还有蛋挞淡淡的甜味,整个吻甜而温暖,让人不由自主地生出沉溺的错觉。

——都到这一步了,要是再拖延,那就是在浪费生命。他们不约而同地想道,继而不约而同地延长了相拥的时间。

与此同时,网上冲浪的粉丝们刷出了五条悟有关新电影的最新采访视频,纷纷激动点开,津津有味地看到最后,主持人问了五条悟最后一个问题。

“众所周知您从出道至今都是单身,请问您有考虑过和什么样的人恋爱或者结婚吗?”

镜头里,五条悟眨了眨眼,出道五年一直没有变过的漂亮脸蛋上,是难得真心的笑意。

“嗯……其实我早就有喜欢的人了。”

60 Likes

有够铁石心肠,,

5 Likes

:pleading_face:现在不浪费就好啦!

1 Like

爱意不可辜负!

7 Likes

:cry: :cry:夏油杰跟五条悟的分歧在无咒力的世界里越发现实且无可避免,但好在不会死亡,爱意一直存在从未消退

13 Likes

事已至此,不结婚很难收场!

1 Like

這不結婚很難收場阿

4 Likes

啊啊啊啊,在一起在一起!

Xql就是要一直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