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欲期

【很奇怪的角色理解】

教室里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空调,五条悟戳戳夏油杰问他不热吗,夏天来的太早,而校服来得太晚,硝子探头问夏油杰要不要风扇,素色的手持风扇坚持不懈的转动,带起微弱的气流,夏油杰摇头拒绝。
教室里为什么不装空调呢?仔细想的话答案也简单,一学年里有百分之七十的时间他们不在学校内,这些时间有广泛集中在夏日,很难说是好还是不好,好处是他们的青春不是学校的黑板,坏处是他们的日常是形状奇怪的咒灵和丝毫没有稳定性的课表。
对于这样的一群人来说,教室的空调或许是毫无意义的。
夏油杰拿着课本扇风,幅度很小,让人怀疑这个行为是否真的有用,五条悟趴在桌面上,略微仰头去看夏油杰,对方的头遮住大部分光线,黑色又把它们吸走再转化成热度。
讲台上夜蛾还在讲课,没人去听,也没人在乎他们听不听,不论是什么道理,他们都没有听的必要。
杰热吗?全知全能的六眼迅速给出答案,他热,五条悟想要挥开这位烦人的老友,于是装聋作哑,全身心的去思考答案。
杰喜欢吃凉面,所以他会嫌夏天热,可杰很容易吃坏肚子,所以他更可能耐热。六眼继续叽叽喳喳,不受控制的在脑海里大叫,夏油杰胃不好,夏油杰不怕热,五条悟什么也不听,权当六眼不存在,工具应当为人所用,五条悟现在不想用。
夜蛾讲完了当日的课程,点点头后走出教室,夏油杰站起身,往宿舍走,风从走廊之中穿过,学校空荡的吓人,夏油杰拉开门,看着五条悟安静的走进房间。
空调被打开,夏油杰脱下校服,搭在椅背上,转头看向五条悟,那双被受称赞的眼睛盯着他,不知道在想点什么。
怎么了,夏油杰走过去,拽了拽不平的床单,五条悟凑上去,张嘴咬住对方侧颈的皮肤。
味道尝起来不算太好,但也说不上太糟,杰大概是真的没出多少汗,夏油杰没什么反应,对方的头卡在脖颈间,有些凌乱的白毛蹭在下巴,悟的头发真的挺硬的,夏油杰这么想,但还是毫无动作, 五条悟没用多少力,近乎是在舔舐那小块的皮肤,手掌撑在床单上。
五条悟一声不吭,夏油杰也不说话,空调的风源源不断的吹,冷气逐步填满房间,最后也没人想起松嘴这件事。

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