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相信命运的他如此说道 by诗织

Summary:五条悟的六眼可以看到所有人命运的红线,就连他自己的小指上也有一根红线,于是他带着抗拒又有一丝期待的心情等待命运之人的降临,直到他上了高专,遇到了红线另一端的那个怪刘海小眼睛丸子头,他想,这东西果然一点都不靠谱啊!后来,他就真香了。

*DK爱情文学,内含嘴硬但是会自我攻略的小五以及蛊而不自知的小夏

*一共两个视角,一个小五一个小夏,一发完结

*可能有私设,OOC致歉

Side A

“咚。”

一个高壮、留着平头发型的男人狠狠地将铁拳锤到他面前正跪着的一白一黑的两个男生头上,然后指着已经被轰掉一半的教学楼,愤怒地说:“初次见面就打架?长本事了你们!谁让你们在这里打架的!?说,是谁开的头!?”

两人互相指了一下对方。

夏油杰在看到对方指着他的时候,已经被揍成熊猫眼的小眼睛瞬间瞪大,脸上带着点错愕,说:“喂,明明是你先挑衅的!”

“诶?我说的不都事实吗?”五条悟单手捏着已经被打碎的墨镜,澄澈的蓝色眼眸带着挑衅的意味看着对方,即使左脸高高肿起一块淤青,他依旧是一副桀骜不驯的姿态。

“毕竟你的刘海是真的很怪,眼睛是真的很小啊~说真话竟然会被打,哎呀这世道还真的是……”

“看来你的右脸也很想被我打一拳。”

“略略略,再来一次肯定是我把你揍趴下!”

“咚。”又是一发正义铁拳落下,夜蛾正道看着眼前这两个满脸不服气的学生,感觉自己太阳穴突突作疼,他已经可以预想到作为他们的教师,未来的生活是有多么困难了。

“那就一起罚吧!明天给我交一份三千字的检讨!”夜蛾正道让身旁棕色头发的女生,给他们两个进行了治疗,把话放下就离开了,留下三人互相认识的时间。

“哟,没想到和新同学第一次见面就是给他们治疗啊。我是家入硝子,如你们所见是反转术式,请多多指教了,两位新同学。”

“谢谢,我是夏油杰,术式是咒灵操术,请多多指教……喂,别人和你打招呼呢。”

“哼……”五条悟没有接话,还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瞪着夏油杰,准确来说是盯着夏油杰的小指。

“哈,无所谓了,反正是整个咒术界都认识的大人物五条悟,出身御三家的人,都这样。”

“我跟那些弱鸡才不一样呢!我可是最强。”

被治好的五条悟立刻站了起来,对着夏油杰做了个鬼脸,转身就跑了,被留下的夏油杰和家入硝子互相看了一眼,脸上是肉眼可见的无语。

“你到底是哪里惹到他了?他怎么好像一直在跟你对着干。”

“哈……我也在想这个问题。”

五条悟有一个秘密,从来都没有跟别人说。

那就是他的六眼,可以看到所有人命运的红线,就连他自己的小指上,也有一根延向未知远方的红线。

就像很多爱情小说里面那样,被命运的红线绑住的两人,他们的命运会永远纠缠在一起,他们会爱上对方,共享人生的喜怒哀乐。

五条悟对这种所谓命运的安排嗤之以鼻,他是绝对不会相信命运这种东西的。他是最强的,只要他想要什么东西,靠他自己都可以得到,他真要喜欢一个人,那一定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啊,哪用什么命运的安排啊?

但是嘛。

有这么一个东西在手上,还是会有一点点期待的,对吧对吧对吧?

他还是有一点好奇,红线的另一端会是谁呢?到底是怎样的人会跟他绑在一起。

五条悟就这样带着抗拒而又期待的心情等了十五年,在上高专第一天与同班同学见面时,就得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是一个长着怪刘海,小眼睛的男同学。

五条悟想把那条红线剪了。

姑且就先不说性别吧,留着轻浮的长发和奇怪的刘海,打着黑色的耳钉,眼睛很小,虽然整体上还算是长得不错,但完全看不出来这是他喜欢的类型啊?而且,这个人的咒力和术式……恶,他怎么什么东西都放进体内啊,在六眼的视角下看过去这个人就是一个咒灵混合体,看着又恶心又难受。

不不不,他才不要相信所谓的命运呢。

五条悟看着小指上那鲜艳的红线,内心有种莫名的生气,于是站在高高的台阶上,对着下面的人挑衅地说:“喂,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咒灵啊,竟然还长着奇怪的刘海和一双小眼睛。”

很理所当然的,被揍了。

五条悟当然很强,不过他长期依赖无下限咒术和六眼,体术方面多少有点懈怠了,以前根本没有多少人可以打到他。但夏油杰很显然就是那个例外,明明是个式神使,体术好得不像话,就像只大猩猩,而暂时无法全天候自动开启无下限的五条悟稍微不留意,就被打到了。

当然,夏油杰能打到的也就一拳,五条悟瞬间就十倍奉还了,不过因为是打在脸上,白皙的脸蛋瞬间肿了起来,看上去好像被打得很严重。

这个人实力倒是挺强的,至少能跟上我。

但是!说好的命定之人呢,看到我这么帅气的脸竟然还会直接打过来,完全没有怜惜之情,我们真的会如同命运安排一样爱得天昏地暗,日月无辉吗?

就目前来看,做男朋友不够格,做朋友也是够呛的。

所以,这红线,果然一点都不靠谱!

十分钟后。

一罐刚从冰箱拿出来的橘子汽水放在五条悟桌面上,冰冷的罐子因为炎热的天气开始冒起水珠,五条悟没有带墨镜,露出一双湛蓝的眼眸,板着一张脸看上去特别不好惹,他说:“这算什么?”

“见面礼?”

夏油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拧开了一瓶乌龙茶,说:“虽然不知道哪里惹到你了,但是如果是我哪里做得不好……那我先道歉了。毕竟以后大家都是同班同学了,让我们好好相处吧。”

他回过头,看到了五条悟一眼难尽的表情,于是他有点犹豫地问:“你应该喜欢这个口味吧?刚刚打架,额,切磋的时候看到你口袋掉了根橘子味的棒棒糖……”

喜欢得不得了。五条悟对这种甜甜的东西毫无抵抗之力,但是面对夏油杰,他口头上还是要嫌弃几句。

“哼,送给我的礼物至少要高档的甜心才行啊。”

“哦,那就还给我。”

“不行!”

五条悟像护食的仓鼠一样,迅速拉开了拉环,喝了几口汽水,瞪圆的蓝眼睛盯着某个试图想抢他汽水的人。

夏油杰失笑,摇了摇头没有再理他。

但是五条悟并没有收回视线,依旧在盯着夏油杰。

这个小眼睛的丸子头,好像人还不错嘛……

橘子汽水喝下去的时候,他的心情也好像手中的汽水一样,甜甜的,酸酸的,咕嘟咕嘟的冒着气泡,这种奇怪的心情到底是什么呢?

恋……不对不对,一罐橘子汽水就可以攻略我吗?

怎么说,也得要每天给老子奉上甜点心吧!

周一,巧克力蛋糕。

周二,草莓大福。

周三,三色丸子。

周四,草莓香蕉可丽饼。

周五,红豆鲷鱼烧

周六,蓝莓芝士蛋糕

周日,毛豆生奶油喜久福。

……

可怕,真的太可怕了。

五条悟嚼着软糯的甜点,口中满满是他喜欢的香甜味道,心里默默地想,杰还真的每天都在给我送甜点心,而且每一天都不一样,杰在他眼中也变得越来越顺眼了,这就是命定之人的魅力吗?

在夏油杰的甜点心攻略下,才一个月的时间,两人的关系立刻就发生了转变,完全没有初次见面那样剑拔弩张的氛围,甚至两人直接就以名字相互称呼了,就像亲密的朋友一样经常同出同进。

不过说到底,为什么要连续送他甜点心啊,真的有那么想讨他欢心吗?还是说杰有什么需要他这个五条家的少爷帮忙?

于是,五条悟忍不住地问:“%^*(#@”

“至少把东西咽下去再说话吧。啊,等等。”

夏油杰很顺手地用指腹抹掉了五条悟嘴角的奶油,温热又柔软的触感让两个人瞬间就愣了一下神,这是不是太亲密了点。

“抱歉。”夏油杰先道歉了,而他的耳朵在看不见的地方红了起来。

“哦,没关系。”五条悟的声音有点僵硬,为了打破尴尬的氛围,他回到了刚刚他说的话题,问:“杰,是不是有什么要我帮忙?”

“没有,为什么这么问?”

“你每天都在送我吃的……”

“因为你好像吃得很开心啊,就忍不住一直送了,不行吗?”

“杰……你这是犯规的。”

五条悟趴在课桌上,把自己脸埋双臂里,他知道自己肯定在脸红。

犯规?犯什么规?他们是在玩什么游戏吗?

不明所以的夏油杰带着疑问,继续看着自己手中的书。

五条悟悄悄地把自己的脸转向了夏油杰的方向,看着他认真的侧脸,在无人知晓的视角下,两人的指尖被鲜艳的红线绑着,两人心跳的声音似乎透过红线在互相传递。

自从夏油杰学会控制体内的咒力,在五条悟眼中已经不那么精神污染,完全露出那副颇有东方韵味的长相。

他略微上挑的丹凤眼此时正认真地看着手中的书籍,窗外的阳光洒在他的脸上,从额头垂下的刘海在微风中轻轻摇动,组成了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五条悟突然觉得,如果红线的另一端是夏油杰,好像也挺不错的样子。

当然,并不是夏油杰靠着甜点心就把他攻略,虽然他确实很开心啦。他只是觉得,这是唯一一个先看到“五条悟”,而不是“五条家六眼”的人。没有谄媚的讨好,没有居心不良的套近乎,更没有因为畏惧害怕而疏远他。他就只是很平常地靠近了五条悟,直率地看着他,每天为他准备甜点是因为他喜欢,而不是因为他的六眼需要糖分补充能量。

夏油杰的眼里有五条悟,那么五条悟的无下限就不会拒绝夏油杰。

这是一段平等的关系。

如果他说错什么话,就会被杰用正论教育;如果他惹怒了杰,就会被杰揍;如果他饿了,杰会将随时放在口袋里的零食投喂给他;如果他困了,杰会让他靠在他的肩膀上,又或者直接膝枕伺候;如果他无聊了,杰会陪他玩游戏玩到天亮;如果他想做恶作剧,杰也会成为他的共犯……

反过来。

如果杰又在说什么正论,他会当作什么都听不到;如果杰惹怒了他,直接出去打架;如果杰饿了,就给他投喂他特制的超甜零食;如果杰困了,他的肩膀和膝盖当然也会给他靠,只是杰醒来的时候脸上大概会多一点东西;如果杰无聊了,他也会陪杰玩游戏玩到天亮,把杰打得落花流水;如果杰想做恶作剧,他肯定也会成为杰的共犯,不过事后肯定会把这一切嫁祸给杰……

嗯,好像也不是太平等。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无论何时他都会和杰在一起的。

不过,虽然五条悟觉得夏油杰当朋友完全够格,当男朋友也可以,当家主夫人也不是不行,但是他绝对不会主动说出口的,如果他主动说出口,不就显得他输了吗?

大概连命运之神都不知道五条悟在和谁斗智斗勇,只是不相信命运的五条悟想,杰作为他的命定之人,主动告白这件事,早晚都会做到吧。

然后过了一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五条悟神色恹恹地躺在夏油杰的床上,看着红线另一端的某个人,内心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他动了动小指的红线,试图想引起对方注意,即便他们的红线相连,但红线的存在完全不会影响到他们的本体。于是五条悟开始在床上打滚,夏油杰转头一看,就看到某个一米九的赖皮小孩在床上张牙舞爪。

“悟,在干嘛呢,不是说困了吗?”

“杰不在,睡不着。”

“你是小孩子吗?还要别人陪睡。”

虽然夏油杰口头上在嫌弃,但是他还是把灯关了,躺在了五条悟旁边,而五条悟在感受到温热的躯体靠近的时候,也顺势与身旁的人肩靠肩。

即使一片黑暗,但这并不影响五条悟的六眼看到那根相连的命运红线。他憋了一年实在忍不住,于是脑袋一发热,有点委屈地问:“杰,你什么时候来跟我求婚啊?”

“?我们这中间是不是跳过太多步骤了。”

“杰不愿意?”

“……”夏油杰沉默了许久,说:“至少,从交往开始吧?”

“那我们从现在开始交往吧。”

“嗯。”

“好,那我们来上本垒吧!”

“等会等会!在你脑子里我们的关系到底是去到那一步了。”

“嗯?我们死后会葬在一起?”

“……不是,我们进展太快了。”

“是杰太慢了……连告白都要我先开口。”

“……不行,我什么都没准备”

“我准备了!”

“……”

“杰,你是不是不行啊。”

一句话,直击灵魂。

当晚,五条悟的全身上下都体会到了夏油杰有多行。

未来的他们创造出很多回忆。

无论是好的回忆还是不好的回忆,对他来说都是蜜糖,他甘之若饴,因为那是他与杰共同的回忆。

第一次有了亲密的朋友,第一次和朋友吵架,第一次和朋友和好。

第一次有了喜欢的人,第一次亲吻,第一次做■。

第一次和恋人产生分歧,第一次感受到无力感,第一次尝到眼泪的味道。

以及。

第一次,亲手杀掉自己的恋人。

这些事情,都是杰让他体会的,不是他的话是不行的啊。

就像现在这种状况,即便伪物算无遗策,但在五条悟看到它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这不是杰。

“怎么会这样,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五条悟看着伪物那空无一物的小指,他笑了起来,说:“嘿,我跟杰啊,是被命运的红线绑在一起的啊,我们的羁绊可是比你想象中还要深。”

“你们真恶心啊。”

“不信吗?”五条悟带着张扬而自信的笑容,仿佛回到了那肆意的三年青春,笃定只要他呼呼,就会有人回应他。

他说:“杰!摁住他!”

鲜艳的红线突然出现在伪物的右手上,它似乎在回应着五条悟的呼唤,狠狠地捏住伪物的脖子。

五条悟看着完全无法动弹的伪物,看着对方一副失策的样子,心情是无比的舒畅。

杰,你回应我了啊,真是太好了。

从来不相信命运的五条悟,他始终都很庆幸,红线的另一端是夏油杰。

他们相连的红线,代表着他们两人命运会永远地纠缠在一起,即便是死亡也从未将他们的红线切断。

于是,不相信命运的他如此说道:“原来,这就是命运啊。”

Side B

始于颜值的一见钟情,在对方开口的一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喂,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咒灵啊,竟然还长着奇怪的刘海和一双小眼睛。”

夏油杰一个照面就知道,眼前这个初次见面的同窗撇开那张好看的脸,内里的性格很糟糕。因此他内心毫无怜悯之情,一个拳头砸在对方那白皙的脸蛋上。

事后,那个小少爷一副气鼓鼓的样子瞪着他,那双澄澈的蓝色眼眸冒着水光,细看还能感觉到他眼睛里带着点委屈。

明明是自己先开口挑衅的,这个人太莫名其妙了。

虽然夏油杰是这样想的,但是在这双眼睛的“攻势”下,他也在回忆自己刚刚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或者有什么冒犯到这位小少爷了。

不,完全没有,最多,不过就是盯着他的脸发了一会呆而已。

从夏油杰那留着长发打着耳钉的外表就可以知道,他本性并不纯良,可以说是有点离经叛道和恶劣了。只是他惯会装样子,特别是在咒术高专这种他并不是很熟悉的地方,平民出身的他当然也会比以往更加谦逊,至少目前接触到他的人都会觉得他是一个与外表不相符的优等生。

就那么一瞬间,这一形象就完全被打破了,虽然他也没想过装太久。

他不得不承认,在他看到俊美不似凡人的五条悟时,他能明显感受到一见钟情那种心动的感觉,这听上去有点肤浅,但谁会不喜欢美丽的东西呢。

只是心脏那不正常的跳动,在看到对方小指上的红线,瞬间就冷却下来了。

没错,就是红线。

夏油杰有一个秘密,从来都没有跟别人说,那就是他可以看到所有人命运的红线,就连他自己的小指上也有,也不知道会和怎样的人连在一起。

当然,看是能看到,但是所谓的命运啊,命定之人这些,他是一点都不信的。

他孑然一身地走在自己的路上,不回头,不后退,从来都不相信会有谁和他的命运相连。

只是,当他第一次有了心动的对象,多少有了些期待。

但是他和五条悟之间的红线,并没有相连,再加上对方那嫌弃又挑衅的语气,果然是错觉吧。

所以,他动手了,嗯,多少有点恼羞成怒的成分在。

之后他便冷静下来,好歹,对方也是名门御三家出身的少爷,未来还要一起当同学,关系还是不要搞得太差吧。

于是,他拿着一罐橘子汽水去赔礼,是挺寒酸的,但囊中羞涩的他也只能先拿这种东西送给五条大少爷了。

“哼,送给我的礼物至少要高档的甜心才行啊。”

但你这不是很喜欢吗?夏油杰一瞬间就读懂了五条悟的内心,那一瞬间,性格恶劣的他有了些许要逗弄他的想法。

“哦,那就还给我。”

“不行!”

瞪圆的蓝色眼睛配合他那雪色的头发,夏油杰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一只在护食的白色布偶猫在喵喵叫。那种明明很警惕,但是在食物的“诱惑”下,一点点放下心防的感觉,真可爱啊。

夏油杰连续每天给五条悟送不同的点心,不过是觉得很有趣而已,毕竟看着对方一副很想收但是嘴上又很嫌弃的样子,真的会忍不住逗弄一番的。

每次送完,夏油杰内心都会在想,悟,真可爱啊。

至于这点心友好大作战的效果嘛,有点好到难以置信了。

不过是一个月的时间,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可以说是好到能穿同一条裤子的关系了,亲密地同出同进,偶尔还会接收到同期女同学那有点微妙的眼神。

夏油杰有的时候会在想,悟,是不是太好攻略了啊。

做完任务回来的两人,直接一起累瘫在夏油杰的床上,体型高大的两个人睡同一张单人床实在太挤了,于是夏油杰踢了踢五条悟的小腿。

“悟,你不回你的房间吗?”

“好累啊,干脆在你这里睡了吧。”

幸好,他也是真心把五条悟当作朋友的,至于某些不太纯粹的情感,先压下不提吧。

他们两人躺在床上享受着难得的宁静,温度通过肩膀互相传递,呼吸的声音似乎就在耳边,伴随着风扇的声音此起彼伏。

受限于单人床的大小,两人的肢体正在亲密的接触,就连小指上绑着的红线也在互相重叠。只是即便这样,夏油杰也很清楚地明白,他们的红线并没有相连,夏油杰并不是五条悟的命定之人,从来都不相信命运的他觉得多少有点可惜了。

虽然他能感受到五条悟的性格多少有点糟糕,但是在某些方面又和本质恶劣的他十分合拍,他们的默契,无人能比。

五条悟的身姿,鲜活地存在于夏油杰的青春里,每一帧回忆都有他,那个高呼着“我们是最强”的少年,就像太阳一样显眼,任何人不能忽视他。如果身处黑暗的夏油杰从未见过光,他本可以忍受孤独的。而现在,孑然一身的他希望有一个人可以陪他走在人生的路上。

所有他想,如果他们之间的红线能够相连,那该有多好啊。

不过夏油杰并不在意,他也并不是太相信所谓命运,无论如何他们都是对方唯一的挚友,他们会永远在一起的,对吧?

只是有的时候他会想,悟的红线,另一端会是谁呢?真的难以想象悟会钟情于一个女性啊。

就像青春男高中生的相谈一样,他们偶尔也会讨论这种问题。

“悟的理想型是什么?”

“诶——好突然,问这种问题,杰先说嘛。”

“嗯……浅色头发,眼睛很漂亮,又可爱又漂亮的?”

“呕,杰怎么喜欢这种只有外表的人啊。”

“……”你这完全没懂啊。

“到你了。”

对方沉默了很久,然后莫名带着点傲娇一样的语气说。

“要比我高的,大眼睛,没有刘海,短发的,不戴耳钉的,哦对,是个女的。”

“悟,你是要找个金刚芭比吗?”

“你少管我!”

看来我完全不是悟的理想型啊。

身高、眼睛和性别都没办法改变,那他能做到的只有这个吧。

早上,夏油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在磨蹭了大概二十来分钟,才下了某种决心,给自己梳了个新发型。

“杰,你今天怎么不叫我起床啊。”

姗姗来迟的五条悟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来到了教室,本来惺忪的睡眼在看到夏油杰的一瞬间瞪大,他火速地走到硝子身边,带着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嗷嗷大哭。

“硝子!杰的刘海没了,杰是不是要死了呜呜,你快用你那无敌的反转术式想想办法!”

“滚。”

奇怪,竟然失败了,还以为悟会喜欢的啊,毕竟初见面不是也对我的刘海意见很大的样子吗?看来变成悟的理想型是行不通的啊。

然后他开始对五条悟的红线进行实验,用剪刀剪不断,用火烧不断,让咒灵咬也咬不动。

好吧,他承认,每当看到五条悟那根鲜艳的红线,他内心的独占欲都在作祟,他不想看到五条悟和其他人的红线是相连的。

嘴上说着不在意,其实比谁都在意。

既然没办法剪断五条悟的红线,那想办法用物理手段吧。只是即便他偷偷将两人的红线绑成死结,但是最后还是会松开。一个死结会松开,两个死结会松开,十个死结也会松开,无论他怎么做,他们的红线就像两根平行线一样,永远都无法相交。

夏油杰突然觉得自己在纠结什么红线不红线的样子有点傻,他又不信这种东西,要不他还是直接表白吧?但是表白失败了,可能没办法做朋友了。算了,当一辈子挚友也挺好的。

就这样,什么都没发生的一年就这样过去了。

直到在那个一点不浪漫的地方,听到完全不浪漫的告白,夏油杰才知道,原来五条悟喜欢他啊?即便红线不相连,命运不相交的两人,他们还是互相喜欢上对方了。

说不定,他们确实是命定之人,只是他们的红线比较长,绕了地球一圈才相连在一起,毕竟那颗跳动的心,可以证明他们的情感不是假。

他们会一直幸福下去的,对吧?

…………

……

只是幸福是短暂的,太多小的事情,最终凝聚成失望。

“但是我还是想和大家、继续在一起!”

“砰!”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什么为什么……哦哦,是那个意思啊。”

“因为五条悟已经被我杀了啊。”

“那么你也给我去死吧——!!”

“杰,你最近是不是瘦了?不要紧吧?”

“没事的。”

“凉面吃多了?”

“不过是单纯的苦夏罢了。”

“……灰原,咒术师还干得下去吗?不会觉得辛苦吗?”

“这个嘛,我这个人的性格就是凡是不习惯想得太深。”

“但我觉得能竭尽全力去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感觉很棒啊。”

“……这样啊,你说得对。”

“那本应该是一次毫无难度的二级咒灵讨伐任务……可恶!!产土神信仰,那原来是个土地神!!是一级案件!”

“现在修养要紧,七海,任务交给悟吧。”

“……”

“以后凡事都交给他一个人不就行了吗?”

“■■■■■■■■(什么什么?这两个人就是一连串事件的起因啊?)”

“■■■■(她们两个脑袋不正常,好几次用不可思议的力量袭击村里人!)”

“不对,造成事件的起因已经就被我消灭了。”

“■■■■■(我的孙子也险些被她们杀掉)”

“那是因为他先——”

“■■■■(闭嘴!怪物!)”

“■■■■(你们的爹妈也跟你们一样!早知道就该趁你们还是婴儿时就杀了你们!)”

“不、不要怕。”

“大家,先到外面去吧。”

“给我说明一下!杰!”

“……”

“我已经决定了自己的生活方式,剩下的,就是竭尽所能去实现它。”

“想杀就杀吧。”

“你的选择都有意义。”

转身离去的夏油杰,就这样毫不犹豫地走在自己的道路上,走了十年,即便那是无比荒诞的理想,是深不见底的深渊,他也从不回头,孑然一身。

他知道被抛下的那个人是多么痛苦,但或许正是因为他们并非命定之人,强行在一起,才会那么痛苦吧。

他们的命运本就不应该相交的啊,不相信命运的夏油杰第一次觉得命运的安排也挺正确的。

那三年的幸福,不过是泡影,是短暂的,是他偷来的时光,他们本不应该在一起的。

但有的时候夏油杰又很庆幸,他们的红线从未相连,这样的话当他坠入深渊的时候,也不会把五条悟拉入深渊,他就应该站在光里面。

这并不是什么爱就能改变一切的世界,现实永远比想象中更加沉痛。

倘若他们之间多出了“命定之人”的名分,只会在他们分道扬镳的时候,徒增痛苦罢了。

就这样,夏油杰站在了人生的尽头,终于迎来了属于他的、迟到了十年的结局。

他直到现在仍然真心喜欢着五条悟,如果能够让恋人亲手杀死自己,那也是个不错的结局,不对,不如说对夏油杰而言,他根本没有想过除此以外的结局。

“……最后,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要说的话其实有很多,但他觉得,还是算了吧,他怕对话会成为诅咒。五条悟不应该再继续和他这样的人纠缠下去了。

于是,他只是竭尽全力,露出了一个打从内心发出的笑容。

他也不知道这个笑容能否安抚到他,即便他们观念不同,立场相反,他无时无刻都在希望,五条悟能够幸福,如果五条悟的人生没有了他这个污点,想必可以活得更自在吧。

他会有一群很好的学生和同伴陪着他,未来他也会遇到属于他的命定之人。

所以,悟,早点忘了我吧,好好活下去吧。

从来不相信命运的夏油杰,他始终都很庆幸,红线的另一端不是五条悟。

他们没有相连的红线,代表着他们两人命运永不相交,即便是一方死亡,另一方肯定也能继续幸福地活下去,也会遇到属于他的命定之人吧。

强行在一起,只会是现在这种结局。

于是,不相信命运的他如此说道:“原来,这就是命运啊。”

18 Likes

居然是:hocho: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