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计时

无咒力pa,鬼魂夏x社畜五。关于普通上班族五条悟被一只长着怪刘海的鬼缠上的故事XD

3 Likes

五条悟感觉有一束目光黏在自己身上。晚高峰时间车厢里挤满了人,但那股莫名的注视感似乎直接穿透了人群,让他后颈发凉。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站在回家的电车上本有些昏昏欲睡,却被某种不舒服的感觉激了个清醒。五条悟烦躁地四处张望,没有发现可疑人物。

没过一会儿就到了大站,不少人下了车,然而那束目光并没有随着人流消失。五条悟仔细观察了一番,注意到一个站在角落里的男人。

那人穿着一身黑,扎着丸子头,还留了一缕奇怪的刘海。当五条悟看向他的时候,那双细长的眼睛不太明显地移开了视线。

老实来讲,五条悟一米九的身高,白发蓝眼又是帅哥长相,谁碰见了都会多看两眼,但一直盯着可就不礼貌了。五条悟干脆一直盯着那个怪刘海看,等他试探着回头的时候,狠狠瞪了一眼。

没想到那个怪刘海男人也脸皮够厚,既然偷看被发现,干脆也不装了,直接明着看。五条悟当然不甘示弱,也死死盯着对方,两个人眼神交汇的地方都快擦出火花了。

要是旁边的路人注意到这幕,大概会以为这节车厢里正在上演一见钟情的经典戏码。两个萍水相逢的人看到对方的瞬间就忘记了时间和空间,丝毫不顾礼貌地深情对视着。

其实五条悟心里气得要死。这人到底想干嘛?到底有什么好看的!是变态吧!还看?还看!!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较劲还没分出胜负,电车广播叮咚一条语音,五条悟到了下车的时候。他翻了个白眼朝外走去,余光瞄见那人竟然也跟了上来。

五条悟心里咒骂了那个变态几句,脚下的步子不由变快了。那个人的手一直插在兜里,像是拿着什么的样子,发生正面冲突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出了站台,怪刘海男人依然不远不近地跟着五条悟,无论对方的行动路线有多不正常,他都能追上脚步,跟踪的意图简直暴露无遗。

还能怎么办呢?发挥大长腿优势,跑吧!五条悟突然加速,拐进弯路开始狂奔。眼前的景色飞快地逝去,这片是他很熟悉的老街商业区,人多岔路也多,足够甩开一个不怀好意的人了。

等他停下来喘息着环顾四周,那个奇怪的男人确实不见踪影。好嘛,不过如此!五条悟得意起来,正好快到了公寓楼,今天遭遇这么变态的事情,一定要多吃两个小蛋糕才行。正当他准备把钥匙插进门锁,眼前的景象让五条悟不由怔住了。

门是开着的,狭窄的缝隙里透出一条明亮的光。

难道是自己早上忘记锁门、忘记关灯了?五条悟扪心自问,从来没有犯过这样的错误,结合刚刚发生的事情,那剩下只有一种可能了。

现在他有种非常糟的预感。

妈的,大不了就打一架得了!再怎么说自己也要高那男的一个头,还是有点优势的!五条悟在心里给自己鼓劲,砰地一脚踢开了家门。

那个男人确实站在五条悟家里,似乎并没有被巨大的声响吓到,神色平静地望向他,甚至眉眼里还带着一点点的笑。

“你他妈的,到底想干……”五条悟话说到一半卡在了喉咙里,因为他有了一个更为惊悚的发现。

这个男人是没有脚的。

之前视线都停留在那人的脸上,五条悟都没注意到,他的身体就像是凭空浮起,连影子都没有。

五条悟呆在原地,感觉自己脑子窜过嗡地一声。

似乎,有不干净的东西跟着他回家了。

怪刘海男人看着对方呆愣的样子轻笑了一下,就往房间深处飘去。五条悟赶紧跟上,于是他就眼看着那人——或者说那鬼,兜兜转转参观了一圈自己的房子,这里看看那里瞧瞧。

五条悟租的是一间老公寓,设施都有点陈旧了,住进来后勉强翻新过一次,收拾得干净一些。不过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公司,时常加班,家说到底也只是一个能睡觉的地方而已。

“你……想干嘛?”五条悟试探着开口,换了礼貌些的语气。

怪刘海鬼魂没有回答他,只是停在五条悟的床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你是谁?为什么要跟着我?”五条悟又问。

刘海男突然有了新的动作,他抬手看自己的手表。五条悟也伸头去看,只看到了一块反光的屏幕。现在的鬼这么时尚,还会戴智能手表?他刚想开口再问,就看见那鬼抬头冲他笑了笑,瞬间消散了。

他怎么走了?还会再来吗?五条悟坐在自己的床铺上,脑子有点懵懵的。缓了好几分钟,他又把所有房间转了一遍,确认家里真的没有奇怪的东西了,才打开冰箱吃了两个小蛋糕加一个小布丁,然后心神不宁地刷了一会儿手机,洗漱准备睡觉。

躺在床上复盘今天发生的事情,五条悟越想越不对劲。这人在电车上为什么盯着他看?为什么知道他家住哪里?为什么要站在他床边对他笑?

经过一系列的思考,五条悟得出了自己的结论:这很可能是一只色鬼,看自己长得太好看才会跟着,还看着自己的床若有所思,肯定就是馋自己的身子!天哪,太可怕了。他晚上该不会趁自己睡着了,偷偷出来亲自己,然后做这样那样的事情吧?

五条悟捏紧了被子,开始胡思乱想。虽然长了一张漂亮的脸蛋,但是由于性格太差,根本没人敢追他,自然也没有恋爱经验。第一次被人追求竟然是被一只鬼……实在太离谱了。

“喂,你还在吗?”五条悟把被子盖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颗白毛脑袋对着空气说话,“你,你如果真的有事要我帮你,可以给我托梦!不要,呃,不要动手动脚的。”

不过眼前这一片黑暗没有给他任何答复。

也许他真的已经走了。五条悟有点不安地想着,盯着天花板看了很久,终究没有抵挡住困意。就在他半梦半醒之间,突然觉得自己的手心有点痒。

五条悟心中一惊,有人正捉着他的手按在被子外,用指尖在他手心里比划。他很快反应过来这种触感不太寻常,像是在他手心写字。

夏、油、杰。

“夏油杰?”五条悟轻声念了出来,实在忍不住好奇睁开了眼睛,按亮床头灯。

然而床前空无一人。

17 Likes

太太开新文了好耶!

五条悟那天晚上睡觉不太安稳。一是担心夏油杰半夜再抓着手写什么东西,二是担心他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交代完。就这样纠结到了半夜,这个奇怪的男人报完自己的名字就跑了,晚上没再来过。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五条悟整个人精神萎靡,迷迷糊糊坐上去公司的电车,在列车规律而轻微的摇晃之中,靠在椅背上睡了过去。这一觉睡得比躺在家里床上还要香,手里的公文包都差点掉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五条悟突然感觉被人轻轻拍了拍肩膀,一个激灵醒了。睁眼就看到列车门在他面前打开,正是该下车的那站。

赶紧冲出车门,五条悟往外走了几步,又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自称夏油杰的男人双手抱臂靠在站台的柱子上,微笑着注视他。

“喂,你到底跟着我干嘛?”五条悟跨步走过去,打算当面质问,“你昨天怎么跑到我家里的?”

还没等对方给出回应,旁边的路人就纷纷侧目,投来奇怪的眼光。五条悟这才意识到一件事情,别人多半是看不到夏油杰的。在路人眼里,这位白毛帅哥大概是在对柱子说话。

五条悟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见夏油杰指了指自己的表,还以为他要给自己看东西,五条悟又伸头过去,结果这人又把手收回,直接飘走。

简直莫名其妙!要不是夏油杰没有实体,五条悟绝对会揪着对方领子好好教训一顿。拿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再待下去就要迟到,只好对着夏油杰消失的方向翻了个大白眼,气呼呼地去上班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夏油杰一直纠缠不休。他会出现在五条悟的家里,通勤路上,还有公司的工位旁,具体在哪里出现要看心情,什么时候出现也要看心情,每次出现的时间不会超过10分钟,消失之前会先看一眼手上的表,而那块表上的时间,五条悟怎么看都看不到。

夏油杰看上去四肢完整,面色如常,露在外面的地方也没什么疤痕伤口,五条悟倒是很想问问他前世是怎么死的,但转念一想小说里说过鬼都忌讳这种问题,终究还是没问。

相处时间久了,五条悟多少对夏油杰有点改观,这位自来熟的鬼魂虽然沉默寡言了一点,心肠倒是很好,出门记得关灯,下雨知道关窗,早上睡迟了还会提醒自己起床,不像是要害人的样子。

没准是守护灵什么的?五条悟琢磨来琢磨去,问夏油杰他又不答,只会露出神秘的微笑。最后五条悟也懒得追问了,反正不是什么邪灵就行。

这天晚上五条悟回到家,看见卫生间关着门亮着灯,里面还有哗哗的水声。现在他已经很习惯回家看到夏油杰在房子里活动了,他偶尔会帮忙浇花,叠衣服,或者扫地之类的事情,也会帮忙找找五条悟之前不知道丢哪里的东西。

鬼也会洗澡?这倒是件稀奇事。夏油杰总是梳着丸子头,还没见过他披着长发的样子,头发湿了的话要怎么擦干呢,是不是还要用吹风机……话说鬼洗澡要用沐浴露和洗发露吗?

五条悟好奇地推开门,浴室里水雾弥漫,花洒开着热水,从瓷砖地面流向下水管道,就是看不见人影,不对,鬼影。

“小气鬼!干嘛不给我看!”五条悟撅嘴哼了一声,伸手关掉了水龙头,顺便打开排风扇,“还用热水!热水要钱的知道吗!”

转身从浴室里出来,五条悟从冰箱里拿出速食披萨,扔进微波炉里解决晚饭问题。正当他叼着披萨找橙汁的时候,突然注意到地上好像有点湿湿的。

仔细一瞧,这是一串湿漉漉的脚印,从浴室走到客厅。因为夏油杰是没有脚的漂浮状态,五条悟自然就没考虑过给他准备拖鞋的事情。原来这些天他都是赤脚走路的?没鞋子穿可真惨啊……五条悟好笑地心想着,腮帮子鼓鼓囊囊地出门,去楼下的小卖部买了一双塑胶拖鞋,拎回家回家对着空气说:“杰,我给你买了拖鞋,放沙发旁边了,自己穿啊。”

之后五条悟就躺回卧室刷手机去了。刷到一半他才想到一个问题,这人间的拖鞋夏油杰他穿得上吗?是不是得折个纸拖鞋烧给他才行啊?

正这么想着,忽然听到电视机打开的声音。哎呦,这家伙真是越来越享受生活了。五条悟叹了口气,朝客厅探头,看见夏油杰披着长发坐在沙发上,光是背影的话,有点像是从电视机里爬出来的贞子。

“拖鞋能穿不?”五条悟坐在夏油杰旁边,低头看了一眼,拖鞋正在夏油杰的座位之下,原本扁塌的布料被撑起弧度,大概是因为那双看不见的脚。

夏油杰点点头,对五条悟微笑了一下,嘴唇动了动,从口型来看似乎是在说谢谢。他的头发似乎已经干了,或者根本没洗到?这很难区别。

电视里放着漫才节目,五条悟去拿了一包薯片,说是要和夏油杰分着吃,其实只有他一个人在咔嚓咔擦地嚼。

白天工作任务太重,疲惫在夜晚集中爆发,五条悟窝在沙发里吃完一包薯片,开始觉得有些困了。夏油杰坐在他旁边,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时不时因为那些搞怪的台词而露出笑容。

那些意义不明的画面和台下的笑声在五条悟的里印象里逐渐变得模糊,眼皮也开始打架,摇摇晃晃朝着夏油杰的方向靠过去。

五条悟似乎没有倒在沙发垫上,而是倒在柔软人类大腿上,有一双手轻轻抚过他的脸颊。好温暖,这是杰在摸我吗?好像还不错……五条悟感觉自己掉进了棉花糖沼泽,一头扎进甜蜜的睡意里。

电视里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微不可闻。

五条悟第二天醒过来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床上,盖着暖和的被子,甚至连睡衣都被换好了。他睡意朦胧地揉了揉眼睛,空气里似乎有食物的香味。

当他走进厨房的时候,烤面包机叮地一声,正好弹出两片焦黄香脆的面包。五条悟看向灶台,火像是刚刚关上,一枚完美的荷包蛋正躺在平底锅中央。

14 Likes

从那天之后,五条悟的早餐晚餐就权全交给夏油杰来做了。他只负责定期采购一点食材原料,其余的就交给夏油杰自由发挥。不知为何夏油杰似乎很懂五条悟的口味,做的都是他爱吃的菜。

夏油杰停留的时间越来越长,两个人接触的机会也越来越多。五条悟有一次趴在沙发上装睡,想知道夏油杰是怎么抱他回去的,结果等了很久都没有反应。就在五条悟准备起身之际,突然感觉有一双手伸向自己的脊背。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明明是悬在空中,又好像被结结实实地托着,甚至还能感觉到夏油杰周身散发的偏冷又平和的气息。五条悟紧紧闭着眼睛,生怕一睁眼这种感觉就会烟消云散。

就这样移动到卧室,五条悟感觉自己被轻轻放在床上,接着衣服被撩开,一双手乘虚而入,缓缓地从腹部抚向胸口。五条悟实在抵抗不了心理反应,从喉头滚落微弱的一声。不断前进的手停顿了一下,又开始往上走,替他剥掉身上的衣服,然后套上宽松的睡衣。紧接着这双手又伸向下半身,开始解五条悟的裤腰带。

要死了,这,这不是全被看光了嘛……五条悟紧张地想着,上次不小心睡着,也是这样的?现在睁眼也不是,闭眼也不是,他甚至能感觉到对方的指背轻轻划过皮肤,布料在逐渐褪去。夏油杰就好像是知道五条悟醒着一样,故意放慢动作,刮过敏感的大腿内侧,让对方好好感受自己的存在。

不过夏油杰最终还是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脱掉外面的长裤,就替人盖上了蓬松的被子。五条悟暗中松了口气,不料夏油杰的气息又变近了,几乎能感觉到有气息扑在他脸上。

然后夏油杰轻轻吻了一下五条悟的嘴唇。

五条悟吓了一跳,脸上温度瞬间飙升,实在没忍住睁开了眼睛,夏油杰已经不见踪影,只留他一个人捂着被亲得通红的脸埋在被子里。

怎么办怎么办,初吻居然被一只鬼夺走了!而且很有可能不是初吻,夏油杰没准之前就亲过自己了!五条悟感觉自己整张脸都好烫,被亲过的嘴巴最烫。

既然夏油杰亲了,那就代表他喜欢自己。在五条悟身边待了这么久,夏油杰会做饭,会抱人去睡觉,还会给盖被子,自己实在是后知后觉,两个人早在不经意间跨越朋友的界限了。

自己是喜欢,还是讨厌?偷袭是一种很糟糕的行为,但是五条悟摸着嘴唇仔细想了想,似乎也没有很讨厌,反而还有点期待他做更多。

所以这种心情就是喜欢吗?五条悟捏着被角想了很久,又去翻手机查了很久,脸上的热度逐渐消散,人也冷静了下来。

决定了,既然相互喜欢,那就和杰交往好了。

第二天,五条悟抓着夏油杰出现的机会,对他说:“喂,你昨天亲了我对吧。”

夏油杰略显惊讶地挑了一下眉,然后点点头。

“所以,你是喜欢我对吧?”

夏油杰又点点头。

“那我们交往吧。”五条悟说,“我也喜欢杰。”

于是一人一鬼就这样开始了恋爱关系。

老实说,生活和之前并没有什么两样,只是多了亲吻和拥抱——仅限五条悟闭上眼睛的时候。夏油杰似乎被某些特殊的规则限制,接触人体只能发生在当事人看不见的时候。不过五条悟听说情侣接吻的时候都会闭上眼睛,于是决定不再追究这事。

夏油杰看表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了,但现在并不是每次看表都意味着要走。每每放下手表,看向五条悟的神情变得有些不舍。

五条悟猜想,或许夏油杰和自己见面的次数是有限的,见完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于是便开口问。夏油杰陷入了沉默,缓缓点了点头,又立马摇摇头。

“到底是,还是不是?”五条悟想抓着他确认,夏油杰却做出了噤声的手势,神秘地一笑。

天机不可泄露吗?五条悟不高兴地撅起嘴,还想继续再问,结果夏油杰直接飘走,拿来焦糖布丁堵上这张问个不停的嘴巴。夏油杰的厨艺在五条悟看不见的地方越来越了得,各种甜品信手沾来。

上下班在电车上,五条悟会找个角落,重心往夏油杰身上一倒,然后开始睡觉。对方会稳稳抱着他,提供一个透明但是可靠的肩膀,到站了还会主动叫醒,服务非常贴心。

甜甜蜜蜜过了一周,五条悟终于想起要把恋情和朋友公布一下,于是便给家入硝子打去了电话。

“喂,硝子啊,你猜发生了什么~”

“干嘛?有话快说。”对方听起来兴致缺缺。

“那我说咯,我谈恋爱啦!”

“什么??什么男的能喜欢你?”

“哎呀,硝子好过分,我要伤心了~是夏油杰哦,杰对我超好的,会做饭,会抱我去睡觉,早上还会叫我起床耶。”

“你们已经同居了?!”

“嘿嘿,同居什么的,一直有啦~其实认识的第一天他就住进我家了!”

“你……你该不会是被骗了吧?”

“才没有!杰很好的,很喜欢我的……哦对,忘记说了,杰是一只鬼哦。”

“……五条悟,”硝子叹了一口气,“你上班终于把脑子上坏掉了。”

“哎呦,是真的啦!他对我好到就像是上辈子欠我的那种……对了,硝子你最近不是在学塔罗牌嘛?你帮我算一算,不就知道真假了!”

“……行吧!去咖啡厅?你得请我啊。”

到了约定的时间,五条悟在咖啡厅现身,看见硝子靠窗的卡座里,手上端了一杯咖啡,抬头看了他一眼说:“精神不错啊,不像是被鬼缠上了。”

“这你就不懂了,”五条悟得意地摆摆手指,“自愿的和被迫的,那能一样吗?”

硝子默默翻了个白眼,又问:“那他在现场吗?”

“你是说杰?现在没有跟着啦,有影响吗?”

“也好。有些话灵体听到了可能会不太高兴。”硝子拿出一叠塔罗牌在桌子上铺开,一边洗牌一边说,“有什么想问牌的?”

“明明是你想问吧?”五条悟撑着脑袋,思考了几秒,“哎……那就问问,我和杰之间的关系怎么样?”

硝子点点头,洗牌结束后,再次把牌铺成一排,抬手示意五条悟:“那我们就用圣三角牌阵。你抽三张放这里,看过去,现在还有以后。”

五条悟深吸了一口气,从牌桌上抽出三张牌,放在硝子指定的位置,然后一一翻开。

“宝剑二逆位,圣杯二正位,命运之轮逆位。”硝子摸摸下巴,“有点意思。”

“什么意思?你仔细说说。”

“过去,嗯,鉴于你俩没认识多久,这张宝剑二就当是前世。两把宝剑就像两股对立的力量,他似乎欺骗了你,或者背叛了你,两个人陷入僵局,你的眼睛上蒙着布,迟迟不愿面对,但最后你还是打破了冷战的局面,结束这段关系的感觉让你并不好受。”

“哇哦……难道说杰前世是渣男吗?好过分!我居然甩了他还想着他吗?更加过分了!”五条悟托着脸愤愤不平地说。

“比起感情上的问题,宝剑代表的更多是信仰、理念等方面的事情,你们的分歧还不小呢。”硝子说着,又点了点另一张牌。

“现在,你们的关系平等和谐,相互尊重,两个人心灵契合,并且想要发展长期的关系。圣杯二又是小恋人牌,牌面上两个人面对面站着,有点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意思,看来这世你们感情还算不错。”

“哼哼,所以他真的是上辈子欠我的?怪不得对我这么好。”听到这里五条悟开始美滋滋地喝加了十块方糖的咖啡。

“但是。”硝子顿了顿,目光移向最后一张牌,“我得提醒你,事情不是那么顺利。”

“未来会遇到突发情况,突如其然的厄运,无法抵抗的局势变化,就是像是命中注定一样,我预料不到之后会发生什么。”

“妈的,这家伙不会做鬼都要背叛我吧?”五条悟烦躁地挠挠头,“哦对,他有一个手表来着,要走之前就看看表,是不是他之后走了就再也不回来了?”

“……有可能吧,我也不知道。”硝子摇摇头,无奈地说,“建议你长点心眼,别再和前世一样了。”

见到硝子准备收牌,五条悟赶紧按住她的手:“能再抽一张不?就问问我俩这关系还有没有改善的可能?”

硝子收回手,替五条悟抽出一张牌放在桌上,看到牌上的画面,她的表情突然凝固住了。

五条悟关切地问:“怎么啦?很不好吗?”

“五条,我不太确定这牌应该按名字理解,还是按牌义理解。”硝子皱起眉头,“死神牌,正位。”

“……什么意思?”

“你俩没戏。死亡不可抗拒,必然发生,所以死神牌象征着关系的结束,你会迎来重大的改变,从而进入新的阶段。这点和命运之轮对上了,都是注定会发生的事情。”硝子叹了口气,“以上就是如果夏油杰是个活人的话,我会这样解牌。”

“那他要是个鬼呢?”

“那难说了。死神牌在极其罕见的情况下,可以代表肉体的死亡。”硝子的眼神看起来有点担忧,“五条,你最近觉得累吗?”

“我……”五条悟还没说完,突然听到卡座旁的玻璃窗传来笃笃的敲击声。

是夏油杰站在外面。

17 Likes

夏油杰伸手指了指窗外的某个方向。

“甜品店快要关门了。”五条悟自言自语般地说。

“什么?”硝子跟着看向窗外,街上车水马龙,没什么值得注意的事情。

“外面,杰在叫我。”五条悟突然开始收拾东西,“那可是当季限定的最后一天了!硝子我们下次再聊!”说完便冲了出去。

赶在店铺关门之前,五条悟终于买到了当季限定的蛋糕,哼着小曲提着包装盒走在回家路上。夏油杰安静地飘在身旁跟着,一点都不像是硝子塔罗牌里说的那样要作什么妖。或许硝子的牌也没有那么准?毕竟鬼的事情很难说清的嘛。五条悟掂了掂手里的蛋糕,决定暂时把疑虑放下。

可是晚上回到家里,吃掉蛋糕,刷了牙,洗完澡,五条悟躺在床上突然有种没由来的心慌。心跳变得特别快,甚至开始轻微的手抖,就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而自己却一无所知。当夏油杰飘进卧室准备给他晚安吻的时候,五条悟出声叫住了他:“杰,陪我睡觉好不好?”

夏油杰流露出关切的表情,点点头替人关上了灯,从善如流地钻进了五条悟的被窝,抱着他一下又一下温柔地抚摸他的脊背,轻轻吻他的头顶,牵着他紧缩的手。

夏油杰似乎散发着一种让人安心下来的力量,只要在他身边,就不用思考很多东西。倘若这位鬼魂男友是活人的话,此时此刻应该能听见他胸口的心跳了。五条悟感受着夏油杰的气息,前世的夏油杰也会这样搂着自己哄睡吗?也是这么喜欢拥抱,这么喜欢亲吻吗?可是夏油杰这么爱自己,最后又怎么会分道扬镳的呢?

五条悟想不明白,但他确实不那么恐慌了。

夏油杰用手指轻柔地梳理着五条悟头发,就像安抚小动物时给它们顺毛一样,不厌其烦地重复着。这次夏油杰停留了很久,五条悟靠在他的怀里,意识逐渐跌入静谧的黑暗之中。

当夜五条悟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的开始很正常,他起床洗漱,看见餐桌上放着夏油杰给他准备的牛油果三文鱼沙拉,旁边还配了一杯橙汁。吃完早餐,五条悟就出了门,时间卡得正好,他前脚走进站台,后脚电车就到站了。跟着人流涌进了车厢,每个人都是昏昏欲睡的模样。

那是一个阴天,灰蒙蒙的景色在窗外飞驰而过,列车里气氛沉闷,广播循环播放着下一站的名字。五条悟打了个哈欠,四处张望夏油杰的身影,却没在人群中找到他。

“悟,过来。”突然有人在叫他。

五条悟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去,竟然是夏油杰在说话。他站在几步开外,语气柔和地伸出手,一副邀请的姿势。

“跟我走吧。”夏油杰又说。

杰怎么会说话了?我们要去哪里?五条悟疑惑地想着。夏油杰的声音似乎有种特殊的吸引力,牵引着他的身体不断向前,就在即将搭上那只手时,一切都变得很恍惚。

然后五条悟醒了。

睁开眼睛,今天确实是个阴天,气压低得有点不舒服。五条悟穿好衣服,完成洗漱后去餐桌看了一眼,早餐竟然真的是牛油果三文鱼沙拉,旁边玻璃杯里的也真是橙汁。

怎么和梦里一模一样?五条悟皱起眉头想了几秒,最终还是坐下来吃了。三文鱼口感很好,有油脂的香味,不得不说,确实是很好吃。

出门走在街上,五条悟还在回忆梦里发生的事情。那是预知梦吗?今天杰真的会和自己说话?想着想着,脚下的步伐变慢了一些,可是当五条悟抵达的时候,列车依然那么恰好地驶入了站台。

走进拥挤的车厢,窗外的景色沉闷,让人提不起精神。五条悟突然有种……很想打哈欠的冲动。

太奇怪了。为什么和梦境一模一样?在梦里自己也打了一个哈欠。五条悟抿紧嘴巴,硬生生把这冲动憋了回去。他观察周围,想要找到夏油杰在哪里。

“悟,过来。”真的有一个声音叫他。

五条悟一转头,就看到夏油杰站在那里朝他伸出手,温和地开口了。

“跟我走吧。”他说。

虽然心中的困惑尚未解开,但五条悟感觉到某种不可抗拒的力量正驱使着他走向对方。一步,两步,三步,他低头想要握住夏油杰的手,突然发现那块表上面闪现着红光,这次他终于能看清楚了。

【00:00:00:00】

这是什么意思?五条悟还没来得及多想,夏油杰就抓住了他的手,冰冷的触感激得人一抖。

世界忽然变得异常缓慢。窗外的景象就好像凝固成胶状,列车上的其他乘客的动作被放慢了好几倍,连五条悟自己的步伐都变得十分艰难,地面就像是泥沼淹没他的脚,要费很大的劲才能抬起一条腿。

那是一种奇特的体验,五条悟突然觉得自己什么都能看到,什么都能听到。细微的灰尘在灯光下折射光芒,别人衣服布料的质地纤毫毕现,他人呼吸的声音成了沉重的回响,连那车厢外树枝落叶的细微之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五条悟好像什么都能看到,却又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能听到,却又什么都听不到。思维也被无限地调慢,无法进行任何有效的思考。

在很远的车厢里,似乎有什么晶莹的颗粒在空气中飘散,还带着轰隆的响声。

这样混沌的状态只持续了几秒,却和过了一个世纪一样长。五条悟突然听到身后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气流排山倒海地席卷而来,车窗玻璃应声碎裂,这股强大的推力让他无法维持平衡,踉跄着向前摔去。

夏油杰稳稳地抱住了五条悟,把他按进怀里。混乱之中五条悟忍不住回头,却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呆呆站在原地,被火舌吞噬殆尽。

他惊慌地叫出声,几乎不能分辨眼前的是现实还是幻觉,不由自主地抓紧了夏油杰的手,可是他发现,自己的手也变成了半透明的状态。

夏油杰没有多做解释,蹲下身把人横抱起来,轻轻吻他的额头。所有感官都回归到原样,画面动了起来,除了自己以外所有人都被冲击力掀翻,车厢里人们的惨叫不断。

五条悟就这样被抱着越过那些扭曲断裂的尸体,从一个鲜血涂地的车厢走向下一个,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红色。夏油杰似乎对眼前的一切熟视无睹,抱着五条悟的手没有丝毫动摇。

越是往前走,越是越是能看到有什么东西在尽头散发的白色的光芒,那片白色吞没了血迹,甚至吞没了整个车厢。

“我们要去哪里?”五条悟小声地问。

夏油杰低头看向他的面庞,露出温柔的微笑,嘴唇翕动了一下。

“来世。”

——END——

28 Likes

很酷!

2 Likes

哇哦!这是夏来接五去往下一个轮回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发出尖锐爆鸣!!!来世再见 :face_holding_back_te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