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旅馆

夏油杰期待一个人旅行很久了。想去哪去哪,想做什么做什么,不用和任何人商量,也不用考虑任何人的需求和感受。他渴望的就是这个,这让他感到轻松和自由。

所以现在他很后悔,当五条悟凑上来的时候,他居然没能拒绝。

“你也一个人啊?那我们一起呗。”

“啊…”

“怎么?不行吗?搭个伴多好啊?嗯?我说得不对吗?那就这样定了?”

“行,行吧…”

夏油杰一遇见好看的人就头脑发懵,舌头打结,而在他的审美里,五条悟刚好就属于最好看的那一挂。他就这样莫名其妙被牵着鼻子走了,原本的计划全被打乱,一整天都跟着五条悟毫无规划地四处乱逛,晚上身份证被他一抢,连宾馆都不经同意就订在了同一间。五条悟是和家里吵了架才跑出来的,身上没什么钱,于是他满大街地找人和他平摊费用,夏油杰就刚好成了那个幸运儿。而夏油杰手头其实也算不上宽裕,所以对于五条悟开间小破旅馆挤一挤的行为,他倒也没什么意见。

并且,五条悟似乎没有他想象中的麻烦。他话多,但叽叽喳喳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他从不过问夏油杰的隐私,或者说,他根本无所谓对方听不听他讲话,也就更不需要对方花费心思回应他。当夏油杰意识到这一点,很快便放松下来。他开始把五条悟的声音当成某种背景白噪音,甚至开始觉得热闹一点也没什么不好。

但他能接受五条悟在耳边喋喋不休,不代表他能接受隔壁情侣缠绵的动静——旅馆隔音太差了——虽然从音量上来说还是五条悟更吵一点。他洗完澡,一关掉淋浴头就听见隔壁糟糕的声音,故作镇定地走出浴室,看见五条悟也故作镇定地歪在床上,默契地假装什么都没听见。“洗好了?那我去洗”,他说了这么一句就进浴室去了。

夏油杰走到床边,避开五条悟刚才躺的那一半,仿佛有谁在双人床中间画了条隐形的分割线,要求他们两个互不越界。他竖起另一块枕头背靠上去,五条悟水开得格外大,稍微盖过了背后墙那边的声音。这可能是他由于尴尬所以产生的无意识行为,夏油杰这样推测,可等墙那边的动静小了下去,他忽然就听到了隐约夹杂在哗啦啦水声中的,另一种声音。

“……”他愣了愣,意识到五条悟正躲在浴室里做什么事,意识到他把水开得如此之大是为了掩饰什么。虽然性质差不多,但这比情侣带给他的冲击可大太多了。夏油杰短暂地尴尬了两三秒,但再一想,每个人体质不同,可能他就是比较容易起反应一点,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于是他心情又重新放松下来,尽力避免去听五条悟发出的声音。可惜事情没他想得那么容易。很快他便发现自己陷入了某种类似于白熊效应的困局,越是不想去听,他就越在意,甚至大脑不受他控制地开始想象画面。

这太糟糕了,尽管五条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道德层面的自我约束不容许夏油杰继续幻想下去。时间也不早了,他干脆关了灯,用被子蒙过头,自欺欺人开始背对着浴室装睡,好像这样就能把感官关闭似的。但这并没有大用,他依旧能听见简陋浴室里传来的动静。当五条悟原本被水声盖得七七八八的低喘突然提高了一点儿,他平时自言自语时脑中会出现的那个声音还贴心地替他解说道:哦,看来现在他射了。

“嗯?这就睡了?”

五条悟从浴室出来时,夏油杰听见他疑惑的话语,接着是轻轻的脚步声,接着背后那半边床凹陷了下去。明明用的都是旅馆自带的便宜沐浴露,他却觉得五条悟身上格外得香,还被水汽蒸得湿热热的,独特的气息丝丝缕缕,拼命往他鼻腔和毛孔里钻,扰得他毫无睡意。

但随着这股气息散去,或者是他习惯了这股气息,他终于还是在这种心烦意乱的状态下入睡了。他没睡安稳,梦里全是乱七八糟、碎片拼凑般的画面,等清早在雨声中昏昏沉沉醒来,他发现自己还保持睡着前的姿势一动没动,而五条悟手脚全压在他身上,就快要把他挤下床了。

他们运气不太好,之后接连几天的暴雨,让人毫无兴致,也不便出行,精神和肉体都被困在了这间小破旅馆。这晚五条悟率先呆不住了,望着窗外花花绿绿的招牌彩灯,向夏油杰提议道:“楼下附近不是有酒吧吗,我们去喝一点呗?”

他主动做出这种提议,夏油杰还以为他很会喝,可事实证明他一点也不会,两杯下肚就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但他依旧不讨人厌,醉了也还是絮絮叨叨那些无关紧要的事,依旧不过问夏油杰的隐私,依旧无所谓他在不在听,回不回应。夏油杰慢慢喝着酒,再一次觉得有这么个家伙陪着也不是坏事。

直到他冷不丁来了句:“那个时候,你听见了对吧?”

夏油杰愣了。五条悟接着说:“我才不会因为那种声音硬呢,叫得那么假,那个男的肯定不行我跟你说。”

“是吗…哈哈…”

“我是听到你洗澡的水声才硬的。”

“……?”

“你果然听见了对吧?那时候,我余光看见外面…啪得一黑,我就吓了一跳…嗯…我就猜,你肯定听见了,才会突然关了灯…”

“……”

夏油杰喝了个半醉,把完全走不稳路的五条悟拖回了旅馆。看着他衣领微敞、神志不清倒在床上的样子,夏油杰不自觉想到了某些小说电影里酒后乱性的情节。以前他挺清心寡欲一人,不知怎么认识五条悟之后,关于那方面的联想就变得丰富起来。

他在床沿坐下,又想到很久以前看过关于酒后乱性并不存在的言论,说男人在有点醉的时候的确是会想干那事的,但如果真醉到小说里那种程度,根本不可能还有能力和人发生关系。

他不知道这种说法是真是假,但他感觉现在自己好像就处在那种,有点醉、并且有点想干那事的状态…

“五条。”他推了推五条悟,五条悟哼唧两声,费力地撑开眼睛看他。

夏油杰认为就是这个黏糊糊的眼神点燃了他之后一整晚的性欲。原本他无法理解为什么五条悟会听他淋浴的水声听硬,但想到五条悟应该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会因为一个眼神感到兴奋,他反而又觉得能够理解了。

于是他将手伸向五条悟的衬衫纽扣,从上到下依次解开,像剥开一颗鲜嫩果实的外皮,露出诱人可口的内里。他的身材比从外面看起来更结实一点,对着这具漂亮的身体,夏油杰心底更悸动了,酒精的作用在催促他直接扑上去,但意识深处的顾虑又使他犹豫,只敢小心翼翼地握住他的肩膀,在颈侧和锁骨处流连了一会儿,光滑细嫩的触感就令他爱不释手。五条悟依旧迷蒙地望着他,毫无反抗,夏油杰甚至不确定他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知不知道自己正打算对他做些什么…

可是,又或许他不仅知道,而且非常情愿呢?毕竟那晚在浴室里偷偷自慰的人不就是他吗。说不定从那时候起,他就已经期待做这种事了,更有可能,他提出出去喝酒就是为了把事情引向现在这个局面,还弄得好像是夏油杰对他图谋不轨,而他何其无辜…

这么想着,他手上逐渐就变得肆无忌惮起来,三下五除二把认扒了个光,就剩一条底裤还在身上了。他勾住内裤边,五条悟终于有了点反应,轻轻握住他的手腕,像是阻止但又不发一言。

“…你再不拒绝,我就真继续了啊。”

夏油杰问得有些不情愿,但如果五条悟真的不想,他还是会停下来的。但五条悟眨巴眨巴眼睛,还真松开了手,放在身侧,脸上似笑非笑的像是请他随意。这下夏油杰真受不了了,多一秒也等不及。他把这最后一片布料拽下去,五条悟微微颤抖了一下,任由他拉开自己的腿。

其实夏油杰没试过男人,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所以刚刚那一瞬间他有点后悔,后悔自己太冲动了,万一做一半做不下去岂不是很尴尬。但事实证明他多虑了,对着这张脸和这副身体他简直不要太有性欲,恨不得直接把人吞了才好。他俯下去,托起五条悟的后脑勺,有些蛮横地含住他的嘴巴,就像当初他毫不讲理地加入了他的旅行。那时夏油杰哪能想到日程规划中还有和人做爱这一条,但现在他又确确实实和一个认识没几天的家伙滚在了一张床上,并且他还相当兴奋。

下腹紧贴着,夏油杰把两人的一起握住,放在粗糙的掌心里揉搓。五条悟有些难耐地闭上眼,喉结微微颤动,夏油杰没忍住在上面咬了一口,手上也加快了速度。激烈的摩擦下,他们喘息着交换亲吻,差不多先后射了出来。这次没了水声掩盖,他清晰听见了五条悟的呻吟,甜腻腻的,那晚隔壁的叫床声他没有任何感觉,可现在才刚射过他就又兴奋得不行了。精液一小股一小股溅到五条悟胸前,他由于高潮还懵懵的,无意识把液体涂抹开来,舔了舔嘴巴,眼睛湿漉漉的,看向夏油杰的眼神里全是还不满足。

都这样了,哪还有理由不继续。

五条悟的身体很敏感,随意抚摸几下就能让他全身绷紧,颤抖不止。有时候他嫌夏油杰动作慢,干脆拉着他的手主动自己身上引,从脖子到胸膛到小腹,催着他碰他、吻他、舔他。这让夏油杰感觉获得了他身体的使用权,吮吸他的肌肤像品尝奶油,揉弄胸部和臀部像抓着块松软的蛋糕。他学会了发掘这具身体的乐趣,于是变得耐心起来,可五条悟倒是越来越急,催得夏油杰有些恼了,便在他腿根留下了不轻不重两个牙印。等他终于玩够了,决定要真正侵入他、占有他时,五条悟早已经湿得不成样子。

这让他进入得很顺利。一进去五条悟就紧紧抱住了他,被撑开的饱胀感令他轻轻抽气,脖颈后仰。他不住地抬高腰部,不知是想躲还是想让他插得更深。夏油杰可经不住他这样扭,一时被夹得头皮发麻,误以为这是带有挑衅性质的挑逗,作为回应便往最深处猛顶了几下。五条悟没想到他会突然这样,猛地干狠了,不由惊叫出声,酒似乎都醒了不少,倒也真老实下来,腿缠在他腰上,随着他撞击的频率微微晃动。

要不是背上给他抓得一阵阵发疼,有几下还扯到了头发,夏油杰会觉得他有点乖。他沉下腰,一下比一下用力,只想把自己更深地埋入五条悟体内。等他完全酒醒之后一定会觉得幼稚,因为这就好像是在向他证明自己的性能力一样。但至少当下他成功了,沉重而过于刺激的快感终于逼得五条悟开口求饶。他感觉自己就要被顶穿,尾椎被插得又涨又软,要这样子做上一晚他恐怕要骨头散架。

尽管夏油杰之后确实收敛了一点,但第二天醒来后五条悟还是腰疼得下不了床。“你不应该有点表示吗,最起码也得给我按按摩吧,然后再去帮我买份中饭买杯奶茶什么的…啊!你下手那么重是要杀了我吗?”

“不是要按摩吗?按摩就是这样的。”

“别别别别按了…!真是混蛋…你…”

嘴上抱怨了几句难伺候,但夏油杰还是给他跑腿去了。一路上他越想越别扭,这进展的方式实在奇怪,但他又确实觉得和五条悟变亲近了一些。

“接下来的旅行应该会顺利吧…”他只能这样期望了。

40 Likes

太色了:innocent:
好想看后续:heart:

2 Likes

接下来的旅行风景没怎么看,各种有意思的love hotel倒是住了个遍:relieved:

3 Likes

平均三行冲一发:inno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