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给教祖下药,但是翻大车(某种意义上也没有翻车?)

*短打,ooc,r/18预警,有错字
原本是咕咕的生贺…结果在微博发了13回也没发出去,惨啊

五条悟最近很忧郁。
因为夏油杰根本不找自己做爱。哪怕他穿着性感火辣的情趣内衣去找夏油杰,夏油杰也会用那种清心寡欲的目光看着自己,意思很明显,不想,不做,没感觉。
五条悟很不满,不过他也不是没有办法,夏油杰不想做,那只要让他不得不做就好了。报着这样的心情,几天前五条悟愉快的下单了一盒西地那非,外加一小瓶无色无味的神秘液体,坐等到货。
现在那些东西就放在抽屉上,五条悟正跪在地上艰难的给自己扩张。许久未经性爱的后穴有些紧涩,他挤了许多润滑油,觉得足够湿润软滑后放了一枚跳蛋进去,他试探的站起来走了走,被激烈的快感刺激的踉跄了一下,不得不调低了一个档。确保跳蛋不会滑出来后他穿上一件宽大的风衣,里面则是完全真空。
准备出门前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拿了那瓶液体。
虽然效力强了一些,但是毕竟不容易被发现嘛。五条悟这样想着,找去了夏油杰那里。
到了屋前,五条悟看到一个侍女正端着茶水往夏油杰房里走。真是天助我也,五条悟想。他过去截下了侍女的茶,故作好心的说:“我来吧。”
侍女有些警惕,但是看到来人是一位白发男子后犹豫了一下,想起教祖说过的话,还是把茶水交给了他,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请您端好了。”
殊不知她转身的下一秒白发男子就将别的东西混进了茶里。
“进,”夏油杰正在桌前写着什么,看到来人是五条悟后顿了顿:“悟来了啊,有什么事吗。”夏油杰的语气让五条悟有些不爽,但是想到接下来的事他又开心起来,自作主张的原谅了夏油杰。
“杰见到我都不开心吗。”五条悟将茶放在夏油杰手旁,坐在夏油杰身边摘了眼罩,眼睛不经意的往茶水那里飘。看见夏油杰举起茶水喝了几口。五条悟在心里暗道成功,故意靠近了夏油杰,问:“杰,不做吗? ”
夏油杰眼神深沉的看了一眼五条悟,却在他亲过来时没有拒绝,而是摁着五条悟的后脑勺将嘴里尚未咽下的茶渡了过去。
“唔!”五条悟没有料到夏油杰的举动,被呛了个天昏地暗,也咽下一些茶进去。“杰怎么发现的!”五条悟咳了几下,脸色绯红。夏油杰挑了挑眉,说:“你一直往茶那里看,觉得有些不对就没有喝下去,所以是什么东西? ”
“这个嘛…”五条悟眼神飘忽,脸上却越来越红,连喘息都重了几分,他有些后悔,买的药见效也太快了!“就是…呃…! ”
夏油杰从风衣的下摆伸过去摸到了他的下身,有些意外的说: “那么精神,所以是春药吗。”虽然嘴上这么问着,语气却不可置否。夏油杰熟练的解开五条悟的衣扣,宽大的手掌撸动着他的性器。
“哈…也不全是…”五条悟喘息的厉害,软了身子倒下去,夏油杰便一手托着五条悟的腰,一手抚慰着五条悟的性器,性器吐出的水液己经沾湿了夏油杰的手掌,五条悟的后穴也不满的收缩了起来,将深埋在体内的跳蛋推到了前列腺的边上,“嗯啊…杰…”五条悟的声音颤抖了起来,就这样被送上了一次高潮,后穴的空虚感越来越重,水液堵都堵不住。光是跳蛋带来的快感根本满足不了五条悟。他抬头揽住夏油杰,嗓音甜腻的说:“哈啊…进…进来…杰进来嘛…”
夏油杰松开五条悟湿的一塌糊涂的性器,往下探进穴口里,对方己经发了大水,后穴粘泞一片,现在进去也没关系,等等…
“悟的里面是?”夏油杰有些哑然,他着实没想到五条悟玩的那么刺激。虽然他自己也硬的不行,但摸到五条悟塞的跳蛋后他决定先不插进去,磨一磨五条悟。
夏油杰用手指抽插着那口湿润的穴,把跳蛋推的更深,让它重重的碾过五条悟的前列腺,使五条悟喘的更加激烈,几乎要背过气去。
“嗯啊…杰…不行了…真的不行了…”五条悟哭腔都出来了,往日他都是求着夏油杰要,现在却反了过来,刚刚射过一次的身体本就敏感,再加上药效,敏感度更是上了一层,夏油杰把自己的后穴弄得爽的要命,空虚感却越来越重。好想要杰插进来…五条悟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下:“杰…咳…进来…求你了…呜…”
夏油杰听着五条悟的请求,只是安抚的亲了一下五条悟,然后朝他笑笑,将自己的性器掏出撸动,戳到五条悟嘴边:“悟帮我舔舔再说吧。”
“唔!”五条悟不禁有些气恼,但他还是伸出软滑的红舌,变换角度细致地将夏油杰的性器前后左右都服侍了一遍,然后开始给夏油杰深喉。没一会儿五条悟的口腔就开始发酸发麻,口水不断地从嘴角流出来。可夏油杰依旧没有射出来的意思,五条悟只能憋着一股气更卖力地吞吐起来,伸出一手握着含不住的部分上下撸动,另一只手则揉捏底下的两颗囊袋。
夏油杰终于喘息起来,安抚似的将性器从五条悟口中抽出来。然后扶着粗大的性器操了进去,抵着还未拿出的跳蛋直接大开大合的进出,每一次都重重的碾过五条悟的前列腺。
“不!等等…东西还…还没有拿出来…嗯…!”五条悟尖叫起来,空虚的后穴却很快就适应了夏油杰的粗度和频率,配合着内部的蠕动自发吞吐起来。
夏油杰看着他被自己肏得神情恍惚的模样,动的更加厉害,胯骨狠狠地撞着五条悟雪白的臀肉,手上揉捏着他因为刺激挺立充血的乳尖,把五条悟激的更狠。跳蛋若有若无的嗡嗡声和色情的交合声传到五条悟耳里,让人脸红心跳。
“哈…嗯啊…杰…不要了…”突然加快的频率让跳蛋进的更深,抵着前列腺震动着,五条悟抓着夏油杰的手臂哀喊,内里却加速收缩将他越裹越紧。
夏油杰见他这样便空出一手摸去他的性器,给他撸了几下便用指腹去磨他的尿道口。前端强烈的快感让五条悟本能地往后缩紧屁股,把夏油杰的性器吞得更深更紧,五条悟的脑中一片空白,性器漏出一股股白精,又攀上了一次高潮。
夏油杰没有照顾五条悟的不应期,反而享受着被紧致柔软的肠道紧紧包裹的感觉,更加猛烈的抽插之后抵着前列腺在五条悟的后穴里射了出来。“不…杰…哈啊…嗯…”五条悟支离破碎的呻吟着,他双眼上翻,吐出一小节软舌,生理眼泪和口水流的满脸都是,却被夏油杰坏心的揪住舌头,用手在自己嘴里搅动,五条悟有心反抗,却被钉在夏油杰的性器上被迫承受着内射,只能含糊的呜呜几声表示不满。
夏油杰见此便松开手,从五条悟身体里退出来,将五条悟翻过来变成跪爬的姿势,拍了拍五条悟的屁股说:“悟自己把跳蛋排出来吧。”
五条悟恶狠狠的往后瞪了一眼夏油杰,泛着泪光的眼睛没有任何威胁力,大腿根颤抖着,试图将在深处的跳蛋推出,却在它又一次碾过前列腺时失力的趴下,只能小声的哀求着:“杰…帮帮我… ”
夏油杰故作好心的叹了口气:“唉,那我就帮帮悟吧。”他探进五条悟里面,伸手揪住那颗跳蛋,但不立即拿出来,而是捏住它碾在前列腺上,将五条悟欺负的止不住喘息呻吟才抽出来。
五条悟却是被药效折磨的欲求不满起来。他转身看向夏油杰,突然起身摁倒了他,骑在夏油杰身上磨蹭着穴口,然后坐了下去。五条悟喘息了一声,缓了一会后就在夏油杰的胯骨上起伏骑动起来,他双手撑在夏油杰的肩上,控制着力度挤压自己的乳肉,意图勾引夏油杰。快感扩散到腹间,让前方的性器吐起水来。
夏油杰眯起眼喘息起来,他看着两人紧密结合的下体,五条悟被撑得有些红肿的后穴殷勤地吞吐着自己的性器,挤出的水液和精液被打成细小的泡沫围在穴口上,他细嫩的大腿根早己被夏油杰腰腹上的热汗打湿,几经摩擦上面红了一片,后穴里的软肉也被磨的又热又胀,喂不饱似地蠕动起来榨取夏油杰的精液。
夏油杰当然不会就那么让五条悟骑自己,他一手扶着对方的腰肢重重的按下去,把五条悟激出眼泪和呻吟,骤然失了些力气,但五条悟毕竟体验了十几年的性爱,早就被肏熟了。他故意喘的浪荡,配合着夏油杰抽插的频率夹紧收缩着后穴,势必要把夏油杰榨出精来,但也因此把自己的前列腺往对方的那根东西上送,使快感来的猛烈异常。更别说夏油杰还捏着他的乳尖,让五条悟爽的有些喘不过气。
“哈啊…慢点…杰…啊…”五条悟感觉夏油杰要将自己的内脏捅错位了,这个体位进的太深,五条悟薄薄的肚子突起一块,是夏油杰的那根东西。
夏油杰充耳不闻,将五条悟肏的更狠,他再次捅进去时直接进到了乙状结肠,把五条悟弄得一噎,无声的达到了高潮。
夏油杰见他这样便抽出来,要五条悟给他乳交。五条悟仿佛真的被肏傻了,什么都没说就乖乖的俯下身去挤压着乳肉给夏油杰弄出一条可插的缝来,多出来的就含在嘴里,双唇紧框在冠状沟处起伏套弄,舌头在前端上撮吸着,夏油杰在乳肉间抽插着,猝不及防的射了五条悟一嘴。
“咳…”五条悟微呛了一下,然后乖巧的张开嘴示意他吞下去了。他黏黏糊糊的凑上去亲夏油杰,勾着夏油杰的舌头舔,活像只猫儿。夏油杰笑着拍拍他,让他下去。五条悟坐起来,扒开己经不能看的风衣,上面满是水液和白浊,或许还有些自己的眼泪和口水。
五条悟又凑上去,因为药效的缘故仍觉得不满足,己经勃起的下半身分外惹眼。他勾着夏油杰脖子说:“再来嘛。”

46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