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色情淫秽有限公司(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啊!)

*设定是人妻,285
*有社畜28夏和17岁dk夏,设定很迷,非常非常迷,而且ooc,慎入
*后面有三人行

夏油杰犹豫的看了看面前的门,老师说的地方是这里吗?
虽然和自己同名的数学老师说可以随时来他家玩,虽然现在也才下午,但是老师会不会被自己打扰到…夏油杰有些不安,果然不应该看老师家离自己很近然后脑子一热就过来啊。而且自己也只带了蛋糕来拜访,是不是有些不礼貌…算了,总之敲门看看吧,如果没人在的话那就走,有人的话就去拜访一下老师,也不算是失礼,夏油杰下定了决心,敲了敲门。
“是谁?”门后有人问到,“我是…”夏油杰来不及说完就见面前的门被打开,里面是一位裹着浴巾的男性,白色的发梢还湿漉漉的,正用那双漂亮蓝眼睛看着自己:“是杰君吗?”“啊,是,不是,请问夏油先生他…”夏油杰眼睛不知道往哪放,语无伦次的说。
“他出去了哦,”面前的人说:“我是他的妻子,五条悟,杰君可以叫我五条夫人,先进来吧。”夏油杰便跟着五条悟走进了老师的家里。夏油老师的家很简洁温馨呢,夏油杰想着,老师的妻子身材也好好…不对!我在想什么啊,那可是五条夫人!夏油杰慌张的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冷静一点,前面的五条悟带着夏油杰走到了客厅里,“杰君先坐着吧,夏油他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谢谢…那个…五条夫人,这是我带来的一些甜品,还请您收下。”“啊,谢谢你,”五条悟有些惊讶的收下了:“杰君不用那么客气的,其实我从以前就一直想见见杰君,可惜一直没有时间,这次终于见到你了。”夏油杰笑了笑:“是吗?我倒是没想到老师他还有妻子。”
“这样吗?那杰君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五条悟忽然凑近夏油杰,稍稍露出来了些乳沟,问到。“唉?您吗,感觉是那种非常…善良而又好相处的人。”夏油杰组织着语言,尽力控制着自己的视线不乱飘:“是位好人。”
“杰君是这样想的吗?”五条悟清楚的看见夏油杰眼中的慌乱,整个人几乎压在夏油杰身上。“啊…是…五条夫人,您能不能…”夏油杰没了声音,因为五条悟的手正按在夏油杰两腿间,饱满的胸部也已经压到了夏油杰身上。夏油杰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杰君真是好可爱。”五条悟的手已经感受到夏油杰在逐渐硬起来,“那么经不住吗?”“夫…夫人,请您自重,唉!等等!”夏油杰看着五条悟低下头,轻而易举的扒下了自己的裤子,含住了自己的性器,脑袋空白了一瞬间,然后惊讶和不知所措的情绪充满了自己的脑海,五条悟的舌头色情的描绘着夏油杰性器的轮廓,高热的口腔吞吐着自己的性器,虽然被含的很爽,但是夏油杰的理智告诉自己,这是五条夫人,而且现在还是在老师家里,自己不应该这样做。
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
五条夫人的嘴里,真的好舒服,本来男高中生就是精力旺盛,更何况夏油杰长那么大也没经历过那么刺激的口交,理智在挣扎两下无果后,欲望就占了上风,夏油杰无师自通的按住五条悟的头试图让他含的更深,腰也微微挺动起来把性器戳进五条悟嘴里。五条悟猝不及防被噎了个够呛,夏油杰的性器本来就不小,能吞下去已经很勉强了,整根有点为难他,好在五条悟长年累月的用嘴服侍夏油老师粗大的性器,早已锻炼出技巧和经验,所以现在也尚且能游刃有余的应付高中生的性器,虽然喉头已经有些发酸,但是也不是什么大事。
夏油杰这边已经有些不行了,头皮爽的发麻,喘息也有些控制不住,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下体的触感上,终于在五条夫人的又一次深喉后射了出来。
“咳咳!”五条悟突然被口爆,呛的双眼发红,有些生理泪水流了下来,夏油杰有些被吓到了:“夫人?您没事吧?”五条悟逐渐缓了过来:“没事…杰你好精神啊,这么快又硬了吗。”夏油杰看着再次挺立起来的下身,脸红的不能再红:“对…对不起。”
“没事,杰真是纯情呢”五条悟说:“既然我的用嘴巴帮杰了,那杰是不是也该帮帮我?”
“唉?我…我该怎么帮您?”夏油杰犹豫的问
“杰只要来操我就可以了,快点啦,这条浴巾好碍事的。”
“唉?可是…”
“还不懂吗?”五条悟叹了口气:“来操我。”说着就背过身去,解开了浴巾,露出了雪白的臀部,握着夏油杰的手就往自己的后穴里摸。夏油杰犹豫的伸出了一根手指探进了五条悟的后穴。出乎意料的黏腻湿润,虽然夏油杰没有摸过女生的下面,但是他感觉五条夫人的这口穴也不比女生差多少了,甚至更能吸,才进去一根手指就绞紧了后穴,微微的喘息已经从五条悟的嘴里露出来。
“哈…直接,直接操进来,杰君…唔!”五条悟毫无防备之下被夏油杰插入,内壁的软肉绞紧了高中生的性器,肉穴由内到外都被撑到最大失了血色,连外围都被撑得朝两边鼓开发白,五条悟身体微微发抖,有些受不住,倒不是说痛,这种程度的性爱对他来说只是开胃菜,只是猛的被全部插入,前列腺被重重碾过,快感一下子堆叠起来,几乎让五条悟头晕目眩。夏油杰也好受不到哪去,自己的性器被层层叠叠的软肉紧紧地绞紧,他没有直接射出来就已经是自制力强了。缓了缓后,夏油杰开始在五条悟的后穴里大抽大动起来,每次退出都只留龟头在里面,挺进时几乎要将卵囊一起塞进去,操得发红的洞口处立刻挤出一圈细白的泡沫。
“哈…嗯啊…别…慢点!”五条悟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力度,整个人都被操得上下耸动起来。夏油杰的性器来回顶在他的前列腺上,下腹一阵阵的麻疼感让他呻吟出来。
“五条夫人明明很喜欢啊,下面吸的很紧。”夏油杰喘息着,低头看着五条悟穴里的媚肉被自己操得往外翻。“不…啊嗯…不…慢点…哈啊…哈…”五条悟的眼睛已经有些翻白,不知道自己在喊些什么,一波一波的快感像电流一般通向全身,让他脚尖绷得发直。
“你们玩的倒是很开心。”一道没有什么感情的声音从玄关处传来,让客厅里的两个人的动作一僵。
“夏…夏油老师…”夏油杰的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自己和五条夫人干的这种不齿之事,被抓包了…我会死吗?夏油杰绝望的想。
“杰…哈…你不来…一起吗?”五条悟还没有从性事里回过神来,不住的喘息着。
“你能受得住两个人一起干你?”那个夏油杰问。
“当然…啊…杰君你能不能,先出来一下…”五条悟看着身后的小杰
“唉?当然可以,等等,五条夫人你要干什么?”夏油杰没有反应过来现在的局面,只能茫然的退出了五条悟的身体。“啊,那个杰要从后面操我,所以杰君你只能用前面的嘴委屈一下了。”说着,五条悟指了指自己嘴。“等等?夏油老师他…”夏油杰震惊且疑惑的看向夏油老师,脸上的表情满是不可置信。
“杰他知道的啊,”五条悟理所当然的说:“杰,快点过来~”那个夏油杰沉默的走了过来,从裤子中掏出了自己粗大的性器,撸硬了便插进五条悟的后穴里,没有给他适应时间便大抽大合的挺动起来。五条悟张着嘴舌头打颤,双眼失神,内部的敏感点被捣,绝顶的快感几乎淹没他的神经,直觉往后缩逃屁股,却被夏油杰一掌捏住腰肢重重地压向自己,五条悟只能颤抖的射出了精液。
“夏油同学,不来吗?”那个夏油老师边操五条悟边问夏油杰。“啊,是…”夏油杰犹疑的走到了五条悟的正前方,将还硬着的性器插进了五条悟的嘴里,微微的抽动起来。
“唔!”敏感点重重地被夏油杰撞过,五条悟仰头想要呻吟,却被另一个夏油杰的性器堵着不能出声,身体由内部生出一股要命的快感,眼泪被逼的满脸都是,早已没了之前的清游刃有余,身体被两个夏油杰弄得阵阵颤抖,内里酸麻不堪,很快就又到了高潮。
高潮的五条悟吸的很紧,夏油老师并没有体谅他在不应期,反而更加快速的抽插起来,耻骨区狠狠地撞着五条悟的屁股,“唔…”突然加快的频率让五条悟呜咽起来,内里却收缩的更紧。五条悟的口水渗到了下巴,只能更加卖力的吸着夏油杰的性器,希望能快点解放。
高中生的夏油杰毕竟年轻,没有那么多性爱经验,过了一会就射在了五条悟的脸上,这会五条悟的脸已经很狼狈了,口水精液眼泪满脸都是,年长的夏油老师却没有那么好应付。
“不要…不…要了…唔…”五条悟哽咽破碎的吟喊被下体交合冲撞声掩盖,下身被他顶得直晃,两条细白的腿不停的颤抖,夏油杰不待五条悟缓过来,在他股间深入深出,每一下都豪不留情地碾过他的前列腺,五条悟只剩下尖叫的份了,他觉得自己像徘徊在死亡线边缘,脑袋里一片空白,喉结不停地翻滚,身体不住地颤抖,就在五条悟觉得自己快要昏过去时,积累的欲望随着他一声高昂的呻吟,稀薄的精液射在了地板上。
夏油杰抱着他的屁股狠狠操开他急剧收缩的层层肠壁,在最后一记深入时将精液全部射给了五条悟,与此同时五条悟也彻底的昏了过去。
看着夏油老师把五条悟抱回了他们的卧室,夏油杰很快穿好了衣服,还收拾了下被弄脏的地板,准备回去了,夏油杰走到玄关处换鞋,夏油老师在这时走了出来,看到夏油杰帮自己把地板收拾好了有些惊讶:“谢谢你帮我收拾了一下屋子。”“没…没事。”夏油杰有些紧张,“老师,我…”
“没关系,不是你的错。”夏油老师看着自己的学生,帮他打开了门:“不早了,你先回家吧。”
“啊,是…那老师再见。”夏油杰向自己的老师挥了挥手准备下楼,却听到自己老师说:“欢迎下次再来。”

17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