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悟做了一个梦

五条悟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回到了少年时代,看到了一个身着袈裟的人。
那个人对他说了什么,他有些不记得了。
五条悟只记得,自己在梦里很难过,醒来时泪流满面。
仅此而已。

这个梦并没有对五条悟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他还是该出任务时出任务,该上课时上课。只是在偶尔,五条悟会有一种奇异的重叠感,仿佛梦境接入现实。
五条悟在这些时候,会不自觉的想起那个穿着袈裟的人。
不过这种偶尔的时候开始变得多起来时,五条悟心里有了一些隐秘的不安。
出任务到新宿时,五条悟对着手机地图找着一家有名的甜品店,走过一条街时,他不知为何停住了,在人来人往的人群中,生出许多复杂的情绪。愤怒,欣喜,悲伤,这些情绪出现的毫无道理,五条悟环顾四周,他确定自己从未来过这里,但那股怪异的熟悉感如影随形,使他的心情不受控制低落下去,像是有什么人正在离他而去,自己却无能为力。
这种感觉不算好受,五条悟抿了抿嘴,快步离开了这条街。

在给学生上课时,经过一片绿荫,他会忽然觉得好像有三个人坐在树下聊天。那场景是如此鲜活,以至于五条悟几乎能看到他们。
“五条你给我闭嘴,”硝子有些绝望的捂上耳朵,“你们两个别说了!”
“哈哈,硝子你也不至于那么大反应吧~”他看见还是少年的自己笑着倒在另一个人身上。、
“悟,你也收敛一点吧。”那个人低头对少年的自己笑了笑,神情模糊不清。
是谁呢。
那个人是谁呢。
五条悟恍惚的站在树下,却被一声呼唤喊的回了神。
“五条老师!”
他抬头看,是虎杖悠仁在楼上喊他。
“五条老师,你迟到了哦!”
“啊,悠仁,老师这就来。”五条悟朝楼上挥了挥手,压下心中的疑惑,继续走向了教学楼。

还有一次是在一间寺庙里,那里一片狼藉,五条悟赶过去时里面的僧人几乎被咒灵杀光,只剩下几个小和尚挤在角落发抖。五条悟朝他们走去,蹲下来拍了拍小和尚的脑袋:“没事了。”
那几个小和尚抬起头,脸哭的简直不能看,身上也都是血,说话的时候也在发抖:“真,真的吗?”
“真的啦。”五条悟看了看周围,想要找一块干净的布给他们擦擦脸和身上的血,却看见了墙上挂着的一件袈裟。
那件袈裟还算干净,五条悟将它拿下来,不自觉地皱了皱眉。
那个梦里…好像有一个人穿着这件袈裟,那个人的名字和样貌都模糊不清,只有身上的袈裟比较清晰,被风吹的扬了起来,让五条悟能够辨认出来,是这件。
他转过头,问这几个小和尚:“这件袈裟叫什么?”
小和尚们紧凑在他身边,好像这样就可以汲取一点力量似的。有一个大着胆子说:“五条袈裟。”
五条啊…五条悟垂下眼,没有再问什么。

如此这般一次两次,五条悟再心大也察觉出一点不对劲了,他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人,但是那个人姓甚名谁,他一概不知
“硝子,我难道是精神分裂吗?”五条悟坐在椅子上,托着腮对家入硝子抱怨着,“这种事也太不对劲了吧。”
“这样啊。”家入硝子看着他,给自己点了一根烟,“可能是你出任务太频繁,精神比较紧绷出现的幻觉?”
她吐了口烟:“需要我给你开点安眠药吗。”
五条悟撇了撇嘴:“不用了,你又不是真正的医生,开药给我我吃死了怎么办。”
家入硝子翻了个白眼:“我巴不得你被吃死。”
“不过,硝子你不觉得我们好像有三个人吗?”五条悟侧头看着家入硝子,有些郁闷的问。
“三个?算上娜娜明吗。”
“不是啦…算了,硝子你知道五条袈裟吗?”
“哈?你要出家?”硝子一脸黑线。
“跟硝子说不清啊…”五条悟叹了口气,站起来走向门口。
“五条,”家入硝子皱了皱眉,“有什么事…”
“不是什么大事啦,还有,”五条悟顿了顿,“抽那么多烟,会变丑的哦。”
“五条!”
“哈哈,不要在意嘛。”五条悟笑着走出了门。

在这之后,五条悟也或多或少的问过娜娜明和夜蛾,连很少见面的九十九由基也问了一遍。结果是没有,他们都不知道这个人。
但全部人都瞒着自己的这个可能性,又太低了,先不说硝子有没有可能骗他,六眼就可以告诉他别人有没有说谎了。测试的结果也很一致,谁都没有说慌。也就是说,他们确确实实不知道那个人的存在,除了自己。
不过话虽这么说,他自己也只是偶然窥见了一些零散的记忆,连这些是不是真的都不知道。那个人的姓名,样貌,年龄就更不用说了,全都模糊不清。
只能在高专里逛逛,看看能不能再想起来一点事情了,他想。

五条悟特意挑了一个晴天去高专,他在偌大的学校里晃来晃去,希望能想起来一点关于那个人的事情,不过走了那么久,他也没想起来什么有用的信息,零散的记忆倒是不时地涌上来,通常是他和那个人在学校的路上打闹,也有些是在寝室里躺在床上谈天说地。虽然这些画面很是零碎,但五条悟还是从里面捕捉倒了一些那个人的信息,他应该长的不错,是长发,比自己矮一点,体术好像很好…五条悟想着想着,忽然停住了。
他走到了一条小巷旁。
那条小巷无端在下午明媚的阳光下显出一些可怖的光景,就好像有人死在了这里,那人坐在小巷口,披散着头发,一条手臂不见,只留下参差不齐的伤口,白色的里衣被血迹染成暗红,看着狼狈不堪。在恍惚间,那人好像抬起了头,对五条悟笑了笑。
“悟,你来了啊。”
五条悟几乎是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然后愣在了这里,因为他听见了自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那声音近乎冷漠,但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痛苦。
那个声音说:“夏油杰。”
夏油杰…
夏油杰。
是夏油杰。
无数的回忆袭来,使五条悟不受控制的踉跄了一下,他急促的呼吸着,好像一条快要死去的鸟,正在拼命汲取着生命最后的氧气。
五条悟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站直了身体,他又一次想起来了,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
他现在在狱门疆里,从前经历的场景,都只是狱门疆创造的“现实”。这个“现实”会让五条悟重复从出生到死去的过程,但是剧情每一次都不一样,跟真正在现实经历的也会有差别。
眼前的场景已经开始逐渐扭曲,五条悟侧了侧头,对着空气说:“这一次你还是没有困住我,真是可惜啊,每次都被我想起来。”
这已经是五条悟第206次经历“现实”了,如果自己在“现实”中没有想起来真正的记忆,那大概就是被成功封印了。但如果想起来了,狱门疆就会放弃这个场景,将他投放到另一个“现实”,这中间有一个冲击区,是狱门疆封印自己记忆的时候,五条悟试过在这时用自己的咒力抵抗狱门疆,但是无济于事,他还是会被投放。
被封印记忆的感觉不好受,每次刚刚想起来就被封印记忆更不好受,不过经历过这么多次,五条悟也已经习惯了,很快就会好的。他对自己说。
五条悟在等待中,再次想起了那个梦。
每次被投放到现实后,都会做那个梦啊。
那个梦里,夏油杰究竟对自己说了什么呢。
五条悟闭上了眼睛。

五条悟做了一个梦。
梦里,自己是少年人的模样,夏油杰却穿着袈裟,很开心的对自己说:“悟。”
“我爱你啊。”
夏油杰脸上的笑太过灿烂,他在现实中绝对不会露出这种表情,所以五条悟也朦胧的意识到这是梦。
“但是爱是没有意义的。”他看见夏油杰转过身,抬脚走向自己的前方。
“爱一个死人也没有意义。”夏油杰没有停下,只是走的更远。
“所以不要再爱我了,悟。”夏油杰的身影已经模糊了起来,只有声音还是那般清晰。
这个梦快要结束了。
五条悟想要再坚持久一些,因为他看到夏油杰在远方,隐约要回头。
至少要等到他回头…

五条悟睁开了眼。
头好痛…刚刚做梦了吗…
他起身,迷迷糊糊的去了卫生间洗漱,看了眼镜子,愣住了。
自己泪流满面。

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