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一梦

在潮湿且漆黑的小巷子里,理应阒无一人,然而往深处一听,却能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如同老鼠撕扯垃圾袋,在袋中的沉淀物发酵渗出腐烂的汁液中来回折腾。

然而并不是,夏油杰比谁都清楚这声音的来由。身为一名初中生,夏油杰却是附近一帶人见人怕的不良少年,但在学校因为成绩优异也没人说些什么。夏油杰心知肚明,学校只是为了自己的升学率,只要自己不做太过出格的事情,根本没人会来拦自己。回归正题,夏油杰正在一下又一下地狠狠踢向陌生男子的腹部,男子发出了低呤与求救声被夏油杰隔绝在外,哪怕男子已经是个成年人,还是抵不过夏油杰的体术,他甚至不知道这小男孩的力气是从哪里来的。但因为腹部内腔受到挤压,男子开始咳嗽起来,更有甚者咳出了胃液,胃液灼烧了喉咙,使其更加疼痛。

“你…咳…是谁?”
“对不起!咳…放过我吧!!”
“求求你了!”

夏油杰看到他开始呐喊,觉得不耐烦,便随地找了一个旧灯泡塞进他的口腔里面。他知道,基本上人口中只要塞进了一个灯泡,那灯泡就很难拔出来。因此男子也只剩下满脸泪水与汗水的交织,和无声的求救。夏油杰如同发怒的野兽,他用爪子狠狠的掐住男子的喉咙,用极其愤怒的声音,说道:

“想和悟去了哪里。”
“是去了宾馆对吧?”

他大力的掐住男人的脖子,直至手臂的青筋突起,而男人的泪水即将流到他的手之际,夏油杰甩开了手,男人也应声倒地,一屁股坐在地上,牙齿直接硌到灯泡,牙龈开始出血。夏油杰拿起了自己的棒球棍,一下又一下地打向陌生男子的面部,直到口中的灯泡碎裂,玻璃渣子一片片的刺入男子的口腔里,情急之下男子更是不自觉地吞了几片玻璃碎片,他感受到自己的喉咙正在被刮伤,但身体内部自觉的吞咽行为并没有停止,所以等待他的只有无尽的痛苦,更别提夏油杰正用球棒暴戾地打向他的眼睛,直至形成眼球钝挫伤,男人开始视线模糊,眼前的棒球棍变成了散影,看来是眼球破裂了,血从下眼睑滲出。眼底骨头也裂开了,使视线向下沉。即便如此,夏油杰依旧是死命用着棍子击打,眼神没有一丝怜悯,甚至异常冷静。夏油杰知道如何延长他的痛苦,也知道为何他要痛苦——

那天夏油杰放学回到了家,身为他的监护人——五条悟正把饭菜放在桌子上,随后开门迎接他的孩子。

“杰你回来啦~”
“桌子上有饭菜,自已去弄来吃哦。”
“我今晚要出去,杰不用等我了。”

五条悟还是穿着黑色的风衣,帶着眼罩,看不出喜与悲。摸了摸夏油杰的头,便匆匆离开了。夏油杰他心里清楚,喜欢着他,若果任性是最被低估的美德;卑微是最被高估的品行。他逼不得已的卑微,只是给自己的伪装,他心知肚明,自己并不能保护到悟。哪怕自己把体术练的多么厉害,依旧是一介凡人。但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悟和自己一样,也会对性臣服,也会产生性快感。就在不久的晚上,夏油杰半夜起来喝口水,听到悟的房间里轻微细碎的声音,而房间门缝透着细细一条光,如放肆勾引的蛇,混杂着些许水声,夏油杰的放轻了脚步缓缓向那束光移动,而眼前的景象也随之呼之欲出。五条悟全裸躺在床上,双腿半张,性器上翘。然而他并没有玩弄他那根阴茎,而是将手指一遍遍磨蹭自己的肛口,如同女人般,发出呻吟声与肠液咕叽咕叽的声音,仿佛真能透过那个肉穴得到快感,像个婊子般期许着被肉棒插入。夏油杰看着眼前的风景,硬得发疼,如果他再长大一点,不再是小孩了,是否就会允许自己前往那处温柔乡。

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夏油杰并没有等到那个时候。他趁着五条悟出个买甜品的时间,翻看着他落下的手机。脸色突然就暗沉了起来,手机上竟是悟和一个陌生男子对话。而手机上写着他们见面的日子,即是今天——

夏油杰并没有吃饭,拿起家里的棒球棍就往后门走去,翻过栏杆,往巷子里走,这是往他们约定地最近的捷径,他必须要在比悟还要快的时间找到那名男子。事情是顺利的,夏油杰穿着校服,装着是一个迷路的学生,很快就把男子引去了小巷。

正当男子还在迷惑之际,夏油杰脱下了学校外套,露出自己手臂上的纹身,背着男子将外套狠狠的勒在他的脖子上,直至男子晕厥在地。

男子双手骨折被反绑在垃圾堆旁,口中已经碎裂开的灯泡扎破他的嘴巴。夏油杰拿起球棍就往他嘴里塞,把已经扎进他牙肉里的玻璃碎片,向他喉咙里推进。

“杰。”

一声清楚而熟悉的叫声划破了夜空,但夏油杰并没有转身,他很清楚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他很清楚,这一切都是因为喜欢他而做的。可他呢?是否也喜欢自己?还是还把自己当成一个小孩子对待?过多的疑问充斥着脑海,形成荒芜的沙漠。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南柯一梦,而梦碎了,就圆不回来了。五条悟倚在墙边,双手插着口袋,夏油杰转身就要走,却被五条悟一把拉着。

“干什么。”
“……”

夏油杰没有回答,只见五条悟的手握的更紧了,他知道他在生气。半刻,五条悟叹了一口气,蹲下来,捏着夏油杰的脸。

“不就是装大人吗?”
“让你装。”

五条悟吻上了还在震惊的夏油杰,起初还是单纯的嘴巴碰嘴巴。后来夏油杰惊觉,自己的嘴唇感觉到一丝湿湿的触感,猛的睁开眼,看见五条悟伸出了自己的舌头,打算撬开自己的嘴唇,这种色情意味的接吻,让他措手不及。他被迫张开了嘴巴,两个舌尖在夜色中交缠,吞下了带着唾液的灯光,影子看去,尽是纵情缠绵。

27 Likes

好喜欢:sob: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