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庸人歌功颂德

人类夏&妖怪五

现pa

ooc预警

:smiley:

在花店工作的夏油杰同学,总是喜欢在上班之前从家里带上一盒提前准备好的泡芙或者是大福,又或者是其他的很甜的好吃的。其实,夏油杰不是特别喜欢那些甜到掉渣又花里胡哨的食物,作为一名固执的咸党,贵的没道理的小蛋糕于情于理都不应该出现在他的白色小冰箱里的。

唉,可还是架不住有人喜欢吃嘛。

早上八点半的阳光是二十七度,楼下停着一排山地车,有一辆的坐垫上立着一对蜻蜓。门面里家不远,骑车只需要七分钟的时间。一会儿,拎着便当袋的夏油同学一手从口袋里摸出钥匙,一手把装着舒芙蕾的袋子丢到了一边。

在店门口已经蹲了一个晚上的五条悟轻松愉快地接住他的早餐,昨晚下了场不大不小的雨,夏油杰看见五条悟那头还是湿淋淋的白发,贴在额头上的刘海,头顶上面还搭着几片树叶子。夏油杰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他就说:“下雨天就回家嘛……”

大概,五条悟太过于期待地盯着他的早餐了,倒是被夏油杰突然的发言下了一大跳,端着食物手忽地松开,夏油杰就看着套着塑料盒的甜品做自由落体,然后再被五条悟总是藏起来的那只白色大尾巴接住。

五条悟的大尾巴和他的那头白发一样,看着是雪白雪白的,摸起来是毛茸茸的,是很讨人喜欢的手感,比夏油杰家里的任何一床被子都要软乎。大概还是沾了雨水的缘故,今天的大尾巴目测没有那么蓬松,并且上面还有少量的泥巴,脏兮兮的。

夏油杰叹了口气,他知道五条悟有家可以回,但是五条悟不回家,夏油杰也不知道这家伙是什么问题。五条悟总是喜欢蹲在他的店门口,从三年前开始,每个早上都有这个蠢呼呼的白狐狸的身影。夏油杰一开始也不理解,但是五条悟很犟很不讲道理,非要赖上他。五条悟喜欢呆在他的店里店外,店里有两把白桦木做的小椅子,还有一个简约的小桌,白毛狐狸喜欢桌子上草莓蛋糕,问夏油杰可不可以给他吃。白狐狸很有钱的,他吃了那个草莓蛋糕后就给了夏油杰一颗晶莹剔透的如同雨后晴空一般耀眼的湖蓝色宝石。

宝石是真的,夏油杰问过他的同学,某专业人士冥小姐了,那的确是真的,是一颗拍到一万美金都不足为过的那种货真价实的值钱石头。可夏油杰不懂这些,他只好又买了一盒草莓蛋糕,五条悟再来拜访他的时候,他把宝石和蛋糕都给了五条悟。

“别来找我了,宝石我不要,蛋糕我白送,就这样吧。”

“不行的哟杰,不能这样。”

所以,五条悟是认识夏油杰的,而且是一开始就认识,但夏油杰没有说过自己的名字,所以那是夏油杰不记得的时候。可是五条悟就是知道了,所以呢,五条悟蹲在他的店门口不是偶然,而是有着他自己的目的的,但是那个是什么夏油杰他不知道。

后来,夏油杰还是留下了那颗宝石,以及一只很多余的狐狸仙。白狐狸喜欢穿着一身白底蓝纹的蜻蜓和服,还爱不穿鞋子光着脚丫子到处跑,而更多的时候是蹲在他的店门口等他那一天又一天的到来。流逝的时间像是沙漏里的沙子,一刻不停的向下,然后反转一下,继续向下,不过生活是向前的,而习惯是逐渐养成的。夏油杰不喜欢甜掉牙的食物,但却习惯了给那只嫌人的白狐狸带。就像,狐妖五条悟永远讨厌寂寞讨厌一个人,可是他也还是每天都在等着夏油杰来开门。

家入硝子是夏油杰的朋友,她看不见白狐狸,到底不是每个人都能看见妖怪的。黑眼圈女孩她时常会来夏油杰的店里买一些花。喜欢抽烟的女孩根本不懂花,每次都是夏油杰亲自挑选着给她的。花可真是好东西,好看好闻 ,可以送人,也可以拿来做饭。家入硝子有次特意买了许多红玫瑰,夏油杰问你是有喜欢的人了吗要送这花,硝子翻了一个大白眼懒得搭理。过了几天,硝子和歌姬一起过来,在那天的日落时分,送了一盒新出炉的玫瑰饼给夏油杰。

“总觉得还是给你搞一盒嘛。”硝子说,她带着她的学姐轻松地离开。可玫瑰饼齁甜齁甜,糖不要钱一样的放得过多了,于是夏油杰只是吃了一口就没法接受下去了,接着五条悟突然冒出,理所当然地抢走了夏油杰手里的那块饼。五条悟不讨厌甜的东西,哪怕是夏油杰咬过一口的也没关系,他就是很自然地拿走了那块饼。

“杰有喜欢的人啦?”五条悟吃着玫瑰饼 喝着全糖柠檬茶,玫瑰饼被五条悟占为己有,他一整个人扒在在椅子上,委屈的大长腿有点无处可放。而夏油杰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无话可答。

好嘛,夏油同学的确是有喜欢的人,很好看的坏脾气同学,不过时间很远了,记得不太清了。就是记不得了,那也就是随便啦算了啦的意思,反正也没什么可能,且夏油杰估摸着对方也记不得他了吧。那人昔日力是他的高中同桌,那也是个可怕的甜党,是个无可救药的笨蛋家伙。

远处的太阳落到一半,那一半就藏在了山山的背后,暗玫瑰色里透着金黄的余晖穿过花店的白色百叶窗,被分割过的光又落在了漂亮男人的后背上。而这个时间,夏油杰该下班回家,他一如既往地重复着那句话。

夏油杰说:“回去吧。”

五条悟说:“我等你。”

是啊,五条悟总是说他在等夏油杰,可是究竟等的是个什么东西还是什么玩意,那夏油杰的确不知道。他眼里只有自己,每一次落日时分,每一个荒凉的清晨,余下一场场喧嚣的晌午,深夜一串串冰凉的雨线,他都是一个人,等谁的话估计是玩笑话。

“你其实不用等我的。”夏油杰说。

“唉杰凭什么管我呢。”五条悟笑。

五条悟支着下巴,转动头侧着身看向背后,身后是一片难以名状的阴影,他就轻飘飘地说,没什么将就的感情放在里头,那也不是一个问句,偏偏只是一个没带什么感情的陈述句。对的,他只是在说一件我微不足道的事,就像是他从来不去理会夏油杰的意见。不过,如果不是他总这样,夏油杰真的会以为五条悟其实是喜欢他的。

以前就是,从那时就是,夏油杰觉得五条悟说不定是自己前世的恋人,因为五条悟是妖而他是人,所以轮回过一遍来找他延续前缘。五条悟好看,他也不差,他五条悟总是在他这,他不讨厌五条悟。所以,他旁敲侧击地试探过很多次,可回回结果都是石沉大海的没有踪迹,五条悟总是那么天真与敏感,他太聪明了。然而在不经意的瞬间,又如同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一般美好。他也许有着什么独特的理由,但夏油杰觉得那只是借口。

夏油杰锁门,五条悟不走,蹲在门口。门口也有花,是容易养活的小蓝花,容易养活的植物大都能自力更生,容易养活的五条悟其实一个人也可以活得好好的。没有甜点也可以很安心的活下去,可还是不能没有夏油杰。五条悟习惯呆在这里,他不理解人类,妖和人类,这样的相处是否合理从来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暖阳春草,夏蝉与风,枯败的草,落下的雪,已经地三年了,而且马上又是夏天,如果可以,这样就好,一直这样就好。

夏油杰是个很棒的人呢,开花店很不容易,辛苦还难得挣钱,而日复一日的给一只妖怪带好吃的更不容易。但五条悟不帮忙,他总是看着夏油杰忙,不过他当然也没闲着,他在吃限量口味的喜久福,一口一口的,这个老贵了,夏油杰不怎么给他买。五条悟很有钱,毕竟他有老多宝石了,但是夏油杰说一颗就够了。

夏油杰终究没有卖掉那颗漂亮的石头,太好看的,传下去吧,以后留给子孙,夏油杰想。可是想法跟不上现实,夏油杰不会结婚,但是他收养了两个小姑娘,可以给姑娘们传下去,宝石只有一颗,以后猜拳决定给谁就行。

五条悟待的第三年,还是一如既往,地球照常的转,天还是按时的黑,日落回来,夏油杰要下班锁门然后骑车回家,五条悟就蹲在那里,夏油杰不在的时候,他可能会变成一只大白狐狸,趴在地上睡觉。夏油杰倒是没看见过白狐狸的狐狸模样,最多瞅见几次尾巴和耳朵,反正就是五条悟不乐意给他看。

第三年的夏天来了,店里没有太多客人,毕竟是生意淡季,是可以安心休息的季节。开花店当然挣不了什么大钱,不过夏油杰胜在了门面是祖传的,没有租金压力,店里的花是乡下的亲戚那里收的,成本也比同行低,春秋的生意都是很好的。夏天的向日葵根烂的有点快,空气里散发着腐烂的臭味,室内呆不住,五条悟躲到了门口的庭院里透气。

五条悟很早就认识了夏油杰,早的他都有点不记得了。妖怪的寿命总是漫长遥不可及,强大的狐狸先生更是如此。五条悟长的好看,也有很多朋友,不仅如此,他还教导小狐狸,虽然是个自己都不学无术的老师。很久以前,夏油杰喜欢的那个人也叫五条悟,但是夏油杰不会记得的,这是很俗套的事情,那个五条悟本身就不该存在在世界上,狐仙知道那不对的。

可是那段时光真的很快乐,曾经他get不到太多人类的喜怒哀乐,但是他的确喜欢夏油杰。妖和人是什么关系,是不可结缘关系的,所以那之后人类“五条悟”死了,也没有一个人记得他,即使是喜欢他的少年夏油杰也不会记得的。对于未来的夏油杰来说,这一切不过就是个虚无而荒诞的梦,而长大成靠谱大人的夏油杰和狐狸是没有感情基础,大概也不会喜欢上他的。

不过,不会喜欢上他是好事,那样以后他就不会悲伤了。不曾结缘,便 不会寂寞。小妖怪们将五条悟视为无所不能的神明,因为他太强大了,总是可以保护着所有人。夏油杰是唯一保护过他的人,其实受伤也无所谓吧,被孤立也不是问题,混进人类的世界本身就是一种无聊的娱乐方式,之前的五条悟很自大,他也从不稀罕那些寿命不过百年的人类。

可是当少年夏油杰拉着五条悟手说:“买草莓大福去,不要理他们好不好”的时候,五条悟意外地没有反抗。

夏油杰是那个班级的班长,人缘好的人人都称赞,相反,目中无人的妖怪也不想去合群,他给夏油杰惹了很大的麻烦。他和夏油杰顶嘴,但是怪刘海少年的嘴明显更厉害,于是就开始上手,五条悟并不屑于用妖力,这也导致俩人最终挂的彩一半一半。

好歹也是不打不相识,三好学生夏油杰没有因为这个反感五条悟,但是其他人却不是。五条悟很优秀,优秀的过了头,那种特立独行的转校生,成绩优异还特别吸引异性,同时脾气还糟糕的无与伦比,这样的家伙就是那么容易惹上麻烦的。

不过是五条悟去小卖部买棒棒糖的空当,就有人趁机把他的书本都扔进了教室后面的水桶里,课桌是用油性笔写满了不好听的话,椅子也不见了。班上的女生们嘿嘿嘿地笑也不打算帮忙。五条悟揣着一口袋的糖果,手里还端着冰可乐,无动于衷地看着那些男生的留下的“杰作”。

五条悟翻出一个小墨镜带着,心想,还是算了,人类反正不喜欢他,明天就不来了吧。

他一个坐在后面,是单排而且跟前没人,位置不靠窗也不贴墙。上课如果没有课本的话,五条悟就趴在那里睡觉,窗外的树下出现了几个小家伙,是惠和悠仁,是五条悟的好学生们。五条悟眯着眼,他看见小虎妖和小猫妖在叫他回家。

“不要。”五条悟笑了笑,脑袋换了方向垫着胳膊。回去还要带孩子,明明那些事情忧太也可以胜任,他今天才不会去,起码在学校里再睡个好觉嘛。

等五条悟睡醒的时候,那个怪刘海班长就抱着一叠新课本站在他的面前。那位总是在笑的班长这次也在笑,充满歉意的笑,笑的五条悟很云里雾里不知所措。五条悟之前打过夏油杰,脸都打肿了眼睛眼睛也青了,按照人类的那套思维模式,五条悟可不认为夏油杰打算要帮他。

夏油杰说:“抱歉,上午我不在教室,没能及时制止他们的行为真的很抱歉,课本的话,我已经替你向各科老师借了新的。五条同学,那些人的名字我已经上报到班主任那里了,晚上班会的时候才会公布惩罚措施,关于这次,希望你请不要生我的气了。”

五条悟:“我没有生气嘛,很无聊对不对,你不用做这些的。”反正我明天也不会来 了。

黑发丸子头少年把书放下,傍晚放学的时候问五条悟要不要一起走。妖怪也是有房子的,五条悟的房子是存在了几百年的老屋,活了几百年的白狐狸在家里收留了一群小妖怪,那房子地偏,五条悟想了想,拒绝了夏油杰。那好学生愣了一下,想说什么却又什么也没说,第二天五条悟再去学校的,他多了一位同桌,显而易见,是夏油杰。

说到了这里,后面的故事就更加顺理成章了,陌生到熟悉,朋友到挚友,手拉手到嘴对嘴,五条悟自嘲一般地回忆那段日子,发现自己也是纯情的相当可以。可是人妖不能这样吧,他把夏油杰带回家的时候,乙骨忧太正和里香玩得开心,里香不是人也不算妖,是死后缠着乙骨不放的地缚灵,可以归到鬼怪一类。夏油杰是没有妖力的人类,所以看不见大家,空荡荡房子里只有五条悟和他。夏油杰想在五条悟的家里亲他,五条悟扭头,发现自己的学生们正直勾勾地盯着他,他一阵不舒坦,于是推开了夏油杰,再用眼神吓走了小崽子们。

老屋外面养了不少山林子里采的花,打理是伏黑惠负责。乙骨忧太总是抱着他的小女朋友,狗卷和禅院家的除妖师姐妹关系不差,熊猫也是除妖师夜蛾送来的,人为制作的精怪和妖怪并没有什么差异。妖怪并非全为良善之辈,总有一些不守规矩搞事情的杂鱼出来丢人现眼,处理那些东西是除妖师的事情,五条悟负责的是自己家的孩子们。作为妖怪,增长的除了年龄和实力,别的仿佛都暂停在了某一个瞬间,哪怕是心境也同样。五条悟的化形后的人类容颜停在了二十多岁的样子

当然,如果有需求,虽然改变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变成普通的男高中生进入学校,以此熟悉一下人类。只不过偶然的尝试,却获得了不曾期待的意外。

可金平糖终究会融化,冰糖果子会腐烂,哪怕是最强大的妖怪,最终也会死去。人类那么脆弱,像是树下面的那小小的蝼蚁,悄悄的就没了。夏油杰死在了毕业前的那个夏天,是五条悟没有握住的青春结束的苦夏,五条悟问了所有人有没有可以起死回生的方法,可是他就是最强活得最久的那只妖怪,谁也不能告诉他什么。

不沾酒的狐狸夜夜宿醉,可以产生幻觉的子草果吃了一个又一个,那东西不好,人吃会死,妖吃会疼。五条悟不怕疼,他疼够了,他救不了死在了火海中的夏油杰的父母,也救不了夏油家对面的名叫理子的初中生和枷场家的双胞胎。五条悟经常看见的爷爷奶奶和女士先生,凡是那晚在那栋楼里的人,都没了。夏油杰活下来是因为在五条家里陪着白狐狸彻夜游戏,可是要回家的时候家没了。为什么坏人要把把炸弹塞在那里,警察说那个人只想报复他的前妻,可是其他人呢,坍塌的建筑和神经病疯子的无差别虐残,死去的那些本身就是于此毫无关系的人算什么呢。五条悟也不知道,夏油杰也不知道。那时候还有一个月就是升学考了,他把父母最后留给他的唯一一个漂亮石头给了五条悟,那石头和五条悟眼睛一个色儿,他以前不知道家里有这样的东西,父母死后,他去废墟里翻自己的家的时候找到的。少年拿着枪去找那个警察都还没有找到的凶手,他听说那人动用了自己的关系,所以上面没人抓他准备将这起案子就此揭过。少年没时间理会那是谣言还是确有其事,他去杀了那个人,疯子胸口中弹的时候还不忘拿着刀扑向了少年。

那名怪刘海少年最后的最后,也没有活下来了。

后来白狐狸偶然获得了叫狱门疆的东西,里面连接着过去与未来,使用的代价也很简单,拿寿命换。未来是怎么样的谁也不知道,五条悟懵懵懂懂地打开它,打开的那一瞬间,他看见的是他与夏油杰的过去,他去了没有人认识他的未来。他还是那只强大的妖怪,所以他依旧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回夏油杰。所以未来为什么会有夏油杰,他疑惑,他想笑,他突然忘记了为什么那时候夏油杰会喜欢他了。

坏脾气,差劲的要命,偏偏夏油杰就是看上了他。他后来缠着问,夏油杰也干脆,说是脸好看,所以一见钟情。

“垃圾。”五条悟笑着亲他。夏油杰也笑,他笑起来就像是那种山里的赤狐,媚人的那种,所以五条悟爱他爱得忘乎所以。夏油杰自始至终不知道五条悟是妖,这是五条悟的问题的,五条悟自始至终也不想夏油杰知道这个。

要是我活得比你久怎么办啊,以后我会很孤独的。这种话,五条悟不敢对夏油杰说。孤独就孤独吧,至少他现在很幸福。

抛弃了过去的一切,只为了现在的幸福,五条悟看着给客人包花的夏油杰先生,觉得还是很满足的。虽然他怪想念学生们的,他手里握着门一直开着的狱门疆,等这里的夏油杰正常的死了,他在回去呗,反正临走的时候给惠和忧太他们留了小纸条。

在包花的夏油杰突然一抬头,对视上了五条悟那双漂亮的蓝眼睛,于是他们互相的笑了笑。

夏油杰留了一屋子的向日葵, 不是给客人的,而且夏天这样干挺作死的,那只笨狐狸当然不会知道原因。

end

6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