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论某28岁omega是否有恋爱自由?

ooc预警

“没有。”
“没有。”

“为什么?!”

五条悟垮着脸,顺手又撕开了一袋蛋黄派,仰在沙发上,整个猫猫脸都是大写的不爽。他准备一口over掉手里的蛋黄派来泄愤。

然后就被路过伏黑惠他的那个无赖亲爹顺走了。

五条悟一个鲤鱼打挺地弹跳起来。

“爬,还给老子,那是老子的!”

“小惠?”甚尔不理会炸毛猫猫,反而笑眯眯地看向伏黑惠。

但伏黑同学不想说话。伏黑惠默认了他爹的“暴行”,无视了五条悟的反抗。

和乙骨同学”挤在一张沙发上的里香抬头,提醒:“蛋黄派,一天只能三个。五条先生,你刚才那是第四个。”

“可是惠都没有说什么,惠都没有提醒我。”五条悟不服气。

可是他也没有帮你,乙骨忧太心想。

“如果我说的管用的话。”伏黑惠拿来遥控器,把频道调到了法治节目,刚才的那个自动播放想琼瑶剧伏黑已经彻底忍不了。

“我们是在开家庭会议吧?”

乙骨尴尬的举手,提醒各位。

是的,他们在开家庭会议,关于昨晚家里唯一的omega差点失身这件事。

“我的意思,不行。”伏黑同学看着特邀嘉宾是罗老师的今日说法,今天是关于感情纠纷的案件,情节是渣男骗财骗色的俗套套路。

五条悟敲着脑袋,叫嚣:“给个理由,比如我是你的监护人,凭什么我要听你管?”

五条悟翘起二郎腿,突然霸气侧漏,他想不能输气势,而道理他可以自己编。

伏黑惠冷静:“好,那我走。”

五条悟:“……”

“你就那么不爽杰吗,他明明那么帅……”五条悟一改攻势,开始可怜巴巴地故作抹眼泪。

里香再次插嘴:“差点就完全标记第一次见面的omega的怪刘海,惠生气那是理所当然的。”

乙骨同学认真地附和未婚妻:“我也很生气的,五条老师。”

伏黑甚尔搬了个小马扎坐在茶几跟前看报纸,因为三个沙发被占的满满当当。报纸没什么好看的,关于赛马的专栏是昨天的,伏黑甚尔让丑宝把遥控器拿过来。

遥控器在惠手边。

丑宝被玉犬叼走了。

“你信不信我给你妈告状?”伏黑甚尔皱眉。

“随意。”伏黑惠无所谓地说,看着电视的头甚至都没偏一下。

被无视了半分钟的五条悟再度发言:“因为我们俩都是一见钟情一眼沦陷,他爱我我也爱他,而且杰并没有完全标记,他询问了我的意见,是我自己同意的。”

“但是他给你喝酒了。”伏黑惠叹口气,垮着脸说。

“他不知道我酒量这个事儿!”

“的确,你喝一口,然后是个人都能知道。”

“……”

好吧,五条悟无言以对。

“我想静静。”五条悟失魂落魄地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里香贴着乙骨,咬耳朵说:“说不定真的是个好人,而且也是咒术师呢。”

“……我一会儿,问下母亲,”伏黑惠叹口气,心想真是太糟糕了,母亲介绍的相亲对象一点也不靠谱嘛。

乙骨:“如果昨晚伏黑先生没有去找老师的话,可能真的就出事了…”

伏黑甚尔也表示赞同:“得亏小奈还说那是个好人……”

里香想了想:“可能是因为他长的的确很帅。”

此时,五条悟一个人倒在床上,白色大猫瘫成了一张饼,并且严重缺乏杰の维生素。五条悟好多年没喜欢什么人了,全世界最最最厉害的咒术师什么都擅长,当然,除了脱单。

活了二十八年,第n次相亲,好不容易遇到了命中注定的灵魂伴侣,好不容易遇到了期盼已久的知心朋友,好不容易可以……

五条悟哀叹,想要给杰发条消息,结果发现手机还在沙发上。生气的伏黑惠会放狗,谁火上浇油就咬谁。五条悟倒不是怕狗,如果对这个成分复杂的大家庭的个人贡献度的话,五条悟当然荣居榜首,可作为真正的一家之主。但是,作为隐形的一家之主的伏黑惠同学,五条先生表示暂且回避一下比较好。

在这个成分还是很简单的混合型大家庭里,祁本里香是唯一的特级咒灵,伏黑奈是一位知书达理的beta女性,再然后,除了五条悟这个不太o的omega,剩余的大家都是标准的不能在标准的alpha了。omega怎么了,身为omega的五条悟照样是最强,各方各面都是,虽然还是排除了烟酒这种不良嗜好的。

职业为自由咒术师的五条悟赚钱自是一把好手,比起某个天天指望赌马暴富的冤种,靠甚尔的话,那么全家可能都得去喝西北风了。

五条悟一个鲤鱼打挺翻起来,心想要打开电脑给杰发消息,可是刚坐直,却又发现自己除了一个电话号码,夏油杰啥也没给他留下。

五条悟突然觉得,他夏油杰真的好像那什么的渣男。

19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