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ow! by 诗织(猫耳DK贴贴)

Summary:因为诅咒长出猫耳的两位高中生,就连习性都在往猫咪的方向变化了。那如果春天到了,猫咪就会……?

*猫耳DK贴贴,未交往互相暗恋中。

*有严重的猫塑情节!有车!

*反正就是要甜甜和涩涩。

“原来如此,是诅咒啊……噗嗤。”少女捂着嘴,脸上是一副憋笑的表情,她憋得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褐色的瞳孔是藏不住的笑意,嘴角已经被止不住的笑意凹成奇形怪状,眼下的泪痣正随着脸部肌肉不断抖动。

“硝子,你想笑的话,可以直接笑出来的。”黑发男子叹气,他把大拇指按在不断紧皱的眉间试图将其抚平,发间的黑色猫耳有点低落地垂下。

夏油杰的话瞬间将硝子从无尽的憋笑地狱中解放,她终于憋不住地锤着桌子哈哈大笑起来,笑得上气不喘下气。

“哈哈哈哈哈,真有你们的,竟然会中这种诅咒,哈哈哈哈哈!”

“有这么好笑吗?”坐在桌上的五条悟抖动着白色的猫耳,拉下了架在鼻梁上全黑的墨镜,露出苍色的眼睛,不满地看着笑得有点过分的同班女同学,而身后蓬松的白色尾巴正有点不开心地把桌子打得“啪啪”作响。

“我们可是被诅咒了哦,硝子笑得这么开心,不应该吧?”夏油杰叹气。

“哈哈哈哈哈哈因为,真的太好笑了啊,嗯,咳咳。”硝子用指尖擦掉了眼睛分泌出来的生理泪水,调整了自己的呼吸,说:“有没有问题你的六眼应该能看出来吧,能这么安分坐在这里,想必也没什么太严重的后果吧。顺便一提——反转术式没办法解除这个诅咒哦。”

“可恶,果然没有啊。”五条悟咬牙切齿,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他跟杰两个人走在路上,会突然中了一个这么奇奇怪怪的诅咒。

想来想去,五条悟还是有点不服气,说:“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说着‘长猫耳的男高中生最棒了’,一下子把我们给诅咒了,然后一脸安详地看着我们就原地成佛……真的,太莫名其妙了!虽然这个诅咒大概几天就会消失了,但是顶着这个样子要怎么出去啊!”

“哎呀,这不是挺可爱的吗!哦!好软!”硝子直接上手摸了一把五条悟的耳朵,对同期毫无防备的五条悟被摸了一个激灵,尾巴的毛直接炸开,喉咙间隐约发出“喵”的一声,然后他就整个身子缩进夏油杰的背后,越过夏油杰的肩膀露出瞪得圆圆的蓝眼睛,一脸警惕地看着硝子。

“哇,这反应也太棒了!猫耳果然很强啊,五条平时一脸臭屁的样子,现在反倒顺眼很多啊。要不你干脆一辈子都顶着这对猫耳过吧?”硝子一脸赞叹。

“老子才不要呢。”五条悟伸出舌头做了一个鬼脸。

而站在五条悟身前充当“挡箭牌”的夏油杰有点无奈地说:“硝子,诅咒终归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是尽早解除这个猫耳诅咒才好。”

此乃谎言!

夏油杰恨不得这对猫耳长在五条悟头上一辈子!

可恶,这种可爱的生物是真实存在的吗!?如果说五条悟本身的存在就足够可爱到地球爆炸(只有夏油杰会这样觉得),那么加上猫耳,他就是可爱加倍,那是足以将整个太阳系毁灭的可爱啊!

在夏油杰视角里,纯净到没有一丝杂质的白色头发中立起一对被白色绒毛簇拥的猫耳,会随着主人的情绪抖动着,看上去十分的可爱。平日里总是带着嚣张或者狡黠的天青色眼眸,也因为这对猫耳会让人对他多了点怜爱,就是那种,虽然是性格很鸡掰,但是猫猫做什么都是可以原谅的感觉。外貌就足够可爱了,更不用说站在夏油杰背后,毫无距离感的五条悟还时不时用自己的猫耳轻轻蹭过他的脸,传来的柔软触感让夏油杰欲罢不能。

暗恋的人如此可爱的姿态,夏油杰仅仅是维持表面的平静就足以耗尽他全部理智了。

是的,夏油杰在暗恋五条悟。

听上去很不可思议的事情,而现实里偏偏就发生了。

一个性格外向,一个性格内敛,一个做事张扬,一个做事稳妥,明明性格、处事方式,甚至很多观念都是南辕北辙,但正如磁铁是异性相吸,夏油杰就是被他这种独一无二的性格吸引住了。因为五条悟总是那么的坚定,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撼动他,似乎只要有五条悟在身边,夏油杰就无需忧虑,无需恐惧。

偶尔的聒噪和烦人,在夏油杰的滤镜下,都变得可爱起来,更何况,现在还有猫耳和猫尾!他怎么能忍得出啊!他表面装作心平如水而已,他又不是真的出家,对世俗没有欲望……可恶,真的好想摸,最好摸到不停喵喵叫的那种。

就在夏油杰的小心思在他心底走了好几十个圈的时候,他头上的耳朵也惨遭了同班同学的袭击,他立马回过神来,抖了一下,虽然猫耳被摸的感觉很奇怪,但是还是在忍受的范围之内,所以夏油杰的反应也没有五条悟那么大,他只是带着点无奈的口味叫了一下少女的名字:“硝子啊……”

少女吐了一下舌头,说:“哎呀,知道啦知道啦,摸一下而已。当咒术师的压力这么大,摸一下宠物可以让我心情变好哦。”

“不要把你的同学当作宠物啊。”

在硝子对夏油杰的耳朵“上下其手”的时候,五条悟的视线一直放在她的手上,然后带着酸溜溜的语气说:“硝子,男人的猫耳也没什么好摸的吧,杰说得没错,这种诅咒还是快点解除比较好。”

此乃谎言!

五条悟恨不得这对猫耳长在夏油杰头上一辈子!

在五条悟的视角里,因为猫耳的存在,夏油杰被迫将丸子头解下,披着一头像黑色绸缎的长发,而发间正立着一对黑色的猫耳。长发和猫耳的存在并没有让夏油杰显得媚态,他的瞳孔小但有神,散发出一种慵懒而又性感的味道,黝黑细长的尾巴漫不经心地拂过五条悟的小腿,在有小心思的五条悟眼里,这就是一种带着别样意思的行为。

一言蔽之,五条悟快被长了猫耳的夏油杰辣死了。

早在夏油杰头上出现这对猫耳时,他的手已经按耐不住想要摸了,但是他忍住了,因为他在暗恋夏油杰。

是的,你没听错,五条悟在暗恋夏油杰。

通俗的来讲,他们就属于那种“平民设定的主角遇到有钱有势的少爷,然后主角那不一样的态度吸引了少爷的注意”的剧本。

五条悟作为六眼,咒术界所有人都在把他奉为神明来对待,有人敬仰,有人畏惧,有人讨好,有人算计。反正无论如何,这些态度都让五条悟觉得腻味了。但是在平民出身的夏油杰眼里,他仅仅是五条悟,更何况,夏油杰也有足够强的力量与被称为“最强”的他并肩同行。

于是,五条悟就坠入了爱河(单方面的)。

那他暗恋夏油杰和不能摸猫耳之间有什么必然的逻辑吗?那当然有啊,他真的超想摸猫耳的啊,而且万一摸下去了,他大概会再也憋不住心中的爱意,直接当场骑着夏油杰做到最后一步吧!毫无疑问,肯定会把人吓跑的。所以能维持现在满不在乎的样子他都觉得自己进步很大,学会忍耐了。因此他也特别羡慕能够毫不避讳直接上手摸的硝子。

可恶,真的好想摸猫耳版的杰啊!好想摸摸他的猫耳和尾巴啊!好想勾着他的尾巴!好想和杰贴在一起啊!

就这样,两位暗恋进行时的高中生维持着这种“表面不屑一顾,暗地里喜欢得不得了”的状态,和空气斗智斗勇,最终,得知事情全貌的夜蛾老师无奈地宣布,这两位“不幸被诅咒”的高中生得到了大概一周时间的休假。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都算是好的发展吧?

“硝子,不要把你的同班同学当作宠物来逗。”夏油杰也不知道自己说了这句话多少次了,他拍掉一直在他面前晃悠的逗猫棒,脸色有点黑。

“夏油,你的反应太无趣了吧。”

自从夏油杰和五条悟两个人中了猫耳诅咒后,他们的同期似乎找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经常把他们当作猫咪来逗弄。知道五条悟长出猫耳的歌姬也前来嘲笑“你也有今天”,而冥冥则是给他们拍照留念,说这种难得一见的照片一定会很值钱吧。学弟们脸上带着怜悯的表情把他们看得有点头皮发麻。

因为夏油杰的反应过于无趣,于是她转向另一个人,拿着逗猫棒在五条悟面前晃,相比夏油杰的反应,五条悟的反应算得上有趣了。

伴随着铃铛的声音响起,逗猫棒出现在一直用着手机玩贪吃蛇的五条悟面前,按照以往的做事风格,他肯定会专心在游戏上面,但现在中了诅咒的他立马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两只苍色瞳孔瞬间锁定在了这逗猫棒上,快速移动着视线试图捕捉逗猫棒运动的轨迹,耳朵和尾巴早就兴奋地竖了起来,然后“啪”得一下,一手把那个不断乱动的小东西按倒在桌面上。

“啊。”五条悟看着被自己捕获的“猎物”,他才反应过了自己并不是真的猫,而且刚刚的他好像还有点蠢的样子,于是他很不好意思地提了一下全黑的墨镜,完全挡住了自己的眼睛,然后恶狠狠地说:“你们什么都没看到!”

“真可爱呢。”硝子说。

真可爱啊,夏油杰想。

五条悟被这两个人充满“怜爱”的表情看得如坐针毡,哼得一声别过头不理他们,于心不忍的夏油杰就开始解围:“放心,我们都知道是诅咒影响的。”然后又转头对着硝子说,“硝子还是别逗弄我们两个了,等诅咒解除了,我请你喝酒吧。”

“既然说到这个份上……好吧,不过夏油就先不说了,五条是真的越来越像猫了啊,感觉这个诅咒也在让你们身上开始带着猫的习性了。唔……这个诅咒还有几天啊?”

“大概还有五天吧,这个诅咒会维持一周的时间,现在才过去两天。”

“哦——”硝子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坏笑,说:“虽然这话从我这个女孩子口里说出来有点怪,不过嘛,友情提醒一下,小心春天的到来哦~懂的吧,春天一来了,猫咪都会……”

“咳咳咳……”瞬间意会的夏油杰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而完全不明白的五条悟顶着一头问号说:“哈?什么意思?”

然后夏油杰红着耳朵在五条悟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五条悟的脸立刻爆红,扯着嗓子说:“我们才不会这样呢!”

“哈哈,反正我就随便说说嘛,反应这么大啊,哦——原来如此,你们还没走完剧情啊。”硝子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懂得了什么东西,拍了拍夏油杰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加油,把握机会啊。”

“硝子……”夏油杰被硝子的话噎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猫耳诅咒的存在给夏油杰带来了不少甜蜜的烦恼。

正如硝子说的那样,诅咒不仅让夏油杰和五条悟长出了猫耳和尾巴,甚至还让他们越来越有猫的习性。夏油杰倒还好,除了晚上有点睡不着,精力有点过分充沛,头发和指甲都长得有点快以外,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倒是五条悟,该说是因为他本身就很像猫呢,还是说真的受了诅咒的影响,夏油杰在他身上总能幻视出一只蓝眼睛的白色猫猫。

如此可爱的存在,搞得夏油杰最近脑子里整天除了在想“悟怎么这么可爱”以外,就再也没有运转过其他事情。

不过,可爱是挺可爱的,就是五条悟的粘人程度比起以前好像直接翻十倍了。

为了驱散花不完的精力,避免晚上睡不着,白天时候两个人开始在训练场不停地进行体术训练。身体比以往轻盈了不少,精力更是旺盛了不少,肉体和拳头相撞,两人都打得十分尽兴。

就是有一点不太好。

“杰!你这是在给我上私刑!”

“胡说八道什么,我在给你剪指甲!把你的无下限给我撤了!”

夏油杰顶着一张被刮花的脸,恶狠狠地抓着五条悟的手给他剪指甲。因为诅咒的影响,最近他们的指甲长得特别快,夏油杰倒是每天都有在修剪,而五条悟就是完全不管,任由它野蛮生长,于是受害者一号便诞生了。

五条悟的手很大,指节分明,手指修长,白皙光滑的手上完全没有一点茧子,一看就知道是养尊处优的少爷才会有的手。柔嫩的掌心覆在夏油杰长着茧子的掌心上,他强行摁住了不断乱动的手,专心致志地给他剪指甲。

动是倒是没动了,就是夏油杰剪的时候,五条悟全程都在发出奇怪的声音,于是夏油杰抬头看了一下五条悟,只见他的猫耳完全变成了飞机耳,没被抓着的那只手把双腿抱住,合拢靠在胸前,脑袋垫着膝盖,蓝色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夏油杰。

“有那么不情愿吗?我也不是很粗暴吧。”

“因为——被捏着手的感觉太奇怪了!”

奇怪?夏油杰用力地捏了捏他有点肉肉的手掌,五条悟突然“喵”了一声,然后立马用力一拉收回了自己的手,有点不满地喊了夏油杰的名字。

“抱歉抱歉。”夏油杰是真不知道五条悟的掌心会这么敏感,原来如此,这就跟捏了猫咪的肉垫一样吧,这也太可爱了吧。

“给你摸回来?”夏油杰把自己手伸出去,但五条悟越过了那只手,直接将魔掌伸向夏油杰头顶,说:“我要摸这个!”

五条悟的动作实在是跟温柔称不上一点关系,每摸一下,夏油杰的猫耳就不自觉地抖动,身体不自觉产生反应,想要躲开那双完全不会怜香惜玉的手。这下夏油杰也终于体会到被摸猫耳的那种奇怪反应了,他被摸得心里痒痒的,有一些不可描述的反应也起来了。

实在受不了这种感觉的他把五条悟扑倒在床上,强行压制住作乱的手,耳垂红到可以滴血的程度,说:“摸够了没?不是说男人的猫耳没什么好摸吗?”

“我——我这是受了诅咒的影响嘛!知道了知道了,不摸就是了。”

夏油杰放开了他的手,结果下一秒五条悟直接环住了夏油杰的脖子,一米九的大个子直接往他怀里钻,柔软的猫耳蹭着他的脸,说:“那杰陪我睡觉吧。”

“……你最近是不是太粘人了啊。”挣脱不掉的夏油杰只能有点无奈地抱住了五条悟,顺便调整了姿势让两个人都躺得更舒服一点。

“这都是因为诅咒的影响啊!”

心里有鬼的五条悟直接拿诅咒当借口和夏油杰贴贴,而同样心里有鬼的夏油杰假装不在意这些一下子就可以识破的借口,继续和五条悟贴在一起。

就这样,两只大型猫咪暖呼呼地抱在一起,睡了一个足够香甜的晚上。

“这都是诅咒的影响”,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句话成为这两个高中生常挂在嘴边的借口。

整天旷课就不说了,作业则是完全没有动过——这都是诅咒的影响啊,我们都变成小猫咪了,小猫咪整天只需要吃喝玩乐就好了啊,哪用写作业。

训练场又被打坏了不少设施——这都是诅咒的影响啊,我们都变成小猫咪了,小猫咪就是这么精力充沛啦,不破坏点东西浑身会不舒服。

杰,我想吃喜久福——这都是诅咒的影响啊,我都变成小猫咪了,小猫咪就是每天都要吃喜久福啊,一天吃三顿的那种。

好好好——夏油杰被大概是中“八爪鱼”诅咒的大白猫缠得受不得,一口答应了,认命地拖着一米九的大汉来到高专的公共厨房。

咒术高专虽然身处偏僻的地方,但是物资丰富,该有的东西都有了。夏油杰一点都不会做喜久福,只能临时在那里查询教程,然后按照教程准备好材料。

夏油杰对着手机按按戳戳,变长许多的头发有点碍事,他时不时地将额前的头发捋到耳后,但依旧有好几缕头发不听话地垂下来,于是身后的五条悟就帮他撩到头上,但他似乎嫌这样太无趣,于是把夏油杰的刘海也捋了上来,扎成一个朝天辫,拿着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粉色爱心夹子夹住了。

看着干净得可以当镜子照的铁质料理台照出来的滑稽模样,夏油杰沉默了,然后拿起自己的黑色橡皮筋,抓着五条悟的头发,全然不顾对方喵喵叫的反抗,给他扎了一个同款的朝天辫。

就跟用夹子夹住猫的后颈会安静下来,夏油杰身后的人也同样变得安分了,夏油杰开始专心做对方想要吃的东西。

或许夏油杰真的有那么一点做五条悟专属厨师的天赋吧,做得还有模有样的。即便五条悟全程在后面抱着夏油杰的腰,脑袋就搭在宽厚的肩膀,也完全没影响到夏油杰的动作,游刃有余的夏油杰不时还给肩膀上的脑袋喂了点馅料,问他这个味道还行吗。

那必须行。

只要是夏油杰做的东西,他肯定都可以啊。

成品终于完成,虽然味道并不算完美,但是夏油杰做的喜久福就是这天底下最好吃的喜久福。于是十分高兴的五条悟下意识地用自己的猫耳蹭了一下夏油杰的下颚。

夏油杰被蹭地心花怒放。能给自己喜欢的人做甜点,还能得到对方亲昵的示好,夏油杰内心的小人正在狂喜,对着空气打拳。

突然间,他捕捉到五条悟嘴角边沾上的一点馅料,本人似乎毫无察觉,一般来讲,要是平时的夏油杰,应该是指着他的脸提醒他擦掉,又或者干脆自己上手擦掉,但中了猫耳诅咒的夏油杰做出了一个和上述设想完全不一样的举动。

他凑近五条悟的嘴边,伸出舌尖,轻轻地舔掉了那一小块馅料。

粗糙的舌苔划过嫩滑的皮肤,五条悟愣住了,夏油杰也愣住了,两个人的脸都红成猴子屁股。半晌,夏油杰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说话结结巴巴的:“这——这都是诅咒的影响!”

五条悟继续沉默了,他像个机器人一样往嘴里塞喜久福,眼睛的视线时不时瞥向夏油杰的嘴唇,夏油杰有点坐立不安,为自己的冲动而后悔。正当他还想说点什么弥补这段“即将破灭的友谊”,一个带着香甜味道的嘴唇蜻蜓点水般落在夏油杰嘴唇上,嘴唇的主人说:“咳咳,我、我这也是受了诅咒的影响啊!我们……这就扯平了!”

两人红着脸转过头,沉默了下来,虽然表情还算是平静,但是头顶上因为兴奋而立起来的猫耳,还有身后高速旋转的尾巴,都彰显着他们并不平静的内心。

最后还是五条悟打破了沉默,说:“要不再来一次?”

他们之后到底亲了多少次,亲了多久来着?两个人都选择性失忆了,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十分同步地倒在床上,抱住被子不断翻滚。

好像有点不对劲。半夜醒来的五条悟想。

他是完全被自己滚烫的体温热醒的,脑袋昏昏沉沉的,从出生以来生病都比较少的五条悟第一次感觉这么难受,浑身疲软乏力,他脸色潮红地蜷缩在柔软的被子里,猫耳软趴趴地耷拉在白色的头发里,额头因为情热开始冒汗。但下半身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却精神得很,尾椎处的尾巴和后方传来异样的瘙痒,那个本不适合用来插入什么东西的地方,此时此刻竟然正在分泌着液体,渴望着有什么东西插入。

竟然真的被硝子说中了吧,他真的跟猫一样开始发情了。

发情了需要做什么?自然是交配。尽管知道了身体难受的原因,可是现在大半夜要去哪里找交配对象啊。当然,五条家家教严厉,他自然做不到随便找一个人来纾解情欲这种事情,要找杰吗……不行,这种事情太羞耻了,这种从未有过的情欲让他难以启齿,但又令他感觉到恐慌。

但五条悟实在是难受得要死,就一手扯掉了短裤和内裤,直接用手抚上已经勃起的性器,粗暴地摩擦柱体,刺激着它立刻吐出液体,尝试靠着自渎解决问题。

五条悟色素异常淡薄,自然连下半身也是同样的浅肉色,但是在他近乎自虐式撸动着自己的阴茎后,嫩粉的龟头和肉色的柱体已经被搓成充满情色的浅红色。此时此刻的五条悟现在只想尽快射出来,结束这场莫名其妙的发情,但是他的动作实在不得要领,除了让自己变得疼痛,找不到其他感觉,而现在他就算将性器捋红了,也没能让前端的小口吐出一滴液体。

几乎被情欲冲昏脑袋的五条悟,抛掉了一切矜持的想法,他拿出手机,拨打了第一联系人的电话,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似乎是刚刚还在睡梦中,声音比以往低沉了很多:“悟?”

熟悉又安心的声音响起,让五条悟的精神稍微放松了一下,马眼竟然开始流出一股清夜,但身体的难受依旧没有缓解,他趴在床上,带着撒娇甜腻的口吻呼唤着电话的另一边人的名字:“……杰,呜呜,我射不出来,好难受……”

“……悟?你、你怎么了?”

“好像是发情了……唔……好难受,是诅咒……呜呜,但是、一直出不来。”

五条悟说话有点颠三倒四,隐约带着点哭腔向着挚友求助性方面的事情,这场面多少都有点荒唐,而电话的那边也好像被五条悟的话震住,呼吸的声音加重了不少,然后沉默了好久,才艰难地说出话来:“那让我教教你吧,悟。”

五条悟听从了夏油杰的话,趴在床上岔开双腿,撅起了屁股,试探性地往后穴伸进去一个指节,异物入侵的感觉让五条悟心里感觉怪怪的,手指抽插了几下,就已经被完全沾湿,流出的水正顺着大腿内侧滑下。

“……唔,杰,真的是这样做吗?”

“对……你再伸进去一点,摸摸哪一个地方让你觉得舒服,另一只手温柔点,抚摸着你的鸡巴。”

夏油杰被外放的手机播出的声音有点失真,但在此刻依旧成为了最好的催情剂。听话的五条悟继续把手指伸进水光淋漓的后穴搅动,抚平着内部每一道褶皱,渐渐地便从中找到了一些快感,甜腻的呻吟从他口中发出,哼哼唧唧地说:“嗯嗯……杰,好舒服啊……”

暧昧的喘息声和水声响遍整个房间,但若是这首充满情色的歌曲只有一人独奏,未免太过单调,于是五条悟继续用着蹩脚的借口,说:“我想要、杰喘给我听……是诅咒的影响,啊……小猫咪想要听杰的声音。”

“好。”

悉悉索索的声音从对面响起,很快,粗重的喘息声也从那边传来了,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他在叫着五条悟的名字。

即便看不见样子,但仅凭声音五条悟就能想象到夏油杰此时此刻的样子。鸦羽般的长发披散在身后,一只手随手捋起额前的头发,另一只手则是覆在从黑色耻毛中苏醒的阴茎,结实的手臂上青筋鼓起,不停地撸动着柱身,他一定是满脸红晕,耳垂红到可以滴水的程度,一边自慰一边情动地呼唤着五条悟的名字。

于是,五条悟也同样深情地呼唤着对方的名字。

“杰……我想要把更粗的东西插进去……”

“那,把你尾巴塞进去吧。”

“尾巴?这样好奇怪啊……”

“相信我,你会舒服的。”

五条悟一只手抓起身后的尾巴,另一只则是扒着半边屁股,试图让入口变得足以容纳尾巴的大小。长满毛发的尾巴自然和光秃秃的手指是不一样的感觉,绒毛刺激着内部的穴肉,内壁有点发痒开始收缩,而这又更好地感觉到了自己尾巴的形状。

尾巴毕竟也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敏感的尾巴抽插着自己的后穴,不知道为何让五条悟产生出一种自己在操自己的荒诞感,但他获得的快感是毋庸置疑的,让他忍不住将尾巴插向更深处的地方,最后,无暇去抚慰的前端在他达到高潮的顶端时,便一下子射了出来,后穴瞬间溢出更多的淫水,将白色的绒毛全部打湿。

五条悟扑倒在沾满秽物的床单上气喘吁吁,浑身发软,情欲应该已经消去了不少,但是有另一种感情在涌上心头——他想要见夏油杰,想要见他喜欢的人,想要和他融为一体。

“杰,我好想见你,你现在出现在我面前,好不好。”

“……是因为诅咒的影响?”

“不,是因为我很喜欢你啊。”

“那么,我也一样。”

结实的手臂从五条悟后方伸出,将埋进床单的五条悟整个拥入怀中,五条悟立马转头亲了一下夏油杰的脸颊,说:“噗,竟然直接用咒灵瞬移过来,真有你的。”

“因为悟说了让我高兴的话啊。”

夏油杰回吻,唇舌间的交缠让情欲再次点燃,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比与喜欢的人心意相通更有效果的催情剂了。

五条悟跪在床上,撅起了屁股,直接向另一方展示雪白挺翘的臀丘,尾巴正有点躁动不安地晃动着,他腰部紧绷,头顶的猫耳直接变成了飞机耳,他有点不安地等着夏油杰下一步的动作。夏油杰拍了一下他的屁股,能感觉到五条悟的呼吸一滞,平时一副臭屁的模样,在床上却那么紧张,于是他忍不住调侃了一句:“悟这样好像小母猫啊。”

“少啰嗦,你要不要做,不做就……”话还没说完,后穴被一条湿滑的东西入侵了,是夏油杰的舌头,灵活的软肉正抚慰着穴肉,比起自己来做的时候,更能挤压着内部的敏感点,快感直接冲上头脑,啧啧作响的水声响起,他一边沉溺于快感中,一边说:“嗯啊,杰……那里好脏,不要舔。”

“但是悟很爽就行了啊。”夏油杰舔舐着入口的褶皱和里面溢出的淫水,一边含糊不清说:“而且,悟这里很甜啊。”

就像发情期的母猫一样,五条悟的屁股流出的淫水散发出好闻的味道,虽然感觉有点变态,但是夏油杰还是忍不住汲取更多。

“够了……杰快点进来吧。”

被磨到不行的五条悟哭着向夏油杰索求更粗长的东西进入,他躁动不安地晃动着臀部,躲避着夏油杰的舌头。既然想早点被操,夏油杰自然满足他的愿望,他就像公猫与母猫交配一样,用力咬着五条悟的后脖让他安分下来,然后身下硬得跟金刚石没两样的凶器直接闯入柔软的穴肉里冲撞,让雪白的臀肉在一次次撞击中变成浪花。五条悟直接被粗长的性器顶弄得双眼翻白,吐出了舌头,身后一次又一次地撞击在结实的肌肉上。

夏油杰将那对柔软的猫耳含在嘴里吮吸,下方吞吐着性器的穴肉明显缩紧了不少,从喉咙中传出的呻吟声更加甜腻。然后他放过了那对被蹂躏的猫耳,将亲吻落在他的后背。如同蝴蝶般的肩胛骨在情欲中翩翩起舞,夏油杰在这一大片雪白的背部留下了自己的“画作”,被濡湿的尾巴在每次的撞击中不断拍打着夏油杰的胸膛,仿佛是尾巴的主人正在鞭策着自己的野马操弄着自己。

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

他们在一次次肉体的碰撞中,完成了灵魂的融合,他们恨不得此时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永远在一起。

最后,五条悟后穴一缩,夏油杰的存货全部射进了五条悟的体内,内部被灌满了精液。饶是沉稳的夏油杰也变得有点不知所措,第一次做就精虫上脑,直接把五条悟内射了。

他摸着五条悟微微鼓起的腹部,再想想五条悟发情的时候完全是小母猫的姿态,有点惆怅和犹豫地说:“悟应该不会怀上小猫崽吧?”

被射了一肚子精液的五条悟倒是很满足地抱住了夏油杰,说:“怀了就生吧,老子养得起!”

“你啊!”

正当夏油杰还想说什么,他才发现猫耳和尾巴都完全消失了,而现在远远都还没到一周的时间,然后他有点无语地说:“解咒的方式竟然是做爱,真是的……这到底是什么诅咒啊。”

“谁知道……奇奇怪怪的诅咒。算了,不管它了,杰,我们要不再来一次?这次我想换别的姿势!”

夏油杰自然是答应的,毕竟血气方刚的高中生,在情事方面当然不会只有一回合了。

而第二天的课,也自然全部都翘掉啦。

———END————
让我们大声地说:长猫耳的男高中生最棒了!!!! :heart_eyes:

51 Likes

涩涩: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

3 Likes

长猫耳的男高中生最棒了!!!!

5 Likes

嗷呜又甜又辣的小猫咪嗷呜嗷呜:heart_eyes::heart_eyes::heart_eyes:

长猫耳的男子高中生最棒了(大声重复!
刚开始以为是夏油/五条猫猫想让我告白
后面发现这个双向奔赴、这个小鹿乱撞……
两只猫猫贴贴亲亲真的太可爱惹!
给我锁死了!
他们就该一辈子贴贴!

3 Likes

咒灵就是我自己!两个笨蛋,猫猫贴贴!猫猫蹭蹭!猫猫打架!非常可爱!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