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抢猫如果犯法,那弃猫呢

弱智重生文学

ooc到夏老师自断刘海的地步

所以慎入

——

你中过一个亿的两块钱彩票吗,或者是从九十九楼自由落体运动后还能活蹦乱跳吗,好吧,这些都堪称不可能事件了,因为哪怕就是有着超能力一样的咒术师们,恐怕也做不到。所以房间里的主人公只能无奈的摊开手,勾起嘴角也不知道如何表达情绪,也许在试图掩盖什么忘掉什么。

事实上他也并不是异世界的穿越者,更没有手搓氢弹找个蓝发女仆的鬼畜想法,或许这些元素早已经烂大街了,那就来个普遍性更高的说说看嘛。

重生,或者是别的什么样子的说法,反正主要的理解就是重开一把,还是洗牌重开的那种,关键是还不知道牌长什么样。

高专的夏油老师靠着自己的办公室门,朝着天花板的头都快仰成直角了,左手就死死的捏着下巴冥思苦想不松手,两条细眉微皱。现在的情况是,他刚死就活了,他不仅活了还活的十分健康,还莫名其妙。不违心的说,有点不太好接受,毕竟他的挚友刚才还在他面前掉眼泪,现在的现实是他穿过来了重生了而且好像抢了挚友的饭碗子。

办公室左边一面墙,优秀教职工到优秀班主任之流的烫金小牌子足足贴了十几张,上面瞩目的无一不是夏油杰这三个字。夏油杰很纳闷很疑惑,这肯定跟自己没有关系的,他当然不是优秀教师,他可是最恶诅咒师,是要祸祸全世界人类的那种的。他讨厌猴子也不打算教书。

前教祖夏油大人还没有想清楚眼下的一坨问题,于是他想点燃一根烟思考一下人生的时候。突然不知道谁进老师办公室不敲门,直接一个猛推就进来了。

他刚过来五分钟后,已经有点不太小冷静了。

推开门的虎杖悠仁没看见夏油杰,就立马双手做成喇叭大喊“夏油老师”,夏油老师和蔼可亲的从门后走出来,很不幸的脑门上留了一道红印。过于亲切的笑容让我们可爱的悠仁同学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但是一想到他说的事情的重要性,他还是冒着挨脑瓜崩风险的说:“老师,大事不好啦!”

“怎么了?”这位同学,你有事吗你。

夏油杰不耐烦地走到办公桌旁,一边示意虎杖悠仁继续说一边试图找到点像学生档案之类的文件,毕竟,他目前连眼皮子下的粉毛小男生叫啥都不知道。看着文件,这个日期也显得怪稀奇,毕竟18年的话他都死了一年多了。

突然被一串数字啊亲爱的夏油老师你已经二十八岁啦,这可有点有点冷笑话,不好笑。

夏油老师的冷漠没有打击虎杖悠仁的急切。他飞速地说:“悟被人绑架了,就那个那个,那个之前跑走的脑花!学长他们已经去追杀了,不过学长说这次老师你一定要来,对方好像是咒灵?”

啥,五条悟?被脑花?啥脑花,猪脑牛脑还是什么脑,这里的五条悟这么拉胯吗,还能被绑架,咋不宇宙搁这原地爆炸?夏油杰疑惑地望了望天花板,通过手头的资料,他已经知道眼前的孩子是宿傩的容器了,不可思议,明明之前还不过是一只平平无奇的猴子,好的这个世界的确疯了,毁灭吧。夏油老师没有说话,他把很容易就翻出来的档案又翻了一面,这一面是五条悟的。

十五岁,四级咒术师。

撇开杂七杂八的,夏油杰就是觉得这个世界的五条悟怕不是个冒牌货吧,或者就是个同名同姓的废物家伙,是不是有病啊神经病,怎么这么弱,四级是因为最弱只有四级吗,不是,如果真的这样的话,什么样的东西要绑架个四级术士然后引得乙骨忧太去追呢?夏油杰刚才看了乙骨忧太的档案,一如既往地令人嫉妒啊,才十七岁就当上了三大特级之一。还是一如既往的离谱,但是夏油杰已经用最短的时间笑话掉了一切,别的都可以暂且抛开一切,营救五条悟这种事情他当然义不容辞。虽然不确定,但是就冲悟的那张脸,夏油杰还是有义务的去履行一下本该属于他的义务的。

虽然不知道如果是那边的悟会怎么样,但是脑花这个形容明显不够正派,虽然夏油杰是非常可恶的无良诅咒师,但时势造英雄,眼下的情况就是如此操蛋,那么就先找出一个突破口。那么这位脑花先生就是很好的开口了。

夏油杰跟着虎杖悠仁一同出去,楼下伏黑惠和野蔷薇已经等了有一会儿。

伏黑惠很无语的拿着手机宣布了一下目前的情况:“羂索说让我们拿游云来换悟,或者别的什么的,额,最好是夏油老师本人…”

野蔷薇摊开手,一脸无语地:“不理解,他为什么会觉得那个笨蛋可以换一个老师呢?”

悠仁打断:“不能这样,那他也是我们的伙伴。”

嗯,这一次的悟不是六眼,甚至不会无下限咒术,只是一个五条家的吊车尾。

夏油杰心想:可能真的是假的。

伏黑惠的手机响了,接通电话,是乙骨忧太。

乙骨忧太一边收刀入鞘,一边说夹着手机说:“又给它跑了,那个,你看看悟身上还有什么定位器没。”

伏黑惠扶额地回答:“早就都没信号了。”

伏黑惠抬头问夏油杰:“老师,学长他们似乎也没办法了。”

现在,三个一年级齐整整地盯着夏油杰只是,好的,压力到夏油杰这里来了。虽然当了多年教祖,心理素质还是非常强悍的夏油杰却有点瘆得慌了,这仨除开伏黑惠他曾经稍微认识点,剩下都谁呀,被孩子们如此般期待而又纯真的目光所注视,夏油杰觉得怪不好意思。

其实目前最关键的问题是夏油杰并不知道要怎么才能从那位脑花先生手里夺回五条悟。夏油杰需要情报,所以他说:“脑花为什么要带走五条悟?”难不成真的是为了我?夏油杰有点想骂娘的那种情绪。

“老师你是不是生气了,为什么突然要喊悟全名啊?”虎杖悠仁露出奇怪的表情。

夏油杰心里咯嘣一下,“诶?”。

伏黑惠老老实实地回答:“因为他是我们的朋友,咒力比较弱,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可能是比较好下手。”

夏油杰心想:“冒牌货。”

“对了,油老师,你今天很奇怪。”伏黑惠淡淡地问,“怎么了?”

悠仁和野蔷薇同时咽下一口唾沫,没有接嘴,而是和伏黑惠一同望向了夏油老师。

个子高高的夏油老师笑了笑,拿着手机,明明还是熟悉的感觉,那些假笑还是那么令人厌恶,可是伏黑惠觉得不对劲。夏油杰挺想摊牌的,反正他也没心思陪一群他压根不认识的高中生们过家家,但他的确想救五条悟,尽管他也觉得那个五条悟绝对不是他的五条悟。亲手杀死他的五条悟可能正在陪他的好学生们过圣诞节吧。

“把这件事的过程发给我,我今天有些头疼,半小时后你们三个一起来办公室。”

“惠,你又凭什么可以来猜忌我呢?”

夏油杰眯着眼,笑了笑。

伏黑惠点点头,果然还是熟悉的老师。

夏油杰转身并没有回办公室,他还有很多需要确认的东西。虽然这一切都像是一场莫须有的闹剧,但是对于夏油杰,居然有那么一点美好梦幻的意味。真真假假,已然无所谓,如果可以,这场有趣的游戏,从小到大都是优等生的夏油老师不想输。

他有一种直觉,外来者不止他一个。

……

另一边,按道理已经嘎了的五条悟又缓缓的睁开眼。

手脚被绑着,没法儿行动,浑身上下都很酸疼,应该是挨打了,六眼也不管用。五条悟选择闭上眼,再睁开,再……

尝试个几十次后,五条悟麻了。

好嘛,重生还是什么?

躺在车子后备箱里的少年太特么想笑了,这具身体可真啥也不是呢。

可那有怎么样呢,五条悟在闭上眼睛都那一刻,已经可以感受到了他需要的一切情报。

——

双向重生

本质搞笑甜文,不要太认真

30 Likes

期待下文!

4 Likes

外来者不止一个……
该不会脑花也来了吧(后仰

2 Likes

蹲蹲蹲

雙重生阿這是

双重生!好爱,夏油杰和五条悟见面会很有意思吧哈哈哈

不會坑了吧?棄坑也是違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