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cm诅咒

夏油杰中了一个让几把变成30cm的诅咒!
弱智笑话,加上一大段的车:red_car::taxi::blue_car:

34 Likes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一张高专宿舍的床,两个光溜溜的人。五条悟被晒醒了,并且睡得有点别扭,好像有东西硌着他。

五条悟实在懒得睁眼,一边往下摸索一边用六眼偷看,这玩意有小臂这么长,虽然硬是挺硬,但怎么没有骨头?再捏捏,嗯,还真没有。

正当五条悟疑惑之际,旁边的人幽幽开口:“悟,不要再捏我的几把了。”

听到这话,五条悟大惊失色地从床上爬起来,看向夏油杰的腿间。虽然这位身材优秀的男友几把本来就很大,但是绝对没有夸张到现在这种程度!

被烦人的鸡掰猫闹醒,夏油杰睡眼惺忪地试图拨开对方的手:“别闹了,现在不做……”

“杰,你是不是变异了!”五条悟又大叫道。

“什么变异……”夏油杰被吵得头疼,嘴上给这位缺乏常识的大少爷补课,眼皮却不受控制地重新合上了,“那是晨勃!你不是也有吗?”

“你当我傻啊!睁开你的小眼睛看看!”五条悟不高兴地说,抓起对方的命根子举到竖直位置。

听到这话夏油杰不由啧了一声,大早上嘴巴就这么欠?他睁开眼睛,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自己什么时候……长出第三条腿了?!

一黑一白两个脑袋凑在一起想了许久,百思不得其解。首先,这种情况肯定是异常的,但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异常?又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总之,我大概是中了诅咒吧。”夏油杰推测着。昨天和五条悟跑了一整天的任务,到底是哪个咒灵出了问题,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能叫诅咒吗?有谁会诅咒别人几把变大的?这根本就是祝福吧!”五条悟依然对那根超规格的棒棒饶有兴趣,上上下下来来回回地摸,搞得夏油杰非常有感觉。

光是摸一摸还不满足,五条悟伸头过去,莫名有种很想舔舔逗猫棒的冲动。用柔软的脸颊蹭蹭柱身的脉络,他马上有了一个惊奇的新发现:“杰,现在你的几把比我的脸还长哎!”

五条悟本来就长了一张小猫脸,在巨型几把的衬托下,反而显得更加娇小、更加漂亮了。夏油杰的脸红成一片,努力把按捺不住的欲望压下去。这种状态和悟做的话,会伤到他的吧……

“我突然想到了一首歌!”五条悟趴在夏油杰的肚子上又发话了,“你要不要听听看?”

“什么歌?”夏油杰毫无防备心地问。

“大象~大象~你的脖子为什么这么长~♪”

“幹他娘~我~是长颈鹿~♪”

突然,没有那种欲望了。夏油杰把笑得乐不可支的五条悟赶下床,并决定洗个冷水澡压压枪。

趁着夏油杰洗澡的时间,五条悟又给女同学打电话:“硝子啊,男朋友的几把变得特别长的话,该怎么办呢?”

电话那头无语了几秒钟:“……你大早上就为了问我这个?”

“你没理解,”五条悟佯装认真地解释道,“不是长不长的问题,是很少见的那种!有这~~~~~么长!你懂我意思吧?”

“五、条、悟!再给我炫耀你男友的性能力,我现在就把你电话拉黑。”被电话叫起床的硝子听上去气压很低,低掉可以一口把五条悟吃掉。

“哎哟,我逗你玩的。”五条悟闷笑了一阵才说,“好啦,杰应该是中了诅咒,就是那种……几把会变大的诅咒?硝子知道怎么解吗?”

“……诅咒?”硝子冷笑了一声,“我怎么知道。不如你用你最强的屁股想想办法吧。”

于是通话就被挂断了。

夏油杰洗完从浴室里出来,用毛巾堪堪挡住关键部位:“你刚刚和硝子在打电话?她说什么了?”

“她说,要我用自己最强的屁股想想办法。”

这是什么办法?夏油杰嘴角抽了一下。刚刚他在浴室里发现了一个新的难题,那就是他穿不上内裤。就算软下来了,这一大坨塞进这片弹性布料还是过于艰难,就算勉强穿上,灯笼裤也挡不住这显眼的轮廓,就好像裤子里塞了一颗炸弹。

“要不你给内裤剪个口,前面再加一截布料套着?”五条悟给他出歪主意,说着说着又开始笑,“就和大象一样!”

眼看还有15分钟就要上课,哪里还有缝新内裤的时间,夏油杰无奈地决定——真空上阵。

教室里家入硝子刚刚坐稳,看到两个粘在一起的男同学朝座位走来,喜笑颜开的是五条悟,另一个是愁眉苦脸的夏油杰,并且走路姿势一看就不正常。

“硝子,早上好。”优等生迈着小步子走过来,看上去和他的身高很不协调。屁股凉飕飕的感觉十分诡异,更别提几把和大腿在裤管里碰撞有多刺挠了。

“哟,中诅咒啦?”硝子有些好笑地问。

夏油杰点点头,用求助的眼神看向她,可惜女同学不怎么领情,立刻转头看向窗外:“反正这种事情别找我治疗。”

“硝子——太无情啦——”五条悟拉起长音,脸上的表情倒也是幸灾乐祸的样子。

还好有课桌压着,夜蛾似乎没有注意到有什么异常。心不在焉地听着课,等到下课铃响了,夏油杰才意识到这个尴尬的事实:他得上厕所,而且是公共厕所。

什么叫心有灵犀,就是不用说话也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两个人对看了一眼,五条悟就站起身说:“走吧杰,我们一起去上厕所。”

“你……不用跟着我。”夏油杰还在进行最后的挣扎,“悟,别捣乱。”

“我怎么就捣乱了?我这是帮你!这么长一条,一个人怎么扶得住呢?”五条悟一边说着根本没道理的话,一边用宝蓝色的大眼睛做出无辜脸。

事实证明,没人能抵御猫猫撒娇。站在小便池前,五条悟贴在夏油杰身后,把手伸到前面环抱住他。夏油杰看着四只手像接力赛一样握住自己这条巨长的几把,不由感到眼前这幕十分荒谬。

“杰,你有没有觉得,这几把很像消防水管啊?”

“……你别乱说。”

“怎么就乱说了?我看很像啊?救命,真的很像啊哈哈哈哈!”五条悟笑得趴在夏油杰背上,连握着几把都手都开始抖起来,搞得这把水枪准头乱晃。夏油杰只能握紧自己的小兄弟,试图用肩膀把人顶开。

就在两人纠缠之时,七海建人走进了厕所,看到他们诡异的贴贴姿势,又默默退了出去。

好不容易解决了厕所危机,夏油杰又在走廊上碰到了灰原雄。学弟热情的打起招呼:“上午好哇,夏油学长!哎,我怎么感觉你今天走路怪怪的呀?”

“我知道!因为他几……”五条悟还没说完,夏油杰赶紧捂上他的嘴巴,对学弟露出温和的笑容:“今天刚刚训练完,腿有点酸罢了。”

灰原看上去丝毫没有怀疑:“哦!那辛苦了啊!”

一整天下来,夏油杰已经精疲力尽。五条悟实在太乐在其中了,恨不得把整个学校的人都通知一遍他的男友长了一根超级大几把。

“杰,我能不能单独给你的几把取名为‘油氏加农炮’?我感觉它已经大到会产生自我意识了!”五条悟挂在男友身上说。

“它还是别有自我意识比较好。”夏油杰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不准给它起名字。”

“哦我想起来了!我还没和加农炮合影过。”五条悟自顾自说着,“这一定很有纪念意义。”

夏油杰无奈地说:“悟,你要是真的这么喜欢这个,不如我想个办法转给你吧。”

“我才不要!”五条悟当机立断拒绝了,“这种东西就是要长在别人身上才好玩啊!”

好玩?夏油杰气不打一处,差点就想狠掐一把挂在背上的大白猫,但又想到现在打架的话,自己有被自己的几把绊倒的可能,很显然是划不来的,只好把捏紧的拳头又松开:“……算了,我回宿舍了。”

回到宿舍,夏油杰赶紧脱掉了裤子,解放自己异于常人的小兄弟,两腿岔开瘫在床上,开始回忆前天祓除咒灵的时候到底出了什么岔子。五条悟先是踹死了一只咒灵,然后夏油杰又打死了一只,还有一只是他们合力包围的……呃,完全没有头绪啊。

想着想着,夏油杰眼皮越来越沉,很快睡着了。

不过没睡多久,他就被一阵“砰砰砰”的敲门声给吵醒,门外是五条悟的声音:“杰,快让我进去。”

夏油杰叹了口气,还是下床给他开了门。五条悟抓着他的肩膀,认真地说:“我已经准备好啦。”

什么准备?夏油杰懵了一秒,只见五条悟撩起自己的衣服,他竟然用记号笔在腹部画了一排刻度线:“喏,我用六眼估计了一下,杰的几把硬起来的话差不多是30cm,你看,就到这里。”说着他便用手指了指最高的刻度线,大概在他胸腔偏下的位置。

夏油杰瞪大了自己并不大的眼睛,这都什么和什么?怎么就画了刻度线?“你……你要干嘛?”

“那还用问吗?当然是做爱啊!”五条悟理直气壮地说,“硝子早上都说了,用最强的屁股才能解决。”

“那是骗你的,哪有诅咒做一次就会没了的?”

“怎么就骗人了!”五条悟撅起嘴巴,“硝子怎么会骗我呢!”

夏油杰摇摇头,只好退而求其次:“真的不行,悟会受伤的。”

“原来你在担心这个?放心好了,我已经查过了,人类的肠子总长度有5米到8米,区区30厘米,肯定装的下的。”说完五条悟还拍拍自己的肚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肠子那能有那么长,是因为会拐弯!”夏油杰崩溃地说,“难道我的几把也会拐弯?”

“你试试看不就知道了?”

“那能试吗?!几把怎么会拐弯,那叫骨折!”

“不会骨折的!我说不会就不会!”

夏油杰哭笑不得:“这种事情又不是你能决定!”

五条悟啧了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试图说理的夏油杰放倒,用力戳了戳对方的胸口:“少废话了,你今天必须睡我!不管能不能解咒,我都要睡到!!”

被大白猫压制住的夏油杰,乖乖躺平看着五条悟脱光了所有衣服骑在他身上,嘴上还说着拒绝,手倒是非常诚实地摸上了白嫩的屁股。股缝里湿滑一片,摸到穴口的时候受到刺激,还往外吐出了一团粘稠。悟究竟往里面挤了多少润滑剂啊……

五条悟一只手抚上柱身,一只手兜住底端的卵蛋揉捏:“这里也涨得很厉害嘛,做完以后我要和加农炮拍张照好好纪念一下。”

夏油杰舒服地轻哼了一声,有些好笑地说:“这么想和加农炮合影,怎么不先问问加农炮主人的意见?”

“哼哼,这还要问吗?我觉得加农炮的主人很乐意啊。”五条悟的眸子亮晶晶的,低头开始舔舐冠头,用柔软的舌苔抚慰每一寸的敏感点,夏油杰不由又硬了几分。

一切准备就绪,五条悟半蹲在夏油杰身上,扶着柱身缓缓坐下,两只手撑在对方的肩膀。夏油杰咽了咽口水,用指腹摸摸那条有些鼓起的刻度线。现在进去多少了?应该快到临界位置了吧……悟平时就能吃下这么多吗?不愧是悟……

要是放在平时,看到五条悟坐在自己身上不上不下,夏油杰肯定会使坏心压把人按到最低,然后欣赏对方被一插到底爽坏了的模样。不过今天不同寻常,夏油杰可不想给男友在床上留下糟糕的回忆,慢点也有慢点的好。

双手从柔软的腰部抚摸到紧绷的小腿,夏油杰察觉五条悟的腿肚子有点发抖,紧接着发现他踮起的脚尖也在颤抖,于是赶紧帮忙扶稳,出声安慰道:“悟,吃不下就不要勉强了。”

“谁、谁说我吃不下了?”五条悟脸色涨红,现在肉棒顶在结肠口,本来要做个几轮操开了才能碰得到的地方,现在居然这么轻易就撞上来了。穴肉还不适应这样直接的刺探,紧缩着不让侵略者冲破关口。

既然自己嘴硬,那可怪不得我。夏油杰向上挺腰小顶一下,五条悟就像受惊的猫似的绷紧身体,发出吃痛的叫声,结肠口的软肉绞得更紧了。听到对方难受,夏油杰马上又心软,搂过五条悟的肩膀亲亲他的额头:“躺下吧,我来。”

交换上下位置后,五条悟肚子上那条用记号笔画的刻度线更加显眼了。夏油杰吻上他的嘴唇,情意绵绵地用舌尖刮过柔嫩的口腔,就好像真的要吃掉那样。被吻到七荤八素的猫软绵绵的,在争夺为数不多的氧气的过程中都使不上劲,身体被细致地爱抚到位,无论是脖颈、胸口、乳尖、小腹、侧腰,都被那双习武起茧的手好好地照顾到了。

五条悟捧住夏油杰的脸回吻,顺手拆掉了对方脑后的头绳。黑色的长发披散下来,发隙间飘来好闻的香味。夏油杰笑了笑,把散发捞到身后,只有那缕刘海还坚持垂落。正当五条悟愣神的时候,突然感觉体内被深顶一下,抓住松懈的瞬间长驱直入,直接进入了更里面的肠道。

五条悟不受控制地叫了出来,下意识抓紧床单,快感从尾骨一路窜进脑海,眼前一阵阵发白,六眼看到的咒力流动都跟着紊乱成一团混沌。身前一直没被照顾的阴茎甚至失控地射出了白液,穴里的软肉不停痉挛,拼命想从这根肉棒里榨出精水。

“悟,好舒服……”夏油杰轻咬五条悟的耳廓,热气全扑在后颈上,“里面好烫,感觉要化掉了……”

五条悟呜咽了两声作为回应,然后就被对方的嘴唇封住。体内的硬物依旧缓慢地挺进着,就好像那根几把还在继续生长,并且远远超过自己预估的30厘米,让他产生了一种真的会被贯穿、捅坏的恐惧感,抓夏油杰背部的手不由用力了一点。

贴心男友很快停下了动作,亲亲他的额头:“怎么了,痛?我要退出去吗?”

五条悟本来想点头,但又想到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想退出那也太前功尽弃,也不像是最强的风格。“你……你慢一点。”他只好这样说。

其实夏油杰的进度已经够慢的了。从插入穴口开始,他的心中就不断涌现想要不管不顾地狠操,想看到悟浑身发抖、坏掉的表情,甚至还想听悟哭诉的声音。仅有的一点点理智告诉他,这种恶念一定是拜诅咒所赐,必须要克制下来才行。

为了照顾男友的性爱体验,夏油杰还是耐心地哄了半小时才完全进入五条悟的体内。插到底的时候,两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满足的喟叹。

“现在肚子里,装的全是杰哦……”五条悟喘息着问,“我……我厉害吧?”

“超级无敌厉害。”夏油杰低头吻他,摸上腹部确实出现了一条有点可怕的凸起,轻轻按压的话还能感觉到表皮之下的肠肉正在收缩。

“嘿嘿……杰的几把无论有多长,我都可以全部吃掉的……”五条悟撒娇似的蹭蹭对方的脑袋,“因为我们是最强……”

夏油杰笑着亲亲身下的毛绒脑袋,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发话:“悟……我可以动了吧?”

“呃,我觉得可——”五条悟还没说完,夏油杰就开始以狂风骤雨的速度抽插起来,把对方的呻吟全部撞成了碎片。

五条悟感觉自己五脏六腑都快被顶到移位了,本来只能进入一个冠头的地方,如今却要容纳半个茎身,内部空间受到严重挤压,可是前列腺还在如实地向大脑反馈快感,爆涨的青筋磨过软肉的触感都变得很刺激。他好像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连难受还是享受都分辨不了。

由于用不上力气,五条悟两条腿挂在夏油杰的肩上,腰部被握着的部位已经发红。身体就好像一团湿热的陶泥,被对方蹂躏成任何一种想要的形状。他只觉得自己眼冒金星,连刚过不应期的分身又硬起来都察觉不到,眼泪和涎水在脸上横流,又顺着动作被蹭到床单上。

夏油杰也被快感冲击得大脑一片混沌,明明悟看起来很难受,他却觉得很满足、很兴奋,还不停地向内挺动,想要看到更糟糕的画面。那些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恶念已经冲破夏油杰理智的防线,占据了整个脑海。

“要、要死掉了……”哭花脸的猫抽噎着说,尽管这件事明明是他先挑起的。夏油杰低头吻去对方脸上的泪珠,温柔得就像是在舔棉花糖,下半身的进攻也放慢了速度,在这条似乎没有尽头的甬道里肆意抽插。润滑剂早被摩擦成了泡沫挤出穴口,肉道自动地分泌肠液,帮助这条长得不像话的凶器顺利进出。

“不会死的。”夏油杰轻声说着,牵着五条悟的手一起放在腹部隆起的刻度线上,“悟摸到了吗?这个位置是14厘米,是悟结肠口的位置哦。现在到了16厘米,接下来是18厘米,后面的是……”

一边听着报数一边被侵犯的感觉实在太超过,五条悟不由自主地收紧了甬道,却感觉蛰伏在身体里的巨物又涨大了一圈。结肠口的软肉不断地被凿开、闭合、再被凿开,已经学会在顶入时自动放松,在抽出时自行绞紧。肠道在无休止的顶弄中被塑造成对方阴茎的形状,成了夏油杰专属的容器。

五条悟被快感折磨得无法思考任何事情。身上压着的是杰,身体里埋着的也是杰,耳边听到的还是杰,世界上除了杰以外的东西,都不复存在了。他头昏脑胀地呼喊着那个唯一熟悉的名字,渴望得到任何形式的回应。

夏油杰喘着粗气低头吻他,双手在对方胸口摸索,然后揪起通红的乳尖揉搓。五条悟尖叫一声,条件反射般地挺起胸膛,眼白向上翻到极限,吐在外面的舌头也忘了收回,露出一副被玩坏的高潮模样。

五条悟的分身断断续续地吐出或稠或稀的液体,跟随抽插的动作飞溅在两个人的腹部,他甚至感觉自己脑浆都被射了出去。那条用记号笔画的刻度线在精水和汗水的浸泡下变得模糊不清 ,夏油杰用指腹用力抹了一下线条,躺在床上的人受不住地摇头,又呻吟着高潮了一回,肉道规律地收缩,让夏油杰射精的冲动达到了顶点。

好可爱,好想把悟灌满,好想看到悟的肚子鼓起来,就像怀孕了一样。夏油杰一边操干一边混乱地想着。他俯身舔舔对方的耳廓,轻声问他:“悟,让我射在里面好不好?”

五条悟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里,整个人都晕乎乎轻飘飘的。朦胧之中听到夏油杰似乎问了自己什么,便“嗯”一声下意识地答应。于是身体被抱紧,不断地有温热的液体冲刷肠道,或许是诅咒的原因,夏油杰的射精量特别大,五条悟几乎以为自己正在被射尿进来。

“哈啊……杰……装不下了……”他努力推开夏油杰的胸膛,可惜之前的高潮消耗了太多力气,现在的动作绵软得就像猫咪踩奶一样。夏油杰抚摸着身下逐渐鼓涨的肚皮,丝毫没有退出的意思。五条悟呜咽着,被刺激得又射出一些稀薄的液体。

等到略显漫长的射精结束,夏油杰趴在对方胸口,满足地喟叹了一声。浓稠的精液从两个人是交合处溢出,把两个人的下半身都弄得湿润滑腻。正当夏油杰准备抽出下体,五条悟有气无力地挠了挠他的肩膀:“不许动……就这样抱着睡……”

夏油杰舔吻对方的脸颊,好笑地说:“悟想被我插着过一晚上吗?好色啊。”

“嗯哼……这样的话,要是明天杰的几把恢复原样了,我会第一个感觉到哦。”五条悟的眼睛水汪汪的,刚刚因为快感流出的眼泪还没完全擦干,看上去就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夏油杰无奈地点点头,低声哄了几句,从床头柜上抽出几张纸巾,帮软成一摊的猫清理身体表面,然后抱着他,插在对方的深处,逐渐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醒来,夏油杰的几把果真变回来了。从宿舍出来的时候,五条悟走路像螃蟹一样歪歪扭扭的,全靠夏油杰在旁边扶着才没有摔倒。

“啊,痛死了!”五条悟嘟囔着说,“都怪杰!”

“哦?昨天是谁高潮了好几次?还叫我插在里面过夜不要抽出来?”夏油杰慢条斯理地问。

五条悟词穷了几秒,撅起嘴巴哼了一声:“反正都是杰的错!”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夏油杰召唤出一只咒灵,让五条悟趴在上面,驮着他慢慢移动到医务室。

打开医务室的门,早起的硝子正在验收实验成果,转头看到五条悟惨不忍睹的样子,忍不住翻了一个大白眼:“谁记得我昨天说了什么来着?”

“啊,伟大的硝子,救救我吧!”五条悟双手合十,深情并茂地恳求道,“我昨天可是用我最强的屁股帮杰解除了诅咒哎!这还不得,啊,全靠硝子大人的指点嘛?”

“你……唉,算了,躺上来吧。”硝子拍了拍诊疗的床。夏油杰把人抱到床上,拉开五条悟的衣服,突然想起他肚子上的刻度线还没擦掉。因为是油性笔画的,昨晚用纸巾只能清理掉体液的部分。

“这是什么?”硝子皱起眉头。

“哦这个,”五条悟显然也想起来了,“昨天做的时候为了测量杰的……”

“好了,打住。我不想听。”硝子嫌弃地说。

——END——

132 Likes

笑死了:innocent:又色又黄冲的好爽,猫好惨啊hhhhh

15 Likes

哈哈哈,好笑又好痛啊,真的不会萎吗?哈哈哈。最强不愧是最强

7 Likes

最强的屁股果然也是最强 :hot_face:

12 Likes

救命啊哈哈哈,本来以为是黄却是搞笑段子,调整心态以后两个笨蛋还是发展到色色!虽然都很好吃但还是希望dk相声多点哈哈哈哈

7 Likes

小悟:可恶!忘记和加农炮合影了(被搞得太惨所以忘记…

18 Likes

不愧是最強的屁股!

2 Likes

硝子:he tui!

2 Likes

不行了差点笑萎了

2 Likes

哈哈哈哈好搞笑好美味:relieved::relieved:

1 Like

硝子:狗男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