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ve That To Me

»楼主:
「我的男朋友有一双非常好的手,可惜他还不知道怎么使用它们~」
「图片」
»1楼:
「哇偶…那你可得好好教教他。」
»楼主:
「哈哈,当然~」

“悟,别玩了,快来帮帮忙。”夏油杰从一堆杂物后面探出头来。夜蛾差遣他们两个劳力去收拾高专一间多年未动的仓库,说是可能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这种无聊又卖力的任务自然没有硝子的事,于是这小地方挤进他们两个,在各式各样的货箱中间翻找。

“来啦来啦”,五条悟退出页面合上手机,接过夏油手里的箱子。天气太热了,夏油把制服外套脱掉卷起了衬衫袖子,隐约还有些被汗液湿透的痕迹。

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五条心想。所以才忍不住要偷拍一张发到网上,这又怎么能是他的错呢?刚刚交往没几个月的男高中生,精力实在是过于旺盛,看到自己的男朋友,心里只有反反复复的:好色,好色。

好色。五条悟脑海中第一次闪过这个念头是在刚入学没多久的时候。体术课上,二人对打正胶着,夏油杰从背后找到缝隙试图锁他的喉,那小臂渐渐在他喉咙上缩紧,挤压了他气管内的空气。肌肉,血管都突突地跳着,贴着他的颈动脉好像合二为一,不妙的念头就在那一刻生根发芽。虽然这没影响五条悟很快反击回去,但那之后再看到自己的挚友,总是若有若无地带上了一层性意味。

好再后来很快交往了,两个人实在是太合拍。牵手、接吻、做爱,都飞快地变成了已完成。但是欲望就像泡泡,戳破一个还有一个,在夏天的黏腻中催生得格外迅速。还是不满足、不满足,他的男友在某些方面竟然实在得温柔,也许是因为交往后发现五条悟多有着女人的一口阴穴。但他俩明明都不是需要刻意小心翼翼循序渐进的人。
五条悟决定主动出击。

五条悟渴望着夏油杰的——这目前还是个未被恋人知晓的秘密,但五条势必会是那个成功的人。要说为什么,那就是因为他们两个绝对是一类人,何况每每高潮汗水打湿夏油的脸时,五条在迷蒙中也能看到对方眼里,
一样的不满足。

就是今晚。
“晚上一起打游戏吗”只是骚动的序曲,没多久潮湿的鼻息便喷在彼此颈侧,夏油手抖着扶着自己的阴茎送入开合着的穴口,引得五条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

“啊……!杰…快一点…快一点…”粗长炙热的阴茎划开皮肉,一下下狠狠捣弄着。每次五条都催得太急,没做太多前戏的穴还绷紧着,又逐渐因为侵入者猛烈的冲撞变得柔顺。五条的水流个不停,叫得也不停,让夏油总觉得他好像有什么瘾,总是得不到解药。

五条的双腿紧紧锁着夏油的腰,手还在他肩膀上乱抓,下面却已经乖巧地自己一吐一纳温顺地侍奉起了肉棒。夏油觉得自己简直被吸得大脑发麻,干得毫无章法,下腹发紧、阴茎热得发烫,另一位还不断恳求他什么“再深一点”、“用力点”。五条抓得他又疼又爽,让他忍不住低头去吻,那张过分美丽的脸庞红得像云,汗水像是雨水。夏油封住了那些接二连三的呻吟,又因为需要氧气而分开,从五条的下唇一路向下,咬住喉结,用牙齿轻啃五条早已紊乱的气息,感受到好像猫科动物喉咙中的震动。

“悟…悟…”,他又狠狠地顶了几下,“我要射在里面了。”

他的悟眨巴眨巴眼睛,睫毛上已挂满了泪水。夏油射出来的时候两人都长舒一口气。五条的小腹抽动着,他一下也没有摸自己的那根,此时还硬硬地淌着水,夏油从他的小腹一路摸,握住五条的阴茎。只撸了两下,精水就一股股涌了出来。

“真贪心…”,夏油还责罚着五条已经射完的阴茎。
“因为只想要杰给的嘛。”,无论是前面还是后面。五条还喘着,却狡黠地吐了吐舌头。

看到他的表情,夏油也笑了出来,两个人刚刚急急地做完一轮,满溢的欲望暂时得到了疏解,此时反而有空调起情,做些好像前戏的事情。

“其实我还有更贪心的事情哦。”五条坐起来,翻身把夏油压在了身下。

“说吧,”夏油挑起一边眉头,他的头发全乱了,头绳却还忘了摘下来,“难道我还有对你说不的时候吗。”

五条俯下身去,伸手将男朋友的发圈摘了下来,又帮他把被汗打湿的头发别到耳后。五条张嘴轻轻咬住了他的耳垂,用舌尖抵住他的耳钉。
夏油敏感地抽了口气,紧接着又听见五条在他耳边耳语。

“杰…”,五条的鼻尖轻蹭着他的耳骨,“我想要…”,紧接着又握住了他的手,“我想要杰的手…”,摩挲着他的掌纹,“我想要杰的手在我里面…全部的。”

这确实有些超出夏油的预料了,但五条把他压得死死的,毕竟虽然他的男友长了一口温柔如水的女人穴,却实打实的是那位“最强”。老实说作为两位高中生他们已经有那么一点超出了,现在更是要突破另一层底线。但谁都知道,五条悟打定主意的事情,必然是不达目的不罢休——更何况是对着夏油。

“难道你不想吗,你的鸡巴在里面操得那么爽,就不想亲手摸一摸里面到底有多软多舒服吗?”五条直起身子盯着夏油的眼睛,面对这样一双蓝眼睛没有人够胆说谎。

夏油的回答是他想。

诚心诚意的。于是夏油恭敬不如从命地让五条握着他的手摸上穴口,那里刚刚被狠狠使用过,因为充血泛出粉红色。夏油的两指划过唇肉,不出意外地摸到一手黏腻,来回抚慰了几下便探入了虚掩着的小口。五条悟哼哼了两声,又好似催促轻轻晃了晃身体,主动将那两根手指吃了进去。
里面又湿又滑,褶皱已变得温顺体贴,夏油感觉像是伸手插入了一块果冻,软软糯糯。食指和中指抽插了几下,将穴口撑开,刚刚射入的精液就顺着手指流到了手掌上。许是因为操得太狠,两根手指的造访还造不成什么威胁,夏油屈起食指和中指,迅速地在内里抠动了几下,大拇指也在外侧用力揉搓着阴蒂。果不其然看到悟一下压低了屁股,大腿收紧,发出几声闷声。

但五条上身松了力,穴反而向下把手指吃得更深了。五条贪恋这绵延不绝的适度快感,时不时要求“往这边点”、“在另一侧”,手指比起夏油胯下的凶物灵活又无害,夏油看他游刃有余,便趁其不备插入了三指。三根手指的深度还可堪,宽度却已经有余,夏油也感到穴内变得紧绷了些。

“悟,把屁股抬起来吧。”夏油向上提了提还插在里面的三根手指,得到五条不满的哼声。但屁股倒是顺从地抬了起来,五条的双手向后撑去,将身体暴露无遗,好像主动将穴送给人操——也确实如此。

绝佳的视野,充血的肉环箍住他的手,抽插时抚摸内壁彷如章鱼的吸盘贴紧上来。里面源源不断地溢出水来,因拍打溅得到处都是。“悟,你真漂亮…”夏油说完便忍不住舔了上去。舌尖在肉缝中不停游走,五条受不住往后缩,夏油便用手将他的肉壶向前勾,送到嘴边,像是品尝什么松软的甜品。

受不了了,要吹了,才三根手指就浑身都软了,五条悟感觉自己的双臂已撑不住要向后倒,大腿根忍不住地向内夹,却反倒把夏油固定得更严丝合缝了。夏油也知道他快要到了,手上的阻力一波波传来,五条的身子塌下去扭动得像条蛇。偏偏五条悟的男朋友是个坏心眼,趁他逼近崩溃的高潮要到来直接插入了第四根手指。

“啊…!!杰…杰…!!”,五条悟实在忍不住叫了出来,要喷了,可逼里这下插入了半个手掌,全堵住了,手掌在里面拍打,发出咕啾咕啾的水声,夏油在里面稍稍分开手指,水便顺着骨节直直往下流。

“既然都撑不住躺下了,就自己把腿抱好吧。”夏油给了他几秒喘息之机,但他自己也实在是硬得发痛。用手的便利让他看得更直接,五条就高潮在他面颊之上,手上传来的细密触感让他的家伙无比怀念。等五条将自己的两条腿贴紧抱好,夏油缓缓抽出了手掌,调整好了姿势。

“不会就这样了吧?”五条的疑问带着点失落,爽是爽了,但目的未达成心里就像猫挠着。还想要更多啊。

夏油扶着自己的阴茎戳了戳五条的后穴,“也该我爽爽了吧悟,你这里难道今夜不寂寞吗?”因为黏腻的汁水浸泡以及往日的努力,夏油没怎么努力就插了进去,但肠壁还略显生涩,五条被突然进入的满涨感逼得吸了几口气。刚刚在他身体里耕耘的那只手摸上了他的大腿,捏了几下,上面的水丝连在指缝与大腿之间。

“别急…悟…”夏油感觉自己也格外得兴奋,肠壁在他的几次耸动下已经记起过去的欢愉开始努力讨好,刚刚仔细玩弄过的前穴此刻也露出合不上的小口,被透明的水液包裹显得晶莹剔透。“也得让我换只手吧,我的手指都要被你的水泡皱了。”

不知道这句话戳到了五条悟的哪处,竟让他莫名感到羞耻了起来,白花花的大腿根都变成了樱花粉。夏油操着他的屁股,又果真换了只手去逗弄前面的穴,却又插得很浅,只用指尖若有若无地试探,摆明了是故意用这点点快感勾他,屁股被撞得一晃一晃的,五条也不开口催,只用湿漉漉蓝汪汪的眼睛盯他。

“好,好。”夏油亲了亲五条自己捧起来的小腿,手下便一下插入了半掌,虽然刚刚被玩得烂熟了,此刻却有些勉强,毕竟后穴里还插着夏油尺寸不俗的家伙,让内里变得更逼仄了起来。这一下子挤得两人都有点头晕目眩,五条只觉得自己的两口嫩穴全被撑开了,就连下意识的紧缩也做不到,只能用肉壁无力地吮吸着。外面摸着的是杰,里面摸着的也是杰…五条悟的大脑内好像吹起了许多泡泡,让他不能好好思考。

“悟,我能摸到我在操你,你吸得好紧,我的手都拔不出来了。”这确实不是谎话,夏油甚至感觉已经隔着薄薄的内壁摸到了自己鸡巴上突突跳动的青筋。摸起来那么湿软又脆弱,却柔韧得不得了还渴求个不停,果然是悟的穴不错。

舒服得不得了,两边都被好好照顾着,让五条过了好一阵才想起自己也有跟阴茎来,那被冷落的家伙被夹在自己腿根里,不知何时早已被摩擦着滑了精。没多时夏油狠狠碾了几下肠道,射在了里面便拔了出来。

杰果然射在里面了。“好喜欢杰…好喜——啊!!”,五条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了,这感觉果然在没体验之前绝无法想象。夏油趁鸡巴从后穴里拔出来,直接将左手拢起插了进去。逼穴包裹住指节,又包裹住手掌,吃进去的一瞬间快感简直无与伦比。

“悟,你怎么样?”夏油在把自己的整个手掌插进去后便看到五条全身颤抖起来,话也没说得完,不由得让他担心是否刚刚用力过猛了。悟不回应他,脸躲在两条长腿后面也不看他,他不敢拔也不敢进,一时不知该怎么办。过了一小会儿,悟将自己抱着腿的手颤抖着摸了下来,夏油看着他摸了摸自己的逼口,又顺路摸到了他刚刚好露在外面的腕关节,确认着这手确确实实已经整个操进去了。五条的两只手好像被烫到了一样,只虚虚摸过他的小臂,夏油也听见他深深喘了口气,那两只属于五条自己的手放在了他自己的两片臀瓣上,慢慢地、残忍地向两边分开。

没谁会读不懂这邀请。

分开手指,转动手腕。夏油一丝丝地向内摩挲着,在外也将穴眼撑成一个圆,悟的里面太软太热了,每当向内觉得有阻塞时,不知从哪里分泌出来的蜜液就浸润了他的手,好让他能更好地感受温暖的褶皱在他手中蠕动的感觉。合拢进入的手能渐渐张开,这动作也伴随着五条的娇喘连连。完全被侵占了,夏油好像在温柔地搅动着他的内脏,让五条觉得自己浑身都化成了一滩水。将自己全部交付出去,在另一个人的手内欲生欲死,作为“最强”的五条在心理上已经快要到达高潮了。杰的指腹,杰的指节,杰的手掌,杰在阴唇间摩挲的手腕,全都透过他的肉穴一分一毫地嵌入大脑。

杰和他紧紧连接着,让他感到了无比的安心。
夏杰将手腕也送入肉穴时,五条又颤抖着高潮了一次。左手在五条体内晃动着,右手也过来抚上了五条的小腹。

“悟,你看,我的左手在里面已经进到了这里哦。”夏油将两只手内外比对着,五条向自己的小腹看去,那手已经摸过了他的肚脐。两只手就隔着他的肚皮一起抚摸着,这画面几乎要将他的六眼灼烧,紧接着夏油的右手就那么按压了下去,他说,“悟,你就在我的手心里,你看,这么一压,都能看到我手的形状。”

这样一压连五条的哭腔都摁出来了,他断续地答着“是的是的”、“你在我里面”之类的胡言乱语,夏油的手逐渐抽动得快速了起来,透过他脂肪欠缺的小腹仿佛掀起了一阵海浪。

搅得乱七八糟了,不过本来就心满意足地渴望着这一切,非要和杰混在一起融为一体才算好。五条抱住了夏油的肩胛骨,摸到他的肌肉正为了他的快乐努力着。他的视线向上,看到了夏油布满汗水的脸,那蜜糖棕的眼睛里也全都是他。

“悟…悟好软…好暖和…好想一直能摸着你里面…”

夏油像是已经摸上了他的心脏,不然他的心怎么扑通扑通跳得那么快?全部高潮了,无论是身体还是脑内,快感如烟花一样爆炸了,导致一阵的空白。

夏油缓缓抽出了手,红肿的内腔贴得紧紧得挽留,外面会阴一片像熟透了的番茄,被打得发白的蜜液像蛛丝一样挂在他的手上。

“你看,悟,我的手都湿到这里了。”夏油将他的手伸向还在颤抖五条,五条放空的蓝眼睛看到了被他自己吞入的那部分被沾湿得晶晶亮,连小臂都有一段吃进去了,他竟贪吃到这种地步。脑内一时无法思考,五条张开了嘴,含住了那刚刚在他体内作乱的手指。夏油一愣,随即从善如流地将手伸入他的口腔。

“全是你自己的味道啊,是因为下面吃得饱饱的,上面也觉得饿了吗?”食指和中指剐蹭着口腔,捏住了五条的舌头玩弄了起来,五条只好呜呜地叫着,这指法和刚刚在他逼穴里的如出一辙,把嘴也变成了类似的性器官在玩弄。五条被玩得口水都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夏油才放过了他。

“今天悟太累了,就到此为止吧。”夏油低下头和五条碰了碰鼻尖,却发现五条好像还沉浸在上一次高潮中回不过神,还时不时发出呵气声。他刚要担心地询问是否有哪里不舒服,悟就突然翻身把他压在了身下。果然最强的悟就算被狠狠玩过了也还是充满了威胁性。

五条面色潮红,神态和动作都好像喝醉了一样。他实际并未因为酒精而醉过,但夏油一看就知道,如果五条醉了一定就是这副模样。

“杰…杰…”悟坐在他大腿上,前后晃动着屁股,手摸上了夏油的阴茎撸动了起来。“快起来呀。”他嘟囔着。这对此时的夏油来说当然算不上难事,那东西飞快地重新硬了起来。

“真乖。”五条轻声愉悦地笑了起来。这样的状况还是第一次发生,夏油突然想到曾经和五条一块儿看过的黄片里女优的“dick drunk”,当时还觉得演得太过夸张,可如今悟好像真得被他操得因性而醉了。

“醉醺醺的”五条把他撸硬了就开始晃晃悠悠用他的小逼强奸夏油的鸡巴。过于松软的肉穴一下便全部吃下去了。夏油感觉自己几乎一瞬间呼吸暂停大脑麻痹。被蹂躏得过于透彻的嫩穴像一团热奶油包裹住了他的茎身。烂熟的肉壁毫无阻力,此刻虽没有平时那样推阻的紧致感,却多了别样的温柔软滑。五条双手撑在他胸口,屁股上下挺动得却不像他的穴那样温柔,他像个渴得要死的植物汲取水源一样索求着夏油的鸡巴,啪啪的撞击声让夏油隐约觉得自己的胯骨恐怕已经青了。

“好喜欢啊杰…好舒服啊杰……你在我里面…都在我里面…”五条含糊得口齿不清,撞累了又开始前后挪动着阴口去摩擦,努力控制着合不拢的穴口收缩吮吸着。内里缓慢蠕动着的褶皱刚刚被夏油悉数揉搓过,使得它们每一道的充血红肿都对夏油来说那么熟悉,又一次照顾到他的阴茎上,简直是双重的快感。

越吸越紧,夏油感觉自己的下半身好像陷入了沼泽,无法脱身。也许没什么不同,一样都可以夺走人的性命,夏油的灵魂仿佛已经出窍了,宿舍的顶灯在他视野里晕成一片白光。被完全沉入性欲地狱的五条悟全力骑了十几分钟之后他就已经射了,努力过了,五条悟自己都潮喷了一次却还不肯放过他。两个人都使劲喘着气,夹杂着五条毫不掩饰的长长呻吟,就连平时不怎么叫床的夏油也被逼得喘了起来。

“悟…啊…悟…放过我吧”他摸上悟的大腿根,那里已经因为过度使用而止不住颤抖。“悟…你还听得见吗…呃”

可悟的肉穴还严丝合缝地保管着他的阴茎,夏油的家伙好像天生就应该紧紧嵌在里面。热得快要融化了,夏油觉得自己是条脱水的鱼,而且隐隐的、渐渐的、绝对的有什么该死的事情要发生了。五条一直压在他的小腹上,挤动着他的膀胱。他真的,他真的要忍不住了——

热流在肉道中找着出路,却因为被堵住只好涌入了更深的地方,烫得五条浑身发抖叫了起来。尿出来的时候夏油捂住了自己的脸,满脑子想的都是“被悟骑到失禁了。”两人份结合处简直一塌糊涂,五条自己流出来的水也少不到哪里去,他里外又都高潮了,撑不住身体趴在了夏油胸膛上,浑身痉挛一样地颤抖着。好消息是他终于清醒了,但也许本来刚刚就是他的本性。

“好爽啊,杰。”五条的声音听起来空虚又沙哑,在夏油的胸膛上震动着。

夏油,夏油说不出话来。他只知道这张床今晚睡不了人了。两个人沉默了几分钟,夏油还是忍不住亲吻了被汗水打湿了白色头顶。

“我也是。”


(番外进行中)

97 Likes

此文特别感谢千华倾情赞助两块钱。

6 Likes

哇啊啊啊

让人感到幸福的一篇过激文谁懂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喜欢了 :face_holding_back_tears:一想到两个宝宝一直这么爱对方我就感觉可以原谅一切了:heart:

7 Likes

(带着小皮鞭出现)(挥手示意)(鞠躬致谢)

5 Likes

一起喘,好se​:heart_eyes::heart_eyes::heart_eyes:

特别完美且让人满足的饭!!

1 Like

社保了

天啊涩的我飞了: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

1 Like

一本满足!
身心得到了净化~
谢谢老师!您是菩萨! :heartpulse:

1 Like

呜呜妈咪写得太香了!!!!我边哭边蛇!!!

我草卧槽卧槽

我的妈呀我的妈呀!!!太喜欢了太厉害了!!好幸福: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番外更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