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ve More To You(番外)

6 Likes

夏油杰正看着帖子里他男朋友的留言沉思。
要发现五条悟在网上发布的那些帖子其实并不是什么难事,毕竟他也没有刻意瞒着夏油什么。做都做了,难道还会怕被发现过去的企图?甚至夏油都怀疑五条是不是故意把手机落在自己面前。
那条帖子下面是昨天楼主新增的回复:
»楼主:
「吃到了。比我想象得还~要爽!男朋友好温柔~」
下面是些好羡慕或探知细节的回复,夏油没再看下去,熄灭屏幕把手机放回原位。原来悟确实密谋很久了,这个认知让他内心泛起复杂的感受:悟果然好喜欢他,让他幸福得冒泡;同时又有点男高的竞争心理作祟,这不是全输给悟了吗。自从上次的超绝体验之后,夏油杰的手已经完完全全被赋予了色情意味,好几天里他们两人都觉得夏油像是把性器官裸露在外一样引人心烦意乱,这直接导致他们总迫不及待在各种课余的时间里抓紧机会打上几炮,以至于在天台、储物间甚至教室里留下可疑的踪迹,而五条悟总是含着精液湿着裤子上课。夏油感到他的男朋友一直在挑拨着他的欲望,让他不得不上缴他的欲望。
要做点什么扳回一城,他心想。
万事俱备的那一天。五条悟一个人外出任务,夏油杰便在宿舍里做好准备等待。当他听到走廊熟悉的脚步声越靠越近时,便飞快地打开房门将外面的人拉了进来。
五条悟反应过来时已经被反手摁在门板上了,他的身体比他自己想得还要更加对杰不设防备,两只手被反握在背后,被什么东西捆住。紧接着就是裤子被剥到了大腿根,五条悟没有说话,心中感到有趣地想看看男朋友会给他什么惊喜。
结果紧接着他就不受控制短促地“啊”了一声,突然被暴露在外的位置十分敏感,他切切实实地感受到杰舔上了他的穴。对方毫不客气地卖力舔动着,双手扒开臀瓣以方便更好的入侵,没几下就让那处流出了汁水,夏油杰用上了牙齿研磨,让脸侧的大腿颤抖了起来。突如其来的过分快感让五条悟有些站立不稳,很快就要到了,结果他的男朋友停止了舔弄,正当他感到不满时,那根他无比熟悉喜爱的肉棒就强硬地塞了进来,他连连喘了几声,就听见杰说了他们见面以来第一句话:
“我可是一直在宿舍里打着手枪等悟回来。”
双手被剪在背后支持不住的五条悟不得不将脸和胸脯都紧紧贴在门板上好不让自己丢脸地滑下去,杰拎着他被脱到大腿根的裤子一下一下扯着把漂亮的屁股送到他的胯下,让他感觉自己是一匹被人骑着的马,被挤压的脸颊里传出咕噜咕噜的哼哼声。
这场门后的快炮没持续多久,夏油杰大大方方地射了进去,松开绑着五条悟双手的带子,等对方缓了两口气便掰着转过来接吻。
“杰可真是急色。”五条悟的声音还有点黏黏糊糊的。他后背放松地靠在门板上,下意识以为这只是一场带点突然的日常释放,紧接着他便看到了床上被人好好铺着的防水垫。
哦,好吧。五条悟被这明晃晃的暗示刺激得夹紧了还在往外淌着精液的穴口。那里今天绝对、绝对还会被好好使用的。
夏油杰注意到了他的眼神,并没有解释,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五条悟彻底脱下了自己的裤子。两个人半推半就地倒在了床上,五条悟躺着看着骑跨在他身上穿戴还算规整的杰俯身在床头柜拿了点什么,然后杰抬起身,盯着他慢条斯理地戴上一副半掌皮手套。
五条悟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就算说了一万遍他还是要说,他的男朋友看起来真的是太太太色了。他的双手摸上身侧杰的大腿,然后就被皮革质感握住了。凉凉的、有点硬的触感在他身上游走,带起一片战栗。
夏油杰往后退了一点让出些空间,伸出两根手指摸上了五条悟的阴唇,皮质的手套让他摸不出那处的温度,但柔软且濡湿的潮气好像无法阻隔得传送到了他的指腹。微微搅动了几下,黑色的手套上就黏上了半透明的乳白汁水,拉出细长的丝。两根手指并拢着毫不怜惜地捅了进去,用力地在内里开拓着。
新奇的体验。不像杰的肉体那样温暖顺滑,像是被塞入了什么灵活的物体。因为非肉体的碰撞,五条悟感到了更强烈的被玩弄感。很快在他体内的手指就变成了三根,他调整着呼吸舒张着自己腿间的肌肉,好方便杰将他的半个手掌没入他的体内。
“我就知道…啊…杰也很喜欢摸我的里面。”五条悟微微摇晃着臀部,两只手扒在自己的大腿内侧低头向下看去。也许是因为刚刚站着被狠狠草过一通,那里已经变得很柔顺,他看到自己贪心地享受着被撑满的快感。黑色的半掌手套已经被吞吃得若隐若现。
夏油一个用力将整个手捅了进去,悟像一条鱼一样不受控制地弹动了一下,带着满足和假意责怪地叫了长长一声。这时他才回到:“明明是悟太喜欢被我用各种方式操得乱七八糟了。”
手底下毫不停滞地开始进出,皮革带来的粗糙质感以及与手腕处的交界持续攻击着柔软的内里。五条悟跟着抽插嗯嗯地喘着。撑得太满了,以至于什么动作都被快感神经捕捉得格外详细,转动、握拳,甚至被手指搔动着宫口。杰的手就像一下一下抽动着气泵,将他肺里的氧气全部抽走了,肌肉不受控制地紧缩,将作乱的手夹得紧紧的几乎寸步难行,五条悟甚至能感受到每个指骨关节顶出的轮廓,仿佛要被永久镶嵌在他的逼里。
但夏油杰还是用力从这几近真空的肉套中抽出了自己的手,逼得五条悟发出一声着实的泣音。他看着自己的手从那其中拔了出来,包裹着的嫩红色软肉被带出来了一部分,第一次接触了外界的空气又慢慢回缩,像是贝类被迫打开了蚌壳,将里面柔顺多汁的部分暴露无遗。
扒开那里欣赏了几秒,夏油杰又将手塞了回去,这下那些软肉又被带了回去,外面看似完好如初地紧紧包裹着手腕。
“慢一点!等一等啊!杰…哈啊…”五条悟大喘着气,他还没有从先前的紧缩痉挛中缓过神,就又一次被强制开拓。夏油的手指在他体内拨弄着,手套的边界也不断摩擦着内里的褶皱,把它们变得更加红肿肥厚。他的大脑内此时能够一分一毫地描绘出他自己阴道的全径,因为每一寸都被好好照顾到了。夏油的手在里面揉动着,隔着肉壁和他的内脏们打了个招呼。宫腔、膀胱和肠道都不得不让出自己原有的领地,被挤压的感觉让五条悟爽得几乎要翻白眼了。脚背紧紧绷着,脚趾在垫子上划拉着,腰像猫一样耸动着。但夏油还不肯放过他,手指并拢着向上顶,于是五条悟恍然中用余光看到自己脂肪欠缺的腹部隆起坐小山,他也许已经怀了他男朋友的一部分,马上就要将其分娩。
高潮简直不是某个瞬间来临的,而是淅淅沥沥绵延不绝地蔓延到了全身。五条悟好像被浸到了水中,听不清夏油询问他的那些“还好吗”、“这里感觉如何”,他唔唔着全不假思索地答应了。听觉像在外太空,触感却被放大好多倍,他发觉第二只手接着那缝隙中溢出的粘液探入了他的后穴,他下意识想要拒绝,屁股往后挪了一点,却立刻收到了一记掌掴。力道透过臀肉震动到内部,将拳头的形状裹得更加清晰了,换来像遭受电击一样的反馈。五条悟的嘴只来得及呼吸,于是想要叫喊的词语变成嗬嗬声随着涎液流了出来。没法阻止的另一只手还是成功在他后穴挤进了两根手指,他小小的屁股被塞得太满了,全部都割地让出了主权。前面的手退出一点,后面的手就再进一点,夏油觉得他是在玩弄一团加水过多的面,悟在呜呜地哭,可屁股却完全不是那回事,泛红的鼓起的外阴写满的都是“快来吧”。
夏油低下头去用牙齿啃了两下充血裸露在外的阴蒂,给悟多一点刺激,悟果然伸手去推,把他的头发都挠乱了。借着这点刺激,夏油杰成功将第二只手也塞了进去。这下动都动不了了,夏油被没收了双手的使用权,但是可怜的保管了别人两只手的人看起来更加崩溃。
缓了那么几秒,也许是因为夏油的手这下没法做大开大合的动作,只能在里面小范围地挪动,适应了一会儿的五条悟终于能说话了。
“你真是,太过分了。”声音是颤抖沙哑的。
“悟把我逮捕了呢。”夏油的声音听起来藏着点愉悦,他去吻了悟的肚脐,那下面是他自己的一双手。悟的肚皮无奈地缩了两下。因为空间有限,夏油只得小幅度拍打着,他试图在悟的体内将自己的两只手交叉,把被撑得变成薄薄一层的肉壁压成了波浪型的。
“这个…感觉…真是太奇怪了…呃…”里面热热的,有什么东西在涌动一般,但奇怪的是这让他觉得很好,很安心,完完全全的“我在这里”将他的缝隙都填满了。
“我们在一起帮悟提前熟悉以后怀上宝宝的感觉呢。”经过一点点的努力夏油感到手底下的部分变得更加柔顺软糯了,他得以两手顺序交叠着抽插。五条悟的屁股中间被玩弄得软烂一片,像潮汐一样随着手臂吸吮吐纳。
“不要再讲了啊!”五条悟侧过脸去埋在枕头里,但又因为缺氧而不得不放弃。这下真要被玩坏了,被不断挤压的内脏终于在夏油将两只手一齐抽出去时兜不住了,液体一股脑地涌了出来。五条悟像个坏掉的水阀,让提前铺好的尿垫发挥了它注定的作用。
非常漂亮,夏油由衷地感叹着。那里的两个穴口已经完全合不拢了,阴唇肿得即使合拢双腿也能看得一清二楚,原本隐蔽其中的穴口耷拉着敞在外面,露出鲜艳的红色。而后穴只要微微掰开臀瓣就能看到,被扩张玩弄得肿到失去褶皱的后穴简直就像第二个逼一样。摸上去柔软到不可思议,就像在摸一块刚刚做好的布丁。
五条悟自己也颤颤巍巍地摸了摸,伸进两只手指去搅动。那里软到他有点恍惚,和他以往摸到的差别太大了,仿佛摸着一摊液体。夏油握着他的手,帮他自己将那些被带出体外的褶皱塞回去。
现在那里已经可以毫无阻碍地吃进一只手了。夏油又惯性地进去捅了几下,听见五条悟绵软的哼哼声才作罢。他试图脱下那双手套,才发现悟分泌的粘液早就已经渗进手套里,他几乎是用力扒掉了手套,手指上挂满银白的丝线。虽然他把悟玩得彻彻底底了,但他自己还穿戴得很完整,除了被悟挠乱的头发,衣服裤子都还挂在身上。只不过阴茎还露在外面,显然已经硬了很久了,透明的前液挂在上面。
“很能忍嘛,杰。”五条悟显然发现了,用大腿去蹭那根火热的肉棒。
“那是不是该奖励奖励我了?”夏油杰耸动了几下腰,去顶那一片湿润的沼泽。那里对这个熟悉的家伙表示十二分的欢迎,于是他也不客气地全部顶了进去。毫无悬念没有遭到任何阻碍,夏油开始尽情享用之前开拓后的成果。虽然失去了一些紧致,但温顺的臣服让他觉得好极了。悟也卖力地收缩着腔口,用宫颈口去亲吻表彰入侵者。但夏油显然不准备这么简单地结束,他享用了一会儿自动的飞机杯之后就抽了出来。用力拍打了几下肉唇,激起一小片水花,他又将手插了进去。
“悟现在变成了我的专属手套呢,让我试试看是不是比我那双手套更好。”他好像真的在试用手套一般在里面做了几个动作。
“当然是我更好啦。”五条悟用甜腻的声音责备他,说以后杰想要的话都可以把手插进来取暖哦。
杰表示很满意,将手在穴里摊平。“在等悟回来的时候,”他说,用湿漉漉的阴茎顶了顶含着他手掌的肉口,“我就是这样等着悟回来的,”用力顺着缝隙顶进去了一个头,“只能自己撸着自己的东西,很寂寞呢。”紧紧地全部插了进去,“悟也感受一下吧,我刚刚就是这么想着悟等着悟的呢。”
“诶!诶?”五条悟慌张且不敢相信地叫了两声,终于意识到杰正在他的穴里手淫这个事实,他完完全全变成被杰使用着的性爱容器了,这个结论让他的精神裂开了一个缝隙,变得混乱起来。
杰挺腰耸动着,因为太过紧致有点动作困难,但他还是用手在内微微控住了自己的阴茎,前后抽插了起来。这可比自己撸管爽太多了,让他的手和腰胯不受控地颤抖起来。悟又被他顶得哭哭啼啼,但他的全部注意力都被悟的小穴吸引了。漂亮的、嫣红的穴包容着他的全部,任他在里面为所欲为地放纵。他忍不住用另一只手去摸自己的手机,却只摸到了悟的——算了,也无所谓的,一只手哆哆嗦嗦地录下自己在男朋友穴里撸管的无耻行径。悟没心思去阻止他,只是一个劲儿地叫,将小腿胡乱地划拉。夏油杰动了没多久就觉得腰酸软着动弹不得,便改为抽送自己的手,在里面狠狠拨弄悟的褶皱和自己的龟头。马上,马上就要射了,在射的一瞬间夏油几乎握不住手机,而悟也被刺激得又到了一次。夏油杰将两个罪魁祸首抽出悟的体外,欣赏着红丝绒蛋糕上流淌过白灼的奶油。最后他还不忘将这些拍完,分开两个穴口拍摄一下里面的景致,保存完毕又发送给了自己。
“变态…变态臭刘海…”悟抽抽搭搭地骂他,但是心里却暗自想着太好了,幸好是用他自己的手机拍的,这倒省去了他要想什么理由将这录像从杰手里要一份来。腿也合不拢了,这下必定不能穿内裤了,想到这他还是踢了夏油杰一脚。
夏油倒显得很乐意地握住了他的脚,坐在那里等恢复体力收拾两个人的烂摊子。温存了一会儿,他听见悟问他:“这次杰的鸡鸡不要尿进来了吗?”
夏油杰沉默了,夏油杰可耻地无法拒绝。上次是毫无面子的被迫失禁,这次被悟主动邀请了,看着悟红扑扑的脸上写满了狡黠的邀请和淫乱的期待,他没出声而是用动作回答。
反正都已经铺了垫子了…他心想,扶着刚刚射过的阴茎回到温暖的小口发泄着水流。前面装不下太多液体,他便又征用了后面那个穴口,将两个穴都浇灌得满满的。
“我可是很乐意接管杰这根鸡鸡的所有事务的。”悟扑闪着眼睛朝杰笑了笑,看上去很得意。夏油觉得自己确实从身到心都被逮捕了,心甘情愿地开始给两个人善后。
洗澡的时候,悟从背后搂住了他,把头放在他的肩膀上,说:“下次…下次杰买双新皮鞋吧?”

39 Likes

后续1:某次外出任务时内急又找不到厕所的夏油杰被迫让男同学“接管了他鸡鸡的所有事务”,幸好男同学有无下限避免了漏水,但回来后还是罚跪了夏油杰半小时。

24 Likes

后续2:夏油杰穿着新的尖头皮鞋坐在椅子上,翘起一条腿前后晃动着。五条悟趴跪着,穴口吞吃着半个鞋面,感受着鞋底纹路带来的强烈摩擦。他脱力地伏在地上,阴茎没经过刺激就射在了自己大腿上。杰还在他的穴里轻轻踢动着,他只得崩溃地抠着地面呜咽着:该死的我真的好爱这个。

20 Likes

终于写完了(摊平)

3 Likes

香得我倒立旋转起飞特别美好的一顿:hot_face::hot_face::hot_face:

1 Like

好会写!!我猛吃

2 Likes

好柔软的猫……香晕了 :hot_face: :hot_face:

1 Like

香疯了。天哪我也好爱!!!

1 Like

香晕了。。。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