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靠谱家长的靠谱儿子ABO

夏油杰(A)X五条悟(O)

大概就是一位面的弟弟随意使用不知名咒具,兄弟俩被卷入二位面,正巧撞上百鬼夜行。还发现这个位面的家长貌似更不靠谱,他们一边等真正的父母接他们回家,一边自力更生……

<一>

五条承修站在他既熟悉又陌生的高专墙角,努力去分辨他那费心弟弟的咒力保留方向,不远处又响起惊天巨响,不出意外的话,又要有一座高专建筑坍塌了。果然,五条承修转过头,那座房子,摇晃了两下就荡起厚厚的灰尘塌下去了。
身后的打斗异常激烈,不是他这种水平的咒力能参与的,他也不打算去参与,只想赶紧找到他那让人操碎心的弟弟,然后回到自己那个时空的家。

是的,这并不是五条承修所熟悉的世界,但也谈不上完全陌生。如果不是某个不靠谱的家长,随意把他们带进五条家收藏不明咒具的房间,慎始也不会顺出来个完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的陌生咒具,并打开了它。那他这回应该在五条家的书房。

接着,他锁定了不远处山腰的位置,这是最新鲜的咒力保留,大概就在那里了。正当他准备动身时,身后又产生了更巨大的咒力动荡。按照这个趋势,周围很多地方都会被波及到,包括眼前的山腰。

至此,他站在原地斟酌两秒。接下来,他做了个颠覆想像的动作,朝着身后不停瞬移。这像是一场豪赌,凭着那一丝熟悉又有些不同的咒力,希望这一点模糊的中奖概率能中止哪怕是暂停这场明晃晃的生死搏斗。

五条承修,窜上还算完整的高墙。看着院子里打得不死不休的两人。在五条承修的回忆里,一个是他不常见的乙骨叔叔,一个是他还算靠谱的父亲——夏油杰。

他下意识的松了口气,在心里想:和我猜的差不多。

还没喘口气,他就看到乙骨犹太扬起刀朝着夏油杰的方向劈下去,随即费力捏了个像模像样的低配版赫,并尽可能大声的喊着“麻烦停一下!乙骨哥哥!”。

这变化突如其来,打断了乙骨的进攻。

乙骨忧太顿了顿,偏头看过去。夏油杰也看了过去,如果他记得没错,现场已经没有乙骨忧太之外完好的咒术师了。就这么一看,夏油杰险些咒力停滞。

一个小孩。

一个黑发蓝眼的小孩。

一个和五条悟九成相似的小孩。

一个有着五条家独有术式的小孩。

短暂的楞了一会儿,夏油杰看向同样震惊的乙骨犹太,调笑着:“悟还真是胡来,怎么能把孩子放在这里。”手下却操纵着咒灵疾速袭向五条承修,是用了十成十的咒力。嘴上却笑着:“悟也太不讲义气了,怎么能瞒着我偷偷结婚生子。”乙骨松散的意识被骤然拉回来,他看到,夏油杰的眼睛短暂的睁大了几分,脸色像是抽象派意识流的油画破碎且交杂着大片的阴影。

五条承修感受到这十成十的袭击,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一边飞速跃起,一边喊着“父亲!”。他堪堪避过冲来的咒灵,还是被咬下胳膊上一小块肉。来不及转头的咒灵,把墙撞了个粉碎,被死死压着,巨响将那声匆忙的叫喊,也被死死压下。

五条承修雪白的和服染上半边血,疼痛使他有些站不稳,脑中是不间断的耳鸣,他紧紧咬着牙,肉乎乎的小脸上满是汗珠和灰尘,踉跄着倒了下去,浑身也像卸了力气,半闭着眼,神色迷蒙微张着嘴。

“哎呀呀,躲过去了,看来悟把你教的很好。”夏油杰眯着眼,远远的看着这个小孩。

乙骨忧太不知所措起来,从这个小孩出现到现在,剧烈颠覆的情况令他完全来不及反应。干巴巴的吼着:“夏油杰!他只是个孩子!”

夏油杰勾起唇角,散漫得抬起手,动作像呼吸一般自然,周身散发着随意,如同路人的冷眼旁观。被废墟掩埋的咒灵再次窜动起来,直直冲向五条承修,这次,他跳不起来了。

白色巨龙甩着尾巴冲过来,张开巨口撕咬着来不及逃窜的咒灵。

虹龙盘踞在五条承修周围,高昂着头颅。尘幕一寸寸沉下,五条慎始朝着咒灵的方向抬着胳膊,张开五指,凝视着咒灵碎尸:“谁也不能伤害我哥哥。”

夏油杰看着这个约摸10岁的小孩,开始了今天第二次震惊。

这个小孩……他……的脸……怎么看……都是翻版的夏油杰,除了他那双些许偏大的眼睛和白色的头发,遑论,他现在又眯起了眼。

任谁看了都会油然而生,这对父子可真像。像到那种程度呢?是到医院做亲子鉴定都会被斥责浪费医疗资源的那种。是咒术界路过的狗都能认出的父子。

乙骨忧太大脑明显当机了,傻在原地,他觉得自己的手脚不知道该如何放置,他看了看对面的夏油杰,见他卸下了腾腾杀气,也默默得收起了里香。心中是如释重负般喘了口气:总算结束了……
可对面的夏油杰就没有这种幸运,从虹龙突然出现,到这个白头发的小孩说出“谁也不准伤害我哥哥时”,他心口吹着一阵又一阵的冷气,莫名产生了一种不详的预感,随后是铺天盖地的慌张和不知所措。

他……大概是……操纵咒灵打昏了自己的儿子……

哦,还咬下了一块肉……

56 Likes

求后续啊 大大写的太好了

距離悟殺進現場還有x分鐘!!!打到自己小孩的傑究竟會怎麼樣呢!!期待後續!

3 Likes

蹲蹲

(二)

六眼,在五条家拥有特殊的地位。同时,五条家也因为六眼在咒术界占据着特别的位置。在六眼的作用下,看穿一切易如反掌。

在五条悟看来,眼前的情况,其混乱程度,前所未有。他也确实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个小孩会有着与五条家和夏油杰如此相似的咒力?甚至是相同。

无比罕见。

五条悟罕见的认真起来。夏油杰也罕见的慌张起来。这让五条悟无比好奇。到底是什么,能让夏油杰惊慌失措?不知道为什么,五条悟莫名兴奋起来。这总不能他那莫名其妙的大义变出来的。

“可真罕见呀”五条悟走了过去,顺脚踢飞并不构成障碍的石子。站到夏油杰斜后方,幸灾乐祸的说:“这个小孩……和杰好像呀!是私生子吗?”说完还特意偏头去看夏油杰的表情。没有想象中的浓墨重彩。夏油杰表情呆呆的,“没意思”五条悟心想。

往前走了两步,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探身仔细端详着这个和夏油杰九成像的白发小孩。

“啧啧啧,没看出来杰这么喜欢白头发。是特地找了个白发Om……”这样轻松的调侃在他看到白发小鬼怀里的另一个孩子时戛然而止。

众所周知,六眼只存在于五条家血脉。

所以,答案显而易见。

那个白头发的Omega,大概、可能、也许是个叫五条悟的不靠谱家长。

五条慎始抱着他,哭腔颤栗,断断续续地重复着:“……哥哥……哥哥……你醒醒……”豆大泪珠颤巍巍的挂在眼角。他的哥哥,依旧迷离着双眼,半边袖子被染的通红。

来不及想为什么,五条悟知道,如果他不尽快治好这个小孩,绝对会后悔。

一瞬间,行动快于思考。五条悟迅速抽调着浑身咒力,用前所未有的强度发动反转术式。

小孩血肉模糊的肩膀肉眼可见的痊愈了,五条悟还是有些不放心,小心翼翼,把他抱过来,反反复复检查了一遍,确定从内到外没有任何问题,才松了口气。

“妈妈!”慎始用肉乎乎的小手擦掉眼泪,扑过去抱住他。“哥哥好了吗?”

虽说,反转术式治好了外伤。但,一连串的惊吓,还是让五条承修觉得有些累。他的眼睛依旧迷蒙着,却还是回应了弟弟:“……嗯。”还是提不起精神,过了会儿,他呢喃着:“…我再睡会儿…”

在家里,慎始是最调皮的,也最无所忌惮。反正无论发生什么事,哥哥都会帮他处理好。因此,他才敢肆无忌惮地拿走咒具,才敢拉着哥哥玩弄明知道很危险的东西。

他很少害怕什么,在家里胡闹有哥哥,在外面闯祸有爸妈,虽然有时候妈妈很不靠谱。可是这次,他第一次害怕,哥哥就这么躺在那里,染着半边血。第一次无论怎么叫,哥哥都没有回应。第一次后悔,真真正正的后悔,后悔自己瞒着妈妈偷偷拿走咒具。

慎始嘴角耷拉着,眼眶里满是泪水,仰起头看着五条悟。顿时,心里混杂的委屈,害怕,后悔冲撞出缺口,随着泪水,倾斜奔涌出来。他张着嘴,不断地用手擦眼泪,脸上是纵横交错的泪水,一边哭一边止不住的打嗝,“呜呜呜…啊……呜呜呜……妈妈……妈妈……”他抱着五条悟的脖子,钻进怀里,像是雏鸟辗转反侧,终于找到了家。

他紧紧抱住五条悟的脖子,头深深地埋在颈窝,哭声闷响,小小的身体,不住颤抖。

夏油杰在一旁焦灼着,哭声一下一下,像是锤子敲击着心口,是持续的钝疼,像是循环往复的窒息抽打着神经。他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半蹲着身子,手抬起又顿住,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嗫嚅着说出:“悟……”

五条悟没去看他,自顾自的抱着慎始,手抚在他背后,一遍一遍的给他顺气。意外的是,五条慎始偏头看了过去,他看着夏油杰,哭声小了一些。

正当夏油杰准备喘口气的时候,慎始呜咽着说出:“……你不是爸爸……爸爸不会对哥哥动手……。”一转头,又埋在五条悟颈窝小声抽泣。

“……呃……”刚沉下去的心又被狠狠地提了起来,夏油杰觉得他必须要做些什么了,他试探性地伸出手,想要摸一摸慎始柔软的发顶。

命运就是这么巧合,硝子和歌姬从不远处赶过来。更远的地方跟着叫不出名字,叫得出名字,熟悉的,陌生的咒术师。

“啧,真麻烦。”夏油杰又回头看了看两个小孩,又看了看五条悟,视线意味深长。

走,还是不走。这个抉择对他来说显得很艰难。

终于,反手调出鹈鹕匆匆离开。

犹太觉得他好像知道了咒术界的大秘密,一时间有些惊慌失措。他轻手轻脚地走过去,观察着五条悟的脸色,那表情,莫名有些慈祥,他小心地说:“老师……”

五条悟抱着慎始缓缓起身,他睡的很稳,大概是哭累了,头轻微摇晃。五条悟伸手拖住他的头,让他稳靠肩膀上。对犹太小声说:“另一个,麻烦犹太了。”

终于代入了正确的指令,停顿的大脑运作起来,.学着五条悟的动作,乙骨忧太蹲下身,将五条承修抱起来。

……

“哇偶。”硝子目光在五条悟,五条承修,五条慎始之间流转。短暂惊叹后她迅速调动着自己遥远的记忆,确定五条悟没有时间和明显的迹象瞒着自己和前男友生孩子。问着“怎么回事?”。歌姬则是被这种无论怎么说都不可能却真实发生了的情景震惊到失去语言。

越来越混乱了,五条悟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怎么说呢?情况有些混乱,不过,唯一确定的是,他们大概是我和杰的孩子。”顿了顿,他又说“可我确实没有生过孩子。”

硝子已经很多年不再处理麻烦同期和他那叛逃前男友的各种遗留问题,再次接受这样的信息,有点业务生疏。幸运的是还有例子参考,根据先例,她迅速想出了各种备用方案。“先回高专,等他们醒了,问清楚。”

……

夜蛾正道坐在办公室,对面是家入硝子。

“你刚刚说五条悟和夏油杰生了两个孩子?”夜蛾正道把问题又重复了一遍。

即使是已经回答了一遍,家入硝子还是再次回答着:“是的。”此时,夜蛾正道觉得五条悟真是他教学生涯的一大挑战。

虽然她也解释不清,但硝子认为她有必要把目前知道的交代清楚,虽然她也不理解。“不过,也不能说是他们生的。是另一个世界的他们。”硝子发誓,她看到校长完全不相信的眼神,即使隔着墨镜。

纵使确实不可置信,但,这确实是事实。“剩下的,五条悟会来解释清楚的。”

硝子并不想背上迫害校长的罪名,只想迅速结束对话。

“他现在在干什么?”夜蛾紧抿着嘴,后槽牙绞在一起。

……

“……在带孩子。”

……

“行,我知道了。”校长也不想再进行这场对话,摆摆手,让硝子离开。

因为双胞胎的出现,歌姬难得没有和五条悟掐起来。也算是件值得欣慰的事,硝子心想。

五条悟他们站在高专操练场的花坛边,对面是一节节垒起来的台阶。双胞胎坐在靠中间的高度,乖巧安分。

“所以,你们现在要么等另一对爸妈找来,要么找到那个嵌套着红色珠子的圆盘咒具,研究怎么回去。”歌姬总结到。

“是”

“那这个咒具长什么样?”

“红色的珠子……嗯……一圈有好多金色的圆环。”承修想了想,又说:“我觉得找到咒具是最好的办法。”

硝子不太认同这个决定,“万一你们前脚刚走,他们后脚就找来,不就麻烦了?等他们来接不好吗?”

“那要等到猴年马月呀。”慎始小声嘟囔着。

当众承认自己的父母不靠谱,着实有些为难,五条承修反复揣摩了语言,“呃……大概是不太行。”想到自己爸妈的有些行为,他还是有些心虚,声音也愈来愈弱。

歌姬表情明显震了一下,发出一声惊呼。“啊?”实在想不到,五条悟就算为人父母也如此可恶。“那你们今年多大?”语气明显带着些许怨气,虽然从未见过,但五条悟似乎已经是盖了章的不负责父母?”

慎始回答说“9岁。”又觉得没说清楚,补充着“08年7月7日出生的。”

……

短暂的沉默。

这下硝子也震惊了,不约而同扭头看向五条悟,眼神无比复杂。此处无声胜有声,她们郑重思考后,依旧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现在是2017年。根据在行的法律,全体青年男女20岁成年。

歌姬深刻的记得,2009年,五条悟成年那天,只有他们三个的高专教室里,五条悟倒了她一头酒。

2008年,在另一个世界,五条悟从未成年青年变成了未成年妈妈。

硝子最先打破沉默,“像是你能做出来的事。”

作为本件事的当事人,五条悟相当淡定。笑眯眯地走上前:“要不要一起去玩呀。”一蹬脚跳上台阶。

对玩这件事,慎始有着莫大的执着和兴趣。当即站起来,就要跟着五条悟走,贴着他的腿叫嚷着:“妈妈真好。”

对于慎始无比自然的称谓,承修也不知道该不该纠正。出于对莽撞弟弟的担忧,还是跟着比较好。

伸手摸了摸五条慎始的头,五条悟偏过头,对着花丛隔空一抓。花丛里炸开一团黑雾,没一会就消散在空气中。

承修盯着黑雾消失的方向,疑声:“那是什么?”

五条悟直白逼视着那里,视线力透纸背,淡然一笑“垃圾而已。”

……

画面戛然而止,以五条悟轻蔑的眼神结束,夏油杰撑着膝站起来,一步步走到门口,靠在走廊下的柱子上,仰着头看天。

“……08年7月7日……”

“悟……你还真是可爱……”

58 Likes

蹲蹲后续:hugs::hugs:

好看!!期待后续~

求更新!

好好看 :heart_eyes:期待后续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1 Like

好看好看,期待后续

(三)

五条家常年隐蔽在特有屏障中,不得允许,没有任何人可以随意进出。然而,很多事情不能一概而论。就比如,五条悟擅自在后山开了个口子,方便自己为所欲为,十几年来没有任何人发现。

夏油杰摸索着入口,一遍又一遍回想,哪里才是密道。他甚至不太确定那里是否还存在,可能早已被修复。毕竟悟已经当上家主,缺口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大概吧,他想,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粗心大意。是不是待会自己就要被狼狈围堵。

虽然知道这没有任何理由,虽然不知道到底为什么来这儿,只是感觉到有东西必须抓住,感觉这样是对的。

第一时间找来五条家,热烈的渴望着那件咒具。这件咒具对大义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对夏油杰来说,它像是枚异极磁铁,吸引着自己,迫切寻求完整。

再三思忖后,夏油杰在掌心聚集咒力,如一台古旧的机器,运行起多年前的代码,谨慎小心。

从掌心开始,屏障被烫出几寸大的缺口,在蔓延到勉强能通过一人的大小时停了下来。

夏油杰弯腰钻进去,参差不齐的缺口瞬间闭合。

存放咒具的密室坐落在后山,夏油杰看了看门口站着的两个年轻人,盯着他们腰间的钥匙,放出两只蝇头大的咒灵。他摆摆手,咒灵疾速刺出,扎进两个年轻人的脖子,霎时,他们失去意识,僵直身体。

夏油杰径直走到过去,顺手取下钥匙。打开门里里外外搜查了个便,才在角落里发现了它。“可真会拿呀。”这样的东西,就算丢了也很难察觉。

不及巴掌大小,暗色红珠,四周交错环绕着金环,无比普通。将东西揣进袖子,夏油杰走出去。他没有立刻离开,反而朝主宅走去。

天色昏沉起来,主宅里十年如一日的寂静。作为高门大族,五条家意外的冷清。这样大的宅子里,入眼也只是三三两两的仆从。夏油杰轻车熟路地走到五条悟房间,他站在门口,嗅着浅淡的薄荷味。推开门,径直走进去,坐在茶桌旁,周身是五条悟稀薄却明显的薄荷味信息素。

他撑着头,就这么坐着,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估摸着时间,他起身,走过后山,走到屏障。像来时一样,用咒力敲开缺口,弯腰钻出去。

与此同时,五条家响起匆忙的脚步。

“大人,存放咒具的密库被侵入了!”

……

“夏游大人,你手里是什么?”菜菜子美美子坐在走廊上,朝着夏油杰问。夏油杰抬脚踏上走廊,将咒具收进袖子,笑眯眯的说:“小孩子的玩具而已。”美美子撇着嘴,换了个问题:“夏游大人有带可丽饼回来吗?”
夏油杰这才意识到为什么他们会大晚上坐在这:“抱歉呀,不小心忘了。”
“啊?!”美美子有些不满意。
“听说高专有个小孩和夏游大人一模一样,是夏游大人的孩子吗?”菜菜子对可丽饼没有多大兴趣,她比较关心这些天拙劣的传闻。

开玩笑,夏游大人怎么可能有孩子,还是和那个五条悟。菜菜子心想。

转了转袖子里的咒具,脸上还是标志性的微笑,无比模式化,辨不出真假:“是。”
顿了一下,他又补充着“是两个很可爱的孩子。”
转身走进屋子里,截断对话“天色晚了,你们回去睡吧。”
……
五条悟今天又逃课了,作为一名教师,对渎职没有一丝一毫愧疚。

现在,他站在盘星教门口。

或许应该用赫直接把门轰飞。

至于为什么站在这里,还要要从早上说起。五条悟刚睡醒,处理好自己,顺便捏了捏两个儿子白嫩的小脸,慎始颇为不满的翻了个身。他琢磨着今天用什么理由翘班?带他们去哪玩?突然就被一通电话叫回五条家。
……
五条家存放咒具的密库失窃。
……
第一个问题解决了,他以正当的理由成功翘班,虽然不是自己满意的方式。
他抬头看了看牌匾上风化了边边角角的三个字,想到了许多。
以五条悟的能力,他蛮可以闯进盘星教,随便放个苍赫茈三件套反复刷,就这么解决咒术界的心腹大患。可即使是挂着死刑执行人的名头,却从来没有履行过职责。或者说他从来没想过执行。
现在,他已经站到这里。这么多年来的问题就在面前的大门里,说不定早就沏好了茶等着自己进去。该怎么说呢?到底为什么没有动手,自己也不明白。
他推开门,里面站着两个人,等了很久的样子。其中一人说:“夏油大人在里面等您,跟我们来。”
果然被猜中了。五条悟心想。
……
“到了。”
夏油杰坐在庭院的树荫下,他撑着头凝视着石桌上的那碟喜久福。
五条悟走过去,站到石桌前。“为什么这么做?”密库里有夏油杰苦艾味的信息素,外面有他的咒力残留。
“是悟啊。”夏油杰放下手坐直身体“我以为悟会把门炸开。”他微仰起头看向五条悟。
“本来是这么打算的”五条悟瞥了眼桌上的喜久福“为什么拿走那个咒具?”他不想再周旋什么,直截了当,又问了一遍。
“父亲想了解儿子是件很正常的事吧”夏油杰回答。
树上的鸟叫了两声,临近正午,阳光略微有些刺眼,他今天没有戴墨镜,眼睛有些不太舒服。鸟又叫了两声。真吵。五条悟心想。他微微皱起眉,腹诽着:跟夏油杰的刘海一样奇怪。
“我可不记得自己有跟你生过两个儿子。”五条悟不耐烦起来,他是在不明白夏油杰这么做有什么意义,这个对意义无比苛刻的人到底在想什么。“他们的父亲是夏油杰,但不是你。”
“悟你太心急了。”夏油杰面色依旧平和。
“他们应该尽快回去。”这让五条悟有些恼火,他依旧没有回答咒具的问题,照这么下去,白来的公假就要浪费在无聊的口舌中,言辞不自觉犀利起来。
“这有意义吗?”他盯着夏油杰的脸继续发问“这也是你大义的一环?”
夏油杰沉浸在自己的思量中,对五条悟的问题置若罔闻“悟难道就不想了解我们的孩子是什么样子的吗?”
五条悟这算是看出来了,他这个满脑子大义的前男友是故意的。看来有必要点醒他,停止痴人说梦“承修早慧,估计不会开口叫你爸爸。慎始看到你这么动手,似乎有些怨怼。”他刻意逆着夏油杰回答,把他最头疼事实摆出来。对于这件事的困顿,就像那时不明白为什么夏油杰要选择叛逃一样?就这么想着,他更加烦躁。
莫名其妙,从早上的电话开始,到现在夏油杰明晃晃的态度,一切都莫名其妙。
紧盯着夏油杰的脸,他意识到自己问不出原因。这里一分钟也待不下去了,五条悟翻了个白眼,没有一丝犹豫,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
“可以抢过来……能做到。”五条悟想“为什么没有?”
……
现在他也有点莫名其妙。
……
今天一天都糟透了。
……
今天一天都好极了。
严格来说,这几天都好极了。夏油杰出任务去了,五条悟一个人躺在主宅的大床上。“好像有些不对。”他翻了个身喃喃自语。从枕头缝里拿起夏油杰的头绳套进手腕,看了半响。
突然,他迅速坐起来快步走出去。
“太安静了”走廊里回响着急促的脚步“安静过头了,两个小崽子绝对不可能这么安静。”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朝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着。
哗啦一声,他推开门,一枚咒具孤零零地躺在地板上,上面残留着两丝熟悉的咒力痕迹。
大脑一瞬间嗡鸣起来,他们不会乱扔咒具。
他左右扫视着房间。除了两个儿子淡淡的信息素,没有任何人影。捡起咒具,仔细端详,同时掏出手机拨通电话。
“杰,儿子不见了”

32 Likes

蹲一个

蹲点

好看/(=✪ x ✪=)\蹲蹲
老师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

我滴妈,刺激!蹲蹲后续

好看,蹲蹲(´∀`)

好好看!期待双方掐起来

蹲 好香的饭

蹲蹲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