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圆滚滚的梦

*玩偶形象参考0卷教祖圆滚滚玩偶形象

后续:【夏五】Silence




此时体术课刚下课。由于猜拳输了,乙骨忧太正一个人从自动售卖机那里抱了全班的饮料狼狈地往回走。没想到他正好遇见从门口回来的五条悟。此时的五条悟挎了一个大包,在他捕捉到乙骨忧太的身影后,大声“夸赞”道:“乙骨同学真是热衷于为同学服务啊。”然后主动走过去帮可怜的倒霉蛋分担了点重量,一起回到训练场。

学生们见到了消失了半个星期的五条悟,但故意无视掉了他,反而走到乙骨这里挑自己喜欢喝的饮料。五条撇了撇嘴,然后清清嗓子对他们说道:“我给你们带了伴手礼哦,过来挑吧。”

于是学生们终于肯把注意力分给某位教师。他们毫不客气地打开那个巨大的黑包,在里面找到很多地方特产、御守、手环之类的东西,在他们拿出一盒点心时,五条突然变了脸色:“诶!那是老师我留着自己吃的!”

“好吧,那我们就要这个了!”高专一年级的几个学生此时十分有默契地抱着那个有着精致包装的礼盒,“五条老师说的可以随便挑的。”

五条悟噘着嘴看了他们几十秒,最后无奈地叹了口气,拿起刚刚乙骨买的一瓶饮料心痛地坐在一旁喝了起来,看着学生们聚在一起挑挑拣拣。

“这个也是给我们的吗?”禅院真希疑惑地注视着狗卷棘手中的一个圆滚滚的玩偶。这个玩偶身体圆圆的,额前飘着一撮奇怪的刘海,还有丸子头,穿着就像僧人一样。

五条悟定睛一看,丢掉手中喝了一半的水,几步冲了上去----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他说话突然有些支支吾吾的。

“嗯……这个真的不能给你们哦。”

“哈?五条老师居然还会对玩偶感兴趣吗?”

卧室床头上塞了几只毛绒熊和玩偶兔的五条老师紧紧地攥着玩偶两只短短的脚,微笑着对狗卷棘说道:“其他都可以给你们,这个真的是老师的哦。”

五条悟好像严肃起来了。意识到这点后,他们识相地不争这个外形奇怪的玩偶了。看着一年级的小家伙们注意力全被特产吸引了,五条悟悄悄地拿着玩偶准备先把它放到办公室藏一段时间,等下午的课上完了再带回去,然而好巧不巧,半路上恰好碰到从医务室出来的家入硝子。

家入硝子用余光瞥见了五条企图隐藏的造型奇怪的玩偶,神情复杂地看着五条悟。平时接受能力颇高的教师此刻竟被昔日同窗审视的目光盯得双颊发烫。为了不被嘲讽,五条决定先下手为强,在家入硝子张开嘴的瞬间,他立刻插入道:“事情是这样的……”

五条悟之前是在游乐园祓除诅咒的。被救下的小孩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站在原地哇哇大哭,孩子的家长不见踪影,于是一群路人驻足围观大哭的小孩和一个眼缠绷带的成年人这样一个奇怪的组合。五条悟尴尬地向四周看了看,恰好看到旁边有一个抓娃娃机,于是弯下身哄着小孩带他去抓娃娃,然后再把他往广播站那里一扔就溜之大吉。

伟大的五条悟老师除了喝酒其他方面都很全能,更别提一个娃娃机,给小孩弄了一个上来后他正准备走,却发现娃娃机角落里有一个玩偶和机子里其他的很不一样。他盯了又盯,注视着那奇怪的刘海、熟悉的丸子头、惹人烦的袈裟,突然起了兴趣。在他把抱着娃娃的孩子扔到广播站,直接原路返回站在娃娃机前,投了几个游戏币,终于把那个造型很像夏油杰的玩偶抓上来了。

“没想到盘星教的业务已经扩展的这么广了……”五条悟看见这个造型就有点心烦,他狠狠地捏着玩偶圆圆的脸朝两边拉了拉,仿佛是在拉夏油杰本人的脸般,烦躁的心情才稍稍得到了缓解。

如果把这个玩偶带回去放自己身边肯定会时不时惹自己心烦,但如果就这样扔了话……凭什么自己花钱花那么多时间精力夹出来的玩偶就这样丢了?!经过一番思想挣扎后,五条悟还是把圆滚滚的玩偶扔到了黑色挎包里。

“真的是这样吗?不会又是你编的吧。”家入硝子冷笑了一声。

她现在的表情完全就是“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的样子,但这也不怪她----毕竟她上学时还真的天真地信过几次五条随口说的瞎话。她当时先后问了五条三次,夏油杰和他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她,当时五条挂着清白无辜的表情说道不可能隐瞒硝子重要的事。结果是她两个同学谈恋爱谈了半年了,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

五条悟这下不好辩解了。他只是低着头心虚地把被压扁的玩偶拿回教师休息室,随手扔到自己的办公桌上之后就没再管它,等到注意到这件事时是几天后夜蛾校长来办公室找五条商量事。

夜蛾正道此时面色复杂地看着靠在书架旁的玩偶,五条悟顺着夜蛾的视线看过去,嘴角抽搐了一瞬,然后两人默契地装作没看见的样子继续交谈。末了,夜蛾又朝那个角落看了一眼,补了一句:“最近盘星教的活动消息一点都没有了,真奇怪……”

在夜蛾正道离开后,五条悟迅速按上了门。他又看了几眼那个娃娃,最后选择把它塞进包里带回家。

起先他把团子随手往家里的沙发上一扔就离开,结果被伏黑姐弟发现,询问他这是什么,五条悟只能尴尬地又把被团子拿回了卧室。五条悟在互联网上搜着教程,花了很长时间才终于把被压扁的团子又恢复成圆滚滚的样子,他抚摸着鼓鼓的丸子头,心里感慨着果然这样的手感才是好。然而这样的情况持续没多长时间,他把圆滚滚玩偶放到枕头旁,然而每次抱着毛绒熊睡醒时总能发现玩偶被自己压到了身下,然后再次被压扁。

五条悟揉了揉眼睛,把毛绒熊放到一边,然后沉默着再次从屁股底下拉出一只娃娃。不知为何,他仿佛从娃娃微笑的脸上看出了心虚的表情。他拽着头上的那颗丸子把娃娃提溜起来,突然心情不悦地向娃娃的脸上锤了几拳。他继续盯着那个微笑的表情,突然和脑海中夏油杰的表情重叠起来。

他记忆里明明没见过夏油杰露出过这样的表情,为什么又觉得很眼熟呢?而且他的睡姿有那么奇怪吗?无论是把夏油杰造型的玩偶放到另一个枕头上还是床头边,最后总会在自己的被窝里找到它。而且其他的小熊、兔子和猫猫玩偶显然都比这只皮蛋乖多了。

这次五条悟直接把脸埋在皮蛋圆滚滚的肚子里或者直接枕着皮蛋睡觉,这种方法的确很好地减少了皮蛋往被子里乱滚的情况。每次从睡梦中醒来,五条睁开眼第一眼所看见的就是玩偶微笑的脸。

难不成真的是自己之前放的位置不对,或者睡姿太潇洒?但还有一点奇怪的是,晚上枕着娃娃睡后自己的睡眠质量确实变好了不少,而且更奇怪的是玩偶在被自己枕着的时候似乎更不容易被压扁。

“你为什么是这个造型啊……”五条悟穿着睡衣坐在床上,捏着皮蛋圆圆的脸向两边拉扯,“不过你比那家伙可爱多了。”

这样想后,皮蛋的地位一下子实现了跃迁,直接被放在众多玩偶中最中间的位置,经常和五条悟靠在一起。但第二天起床时,五条悟惊讶地发现其他玩偶竟然都掉地上了,只剩下最靠中间的皮蛋还坚挺在那里。

“看样子确实是我睡姿的问题。”

五条悟越看这个玩偶越觉得顺眼,与当初厌恶的情感相比,他现在的态度已经完全改观。虽然这家伙的造型和夏油杰实在太像了(甚至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的程度),但这个皮蛋可比夏油杰那家伙要好太多了,至少不是绷着一张脸,而是一直微笑着的。

由于对这个从娃娃机里抓回来的小家伙好感度飙升,于是抱在怀里的小熊也变成了圆滚滚的皮蛋。五条把脸和玩偶的圆脸贴在一起,钻进了被子里,在熄灭床头灯前又看着玩偶微笑的圆脸。

幸好你不是夏油杰。他突然这样想着。就这样简简单单地待在他身边,可以不用去想什么无聊的猴子、什么咒术师之类的,不用吃有着呕吐抹布味道的咒灵,也不用顾虑什么理想、责任。

但你要是夏油杰就好了。

五条悟紧紧地把团子抱在怀里,用下巴摩挲着翘起来的丸子头。

稍微想念一下应该没问题吧?



不过皮蛋抱枕确实是有什么奇妙的魔力,长时间枕着睡五条悟的睡眠变深了不少。但让人同样困扰的是,他最近做梦也多了。而且某个怪刘海也经常出现在梦里。有时梦到高专时两个人一起搂抱着睡觉的时光,有时又是一些陌生的片段----五条悟站在拥挤的教徒之中,看着穿着袈裟的人在布道室的讲台上宣讲,然后他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倒下,渐渐地自己脚下只剩下一片血泊。

“最近很多人莫名失踪了,好像是被什么诅咒袭击,变成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而且那诅咒神出鬼没啊……”

“放心啦,那只咒灵已经被我解决了。”五条悟从辅助监督的车上下来,迎着学生们惊讶的目光冲他们打招呼,“小鬼们今天晚上考试,赶紧回去复习吧。”

现在下午没课也没任务,已经连轴转了两天了,那就干脆直接回去睡会儿觉好了。于是忙碌的教师直接瞬移到市内的寓所,连睡衣都没换,直接把衣服脱得只剩内裤钻进被子里,一把扯过皮蛋玩偶满意地抱着,不久陷入梦乡。

几个小时后设定的闹钟准时响起,五条悟揉了揉眼睛刚准备起床,便警觉地察觉到卧室内明显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他沉默地看着穿戴完整的躺在一旁的黑发男人,冷静地捏住他额前的一撮刘海,狠狠地一拽。听到男人吃痛的吸气声后,五条悟咬牙切齿地微笑着。

“杰,好久不见啊。”


end

44 Likes

刚想说我蹲蹲蹲蹲蹲……就看到end………so sad

1 Like

好可爱好可爱 :heart_eyes:!!!

1 Like

以后有时间了会补充一个教祖视角的。。。

3 Likes

成功捕捉!!大大贴贴 :star_struck: :heart_eyes_cat: :heart_eyes:

2 Likes

期待教祖视角!!!!太幼稚了这个男人还跟玩偶吃醋hhhhhh

2 Likes

教祖玩偶,是不是还偷偷吃五条老师的豆腐,卡瓦!

5 Likes

是五师自己先凑上来的(什么)

使用圆滚滚体术踹走其他玩偶的教祖一定很可爱

4 Likes

太可爱了!!: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期待杰的视角!!

太可愛啦!!好喜歡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