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生贺】Butterfly Effect

1.有对五家庭的捏造

2.有对236话前后内容的暗示以及部分捏造

3.有轻微bdsm相关的性描写

4.很多的ooc,阅读过程感到不适请及时退出

总之,祝五条悟生日快乐!

补充:同一世界线后续→:BLOODY WEDDING

7 Likes

1.

1989年的冬天里,在古老的庭院里,温厚的老仆小心翼翼地抱着襁褓中的婴儿,带着笑意和其他看热闹的侍女一起朝主室走去。向来严肃稳重的男人此时也焦急地坐不住了,他和其他宾客一起走出门,向年迈的女人走去。

“家主,是个小少爷。”

男人从这位资历最深的老仆人手中接过刚出生的洁白无瑕如同白玉般的婴儿,高兴地和其他前来庆贺的宾客一起回到主室。他们踏过高高的门槛,男人笑着对怀里睡的正熟的婴儿说着:“没想到五条家的六眼在这一代再现了,这个孩子出生便获得了如此珍贵的礼物,想必以后的人生也会看的更多、获得的更多。”

于是一出生便得到巨大恩惠的孩子被众人簇拥着带入了热闹的家门。



“少爷,你想要什么礼物啊?”脸上爬满皱纹的老仆看着坐在她怀里白发男孩,他即将度过六岁的最后一天,再长大一点了。

众星捧月的小少爷,一出生便影响了咒术界平衡的孩子,拥有着足以振兴五条家的六眼术式,从出生便受尽家里上下的宠爱。但也正是这样一个举足轻重的存在,受到了来自不同势力的关注。曾经和五条悟最亲密的仆人们许多突然消失,后来他只是听见那些侍女们私底下说着某某又被杀了,那时他便对死亡有了模糊的印象----就是他失去了曾经照顾他和他一起玩的朋友们。

眼下这位老仆正是六年前将五条悟抱给家主的人,她年轻时就待在家主身边了,又照顾了五条悟这么多年,早已过了退休的年纪,又考虑到这些年对五条悟暗杀从未间断,五条家主念在旧情也想给她一笔丰厚的钱,尽早送她回家暗度晚年。但是小少爷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在他看见老仆人收拾东西时,他憋了半天,问她是不是也要走。

是不是就像曾经陪他玩、给他买糕点的其他侍女一样,悄无声息的消失,然后再也不见,这就是“死亡”?

老人心一软,看着孩子的脸,又留了下来。



“我想出去玩。”

五条家是很大,但他毕竟是六眼,一眼就看够了。但自从五岁时出门险些被诅咒师劫走,五条家就限制了他很多出外的机会,诅咒师们都希望在六眼还未成长起来时就将他扼杀。这样“任性”的请求,无论是主观还是客观都是无法办到的。但疼爱孩子的老仆人还是把小孩子的想法转述给了当家主母,最后五条夫妇商量了一下,把捕梦网给了仆人。老仆人悄悄把捕梦网挂在了床头,男孩临睡前还在追问着老人明天能不能出去,老人替他压好被子说着家主主母最疼他了,怎么会不答应呢,说不定是在准备惊喜呢。

五条悟看着挂在床头的吊着星星的捕梦网,在临睡前还幻想着游乐园会是什么样子、糖果屋里会有什么形状奇特的糖果。



“妈妈,我能出去吗……”白发男孩站在女人的脚边,面无表情地抬头看着女人皱起的眉头。

女人苦恼地说道:“可是你父亲今天在家里给你办了庆生宴啊……”

每年都是如此,每年出现在宴席上的永远是那些脸。五条虽然早对那几张脸眼熟,但也只是重大节日限定罢了,至于每年增加的几个新面孔,也只不过是想趁着这个机会看一看五条家的六眼罢了。

又是熟悉的流程,又是几乎没变的客套的祝语,看着送来的那些基本用不上的祝礼,男孩在傍晚的时候偷偷又溜到厨房去。正在做糕点的老仆人看见今天的小寿星过来了,偷偷把耗费了很大力气买的特产糕点塞给孩子。

孩子在家人的陪同下看着逐渐远去的人,在陌生人都散去后,一个侍女弯下身问孩子要不要现在开始拆礼物,小孩眨了眨蓝色的眼睛,打了个哈欠,侍女察觉到孩子的困意,便先把孩子送到了卧房。

事实上现在才八点多,他其实并无睡意。孩子穿着厚厚的外套,坐在外面吃着点心,吐出的热气凝成白雾,模糊了他被风吹的发红的脸颊。今晚的云很厚重,一层一层地围着圆月,恍惚间黑云中冒出一个白金色的龙头,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孩子瞪大了眼睛看着那条巨龙朝自己这边移来,五条家的结界也不能阻挡这个美丽的生物。

“少爷抱歉啊,鄙人今天未能及时登门拜访。”

轻快的男人的声音突然响起,他看见从巨龙上下来一个留着长发、穿着僧袍的男人,男人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以及历经风尘后的疲惫。

是他没有见过的面孔。

“不感兴趣。”

孩子冷冷地拒绝,剥开点心的包装纸,咬了一口,甚至不愿意给面前男人一个正眼。男人又低头笑了笑,他向月亮的方向看了几眼,又变魔法似的拿出两张门票,他恭敬地递给男孩。

五条悟瞥了一眼,那似乎是某个游乐园的入场券,他看着门票上印刷的模模糊糊的旋转木马,难以控制的强烈的欲望忽然咬住了他的脖子。

“我怎么没听说过你?也从来没见过你。”

不同于其他人,长发男人并不畏惧六眼的注视。他蹲下来,和年幼的神子平视,他握着神子的手放在自己的左胸口上,平静地说着:“如果我有谋害您的想法,您当然可以随时取我的性命。”

好奇心在背后推动着他,警惕心却站在面前拦住了他的步伐,男孩又朝四周望了望,确定没有其他人发现他们后,他又用通晓一切的六眼看着长发男人的眼睛。

曾经其他企图靠近他的咒术师都是些杂鱼,他甚至不愿给予他们正眼,此人给他的印象却不同于其他杂碎。和尚似乎并不怕六眼会看穿他什么,他带着笑容伸出手,牵起男孩递过来的手把他抱上了巨大的虹龙。

五条不仅踏出了深深的家门,看到了外面的风景,现在甚至坐在巨龙上在夜空里俯视一片灯火的东京。他抬头看见冲破乌云的圆月,即便是月亮也仿佛是近在咫尺,仿佛触手可及。龙背下的都市、人群都在他的脚下,小五条悟觉得奇妙又有趣,侧着俯下身子想要多看看那自己鲜少涉足的世界,却险些从龙背上滑下去,长发男人僧袍下的手臂紧紧地环住孩子的身体,把他圈在自己的怀里。

“别掉下去了啊,悟。”

家里除了父母外还没有其他人直呼他的名字,五条刚想反问和尚他们两个什么时候如此熟稔了,却被面前的一幅盛景所吸引。

他看见远处的烟花在夜空里绽放,点亮死寂的天空,然后这短暂的焰火转瞬即逝,又消失在一片黑夜中。远处摩天轮缓慢地转动着,舱室里的人们都带着笑容、兴奋地望向烟火消失的位置。他听到远处过山车上人们的喧闹声,在从最高点俯冲而下的时候爆发出一阵尖叫声。这些依偎在一起的人、这些吵闹的叫声对他都是陌生的、全新的体验。

“想玩什么?”长发男人变魔术似的拿出一沓项目的入场票给男孩看。这里面的项目有五条能叫上来名字的、第一次见到的,年幼的六眼紧紧地攥着手里的入场券,犹豫了许久,才盯着男人小声说:“可不可以都玩?”

慷慨的长发男人点了点头,他们在偌大的游乐园里逛了一晚上,到最后累的坐在长椅上的小孩又被长发男人单手抱起,男人给他手里又塞了一根棉花糖。于是被小吃塞满的五条被刚认识的长发男人又抱到了虹龙身上。

“你叫什么名字。”五条从长发男人的怀里钻出来,与带着笑意的狭长双眸对视。

看着小孩那双蓝色的眼睛,长发男人笑意更浓。

“我是个无足轻重的人,您也不必知道我的名字。”

趁着夜色、趁着五条家的人察觉到小少爷被带走前,长发男人顺利将小孩送回了卧室。五条趴在窗边有点不舍的看着男人的背影,将要离开的无名僧人察觉到孩子的目光,笑着说:“那我们做个约定吧,我明年还会在您的生辰日来的,希望您暂时不要忘了我啊。”

五条悟躺在床上回味着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一切,仍觉得意犹未尽。这个世界比他想象的要更大,也更有趣,被那些俯首的人高高捧起这些年的他的心里有什么东西似乎被打碎了,但又燃起了一股新的烈火。他主动要求增加训练的量,在咒力方面进步更加迅猛,他也出去看了更多地方。

在他下一年生日时,穿着袈裟僧衣的男人如约而至,他们这次去了冬日祭,他见识了很多由普通人制作的精致的小器件、便宜但同样美味的糕点。几乎每年生日男人都带他出去,有时候到北海道滑雪、有时候到人来人往的神社祈福、有时候去冲绳看海。

“对了,我明年打算去上学。”

“怎么?”长发男人转过身,感兴趣地看着已经十五岁的少年。

“外面毕竟比五条家有趣多了。”

“…这样嘛…那提前祝您的校园生活愉快?”

“你还会来吗?”

“我只是五条家的客人……而且您在学校里会有其他人给你过生日的。”

“但你和他们不一样!”

五条走到他面前抓住男人的手,男人无奈地笑了笑,用另一只手把少年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掰开。

“那还真是荣幸啊……不过我答应您会为您献上礼物的。”

12 Likes

2.

在他离开五条家进入高专前的一个星期,曾陪伴他十几年之久的老仆在家中离世,然而这讣告直到他入学两个星期后才传到东京的咒术高专中。彼时他刚和新认识没多长时间的男同学打了一架,正处在气头上的冷战时期,在信封送到他的手上时,面无表情的夏油杰拎着一袋子从自动贩卖机里买回来的饮料朝他走来。

在夏油杰向他递上一瓶可乐时,五条悟才抬起头。夏油杰坐到一旁,率先开口:“我想了想,我之前也有冲动的地方,所以向你道歉,以后我们一起出任务的机会可能很多,还希望多多包容。”

五条看上去似乎没什么反应,夏油杰又凑近了,打算再认认真真道歉时,瞟到了信纸上的字眼,便不再说话,只是默默看着五条的侧脸。少年把信纸折好,塞在口袋里,良久,转身询问坐在身边的同窗:“以后任务里也会有很多人死去?”

明明小时候身边的人就曾因自己而死去,但为什么如今面对老仆人的去世时他还会感到如此陌生呢。

“所以这就是我们作为咒术师的意义所在,”夏油杰抚上他的肩膀,“我们是最强的。”

又是他讨厌的正论,这个一副优等生模样的家伙从开学就对五条过于随意的行事风格指指点点,这也是两人经常吵架的主要导火索,可是这家伙让人讨厌又意外地亲切,五条总觉得在入学前他是在哪里见过的,但又说不上来。最开始他连自动售卖机都不会用,拿着一把硬币蹲在机器面前研究。路过的庵歌姬看到此景,看笑话似的站在一旁,饶有兴趣地准备等这个对她不敬的后辈出丑。

这时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个夏油杰。就在五条悟以为这家伙又要对他说教时,夏油杰掏出硬币投到投币口内,悄悄给五条眼神示意,选了饮料后,从出货口拿了瓶可乐离开了。

后来五条知道当初夏油教他的那些小技巧都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生活技能,他回想起当年因为这而对夏油杰流露出的崇拜,总觉得自己可笑而幼稚。但在这一方面上,夏油却收起了他谈论咒术师的责任时的那说教的语气,反而就像一个年长者一样,慢慢地引导他学会那些五条家绝对不会详细教会他的东西。

离开五条家度过的第一个生日,同年级的三个人一起坐在五条寝室铺着毯子的地板上,未成年的家入硝子搞来了酒水,夏油杰坐着咒灵小心翼翼地把订的巨型蛋糕从市区拿到山上的宿舍里,寿星戴着派对帽低头看着怀里满满的礼物。

很多很多的名贵点心让嗜甜的少年心情荡漾。两位同学为他切蛋糕,少年兴奋地拆着包装盒。没有什么价值连城的珠宝美玉、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古老咒具,他收到的是蛋糕、糖果、游戏卡带、电影碟片。在他拆出一只毛绒熊时,家入硝子笑了起来,结果余光却瞥见夏油杰不好意思的表情。

“因为上次看到悟的房间里的玩偶已经有些变形了,所以想着送给悟这个……”

那只甚至是两人在游乐园出任务时耗费了十几个游戏币抓上来的,然而夏油杰却时不时在公用洗衣机里发现那只玩偶。五条悟眨着亮晶晶的蓝眼睛,仔细地盯着手里的娃娃,没有再说话,但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玩偶熊却没有离开过他一步,就连吃蛋糕时也被平稳地摆放在他的大腿上。

离开五条家度过的第一个生日,五条悟提前品尝了酒的滋味。彼时家入硝子酒力还不胜今日,只是买了几罐度数极低的果酒尝鲜。五条初尝只是以为水果味的饮料,半瓶下肚,眼前便开始出现重影,两位同窗的面孔逐渐模糊起来。他的两只胳膊紧紧地箍着小熊,把脸贴在冰凉的桌面上,企图以这种方式降温。他的眼睛红红的,困得仿佛要合上,第一次体验这样陌生的感受。

于是他皱着鼻子、撇着嘴下意识般看向自己的万事通男同学,向他求助。

“杰,我好难受……”他带着浓重的鼻音缓缓地说出这句话,好像小猫在别扭地撒娇。

“不会吧,这种不是气泡水的程度了吗?”家入硝子拿起酒罐,再三检查自己买的的确是被稀释到近乎于碳酸饮料的果酒,但看到已经开始打开第二罐、脸只是微微发红程度的夏油杰,家入硝子于是下结论:五条悟这家伙的酒量简直是幼童级别。

五条悟眯着眼一边哼哼,一边往夏油杰那里凑,到最后他直接倒在夏油杰身上,长发男同学于是给醉醺醺的猫提供了膝枕。五条悟嘴里语无伦次地重复着“suguru”,怀里还是紧紧地卡着玩具熊不放手。

无奈下,家入硝子找了夜蛾正道借了冰箱,把拆开的蛋糕放进冰箱里。做完此事后,她看着已经枕着男同学大腿睡着的寿星,过去拍了拍少年发烫的脸。

“五条?五条,许个愿吧。”

听到硝子的声音,五条勉强拽回一点意识,他嘟囔了几句,最后低声说着:

“我想明年、后年……以后都在高专和你们一起过生日……”

“好啊,那我们可得想想明年、后年以后要怎么准备派对了……”

五条感觉到有人在抚摸自己的额头,于是放心地睡了过去。



从一年级升入到二年级时,五条悟知道了“爱”是什么样子。他觉得自己可能再也找不到这么合拍、这么懂他的人了。夏油杰在五条趴在他肩膀上,侧着脑袋用眼睛盯着他的时候,就会意地凑上去,亲他的脸颊。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后,五条在他脖子满意地发出低低的声音,然后把自己送到男同学的怀里,双手环住夏油杰,在他的肩膀上又蹭起来,又吻起长发少年戴着耳钉的宽大耳垂。

“喜欢”到底应该怎么描述,五条悟也想不明白。大概就是想要和这个人在一起,想要和他一起做各种事情,可以毫无保留地把后背交给他,觉得只要有两个人在一起就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事情。

五条悟在这一年知道了拥抱、亲吻是什么感觉,又尝试了曾经在古板的家里讳莫如深的性的滋味。

他很喜欢两个人赤身裸体的贴在一起的感觉。两人第一次的初夜都做了充足的准备,夏油杰在摸到臀缝里流出的润滑后停顿了一瞬。六眼立刻捕捉到这一细节,五条悟因小男友的反应笑出了声。他心急火燎地一口含住抵在自己脸上的性器,他的嘴又被撑大了些,腮帮子被顶的突起。

夏油杰在往后穴里放进四根手指扩张了一段时间后,从五条嘴里抽出性器,扶着白发少年细窄的腰缓缓进入。因为情动,穴肉立刻缠上来包紧了入侵的肉棒,五条悟坐在夏油身上轻轻地喘着气。他擦了擦嘴角的涎水,吻上夏油杰的嘴。他们的舌头彼此交缠,身下交合处也流出更多情液。

“悟的里面……好湿好热。”

五条感觉自己的下半身除了被肏干的快感,已经感受不到其他的东西了。他抱着夏油杰脖子,断断续续地说“被杰填满了”“好舒服”。被颠弄的速度不断加快,快感不断积累。看着五条陷入情欲中的表情,夏油杰突然托着他的臀部把他抱起,性器进入到前所未有的深度。

包裹着性器的穴肉在颠弄中剧烈的抽搐几下,紧接着在五条的呜咽声中,交合处淅淅沥沥地喷出潮吹液,前面性器颤抖着射精。

初夜却用后面高潮了。五条悟回头看着夏油杰把打结的套子扔到垃圾桶里,又看着被肏的合不拢的还在往外面流清液的穴眼发呆。紧接着他被从身后抱住,黑色的翘起的长发蹭到他的脸上,弄得他痒痒的。他心里也要有什么东西溢出来了,于是他转身回抱住长发少年,忘我地亲着他的额头、他的鼻尖、他的脸、他的耳朵、他的嘴唇。

在这一年的年末,12月6日的晚上,五条悟一脚踩上夏油杰的飞行咒灵坐到长发少年的怀里,两人到了城市里面看了电影,出来后又去打了电玩。这期间五条悟对夏油杰频繁看手机颇有微词,然而街机还没有打几局,夏油看了眼手机上的提示,突然站起,拉着五条的手急急忙忙地朝另一个方向奔去。他们上了一家甜品店的阁楼,夏油杰再把他安置下后,又匆匆去和服务员交谈。

距离12点还有5分钟,五条一个人被晾在楼上的露天台上有些不耐烦,他正准备给夏油杰发消息威胁他时,夏油杰推开门进来了。于是五条开始对他一顿训斥吵架,长发少年默默地接受了一切,五条却依旧觉得气不过。他正准备继续列举夏油杰的罪行时,突然天空中炸开了烟花,他的注意力短暂地被吸引走了,而就在这时服务员推着蛋糕进来了,蛋糕的最顶层是一只仰头的白猫。

“祝五条先生生日快乐!”服务员把蛋糕推进来后便转身离开。

夏油杰小心翼翼地拿出准备已久的蓝玫瑰。他看见烟花下眨着蓝色眼睛的恋人,红了红脸,沉默了约莫半分钟后,开口道:“抱歉啦,悟。今年实在不知道送什么给你好了,因为想到十几个小时后还会有其他人给你办生日派对,所以我想抢在他们之前先给你庆祝……”

正是这个年纪的少年特有的奇怪的胜负欲。五条悟在内心吐槽,全然忘记自己也就比夏油杰大几个月罢了。喜悦像泉水涌了上来、溢出,五条悟几步上去吻上了恋人在冰冷的黑夜里发烫的脸颊。

“我想要以后一直和杰在一起,我们要一直是最强。”

一吻结束,黑发少年给五条悟戴好了围巾,看着白发少年眼中闪烁的光,笑着答应。

17 Likes

3.

五条默默地坐在卧室里看着来自“窗”的通告。“盘星教”“xx村庄”“两个女孩”“死亡人数”“叛逃”,这些字眼组合在一起,越看越觉得匪夷所思。明明之前还一起去冲绳,为什么如今少了这么多人呢……和他吵架的理子不在了,热情地给他带特产的学弟灰原雄也在夏天牺牲,那个年纪只留下七海建人一个人了,而几天前这个房间的主人也正式同他一刀两断。曾经围着一圈学生的自动售卖机已鲜少有人光顾,下课后吵闹的走廊也似乎安静了许多。他感觉缺了哪一块似的,可是又有一种无力感。

于是他意识到,就算是最强也不可能什么事都能做好。他看着被撕的薄薄的日历,意识到这无趣的一年又要结束。接到通知,从东京到四国岛去祓除咒灵,整理资料,写任务报告,短时间内用两次长距离瞬移原本会让他疲惫不已,好在反转术式已经自动帮他消除身体上的损耗了。之前有这么忙吗?任务报告原来需要写这么多部分吗。

他苦恼地看着几页干净的报告纸,百无聊赖地转着笔,这时家入硝子闯进来,身后跟着一脸不情愿的、拎着大包小包的七海建人。

“唉—我去你宿舍找你找半天了,原来你在这里……祝咱们的寿星生日快乐!”家入硝子对着五条悟拉开派对礼花,七海把蛋糕盒放到桌子上,只是说了一句“祝五条前辈生日快乐”。

“嘛,那我现在可以许愿吗?”五条悟不怀好意地盯着两个人。这一项传统环节今天被提到了前面,但这个特殊的日子还是寿星说了算,于是家入硝子勉为其难地点点头同意了。

“那么,我希望有人帮我写完今年和明年的任务报告。”

五条悟双手合十,一副虔诚的样子,随后用余光给两个人示意。

“别看我,我没怎么写过那东西。”

于是眼神转移到七海建人身上。

“我觉得这么有意义的时刻,前辈应该许点更有意义的愿望。”

五条悟正准备说几句,突然电话响了。他看着陌生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开。

“五条先生,预约的时间到了,请您尽快来签到。”

五条悟感到莫名其妙,心说自己什么时候预约了,于是他又问了详细的地址,挂断了电话,表示自己愿意加钱延后时间。

“算了,先切蛋糕吧,让我看看今年收到了什么……”

结束已经快12点了,他赶到电话中报的那个地方,他走到前台问起预约时间。

“挺早的了,大概九月下旬就约好了。”他走进包间,里面中间是一个足足有三层的蛋糕,他走近看着,蛋糕最上面的一层画了两个Q版小人,一个是有着奇怪的刘海、一个戴着一副墨镜。

他坐在一旁看着服务员上菜,那些都是他曾经给夏油杰嚷嚷着以后有时间要去吃的。总是说有时间就去干,可是那个夏天两个人却几乎没多少时间待在一起,他只能在寥寥无几的共同待在学校的时间里给夏油杰抱怨。那时候夏油杰肉眼可见的瘦了许多,那时他是怎么说来着,他问他是不是吃了太多凉面,只吃单一的没太多营养的东西谁的胃都受不了的,有机会一定要跟他出去一起大快朵颐。

只要等到有时间就好了、只要有机会就好了,可是没等到那一天的到来,一切却猛地滑到了另一个极端。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那时状态已经很不好的夏油杰还愿意一个一个记下他那些抱怨的话,五条一直对夏油说要自己请客,结果他又变成了接受者。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掐住了他的脖子,机会没等到、请吃饭也没做到,为什么自己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呢。

刚刚跟家入硝子他们已经一起吃了很多东西了,可是他还是切下一块蛋糕。那样滑稽的图案,一定出自夏油杰的手笔。他看着桌子上满满的曾经一直念叨的东西,却燃不起任何食欲。

就算曾经被其他人打笑说食量简直是非人般的可怕,他也没办法吃下这么多东西的。但是两个人也许是可以的。

想到这里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眼眶里滑落。他往嘴里塞着奶油,滚烫的泪从面颊上滑落坠入蛋糕里,两个Q版小人的形象很快就面目全非。

他的确是最强的。但仅仅如此仍旧不够,有许多事情是必须要两个人配合才可以完成。他一边擦着脸上的泪痕,一边把奶油喂进自己的嘴里。

他想要保护好别人的青春。

9 Likes

4.

五条悟被扒掉最后一层衣服时还没有什么反应,却在夏油杰将手伸向他眼睛上的绷带时钳住了来人的胳膊。

“太麻烦了。”话虽如此,在身后的男人准备进一步动作了,五条却没有阻止。

仅仅扩充了两指,五条悟就不耐烦般扶住长发男人早已挺立的阴茎。

“这么着急?”

听见男人带着笑意的声音,白发男人绷着脸直接坐了下去。不过他还是太高估自己了。他感觉自己的下身仿佛撕裂般,悄悄地低头看着交合处,却没有看到血迹。被撑开到发白的臀肉和深色的勃起的性器形成鲜明对比。在这样的视觉冲击下,白发教师的穴道又抽搐了几下。

长发男人于是干脆不管扩张的是否充足,抬起巴掌向夹着自己东西的臀部上扇了一巴掌。雪白的臀肉泛起色情的肉浪,变得又肿又红。五条悟被逼出哭声,却颤抖着腰抬高了臀部,背对着夏油杰,雌伏在他的面前。背后的男人可没之前那么体贴,他静静地看着身下人淫荡的样子,却不再继续动作。

“悟是从生日宴上偷偷跑出来的吗?”他凑近一步,抬起身下男人的下巴,逼着他和自己面对面。

“你的学生们知道他们的老师会在偷偷翘掉他们精心准备的生日宴来找高专的敌人吗?”

“又或者说他们知道他们的老师是个会在敌人面前翘着屁股等着被肏的人吗?”

夏油杰说着不堪入耳的淫言秽语,五条悟无动于衷,后穴甚至还因此分泌出更多肠液。长发男人把垂在两颊的头发拨到后面去,另一只手覆上五条前端高高翘起的性器。

“悟,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五条现在整个人几乎都被夏油控制住了。这种想法让他恐惧也让他兴奋。

“呃……我想让杰肏我、把我当成飞机杯使用……啊!”

话没说完五条就被夏油狠狠地抓住大腿。他掐住五条悟的屁股,在丰满的臀肉上揉了几下,接着便毫不留情地打桩般狠狠地肏干穴眼。五条被撞的两腿发抖,双眼翻白。房间里满是肉体拍打的声音和两人的喘息声、呻吟声。这也许是最后一次了,这样想着,五条又把屁股翘高了点,紧紧地贴着身后男人的胯。

“悟,你的生日愿望是?”

白发男人自暴自弃般的说道:“我想要杰肏我,我想要杰抱我,多摸摸我吧……”

他的脆弱面在许多年前就暴露给了面前的男人。于是他现在如同被钉住的标本、如同蛛网上被缚的猎物般,被夏油杰控制在他身下。长发男人曾作为他的善恶指针影响着他的选择,如今又作为主导者控制他的情欲、控制他的高潮。

爱越来越扭曲。溢出的爱无处宣泄、无人接受,于是他便用性爱来挥霍。他的理智被插在身体里的东西搅得混成一团。无下限让他刀枪不入,可是夏油杰却能轻易地从上面撬开一个洞,然后这个小小的伤口便会被发酵的腐臭的感情感染,最后化脓溃烂,戳破后在皮肤上留下永久的丑陋的疤痕。

好在上位者是有怜悯之心的。他愿意满足五条的要求,他给予他疼痛、给予他快感。五条的臀肉、大腿被打的又烫又疼,胸前、脖颈、肩膀上布满红色的痕迹。后穴被肏的肿起一圈,精液、肠液不间断地顺着大腿内侧往外流。

五条悟躺在被弄得一片混乱的床榻间喘着气,夏油杰的僧袍和袈裟被垫在了他的身下。他看见夏油杰从房间的角落里拿出一盒蛋糕。

“没想到你会来这里的,临时买的,难免不合胃口。”

夏油杰没想到五条悟能独自来盘星教,就像五条悟也没料想到夏油杰还会愿意给他准备蛋糕。五条撑起酸疼的身体坐起来,吃力地移动着。夏油杰看到他这幅笨拙的模样,笑着问道:“怎么不用反转术式?”

五条不说话,他对着夏油杰张开嘴,夏油杰立刻会意地用勺子挖了一颗沾着奶油的草莓塞到白发教师的嘴里。

“好酸……”五条皱起鼻子,眯着眼睛,顺势把头靠在夏油杰的肩上。

夏油杰一边摸着抵在自己身上的白色的脑袋,一边不由自主地放轻语气哄着说:“抱歉抱歉,下次会更认真准备的……”

下次吗。五条悟合上了发红的眼睛,不让对方发现自己的异常。他还像过去那样,顺势钻进长发男人的怀里,两具炽热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左右胸腔被自己和对方的心跳充满。

“我好累,今天提前睡吧。”

夏油杰瞄了一眼表,已经十一点多了,这算提前吗。

“不去清洗一下吗?这样会难受的吧。”

“我很累。”

夏油杰叹着气,一把抓过稍微干净点的五条袈裟把怀里的人盖上,然后起身在房间里找干净的被褥。五条悟躺在僧袍和袈裟里,看着夏油杰忙碌的身影,仿佛又回到高专般,因此他放任自己的意识模糊。



5.

“老师,生日快乐啊!”

五条悟推开门,看着虎杖悠仁、乙骨忧太带着蛋糕站在他的面前,他上手摸了摸两个学生的头。

“这么紧急的情况你们还想着这……”

“但生日还是要庆祝的,五条老师,一直以来辛苦了!”两个学生硬是拉着他回到高专,五条看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嘴角扬起笑容。经历了一个月的混乱,高专变得比之前安静了许多,这样的感觉对于他而言并不陌生。他看着现在仍带着笑容的孩子们,轻轻闭上了眼睛。

“老师,你许了什么愿望啊。”

“愿望说出来就实现不了了啊。”

五条悟睁开眼时似乎看见穿着袈裟的长发男人站在一众的学生身后,看着他,眼底含笑。



6.

“悟,你的生日愿望是什么?”

五条悟笑着把手指放到自己的嘴边,做出噤声的姿势。

“愿望说出来就没法实现了啊……”

夏油杰听着,他这么说,也只是低头笑了笑。夏油杰看着远方缓缓降落的飞机,提醒着五条。转过身,他却看见有五个五条悟站在他的面前。

幼年的一脸好奇的五条悟、红着眼睛的穿着校服的五条悟、双眼被绷带缠绕冷着脸的五条悟、戴着眼罩欲言又止的五条悟和不带任何掩饰直直地盯着他的伤痕累累的五条悟,他们一齐走向前,站在他们面前的夏油杰也从高专青涩的学生变成了盘星教的教主。

“杰,那个在每年12月7日翻入我家的是你吗?”

小五条悟率先开口。夏油杰冲他点点头。

“因为我在高专时答应过你每年会为你送上一份礼物,”夏油杰面露难色,“所以我把那空缺的十年提前补给你了。”

“真是轻浮傲慢的家伙……”

面对27岁的五条悟的这般话,夏油杰也只是微笑着看着他。

“的确傲慢,总是一昧给予他人。”

“悟说的没错。”

“我的确傲慢,但我更贪心。”他停下,面对着28岁五条悟留恋的目光,“我已经从悟这里得到了很珍贵的东西了。”

“可是,我想要的远不止于此。”

夏油杰最后注视着17岁五条悟红红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希望悟的眼泪是因为幸福而流。”

“幸福远比痛苦更珍贵。”



7.

五条悟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这并不算是个美梦,尽管他醒来时对梦相关的记忆已经消磨殆尽了,但对他而言不算一次美好的体验。

此时家里的老仆人正为他解开挂在床头的捕梦网。

“少爷醒了啊……”老仆人注意到男孩不太高兴的脸,上前关心地询问。

“做了个很不好的噩梦……”

“梦和现实都是反的。不过少爷赶紧收拾一下吧,家主和夫人今天破格允许您去市区玩呢!”

男孩兴奋地扒开被子,心急火燎地催着老仆人为自己准备便装。

end

37 Likes

也许没有多少人在意的补充:


这篇其实是he。小五所看到的是原作世界线里的发展,小时候碰见的夏杰确实是来自十几年后的亡魂。


但正如标题所暗示的。在梦里的原世界线里,小五没能在第二天出去玩,而这篇结尾他得到家主的批准,能够到外面去玩,世界线已经发生偏移。后续就是夏杰所说的“眼泪只为幸福而流”的世界了。至于到底如何实现,请等待下一篇吧

24 Likes

真好啊——

这是一场平行世界的梦,他遇到了此生最喜欢甚至爱到无法言说的人。
他还有一些崭新的未来可以去经历。

五生日快乐。祝他幸福美满。

这也是夏油杰一直一直的愿望。

2 Likes

写的真好。。

唉,为了幸福而流泪…希望你们两个都可以如此:cry::cry:

是的,以后的人生会把梦里的遗憾一点点填补的,以后便是被幸福包围的人生

所以我搓搓手等待崭新的世界线——
续作的属于幸福人生的下一篇在哪里(乖巧捧碗

以為是甜餅哭著看完,期待甜甜的下一篇

好看

好喜欢老师的饭

希望以後流淚都是因為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