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白丝的小悟真的很色情(双教师の情趣)

修长的脚趾,齐整地并列着,微微蜷起,仅在根部露出些微的软和的小缝;绷紧的足筋,圆润精致而泛出浅浅粉色的趾甲,高挺有力的足弓是支撑五条悟挺拔身姿的基础,细致软嫩的脚心,雪色的细滑皮肤。软玉。凝脂。这一切平时都隐藏在那双切尔西靴下。普拉达,布鲁提,或是瓦伦蒂诺,高耸的靴筒恰到好处地围猎着五条悟纤细而劲韧的脚踝骨,与墨黑色的教师制服长裤融为一体,一颗哑光的四方黑钻嵌在后跟,靴子将足趾细腻嫩滑的风光掩盖在光亮的牛皮下。

别人看不到,只有我看得到,专属于我,专属于我,专属于我。夏油傑深陷在沙发中,看着沐浴完的五条悟从浴室走出,缓步向他走过来,视线紧紧粘着在悟的腿与足上。五条悟穿着一双漂亮的白丝大腿袜。当然,除此之外,未着寸缕。小悟仍是一副稀松平常的样子,坦荡而赤诚,他踏着深色的地板走来,丝毫不知道那深重似檀香袅袅的桃心木纹理衬的他的白丝是多么洁白而无暇,是新雪的降临。他举手用毛巾胡乱揉着一头雪色的细软的发,牵动前锯肌伸展又缩紧,人鱼线的纹理也在夏油傑的视野里一张一合。白丝大腿袜应该是极为细腻的质感,在五条悟傲人的纤劲小腿上伸展开了,薄薄地抻开了,若隐若现地透出其下的肌肤来。只有在大腿根收紧了,白丝的袜沿紧紧吸着五条悟雪白肉感的大腿,勒得那处显露出几分成熟的丰腴来。腿根的软肉随步幅细细地颤动着,这是小悟身上仅有的和软了,很多时候夏油傑会故意用硬涨着的粗大阴茎去磨那处软肉,享受着不输小穴的紧致软嫩,再磨过震颤而饱满的悟的囊袋,再操到那兴奋得不知今夕何夕的粉嫩的悟的阴茎上去,直到五条悟用流满淫水、瑟缩着的后穴去含夏油傑的涨大的圆润龟头,用紧窒而高热的小洞去吸吮、去包裹、去榨精。

五条悟头发擦到半干就完全失去耐心。他长臂一摆,将半湿的浴巾就抛在地板上。而后他慢悠悠地坐在沙发前的茶几上。他翘起腿,一条肉感的、被白丝束缚着的大腿毫无所谓地把垂软的阴茎和没有耻毛覆盖的、雪白软嫩的囊袋压得东倒西歪起来。足尖就这样蹭上了夏油傑的小腿,远比五条悟更加筋肉虬结的小腿微微紧绷着,任由那只套着腻滑丝袜的脚掌犯上作乱。脚掌慢慢摩挲着向上攀附,五条悟用自己有些微肉垫的脚掌前侧去磨蹭夏油傑小腿前侧突出的胫骨,踩过健美壮硕的大腿,缓缓探向那根粗长的勃发阴茎。穿着白丝的足尖点上了肉棒的顶端,丝袜立刻被精孔吐出的前液濡湿了,自从五条悟走出浴室时,那粗大的肉棒便快速地硬涨起来,如同灌木中蛰伏着的狼起身,凶光毕露。用足趾摩挲了几下夏油傑饱满圆润的龟头,五条悟便不客气地将整只脚掌踩上去,将那兴奋着跳动的阴茎踩到夏油傑的小腹上去。他用最细嫩的脚心上下推挤着夏油傑的包皮,造成近似撸动的错觉,压迫着那些勃勃跳动着的青筋,让它们变得更加火热;然后五条悟微微蜷起脚趾,将包皮微微剥下,去抚慰摩擦夏油傑最敏感的冠状沟。白丝带来了额外的摩擦力,小悟的肉体近在咫尺却始终无法真正触碰的感觉最是撩拨,遑论五条悟此时还抬起了另一只脚,踏上了夏油傑饱胀的阴囊。那处鼓鼓囊囊的,似乎是蓄势待发,却又被遏止。配合着踩弄阴茎的节奏,五条悟微微张开趾缝,用撑开的白丝去尽量摩擦囊袋敏感的皮肤,又将脚趾插入夏油傑阴囊与沙发的缝隙,以翘起的足尖向上颠弄着,似是而非地把玩两颗饱满的卵丸。

对于缠绵十余载的二人来说,这些暧昧的小动作算不上抚慰,只能算是挑逗。于是五条悟将双足并拢,将白丝下的软嫩脚心合并一处,像紧窒却温软的小洞般紧紧包裹住夏油傑那粗长的肉刃,上下套弄起来。夏油傑不受控制地微微挺腰,尽力将自己灼烫的肉棒操进五条悟的脚心之间。五条悟这时双脚都悬在空中,他坐在茶几上以双手支撑自身,仅凭下腹核心肌群优越的力量操控着双腿去取悦夏油傑的阴茎,如最出色的芭蕾舞者,但时间一长,腹部的肌肉也伴随着难耐的欲望开始隐隐颤动起来,五条悟上身无法自控地后仰,脆弱的脖颈在情欲中震颤着,但在夏油傑的视角中,更明显的是他雪白滑腻的双乳,和其上挺立着的红莓似的乳首,那么娇嫩,却是不知廉耻的绯色,亟待被什么人含入口中尽力吮吸。

在他们之间,夏油傑一直是上位者。五条悟每次感受着夏油傑不受理智控制地将灼热坚挺的粗大肉棒劈开自己的肉道,锲入最深最柔嫩的那一点时,或者拔出来毫不留情地抽打鞭笞着自己的侧颊与湛蓝的苍天之瞳时,听到那喉间溢出的喘息,看到傑眼眸深处像狼衔紧猎物后颈般想把他拆吃入腹或者揉进心脏里的神情,五条悟股间的淫穴就会更湿几分,心尖也更揪紧而缠绵。但他也喜欢偶尔这样掌控着夏油傑的欲望,绷紧足尖在对方脑海中拉扯着的弦上起舞,把那逡巡的心思牢牢收紧把控在掌心,把傑湿润柔软的唇瓣含在齿间,把他昂扬凶恶的硬挺肉棒碾在被白丝包裹的足下,轻重交织地踩着、按着、揉捏着,傑是强势的,但他强硬的欲望只有自己给得起、受得住。

小猫在持靓行凶。夏油傑在心里嗤笑一声。成熟的悟在旁人看来有了几分距离感和压迫感,黑色眼罩挡住了那天真妩媚的双目,偶尔露面也只是垂眸俯视众人,颇有些凛冽的冷感。但在傑心里,悟还是DK小猫啊,这可怎么办!别人面对悟那些无厘头的笑话都在扶额,只有他这位十年恶友接得上,或者挑眉,借着正论的口吻加入调侃的行列,或者别过身捏捏小悟的指尖,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交换一个得逞的坏笑。此刻五条悟用足尖逗弄着夏油傑的神经,蓝眼睛颇为居高临下地俯瞰着他,润泽的唇抿出一个向下的弧度,他却从那猫眼上翘的眼角捕捉到几分少年人的得意来。

夏油傑意欲起身,他早已不满足这种隔靴搔痒的慰藉,只想将五条悟压在身下,狠狠地贯入那湿滑紧小却不知餍足的肉洞里去。但五条悟先一步踩上了他的心口,缓慢却不容质疑地将他又推回沙发上。他一只脚还在踩弄夏油傑更加涨大的阴茎,隔着白丝尽力去用趾缝夹住那硬挺如铁的肉棒,上下摩挲,另一只脚则在夏油傑饱满的胸肌上踩来踩去,用脚趾去磨蹭他的爱人浅褐色的乳头,然后,颇为挑衅地——用足尖挑起夏油傑的下巴,让对方被迫迎上自己如苍穹般的湛蓝眼瞳,哪里料到夏油傑的目光更是深沉如烬,像岩浆撞入海洋,五条悟只感到从后颈升腾起一股浸入骨血的刺痒。

于是夏油傑捉住他裹在白丝里的足。他单膝下跪,一只手托住仍在自己股间踩来踩去的嫩足,简直是屈膝为公主穿上水晶鞋的姿态,但却是为了让那只玉足能够借力,以更加淫猥的姿态倾尽全力去揉搓讨好自己已然硬挺如铁的阴茎。夏油傑另一只手将先前在自己胸口踩奶的五条悟的足放在自己脸侧,用粗粝的掌面去揉那至丝至滑的面料。侧过脸去亲昵,他脸颊蹭动抚弄小悟绷紧的脚背,陶醉而沉沦。

其实五条悟雪白如凝脂的皮肤丝毫不逊色于白丝的质感,甚至更胜一筹,但在丝滑布料的微微束缚下,青紫色的血管柔柔嫩嫩地嘟起来,圆润、稚嫩、圣洁……好像最凛然不可侵犯的圣域的纹印。夏油傑眷恋地用唇瓣去描摹那些生命脉动着的蜿蜒,感觉自己的血管也充血得无以复加——当然,是下体的那些。五条悟足尖顽皮地上翘些许,在白丝下悄悄地透出一点羞涩的浅粉;其他脚趾则乖顺地蜷缩着,像莹白的雪丘,或者香软的糯米团子。夏油傑便不客气地将团子吞入口中,他轻咬每一颗脚趾,忘情地将其含入口内吮吸起来,让湿滑的唾液浸湿白丝的前端,又用舌尖挺弄每一道羞涩的趾缝,含出啧啧的水声。

然后夏油傑舔过五条悟紧绷的脚背,亲吻小悟凸起的踝骨下那隐秘而深邃的阴影,然后不紧不慢地向上行进。五条悟修长的肌腱蕴藏着令人胆寒的爆发力,劲瘦笔直的腿如风竹般极有韧性,白丝紧紧包覆着纤秾合度的肌肉与薄脂,如丝绸绷紧的屏风,隐秘的风光若隐若现。夏油傑湿润的双唇细细密密地亲吻过五条悟踝骨向上的每一寸肌肤,带着薄茧的指尖绕到膝窝后,隔着丝袜在那处最细嫩的皮肤上打着圈磨蹭,再逐渐向上滑去,在五条悟身上播撒下一些细小的情欲的火种。夏油傑的唇齿逐渐来到五条悟的大腿间,他用牙齿微微扯开白丝的边缘,软韧丝滑的舌钻进去,舔舐又噬咬着五条悟大腿内侧,再模仿着性交的动作在白丝紧绷的边缘用舌头抽插起来。隔着丝袜亲吻抚慰这么久,如今终于是肉贴肉的火热触感,夏油傑用右手禁锢着五条悟的膝头,左手则探到他身后去揉捏那丰满的雪臀,灵活的舌头紧贴他腿根熟练地翻卷挑逗着,时不时用牙齿叼起那处颤巍巍的软肉轻轻地厮磨,满意地感知着身下人轻微的颤抖。五条悟粉白的阴茎早已高挺,他心痒难耐地感受着夏油傑撕咬亲吻自己的大腿时,那灼热的吐息就喷在自己的囊袋上,让那些细小的褶皱瑟缩起来。夏油傑在五条悟的腿根留下了不少红色的吻痕还有咬痕,他紧盯着那处被亵渎了的雪白,满心都想着怎么再在其上刻下一些印记——用亮黑色的皮革束缚绑带,或者洁白的新娘腿环。

TBC

44 Likes

好色情:drooling_face:

好涩好喜欢:heart_eyes:

五条悟颔首,他张开双臂,向夏油傑讨要拥抱和亲吻。夏油傑抬眸注视着他的爱人那双亮晶晶的苍蓝猫眼,用双唇轻柔含住五条悟水润的唇瓣,又将他饱满软嫩的唇珠衔住细细吮吸。但他没有抱住五条悟,也没有给对方期待中温柔的爱抚。他将悟的手臂慢慢扳到身后,从茶几下摸出一段红绳来,快速在那双被反剪的双手腕上打了一个简单却无法被摧毁的手铐缚。而后反手摸过沙发上一只厚实的软垫压在茶几边缘,趁小悟仍然沉醉于亲吻的瞬间——

用手臂牢牢锢住那两条包裹在白丝下的长腿,将对方拎起倒悬于身前。

一时间天地崩毁,星月坠落。五条悟的视野虽然瞬间颠倒,但这对天之骄子来说稀松平常。后颈被软垫呵护着,被反绞的双手反而在凌空而起的脊背下撑起一个稳固的三角。所以此刻五条悟还算得上好整以暇,他歪歪头,颇有些玩味地去看在上方睥睨他的傑。夏油傑勾勾唇角,他就着茶几恰到好处的高度,将五条悟的小腿分开搭在自己的肩膀与颈间,让对方双腿能够借力倚在自己的胸膛上。他侧头小口小口地咬噬五条悟左腿的肌肉,用舌面舔弄濡湿那一块滑腻的白丝,双手却滑下去揉五条悟的后穴。隐匿着的蜜穴此刻暴露无遗,因为倒置的体位,雪臀间的风光被夏油傑尽收眼底。五条悟此时还不知羞耻地撩拨着夏油傑,他绷紧右足足尖,拨开夏油傑披散的狼鬃般的油亮黑发,以脚趾撑开白丝去磨蹭夹揉傑敏感的耳垂。夏油傑不为所动,他双眸紧盯五条悟下体的小穴,那处隐秘的肉洞显然已经兴奋起来,看来是悟在浴室自己弄过了。羞涩的入口看似还紧紧闭合着,但在夏油傑灼烫的目光中却悄悄张开一点小缝,粉红的肉穴吐出一点莹润的水光,散发着一股不安分的甜软味道,简直就像置于玉盏中的琼浆奉献到夏油傑面前。夏油傑用骨节硬朗的大手将五条悟的臀肉紧紧抓握在手中,让那两团软肉从指缝中溢出,两只拇指左右分开五条悟的蜜穴。摸上去才知道那里那么柔软,那么弹嫩,那么欠操。夏油傑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的拇指直接一齐按进穴口,向两边撑开,把那些蜷缩的肉褶统统奸开,他目不转睛,唇齿却还是不忘叼住五条悟的小腿肌慢慢碾着。也许是狼在大开杀戒之前下意识地磨牙吮血。

眼看小穴翕张得越来越急不可耐,身下人气力渐渐流失,泄出几声娇软的呻吟,夏油傑感觉自己的下体也硬得发痛。他的性器充血成凶恶的紫红色,盘绕的青筋叫嚣着,因为太过坚挺而紧紧贴着小腹。但夏油傑毫不急躁,他操弄着阴茎根部,用龟头在五条悟敏感的腰窝和脊沟底端慢慢地画圈,把铃口吐出的前液涂写到那人身体上去。狼的餐前祷告,是狠狠玩弄自己的猎物吗?五条悟玉葱般的十指苦恼地纠结一处,他难耐地蜷起白丝下的脚趾,漂亮有力的长腿尽量缠上勾紧傑的颈间,把自己的渴望的穴口再往上送到那人的眼前去。

“啪!!”“Suguru、待って、ああ——”
突如其来的鞭打,陡然拔高的浪叫。夏油傑用炙热硕大的性器毫不留情地打在五条悟娇嫩的会阴,登时留下一道红痕,肉穴那圈淫肉也馋动着缩紧,像吸盘一样啄吻夏油傑的阴囊。前戏做了这么久,两个人都不愿忍受更多欲望的折磨,夏油傑咬着牙把自己勃大的肉刃下压,狠戾地齐根操入五条悟的肉穴内。

被填满了。被贯穿了。被一根火热的性器占有了。被温柔的软肉层层叠叠包裹推挤吞吃服侍吸含渴求亲吻……悟的身体里面感觉太好,可这姿势实在太糟糕。肉道内湿滑软嫩得要命,而夏油傑的阴茎又过于充血硬挺,总是忍不住向上弹动,于是便紧紧抵住了五条悟小腹内部,随着夏油傑缓慢的抽送,粗壮的茎身就慢慢在肠壁上研磨碾动,一刻不停地操在五条悟的前列腺上。

太超过了。要怪就只能怪五条悟视力太好,他分明看到自己的小腹被顶起来一块明显的凸起,让他眼睁睁地看着那鸡蛋般大小的龟头在自己体内上下滑动,腑脏都被迫让出自己的位置,只有夹在肚皮和肠壁间的前列腺可怜兮兮地沦为了俘虏,被恣意揉扁搓圆,传递出一波波令人眼球翻白的快感浪潮。夏油傑在五条悟的体内实施了一场漫长的淫刑,猎物却在陷阱中堕入极乐,五条悟听不到自己绵软浪荡的淫叫,他并紧两膝,裹着白丝的雪足在傑的肩膀胸口乱蹭,感觉自己体内情欲的火种马上就要爆裂为淫乐的烈焰。可惜行刑者没有那么好心,夏油傑一手捏住五条悟濒临爆发的阴茎底端,另一手圈禁着五条悟的大腿,开始快速向前挺动腰部,急风骤雨般操动着五条悟蜜穴最深的肉核。

猎物最后一丝气力消逝了。圣洁的高山之巅落入无尽的雪崩中。天光渐渐晦暗,夏油傑健壮的双腿分立着,蜜色的肌肤在阴翳中如同倒置的乌木十字架,神子被一根粗大的性器钉在其上受刑。二人又像造化之网中最普通不过的两只翩跹之蝶,一根长锲贯穿两具躯体,骨血交织。

抽插了近百下,夏油傑终于放开握住五条悟阴茎的手。他抬起一只脚踩住茶几边缘,向着小悟欺身上去。

被操进结肠口的瞬间五条悟就射了,傲然挺立的阴茎如高扬起头颅嘶鸣的骏马,雪白的皮肤上青筋毕现,吐出的却是一股股的浓精,因为倒悬的体位向下喷射而出。夏油傑将自己锲进那不住抽搐着的肉环,俯瞰着身下的艳景。浓稠的精液以圆弧划过五条悟绷紧的腹部,洒满了他的胸脯和下巴,溅落在那颤抖着的纤长睫羽上,睫毛温柔拥抱着的蓝眼睛此刻已经无法聚焦,像风吹皱了一池天湖,仅余春水荡漾。五条悟胸部的精水随重力缓缓下淌,在未经抚摸就肿起来的挺立的乳尖上凝聚起来,融成晶莹的一滴,摇摇欲坠。夏油傑的喉结不住地上下滚动,他紧盯着对方同样的部位,那修长秀美的天鹅之颈上此刻也覆了一层白浊,悟胡乱吞咽自己的喘息和呻吟,那颗禁果就在白浊下颤抖着。

完全失了神的人慢慢向下滑落,白丝依依不舍蹭过夏油傑的颈侧。但狼从不放过自己的猎物。夏油傑右手卡住五条悟的膝弯,将双腿打开,左手则钳住五条悟的脚踝骨,拇指狠戾压住悟的跟腱,让那只纤瘦的脚掌在白丝的陷阱中如长弓般惊起一个挺翘的弧度。夏油傑就这样抓着五条悟的脚踝将他整个人向上一提,还插在肉穴最深处的阴茎并未向下挺弄,只是五条悟像个鸡巴套子一般被他提起,那圈又紧又嫩又湿又热的软肉便被捅开贯穿,被强制抻平了,乖顺服帖地将圆涨的龟头整个含入口中,紧紧地嘬住主人的冠状沟,津津有味地开始吮吸。

当夏油傑蹬住茶几边沿向前倾身,用完全垂直的角度开始向下操干时,五条悟只觉得世界离自己好远。六眼自动传递的外界信息被快感的浪潮冲得七零八落,他的四肢百骸都被燎原的烈火烧灼殆尽,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有躯体最幽深处的一点。夏油傑操得缓慢却极重,他几乎不向后退出,只是用永无止尽的撞击去倾轧折磨那淫荡的软肉。五条悟觉得身体里有一柄长鞭在狂舞,抽打他每一条神经末梢,他却不觉得痛,只有盈满的酸胀和飘渺的甜蜜,引得他不知餍足地想追逐更多。昙花初绽,茧破裂羽化而成蝶,五条悟用本能去缠紧绞杀体内灼热坚硬的巨物,觉得自己变成了一条玉色的锦蛇,五脏六腑却被雕刻上了别人的名字。

夏油傑被五条悟吸得腰眼酥麻。他每撞击一下,悟的前端就被压出一小股精液,汩汩下流,将身下那幅漂亮的躯体涂得乱七八糟。后穴也在不断吹水,但因为重力无法像平时那般顺畅地喷出来,只是在肉道里积累了一汪,随着性器的每一下抽插被捣得汁水四溅,噗嗤作响。五条悟像一只熟烂的春桃,被揉搓捣弄得化作香甜的蜜水,被剥出柔软的核。

夏油傑却要将剧毒的桃核也拆吃入腹。理智熔断,他紧紧箍住五条悟的一双被肉欲所熟成的大腿,用力之大,白丝都遮掩不住皮肤上浮出的红痕。他狂暴地操进五条悟的身体深处,逼得身下人高声哭叫起来。夏油傑饱胀的阴囊在五条悟的雪臀上拍击着,用接近掌掴的力度把那处娇嫩的皮肤扇到和嘟起的肉穴同样殷红。每次阴茎抽出些许,那贪吃的小穴便牵起无数淫靡的晶亮银丝,荒淫无度地让主人留步。

感觉悟即将再次攀上快感的顶峰,夏油傑却令人猝不及防地将自己蓄势待发的性器从湿滑肉道中一口气抽出,同时伸手揉捏五条悟还在淅淅沥沥漏水的阴茎,换来一声高亢的淫叫。被快感灭顶的人前面已经射无可射,却还是诚实地流出一股清亮的前液,后穴则是发了大水,没有粗大肉棒可以含住,肠壁的嫩肉只能空虚地绞紧,妄想从摩擦中获得些许慰藉,却只推挤出来一波波的淫水,一些喷到白丝大腿袜的边沿,更多的是沿着臀缝流下滴在地板和夏油傑的脚上,或者沿着囊袋和阴茎从前面和那些乱七八糟的液体汇合。

夏油傑抽身的同时操控着悟的双腿稍稍远离自己火热的躯体,让一只无力垂落的足虚虚搭在自己的胸口,另一手扶着阴茎射到白丝上。最汹涌的一股射到五条悟因为无处可躲的快感而紧紧蜷起的脚趾上去,然后射到软嫩细滑的脚心上去,射到劲韧修长的小腿上,射到五条悟被白丝扼住的丰腴的大腿上,再慢条斯理地用小悟屈起的膝窝清枪,把精液尽数抹到那具温暖的肉体的狭弯中。

饱足的捕猎者也因为高潮而绝顶,但他还是出于本能想要将身下的绝景牢牢印刻入脑海深处。小悟那双骄傲的苍天之瞳仍然涣散着,却在翕动的雪色睫毛下执着地将目光投向他的方向。朱唇微启,雪白贝齿后露出的口腔和软舌因为倒悬充血,已经和下身的肉洞变成同样的殷红。脸颊、耳尖与额角,脖颈、锁骨和胸乳,全部浸染上了满园春色关不住的胭脂,身后被红绳紧缚的修长十指、仍在时不时抽动的龟头,却泛上异样而淫靡的嫣红。白丝上凌乱的白浊混合着吹出来的清液,此刻仍在缓缓流下,留痕让丝滑的布料变得透明,仿佛在那玉雕般的双足双腿上刻下迷乱的淫纹。早已分不清是谁的体液,如泾水最终融于渭水,如生死契阔不可分裂的二人。

孤狼将月光衔落腹中,鲛人被爱欲之索捕获,樱瓣灼伤新雪,那匹白绫般飘逸而矫健的身段,如今已然浸满了落红。

*双教师の情趣:百忙之中也很在意生活情趣,很想和对方一起探索更多更多快乐的可能性,以及非常迷恋彼此身体的二人。
**所以傑哥不是足控,他只是控五条悟。

62 Likes

非常好: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非常色情

特别美味 :heart_eyes:

写的非常香非常好

好香呜呜呜呜一口气看了几篇老师的文

妈咪,饭饭,香香:hot_face::hot_face: